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16节外生枝篇有话好说

番16节外生枝篇有话好说

    燕大宝小盆友完全没觉得自己胖胖的有什么不好的,每天依旧吃的多多,把自己养的胖胖的。爸爸和哥哥都说胖胖的大宝最漂亮,所以燕大宝很努力的把自己吃的胖胖的。

    饭团姐姐不漂亮了,大宝要继续漂亮下去。

    展小怜不敢说,她怕自己说了燕大宝要是有了爱美之心,吃饭都不好好吃节食怎么办?相比之下,她还是宁愿她长的胖墩墩的,营业跟得上就行。

    燕回是不许任何人说燕大宝不好的话,燕大宝那就是绝世好大宝,是世界上最好看最漂亮最可爱的小孩,谁说燕大宝的坏好,谁就是跟燕大爷为敌,不弄死不撒手。

    燕回讨厌海上生活,虽然接了跟卿家合作的生意,不过燕大爷是不会去船代待一个小时的,因为燕大爷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老人家晕船。就算船静止不动,他都不愿意上去,更别说在水上漂流了。

    燕大宝之前一直嚷嚷要去公园划船冲浪,燕回那是千方百计的转移自己宝贝疙瘩的注意力,努力往陆地上带着玩,坚决不划船不冲浪,偏偏还死活不承认。

    其实展小怜怀疑过一次。当时燕大宝可怜巴巴的求燕回带她去划船看天鹅,结果燕回打死都不去,展小怜问了他是不是怕水,燕大爷怎么可能承认这么挫的事情,坚决不承认,当然,也坚决不划船,那会燕大宝都快伤心死了,最后还是展小怜带燕大宝划的船。

    这次和卿犬的合作就是海上的,燕回一开始讨厌就是因为是海运,就算不要他人自己去,那有水的地方也不行,他是绝对不会去的。

    合作的项目算是天上掉馅饼,一批来源正当的货物半道被人截,结果截货的人出了意外,群龙无首,货压在手里也没人敢接手,有个临时带头就想把货低价卖了,找的中间商就是卿家的现任当家人卿犬,这种性质的货,弄不好就能被人反咬一口,所以判断下来,敢接手不怕被咬的人,真的寥寥无几,一只手数的过来的几方势力,卿犬优先考虑的还真是燕回,没办法,这就是条件反射。燕爷不要才能考虑别人,否则那人以后知道了,不管有理没理,都会像疯狗一样咬他一口才解恨。

    偏偏卿犬算是燕大爷最讨厌的人里,重点加粗还划波浪形的那个。意料之中的没等他开口就挂了电话,所以他的电话理所当然正大光明的打到了展小怜的手机上,根本不需要他刻意去记,因为她用过的所有手机号,他都直接储存在了脑子里。

    卿犬手托腮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他身后的柜子里,除了公司资料,就是法律方面的书籍。

    相对于卿家其他子孙来说,卿犬算是个全面手,他拥有管理和法律方面的双学历,精通多国语言,对于语言上的才能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只要他有心想学,就没有他学不会的语言。

    而他手里经过的合同资料,从来不会被人抓到把柄,反而是他总能轻而易举的捉到别人的漏洞,这让卿家的生意在他正式接手以后,在合约上从来没有吃过亏。

    他在细枝末叶上的精湛表现让卿家的长辈无不满意,在源头抓住问题,后续就不会出现问题。卿犬是卿家的继承人里,用最短的时间内就站稳脚跟且让长辈一致认可的人。等实权握在自己手里的时候,卿家自然就成了他的天下。

    卿犬现在走的每一步,都没有人知道他要干什么,可事实又证明,他从来都是所有事件的掌控者,即便卿家上下都有种寄人篱下的错觉,可每年每月进入他们账户的钱越来越多又是事实,这种让人抓心挠肺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无所适从。

