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08 祝寿祝寿

    周围的人目瞪口呆,傻了眼似得看着这边的动静,咋回事?

    新娘子半张着嘴,愣了好一会才手忙脚乱的拿纸巾给展小怜擦头上和脸上的水,结结巴巴的开口:“这……这是……哎呀……对不起对不起……他他他……”

    展小怜嘴里说着没事,眼睛却是瞪着卿犬,这死孩干什么呢?好好的抽什么疯啊?要不是因为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真想一巴掌忽过去,扇的他找不到东西南北。

    酒倒干净了,卿犬伸手扔了手里的高脚玻璃杯,冷飕飕的说了句:“让你长长记性,不用太感谢我。”

    说完了,看都没看展小怜一眼,两手往裤兜里一插,转身走了。

    展小怜心里把卿犬骂个半死,一边用新娘子递过来的纸巾擦脸上的水,一边还替这死小子打圆场:“没事没事,他就是趁着他结婚的日子跟我撒撒娇呢。难得他好日子,我就忍了,等这好日子过去了看我怎么报复回来。”

    挨泼的人没有一点生气的迹象,展小怜装模作样的装的还特别像那么回事,大家都以为是开玩笑,气氛再次恢复热闹。

    费小宝皱着小眉头,“妈咪,你真的不生气吗?”

    展小怜擦了脸上的水,对费小宝温柔一笑,摸摸他的小脑袋,“当然,妈咪怎么会跟舅舅生气?舅舅开玩笑呢。”

    毕竟是客人,卿家的长辈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可毕竟是卿犬泼了客人的酒,赶紧找人带展小怜去梳理一下,展小怜把保镖喊过来看着两孩子,费小宝知道妈咪去换衣服和擦头发,乖乖带着妹妹坐在原地等妈咪。

    展小怜被仆佣带到二楼,好歹洗了下头,发型师帮她吹头发的时候卿犬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展小怜抬眸白了他一眼,她这样不都他害的?过来干啥呢?

    电吹风发动机的声音很大,说话也听不到,展小怜更加懒的搭理这货,果然跟过燕回的人没一个正常的。

    卿犬冷着脸,抱着胳膊站在门边一声不吭,等发型师吹完头发,收拾东西的时候卿犬说了句:“你先出去,我有话跟她说。”

    发型师想着肯定的道个歉啥的,毕竟这位女客现在这模样就是卿犬少爷给整出来的,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出去。

    展小怜从梳妆镜前站起来,伸手扒拉着刚吹好的头发,没好气的说了句:“我跟你可没话说,要不是看你今天结婚,看我能饶了你。”

    卿犬还是依靠着门站着,抱着胳膊冷哼一声:“你就当我今天没结婚,你想怎么不饶我?”

    展小怜冷哼:“这能当没结婚吗?还问怎么不饶你?不饶你我当时就打的你脑袋开花了。一个两个的一点都不省心……”

    说着,展小怜就打算站起来走出去,刚走到卿犬身边,把他一把拉住胳膊,展小怜立刻敏感的伸手指着卿犬的鼻子提醒:“唉唉,犬,我跟你说,你可是结了婚的人,有妇之夫,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知道吗?我说,你别不是打算对我这个有夫之妇半老徐娘的人图谋不轨吧?我跟你说,我可是很坚贞不屈的。”

    卿犬撒手,嗤笑:“你这女人有病吧?你能再自恋一点吗?你说这张脸上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图谋不轨的?”

    展小怜义正言辞:“没有最好,你有前科。”

    卿犬不屑一顾的表情:“人总有鬼迷心窍的时候,你就当我那时候脑抽,千万别当真。”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再次往外走,刚一抬脚,结果又被卿犬伸手拉住胳膊,展小怜回头问:“干嘛呀你?唉?犬,你这结婚日不去外面招呼客人你待这干嘛呢?”

