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12节外生枝篇好大的馅饼

番12节外生枝篇好大的馅饼

    番13(节外生枝篇)

    这问题问的突兀,雷震不明所以,立刻警惕的后退一步,下意识的回答:“再活个三五十年不成问题吧。”

    本来能活多久这都是看命。有的人天天健身运动,结果却因年早逝,有的人吃喝膘赌,完全不懂养身为何物,结果却能活到**十岁,这个还真说不准,完全看命。

    雷震是自认身体不错,年年体检都没什么大问题,小毛小病不过是正常现象,总觉得再活个三五十年应该不成问题。

    雪姬的突然出现和发问,问了雷震一头雾水,他自认跟在燕回身后这么长时间内,他在外头得罪了不少人,肯定没跟内部的人起过矛盾,更加没跟雪姬起过什么矛盾。

    怎么说呢,雷震的骨子里还是大男人主义,说白了就是多少瞧不上女人,要说对女人的印象,差不多和燕回一样,暖被窝差不多,再一个,他年纪本来就大,比燕回年长五岁,在他眼里,燕回身边的女人差不多都是小姑娘,他没事去欺负人家小姑娘干什么?

    雷震警惕避开雪姬攻击的范围,重复问:“有事?”

    可别他本来能活三五十年的,不知什么时候得罪了雪姬,连三五天都活不过了。

    因为雪姬靠近的悄声无息,这让雷震伸手吓出了一身汗,他什么时候这么大意了?还是真是年纪大了灵敏度降低,所以才不知道雪姬什么时候靠近的?

    雪姬的视线盯着雷震绕了一圈,脸上依旧什么表情都没有,雷震被她盯的毛骨悚然,“你到底有什么事?要不然明天再说?”

    雪姬点点头:“好。”

    雷震拉开车门,开车直接走人,后视镜里看到雪姬还是站在原地,除了一头笔直的黑色长发,一身雪白的站在那里,就像鬼片里的勾魂女鬼一样,让人心神一颤。

    想了一晚上,雷震也没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雪姬,只能盼着今天是好事,毕竟被一个女鬼一样的同事盯上,没办法不担心。再一个,他年纪大了,身手也不如年轻时利索,而雪姬比他年轻了那么多,真打起来,他还真怕自己不是对手。

    本来干的就是玩命的活,可不能一个大意死在女人手里,他还没看到雷过客家的小子长大成人娶媳妇呢,现在死了多亏。

    雷震第二天盯着疲惫脸起床,为了防止万一,他还准备了几件武器,万一雪姬来个路上伏击呢?还是未雨绸缪的好,除此之外,身后还调了不少人手跟着。

    中午才去公司,车到公司楼下的时候,老远就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站在台阶上,他皱皱眉头,还真等着了,停了车过来,“雪小姐,有什么事你说,我还忙。”

    雪姬站在阳光下,犹如乍见阳光的吸血鬼,看人的时候都是眯着眼的,她仰头,看中眼前塔一样高大的男人,开口:“你愿意要我吗?”

    雷震没明白,愣了一下,不是单挑?虽说跟女人单挑有点那个,不过这女人又不是一般的女人,要不然她也不会走到今天的位置,“跟我做事?我身边不缺人,再一个,你现在位高权重,比我还受燕爷重视……”

    他的话还没说完,雪姬已经有所动作,她伸手,直接扯开身上外衣的扣子,雪白的风衣下是她只着内衣的身体,她拉开衣服的两边,站在雷震面前,盯着他的眼睛,再次开口:“你愿不愿意要我?”

    雷震的眼睛就看到一片白晃晃的白,怔在原地,他身后的那帮人更是瞪大了眼珠子,雷震甚至听得到他们咽口水吞唾液的声音,他一激灵,上前一步,伸手把雪姬拉开的衣服合拢到一块,“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这是干什么?”