    青城派出的考察团队正式动身,进入西溏卿家的势力范围,随行的考察人员随时汇报最新动向,所以燕回得到的信息都是及时高效的。

    当然,燕回这种多疑的性子,自然会派第二波人马紧随其后,只是第二波团队是以分散的形式前往西塘,悄声无息的潜入进去,没有任何人知道而已。

    这事之后展小怜就没管,燕回已经因为她跟卿犬联系生气了,她要是再管,燕回还不炸毛呀。所以之后的事展小怜就完全不关心,她对燕回提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不做违法的事就行。

    卿犬跟燕回通了电话,他是跟在燕回后面混出来的,所以燕回多疑的性子他比谁都知道,只是这本来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又不是骗人的,他要怎么查,怎么看,卿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爷要是不信,亲自过来一趟也行。”

    燕回嗤笑:“你以为爷吃饱了撑的?万一弄脏了爷的脚怎么办?”

    卿犬冷笑:“爷,您老人家是怕死吧?”

    说他怕死,卿犬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的说的,青城离西溏还是有断距离的,这种距离着实会让人没有安全感,燕回去摆宴都是带了左三圈右三圈的人,要是来西溏要带多少人他才踏实?

    燕回直接说:“爷的命可金贵了,要是阴沟里翻船,爷死不瞑目,不去就对了。”

    卿犬站在三十层楼高的玻璃墙后,俯瞰着西溏的远景,“爷,西溏的景色还算怡人,来了包管您老人家流连忘返。”

    燕回的两条大长腿跷在桌子上,两个年轻的小姑娘正埋头给他按摩腿呢,肩膀位置还有一个,正使劲揉捏他的肩膀,燕回悠闲的说:“谁说爷要去了?你以为爷闲的蛋疼?爷家里有老婆……”

    低头看到腿边的小姑娘,燕大爷突然想到了什么,腿一踹,把其中一个小姑娘踹倒在地,“都滚出去。”

    然后理直气壮的跟卿犬说:“爷有老婆孩子,哪有那闲功夫?再美的东西也没爷的燕大宝好看。”

    卿犬继续冷笑:“爷您老人家刚刚身边是有美人作陪吧?”

    “关你屁事!”燕回直接说:“人已经过去了,你最好别让爷抓到什么把柄,要是让爷发现你耍着爷玩,爷弄死你。”

    卿犬毫不在意的说:“那我就只能洗干净屁股,等着了。”

    燕大爷“咔嚓”挂了电话,生气:“死狗!”

    想了想,心里觉得不爽,给家里你的母狮子打电话,结果电话显示正在通话中,燕回当场就跳了起来,通话中?跟谁通话?想到刚刚卿犬说的那句什么美人作陪,燕回拉开门就往外冲,是不是卿犬正在跟那女人通话?越想越气,岂有此理,那女人明明答应不跟卿犬联系的,现在是怎么回事?

    前一阵还嫌他老,卿犬可不是比他年轻多了,难不成是嫌弃他老了,所以才去找卿犬了?燕大爷心里的怒火烧的都快点燃森林了。他一路阴着脸,车开的比闪电还快,往家冲去。

    他进家门的时候展小怜的手里还拿着电话,一看就是刚挂了电话,燕回回来最少得半小时,是不是这就意味着她这通电话就打了这么长时间?

    展小怜莫名其妙的看中紧盯着她的燕回,对于他脸上阴狠的表情表示不解:“怎么这时候回来了?早上出去的时候不是说今天会很忙?”

    燕回走到她面前,问:“刚刚跟谁打的电话?我打了几次都打不进来,你跟谁打电话了?”

    展小怜嫌弃的看他一眼:“打不进来晚点打就行啊……”

    “爷问你跟谁打的!”燕回突然提高声音,弯腰,伸手,凶狠的把她手里的手机强行抢了过来,阴沉着脸,翻看通信记录,等他看到上面的人名的时候,顿时傻眼了。

    展小怜心里多少猜到他回来是干什么了,那小脸也拉了下来,敢情他回来是捉奸的?要不然怎么会是这个表情?她站起来,伸手抢回自己的手机,冷着脸说:“看到了?难不成现在我跟我朋友打个电话还要给跟你汇报?”

