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10 渣爷装病

    燕回生病的这些日子,展小怜真是累个半死,那人还不要别人动手,只要展小怜敢让别人伸手帮忙,他就当天晚上就是一副要挂的样子,传达的意思就是只能他老婆侍候,别人侍候燕大爷不满意,展小怜没办法,只能自己动手。

    费小宝很担心,经常围着展小怜问:“妈咪,勇敢叔叔是不是和爸爸一样,去给天使帮忙了?”

    展小怜心里其实一直觉得奇怪,燕回多怕死一人啊?都病了快十天了还没好,那曹康也不知道是不是个庸医,反正燕回躺床上,他也在,但是就是没办法治好,展小怜想来想去,觉得不放心,特地给穆曦打电话:“傻妞,是我,帮我个忙行不行啊?”

    穆曦刚教训过调皮捣蛋的小馒头,气呼呼的问:“胶带,什么事你说啊,跟我还客气什么呀?”

    展小怜惆怅:“你能帮我把你老公的那位私人医生请过来吗?燕回病了快十天了,一直不好,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整天有气无力的,我担心死了,也不知道他的那位私人医生是不是庸医,用别的人他还看不上,能不能把和医生请过来?我给研究室打电话,和医生不在呢。”

    穆曦睁大眼睛:“我哥病了?我哥也会生病?”

    展小怜点头:“嗯,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一直没生病的人,突然病了这么多天,愁人了。”

    穆曦赶紧点头:“你等着,和煦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我让李晋扬给他打电话,别人说话他都不听,就李晋扬说话最管用,你等着哈。”

    几分钟以后,展小怜接到穆曦电话,说人过去。

    展小怜本来还以为来的是和煦,结果和煦只是其中一人,后面还跟着一大串,穆曦和李晋扬带着饭团小包子和小馒头都过去了,“胶带,我不放心我哥,就过来看看。”

    李晋扬的表情也有凝重,一看就知道肯定是穆曦在他面前把燕回说的特别严重,有点担心了。

    展小怜叹气:“人还在床上躺着,过去看看吧。”

    小包子和小馒头没良心,高高兴兴跑去找费小宝玩了,燕大宝更没良心,一看到偶像饭团姐姐立刻忘了病床上的爸爸,拉着饭团姐姐探讨胖胖的人生是完美的人生这个重大的人生哲学去了。

    展小怜带着李晋扬夫妇上楼,燕回还躺在床上装死,三人进去的时候和煦正在收拾带过来的诊疗工具,一句话都没有,旁边曹康依旧是那副眼观鼻鼻观心的窝囊样,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

    李晋扬看了和煦一样:“什么问题?”

    和煦看了李晋扬一眼,又看了展小怜一眼,清了清嗓子:“这个……不好说……”

    曹康依旧事不关己,燕大爷装死。

    展小怜一听和煦这样说,有点傻:“和医生,这个……到底是什么问题?这都十来天了,一直不见好,就是去海边吹了风,小宝大宝都好好的,就他病倒了就没起来。”

    李晋扬看了和煦一眼,然后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了装死的燕回一眼,“这病的还不轻了?”

    穆曦的一听,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哥到底是怎么了?你们倒是说句话呀?”

    和煦再次清了下嗓子:“其实也没什么大病,就是积劳成疾,要多修养,毕竟这个年纪的人了,不能跟年轻人比……”

    和煦刚说完,就看到病床本来“奄奄一息”的燕大爷突然抬头,哆嗦着手指着和煦,一副病秧子模样,咬牙切齿的说:“曹康,出门就让人砍死他……咳咳……”

    穆曦立刻扭头看着展小怜:“胶带,我哥还要砍人,看着好像没那么差。”

    展小怜在旁边看看和煦,又看看曹康,“和医生,你的意思是就是养着就行,其实没什么大毛病是不是?”

    和煦不看展小怜的眼,嘴里说道:“我的意思就是曹医生的意思。我看了,该开的药都开了,不需要我开药,曹医生很专业,也很尽职。”

    曹康:“……”有种后脊背发凉的感觉,展小怜以后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连他一块恨上了?

    展小怜手托腮:“和医生的意思就是说,其实他也没什么大毛病,就是要养着,侍候着,对吧?”

    和煦点点头,还是不看展小怜的眼睛:“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那边穆曦的眼泪还包在眼眶里,扭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老公?”

    李晋扬伸手搂着穆曦的肩膀往自己怀里搂了搂,“和煦说没什么大问题,那就是没问题,多养养就行了,别担心,没事了。”

    展小怜呼出一口气,半响点头:“明白了,麻烦你了和医生。”

    展小怜和穆曦下楼看几个孩子去了,屋里没别的人,李晋扬在燕回旁边坐下:“行了,别装了,人都下去了。”

    门口守着和煦和曹康,两人对视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各自移开眼。同行是冤家,这两人也是,不过跟的主子不一样,所以两人的地位也不一样,曹康在燕回面前是龟孙子,和煦在李晋扬面前好歹还是人,就是经常不被待见罢了。不过这两人凑一块的时候,那就是针尖对麦芒,互看不顺眼,各种学术会议上经常见到的两人,意外的在这相见了,还是没给对方好脸色。

    屋里那两人已经开始对话了,燕回从被窝里把脑袋露出来,开始得瑟:“爷装的像不像?看那死女人还整天对爷凶,看爷怎么收拾她了吧?”