    卿犬垂眸,眼睛看着地面,拉着展小怜的胳膊没撒手,半响才开口:“我没想结婚,不过是顺了他们的意,反正,结不结婚、跟谁结对我来说都一样……”

    展小怜:“……”试探的看他的眼睛:“犬?你这想法就不对……”

    卿犬还是那副表情那个动作,拉着展小怜胳膊的手也没放松,嘴里继续说道:“以前的话,还算数。要是哪天你又成寡妇了,我还娶你。”

    展小怜炸毛:“我说你这人能不能说点好话呢?我当寡妇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就不能盼着点别人好吗?”

    卿犬抬眸看她:“你当寡妇我还勉强答应娶你。爷那人仇家多,年纪一大脑子糊涂的时候,不定哪天就被人提前干掉了。”

    展小怜哆嗦着手指他,气急败坏:“你信不信我跟燕回说,让他割你舌头?有你这样挖你前老板墙角的吗?”

    卿犬满不在乎的说了句:“你最好让他想法子弄死我,要是弄不死我他就完了,我肯定会先弄死他的。看看爷现在破绽百出的得瑟样,别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展小怜气的哼哼:“喂!你再胡说八道我真要打你了!真是气死我,这一个两个的,非要气死我才行。你给我松手!”

    再次要往外走,卿犬拉着不放:“你气什么?你有什么好气的?你一个半老徐娘还有人惦记不应该沾沾自喜谢天谢地?不知道好歹的女人。”

    展小怜指着卿犬的鼻尖气道:“你还敢说?!你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我看了眼疼。哎哟,真是气死我了……”

    卿犬冷笑:“彼此彼此,你也别往我面前凑,不知道自己有多碍眼是不是?我看你更眼疼,你知不知道我每次看到你我都想……”

    展小怜斜眼看他,瞄了瞄他拉着自己胳膊的手,意思是松手赶紧让她走就不眼疼了。

    卿犬嗤笑一声,果然松手了。

    展小怜翻个白眼,走到门边,伸手拉开,门已经被拉开了,冷不丁身后有个人影突然蹿过来,直接把已经被展小怜拉开一条缝的门给撞了起来。

    展小怜被吓了一跳,“哎”了一声转身:“犬你干嘛呢……”

    卿犬按着展小怜的肩膀,用身体把她逼在门边上,低头对着她的嘴就堵了过去,粗暴又急切的在她唇上啃了几口,不等展小怜腾出手打他,自己已经松开手,后退一步,耷拉着眼皮子,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展小怜,傲气的开口:“赶紧滚,我可不知道再过会我还能做出什么事来。”

    展小怜被气的脑子一轰,要打他的手被卿犬一把抓住,她咬牙切齿的瞪他:“犬你可真是屡教不改……”

    卿犬甩开她的手腕,展小怜见占不着便宜,伸手擦嘴,低头“呸呸”两口,拉开门赶紧跑了出去。

    站在门口喘气,展小怜就觉得倒霉透顶,怎么这闹心事就落她头上了呢?想赶紧下去,又觉得就这样饶了卿犬不解气,走回门边对着门“咚咚”使劲踢了两脚,抓狂的吼了一声:“死小子你给我等着!”

    其实展小怜知道自己就是说说的,要不然她能怎么着?真的跟燕回说卿犬非礼她了?

    得,那就完了,按照燕回那德性,估计不把卿犬打死也差不多了,展小怜一边抓头,一边气冲冲的下楼。

    卿犬依靠在门背后,听着外面的高跟鞋带着怒气走远,顿时双肩往下一跨,深深的吐出口气,脑袋重重的撞在门板上,抬眸看着天花板,半响未动。

    展小怜下楼,燕大宝正跟哥哥玩游戏,费小宝伸着两只小拳头:“妹妹猜哪只有小猫咪。”

    燕大宝啃着胖乎乎的小手指,指着费小宝的一只手说:“这个。”

    费小宝打开那只手,一只卡通小黑猫的贴纸趴在手掌心:“妹妹真聪明,小猫咪就是在这里。”

    燕大宝高兴的拍手:“大宝厉害!”扭头看到展小怜,燕大宝邀功:“妈咪,哥哥说大宝厉害。”

    展小怜在两人身边坐下:“我们家大宝真棒。宝贝们吃饱了吗?”

