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11 节外生枝篇还能活多久?

番11 节外生枝篇还能活多久?

    番11(节外生枝篇)

    最近费小宝多了几个家教,都是清一色的欧式面孔,男男女女有三、四个人,一起住进了别墅套房,甚至占领了整个顶层楼房。

    燕回看到的时候炸毛了,什么家教要请这多人,特别是里面还有个气质儒雅、举手投足都透着贵族气息的中年男人,燕回看他就不顺眼,要是哪天看到展小怜跟那人多说两句话,当场就要打人。

    虽说燕回知道这几个人来自哪里,不过燕大爷的不爽谁都拦不住,连带着这一阵看谁都不顺眼,为了那个小兔崽子,竟然还让人住到家里来。

    展小怜是真的懒的搭理那神经病,反正他就没多少时候心情是爽的。

    人是展小怜从安享小镇带过来的,这几人的家族世代都是爱德华家族专属的老师,她把人叫过来,就是趁小了教导费小宝。

    费小宝的身份和未来,决定他必须比普通的孩子更早接受本不该属于他的东西,哪怕是无忧无虑的童年,都该提前结束。

    暑假后,费小宝结束了他随时随地陪着燕大宝玩的快乐时光,那几个刻板又尽职的家教,认真的执行他们的任务,努力的把爱德华家族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教导为最合格的继承人。

    燕大宝不明白为什么,哥哥突然跟着几个蓝眼睛高鼻子的叔叔阿姨去最高的楼层,不带她玩了,她想跟着一起去,可是妈咪不让她去,燕大宝很不高兴,也很委屈,坐在楼梯上撇着小嘴的时候,燕回回来了。

    一眼看到燕大宝委屈的小脸,燕回大怒,“燕大宝,跟爸爸说?谁欺负你了?”

    燕大宝小嘴一撇,直接嗷了出来:“爸爸,哥哥不跟大宝玩!”

    燕回大怒,爷的燕大宝长的好看可爱又胖,是绝世好大宝,那小兔崽子凭什么不跟爷的燕大宝玩?张牙舞爪的就要往楼上冲,展小怜听到燕大宝的声音出来就看到燕回螃蟹似的姿态,问:“燕回你干嘛?小宝在楼上学功课,你带着大宝上去干什么呢?”

    燕回替燕大宝抱不平:“没看到爷的燕大宝不高兴?那小兔崽子凭什么不跟燕大宝玩?反了天了!”

    这就是当爸的给燕大宝的榜样,孩子遇到问题不安抚解释,竟教孩子暴力解决,燕大宝被他带的能有好习惯吗?

    展小怜气都气死了,走过去伸手把燕大宝从燕回怀里抱了过来,白了燕回一眼,嘴里跟燕大宝说道:“大宝乖,大宝不是喜欢哥哥,还要哥哥保护的吗?所以哥哥现在在努力学本领,然后保护大宝呀,大宝高兴吗?”

    眼里就在燕大宝的眼眶里打转,小丫头委委屈屈的说:“哥哥不跟大宝玩,大宝不高兴……”

    展小怜抱着她上楼,“那你是要哥哥跟你一起被人家欺负,还是要哥哥先学厉害的本领,然后跟你一起玩保护大宝不被人欺负呀?坏孩子揪你的小辫子,不漂亮了,哥哥保护大宝,难道大宝不高兴吗?”

    燕大宝抽抽搭搭的,搂着妈咪的脖子,纠结了半天,才把小脑袋放到妈咪的肩膀上,“大宝让哥哥学厉害的本领。”

    展小怜哄她:“所以大宝要乖乖的,哥哥如果知道大宝这么乖,学本领的时候就会很快,然后哥哥就能很快学会,陪大宝一起玩啦,对不对?”

    燕大宝点头:“嗯。”

    展小怜亲了亲她:“妈咪的大宝真乖,妈咪和哥哥都喜欢大宝。”

    燕大爷被漠视了,表示很不爽,跟进来:“爷呢?是不是把爷给忘了?”