    李晋扬都想翻白眼了:“你这是典型的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何必呢?你是折腾她了,你自己那舒服了?困在这屋里十来天装死,我就没看出来你收拾她什么了。”

    燕回一脸“你不懂爷的福”的表情:“爷高兴。”

    李晋扬点头:“行行,燕爷觉得高兴就行,对了,你这样在家里装死,你那堆摊子就一直不管?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燕回摸下巴,“爷有乐子一天是一天,爷高兴装到什么时候就装到什么时候。”

    李晋扬一听,觉得这东西都魔症了,说什么都不听,骗自己老婆就这么好玩?

    楼下,展小怜和穆曦坐在沙发上说话呢,穆曦还一脸愁容:“我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休养好啊?这么下去可怎么行啊?唉,真是愁死人了。”

    展小怜反过来安慰:“你就放心吧,燕回那人……”默了默,展小怜才说:“祸害一千年,他能有什么事,没听和医生说?养着就行。”

    穆曦过来拉展小怜的手:“胶带,辛苦你了,你要是有什么难处记得跟我说,我一定是站在你这边的。”

    展小怜笑:“那是,你不站在我这边站谁那边?咱俩可是好姐妹一辈子呢。”

    那边燕大宝掐腰笑嘎嘎的对饭团说:“饭团姐姐,你说大宝长大以后,是不是会和饭团姐姐一样无敌漂亮?”

    饭团点头,小大人似得的摸燕大宝的脑袋:“肯定,妈妈是第一大美女,我是第二大美女,大宝妹妹就是第三大美女。”

    燕大宝可高兴,被饭团姐姐夸奖了,激动一下:“妈咪妈咪,饭团姐姐说大宝是第三大美女。”

    展小怜对燕大宝竖了竖大拇指:“可不是?饭团和大宝可棒了。”

    穆曦斜着眼睛看饭团:“你还顺着她们的话说,你看看饭团,都快是大姑娘了,怎么还胖乎乎的呢?这以后肯定嫁不出去了。”

    展小怜瞪她:“有你这么当妈的嘛?饭团这才多大?这才几年级?你就等着到时候攀亲的踏破你们家的门槛吧,就怕到时候李晋扬会在家里养狗专门挡这些人。”

    穆曦鼓嘴,“胶带你看看饭团胖的……”

    展小怜继续瞪:“胖怎么了?我小时候还胖呢,怎么没看到你嫌弃我?”

    穆曦不敢说话了,鼓嘴,半响左右看看:“咦,小包子和小馒头哪去了?”

    展小怜跺跺脚:“肯定是跟小宝在地下室玩了。”

    穆曦一听,高高兴兴站起来:“那我们去看看吧,我都没去过呢。”

    展小怜拉她:“都是些小男孩玩的东西,有什么好去?坐下聊天,去了也无聊。”

    “哦,”穆曦听话的坐下来,突然凑到展小怜面前,问:“对了胶带,你们新婚……”

    展小怜伸手一推她脑袋:“哟哟,看不出来你还打听这事呢?放心,绝对没一针见血的惨状。”

    穆曦一听,顿时嘟嘴:“人家就是问问你们去哪里蜜月了嘛。哪有说什么……”

    展小怜指楼上:“喏,那就是蜜月的结果,躺着呢。”

    穆曦顿时焉呆了:“哦。”

    两人在下面说话,楼上那两人在上面说话,几个孩子自己玩自己的,过了好一会李晋扬从楼上下来,看了饭团一眼,然后问穆曦:“曦曦,李一狄和李司空呢?”

    穆曦嘟嘴,使劲踩了踩地面:“胶带说在地下室玩呢,也不知道玩什么,男孩子就是调皮,还是我们家饭团听话。”

    李晋扬点点头,然后看了展小怜一眼:“我去看看。”

    展小怜对门边上站着的管家打算努努嘴,管家会意,立刻带着李晋扬往门外走:“李先生,这边请。”

    穆曦站起来:“老公,我也要去……”

    展小怜直接把她拉的坐下来:“好容易过来一趟,陪我聊聊天会怎么样啊?一会看不到你老公你心痒痒是不是啊?”

    穆曦觉得冤枉:“我是去看地下室的……”

    展小怜摊手:“地下室有什么好看的?都是那样呗,老鼠蟑螂什么的,男孩子恶作剧的东西都有,你确定要去?”

    穆曦一听,脑袋摇的花鼓棒似得:“不要去!”

    走到门外的李晋扬忍不住低笑,随在管家身后直接走了。

    展小怜抬头看了看楼上:“我去看看,别一会你们走了又发脾气。”

    穆曦一听,要保护胶带,急忙跟着站起来:“胶带,我也去!”

    两人到了楼上,门外那俩斗鸡还在相互瞪,就差动手打架了,见到两位夫人上去,立刻人模狗样:“展小姐,穆小姐。”

    展小怜不在意的挥挥手,赶紧进屋,燕回继续躺在床上装死,展小怜在旁边坐下,伸手试了试额头,也不烫,身上也不烫,怎么就不见好呢?

    穆曦站在展小怜旁边,偷偷看了燕回一眼,推推展小怜:“胶带,我觉得我哥脸色挺好的。”

    燕回想一巴掌拍死李晋扬家的那二货妞,闭嘴死丫头!