    雷震眼里,燕回身边的那群都些小姑娘,被燕回挑走的时候都是些十来岁的小丫头,而且燕回挑人一定要亲眼看到,不漂亮的还不要,回回都是雷震陪着去的,还非要他给提建议。

    要是雷震没记错,雪姬那时候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她唯一的不同就是别的小姑娘要么瑟瑟发抖,要么满眼乞求被带走,只有她是抱着膝盖面无表情坐在角落的,所以雷震每看到雪姬,就会想起她小时候的样子,可怜巴巴又倔强的要死,在他眼里,那群争风吃醋极力争宠的美人们,不过都是些伸手要糖吃的小丫头。

    雪姬任由他笨手笨脚的要把她的衣服合拢上,只看着他再次重复的问:“你要不要我?”

    雷震看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回头对身后的那些人说:“都散了,一个个干什么呢?”

    那帮人明明什么都听到了,愣是做鸟兽状散开,“散了散了!没看雷哥正忙着吗?”

    人都散了,这门口有个美人突然春光乍泄让人瞧,肯定是待不下去了,雷震哆嗦着手指,想要帮她扣起来,又觉得不适合,只好捏着雪姬的衣服扣子说:“你先把衣服扣起来再说。”

    结果雪姬没动,只是机器人似得重复,“你要不要我?”

    雷震有种被人拿枪逼着的错觉:“有什么话好好说……”

    雪姬不动:“你要不要?”

    雷震额头的汗开始往外冒,什么状况他都没搞明白,怎么就非要说这一句呢,捏着她的衣扣哆嗦:“要!要!我要还不行?回头就跟燕爷说,你把衣服先扣上。”

    听了雷震的话,雪姬果然低头扣扣子。

    雷震左右看看,指指楼上,“有话我们到楼上慢慢谈……”

    话还没说完,雪姬扣好扣子,已经转身下台阶:“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然后人就这样走了。

    雷震依旧一头雾水,“话得说清楚啊……”

    闻言,雪姬停住脚,头也没回的说了句:“晚上找你。”

    雷震松口气,点头:“那也行。”

    雷震一边摸头,一边不明所以,刚到了大门口,那群躲在门柱子后面的大老爷们纷纷探头,呼啦一下围过来,“雷哥,什么情况?”

    雷震扫了他们一眼:“我要知道就好了,说什么想调到我这边,我现在闲事多,调过来有什么好处?”

    其中一个面容猥琐的家伙凑到雷震旁边:“雷哥,你确定那妞是这个意思?我怎么觉得不是你说的这意思?”然后这家伙做了一个把衣服拉开的动作,“这个,是要献身的意思吧?”

    雷震如被雷劈,一巴掌拍的那小子趴地上差点起不来:“胡咧咧什么?我要是早点结婚生孩子,闺女不比她小多少。你对小辈下得了嘴?”

    他压根没往上面想,要说雷震思考的,那肯定是怀疑雪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好好的突然做这一出是什么意思?到底什么心思?

    那小子被踩在脚底下还嚷嚷:“怎么下不了嘴?那么漂亮的一大美人,怎么就下不了嘴了?雷哥你别不是有什么问题吧?那白花花的身体不信你就没兴致……”

    雷震一脚踩下去,那小子疼的龇牙咧嘴:“我错了我错了!雷哥我错了,我就是瞎咧咧的……哎哟哎哟,我这胳膊肯定是断了……”

    雷震松脚,一整天满心警惕有什么突发状况,这不是草木皆兵,而是曾经他就是这样活下来的。

    他在公司等到下班,都没等到雪姬来找他谈,看看时间不早,直接起身回去。

    雷过客夫妻俩住的是幢别墅,雷过客肯定是没本事买别墅的,所以房子是雷震的送的,当时怕小笨嫌弃雷过客没本事不赚钱,没说是雷震送的,而是说是雷家父母留下来的,房子的第二层是雷震住,楼下一层是雷过客和小笨带着孩子住。

    雷震本来就不长回去,因为小笨的热心安排相亲活动,如今雷震干脆不回去了,而是直接住在了燕回的酒店,那里有他专门的房间。

    刷卡进门,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摸到开关,就感觉到一股凉气突然逼近,跟着胳膊上攀上一股冰凉软滑的东西,这让雷震有种毒蛇缠身的错觉,心里知道那个答案,嘴上还是问:“谁?”

    “我。”

    雪姬的声音在黑暗中犹如修罗在世,简简单单一个字,也能让她说的让人后背发凉。

    “雪姬?”