    展小怜斜眼看他:“你也要我哄?”

    燕大爷咔吧了两下妖精似得眼睛,半响才吼出一句:“爷不爽!”

    真是懒的搭理这神经病,他什么心情爽过?屁大点的事就能不爽,展小怜直接带走燕大宝去玩了。

    燕大宝没了哥哥陪,但是哥哥在学本领保护大宝,而且她现在有妈咪陪,表示心情很愉悦。

    燕大爷没人搭理,表示很不高兴。

    燕大爷不高兴,他老人家到了公司以后周围的人自然也就没好日子过,从燕大爷长期以来的问题看,这肯定是在家里展小姐给了气受,要不然气压不会这么低。

    雷震是首当其冲倒霉的那个,他淡定的抹了把头上的水,恭恭敬敬退到了门外。

    对于燕大爷在里面喊着找个妞过来的话也当没听到。

    没办法,他要是真找了,到时候燕大爷把这帐赖他头上,他可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展小姐早就放过话了,谁还敢燕爷找妞?除非不想活了。

    雷震如今的年纪其实不大适合再呆在燕回身边,说白了就是体力活,年轻人总比年纪大的体力要好,展小怜也提过他是不是该回家享享福了,结果雷震自己忙碌了一辈子,别的不说,单为了燕爷就操碎了心。

    听了展小怜的话真回家待了两天,结果闲的都快捧鸡蛋捂小鸡了,雷过客家的小子早就上学,雷过客和小笨都上班养家,他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房子里,看到厨房里的刀都想上拿手里舞两下。

    那是真的闲,整天在刀枪箭雨里跑的人,突然这么悠闲,这日子……

    于是雷震重新去找展小怜,要回来当差,自然,他离开时候原本的位置就有人顶上来,如今再回来,也只能以人家为主,好歹他资格老,跟了燕回大半辈子,在燕回面前怎么也比新人说上话,所以别人还是得敬三分,倒也逍遥自在。

    按照卿犬的话说,雷震其实就是欠虐的节奏……雷震擦着脸上的水,想想自己还真是欠虐的货。

    似乎除了雷震,燕回身边的人都走马灯似得换了个遍,男男女女全换成了年轻又身强力壮的,特别是燕回近身的那些美人,那绝对是换的一个赛一个的漂亮,没办法,燕大爷就喜欢年轻漂亮的,夜宫里的蔡美人就专门挑那些年轻貌美的往燕爷身边送。

    对于这些,只要燕回没被人传出睡了哪个女人,展小怜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到,本来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也喜欢年轻又长的帅的小伙子,燕回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这也正常。

    自然,燕大爷有心没胆,就算真睡了一两个人,也是下死狠封人家的嘴,要不然那疯女人真的能去找一两个小白脸睡回来。

    现如今,青城内外,那些有头有脸的人谁都知道燕大爷惧内,虽然在燕大爷面前这话绝对不能说,因为迄今为止燕大爷是从来不承认自己惧内的,所以谁敢说他惧内,他打谁满地找牙。

    雷震就觉得,当人老公当到燕爷那程度,也是够惨。

    当然,相对于燕爷的情商,简单粗暴才是燕爷的风格,所以碰上展小姐那样情商智商都极高的女人,燕爷惨败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其实雷震年轻的时候身边不缺女人,不过如今这年纪,少了年轻时的激情,就算看到什么绝色美女,也没以前那么兴奋,兴致来的时候找个人陪一晚,大多时候还是没那想法,一个人活的心里踏实,不用猜忌什么。

    这个行业走过一遭的人,对身边的人总是抱着怀疑态度,因为他知道,自己入行这么久,得罪的人不会比燕爷少多少,即便是在燕爷的庇护下,本身也要警惕外来的一切不安定因素,最安全的方法就是不要靠近任何人,免得麻烦。

