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17节外生枝篇心里住了个小妖精

番17节外生枝篇心里住了个小妖精

    二货小馒头在那边得意洋洋,小手掐着小腰笑的嗷嗷叫。首发哦亲

    穆曦漂亮的小脸都扭曲了,扭头看着展小怜,苦着脸说:“胶带,你说我们家小馒头像谁啊?”

    穆曦觉得李晋扬没像小馒头那样啊,她也很乖啊,怎么小馒头就这样了呢?

    展小怜啥话没说,头也没抬,只是伸出手,一指燕回,说:“像他!”

    被人指着,燕回大怒,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像爷?怎么可能?那死小子跟爷哪里像了?爷明明比他玉树临风的多!那死小子给爷提鞋爷都嫌弃!”

    展小怜对穆曦说:“听到了吧?”

    穆曦点头,肯定的说:“没错!”

    燕回冷着脸回头,问:“舌头不想要了?”

    穆曦顿时吓的躲到展小怜后面,对燕回拼命摇头。

    展小怜翻白眼,对在那边几个小家伙拍拍手:“宝贝们,我们要出发啦!小宝,带着哥哥弟弟们过来!”

    费小宝慢吞吞的点点头,伸出小手指指前方,对几个小屁孩说:“我们去找舅舅和妈咪。”

    小馒头的小屁股跟锥子似得,左右一挤,直接把龙家的小兄弟们都挤开,然后自己一手牵着小包子哥哥,一手牵着费小宝,雄赳赳的朝前走来。

    龙家小兄弟不尖也不闹,乖乖的牵着两边的小伙伴,兴高采烈的拉成一排,嘻嘻哈哈的走路。

    龙家来了两辆房车专门接孩子,小萝卜头们挨个上车,小馒头死活要跟费小宝一辆车,爬到车上就不下来,穆曦没办法,只好也跟着坐进来,连带着小包子和饭团过来了,一车大大小小的人,在车里闹着一团。

    原本穆曦是要住酒店的,展小怜得了李晋扬的嘱托以后,就让龙家安排了住宿,跟她住一起,这样有什么事也能照应。

    一大群人朝着龙家进发,车里都闹翻天了,一群小奶娃鬼哭狼嚎的,穆曦的嗓子都吼哑了:“小馒头,你再调皮,妈妈要打你屁股啦!”

    小馒头收敛了没两分钟,又恢复了原样,穆曦气的都成了喷火龙。

    好歹饭团现在是大姑娘,小包子又懂事,还能帮着穆曦管管调皮捣蛋的弟弟,要是三个一起闹腾,估计穆曦真要哭了。

    展小怜过去,把费小宝拉到自己腿上坐了,小馒头屁颠屁颠的跟过来,对着穆曦讨好的笑的露出洁白的小牙:“妈妈,你也抱抱我,像姨姨抱宝一样。”

    穆曦瞪他:“你多大人了?什么都跟人家学?人家小宝比你小,他比你乖多了。”

    小馒头伸出脏兮兮的小黑手摸摸脸,说:“我比宝帅。”

    穆曦:“……”瞪着眼,完全没看出来好吧!

    最后,费小宝为了让小馒头乖一点,自己从展小怜腿上下来,乖乖坐在旁边,小馒头果然不缠着穆曦,挨着费小宝坐了下来。

    龙呜呜跟小馒头一般大,那真是像极了龙湛的面容五官,就连头发的发质都是那种偏黑偏硬的,他和小馒头的个子也相仿,不过小馒头更皮实一点,跟小馒头最有竞争力,还时不时吵两句,大有互看不顺眼的架势。

    龙看看小了龙呜呜两岁,模样更秀气,像妈妈潘弦要多些,他最喜欢和大孩子玩,所以平时他都是缠着哥哥龙呜呜,看不到其他弟弟,如今来了好几个大孩子,他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几个大孩子后面跑。

    小龙帝都上小学了,模样完全承袭了妈妈薇薇安,完全看不出龙谷的模样,一头卷卷的棕色头发软软的趴在头皮上,实在是个漂亮的像个小姑娘的混血男孩。

    龙飒是龙谷和薇薇安的次子,脸上总算有了龙谷的影子,不过那双漂亮的眼还是像妈妈更多一些。他和燕大宝一般大,不过小了月份,跟燕大宝一样上了小学,看到燕大宝第一眼就指着她说:“胖妞妹妹!”