    然后雷震就觉察一个冰凉却柔软的身体贴到自己身上,他的手被动的被人拿着,覆盖在一个物体上。

    脑子有瞬间的空白,粗糙的掌心下是女人柔软的身体。即便在黑暗中,他也能看到她散发着乳白光晕的身体。

    “你!”雷震震惊,“你什么意思?”

    雪姬抬头看他,声音不带一丝情感的开口:“我以为我们达成了共识。”

    雷震依旧震惊:“共识?什么共识?”

    雪姬的声音依旧听不出一丝波澜:“你验过货,我晚上来找你,你答应了。”

    “验,验货?”雷震蓦然想到了白天,“我以为你要跟着我做事……”

    雪姬打断:“那你现在反悔了吗?”

    雷震的手缓缓摸上她的身体,游走在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他问:“我要反悔,你现在是不是会杀了我?”

    雪姬点头:“嗯。”

    雷震抬手,隐没在黑暗中的身体衬的她愈发的白,高大的身形轻而易举把她托了起来,直接带进了卧室:“就算是为了活命,我也不能反悔。”

    雷震一直以为,他这个年纪的人,早已经失去了对女人的激情和兴趣,却不想,碰上年轻的身体,他也能兴趣盎然。雪姬的身体柔软,且配合度高,要说有什么让雷震不满的,恐怕就是她始终悄无声息,从头到尾,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这让雷震有种自己是在唱独角戏的感觉。

    凌晨时分,两个活在警惕里的男女同时醒了。

    雪一样白紧挨着古铜色的皮肤,碰撞出强烈的视觉效果,雷震对手雪姬的视线,伸手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堵了过去,半响他抬头,再次对上雪姬的视线,雪姬的脸上依旧是刚刚那副没有任何波动的表情。

    雷震皱了皱眉眉头,开口问:“你有感觉吗?”

    雪姬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雷震继续皱眉,“那怎么不出声?”

    雪姬沉默了半响,才说:“叫不出来。”顿了顿,又说:“要不然这次我出声。”

    顿时,雷震什么兴致都没了,这是喊给自己听的意思?有点纠结了,是他的问题?真是因为老了的缘故?一时找不到话了。

    两人又都沉默了半响,雪姬再次开口:“你后悔了吗?”

    雷震愣了下,“什么?”

    雪姬又开口:“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趣?”

    雷震愣了下,伸手开了床头灯,雪姬伸手遮自己的眼睛,似乎对突然而至的光亮有些不适应,雷震问她:“怕光?”手已经伸出去,把光线调暗。

    雪姬没有回答,而是重复刚刚的话题:“你觉得我很无趣是不是?”

    雷震靠在床头,然后伸出胳膊,圈在她的上方,听了她的话以后,伸手把她从身侧捞起来,让她趴自己身上,雪姬依旧躲避着光线,然后抬头看他,刚要开口继续问,就听雷震说:“我这个人更无趣。”

    雪姬靠在他的胸膛上,顺滑的头发随着随着她的动作如流水般流动,毛茸茸的时不时落在雷震的皮肤上,他顺手抓起一把,又滑又软又顺,就像电视里的洗发水广告一样。

    “雪姬,你这么年轻……”雷震突然又开口。

    雪姬出声:“现在说晚了。”她抬头看向雷震,“不是吗?”

    雷震有点无语,确实,睡都睡了,确实晚了,只是现在不说,以后万一她后悔呢?趁还来得及的时候说,他也算是尽到了自己的义务,“我怕我有一天力不从心……”

    是男人的就没人愿意承认这个事实,雷震也一样,只是有些话他不能不说。就如他之前说的那样,他要是早婚,女儿不会比雪姬小几岁,这年龄的差距摆在这,不承认不行。

    雪姬趴在他身上,再次打断:“所以我才要知道你能活多久,活着就行了。”

    雷震:“……”半响才说:“你现在这样想,以后你会后悔。”

    雪姬似乎适应了光亮,然后她缓缓的从他胸膛起来,两只粉拳撑在他的胸前,漆黑的长发随着她的东西下滑,遮住她胸前的美好,却越发让她看起来无比诱人。

    她看着雷震,床头灯光折射出的光晕落在她脸上,她轻声说:“那就让我看看你能坚持多久,真到了那天,我再后悔你也没办法。”