    要说雷震这辈子最没有遗憾的事,那肯定是他看着雷过客娶妻生子,好歹雷家的香火在雷过客身上得以延续,不但如此,雷过客的老婆还是摆大大学生这事也让雷震很是自傲,那帮混小子不是一直觉得过客笨?那过客找的媳妇比他们的女人有水平的多,过客的媳妇是大学生,他们的是什么玩意?一个个都是些不正经的女人,一看就不是过日子的人。

    雷震自己觉得自己过的好,不过别人看了都觉得凄凉,比如雷震的弟媳妇小笨童鞋。

    雷震比燕回要大好几岁,偏又长的五大三粗,燕回再怎么着也有一张青城内外难有第二人可以媲美的脸,那雷震就是一黑塔,而且他又是孤身一个人,过客的媳妇小笨觉得雷震大哥有点可怜,千方百计想给雷震找个媳妇,小笨眼里雷震长的不好看,人又黑,还有的吓人,年轻的小姑娘谁都不会看上他,所以给雷震介绍的要么的小寡妇,要么是离婚的,就这人家还看不上他。

    雷震愿意去相亲,完全是怕自己要是拒绝了会把过客的小媳妇给气跑了,雷过客这是连蒙带拐好不容易骗回家的媳妇,要是跑了哪给他找第二个大学时媳妇去?

    小笨得知大伯又没相成以后,不由自主叹口气:“过客,你说是不是大哥长的太吓人,所以才把人给吓跑了呀?怎么就相不中一个呢?”

    雷过客埋头吃饭,嘴里说了句:“你别担心大哥,他要是真想找女人结婚,年轻漂亮的多的是,他是不愿意,你别管。”

    现在的雷过客和以前比那是归真的多,别的不说,但就赚钱养家这方便他就用心了,有了老婆孩子以后,他总算知道养家有多难,孩子生病都生不起,不赚钱没办法,以前他的钱都是雷震给多少都花了,现在大钱小钱都愿意赚,也不嫌少了。而且,有个小笨看着,就算为了老婆孩子,违法危险的事也不敢去做呀。

    雷震为了雷过客跟燕回又求了一回,说白了就是给雷过客谋个安全稳定的工作,雷过客什么本事没有,手脚功夫是三脚猫,费脑子的事他也做不了,不找关系不行。

    雷震回家歇了几天,就被自己弟媳妇拉着看了一天的小寡妇老姑婆,还不敢大声说一句,那小笨的胆子比兔子还小,他要是声音一大,当场就能被吓哭,这是这么长时间得来的教训,雷震就怕把过客媳妇给吓跑了,不温柔也得温柔,可这心里真是纠结无比,怎么就非要找个女人才叫过日子?他现在这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多好。

    这话不能说,真说了,玩意过客媳妇跑了,让过客也一如吃饱全家不饿就麻烦了。

    没待几天,雷震找了个燕爷找的由头,赶紧走了,这样下去,他以后恐怕对女人都恐惧了。

    雷震刚从家里过来就当了燕爷撒气包,旁边人递了毛巾给他擦脸:“雷哥,擦擦头。”

    近身在燕回身边的人,就没几个没挨过燕爷的拳脚和抛掷物的,大家都习以为常,雷震跟了燕回时间最长,自然也就是挨得最多的,他比任何人都淡定,正擦着头,那边一个有个女人已经直接进了燕回的办公室。

    雷震擦着头,看了她一眼,雪姬面无表情的走进去,留下一抹淡淡的白色尾影。

    岁月没有在雪姬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只让和她同期的那帮美人羡慕妒忌,却又无可奈何,因为雪姬从来都和她们不一样,她的地位,一直都和燕回身边的男人一样,让其他女人高不可及,也是唯一一个迄今为止没有被燕回扔到床上的美人。

    递毛巾的人摸着胳膊:“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全身冷飕飕的,雪小姐的名和她的人真吻合,冻死人。”

    雷震把擦完的毛巾往他手里一扔:“见了这么多次,怎么没看把你冻死?还愣着干什么?干活去。”

    如今燕回的所有产业,在经过展小怜的挨个整合后,都是拿的是台面的东西,当初李晋扬是怎么一点一点把自己身上的污点淤泥洗掉的,展小怜就是怎样把燕回身上的淤泥洗掉的,当企业按时缴税不做违法事情,且能带动一方经济的时候,自然谁都高兴。

    青城多了良民,少了混乱,这是地方官治理有方,在政绩上会毫无疑问的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所以如今的燕回,那是有着好人卡的大大良民。

    以前的事?