    然后被燕回提起来差点丢到马路上,是被展小怜抢过来的,后来小家伙看到燕回就斜眼,可爱的小脸上明明白白写了三个字:不喜欢。

    龙谷还有个四岁的小儿子龙都,因为太小所以没带过来,在家里睡的昏天暗地。

    这帮小兔崽子再加上龙宴家的小龙赐,回去就把龙家翻个底朝天。

    到了龙家,房车上下来一窜的小萝卜头,叽叽喳喳吵死人,看着特别喜人。

    燕回从别的车上下来,手里一直抱着燕大宝,只有抱着燕大宝的时候,龙湛才不敢找他事,所以燕大爷就一直抱着睡着的宝贝疙瘩,人家想伸手他都不让。

    展小怜过来,“累不累?要不要换我抱抱?”

    燕回一扭头,“不用!”

    刚刚还联合鼻血怪人欺负他呢。

    懒的搭理,展小怜过来,让饭团和小包子牵小萝卜头,有大孩子带着,小家伙们乖乖跟着哥哥姐姐走。

    费小宝和小馒头走在中间,小馒头左右看看,然后跟费小宝说:“宝,都是男孩子,以后会不会娶不到媳妇?”

    费小宝眨了眨眼睛,然后摇摇头:“不知道。”

    小馒头的视线落在燕回抱着的燕大宝妹妹身上,说:“小馒头长的这么帅,肯定能娶到。要不然就先把大宝妹妹预定下来备用,这样小馒头就不用担心以后娶不到媳妇了……”

    话还没说完,那边燕回听到了,他对小馒头招手:“那死小子你过来。”

    小馒头伸出小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喊我?”

    燕回点头:“对,就是喊你,别看别人,就是你。你过来,跟爷聊聊你刚刚说了什么,爷保证不打死你。”

    小馒头顿时松开费小宝的手,撒丫兔子似得跑,一头撞到展小怜的怀里:“姨姨,救命!”

    小家伙好歹也是十来岁的小少年,人长的还壮实,展小怜差点被他撞跌倒,急忙站稳了问:“怎么了?”

    穆曦也看他,弯腰问:“你是不是又捣蛋了?”

    小馒头从展小怜怀里抬头,然后歪着脑袋偷看燕回,燕回正抱着燕大宝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小馒头拉着展小怜不撒手,嘴里说:“姨姨,我很乖的,但是我老丈人要打死我!”

    听了小馒头的话,展小怜心说他不打死你都对不起他那点护燕大宝的小心眼了。

    燕回是真打死捏死小馒头的,这小王八蛋就是找死。不过小馒头的心眼一点都不少,小家伙一看就知道找谁才能最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死死拉着展小怜不撒手,压根不给他老妈找麻烦,“姨姨……不对,小馒头以后要是娶了大宝妹妹,那姨姨就是我丈母娘。丈母娘,你要救我呀!”

    展小怜无语了半天:“小馒头,你过来,姨姨也保证不打死你。”

    小馒头顿时嗷嗷的嚎起来,“姨姨,我错了!”扭头看向已经走过来的燕回,伸手护脸,嘴里嚷嚷:“不要打我的脸,我的脸很帅的!”

    展小怜:“噗——”

    穆曦捂脸,这死小子她不认识!

    燕回提着小馒头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小家伙鼻青脸肿的,说话都不清楚。很显然,燕大爷没听他的,专打小脸。

    龙湛的生日宴确实很隆重,跟当初燕大爷为了讨好展小怜,替展爸办的那个生日宴不相上下的规模,而且来的人那是有档次的多。

    穆曦本来是来玩的,结果小包子和小馒头跟龙家的小兄弟们玩成一团,她又住在人家家里,生日宴就顺势参加了。

    满场的熊孩子加一块,有十来个,除了龙宴家的小东西需要看着,其他都是到处跑,来的大人们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踩到撞到某个小家伙。

    小馒头就是个小疯子,拿着假枪跟其他小孩做游戏,费小宝则安静的坐在燕大宝身边,画画给她看:“妹妹喜欢嘛?”

    燕大宝拍着小手:“喜欢。”

    小包子过来,坐在旁边看费小宝画画,饭团就跟在小馒头后面看着他,弟弟太调皮,不看不行,一会妈妈生气又要打他屁股了。

    小馒头跟龙呜呜在吵架,两个小家伙身后还跟了人,龙帝和龙飒站在小馒头身后,龙看看跟在哥哥龙呜呜身后,手里还牵着四岁的小龙都。就跟真的似得要划分势力范围,“从妈妈那里到那里都是我的。”

    龙呜呜不甘示弱:“不行!我要这里这里和那里的。”

    小馒头说:“是我的!”