    展小怜眯着眼看了看,点头:“我也觉得这脸色不像是被烧的,是被养的。”

    燕回:“……”

    燕大爷正在想对策,就突然觉得脸上被人拍两巴掌,展小怜使劲拍他的脸:“燕回,你醒醒!快醒醒!”

    燕回火冒三丈,这女人疯了是不是?他病着呢,正病着呢!怎么能这么不温柔的对待他老人家?

    展小怜继续拍:“燕回!燕回!”

    燕大爷只好睁开眼睛,“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干嘛?”

    展小怜趴在他面前问:“我记得你以前铁打不动都会练拳的,你这十来天都没动,是不是养太多胖了?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对劲,怎么发烧好了还一直躺,我刚刚想起来,这不就是没接上头运动嘛?你说你退烧第二天就起来打拳,是不是这会早就好了?”

    燕大爷:“……”

    “快起来!”展小怜继续拍她的脸:“快点!起来打拳!不定明天就好了。”

    展小怜是真觉得就是因为一直躺的缘故,要不然怎能两个医生都说没大问题,就是要养呢?没毛病,那就只能锻炼,越这样躺,就越虚弱啊。

    穆曦赶紧点头:“就是就是,胶带说的对,哥,你这病就是躺出来的,赶紧起来折腾折腾就好了。”

    燕大爷:“……”

    展小怜生怕把燕回给躺出哥半身不遂的大问题,联合穆曦,死活把燕回给拖了起来:“赶紧起床!”

    燕大爷一脸阴沉的坐在床沿,恨不得把这女人给扔楼下去,躺了将近十天,这突然起来就有点头晕眼花,为了配合虚弱,燕大爷还故意吃的少,结果这会起来,差点栽地上,这一下虚的,把燕回的冷汗都吓了出来,别不是真的被躺了这么多天,躺出毛病来了吧?

    二话不说,赶紧喊外面的曹康:“曹康,给爷滚进来!”

    曹康顾不得跟和煦瞪眼,连滚带爬的进来:“爷,您老有什么吩咐?”

    燕回指着自己的鼻子,“这头晕眼花的,是不是快死了?”

    展小怜还扶着燕回呢,也看着曹康问:“这刚刚差点栽地上,是不是贫血啊?”

    曹康擦汗:“这个……是躺太久的缘故,这突然起来,就不好了,所以爷,平时的运动什么的要持续……”

    燕回伸手抓起枕头砸过去:“不早说!”

    曹康低头装死。

    展小怜一听,“快起来穿衣服,去打拳,这样躺下去,胖了不打紧,啥高血压糖尿病低血糖什么的老年病不定都出来了。”

    燕回猛的扭头,盯着展小怜差点在她身上盯两个洞,指着她咬牙切齿:“你敢嫌弃爷老?”

    展小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要是嫌你老,现在还会在这?我早找年轻的去了。”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

    穆曦怕展小怜挨家暴,急忙说:“哥,打拳,打拳,强身健体增强体质,这样胶带就不会嫌弃你老了。”

    燕回又指着穆曦:“你……”

    穆曦被吓的赶紧闭嘴,不敢说话,展小怜一把打下他的手:“你对着傻妞凶什么?你年纪自己不争气怪谁?”

    燕大爷差点吐血,年纪怎么争气?这女人反了天了,竟然还敢真的嫌他老!

    展小怜越看越觉得这人精神不错,除了刚刚起来那一下不稳,其他看着一切正常,松了手,推推他,拉着穆曦往外走:“你赶紧穿衣服,今天我看着你打拳,要是打不满一个小时,就罚你倒立三分钟。”

    燕回指着展小怜哆嗦,跟曹康说:“谋杀亲夫!”

    展小怜把燕回吵起来以后,直接跟穆曦俩出去,就等在拳房等燕回,他要是敢不去,展小怜决定让他以后的日子都不得安生。

    燕大爷很苦逼,睡的多了,有点头昏眼花,走路都打飘,就这还要去,那女人说话算话,他要是真不去,估计得闹腾死他。

    燕大爷握拳磨牙,作为回报,今晚上非在床上折腾死那女人才解恨。

    曹康憋屈的扶着他:“爷,您老人家小心点……”

    燕回瞪他:“小心个屁!爷是七老了还是八十了?”

    曹康擦汗:“您这会不是不舒服……”

    说到这个,燕大爷有话说:“那女人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曹康咂咂嘴,这语气这话,听着就是不对味,怎么听怎么像是燕爷跟他显摆有女人似得,女人谁没有?但凡结婚没离的男人,都有老婆,稀罕!

    不过曹康也就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燕回说什么,这位就能点头哈腰干笑。燕大爷没有得到如期的反应,不罢休,继续说:“有她那么啰嗦的女人?爷就病几天,就把她急成那样,爷是三岁的小孩?爷家的燕大宝都升大班了,有这么折腾人的女人嘛?”

    曹康惊奇,哟,燕爷竟然也关注到小孩子是上大班还是小班了?这么居家的话题,从燕爷嘴里说出来,听着总有点脱离实际的错觉。

    燕回继续得瑟:“爷这是大度,不跟女人一般计较。整天不是这样就是那样,烦都烦死了。”

    曹康背着燕回翻白眼,您老人家就显摆吧,看来这不吭声是不成的,曹康嘴里麻溜的接道:“可不是,展小姐这是心疼燕爷您呢。”

    然后曹康就好像看到燕大爷身后长了一根尾巴似得,都快翘到天上了,装模作样的说:“爷知道,要不然早两巴掌扇过去了。”

    曹康无语,到底是谁扇谁啊?迄今为止,都不知道看了多少展小姐发飙燕爷挨打的画面了,谁看过展小姐挨过他老人家一巴掌?