    哦,浪子回头金不换,扳不倒就只能顺应规则既往不咎。

    不得不说,展小怜的聪明不是常人可比,她让这些打打杀杀浑浑噩噩过日子的老流氓们,在不经一兵一卒一刀一枪的情况下,潜移默化的让他们接受了如今的局面。习惯了黑暗的人,不是人人都愿意接受光明的,你把无数人多年的心血否定,断头流血也会有人阻拦,所以,这个过程颇费人心神。

    别说燕回身后那帮大老粗,就连燕回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如今的局面。虽然现在偶尔想起来也会嚷嚷凭什么他的钱要上交,不过展小怜给他举了两个例子以后他就会喜滋滋的觉得自己赚大发,税必须交,这样遇到事就有人免费替燕爷服务,压根不需要燕爷屈尊去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

    雷震是从头到尾看中燕回一路走来的人,没有人比他看的更透彻也更了解,那对男女到底是怎样走到一块的,所以他也比任何人都知道,为什么燕回要那么执着的抓住展小怜,因为只有那个叫展小怜的女人,才能带给燕回一种叫着救赎的东西,而这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的。

    展小怜还是个流着眼泪鼻涕黄毛小丫头的时候,雷震从来没想过,那个小丫头在日后撼动了青城周边三省七十二市甚至更广范围内的势力根基,她让那个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燕回跌下了金字塔的顶端,变成了普通人。

    也正是因为展小怜的存在,所以今天的雷震以及他身边的人,才能如此安逸的生活在这样宁静和平的青城。

    雪姬进门的时候,燕回正在踹脚底下趴着的小姑娘,一边踹还一边说:“爷要你们干什么?一点事都做不好,蔡美人?蔡美人都干什么呢?怎么找了个这么笨手笨脚的东西过来?人都死绝了?”

    雪姬过去,没有表情的视线扫了眼吓的瑟瑟发抖的两个小姑娘,走过去,“爷。”

    燕回对她招招手,指指自己的后背:“雪姬来的正好,给爷缓缓劲。”

    雪姬走过去,对那两个小姑娘说了句:“还不滚出去?这么没眼色,难怪燕爷不喜欢。”说着,伸手轻轻给燕回按摩肩膀:“爷想舒服,以后让人通传一声,雪姬来帮爷放松。”

    燕回回头:“让爷家里那三八知道,还不得跟爷闹?死女人,整天给爷添堵,一天不挨揍就不舒服……”

    雪姬依旧面无表情,嘴上配合道:“展小姐是为爷好,她闹,说明她在乎,她若是不闹,爷才该不高兴了。”

    燕回心里突然就爽了,伸手拉过雪姬的手,“有道理,还是爷的雪姬善解人意。”

    雪姬温温柔柔的任由他拉着,只低头道:“爷,若是让展小姐知道您这样,怕是雪姬以后再没有机会在爷跟前善解人意了。”

    燕回大怒:“你是爷的还是那八婆的?”气狠狠的踹桌子:“滚出去!一个个都来给爷添堵!”

    雪姬拿了文件出来:“爷签了字雪姬自然会走。”

    燕回把文件扔地上:“不签!”