    “我的!”

    饭团在旁边翻白眼看天,“弟弟你不要和人吵架,我们是在人家做客呢。”一点做客的自觉都没有呀。

    穆曦破罐子摔破摔,完全不管了,闹腾就闹腾吧,漂亮的大眼睛瞅瞅费小宝和燕大宝,一脸的羡慕,为啥她家小馒头这么调皮呢?其实小馒头小时候很乖的,后来不知怎么就越来越捣蛋了,要是细细回想起来,穆曦就觉得小馒头变调皮自恋那段时间,差不多就是他死活要和费小宝当朋友,然后整天去胶带家玩的时间。

    可费小宝比小馒头还要乖,肯定不是小宝把小馒头带坏的,那谁啊?燕大宝和小馒头的年龄有点大,那时候燕大宝还是个小奶娃,更不可能带坏小馒头,穆曦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燕回。

    展小怜在旁边漫不经心的说:“别愁了,小馒头这是活泼。小男孩要是像小姑娘那样,你不急死啊。”

    穆曦嘟嘴,总之羡慕乖孩子,家里最省心的其实是小包子,别看饭团看起来文文静静的,闹腾起来也是很要人命的。

    龙家的媳妇都是主内的那种,家里的生意都不能插手,这次的宴会就是龙湛的老婆潘弦一手打造的,薇薇安帮着打下手,然后弄成了这样,整体来说很有水平,大气,符合龙湛如今龙家当家人的身份。

    展小怜和穆曦带着几个孩子坐了下来,龙宴不管的别,只管龙美优,展爸展妈是跟龙美优他们一起过来的,主要也是照顾小龙赐和龙美优。

    展小怜和穆曦跑过去给你展爸展妈打招呼,“叔叔阿姨好,龙三哥好。”

    “爸,妈,哟,小白花好呀!”展小怜笑嘻嘻的,喊的龙美优直跟展妈告状,“妈,你听,她又喊我小白花!”

    展妈叹气,“小怜,你怎么老欺负美优你?”

    展爸就护着:“小怜是说笑话呢,美优就当没听到就行。小怜,你赶紧去看看那边那几个小子干什么了,怎么又闹起来了?”

    展小怜得意洋洋的翻白眼,她高兴呀,每天欺负小白花,心里特别爽。

    龙湛和燕回在斗气,这种斗气的架势和小馒头跟龙呜呜斗气的气息十分贴近,展小怜发现以后直翻白眼,然后过去把燕回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省的他一个脾气不好,砸了他哥的生日宴。

    龙湛眼巴巴的看着小怜把燕回拉走,满脸的羡慕妒忌恨。展小怜只当自己没看到,都多大的人啦?怎么整天做这种幼稚的事呢?

    龙家宴会邀请的客人陆续都过来了,来的还真是五湖四海有头有脸的人。西溏卿家自然也在邀请之列,龙倾两家有过多次生意合作,算是双赢的合作,所以彼此还算很珍惜对方,自然是要来人的。

    过生日的是龙家的当家人,那来祝寿的自然也是卿犬,这种情况下要是派了代表,那差不多算是轻视了龙家。

    跟着卿犬一起来的还有卿辰,卿犬带他过来也算是替他铺路,多认识些人总没有坏处。

    他进门第一眼就看到了费小宝和趴在他旁边歪着小脑袋看的燕大宝,两个孩子都出现了,那孩子的妈妈肯定也来了。

    卿犬朝着两个孩子走过去,燕大宝和费小宝一起抬头,看到了卿犬,燕大宝卡巴了两下毛茸茸的大眼睛,喊:“舅舅。”

    卿犬伸手拽了下燕大宝的小辫子,纠正:“喊叔叔。”

    燕大宝改口:“叔叔。”

    卿犬没开口,而是身体猛的一让,然后就看到燕回慢条斯理的把踢出来的腿收回去,斜眼看过来:“你的爪子不想要了是不是?敢拽燕大宝的小辫子。”

    燕大宝在旁边仰着小脸说:“爸爸,大宝不疼。”

