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13节外生枝篇给你看

番13节外生枝篇给你看

    雪姬是怎么想的还真没人知道,她本身就是个话少的人,能跟她说上话的真没几个人,极其美艳的外貌加上她没有表情的脸,包括她那总所周知见血才会展颜一笑的怪癖,每一样都能让人望而生畏。

    连当事人雷震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别人哪里知道怎么回事?

    说起来也怪,雷震自己就是那种沉默寡言的主,心里疑惑找上自己的目的和意图,可美人在怀的时候他压根就想不起来问,谁有他这样的好命,一个大美人就这样扑到他怀里,天上掉的馅饼,他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

    如今连燕爷都淡定的接受了雪姬成了他女人的现实,雷震自己要是再不淡定,也就白活这么长时间了。

    不过雷震回回看到雪姬在公司出现还是会郁闷,因为就算如今外面的人都知道两人的事,可雪姬每次看到他还是那样的表情,就是……跟以前一样,看到陌生人的表情,这让雷震愈发郁闷,偏偏他还不能让旁的人看出来不高兴,只能低头跟雪姬学,他是男人,男人怎么能看女人眼色行事?

    他们这帮人看到燕爷被展小姐压的死死的,个个鄙视,雷震是绝对不会让人觉得他那眼珠子是跟着他年轻美艳的小女友打转的。丢人!

    晚上一凑到一块,雷震就开始找茬,身体还压着,嘴里的话已经往外蹦:“以后没事别往这边跑,让人看到不好。”

    雪姬的气息还在随着他的动作改变,身体被他按着,表情也有些隐忍,听了他的话微微偏头,“我是公事。”

    雷震嘴里说着话,动作没停:“公事让别人跑就行,你一个当家的,来回跑什么跑?”

    雪姬默了默,方说:“有些事只能我来,爷那人性子不定,若是让别人来,万一砸了事麻烦就大了。再说,以前一直都这样……”后面的话没来得及说,就被雷震一个大动作把剩下的话给咽了下去。

    等两人消停了,屋里的动静方才安静下来,雷震拥她在怀,刚想闭上眼睛,不妨雪姬开口:“你要不喜欢,那以后我不过来就是了。”

    雷震默了默,脑子想了一遍她要是不过去了会什么心情,觉得他女人不用被那些王八蛋看了,这也挺好,算是默认了。

    之后就没看到雪姬过来,她派了个更加年轻貌美的美人过来,专门对付燕爷那老色胚,反正燕爷现在也就是有贼心没贼胆,要不然展小姐能闹腾死他,顶多被摸摸小手揉揉屁股亲个小嘴,吃他肯定是吃不到肚子里了。

    可这看不到人,雷震还是觉得闹心,本来好歹还能看到一眼,如今她完全不来,这就是连影子都瞅不见了,心里的不爽足足憋了一周,总算在一个晚上两人完事以后说了:“那边生意不行?”

    雪姬看了他一眼,搂着他的脖子,主动往他嘴边送,“挺好。”

    雷震忍不住又问:“既然这么好,怎么连个鬼影子都没见过去一趟?”

    雪姬抬眸看他一眼:“你不喜欢。”

    雷震的心情,说不上来的感觉,反正有点郁闷,抱着怀里软绵的身体,翻个身压过去,总得找点发泄口,折腾在她身上是最好不过的。

    雷震一个人待着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自打那妖女把肉送到他嘴边以后,他是不是都来者不拒的?他以前明明不纵欲的,怎么这一阵天天晚上抱着小妖精,那兴致就是节节高呢?

    这个念头一闪,雷震心里就惊了一下,他那真是兴致盎然啊,以前怎么没这种兴致?哪怕是他风华正茂的时候,也就是有需要才会这样,怎么一把年纪了,反倒是越活越回头了?