    燕回好容易到了拳房,就看到展小姐和穆曦两人一人捧着一个果盘,里面还放了瓜子坚果之类的玩意在吃,旁边放着果盘,一溜的新鲜水果,看着可馋人了。

    穆曦一边使劲咬瓜子壳,一边跟展小怜说:“胶带,你说我哥会过来嘛?”

    话刚说完,就看到燕回进来了,穆曦嘴里正使劲咬的瓜子“吧嗒”掉在地上,指着燕回看展小怜:“胶带,他竟然真的来了!”

    展小怜看燕回一眼,觉得这样看脸色其实不错,看着不是病歪歪的样,伸手指了指正中间吊着沙袋:“先打半小时沙袋,你以前都是几个小时几个小时打的,这大病初愈的,你打半个小时就行。”

    燕回气的指展小怜:“你这毒妇,你这蛇蝎心肠的女人!”

    展小怜嗑瓜子,瓜子皮翻飞:“我就这样,你要么打,要么就承认自己老了不行了,我趁早出去找小年轻,我这年纪轻轻的总不能耗在你这半百的老头子身上……”

    燕回差点被气吐血:“你你你你……水性杨花!”

    展小怜抬头看他:“你打不打?”

    燕大爷咬牙切齿,横到展小怜面前,冷着脸,伸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抬起来,然后低头过去狠狠啃了一口当利息,又气狠狠的走了,拿白布带缠手,完了就把沙袋当那疯女人一顿打,几下以后人就出汗了。

    本来展小怜是打算逼着他打半小时外家半小时的双人对打的,结果燕回打了二十多分钟的沙袋,整个人冬瓜似得一头栽地上,胳膊腿抽抽,没爬起来。

    因为剧情需要,燕大爷最近吃的少,被饿的头晕眼花。

    不过他这一倒,还真是把展小怜给吓到了,跑过去想把燕回拖起来的时候都快哭了:“燕回!燕回你别吓我……”

    曹康也吓个半死,生怕是自己没检查出来什么问题,赶紧过去看,确认没啥问题了才松口气,为了讨燕大爷欢心,就开了个食疗的药方,让炖了让燕爷吃了,说白了,就是借着食疗的噱头给燕爷填肚子,还不想让展小怜知道燕回其实就是被饿的。

    穆曦急的跳脚:“胶带,胶带我哥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好好的晕倒了啊?啊?老公!老公!”穆曦嗷嗷去找李晋扬,好像李晋扬来了啥事都能解决似得。

    展小怜的神情有点木,当年的公爵就会无缘无故的晕头,燕回那一倒,让她生出一些后怕的心。于是,再次恢复到前面十几天的温柔,生怕燕回真出点什么问题。

    等李晋扬带着三孩子从地下室出来,穆曦就哭哭啼啼的找李晋扬说燕回突然晕了,李晋扬都被吓了一跳,直接把和煦拉到一边问,确认没什么问题才放心,抬头看看小娇妻抹眼泪的样子,不由自主叹口气,他这小妻子能不能别见风就是雨,芝麻点大的事就急成这样?

    穆曦急其实完全是为展小怜急的,她哥万一真有个什么病,胶带以后怎么办啊?

    展小怜看看天色,觉得不早了,“傻妞,你们带着孩子回去吧,天不早了,早点回去安全。”

    李晋扬也是这意思,反正燕回没什么问题,趁早回去,结果穆曦不走,还跟李晋扬发脾气:“老公你怎么能这样?我哥刚刚都晕倒了,你一点都不关心,你不是跟我哥是好朋友吗?有你这样当朋友?”

    李晋扬叹气:“曦曦,没事,要是真有事,和煦和曹医生肯定比我们急,他们那么权威都不着急,我们这种外行急什么?”

    穆曦想想也是,可是转念一想,指着那边哄小馒头回家的展小怜说:“可是胶带都那么担心了,那怎么会没事呢?”

    穆曦心里头,展小怜是最最聪明的,如果燕回真没事,为什么她那么着急?要是李晋扬都看出燕回没事,没道理胶带看不出来啊?

    李晋扬不由低笑,过去捏捏穆曦的下巴,低声道:“那是因为她乱了心神,现在的情感战胜了理智,等她什么时候冷静下来想通了,就会明白过来,乖宝,没事了,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保证你哥没事,身体比我还健康。”

    穆曦嘟嘴,将信将疑,然后走过去拉展小怜:“胶带,你别着急,我哥没事的,肯定没事的。”

    展小怜沉默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点点头:“我知道,没事,你们先回家,太晚了不安全,我不放心。”

    穆曦伸手去拉小馒头:“小馒头,跟妈妈回家,姐姐和哥哥都听话,就是你调皮,再不走就把你丢在这里了。”

    小馒头一听,立马举着小胳膊嚷:“好,爸爸和妈妈把小馒头丢在这里吧,爸爸妈妈姐姐哥哥拜拜!”

    穆曦:“……”气呼呼的扭头看李晋扬:“老公你看小馒头!”