    满身的戾气瞬间散的无影无踪,燕大爷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错的:“爷明明什么都没说,你这女人干什么凶巴巴的?”

    展小怜只是看他一眼,转身抬脚就走,燕回一把拉住,“干什么?干什么?你要跟爷吵架是不是?”

    “你松手。”展小怜开口,她看眼燕回,又看眼他的手,提高声音:“松手!”

    燕回松开手,展小怜抬脚上楼,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纯粹就是被气的,气势汹汹跑回来,就是为了知道她在跟谁通话,那她要是去捉奸,是不是就能把他捉奸在床了?

    燕回两步追了上去:“喂……”然后他看到了她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顿了顿,放低声音:“爷又没说什么,就是问问你跟谁说话说那么长时间,爷给你打电话都打不通……”

    展小怜回头看他,问:“你希望我跟谁在通电话?又或者说,你以为我在跟谁通电话?”

    燕回打死都不说,“没谁。我就是问问是哪个,你不说就算……我回去了,我走了……”他往下走了两步,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展小怜,结果展小怜一言不发头也不回的上楼。

    一看她这反应,燕回赶紧回头跟了上去:“妞?妞?生气了?爷又没说什么,你好好的生什么气?爷刚刚就是问问,就是问问来着……”

    展小怜进了卧室,伸手关门,直接把燕回关在了外头。

    燕回先是站在门口,对着门拳打脚踢:“开门!你给爷开门,这明明是爷的房间,你凭什么霸占爷的房间?开门!”

    里面没有动静,展小怜一声不吭的收拾东西,燕回在外头折腾了一会,琢磨着要不要把门给卸了,又担心真卸了这妞会不会更生气,然后他老人家就双手托腮,蹲在门口,那造型要多挫就有多挫。

    过了好一会,展小怜从里面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箱子,燕回听到动静站起身,扭头就看到她手里提着一个旅行用的大箱子,顿时变了脸色:“你提东西干什么?你要去哪?”

    展小怜看都没看他一眼,伸手推他就要下楼,燕回这下打死都不会让她走的,直接拦住,语气又气又急:“爷他妈问你要去哪?”

    他伸手,直接把展小怜手里的箱子夺了下来,“爷就问问你跟谁打电话都不行?不行你说,爷以后不问,都不问,有必要这样?还收拾行李,就一句话,你就想吵架是不是?”

    展小怜开口:“我一周前就和你说过要去湘江,机票我几天前就买好了,今天中午的……”

    “不行!”燕回伸手把箱子扔到地上,一脚踹到了走廊的尽头,“不行!”

    展小怜一周前确实跟他说过,那个叫龙湛的鼻血狂人要过多少岁的生日,让带着费小宝和燕大宝过去,指名道姓不要燕大爷跟着。

    按道理这要求合理,但是燕回现在认定不能让她走,哪怕是一年前就买好的机票,也不能今天走。

    虽然燕大爷还不知道为什么不行,他就是知道今天绝对不能让她走,老担心她这回要是走了,压根就不知道会不会回来:“不行!”

    展小怜看他:“那你想怎样?”

    燕回抓着她的胳膊:“不许去!哪里都不许去!”

    展小怜被气的直喘粗气,“你凭什么?”

    燕回压根不理,“反正就是不许去!你是爷老婆,爷在哪你就要在哪!你要去哪?哪都不许去!”

    展小怜呼出一口气,“燕回,你不是小孩子,不讲理也得有个限度。”

    “你要去可以,那跟爷和好。”燕回伸手把她圈在怀里,说:“和好,和好了你才能去!”

    展小怜看他一眼:“我们什么时候没和好过?你做错什么惹我生气了?”

    燕回立马摇头:“没有!爷什么都没做过。”

    “那就没什么要和好的。”展小怜低着头,垂着眼眸说道:“我上去喊小宝。”

    “不行!”燕回还是拉着她:“你去可以!那小兔崽子和燕大宝不能去!”