    雷震心里这样想着,手就有点发抖,是不是雪姬那妖女为了图谋什么,天天晚上给他下了什么药?毕竟燕回身边的那帮女人,个个都是那方便的高手,屁大点的时候就被专人教导,不定真是这么回事。

    雷震自己闲的满脑子阴谋阳谋,回去之前还刻意吃饱喝足,决定今天晚上什么都不碰,到底看那雪姬那妖女用了什么法子。

    晚上回去了,雷震果真什么都没碰,什么都不吃,自己还早早爬到床上拿着一本杂志在看,雷震实在不适合摆出这副文艺男青年的架势,相较于他之前回来就奔着雪姬的情形,今天晚上着实有些反常。

    雪姬看了他一眼,什么话没有去洗澡了。

    雷震就竖着耳朵听她洗澡的动静,水声哗啦啦的,脑子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雪姬在淋浴下的样子。气血有点上涌,雷震赶紧摇摇头,跑去把窗户打开,有点风进来,总算顺了点心。

    重新坐到床上,刚把书拿起来,发现那淋浴声停了,心里有点惋惜,雪姬洗澡从来不避他,卫生间的门都没关,他刚刚要是过去瞅一眼,不定就能看到……

    呸!

    稀罕!

    雷震被自己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又不是没见过女人洗澡,有什么好看!

    气愤的捧着书看,结果满篇的文字和图片,他一个没看进去,觉察到有人靠近,他淡定的抬头,顿时觉得气血又上涌了。

    雪姬身上穿了一件浴袍,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伸手就把浴袍丢到了地上,里面什么都没穿,往雷震面前一站,雷震的眼睛里就是白花花的一片。

    他瞪着眼,第一反应就是冲过去把窗帘给拉上,然后躲在窗帘后关窗户。从窗帘后面钻出来,雪姬正回头看他,雷震伸出哆嗦的手指她,哑着嗓子说:“你把衣服穿上……好好穿着。”

    雪姬开口:“给你看。”

    雷震就觉得小心肝差点蹦出胸膛,下一秒伸手又给按了进去:“我看过了,穿上穿上。”

    雪姬没吭声,却伸手掀起被子,钻了进去。

    雷震“咕隆”咽了下唾液,脚跟被人牵引似得朝床边走过去,跟着也爬了上去,躺床上的时候脑子里想了一遍,他好像什么都没吃,这反应就有点要他命。雪姬就在他手边,知道她皮肤好,他都能想象摸上去的手感,绝对是一滑到底……

    “啪!”

    雷震伸手打了自己一巴掌,瞎想什么呢?

    这脑子里的想法有点脱离了雷震的控制,想着想着就老是想歪,自我暗示了一天,结果在看到这妖女以后功夫就白费了。

    正在自我反省,不妨雪姬原本背对他的身体突然翻了个身,直接翻到了他面前,于是,所有的设想和提防瞬间土崩瓦解,他伸手就把那白雪一样的身体扣到了怀里。

    自我暗示了一天,克制自己不去想,偏偏又想的欢乐,结果当天晚上雷震就兴致嗷嗷叫的高,不但没克制住,反而比平常都要疯癫。

    早上起来的时候雷震就坐在床上发呆,雪姬都关门出去了他还坐着,雪姬跟他说话他也没反应。自己坐了半天,一想到昨天晚上,白眼一翻,倒在了床上。

    雷震捧着鸡蛋捂小鸡的时候,又开始琢磨问题了,最后他总算得出了一个略略靠谱的总结。雪姬年轻貌美,那身体又是那样那样的,皮肤又是这样这样的,他一个大老爷们迷恋美人的身体倒也正常,否则他还是男人嘛?

    这样一想,雷震总算松了口气,就是迷恋,那么漂亮的身体,是人的都会喜欢嘛。正常正常。

    中午的时候雷过客给雷震打电话:“哥,我嫂子什么时候带回来?我媳妇问我好几次了。”

    雷震叹气,他自己都不急,他们急什么?想都没想直接开口说了句:“那就今天晚上。”

    雷过客赶紧应了:“哎哎,那我让我媳妇准备晚饭。千万把嫂子带回家啊!”

    雷震在做任何决定的时候,就没想过雪姬同不同意愿不愿意,雪姬在他面前太听话,而雷震本来那大男子主义的想法就重,再加上霸道燕回这么多年的熏陶,雷震那是完全按照自己的主意来定的,男人决定的事,女人无权更改,他说晚上回去就晚上回去。

    雪姬出门的时候,就看到雷震和他的车停在门口,看到她过来,直接说了句:“上车。”

    雪姬听话的上车,雷震带着她回家,去的路线明显不是酒店的,雪姬依旧什么话都没有,眼看着要到家里了,雷震才说了句:“今天跟我回家一趟,见见我弟弟和弟妹。”

    雪姬点头:“嗯。”

    雷震又说:“不想说话不说就行,别吓到我侄子。”

    雪姬依旧点头:“嗯。”

    小笨下午是请了假的,专门回来先收拾,生怕雪姬小姐嫌弃大哥,努力要给雪姬小姐留下一个好印象。

    雷过客正在跟儿子玩,雷霆听到车声就知道大伯回来了,兴高采烈的跑出去:“大伯!”