    雷震盯着她的眼睛,雪姬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的脸,她冰冷的手撑在他身上,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也是一如既往的冷,如果不是他们皮肤相挨地方能感觉到她的温度,雷震差点以为自己怀里的是个冰人。

    他的手落在她腰上,然后翻身把她压到身底:“这是你说的,别后悔。”

    事后想起来,雷震觉得脑子有点空,他就从来没想过跟雪姬扯上关系,更没想过会滚到一个床单上,毕竟他年纪摆在这,又不是有那种花花肠子的人,压根就没想过。

    脱完了送上门,是个男人就不会无动于衷。再一个,喜欢年轻小姑娘是男人的天性,多大年纪的人都喜欢看起来美好的东西,要说他无动于衷完全被动那肯定是骗人的,雷震那种大男子主义的虚荣心多少得到了满足,抱着美人滚到床上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而且雪姬的皮肤是真的好,什么都不做,单摸着就舒服。

    没有任何约定也没有任何话语,不过自打这个晚上以后雪姬那是天天都来,不是非得做什么,有时候就是躺在他身边,安静睡觉。反正她天天都会过来,雷震也没问她是怎么进来的,对于她手里有自己房间门卡这事也没提过。

    白天两人没有任何交集,雪姬有自己的管理辖区,甚少露面,偶尔过来肯定是找燕回签字或者是有重要的事情汇报的,不然她不会轻易出现。

    雷震真正是无所事事,每天来来去去也就是闲的,不过就算是闲着,在公司也不觉得闲。

    只不过渐渐的他有些不习惯。

    明明天天躺一张床上的人,结果白天看到他的时候就跟没看到似得,那脸上的表情好像被人抽离了一样,就没有第二个表情,比陌生人还陌生人,这怎么就那么闹心呢?

    雷震觉得自己真太闲了,闲的蛋疼,现在都有闲心思来揣摩女人心了。不过是他眼里的一个小丫头,反正自己又不吃亏,管那么多干什么,嘴里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可心里还是不得劲,特别是看到她目不斜视旁若无人的进入燕回的办公室的时候,就开始闹心。

    雷震多了解燕回,雪姬虽说跟燕回身边那些小姑娘们比算是年纪大没有优势,可雪姬压根看不出年纪,雷震要是跟雪姬走在路上,人家能指着他们俩说父女,燕回喜欢美人这是肯定的,他老人家是不是又对雪姬动手动脚下了?

    晚上的时候雪姬一如既往的出现在雷震的面前,雷震瞅了她一眼,又瞅了一眼,开始闹心了,本来还想着折腾她解解恨,结果看到人,更闹心了。

    雷震明显的心情不好,雪姬只是抬眸看他一眼,什么话没有乖乖躺倒了床上,似乎她过来专门是为了给雷震暖被窝似得,刚躺下,身后便有人靠近,雷震从身后贴过来,本来人长的就高大,手脚自然也大,还有满身的力气,雪姬在他手里,那就跟面团似得,怎么揉捏都容易。

    等他折腾的气喘吁吁后,雪姬总算有了点反应,她慢慢的转了个身,两只胳膊攀在他身前,缩在他怀里,额头的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安静的闭着眼睛,呼吸透着疲惫。好吧,总算知道累了,有体力消耗,不是木头人面团人了,心里稍稍舒服点。

    不过,一会功夫以后雷震又开始郁闷,好好的他抽什么疯?怎么跟个丫头闹别扭呢?不理就不理,看不到就看不到,睡都睡了,自己是男人,又不吃亏,生什么气呢。

    等下次再看到雪姬,他就自己低头假装没看到。既然她假装看不到自己,自己也假装看不到她,谁怕谁啊?