    “我大哥的寿辰,小宝和大宝一定要去。”展小怜已经被他气的呼吸不畅了:“你放手行不行?”

    燕回摇头:“不行!要和好,要和好了才能去,不然不能去!”

    展小怜抬头,“没什么要和好的。”

    “怎么没有?有!”燕回咬牙切齿的说:“你明明在跟爷生气!”

    展小怜看着他说:“我没什么好生气……”

    燕回气急败坏:“你现在就在生气!你这女人真小气,爷就是问你跟谁通电话,你就要跟爷生气!不问了,爷他妈以后都不问了还不行?你爱跟谁打电话你就跟谁打电话,你打到明天爷也不管,还不行?”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展小怜问。

    结果燕大爷回答:“还有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这女人心眼小,屁大点的事都生气,爷不就是随随便便问了一句话,你凭什么生气?”说着说着,还觉得自己有理了:“女人就是小心眼,爷都不跟你计较了你还……”

    话没说完,展小怜抬脚对着他的膝盖就是一脚:“你去死吧你!”

    燕回蹲在地上抱膝盖,怒气冲冲对展小怜上楼的背影吼了一句:“你这毒妇谋杀亲夫!”

    费小宝正在上课,展小怜上去以后在门外看了一会,趁着课间的时候抬手敲门进去,“小宝。”

    小家伙慢吞吞的从书桌后面走出来,不知是不是礼仪老师教导的缘故,小家伙走路的步伐轻快优雅又从容,一步一步踩的极稳,小小少年的身量拔的极快,展小怜有种再过不了几年他就超过自己的感觉:“妈咪。”

    展小怜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今天的课结束了吗?湘江的舅舅要过生日,妈咪要带小宝一起去。”

    费小宝的眼睛一亮,泛着宝蓝色的光芒,这个在幼时并不出众的小少年,却在不知不觉中蜕变,让他幼时不为人觉察的混血特征逐渐明显。柔软的头发,泛着宝石蓝的眼眸,和他健康又漂亮的肤色,无不昭示着这个小小少年和其他孩子的特别。

    “妈咪,我早就准备好了。”再懂事的孩子,也不过是个孩子,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对未知的世界充满了期待,费小宝也不例外。随行的只有礼仪老师,那个仪态优雅行为从容的中年男子。

    这边什么都收拾好,就等着燕大宝回来,可眼看着世界来不及了,都没等到燕大宝回来。

    展小怜给司机打电话,结果司机接通电话,说话吞吞吐吐的,“展,展小姐……小小姐,小小姐被爷派过来的人先接走了……”

    她是知道了,燕回为了不让她带着孩子走,把燕大宝先接走了。

    这会燕回正坐在楼下的沙发上,只要他在,他们就别想走。

    展小怜下楼,走到燕回面前,问:“大宝呢?”

    燕回抖腿:“爷的燕大宝爷好着呢,要你担心?”

    展小怜问:“孩子在哪?我机票都买好了!”

    燕回继续抖腿:“那是爷的燕大宝。”

    “你想怎样?”展小怜问:“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一次性说完了,我们就不用烦了。”

    听了她说话的语气,燕回心里的不安就逐渐扩大,他忽的站起来,问:“什么意思?什么叫一次性说完就不用烦了?”

    展小怜抬头看了眼楼上的费小宝,她对那个礼仪老师用英语说了句:“麻烦雷曼先生带公爵回楼上,我待会让人叫你们。”

    雷曼先生点点头,带着费小宝上楼,等他们不见了人影,展小怜才直接喊出来:“我要带着孩子赶飞机,我不想在这跟你没完没了的扯,你明白吗?”

    燕回的脸上有一刻的茫然,然后他说:“就因为爷他妈脑抽问了你跟谁打电话,你就要这样闹?你不想扯?你他妈就是嫌弃爷了是不是?想走?没那么容易,爷他妈告诉你,没那么容易!”

    展小怜气的骂他:“燕回,你就是个神经病!”