    李晋扬看了眼小馒头:“李司空,不准惹妈妈生气,回家。”

    小馒头顿时垂下脑袋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穆曦掐腰,气呼呼的:“不听话。”

    小馒头继续有气无力:“小馒头都说知道了。”回头看费小宝:“宝,拜拜。”

    费小宝对他摆手:“小馒头拜拜。”

    等李晋扬一家三口走了,展小怜回头看看燕回,叹口气,过去伸手把试了试他脑门,觉得温度正常,又伸手试试身上,也没觉得有什么,可人晕了是事实啊。

    燕大宝因为看着妈咪的脸色那么严肃,突然乖了,走过去,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抓妈咪的手:“妈咪,爸爸生病了吗?是不是不会好了?”

    费小宝走过去,伸手把燕大宝拉过来训:“妹妹不要乱说,勇敢叔叔就是晕了,才不会有事。”

    燕大宝很忧伤,叹气:“可是爸爸都好多好多天都没有起床了,大宝真担心。”

    费小宝牵着燕大宝的手出去:“不怕,妈咪会照顾勇敢叔叔,勇敢叔叔是世界上最勇敢最厉害的人,肯定没关系的。”

    燕大宝睁着她漂亮的大眼睛:“真的嘛?”

    费小宝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是真的,哥哥从来不骗人。”

    燕大宝很高兴,一蹦一跳的跟哥哥出去了。

    展小怜坐在床头看着燕回,时不时伸手试试他的鼻息,生怕突然没了反应,一会功夫以后仆佣端着食物进来,展小怜让她放在旁边:“我来就行,你去歇着吧。”

    展小怜小心的推推燕回:“燕回,药熬好了,起来吃点药,里面有吃的,还可以填肚子,起来吧。”

    曹康站在外头装死,其实展小姐说反了,是吃的熬好了,里面还填了一点药,还可以治体虚的毛病。

    燕回心里可得意了,觉得自己刚刚那一晕就是绝世好主意,拿乔了好一会才慢吞吞的睁开眼,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嗯。”

    展小怜小心的把他扶起来:“起来吧。”

    展小怜很自觉,不用燕回开口就主动舀了一点放在小碗里头,一边凉着一边搅动,勺子里舀点还仔细的吹了吹才敢塞他嘴里,生怕把他给烫了,燕大爷很满意。

    一碗饭下肚,燕回用眼皮子示意,还要吃,展小怜又重新舀了一碗过去喂,结果燕大爷又吃下去了,那碗不大不小,属于正常碗的大小,燕大爷一连吃了八碗还没完,还要吃,展小怜不敢喂了,这么吃下去,这是要撑死的节奏?

    在外面候着,随时注意燕大爷动向的曹康赶紧推门进来:“展小姐没事,爷愿意吃是好事,他想吃,就让多吃一点,撑不死的……”

    燕大爷眼光带毒的对着曹康喷,想死?

    曹康一哆嗦:“那个……反正爷能吃是好事……”本来就是饿出来的问题,填饱了当然就没啥问题了……不过这话曹康不敢说,估计他前脚说了,后脚舌头就该做冷菜了。

    展小怜一听曹康这样说,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端起那只小砂锅,用大勺子舀起来就往燕回嘴里塞:“吃,多吃点,曹医生说多吃点是好事,你看你看,还有肉呢,快吃吧,味道很好的。”她一口都没尝,压根不知道味道好不好,哄他吃下肚子了再说。

    燕大爷差点被噎死,这一口接一口的,就跟恨不得把那锅饭全灌到他肚子里似得,这疯女人的温柔喂狗了?横眉冷对:“你想玩死爷是不是?”

    展小怜嘴里可温柔了,手上动作一点都没放松:“曹医生说你多吃好,你配合一点,不定明天就好了,乖,听话,再吃!”

    燕回恶狠狠的瞪了展小怜一眼,张开嘴咬住勺子,听话的吃了。

    曹康在外面翻白眼,有这么恶心的老夫老妻吗?还乖,爷怎么没被恶心的吐出一锅饭,他还吃的下去呢?果然犯贱的男人才是最恶心的。

    一锅饭吃了个底朝天,展小怜举着砂锅认真看了看,没吭声,燕回在床上哼哼,不是哪疼,完全是被撑的。

    外面燕大宝哥哥哥玩累了,吵着要睡觉,展小怜好容易哄了燕回再出去哄燕大宝,全家最省心的就是费小宝,展小怜叹气,对费小宝说了句:“小宝去看着勇敢叔叔,他要是不听话过来跟妈咪讲。”

    费小宝听话的进屋坐在小凳子上看着燕回,展小怜哄燕大宝睡觉去了。

    燕大宝非要拉着妈咪才肯睡,展小怜只好陪着她一起躺在床上,也睡不着,就不由自主想到了燕回。

    越想越不得劲,主要是担心的,曹康是燕回的医生,反正展小怜很早之前就见过曹康,芝麻点大的伤口曹康都能劳师动众的往燕回面前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曹康在燕回面前的绝色,就等同于和煦在李晋扬面前的角色,这两人都怕死,所以私人医生都是挑最好的,然后都有本事把最好的医生逼成顶级的。

    之前没想到,展小怜是被吓的,因着爱德华家族神秘的家族病,在展小怜看来没有什么不可能,所以对于燕回的种种表现她就是害怕,压根忘了别的,这会有时间想了,突然发现作为掌握曹康生杀大权的燕回的生死似乎对曹康的影响不大,要不然怎么燕回都到这程度了,那家伙还不急不躁的?