    燕大宝一听,立刻重新坐到饭桌旁边:“大宝等妈咪一起吃。”

    费小宝陪着一起坐,展小怜给燕大宝夹食物,看着小家伙吃的可欢了,忍不住笑着提醒:“大宝吃慢点,妈咪和哥哥都等大宝,不着急。”

    不多时,那边卿犬从楼上下来,人模狗样的,脸上啥表情都没有,正眼都没看展小怜一眼,顺手从侍从的托盘里拿了两杯酒,走到展小怜面前,“喂!”

    展小怜抬头,卿犬当着展小怜的面,同时把两杯酒倒在自己头上,满头满脸是酒的看着展小怜:“满意了?”

    展小怜瞪眼:“……”

    众人又傻了。

    展小怜哆嗦着手指他:“你你你……你可真是……”

    卿家的老太太过来心疼的训他,“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展小姐刚刚都说没事了,你怎么还闹出这一出了?”

    不等卿犬开口,老太爷微微颤颤的过来开口:“犯了错就应该认罚,这才是我卿家的子孙,刚刚他对客人那样,现在这样也是应该的。”看着展小怜道歉:“真是不好意思,这小子还是小孩子心性,都结了婚的人了,还不知道改改这随时随地发作的脾气。”

    展小怜赔笑:“没说,我跟卿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和合作伙伴,他是个很有能力和魅力的人,我很钦佩,之前是开玩笑的,真的是开玩笑,您别介意。犬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这还当着孩子的面呢,他懂得分寸的。”

    新娘子跟在两个老的身后,委委屈屈的咬着下唇的不吭声,要不是因为展小怜身边还带着两个孩子,她都要怀疑她的新婚丈夫是不是跟这女人有过什么,怎么就觉得卿家大少爷在这女人面前就是跟平时不一样呢?

    卿犬压根懒的搭老太爷的话,把酒倒自己头上以后,也不接新娘子递过来的毛巾,只是伸手抹了一把头发,新娘子想动手帮他擦,结果被卿犬一把挡了回去,新娘子尴尬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展小怜立刻开口:“新娘子今天辛苦了,忙到现在还没用餐吧?要不赶紧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饿着了可不好,爷爷奶奶您们也赶紧去用餐吧,没事了,犬他这是高兴,故意跟大家闹呢。”

    刚好那边有几个年轻人闹了起来,学着卿犬的样子往对方头上倒酒,嘻嘻哈哈的打破刚刚的沉闷,宴会再次热闹起来。

    卿犬看了眼展小怜,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搁,再次走了,这次走了以后,直到客人离开都没看到新郎的人影。

    展小怜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站怎么坐了,那小子能不能别这么别扭啊?她一个良家妇女有夫之妇被他非礼轻薄都没吭,她都忍成这样了,那死小子还要怎么样啊?

    宴会结束,展小怜带着两个孩子上车,上车以后才发现燕回坐在后面,燕大宝往燕回身上爬:“爸爸。”

    展小怜安排费小宝坐好以后才坐下,看了燕回一眼:“犬结婚你好歹也露个面,这会来有什么意思?”

    燕回捧着燕大宝,随口说了句:“爷老婆全权代表,爷还去什么去?他有那脸让爷亲自过去?”

    展小怜翻白眼,懒的跟他说话。

    然后燕回又说了句:“那死狗好好的对你泼什么酒?”

    展小怜知道肯定是这死人的眼线传到消息了,随口说了句:“我怎么知道?不就跟他的新娘子多说了两句话嘛?毛病。”

    燕回头也没抬的说了句:“算他聪明,要不然爷非让他在酒里淹死不可。”

    展小怜知道最后卿犬那一下自淋酒的动作让燕回消气了。默了默,展小怜突然扭头看着燕回,怀疑的问:“燕回,你那眼线别不是还偷看我换衣服了吧?”

    燕回嗤笑:“谁敢?爷挖了他的眼睛,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都不知道不去死干什么?”说着燕回瞟了展小怜一眼:“再说了,就你这样有什么好看的?除了爷勉强要你当老婆,你这样脱光了送给人看,人家都嫌眼疼。”

    展小怜气死了:“要不要试试?”