    燕回点头:“对,爷就是神经病!现在知道晚了,你哪里都去不了,哪里都不许去!”

    展小怜拿起手边的东西就要砸他,结果燕回动作和反应比他灵敏的多,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往下一拉,展小怜直接扑到他身上,挣扎着就要起来,已经是被气到头了,差不多是倒了气急败坏的地步,“混蛋!你王八蛋!”

    燕回把她按在自己怀里,嘴里嚷嚷:“有话好说,怎么骂人呢?”

    “谁他妈跟你有话好说?你跟我松手!”展小怜抱着他的胳膊,张嘴就咬,直咬的血珠都往外冒,燕回大怒:“你这恶毒的女人,爷要是得那个……什么什么风怎么办?”

    展小怜被气的直掉眼泪,“你王八蛋!你就是王八蛋!”

    燕回咬牙切齿,好不容易解救了自己的胳膊,嘴里说:“对!爷是王八蛋,行了吧?你给爷消停点行不行?你看看被你咬的……”怕又把她说毛了,又放低声音:“你就跟爷说,要怎么样才能和好!”想了想,学着以前听到展爸的语气说:“你看你看,孩子都这么大了,不能随便发脾气,不是好榜样……还有什么来着?啊,对了,要好好过日子……”

    展小怜被他禁锢在怀里,咬牙:“你去死!”四爪并用想抓花燕回的脸,可四肢都被抓住,压根挣不动,被气的嗷嗷叫:“混蛋!

    挣了半天,展小怜主动说:“庭外和解!”

    燕回一听,赶紧放手,刚放手,就看到一个大抱枕兜头兜脸的对着自己砸过来,展小怜嗷嗷叫的声音传来:“变态,打死你!”

    燕回被打的抱头鼠窜:“说话不算话!明明说好庭外和解的……你还打?”

    展小怜打累了,掐着腰站在原地,一只手里还拽着抱枕一角,直喘气,燕回小心翼翼的过来,伸手在她后面给她顺气:“就跟挠痒痒似得,也不疼,还把自己累个半死,爷说你这女人图什么呀?”

    “你还敢说?!”

    一看她又要炸毛,燕回赶紧改口:“疼死了,爷的腰都断了,你这毒妇把你下半辈子的性福都打没了!”

    展小怜:“……”

    最后两人都拉着脸,坐在沙发两端,这飞机是肯定赶不上了,既然已经赶不上,展小怜也就不急了。

    燕大爷针对她生气的地方,郑重重申:“以后你就算是跟外星人打电话,爷也绝对不会管。”

    深呼吸一口气,展小怜觉得他就是外星人:“你根本就不知道你错哪了!”

    燕回大怒:“怎么不知道?爷知道,不就是因为爷问你跟谁打电话,你就生气了?爷都不问了还不行?”

    展小怜忍无可忍:“是信任!”

    燕回卡巴了两下眼睛:“性……性……”一拍胸膛,大刺刺的说:“放心,你那两下子能有多大力气?你的性福生活还在,一夜……”

    展小怜一抱枕打过去,燕大爷的下流话就自动自觉的咽了下去,摸着胳膊嘀咕:“说话就说话,好好的打什么人呢,还不是为你着想……”

    “你闭嘴!”展小怜伸手整理了下乱糟糟的头发,呼气,“我说的是信任!信任懂不懂?你混蛋!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燕回坚决不承认,伸手指指外面,说:“爷怎么不相信你了?爷是不相信那些东西!”

    展小怜斜眼看他,燕回指天指地的发誓:“绝对没有!爷要是有一丁点那种不相信你的想法,爷就是龟孙子。”

    展小怜真是服了他,这些话他一年得说多少次啊?发誓发的都没有下限了,低头不说话,燕回赶紧再接再厉:“爷要是说谎了,就让爷的燕大宝这辈子都嫁不出去……怎么又打人呢?”