    展小怜设想了两个可能,一是曹康翅膀硬了,燕回的存在与否对他影响不大,二是他确定燕回没事,要不然他不会这样淡定。

    展小怜首先就排除了第一个设想,曹康的情况她知道,当初她可是把燕回身边所有人的资料全都过了一遍,也是确保这些人是完全可掌控的才允许留下。

    卿犬为什么能慢吞吞的脱离燕回,除了卿家,还有个原因就是展小怜知道卿犬是个潜在的巨大的危险,他是燕回亲近的人里最具有威胁的一个,而卿家恰好是个契机,所以他的离开是所有人眼里都顺理成章。

    只有展小怜知道,其实是她不放心。

    卿犬那样高智商、有手段、聪明到极致的人,不可能一生都屈居在别人之下,特别是当卿犬越来越强大以后,阴晴不定脾气暴躁的燕回实在不是一个好的上司,与其让卿犬积累对燕回的怨恨,不如在他尚未完全成熟之前放飞,保持恰当的距离充分利用卿犬这个王牌才是上上之选。

    卿犬是个罕见的特例,并不是人人都能是卿犬那样的。曹康就是普通人里的一个,他不具备卿犬这样的条件和脑子,他开起的一家又一家的私人医院,完全是借助燕回的势力,一旦脱离燕回,谁都有可能把曹康从现在的位置上拉下来,而作为生存的本能,曹康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这一点

    展小怜低头看了看燕大宝,小家伙已经乖乖闭着眼睛睡着,小心的掰开她手,展小怜悄悄起来,喊来保姆看着她,自己走了出去。

    曹康正一脸百无聊赖的蹲在燕回卧室门口,眼角余光瞄到展小怜过来,立马站了起来:“展小姐。”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突然说了句:“曹医生你过来下,我有话问你。”

    曹康心里一个咯噔,坏了,谁都知道展小姐聪明,别不是这么快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吧?使劲想了想,貌似没什么地方有破绽啊,他利用的不就是医生这个职业的优势?展小姐这个大外行,总不至于连这个也知道了吧?

    曹康忐忑不安的过去:“展小姐,什么事您只管吩咐……”

    展小怜往旁边的房间走了几步,脸上还是那副表情:“吩咐不敢当,燕回这几天不舒服,还让你驻扎在家里,曹医生也辛苦了,我心里过意不去。”说了两句客气话,展小怜话锋一转:“不过曹医生,您是不是最近几年赚钱的法子多了,所以本末倒置了?医生的天职可是救死扶伤,您现在这个状态,可真是难为了您一身的本事了。”

    曹康一窒,额头汗慢慢往外冒,果然,展小姐这是含蓄的告诉他,他如果不是医术不精,就是帮着燕爷骗她:“展小姐说的是,是我疏忽了。”

    展小姐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还换了个角度看,嘴里却说道:“钱,固然重要,不过本职还是要做好,要不然要那么钱多不踏实,曹医生这样的本分人,肯定是没打算把自己埋死在钱堆里。燕爷的身体我是外行人,不懂,所以接下来两天要麻烦曹医生费费心,一直这样不是回事,要是曹医生搞不定,那我们就想法子送到国外去找更好的医生,免得耽误了他的病也浪费了曹医生赚钱的时间。”

    展小怜就是在给曹康提醒,顺便下最后通牒,两天之内把人给弄好了,弄不好他也别指望混了。

    想通以后展小怜就知道原因还是在燕回身上,要不然曹康自己没胆子骗她,想着燕回的那些花花肠子,展小怜决定给他台阶,免得到时候恼羞成怒又搞出什么乱七八糟的幺蛾子。

    曹康一窒,半响识相的开口:“展小姐放心,燕爷的身体没什么大事,修养是必然的,不过康复确实需要锻炼,锻炼两天就没事了,我一定注意,不让展小姐担心。”

    展小怜凉凉的睨了他一眼:“这样?那就好,没什么事曹医生忙去吧。”

    曹康是一头汗的离开,展小姐的气场比他盛的多,没办法,这就钱和势撑起来的气场,谁都比不过。

    展小怜解决了曹康,又走进卧室,费小宝正尽心尽力的照顾燕回:“勇敢叔叔你还想吃东西吗?小宝帮你去拿。”

    燕大爷斜着眼睛看他一眼:“不要你假好心……”

    展小怜过去拍了他一巴掌:“怎么跟孩子说话呢?我们小宝这样照顾你,你不知道感激还欺负他?”

    燕回对展小怜装可怜:“爷生病了……”

    展小怜懒的揭穿他:“缺少锻炼,身体还没有燕大宝好,你说你不是缺少锻炼是什么?行了,明天开始恢复锻炼,一天都不许偷懒。”

    燕回装死,其实心里也怕这样躺下去真躺成病鸭子了,半响,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爷知道。”

    “知道就好。”展小怜对费小宝招招手:“小宝,跟妈咪出去,让勇敢叔叔休息吧。”

    燕回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刚刚吃了八碗粥,体力充沛的很:“回来!臭女人,你是爷老婆,爷要人照顾!”

    展小怜回头斜眼看他:“我看你精神不错,哪里还需要人照顾?”

    燕回大怒:“爷是病人!”