    费小宝还是没吭声,而是伸手牵着燕大宝的手,把面前的纸盒笔一收,跟燕大宝慢吞吞的说:“妹妹,我们去找妈咪。”

    勇敢叔叔和那个叔叔在一起,会打架,为了不让他们不小心伤到燕大宝,费小宝把妹妹带到妈咪那边是最安全的,因为他们俩个人打架,肯定不敢伤害到妈咪身上的。

    燕大宝对卿犬摆着小手:“叔叔再见。”

    卿犬回头,去捕捉自己想看的身影,不妨燕回的腿又踢了过来,燕大爷大刺刺的说:“注意你的狗眼。”

    龙家那边立刻来了人接待,龙谷迎了过来:“卿先生远道而来,有失远迎。”

    卿犬避开燕回的攻击,对龙谷点点头,跟着他去见龙湛,来日方长,又不差这一时半会的时间。

    燕回把人打跑了,得意洋洋的回到展小怜身边,就跟做了一件天大的事一样。

    展小怜不管龙家的事,就管自己的孩子,有人认识自己她站起来跟人家打招呼,不会以主人的姿态待客,很干脆的把自己也当成了客人。

    潘弦对展小怜一直都是以最聪明的态度来的,因为龙湛的问题,她就投其所好,接受龙湛喜欢的所有东西,把龙湛哄住了,她在龙家才能住下去。本来就因为是个演戏的戏子不被人待见,要是再不知好歹,龙湛不定隔天就不要她了。

    潘弦是那种有心眼的人,跟过龙湛的女人不少,得了钱的也不少,不过能顺利嫁给龙湛的,只有她,没有心眼,她也嫁不进来。特别是,龙湛还是龙家的实际当家人。

    “小怜,有什么事你跟嫂子说,你大哥今天有点忙,可能会考虑不周到,有事你就跟嫂子说。”潘弦全场最关注的人不少其他,其实只有展小怜,然后恰如其分的说句话让她注意。这个小姑姑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因为只有这个小姑姑才是她老公最重视的。

    龙湛今天忙成啥样了?都没啥跟燕回争风吃醋的机会,就这还不忘特地关照她照顾好小怜呢。

    展小怜拉着她的手:“嫂子你忙你的去,别管我,我忙不上帮,不过也不会拿自己当外人,有事我肯定会说的,放心吧。”

    薇薇安压根就没机会跟展小怜说话,小龙都在闹别扭,抓着她的裤管不撒手,哭的小脸上全是眼泪,那边龙帝和龙飒都快玩疯了,薇薇安还要帮着潘弦跟客人里的女眷打招呼。

    展小怜看她的可怜样,主动过去,把小龙都抱起来:“我们家小都都怎么了?来,姑姑抱抱,不哭不哭,哭成这样都不帅了。”

    薇薇安抓狂:“莲,我都要疯了,这小子一直赖我。”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你是他妈,他不赖你赖谁啊?你忙去吧,我来哄他,看看小脸哭的,都成小花猫了。”

    抱着小家伙坐下,展小怜看看旁边的费小宝,“小宝,你带着弟弟玩好不好?弟弟好可怜,都没有人陪他玩。”

    小小孩都喜欢跟比自己大的孩子玩,费小宝主动带着龙都玩,小家伙一会就被哄好了,燕大宝还主动牵了小龙都的手,像个大姐姐一样的哄着呢。

    穆曦在旁边嘀咕:“小宝真是好孩子,又省心又省事。我怎么没生一个小宝这样的乖小孩?”

    展小怜翻白眼,看了眼在教训小馒头的小包子:“谁说的?我觉得包子就很有哥哥样啊。”确切的说,小包子的性格方面像李晋扬要多些。随着年纪的增长,也更加的稳重,五官眉目也愈发朝着父亲那边靠拢,如今的年纪已经能看出以后的模样不会差到哪里去。

    穆曦嘟嘴,“可是小宝更乖。”

    穆曦那张漂亮的小脸在人群真的很显眼,吸引的目光也不是一个两个,即便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也阻挡不了因为她漂亮外貌带给人的视觉冲击力。

    卿犬带着卿辰随意走动的时候,卿辰就使劲拉了拉卿犬的衣服:“哥,那边有个美女!”年纪看着肯定比他,不过也大不了几岁的感觉。

    卿犬看过去,一眼认出那是摆宴李晋扬捧在手心里的小娇妻,对卿辰说了句:“她女儿比你小不了几岁。”

    卿辰的脑袋耷拉下来,太不科学了,那么漂亮的美人,也不知道被那头老牛给吃到了。正沮丧,前面一个小黑蛋横冲直闯过来:“让让让让!没看小爷我正逃命吗?”