    收回抱枕,展小怜指他:“你别拿我女儿乱说话,小心我跟你急!”她还不知道燕回那点心思,他就是巴不得燕大宝这辈子都不嫁人。

    燕回继续嘀咕:“不说就不说嘛,那也不能打人。”

    展小怜瞪眼,燕回就收声,半响,他问:“那和好了是不是?”

    真是懒的跟他继续纠缠,展小怜点头:“嗯,和好了。”

    燕大爷立刻得瑟的伸手搂她肩膀:“那还去什么湘江?在家里,爷陪着你不就行了?”

    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眼神,展小怜开口:“我三个月前就答应大哥要去了,我现在不去算什么呀?言而无信还是怎么着?你又想惹我跟你生气你是不是?”

    燕回抬头看天,脑子里有燕大爷自己的想法,谁知道这女人是不是表面答应跟他和好的?万一她带着那小兔崽子和燕大宝出去不回来怎么办?

    两人僵持半天,展小怜看他一眼,又看了一眼,才说:“傻妞跟我一块去。她说去了很多地方,就是湘江没去过,以前去的都是从那边转机,也没机会玩,所以这次要跟我一块去。”

    燕回抬头问:“那李晋扬呢?”

    展小怜说:“他不去。我三哥要带他老婆孩子回湘江给大哥过生日,方清闲追女人追到国外去了,绝地的当家律师家里爷爷病危,要赶回去,李晋扬没时间走。”

    这些都是穆曦跟展小怜打电话的时候说的,本来李晋扬说要陪着她一块去,结果所有事都赶一块了,实在走不开,穆曦就决定带着三个小家伙出去玩,李晋扬得知她是跟展小怜一起去湘江,难得的点头同意了。

    真不知这是对她的信任还是给她压力。

    燕回的脑子在盘旋,立即决定也要跟着这女人一起去,这样就能体现他老人家比李晋扬那老王八蛋对老婆更好了,决定以后,燕大爷大手一挥,说:“爷陪你一起去!”

    之前燕大爷可是信誓旦旦的说不去的,谁要给那个鼻血怪过生日?闲的蛋疼了吧?结果这一转口,展小怜立刻怀疑起来:“你想干什么?是不是又制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你想做什么坏事?别不是打算破坏我大哥的生日宴吧?他可是请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你可别去捣乱……”

    燕回前科太多,一不高兴就要捣腾点事出来,大大小小的,多少人被他坏过好事啊?看看雷震的婚礼被他搅合成啥样了。

    燕回大怒:“爷是那样的人吗?那是燕大宝的舅舅,爷能做这种事?收拾东西!”

    燕回死赖活赖,还真的让他赖着去了,穆曦带着三个小兔崽子,是李晋扬送的机,叮嘱了又叮嘱,还让跟了一堆照顾母子四人的保镖和阿姨,生怕自己小娇妻不懂照顾自己和孩子,出点什么问题。

    等穆曦的注意力被三个小东西吸引以后,李晋扬掉头就对展小怜和颜悦色道:“展小姐,一路上就麻烦你多照顾点曦曦,孩子多,我怕她照顾不过来,麻烦你照应下。”

    展小怜笑笑:“放心吧,这么多人,我会让人看着的。”

    燕回在旁边斜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燕大爷有限的记忆里,某些事记得特别清楚,比如他到现在都记得这死女人在他面前夸过李晋扬,说什么梦中情人的话,这会脑子里就都是这句话,现在跟李晋扬说话她是不是心花怒放呀?笑的那么淫荡,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展小怜是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要是知道,绝对是想一巴掌拍死。

    幸亏没说多久他们就要安检登机,要不然燕大爷非要瞪出斗鸡眼来。

    到了飞机上,燕回把燕大宝抱到费小宝旁边,“看着燕大宝,要是哭了看爷怎么收拾你。”

    费小宝只是慢吞吞的看了燕回一眼,乖乖点点头:“嗯。”扭头跟小馒头说:“我给妹妹念故事,等会再跟你玩。”

    小馒头不高兴:“宝要先陪小馒头。”

    费小宝慢吞吞的说:“妹妹小。”

    小馒头踢腾结实的小腿:“不行!就不行!”

