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18节外生枝篇写份保证书

番18节外生枝篇写份保证书

    第一眼见到展小怜的时候,他心里想,长的真丑。首发哦亲燕爷真是瞎了眼才相中那么丑的女人,他老人家身边随便拖出一个女人都比她漂亮几千几万倍。可那时候的卿犬就知道,燕爷是相中了展小怜,而不是随便玩玩就算了。

    那小肥妞上蹿下跳的时候,卿犬就冷眼看着,觉得真俗,燕爷到底是什么样的恶趣味才会挑这么个丑妞?

    其实他知道,她长的不丑,只是她太小,身上还带着鼓奶香,脸上全是婴儿肥,还不如红莲瞳儿她们有风情。可他更加知道,她身上有那些漂亮女人没有的东西,也或许,正是她身上具有别的女人没有的,燕爷才那样稀罕。

    他利用男人的先天优势抓着她往楼下抛的时候,那是毫不犹豫的动作,把她扔下去,制造他想要的任何失足自杀假象,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可她偏不如他所愿,她总是知道能用什么样的方法把别人拖下水,比如她足够快的反应抓住他的腰带。

    对于卿犬来说,那是她选择自保的最聪明的做法,他制造不了假象,因为她只要死死的抓住他的腰带,就算掉下去,她也成功拉了个垫背的。因为她临时都抓住了自己想要的证据,一个让他没有办法全身而退的证据。

    卿犬一直在想,她怎么能那么聪明?怎么总能抓住别人的弱点?他宁肯被剁一只手,也不想那样丢人,偏她就懂得抓他的弱点,抓的那样紧,逼着他把那么多年的脸在那天丢完了。

    或许是她足够厚脸皮,所以才显得他太要脸。卿犬后来想想,其实展小怜刀枪不入坚不可摧的理由,或许就是她太不要脸,任何言语上的攻击她总是淡然接收毫不生气,然后挑别人的伤口打力攻击,直到对方伤痕累累鲜血淋漓才心满意足的罢手。

    真是小气的女人,一点都不大度。

    可他就是喜欢她那卑鄙无耻小人得志的模样怎么办?

    对,就是喜欢。

    这是卿犬从未正面表达过的,他习惯用他刻薄又毒舌的话语来掩盖他真实的想法,他从来都不愿意对她说出那个他一直以来都藐视鄙视的字眼,可他知道,他喜欢,一直都很喜欢,或许在他自己还不知道的时候,就喜欢了。

    卿犬以为,他这辈子不会有后悔的事。可在他看到她一次次的投入别人怀抱的时候,他早已后悔了。如果,如果他很早之前就告诉她,他喜欢她,他爱她,是不是对她来说,他就会不一样了?

    卿犬低头笑笑,不可能呀,怎么可能?她很早之前就明确告诉他了,她不喜欢年纪小的。明明只小了一个月份,她就认定了他不合适。

    可那又怎样啊?最起码,他让她知道了,他其实是爱她的,最起码让她知道了这一点,而不是在多年后的今天,在她儿女双全、让他没有任何机会的时候让她知道。

    卿犬这辈子心高气傲,他从一个年纪小小的少年到成年,眼睁睁的看着燕回身边的少女成长为女人,又更新换代为更年轻的女人……

    那些女人来来去去,这让卿犬眼中的女人和货物无二。他这辈子唯一喜欢过的女人,只有那一个而已。

    “哥?哥?”卿辰跟在后面追,“哥你走那么快干什么?”

    卿犬的脚步没有停,只是嘴里说道:“你忙你的去,别管我,我去门口透透气。”

    卿辰没走,而是试探的看了他一眼,问:“哥,你是不是喜欢上燕爷的女人?”

    卿犬拿烟的动作没停,点烟,漫不经心的应道:“嗯。”

    卿辰:“……”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难怪他哥一直对家里的大嫂没反应,原来不是他哥有问题,而是他心里被别人填满,再装不下其他人。可他哥喜欢的,偏偏是个他不该喜欢的,那是青城燕爷的女人。

    卿犬扭头看了他一眼,“我带你出来不是让你游手好闲的,忙自己的去。”

    卿辰只好点头:“知道了,那我走了。”走了两步又回来:“那哥,你跟大嫂……”

    卿犬抬眸,卿辰投降:“算了,我走了。”

    “回去以后,”卿犬突然开口,卿辰立刻止住脚步,竖起耳朵,就听卿犬说:“你就跟你妈说,我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至于是谁你不认识。”

    卿辰眨了两下眼睛,赶紧回来:“哥,不至于吧?难道你想和大嫂离婚?”