    费小宝被展小怜牵着的小手晃了晃,“妈咪,小宝可以自己玩,你去陪勇敢叔叔好不好?勇敢叔叔病了好长时间,刚刚好,老师说这叫大病初愈,所以还是要人照顾的。”

    展小怜一听展小怜的话,哎哟喂,这小心肝都化了,这得多乖的宝贝才能说出这么懂事的话呀:“小宝,妈咪的小宝贝,妈咪真是觉得宝贝越来越棒了,你怎么能这么棒呢?我们家小宝是全天下最最懂事最最让妈咪喜欢的男孩子。”

    燕回在那边捶床,不服气:“那爷的燕大宝呢?!”

    展小怜立刻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燕大宝是男孩?”掉头就对费小宝温柔的说:“宝贝,妈咪陪你玩一会就来照顾勇敢叔叔好不好?”

    费小宝觉得后背凉凉的,他回头看了眼冷飕飕看他的燕回,然后又默默的扭过头,牵着展小怜的手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燕回被气的磨牙,死小子,没看到他正不高兴吗?死小子抢燕爷的女人,不想活了?

    展小怜陪着费小宝画画,很显然,小家伙没什么画画的天赋,画的小汽车像小乌龟,小乌龟像小虫子,反正画什么不像什么,要说唯一像样的东西,那就是小手枪了。线条是线条,结构是结构的,有模有样的,除了线不怎么直以外,成品完全可以让人惊讶,这是孩子画出的完整手枪外形。

    展小怜看着画,又看了看费小宝,低头在他脑门上亲了一口:“我们家小宝画的真是太棒了。”

    费小宝一直都是个害羞的小家伙,即便现在个子高了,小脸也有了少年的轮廓,在妈咪面前却勇敢是哥求表扬的小孩,他搓着手,害羞的说:“谢谢妈咪,小宝会一直很努力的。”

    展小怜温柔的笑:“那是,妈咪的宝贝一直都努力,一直都有保护妈咪和妹妹,妈咪非常高兴。”

    小少年的脸蛋红红:“小宝也很高兴。”

    楼上传来摔摔打打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燕大爷在发脾气摔东西。

    费小宝拉拉展小怜的手:“妈咪,你去看看勇敢叔叔吧,他很可怜。”

    展小怜不由笑着问:“宝贝,为什么说勇敢叔叔很可怜啊?你看他整天欺负人,哪里可怜了?”

    费小宝撅撅嘴,慢吞吞的凑到展小怜耳边低声,小手圈成了小喇叭,小声说:“妈咪,小宝觉得勇敢叔叔就像妹妹三岁时候一样,喜欢生气、哭和摔东西,还让我陪她玩。”

    展小怜假装不懂:“可勇敢叔叔是大人,不需要人陪他玩啊。”

    费小宝小心的看了眼楼上,才慢吞吞的说:“勇敢叔叔是想妈咪陪他一起说话。勇敢叔叔跟妹妹一样,都喜欢摔东西引人注意。”顿了顿,他看了展小怜一眼,说:“不过,妹妹后来改正错误了,她长大了。”

    展小怜扑哧一笑,捏捏费小宝的小脸蛋:“宝贝是说妹妹都长大改正了这个坏毛病,勇敢叔叔还没长大没改正吗?”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才慢吞吞的说:“嗯。”指指楼上:“妈咪你去看看勇敢叔叔,不然他又扔坏好多东西,老师说浪费是可耻的,不能一直换新东西。”

    展小怜听的眉眼儿都弯了:“好的宝贝,妈咪听我们家小小男子汉的,现在就去教训那个光知道打碎东西浪费钱的家伙。”

    费小宝笑的小脸都开花了:“勇敢叔叔很可怜,一直被妈咪欺负,妈咪不要一直欺负他,他刚刚生病才好呢。”

    展小怜点头,又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遵命,我的公爵大人。”

    费小宝慢吞吞的站直身体,又慢吞吞的对着展小怜行了个标准的礼,“我的荣幸,我亲爱的妈咪。”

    展小怜上楼去找燕回,费小宝一个人在下面继续画画。

    展小怜推开门走进去,满地摔的东西,坏的坏破的破,一看就知道刚刚这疯子发了不小的脾气,记着费小宝的话,踩着垃圾走进去:“怎么发脾气了?跟小宝说两句话呢,你看看这满地的垃圾……有点耐性行不行啊?你说你还跟孩子计较什么呢。”

    燕回气鼓鼓的看着她,控诉:“你这女人眼里就只有那小兔崽子,什么时候你都是先选那死小子!”

    展小怜在床沿坐下:“谁让他是孩子啊?你要是今年三岁,比燕大宝还小,我保准每天都把你抱在怀里哄,你要星星我都亲自摘给你,那你是不是三岁小孩啊?”

    燕大爷无耻:“你当爷三岁不就行了?”伸手拉她往下躺:“过来。”

    展小怜顺势躺下来:“你还真就不客气了。”

    燕大爷理所当然:“跟爷老婆还客气什么?”

    展小怜和衣躺着,然后翻个身面对他,问:“躺了这么多天什么感觉?你这病来势汹汹的,这细菌大人是不打算走了是不是啊?”