    雷震以前看燕回的时候,怎么看都觉得燕爷幼稚,而且,他一直觉得男人一旦陷入恋爱,那就完全是个白痴,所以雷震在看了燕大爷的白痴样后,坚决抵制。

    但是。

    雷震恨恨的看中雪姬婷婷绕绕的背影后,低头用刀削着手里的东西,那是帮雷过客家那个小子做木头枪,小男孩就喜欢这些东西,雷震这个大伯当的还算用心。

    一下一下,削的分外用力,果然女人的心思都比较难猜,难怪燕爷那时候经常会被气的砸东西打人,他都有这心思了。

    削的太狠,木头枪的枪杆直接被削了半截,他气的伸手砸到了地上。

    周围的人都看出雷震心情不好,个个都有点避着,雷震原地走了两圈,又走回去拿起削了一半的木头枪,想办法重新接断头。

    这回到了晚上,雪姬刚进门就被他扛起来扔到了床上,什么话没有,用行动说明他不爽的心情。

    雷震就搞不懂了,看到他说句话会怎样?好吧,他承认他老了,又没燕爷那样的姿色,带出去没面子,不过说句话总不丢人吧?

    雪姬的眉头皱了皱眉,似乎觉得雷震有些反常,确切的说,这一阵都有反常。

    等雷震消停了,雪姬的声音在幽暗的房间里响起:“我今天去找了展小姐。”

    雷震怔了怔,“找她干什么?”

    安静了一会,雪姬扭头看着他:“跟爷说,他不会同意。”

    雷震明白了,燕爷不是个大度的人,雪姬本来就是他看了摸了就是没吃的,如今他有了展小姐,他就更加不会下嘴,可这么个大美人平白便宜了雷震,燕大爷肯定不会心情爽,要是直接跟他说,不定会被削成什么样。幸亏有个展小姐在,要不然他们就等死吧。

    雷震又觉得刚刚折腾的狠了,伸手托起她的头,“这种事怎么要你去讲……”

    雪姬看他一眼,然后闭上眼睛,声音平淡无波的说:“你不说,那我去说。”

    雷震语塞,他就顾着生闷气了,哪里想的起来。

    说起来两人到现在还是偷偷摸摸的,身边还真没人知道,毕竟是两个几乎没说过话的人,任谁也不会往那方面想,可这不是长久的办法,哪有不透风的墙?透过不相关的人让燕爷知道,恐怕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与其这样,自然要先下手,找最有决定权的人才是上策。

    燕回的性子,他们都知道。

    雷震闷了闷,然后又问:“展小姐怎么说?”

    雪姬沉默半响,才说:“展小姐是个好人。”被人家夸好人的,潜台词肯定就是同意。

    想到刚刚折腾的有点报复似得的狠,雷震升了怜香惜玉的心,手顺着她的背滑下去,问:“疼吗?”

    雪姬点头:“疼。”顿了下又说:“下次轻点。”

    雷震哧的一下就笑了,然后低头堵她的嘴,从喉咙口发出一个声音:“嗯。”

    **

    展小怜跟燕回说的时候,燕大爷暴跳如雷,“雷震那王八蛋吃了豹子胆了?他敢惦记爷的女人……”

    话没说完,展小怜拿起床上的枕头,直接砸在燕回怀里,“带着你的枕头和你的女人睡去。”然后“碰”一声关上房门。

    燕回的鼻子被门撞了,鼻血直流,半天才反应过来:“开门!这是爷的房间,你凭什么把爷关在门外?死女人,快开门!”

    费小宝牵着燕大宝的手从楼上下来,看了燕回一眼,啥话没说,拉着妹妹的手往楼下走:“妹妹,哥哥带你画画。”每天只有一点点时间下来陪燕大宝玩,燕大宝乖乖跟哥哥下楼去了,一边走还一边问:“哥哥,爸爸是不是又惹妈妈生气了?”

    费小宝挺着笔直的腰杆,走的贵气十足,嘴里应道:“没关系,妹妹的爸爸很勇敢。”

    燕大宝头上的小辫子一颠一颠,跟着哥哥的脚步下楼去了。

    燕大爷还在楼上踹门:“开门!快开门!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想把爷给冻死是不是?”

    砸了半天没人开门,燕大爷手托腮坐在楼梯上,琢磨,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就翻脸不认人了?努力思考哪句话说错了,想啊想,燕大爷明明完全没有错!又开始砸门,咚咚咚就没消停过。

    展小怜早上才开门,燕回一听到动静,立马从别的房间冲出来,“八婆,你什么意思?这是爷的房间!你凭什么把爷关在外头?”