    雷震停车,下车以后伸手把雷震抱了起来,“在家里乖不乖?”

    小雷霆挥舞着小木头枪,“乖。”

    雷震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单手抱着他,回头指了下雪姬:“叫阿姨。”

    结果小雷霆端详了下雪姬,说:“大伯,这是姐姐。”

    雷震:“……”他已经老的让孩子觉得他能当雪姬的长辈了?

    小笨听到动静冲出来:“霆霆,这不是姐姐,叫阿姨。”

    雷霆疑疑惑惑的看了眼雪姬,不情不愿的改口:“姐姐阿姨好。”

    雷震:“……”

    小心肝接二连三被刀刺中,真是……痛不欲生啊!

    雪姬乖乖巧巧的站在雷震身后,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也没有说话,只是雷震半天无语的时候,她突然上前一步,一双如玉似得的手,轻轻搁在了雷震肌肉结实的胳膊上。

    孩子的小嘴总不能强迫,就这雷霆在喊姐姐阿姨的时候,还会朝雪姬看,冷不丁冒不出一句:“姐姐你长的真好看。”

    雪姬没说话,却是伸出一只手碰了下雷霆的小脸,她的手冰凉,雷霆一头扎到了雷震的怀里:“大伯姐姐的手好冷,你帮姐姐捂捂手。”

    雷震没觉得小孩的话有问题,就是抬头看天一脸惆怅的表情,他天天晚上很努力的捂,可就是捂不热有什么办法?

    倒是小笨赶紧跑过去,把雷霆牵走了:“霆霆,妈妈带你去做鱼。”

    雷过客的眼有点直,大哥竟然真的把雪姬带回家了,这这这,雪姬是自愿的?

    雷过客是个怂货,胆子也小,一直以来雪姬都是高高在上的高层,如今在他大哥身后成个腼腆的小媳妇,这让雷过客有种自己今天不是很清醒的错觉。

    他迫切的需要一个能让他倾诉的对象,很显然,小笨不是个很好的对象,因为小笨胆子比他更小,雷过客要是跟他媳妇说了,不定小笨当时就能吓的背过气。捧着手机翻了一圈,终于把视线定格在小米这个名字上了。

    展小怜接到雷过客电话的时候还以为天塌下来了呢,“过客,什么事啊?你慢慢说,不着急。”

    等雷过客说完了,展小怜不由自主就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弟弟啊,瞧不起自己哥哥啊,大哥被美人喜欢他心里不平衡啊?对着电话说了句:“让小笨去整容就行啊。”

    雷过客瞪眼睛,“我又没说我媳妇不好看。”

    展小怜说:“你嫌你哥媳妇太漂亮了,不就是觉得自己媳妇不漂亮?赶紧让小笨去整整。好了,我男人喊我了,挂了哈!”

    “咔嚓”挂了电话。

    燕回过来,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拉,警惕的问:“谁的电话?”

    展小怜随口说了句:“过客的。”

    燕回当时就炸毛了,“谁?”

    回头看了他一眼,展小怜笑笑说:“雷震找了个漂亮媳妇,雷过客心里不平衡呢。”

    燕回想了想,接受这个说法,“让他老婆整容去。”

    难得两人能在同一件事上达成共识。

    雷过客被小米挂了电话,很是忧桑。

    兄弟俩和兄弟俩的媳妇很和谐的坐下来吃饭,小笨觉得大哥和大哥媳妇都吓人,坐位置的时候都是尽量远离着坐的,雷过客看眼媳妇,又看眼大哥和大哥的未来媳妇,没人说话。

    小笨觉得冷场,哆哆嗦嗦把盘子往雪姬面前推了推,“雪姬小姐多吃点。”

    雪姬依旧面无表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小笨掉头就要飙泪,大哥和未来大嫂太恐怖了。

    雷过客不忍心看媳妇吓成那样,学着媳妇的样子往雪姬面前放东西,“大哥,你带大嫂多吃点。”