    燕大爷得瑟,他怀里有护身符燕大宝,旁边还有个小兔崽子,知道这女人肯定不会当着两个小兔崽子的面脱衣服,抖腿:“你脱呀?”

    展小怜:“……”果然是三天不打上梁揭瓦,这人就是得虐待虐待才会走上正路。

    臣服番外之019燕爷的婚礼

    本来展小怜是以为燕回这是接他回家的,结果车没往家的方向开,而是往青城市区开去,展小怜看看天:“燕回,干嘛呢?这都下午了,不回家去哪?”

    燕回随口答道:“你别管,爷带你去哪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展小怜气结,干脆不说话算了。

    燕大宝骑在爸爸的身上,用小胖手挤着燕回的脸变换形状:“爸爸是猪头,爸爸是妖怪,爸爸是猩猩……”

    小孩子记性好,发现外面的东西和来的时候不一样,燕大宝好奇的问:“爸爸,为什么我们不回家?大宝要回家。”

    燕回不回答展小怜,不过肯定是回答燕大宝的:“我们今天不回家。”

    燕大宝瞪大眼睛:“为什么不回家?可是大宝想回家,大宝要跟哥哥一起回家玩捉迷藏的游戏。”

    燕回继续耐心的说:“明天回家。”

    燕大宝嘟嘴:“哦。”

    展小怜带两孩子折腾一天,有点累了,放低座椅躺下,闭眼小睡。

    燕回看看燕大宝,拍拍她的小屁股:“燕大宝,你也睡一会。”

    燕大宝嘴里喊着不累,结果往燕回怀里一趴,就跟一只可爱的小青蛙似得,大眼睛一闭,一会功夫就睡着了。

    展小怜是被人叫醒的,醒来以后发现车停在酒店后院,车门开着,门外站着好几个人,“展小姐请您下车。”

    刚睡醒,眼睛还没怎么睁开,展小怜有点迷糊:“干嘛呢这么多人?”

    脚一落地,展小怜就被人一边一个强行拖了进去,展小怜一脑门的火:“干嘛呢?我要生气了……”

    其中一个赶紧说:“展小姐,您别跟我们生气,这是爷让我们这么干的,我们也是没办法的事。”

    展小怜还没气到为难这帮人的地步,而且知道是燕回整的,知道没什么事,就随了他们去。

    进到一个卧室以后展小怜知道干嘛了,燕回那死人还真惦记着结婚这事呢?

    主要是这孩子都大了,燕大宝都几岁了呀?都快上小学了,他们竟然还搞什么结婚?有这闲钱干啥不行啊?

    展小怜真是翻着白眼被人这群人折腾的,除了脸上没被化妆,全身上下都被折腾过了,展小怜真是啥话都说不出了,他到底要折腾啥样的婚礼啊?

    都这会了,展小怜心里是真的想配合他一下,一看这排场就知道那人肯定是兴致勃勃搞婚礼的,她不想因为他高高兴兴做的事结果弄的不欢而散,所以展小怜一直很配合。

    这边收拾停当了,那边有人过来领展小怜,说燕爷让带过去,准备停当了。

    展小怜心里还是挺好奇的,燕回能整啥样的婚礼,结果跟着人到了酒店大堂以后就傻眼了。

    整个酒店都是宾客,楼上楼下全是人,酒店里被装扮的富丽堂皇十分的喜庆,偌大的“囍”字被贴的到处都是,正对着门的位置被布置成了婚礼的主台,上面站了个带着老花眼镜穿着神父服的外国老神父。

    要说这些布置没让展小怜震惊,那等她看到宾客群里的展妈和穆曦李晋扬的时候,那就是真的震惊了。

    只要是什么吧,燕回是个经常发疯的主,但是李晋扬不是,李晋扬也不可能陪着燕回一起发疯的,所以,当李晋扬带着穆曦也正襟危坐的坐在宾客坐席上的时候,展小怜就知道燕回这真是下足了功夫来搞婚礼,要不然他肯定不会把李晋扬都给拉动了。

    展小怜还在发愣呢,就看到展爸被人引着从后面走了过来,小老头子穿的西装革履的,一看就是被人打扮收拾过。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展爸:“爸?”