    看了他一眼,展小怜问:“你怎么还在这?不是让你去找你女人了吗?”

    燕回指着展小怜,说:“爷的女人,你不就是?”

    展小怜看他,说:“指错了,你说的是雪姬吧?”

    燕回卡巴了两下眼睛,突然大手一挥,豪气万丈的说:“开什么玩笑?爷可是良民,爷是有良民证的,不对,爷可是有结婚证的,雪姬是什么东西?爷不认识!”然后又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想起来了!雪姬不就是雷震那王八蛋的老婆?雷震这个老东西,有老婆还不让爷知道,看爷今天怎么收拾他。”

    展小怜就看马戏似得看着,这人可真是神了,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啊?看看做的都是什么事?这本来男未婚女未嫁,人家姑娘主动要求下嫁,多好的拉拢新老两代员工的机会,既能拢住雷震这个元老级的人物,又能拉住雪姬这个新兴势力,他还要捣蛋。

    主动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展小怜抬眸看了他一眼,说:“你得搞清谁是你的女人谁是你的员工,这是两码事,你要是弄错了,那以后就别想进家门。你要来横的也行,我带着孩子去安享小镇住几年,反正小宝现在也是迁就我才留在青城的,等到了不得不走的时候……”

    话还没说完,燕回已经火急火燎的跳起来:“哦哦哦!你又来了!你就打着这主意的是不是?爷就是说错话了,明明什么都没做,你又要这样,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都说不认识雪什么玩意了,爷凭什么要认识雷震那老王八蛋的老婆?”然后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腰,“走走,爷带你去吃喜糖,非要逼着那王八蛋买小肥牛奶糖才行,不赚他一笔爷心里不爽。”

    两孩子各忙各的去,燕回带着展小怜去青城找乐子,昨天被关在门外一宿,说什么今天晚上也要在卧室睡觉。

    雷震闲来无事继续帮大侄子继续做小木枪,今天的心情明显比昨天好多了,正削的一心一意,门口有人声,他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燕回晃了进来,心里不由自主就想到了昨天晚上雪姬的话,心里多少有点数,看来一顿打是逃不了,不过挨燕爷一顿拳脚,换一个年轻美艳的小老婆回家,雷震怎么想怎么觉得值,都做好心里准备了,跟着又看到展小怜又跟了进来。

    好吧,她一进来,雷震立马就觉得燕爷的这顿拳脚免了,展小姐在,肯定不会让他动手。

    燕回进来以后,站没站相的压在展小怜的肩膀上,看中雷震问:“你老婆呢?”

    雷震一愣?老婆,他没老婆啊?下一秒脑子就开窍了,“她忙。”

    燕回抬脚就要踹过去,雷震往后躲了一下,燕回指着他说:“吃了狗胆了?你还敢躲?”

    展小怜插话,“哪有人挨打还不躲的?你以为你身边的人是傻子还是木桩子啊?”

    燕回对雷震指了指,阴测测的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没说话。

    展小怜不等他再开口,直接说:“爷说了你跟雪姬的事。你是他的最得力的助手,这么多年下来,早该为自己打算,这事只要你们两厢情愿,我们爷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样最好,他没意见。”

    燕回阴沉沉的斜了眼雷震,雷震哪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展小姐说的话,真是给燕爷面子,因为他老人家肯定是想不出这些后续的,他就是不高兴罢了。

    展小怜说完看了眼雷震,又看了眼雷震,总觉得雪姬配雷震,不搭,这年龄差距太大不说,外形也不搭。雪姬看起来那就是个精灵国的女王,而雷震……绝对来自魔兽国度,完全两个世界的人。不过是雪姬主动找过来的,这说明她愿意,甚至更强烈于雷震,两厢情愿的事,谁都拦不住。

    燕回是个什么德性的人展小怜真知道,说白了他就是不爽,不爽原本是围着他打转的女人,慢慢变成了别人的老婆,就像红莲当初出嫁一样,明明是他说放人家出去的,结果新郎迎亲那天,他还蹦跶出去把人家打一顿,说新郎抢他女人,也不想想,没经过他同意,青城谁有那狗胆抢燕回的人?