    雷震听了“大嫂”两字,想了想,竟然没觉得突兀,欣然接受了,雪姬依旧面无表情,吃饭的动作就像电视里的人,不发出一丁点声音,吓的小笨带着小雷霆咽东西都小心翼翼。

    人是见到了,不过小笨的小心肝也被吓的不轻,好不容易熬过晚饭,躲卧室再也不敢出来了。

    雷震带着雪姬上楼,一边走一边跟她说:“过客的媳妇人老实,什么都不懂,但是心眼好,而且愿意跟过客一起过日子……”

    他一个人说了半天,雪姬什么反应都没有,雷震又有点郁闷,回头一看,雪姬站在门口看着他,雷震问:“怎么了?”

    雪姬抬脚走近,仰头看他,洁白的面容在灯光的照射下,让她看起来愈发美丽,雷震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唾液,“不高兴了?”

    雪姬依旧看着他,不带感情的视线落在他的脸上,她伸手,摸向雷震的脸,纤细的手指划过他的嘴唇,然后她开口:“我也愿意。”

    雷震愣了愣,半响他确认似得追问:“你愿意什么?”

    雪姬仰头看他,这样的对比下才能看出,雷震可以毫不费力的看到她的头顶,雪姬说:“愿意跟着你做任何事,你想做的任何事。”

    雷震试探着又问:“你是说,你和过客他媳妇一样,愿意跟我过日子?”

    雪姬点头:“嗯。”

    雷震:“……”不知怎么的,总有种撞大运的不真实感。

    雪姬依旧仰头看着他,一动不动的灯他反应,雷震伸手把她带到椅子前,按着她坐下,“我们聊会天。”

    雪姬乖巧坐下来,雷震拖了个凳子在她面前也坐下,两只手搭在椅子扶手上,想了想,然后他问:“为什么是我?”他伸手指了指自己,“为什么你要选我?”

    雪姬脸色有些变了,反问:“为什么不能是你?”

    手指在扶手敲了敲,雷震深呼吸一口气,“你太漂亮了,谁见了都会问为什么是我?”

    雪姬伸手摸向自己的脸,“你不喜欢?你后悔了?”顿了顿,她又问:“是不是我要是没有这张脸,你就会喜欢?”话音刚落,雷震就看到她那双素白的指缝见夹杂了三根钢针,快速的举起来就朝着她自己的脸划过去。

    雷震眼疾手快,一把扼住她的手腕:“你干什么?”

    雪姬的手被他大力抓住,一动不动的看他,解释:“你不是不喜欢?”

    雷震:“……”一根一根拔下她手指缝里的钢针,直接丢到脚边的垃圾桶,“我怎么不喜欢?我喜欢的就是你这张脸,要是没了脸,我还喜欢什么?”然后他一把拉着雪姬走到镜子前,雷震伸手把她圈在自己面前,指着镜子里的人说:“看,我们俩站在一起,有多不协调你能看到吗?为什么要选我?你又很多选择,你随便挑一个男人都比我强,你为什么偏偏找上我?你告诉我为什么是我?你图我什么?还是,你有什么目的?”

    似乎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个,雪姬平静的看着他,她轻轻低头,沉默良久,才问:“你不相信我?”

    雷震摊手:“我凭什么相信你?”

    雪姬问:“你喜欢我吗?”

    雷震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点头承认:“我喜欢你的身体。”

    “我送给你,你为什么不高高兴兴的接收?”雪姬伸出胳膊搂着他的脖子,整个人往他身上挂,“你喜欢,为什么不尽情享用?”

    雷震笑:“我总要知道为什么?雪姬,谁都知道你又漂亮又聪明,可谁都会疑惑你为什么选的是我。相信我,不管是哪个男人,只要你选中了,他都会动心。可这个人不该是我,所以我要知道为什么,我怕我哪天不知道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雪姬依旧是那副表情,只是眼里多了一抹难得的懊恼情绪,她缓缓低下头,好一会才说:“我不知道。”

    雷震一听,当时就觉得难不成是自己走狗屎运了?

    然后雪姬又开口:“可是,我一直都在等这一天。”

    雷震有些错愕,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我怎么不知道?”