    雪姬只好把文件拿起来,安静的出去。

    这是聪明的做法,要是再多说一句话,燕回就要动手打人了。他老人家打人可不分男女,完全是看心情。

    出了门,看着手里的文件,雪姬依旧面无表情,转身朝着电梯走去,走到半路,突然又停住,然后她又折了回来,还是那样的表情,走到雷震面前,她抬眸,没有表情的脸色是一如既往的冷艳。

    她伸手,把手里的文件递到雷震面前:“需要燕爷签字,我明天过来拿。”

    雷震接到手里,对雷震来说,找他帮这种帮的人不在少数,不过雪姬却是第一次找她,想来如果不是要紧的文件,她也不会来找他,等他抬头,雪姬已经转身走了。

    周围探头的人个个偷瞄,等雪姬进了电梯,才一个个围过来:“雷哥,也就你有这面子,才会让那冰美人主动跟你说话。”

    雪姬是冷,可她是极为罕见的美人,只要是男人,就没有不喜欢美人,不管嘴上说的多难听,看到了,总会有些冲动。

    雷震微微眯了眯眼,伸手拿手里的文件在开口的人头数砸了下,“好差事?你去找燕爷签字?”

    那家伙脑袋一缩,“雷哥,您面子大,我进去就是找死。”

    和雷震说话确实是雷震面子大,自然也是雪姬聪明,否则她怎么不找那个代替了燕回位置的人?因为能在燕爷心情不好的时间里,让他签字的人暂时只有雷震。

    雪姬其实很忙,她所处的位置一直都至关重要,和那些被燕回强占了的女人比,雪姬对燕回才是最感激最忠心的女人。燕回给了她足够的权利和施展空间,让她得以和那些男人又一较高下的舞台,而这个舞台,是她这样的身份这样的人离开燕回以后,再不会有人会给她的机会。

    青城某个不知名的墓园一角,有一个会让雪姬时常过来的看一眼的人,墓碑的照片上是一个风情万种妖气横生的美人,即便是死气沉沉的照片,也挡不住她入骨的妖媚。

    雪姬从不说话,可她会经常过来。

    瞳儿生前,她们没有那么深的交情,却在瞳儿死后成了唯一会来探望瞳儿的人。她们从同一个地方被燕回带走,却走上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道路。

    瞳儿的一生都在争取,却始终没有争到她想要的。

    她在争夺燕回的大战中输给了红莲,又在争斗安里木的过程中输给安里木的良心,当她孤注一掷想要找个发泄口时,却输给了命运。

    因为同时女人,因为她们也曾相依为命过,雪姬对瞳儿的感官更多的是悲凉。

    如果她当初没有那样迷恋燕回该有多好,如果她没有遇到那个警察多好,如果她甘于现状隐忍臣服多好,最起码,她现在还活着,在如今青城的局面下,她完全可以找个男人嫁了,安稳的过完她的余地,一如红莲那样,跟了燕回那么久,最终得以挑选一个男人嫁了,如今活的倒也安逸。

    可没有如果,瞳儿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葬送了她年轻的一生,或许她后悔过,也或许,从来没有后悔。

    雪姬安静的看中瞳儿艳丽的笑容,面无表情的放下手里的花,然后慢慢的转身离开。

    雷震进去找燕回签字之前,给展小怜打了个电话。

    在燕回身边所有人里头,展小怜最待见的人就是雷震,因为相对来说,雷震做事要靠谱一点,其他的那帮人就跟他们的主子燕回一样,都是神经病,好歹雷震还是个正常人,虽然有时候也会被燕回逼着做点不正常的事,总体来说还能被展小怜划分到人的行列里。

    接到雷震的电话还意外呢:“喂?雷先生?燕回出什么事了?”一般情况下,雷震给她打电话,那肯定是燕回那边做了什么二百五的事,“还是他背着我做了什么缺德事?”

    反正展小怜是从来不会想着燕回被人家给怎么了。

    雷震看看手里的文件:“是这样,有份紧要的文件要签字,不过燕爷心情不太好,文件要的时间又有点紧,想请展小姐帮忙跟爷说一声,别耽误了正事。”

    展小怜点点头,这情况以前也有过,燕回跟她闹别扭呢,然后就到公司里耍威风,这会一听就明白了,“等着,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雷震应了,不管展小姐说什么反正燕爷接到了就会高兴一会,趁着这劲头去就行。

    这些都是经验之谈,雷震可是千锤百炼给练出来的。

    展小怜给燕回打电话的时候燕回正在生闷气呢,一看来电显示就得瑟了:“爷忙着呢,有什么话快点说。”

    “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在忙什么呢,”展小怜笑嘻嘻的说:“老公,今天晚上几点回家?可别太晚了,我刚学了做五花肉,今天晚上做给小宝大宝吃,你记得早点回来尝尝呀。”

    燕回立马蹦起来:“爷现在就回去。”

    展小怜剔指甲,“我还没开始做呢,你现在回来也没的说,晚饭晚饭,现在才几点呀?”