    如今又来一个,展小怜就觉得他老毛病又犯了。

    雪姬被人叫了过来,她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只是看到展小怜以后略略顿了下,燕回直接走过去,伸手,一把把雪姬朝着雷震推了过去,雷震下意识的伸手把她带到自己怀里,燕回那边已经开口:“她是你的了。”

    展小怜想打他,什么话呀,弄的好好一个大活人跟物品似得,“要是办婚礼,记得请我和爷去喝杯喜酒。”

    燕回炸毛:“喝猫尿!”

    展小怜问他:“你喝?那我让人给你准备。”

    燕回指着她:“你你你这个毒妇!”

    反正这场景雷震都看惯了,跟雪姬两人低头不吭声,不管怎么说,他们的目的达到,能让燕爷松口,这就是得来的承诺,比什么都有用。

    雷震总算敢回家了,再回去也不怕弟媳妇想着法子给他安排相亲。

    果然,小笨看雷震回家,就让雷过客去跟雷震说这次要看的对象,雷过客有点无语:“老婆,你这么热心大哥干什么呀?他多那么大的人了,哪还要你操心呢?”

    小笨理所当然的说:“大哥就是因为一个人才要我们操心啊,要不然谁关心他?一个男人在外头,连个知冷知热照顾的人都没有,多可怜?大哥这么照顾我们,我们也要替他着想啊。”

    雷过客觉得有道理,又担心大哥觉得烦,自己琢磨了一会,不想让老婆觉得自己不担心大哥,只好屁颠屁颠的去找雷震。

    看到雷过客过去,雷震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肯定是他媳妇又要热心肠了。

    不等雷过客开口,雷震自己已经主动说了:“是不是你媳妇让你来的?不用了,已经有了。”

    雷过客:“啊!大哥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呀?”

    雷震点点头:“知道,回回都这么演,能不知道吗?让你媳妇以后别替我操心。”

    雷过客掰着指头算了算,有了啊?这么快?“谁谁谁介绍的?”

    雷震瞅他一眼:“送上门的。”

    雷过客:“噗——”

    雷震抬头看他:“什么反应?”这事对雷震来说真是面子话,本来就是送上门的,“你认识,雪姬。”

    “噗——”

    雷震怒了:“你这是什么反应?”

    “雪姬?”雷过客急忙擦嘴,“就是那个冷飕飕的雪姬?”

    雷震点头:“就她。”

    “怎么可能?”雷过客扫了眼自己大哥,“大哥你做梦的吧?你也不想想爷会舍得松嘴?”

    雷震看他一眼:“他就没吃到嘴里,怎么舍不得?。”

    雷过客目瞪口呆:“没吃到嘴里?开玩笑的吧?”燕爷身边有没吃过的女人?说出去谁都不信。

    别人信不信雷震压根不管,他尝过了,没开封,他自然是知道的。

    雷过客一脸八卦的凑过去:“哥,你说真的?雪姬?就是那个白的跟雪人似得美人?”又扫了他一眼,一脸不相信:“还主动送上门?人家能看中你吗?”

    雷震正拿小刀往小手枪上刻花纹,嘴里说道:“都吃到嘴里了,还有什么看不看中?就算看不中,也是我赚了。”

    他一过半百老头子,雪姬才多大,怎么也是他赚。

    雷过客目瞪口呆,自言自语的嘀咕一句:“她图什么呀?”

    雷震吹了吹木屑,说:“我这人也没什么让她好图的,送上门的媳妇,干嘛不要?”又有点得意:“所以让你媳妇消停点,别再弄几个小寡妇过来,让她看到不高兴。”

    雷过客还是不信,呆了半天才说:“那哥,你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给小笨看看,她看到相信了自然就不会折腾对不对?我这就跟她说去!”

    说完,雷过客不给雷震反驳的机会,一溜烟跑下楼了,“老婆老婆!不得了的大事,大哥跟我说他有媳妇了,还是燕爷下头那个美的不像人的雪姬,就是那个白的跟雪人似得女的,你见过的……”

    小笨“啊”了一声,脑子过了下雪姬的脸,又过了下雷震的脸,站一块完全不搭,大哥是不是霸王硬上弓把人给怎么了呀?毕竟大哥他们以前都是混那个,反正不是正经人:“不可能吧?”