    雪姬主动把自己送到他唇边,气息如兰,呼吸的热气让雷震闻得到她口中的馨香,“一直都是。”她搂紧,把下巴放到了他的肩膀上,轻声说:“我在等,等你身边没有其他女人的时候,你会喜欢我。我等到了,你不能怀疑我,否则我会杀了你。”

    雷震:“……”

    雪姬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解他的衣扣,“你喜欢我,只管要我。燕爷已经松了口,我以后都是你的。”

    雷震:“……”

    话题太重口,他年纪大了,心脏有点负荷不了。

    就是说,送上门的,只要无条件接收,别的什么都不用想就行,除了多了个美人,别的啥都没变,要是他多想了,不但美人没了,不定还会把命都丢了?

    这……实在是幸福来的太突然,他受宠若惊。

    抱着美人滚床单的时候,雷震心里还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

    雪姬和雷震凑一块这事,展小怜除了开始感慨了一会,掉头就忘了,家里那大的小的她还要操心,哪里有时间管别人怎么过日子啊。

    想到这么长时间没回家看看展爸展妈,展小怜趁着费小宝和燕大宝都学习的时间回了摆宴,展爸展妈现在也没什么事,住在龙宴家里,帮着带孩子。

    龙赐已经从当初的小不点,长成了胖嘟嘟的小男孩,龙美优的身体还是老样子,她这种身体,也就龙家才养得起,各种名贵药材养着,换个人家早就放弃治疗了,家里孩子有人带,龙美优也不用操心,老婆孩子有人照看,龙宴在外头工作也踏实,一大家子因为龙美优的特殊身体,反倒是其乐融融。

    展小怜按了门铃,是龙家请的阿姨开的门:“展小姐过来了?快点进来。”

    展爸展妈听到动静,赶紧过来,展妈一边擦着手上的水,一边说:“你要是再不来,我跟你爸还说过两天去看看小宝和大宝了。”

    展小怜把包放下,过去伸手把龙赐抱了起来:“家里大的小的没一个省心的,我哪敢走?这是抽时间过来,小宝现在正是注意的时候,我也不敢走,下午大宝放学的时候我去接她,一起回去。”

    展妈叹气:“一晚上都不能住啊?”

    展小怜抱着胖嘟嘟的小龙赐,逗他,抽空跟展妈说了句:“你要是不怕燕回深更半夜来砸门,也可以住一晚。”

    这话一说,展妈什么话都没了,那死小子什么事做不出来啊?如今展爸展妈的承受力那就是被燕回给逼出来的。

    龙美优到中午才出来,她每天的休息时间要比别人多,而且也必须要多,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就连小龙赐都知道妈妈休息的时候不准任何人吵,不然爸爸会生气。

    展爸没事就带着小龙赐,小家伙差不多就是展爸给带大的,所以家里他最喜欢的就是外公。

    展小怜看了一圈,没看到小幽,顺口问了句:“今天小幽怎么不在?”

    展爸把龙赐抱过去,嘴里说了句:“今天早上被之前来的那个姑娘接走了,说带出去玩几天再送回来。”

    展小怜对小幽其实并不关心,上心的是展爸展妈,好歹带在身边养了这么多年,肯定有感情,展爸展妈同意让人带出去,那肯定是值得他们放心的。过来看小幽的只有一个人,就是雪姬,展爸展妈不知道那姑娘叫什么,就知道长的特别好看,就是冷冰冰的,也不说话,每次来看小幽或者接小幽,都只说一两句,不过她肯定会送回来,而且小幽每次回来都会带着她喜欢的东西,一看那姑娘对小幽就很好,所以展爸展妈很放心。

    早先雪姬来接小幽的时候展小怜碰到过一次,当时展小怜的心里就有种雪姬是那种正在面冷心软的人,否则非亲非故她怎么会一直记着小幽这么个没有人关注的人呢?小幽还是燕回打出来的,结果现在燕回连小幽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可雪姬还记得。这也是展小怜愿意成全雪姬的原因之一,她自认自己不算个正统的好人,但是她还是喜欢看到别人善良的一面。

    “对了妈,”展小怜突然开口:“那个姑娘,就是那个经常过来看小幽的姑娘,又结婚对象了。”

    展爸展妈都一愣:“那姑娘也谈恋爱啊?”怎么说呢,实在是雪姬太冷了,冷到让人觉得她没有人的正常情绪一样。而且那姑娘长的美成那样,得找个什么样的对象啊?