    燕回不管,站起来就往外走:“怎么没得说,爷吃你就行。”

    雷震就等在门口,拿了笔往燕回手里塞,燕回眼皮子都没抬,反正这回他老人家心情好,顺手就画上了。

    拿到签字,雷震自然就不会挡燕大爷回家的路,燕回直接跳到车上,一溜烟回家去了。

    周围的人等燕回一走,一个个对着雷震晃大拇指:“雷哥,您这时间等的刚刚好,早一点迟一点都不成,牛。”

    雷震拍拍手里的资料,扫了他们一眼,“那就学着点,我们爷性子不定,一时一个主意,以后有的你们受。”

    这跟以前比,好了不说一点半点,以前那是霸王,只能服从,要不然就没合作,还签什么合同?

    第二天早上,雪姬果然来了,走到前台的时候,被前台的小姑娘叫住:“雪小姐。”

    雪姬站住脚,前台小姑娘拿出一个文件袋:“雷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您,他说这是您要的资料,燕先生已经签了字了。”

    接过来,翻到最后一页,果然签了字,雪姬抬头看了眼楼上,点点头,什么话没说,转身离开。

    前台几个小姑娘在雪姬走后凑到一块嘀咕:“我听人家说,就没有几个人听到雪小姐开口说话……”

    另一个小姑娘手呈喇叭小声说:“我听说,能让她开口说话的只有燕先生,其他人都没有那个面子。”

    “我倒是听人说,她开不开口说话不打紧,要是看到她笑就惨了,肯定得死人。”

    “……”

    确实,听过雪姬开口说话的人寥寥无几,即便再如何美艳,大多也是看的多,有胆搭讪的,迄今为止还没有。她若是开口,必然是给了人家天大的面子。雷震便是这些人里面面子颇大的一个,又或者,在雪姬眼里,他的资格更老些。毕竟他跟在燕回身后的时候,她们不过是刚刚被燕回挑选出,送去训练的新人。雷过客的电话打了过来,翻着白眼跟雷震说小笨又托七大姑八大姨的给他介绍对象,雷震伸手扶额,有个热心肠的弟媳妇,他还真是……默了默,要不是怕过客打光棍,他只需要提高点嗓门就能过安稳日子了。雷震的手在车顶上敲了敲,一手拿着电话,低着头说:“过客,你跟你媳妇说说,我这工作特殊,可不能祸害那些良家妇女,就算找女人,我也找个跟我做差不多事的女人,这样以后才能长久……”

    雷过客自然是挺听他哥的,不过看他老婆那么热心积极的牵线,就忍着,这会听到他哥这样说,又觉得有道理,可不是人人都像他这样,能找个摆大的本科生当老婆的。

    雷震挂了电话,手指在车顶快速敲了两下,有点郁结,他这个当兄长的,竟然被弟媳妇逼的不敢去弟弟家吃晚饭了,凭什么呀?

    烦躁的一转身,顿时被吓了一跳,身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人,雷震就觉得自己的心肝就在刚刚那会差点被吓破,“你……”

    雪姬背光而站,皮肤带着病态的白,艳丽的唇,在昏暗的车库灯下,给人种幽灵来袭的错觉。她直勾勾的看着雷震,全身上下散发出寒冰似得的气息。

    因为常年的职业习惯,雷震对声音极为敏感,可他刚刚竟然没有任何有人靠近的知觉,更加不知道雪姬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暗自呼出一口气,皱眉:“有事?”

    雪姬依旧直勾勾的看着,然后问:“你还能活多久?”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