    雷过客喝水:“说要带人回来,到时候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老婆你再给我倒点水,我得再喝点水压压惊。”

    雷震把小手枪刻好了,拿下来给侄子玩,“雷霆,大伯给你做了手枪,看看喜不喜欢。”

    小雷霆跑过来,拿到手里一看,欢呼一声蹦起来:“喜欢,谢谢大伯!”

    摸摸小家伙的小脑袋,雷霆撒丫跑去玩了。

    饭桌上小笨小心翼翼的问了雷震的对象,雷震点头承认,说好过两天就把人带回来让他们看看。

    次日雷震去酒店住宿,进去以后就发现前一天晚上屋里有住过,也就是说,他回家去了以后,雪姬还过来了,现在想想,确实没跟她说不回来,回头一想,发现自己压根没有雪姬的联系方式。

    到了晚上的时候雪姬果然又来了,雷震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知道雪姬不容易适应光亮,所以屋里的灯开的不是很亮,都是些昏暗的灯光。

    她刷卡进来以后站在门口看了雷震一眼,雷震回头,跟她对上视线,“昨晚我回家去了。”

    雪姬点头:“嗯。”

    “什么时候有时间?跟我回趟家,让过客他媳妇看看你,省的整天给我捣腾下乱七八糟的人见。”

    “嗯。”

    “过来。”雷震对她伸出手,雪姬顺着他伸手的方向走过去,雷震把她拉到自己面前坐下,按着她的头去堵她的嘴,雪姬坐在他腿上,伸手脱了自己的外套搂着他的脖子,配合他所有的动作。

    昏暗的灯光下,闪动的电视画面后是两个纠缠的剪影,以及满室被释放的旖旎。

    燕回带着老婆回家,一路上那脸就跟便秘似得。展小怜问他:“你是不是舍不得雪姬出嫁?”

    纠结了一会,燕大爷终于吐露了心声:“雪姬这贱人什么眼光,怎么着也找个能看的,谁不找,偏要找雷震那老男人,什么眼神!难不成在她眼里,雷震跟爷长的像?”

    展小怜用看神经病的眼光看着燕回,无语看天,总算明白他不爽的原因了。

    燕大爷自恋,以为天下的女人都要以他为原型找男人才正常,一旦脱离了范本,就意味着燕大爷没被美人们放在心里,这让燕大爷的心里极度不平衡。

    如今雪姬美人找的男人还是雷震那种魔兽型的,这大大刺激了燕大爷的脑神经,愈发不正常了。

    雷震和雪姬的消息传出,顿时炸傻了一帮老少爷们,一个个压根就没想到那冷冰冰的雪美人会和雷震扯一块。

    以前倒是有人会会猜燕爷身边那些美人最后会便宜了谁,一群八卦男聚一块能说的头头是道,不过毫无疑问的是每次雷震都是被人排除在外的,毕竟雷震那脸实在不适合跟美人扯到一块。

    那时候雪姬被人扯的最多的是和卿犬配对,雪姬比卿犬年长几岁,男女年龄差三五岁不成问题,两人外貌上搭,而且都是那种聪明的人,说雪姬不聪明那肯定是妒忌,她要是不聪明不可能让燕回像男人一样重视她。雪姬还是大好年华的时候雷震都是大叔了,能扯到一块吗?

    这对男女的横空出世晃瞎了一帮人的狗眼,一个个都来打听雷震是用什么法子把雪姬给收服的,结果雷震比谁都茫然的说了句:“这事你们得问她,我要知道就好了。”

    雷震真的是觉得莫名其妙,好好的雪姬找上他,他能知道为什么?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就算他对雪姬有什么念想,那也不会开口,毕竟差距摆在那了,除非他不要脸的就跟燕爷要,不定燕大爷恶趣味来了就给强行凑一块了。

    可偏偏他什么念想都没有,确切的说对所有女人都没什么念想,一把年纪了,能有啥念想?

    雪姬过来招惹他,他都满怀警惕,哪里想到了就是这好事?真是没想到会这样,就算到现在,雷震都觉得自己天天晚上是不是都在做了小年轻才做的那种梦,要不然,这美人投怀送抱的事怎么就落他头上了呢?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