    展爸擦汗:“小怜,哎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展小怜一听展爸还在迷糊,摊手:“燕回知道。”

    展爸一想果然是燕回搞的,别人搞不出他这动静和先斩后奏的作风,他跟展妈差不多算是被绑架来的。

    酒店大堂里面的音乐声响起,一听就是婚礼进行曲,展小怜三个小时之前刚刚听过一场,没想到这会倒是轮到她自己了。

    旁边的人跟展爸低声交代,反正就是让他把展小怜送到新郎手里,展小怜在旁边翻白眼,哦哦,燕回也学人家搞西式婚礼了。

    其实燕大爷就是从卿犬要结婚的事里得到了灵感,为啥燕大爷到现在都要费心费力的跟人家说这女人是他老人家的老婆?还不是因为人家都不知道这是他老婆?为啥人家不知道?就是因为没办婚礼,燕大爷到现在都没名没份的,人家当然不知道这是他老人家的老婆?

    燕爷的根本目的就是这个,让所有人都知道燕大爷的老婆是谁,以后他老人家就不用介绍了。

    展爸按照人家的指示,展小怜挽着展爸的胳膊,正打算进去呢,结果被旁边引导的人拉住:“请等一下,花童还没到齐呢。”

    刚说完,就看到又从后面跑出来一群高矮大小不一的小破孩,展小怜仔细一看差点喷出来,除了费小宝和燕大宝,李晋扬家的三个和蒋笙家的那三只双胞胎都在,最关键的是,为啥龙湛龙谷家的这帮应该在湘江的这群小家伙们也都在?

    这是一群是以男孩为主的小花童,一个个打扮的跟小花朵似得,唯二的两个小姑娘就是饭团和燕大宝,一群小豆丁就跟演练好似得,在旁人的招呼下,快速的站站好排排队,饭团还带着燕大宝跑到前面,一路给新娘子撒花瓣。

    于是,一群小花童护送新娘子进入会场。

    展小怜挽着展爸朝前走,一边走一边跟展爸嘀咕:“爸,你不觉得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穿婚纱结婚什么的很可笑?我本来还以为是闹着玩的,他竟然还找了这么多人……”

    展爸提醒:“知道这么多人就别说话,燕回那孩子虽然荒唐了点,不过还算有心不是?你们以前一块的时候,说难听点就是不明不白的,虽是领了证,不过多少人都不知道,觉得我们大宝是非婚生的,这办个婚礼了,不就是正名了吗?好事呀。”

    展小怜叹气,算了,她还是老实一点,不打算找同盟军了,估计她妈也是夸燕回的主。

    燕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前面,身上像模像样的穿了套黑色的西装,这对燕大爷来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西装什么的那是酸人穿的,燕大爷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结果为了今天的婚礼,燕大爷竟然穿西装了。

    展小怜的眼有点直,这人今天是吃错药了吧?燕回什么时候穿过这样的衣服?虽说这西装什么的跟燕大爷的气质不大吻合,不过因着燕回的身材体形,倒是十分的合身。

    展爸像模像样的把展小怜的手递到燕回手里,展小怜有点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燕回差点炸毛,这女人什么眼神?不知道今天是燕大爷的大喜日子?爷这可是专门打扮给她看的,怎么这个眼神?

    有点恶狠狠的把展小怜扯了两步,走到那神父面前,命令:“说!”

    神父被吓的一哆嗦,赶紧捧着圣经进入结婚仪式。

    展小怜趁着神父在那边读圣经的时候抽空问了燕回一句:“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信这个了?”

    燕回嗤笑:“谁告诉你爷信这个?”

    展小怜惊奇:“你不信这个你搞什么西式婚礼?”