    “小馒头,你给我站住!”饭团追过来:“你站住,你再跑我真要生气了!”

    白衣飘飘的长发少女,有着一张嫩白的绝色小脸,带着青春的潮气,迎面而来,擦身而过,发丝从卿辰的脸颊划过,直划的他心房被水漾开般荡开来了一圈又一圈的层层涟漪。

    他半张着嘴,然后扭头看向那个身影,抬脚,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卿犬一把拉住他:“你干嘛?”

    卿辰模模糊糊的伸手指着前方:“哥,刚刚那个姑娘你看到没?你看到没?”

    卿犬看了眼他的表情,“我长眼了。”

    卿辰立马贴着卿犬说:“哥,我求你件事,你能不能把刚刚的那小姑娘预定成我媳妇?”

    卿犬慢慢转身看了眼,嘴里说了句:“能来这里参加龙家的生日宴的都不是普通人,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我让人先查查是哪家的姑娘才行。”

    卿辰等的心肝肺都在痒,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信息发到了卿犬的手机上,他皱着眉头看完,然后摇了摇头:“那小姑娘你别想了。”

    卿辰愣了一下,急忙问:“为什么?”

    卿犬头也没抬的说了句:“她父亲看不上你。”

    卿辰又愣了:“他又没见过我,你怎么知道会看不上我?”

    卿犬笑笑:“刚刚那姑娘的父亲是摆宴的李晋扬。”

    卿辰愣在原地,半响,他抬头看卿犬,“他要挑怎样的女婿?”

    卿犬想了想,说:“有一个办法。”

    卿辰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卿犬说:“你想个法子,把我杀了,然后掌控卿家,或许李晋扬会看好你。”

    卿辰:“……”

    饭团好不容易逮到了小馒头,一手拉着他的小胳膊,一手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押到了穆曦身边:“妈妈,我把弟弟给逮到了!”

    小馒头不敢挣,不是挣不了,而是不敢,怕把他姐的小胳膊小腿弄伤,以前更小的时候不知轻重,弄伤过,结果被爸爸一顿打,现在不敢了。

    穆曦伸手捏着小馒头的耳朵:“死小子让你不听话!听不听话了?”

    小馒头咧着小嘴,嚷嚷:“听话听话!我保证听话!饶命饶命!姐,救我!”

    饭团才不理他,跟小包子坐在旁边,另一边坐着的是燕大宝。虽然饭团姐姐变瘦了,不如大宝漂亮了,但是大宝还是喜欢饭团姐姐。

    饭团对燕大宝可好了,夹了吃的往她小嘴里塞,“好吃吗?”

    燕大宝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点头:“好吃。”

    燕大宝有饭团照顾,小馒头就可以合费小宝玩了,燕回也有机会缠着他老婆了。

    在青城家里的时候,两人可是吵过嘴的,燕回还记得呢,事后后遗症就是对老婆看的紧,而且很讨好的盯着。

    反正燕回这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展小怜早已习以为常,完全淡定的面对他的殷勤,该干嘛还干嘛。怀里抱了小龙都,小家伙似乎挺喜欢展小怜,赖在她怀里就不走了,薇薇安过来要抱也不要了,姑姑就是比妈妈好,温柔,会抱着他,还会让大哥哥陪他玩,就是喜欢姑姑。

    薇薇安的小心肝都拔凉拔凉的:“莲,你抢我儿子!”

    展小怜抱着些小龙都理所当然的说:“说明我比你更有魅力。妒忌了吧?”

    女人间的玩笑话题,燕回不要脸插嘴:“就是。”

    薇薇安嫌弃的看了眼燕回,受了龙谷的影响,龙家的儿媳妇都不大喜欢燕大爷,不搭理。

    燕大爷完全没注意看别人的脸上,正低头专心致志的拨瓜子,往展小怜面前的食碟里放呢。

    穆曦在旁边看的可眼疼了。

    她印象里,她这个便宜的变态哥哥可是一直都是眼高于顶的,除去他那个众所周知剁人手脚的爱好,没听说还有剥瓜子壳的爱好呀。如今看着他这造型,穆曦不但眼疼,还特别的风中凌乱。