    客观的说,雪姬的外貌配燕回差不多,结果燕回配了展小怜,那雪姬得找个比燕回还要好看的才搭,展爸展妈还真想象不出那么漂亮的姑娘得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了,毕竟燕回那长相真是太稀有了。

    展小怜也就是随口八卦一句,没想到展爸展妈还挺关心,怎么说也是关心小幽的人,而这小幽在展爸展妈心里,早就算是一家人了。

    展妈一边擦手一边处理琢磨:“那姑娘一天都不说一句话,他男朋友得是个话痨才能处下去吧。”

    想到雷震那张魔兽人似得脸变成话痨的造型,展小怜扑哧就笑了出来:“不是,她对象也是个沉默寡言的。”正常情况下是这样,不过展小怜印象中,该说的时候,雷震那嘴也毒着呢,虽然比起她差的远,不过那不是个说不出话的人,不过是不愿意多说话而已。

    雪姬确实经常过来看小幽,频率比去墓地看瞳儿要多一些。雪姬也有想过要把小幽接过来自己照顾,但是小幽自己更愿意跟着展爸展妈,能像展爸展妈这样无微不至还有耐心照顾小幽的,还是少数,哪怕是小幽这样只有几岁孩子智商的人,也知道谁对自己好。

    雪姬对小幽的心情,最早的是任务。燕回把小幽当成自己养的小狗小猫,小幽在开始并不听话,不听话的过程中就会有意外,所以雪姬那时候的任务就是在燕回不愿意逗小幽的时候就把小幽带回去,当他想起来的时候再把小幽带出来,她做的就是个简单的过程。

    雪姬一度以为,小幽此生,不过是燕回的工具,或许是攻击别人,也或者是别人攻击的时候充当盾牌,总之,她的命运脱离不了被人控制这个结局,怎么也没想到,小幽最后竟然是她们所有女孩里最幸福的那个。

    她比谁都幸运,因为她享受到了她们这些人从来没有享受过的父爱和母爱,展小怜的存在就像一个奇迹,不但改变了她们的命运,也改变了青城的灰暗已久的天空,所以,她才会这样的闲情逸致来看望那些她本该早已忘记的人,比如瞳儿和小幽。

    雪姬的脸上满是冷漠,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正把头花往头上戴的小幽,在她挑了一圈以后,问:“喜欢哪个?”

    小幽立刻展开双臂,把篮子里全搂在怀里,说:“都喜欢。”

    雪姬过去,拿下她头上戴的那个,重新给她戴了一个黄色的上去:“这个最好看,买这个。”

    小幽立马兴高采烈的照镜子:“最好看,买这个。”

    展爸展妈就是有闲心打扮小幽,她心智年龄小,所有花花绿绿的东西她都喜欢,所以小幽的房间色彩很明亮,和小龙赐的差不多。算起来小幽年龄不小了,她不过比展小怜小了几岁,可她这样的情况不可能结婚生子,展爸展妈是打算一直把她带在自己身边的,就一直养着就行,要不然傻傻的,到外面不是被人骗就是被人欺负,还是看在自己身边最放心。

    雪姬把买的东西一股脑塞到小幽的粉红色的背包里,然后带她去吃东西,等上餐的时候雪姬开口:“小幽,你要一直乖乖的,要是被人欺负跟我说。我以后还会来看你,这次过来,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

    小幽正努力抠着头花上的小花朵。

    雪姬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嘴里自顾说:“你还记得雷震吗?”说完,又自语道:“恐怕你早就忘了。我赖上他了。他看起来不是很高兴,觉得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怕我再等下去,他身边会出现其他女人,我怕我再等,再犹豫,会一直错过。”

    小幽不明所以,抬头看着雪姬,伸手要把头花戴在雪姬头上,雪姬接过来,重新戴在小幽头上:“你戴了更好看。”

    小幽喜滋滋的晃着头,玩自己的。

    雪姬看着她的样子,继续自言自语:“他不爱我。或许,在此之前他根本没有在意过我,幸好他喜欢我的身体,要不然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又或许,除了她自己,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为什么一定是他。

    雪姬不记得自己初次见到雷震是什么时间,那间房子里被住了很多女孩,其中就有她和瞳儿。

    门被人踹开的时候,那刺眼的光线让她睁不开眼,她缩在角落,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膝盖,迎光而来的,是一个极其俊美的少年,他有着让她用语言难以形容的容貌,那时候的她们以为,那是一个天使,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是穿着天使外衣的魔鬼。