    燕回得瑟:“凭什么死狗都能搞,爷不能搞这个?爷高兴。”

    “行行行,你高兴就行。”展小怜懒的跟他吵,点头附和。

    神父说完了一长串的说辞以后,等着这两人回答呢,结果这两人自己在下头说的不亦乐乎。

    神父没辙,只好等他们说完了再继续。

    展小怜伸手推了下他,“等你说话呢。”

    燕回大怒:“这女人早就是爷老婆了,还要什么愿意不愿意?”

    展小怜想踹他,那他还想再结什么婚?

    神父头一回碰到这样结婚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磕磕绊绊把自己要做的做完了,最后赶紧宣布:“请新郎亲吻新娘。”

    展小怜的脑袋往后撇了撇,反正就是不想跟他亲,结果燕回等到现在,就是等的这一会,绝对要在所有人面前亲一口,让人家知道他老人家有老婆。

    燕回直接上前把展小怜抓住,往自己怀里拖,扣住了腰身直接堵住展小怜的嘴,逮住了就往往死里啃,恨不得从这女人的身上啃下一块肉。

    这楼上楼下的全是人,都盯着这两人看,然后开始起哄。偏偏这起哄的声音越大,燕回就越兴奋越不要脸,再一个,这位爷从来就没有要过脸,所以本来打算啃一顿的心在听到周围的起哄声后突然就活跃了。

    伸手摸向展小怜的大腿,强行抬起一条腿来往自己腰上搭,另外一只手就开始往大腿里面摸,这就是朝着限制级的方向发展了。

    燕回不要脸展小怜又不可能像他一样不要脸,再说,一群孩子还在那边呢,好不容易才有开口的机会:“燕回,你疯了?”

    燕回压根不答话,他老人家现在就是想现场表演春宫画,让那些觊觎燕爷老人家的老婆的王八蛋知道这女人是他的。

    得亏两人站着的地方还放了一排花篮,要不然两人什么样的动作下面的人看的一清二楚,这眼瞅着春宫就要上演了,下面的客人开始骚动起来,这动静也越来越大。

    展爸展妈目瞪口呆,这什么情况?

    穆曦兴奋的两只眼睛睁大的老大,指着前面那两人的位置跟李晋扬说:“老公,老公你看我哥跟胶带,他们好劲爆啊!”

    李晋扬凑过去压低声音问:“乖宝,要不要我们也这样试试?”

    穆曦伸手捂脸,“老公,你怎么能跟我哥学坏呢?我才不要呢!”

    那台上的燕回已经开始动手扯展小怜婚纱的上装了,展小怜气急败坏:“燕回!”

    燕回不理,兴奋:“爷睡爷老婆怎么了?爷这是跟爷老婆做,又不是找的乱七八糟的女人,凭什么不让爷做?”

    展小怜被气的脑瓜子一跳一跳的疼,“你要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这两人在这边闹腾的时候,那边宾客桌里突然有个东西朝着这边砸过来,被花篮挡住了:“还有完没完了?狗男女!”

    本该跟自己新婚老婆待一块的新郎官卿犬也在宾客里坐着。他冷着脸,把不知谁放在桌子上的女包朝着这边砸过来,完了以后直接站起来,抬脚恶狠狠的踹了下椅子,转身走了出去。

    被他这样一闹,其他起哄的一下子安静了几分。

    燕回是一门心思想扒展小怜衣服,听到,要是听到的话估计当时就能把卿犬的脑袋给卸了,他老人家这会就顾着想把怀里的女人给就地办了才解恨。

    这边展小怜也把燕回骂了个狗血淋头,燕回那突然疯起来的邪性也慢慢的被压了回去,一会功夫这位爷就消停下来,就这嘴里还不满呢:“多大的事啊?不就做一次嘛……没意思……”

    展小怜简直是气急败坏的整理衣服:“你还敢说?不要脸。”