    卿犬过来的时候展小怜正在把一勺子的瓜子往嘴里送,这样吃比较香,而且过瘾。两孩子是不让吃零食的,吃了就不吃饭。

    穆曦抬头看了他一眼,这姑娘一直不认人,见过也不记得,反正不是找自己的,低头喝水。

    倒是燕回头也没抬就知道有狗靠近,“好大的狗骚味。”

    展小怜抬头,小脸有点扭曲,因为卿犬这个人,燕回跟她闹过好几次,这回燕回就在旁边了,她就自己注意,她男人在旁边,公事不用开口,私事没什么好说的,继续低头吃瓜子仁。

    展小怜不自恋,不过偶尔恶搞一下自己而已,之前她没觉得卿犬对她有什么心思,结果慢慢的她就发现不是自己认为的那样,卿犬对她还是怀了些不易被外人觉察的小心思。还不止一次跟她说过,如果她成了寡妇,他会娶她。

    她低头吃东西,照理卿犬该是讨厌她才对,她完全不知道卿犬是什么时候有了这心思,不过他结了婚以后,展小怜倒是踏实了一点,愿意娶老婆就好,还是个年轻漂亮看起来温柔又贤惠的姑娘。

    卿犬过来,伸手把小馒头提起来坐下,小馒头嗷嗷抗议:“为什么又是小爷我?”

    费小宝手里刚好拿了一块糕点,顺势朝他嘴里塞了进去,小黑蛋立马就消停了,跟费小宝挤一个椅子,撅着小屁股,趴桌子上吃蛋糕。

    燕回手边放着瓜子壳的碟盘,端起来就要朝卿犬头上砸,展小怜在旁边提醒:“你别砸到大宝!”

    说别的孩子燕回肯定不会听,他耳朵里能让他条件反射的只有燕大宝。果然,碟子被收了回来,扭头看了眼抱着小碗吃的香喷喷的燕大宝,消停了。

    满场的人,自助晚宴,龙氏兄弟游走在来宾群中,真正吃东西的只有这帮小破孩,其他人都说端着红酒满场结识新朋友。龙家也不过是打着龙湛生日宴的名头,拉拢四方来客,生意人的惯常招数罢了。

    卿犬坐下,燕大宝抬头对卿犬喊:“叔叔好。”

    展小怜提醒,“大宝,叫舅舅。”

    卿犬立刻出声:“叫叔叔。”

    燕大宝咔吧着毛茸茸的大眼睛,蚊香眼:“大宝到底喊什么呀?”

    费小宝摸摸妹妹的小脑袋,可怜的妹妹,都被弄晕了。

    “喊叔叔(舅舅)!”展小怜和卿犬同时出声,两人对看一眼,又各自移开眼。

    那边燕回差点掀了桌子,好呀,奸夫淫妇,在他眼皮底下眉来眼去,当燕大爷是死人是不是?

    穆曦使劲拉着燕回的手:“哥!哥!冷静!冷静啊!朋友之间很正常!”

    展小怜伸手拉住燕回的手,喊了一声:“燕回。”

    燕回暴躁的心被那只一下子安抚了下去,他气哼哼的坐下,两人拉着手放到桌子下面,一晚上不管展小怜说什么,他都没再吭声。

    好吧,燕大爷承认那死女人的那只手有魔力,他生气的时候,她就那样拉着他的手,他就知道她是站在他这边。不管那死狗还是鼻血变态说什么,看什么,他都不用在意,因为她心跟她的手一样,是站在他这边的。

    少了燕大爷砸场子,这满场看起来就和谐多了,一晚上展小怜都跟燕回坐在一起,燕大宝有时候过来说话,费小宝还会把妹妹领走,不让她打扰妈咪和勇敢叔叔。

    卿犬离开的时候看了眼展小怜,只看到她乌黑的发和头顶上圆圆的旋涡,他沉默的起身,什么话没说,转身走了。

    卿辰跟在他身后,然后回头看了眼和燕爷坐在一起的女人。

    其实那女人长的并不出众,和她身旁的那个女人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只是气质很好,而且,最让卿辰震惊的是她拉住了燕爷的手后,轻而易举的平息了他原本极为暴躁的情绪。

    他偷偷看了眼自己的大哥卿犬,见他目视前方,脚步稳健,离开的也毫不犹豫,可他刚刚看着那女人的眼神,让卿辰知道,原来大哥心中住着的那个小妖精,就是刚刚那个和他针锋相对的女人。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