    燕回对小馒头做了个捏死的动作,小馒头不情不愿的消停,小包子把毛巾毯往小馒头伸手盖了盖,拍拍他的小肚皮:“小馒头睡觉,醒了宝就跟你玩了。”

    饭团帮妈妈带弟弟,又在小包子身上盖了毛毯:“弟弟也睡,一会就到了。”

    几个孩子其乐融融,倒是几个大人这边乱糟糟的,燕回安顿好燕大宝,就往展小怜身边挤,展小怜正跟穆曦聊天呢,就看到燕回死活要挤到里面,不有怒了:“不是也要大宝坐一块?干嘛呢?”

    嘴里这样说,不过还是缩回腿让他坐进来,穆曦嘟嘴,看着燕回开口:“哥,你都瞪了我好几眼了,我又没碍着你什么事,干嘛瞪我?”

    因为李晋扬不在身边,穆曦跟燕回说话就小心翼翼,心里认定他是变态,也亲眼看到过他做的变态事,那燕回在穆曦眼里,就真的只能是变态了。

    燕回瞪她:“睡你的觉。”

    穆曦说:“可是我不困啊,我要跟胶带说话。”

    燕回问:“舌头不想要了?”

    穆曦立马闭上了嘴,委屈的看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安慰她:“别理他就行……”

    结果安慰的话还没说完,穆曦自己把毯子往上拉了拉蒙住自己的头,闷声闷气的说:“胶带,我突然觉得困了,我要睡一会。”

    展小怜:“……”果然李晋扬不在身边人也怂了,傻妞就完全是仗着李大叔的势啊。

    穆曦被威胁消停了,燕回就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跟展小怜说话:“没人陪你说话了吧?爷陪你……”

    展小怜嫌弃的看他一眼,把毯子往头上一拉,盖住脑袋,“稀罕!”

    万人嫌的燕大爷表示十分愤怒。

    飞机着落,一大帮人陆续下飞机,燕回抱着昏昏欲睡的燕大宝,展小怜一手牵着费小宝,一手牵着小馒头,穆曦带着饭团和小包子出机场。

    龙家的车队早就等在门口,龙氏兄弟齐齐出现,龙宴和龙美优带着小龙赐比他们提前一天到,来接机的龙氏兄弟身后还分别跟了两个小尾巴。

    龙家的小兄弟们看到费小宝几个小男孩,哇哇大叫着扑上去继续当好朋友,本来小家伙们就是不嫌伙伴多的。

    龙湛隔了老远就开始捂鼻子,“小怜!小怜啊!……”

    燕回上前挡在展小怜面前,“喊什么喊?爷的老婆是让你喊的?”

    龙湛指着燕回,说:“谁让你来的?小怜,他怎么来了?”

    展小怜直翻白眼:“我没让他来。”

    她没让,那肯定就是这个不要脸的自己要跟来的,龙湛很是愤怒,“不要脸!”

    燕回指着龙湛回骂:“你才不要脸!有本事你别捂着鼻子,恶心爷!”

    龙谷完全漠视那两人,笑眯眯的看中展小怜说:“小怜,一路辛苦了。”抬头看到穆曦跟在展小怜身后:“穆小姐,欢迎来的湘江。”

    穆曦也笑眯眯的会说:“龙二哥,好久不见。”

    饭团也甜甜的对龙谷打招呼:“龙二叔叔好。”

    龙谷低头亲了亲饭团的小手:“我们饭团姑娘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快赶上妈妈了。”

    饭团嘴甜的回话:“妈妈最漂亮。”

    小包子绷着小脸,酷酷的对龙谷点头:“龙叔叔好。”

    那边小馒头、费小宝正和龙氏小兄弟们乱成一团,小黑蛋掐腰仰头大笑:“嘎嘎嘎,小馒头最黑,所以还是小馒头最帅!嘎嘎嘎……”

    穆曦、展小怜:“……”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