    礼成了,燕回伸手扯领子,拉着展小怜下去,对于那些人暧昧的起哄完全没反应,迄今为止就没有让燕大爷觉得不好意思的事。

    展小怜被他牵着手在后面,看着他的后脑勺真想找个东西砸下去,让他得瑟的没边,这个神经病。

    今天很热闹,燕大宝开始很高兴,穿着漂亮的小裙子还可以跟饭团姐姐一起玩,压根就都没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结果无意中听到有人说什么结婚,燕大宝小盆友突然明白刚刚是爸爸妈咪在结婚,想起爸爸明明说过要和自己结婚,妈咪也说要和自己结婚的事,现在爸爸妈咪结婚了,都没带着大宝,燕大宝当即伤心的嚎啕大哭:“结……结婚……大宝要和妈咪结婚,要和爸爸结婚……妈咪和爸爸不要大宝了……呜呜呜呜……”

    穆曦赶紧跑过去抱着燕大宝哄:“爸爸和妈咪结婚,怎么可能会不要大宝呢?大宝一直都是爸爸和妈咪的好宝贝呀。”

    燕大宝更伤心了,伸出小胖手指着爸爸和妈咪,哭着说:“结婚……不带着大宝……”

    穆曦继续哄:“就是带着大宝的呀,要不然能让大宝当花童?”

    穆曦不懂燕大宝的伤心点,安慰的话不在点子上,燕大宝哭的嗷嗷的,被穆曦抱着怀里,可伤心了:“结婚……大宝要结婚……”

    燕回:“……”

    展小怜:“……”指着燕回:“都是你整天跟她瞎说,现在好了吧?麻烦你去跟你女儿结婚去,你这个变态!”

    燕回:“……”今天爷心情好,不跟这女人一般见识:“燕大宝,哭什么哭?过来!到爸爸这边来!”

    燕大宝张着小肥胳膊,一脸的伤心欲绝,朝着燕回扑过去:“爸爸……”

    燕回抱着燕大宝:“燕大宝,谁欺负你了?跟爸爸说,爸爸把他给剁成肉酱给你包饺子吃。”

    燕大宝抹眼泪:“爸爸说要跟大宝结婚的,妈咪说跟大宝结婚,爸爸跟妈咪跟大宝结婚,爸爸妈咪不要大宝了……呜呜呜……”

    燕回抱着燕大宝,骗小孩:“怎么没带?刚刚不是带了?爸爸跟大宝结过婚了。”

    燕大宝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真的?”

    燕回大言不惭:“没骗你。”

    燕大宝高兴了。

    展小怜被人带着下去换衣服,完了重新走出来,这婚礼都弄成这样了,要是不进行到底估计燕回那就是死不瞑目。

    燕回一手抱着燕大宝,一手端着一碗冷开水,一杯水喝遍全场。

    这满大堂的人都对着燕爷说恭维话,当然,那些夸燕爷老婆孩子的人自然是最讨燕大爷欢心的,比夸燕大爷自己更让燕大爷得瑟。

    穆曦危险的看着燕回:“哥,你娶我们胶带是你赚的,你要是敢虐待胶带,我会生气,我生气了我就让我们家小包子娶你家燕大宝,然后我当恶婆婆。”

    燕回大怒:“你敢?爷的燕大宝谁都别想碰,看爷怎么收拾觊觎燕大宝的那些东西!”

    周围的人听了不由抖三抖,一个个心里琢磨着燕爷家这位掌上明珠公主殿下以后到底得嫁给什么样的人,娶公主的这位驸马爷的有多大的能耐才能让燕爷同意婚事?这样一想,这帮人个个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等,倒要看看燕大宝这位小公主以后能找到什么样的男人当老公。

    燕回最见不得人提的就是燕大宝嫁人这事,这位极品奇葩爷还真有过把自己家宝贝疙瘩娶回家当小情人养着的想法,一想到自己的宝贝疙瘩以后竟然成别人的老婆了,燕回就有种抓狂的冲动。谁敢娶?谁敢打燕大宝的注意?全部打死!

    李晋扬搂着穆曦,“乖宝,你要是当恶婆婆,我跟你一起当恶公公。”

    穆曦立刻找到了后盾,“老公,你太好了,我太爱你了。”

    燕回扭头看向展小怜,怒视,对新娘子表示十二分的不满,看看看看,人家老婆是怎么当的?人家老婆多温柔可爱招人喜欢,夫唱妇随的,看看你这只母老虎,整天就知道张牙舞爪的,像什么样子?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