    燕回抬头看天花板:“爷有什么办法……幸许明天就好了。”

    展小怜伸手搂着他的腰,主动往他身上靠了靠,“那行,我们就赶紧盼着赶紧好,这一直不好,我整天担惊受怕的,你说你是一家之主,你万一有点什么事,剩下我们娘三怎么办呢?小宝才那么大点,还担不起担子,大宝现在还赖我,这万一有人起了坏心打我们娘三的主意,你又缠绵病榻的,你说我以后的日子得怎么过啊?难不成我丢下我爸我妈跑去湘江找哥他们?要不然就回安享小镇……”

    燕回差点跳起来,就跟真有人找他老婆孩子麻烦似得,绝对不能因为这个把这女人给逼去湘江或者那什么破小镇:“谁敢打你们主意?爷扒了他的皮!爷待会就去搜索那帮王八蛋!敢打爷老婆孩子的注意,爷让他们这辈子外加下下辈子都投不了胎!哪里都不去,爷倒要看看谁敢欺负你们!”

    展小怜继续搂着他,又靠了靠:“老公,你可不能再生病了,我照顾你我乐意,可是我还要带燕大宝呢,你说我为了照顾你把自己累倒了,我们俩都生病了,我们燕大宝怎么办呢?小宝大点了,能勉强自己照顾自己,可大宝还小呢,我真是担心死了……”

    燕回眨巴了两下眼睛,自己也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他这是装病的,要是万一真把这女人折腾出毛病了怎么办?不行,之前光顾着自己爽,把这女人给忽略了,这女人的身体貌似还没那么好,病鸭子一个,得护着点才行,大手一挥,豪情万丈的说:“放心,爷明天就好。”

    展小怜抬眸看他,眼睛晶晶亮:“真的老公?”

    燕回早被她两声老公喊的心花怒放全身软绵,点头:“那还有假,爷说话算话。明天就好!”

    展小怜动了动身体,把压在下面的被子拉出来盖在自己身上,往燕回怀里钻了钻,嘴里说道:“谢谢老公,就知道你最好了。”

    燕大爷得瑟的全身汗毛都在跳舞,果然这女人早就拜倒在燕大爷的西装裤下,果然燕大爷的魅力无穷,把这女人拿下治的服服帖帖的了。

    展小怜是不知道就喊了那么几声老公,说了几句哄人的软话就让燕大爷就得瑟成这样,什么拜倒什么魅力无穷什么服服帖帖,完全是这位爷想多了。

    次日,燕回果然生龙活虎的起床打拳去了,那拳头打的比生病之前还要虎虎生威。旁边还有个小身影也蹦跶蹦跶的跳。

    燕大宝在旁边看的直拍小手:“哥哥厉害,哥哥威武。”

    燕回大怒:“燕大宝,光知道喊哥哥哥哥的,爸爸呢?”

    燕大宝重新拍手大喊:“爸爸超级厉害,爸爸超级威武。”

    燕大爷总算幼稚的心满意足。

    费小宝在旁边一个小沙袋旁跟着学,虽然频率慢了点,不过打的有模有样,一看就是学了不短时间,伸胳膊踢腿的动作跟燕回一个模子里出来似得,就连那手随时随地都护头抱脸的动作都一模一样,这是燕回教费小宝那么多东西里面,展小怜唯一一个没有明确提出反对的项目。

    男孩子打拳强身健体自我保护还是必要的,特别是费小宝长大以后的身份,这些本领更是必不可少,展小怜肯定不会反对。

    燕大宝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悠然自在的踢腾着小胖腿,穿着漂亮的蓬蓬裙看爸爸和哥哥打拳,漂亮的小脸上满是婴儿肥,肉嘎嘎的看着十分可爱。

    展小怜进拳房给两孩子送水果,燕大宝扭头看到展小怜,显摆似得说:“妈咪,哥哥厉害。”

    展小怜放下果盘:“是吗?哥哥很厉害吗?”

    燕大宝伸手往嘴里塞了水果,点头:“嗯,哥哥超级厉害。”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燕大宝又补充:“爸爸也厉害。”

    那边燕回满头是汗,伸手解下手上缠着的布条,摇摇摆摆晃过来:“燕大宝,你最先说的不应该是爸爸?每次都把哥哥放在前面。”

    燕大宝嘟嘴,反驳:“哥哥以后是保护妹妹的,爸爸保护妈咪,所以大宝要对哥哥好,不然哥哥不保护大宝怎么办?”

    展小怜目瞪口呆:“大宝,谁告诉你这话的?”

    燕大宝理所当然的说:“我自己想的呀,男人保护女人,所以大男孩要保护大女孩,爸爸保护妈妈,小男孩要保护小女孩,哥哥保护大宝。”

    展小怜对燕大宝伸大拇指:“我们家燕大宝超级棒,连这个都能想出来。”

    费小宝站在那边对展小怜笑,慢吞吞的说:“小宝保护妹妹,也会保护妈咪。”

    燕回伸手把燕大宝抱起来:“爸爸保护那女人,也会保护燕大宝。”

    燕大宝点头:“爸爸最好,大宝最爱爸爸。”

    展小怜斜眼看燕大宝,“爸爸最好你跟爸爸一起过日子去。”

    燕大宝立刻改口:“爸爸再好,也没办法比妈咪好。”

    展小怜捏她耳朵:“就你会拍马屁。”

    燕大宝不在乎,扭着肥硕硕的小身体,说:“大宝最爱妈咪哥哥和爸爸。”

    燕回大怒:“燕大宝,爸爸又被排在最后一位了。”

    燕大宝举手发言:“家里妈咪最大!”

    燕大爷装病的事总算告一段落,再次恢复生龙活虎的状态,为了不让假想敌破坏燕大爷完美的家庭,锻炼身体打拳更加积极了,没办法,谁让燕大爷比他家里那只母老虎年长那么多呢?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