    只是她们知道,每一次这样的挑选,就是她们脱离这间屋子的机会,以后的接触,会是另一番天地。她们会像外面的世界里那些人一样,学很多的本领,赚很多的钱,再也不会缩这个阴暗的屋子里,为多要一个馒头相互撕扯。

    那个少年,用戴着手套的手,眼睛扫视着屋里的女孩,瞳儿是第一个被他看到的,那时候的瞳儿,犹如清晨带着露珠的玫瑰,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他挑中了瞳儿,让雪姬知道,少年要的是那些容貌美丽的女孩,如瞳儿那样。

    那时的雪姬并不出众,她像一朵收拢花瓣的白色花蕾,苍白、赢弱,没有诱人的香味,没有美艳的花瓣,只能缩在角落,等待命运的垂青。

    这样的机会,一次次的从她身边溜走,让她绝望。

    少年从她身边走过,抓起她身侧那个女孩的头发,然后随意的松开,继续寻找他要的对象。

    雪姬抬头,没有血色的脸,白的吓人,少年的身后跟着一个身量极高的青年,棱角分明的五官,健康的肤色,他轻轻扭头,看了她一眼,又或者扫视了这个方向,然后错开视线,抬脚跟上那个少年。

    少年走到门边,摇着头,一脸嫌弃的脱下手套,然后拿了毛巾擦手,开口,声音带着懒散,带着邪气,带着让人不敢喘气的漫不经心:“没什么能看,让爷白来一趟。”

    外面三三两两的站了几个容颜姣好的少女,脸上的表情带着期待,带着对未来的渴望,她们知道,走出这里,她们的未来和留下的人是不一样的。

    那个青年看了眼外面的人数,开口说了一句:“爷,要不然再看看?”

    少年斜了他一眼,伸手一指屋里,“你给爷挑两个能看的出来?挑不出来爷挖了你的狗眼。”

    青年真的重新进屋,他从第一个开始看,一直走到雪姬这边,他再次扫了过来,突然伸手对着她招了下:“你过来。”

    雪姬坐着没动,又或者,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她不以为自己听到的是真实的。

    青年过去,伸手把她拉了起来,把她带到了少年面前,“爷,你发现她有什么不同?”

    少年的嫌弃的看了她一眼:“真丑。”顿了顿,他用毛巾隔着手,伸手抬起雪姬的下巴,说:“皮肤不错。”白的炫目,白的耀眼,她有着这世上所有女人都会妒忌的雪一样的肌肤。

    少年伸手丢掉手里的毛巾,懒洋洋的说:“就这些吧,让人去办手续。”

    雪姬知道,即便不是她,那个人也会挑另外的人出来平息少年的怒火,可偏偏,他选的是她。

    他一定不知道,是他改变了她的命运,是他让她有机会走出那个房子,成就属于自己的未来。他一定也不知道,他在她心里是怎样的存在。

    她高高的仰着头,一直在仰望着他,哪怕他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哪怕他从来没有把视线落在她身上过。她只有努力,只有强大,才能有靠近他的机会。她知道怎样做才有她希望的未来,所以她一直蛰伏,她等待,直到多年后的现在。

    小幽嘟起嘴,歪着脑袋,眼中一片茫然的看中雪姬,雪姬把食物放到她面前:“吃完送你回家。”

    小幽乖乖的扒饭,像个孩子。

    雪姬送小幽回去,正碰上展小怜打算去接燕大宝,展小怜对她点点头,雪姬恭敬的低下头,直到展小怜的车消失在视野里。

    回到青城,比她往常回去的时间要晚,她刷卡进门,进门就被人按在门上,她抬头,平静的看向他:“我回来了。”

    “去哪了?”雷震问,习惯了她定点回来,突然错了时间,他以为她不过来了。

    “摆宴。”她回答,“我去看了小幽。”

    雷震松手,不妨她却主动攀附过来,“我想你。”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一下子激起了雷震的兴致,有些话男人说不出口,真说了会觉得矫情,而女人说出来会大大满足男人的虚荣心,回身就把她抱了起来,“那下次早点回来。”

    她乖巧的应下:“嗯。”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