    卿犬吐出口眼圈,说:“看着那张脸有点腻,眼不见心不烦。再者,我也是为她好。”

    “可是霍家那边……”卿辰皱着眉头,他对他哥的每个决定都是赞同的,只是卿霍两家本来就是联姻,这结婚才多久就要离?

    卿犬伸手扔了手里的半截香烟,在脚下踩了踩说:“不用管霍家。那点所谓的经济制裁对我来说就当花钱消灾。大不了不走霍家的码头,他们家要是有骨气,那就拒绝卿家以后的所有货物。我看看卿家会不会因为他们家垮了台。”

    卿辰不是笨蛋,他心里多少有些明白,其实他哥就是利用了这么长时间的霍家,如今在那边海域站稳了脚跟,他这就是要一脚踢开的架势,犹豫了一下:“就是,就是觉得大嫂有点可怜。”

    什么都不知道,稀里糊涂嫁过来,出嫁当天他哥就给了新娘子难堪,差点让人家下不了台,如今又想要离婚,卿辰有时候想着,大哥这算不算是坑了人家呢?

    卿犬笑:“那你娶回家不得了?”

    卿辰炸毛:“我才不要呢!我要娶……”他偷偷瞅了眼里面,“要娶也娶那样的。”

    卿犬摇着头笑:“那小姑娘小着呢,真长大了,怕是也轮不到你。”

    卿辰提到这话茬,那脑袋就耷拉下来了,“怎么就偏偏是他家的呢?随便换个人家也成……我这心肝肺啊……”

    “你行了啊,有些话开玩笑都不能说,又不是不知道分寸。”卿犬提醒,“赶紧去,要死要活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失恋了。”

    卿辰反驳:“本来就是。”

    目送卿辰离开,卿犬才慢慢的转过走廊,在台阶上坐了下来,眼神失焦的看着前方,突然身侧的衣角被人拉了拉,他扭头,就看到燕大宝歪着小脑袋,皱着小眉头盯着他,“舅舅,你在伤心吗?”

    看着这个小胖妞可爱的小模样,卿犬忽的就笑了,“记得以后都要叫叔叔,不是舅舅,妈咪说的不对。”然后他伸手,把小丫头从后面抱过来,放到自己身边:“大宝怎么来外面了?”

    燕大宝的小手一指屋里,说:“大宝玩捉迷藏。”

    想也是,要不然肯定不会让她跑外面来,爷到底有在乎这个小丫头,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大宝怎么知道叔叔在伤心?”卿犬扭头看着小胖妞,放低嗓音问:“大宝这么厉害吗?”

    小孩子童言无忌,燕大宝直接说:“叔叔的眼睛,像在哭一样。叔叔,你为什么伤心呢?”

    卿犬摸摸她的小脑袋,说:“因为叔叔很多年前在商店看到一个很喜欢的东西,可惜叔叔当时不知道那是个很好的东西,所以叔叔没买,等叔叔发现那是个宝贝的时候,被别人抢走了,再也买不到一样的了。”

    燕大宝撅着小嘴:“叔叔真笨,喜欢了为什么不买呀?大宝喜欢的东西,大宝都会跟妈咪说,妈咪会帮大宝买。”

    卿犬点头:“所以大宝有个好妈咪。”

    燕大宝喜滋滋的动了动小屁股,“叔叔也有好妈咪吗?”

    卿犬摇摇头:“没有。叔叔小时候没有大宝乖,所以叔叔没有好妈咪。”

    燕大宝睁着她毛茸茸的大眼睛,问:“叔叔的妈咪会打你屁股吗?”

    卿犬眯了眯眼,“打小朋友屁股的妈咪也是好妈咪,叔叔的妈咪在叔叔有你大的时候就死了。所以叔叔没有妈咪。”

    燕大宝伸出小胖手,象征性的摸了摸卿犬的手,小眼神里充满了同情,“叔叔真可怜。”

    卿犬笑,“大宝觉得叔叔可怜?”

    燕大宝点头:“好可怜。”

    卿犬摸摸她的小脑袋:“所以大宝要对叔叔友善一点,我们俩要当好朋友,行吗?叔叔都这么可怜了。”

    燕大宝同情的点头:“好,当好朋友。”

    身后有人冲出来,一眼看到燕大宝和卿犬坐着台阶上,松了口气,又悄声无息的退了出去,快速的去跟展小怜汇报,展小怜听到燕大宝就在外面,顿时松了口气。

    刚刚突然发现燕大宝不见了,展小怜的心脏都要被吓了出来,又怕自己大惊小怪吓到大家,就私底下让人去找,幸好就在外面。

    费小宝其实就坐在没多远的地方,乖乖的不吭声,看着他妹妹和叔叔在说话,就当个安静的小布景,看到有人急匆匆出来就知道肯定是妈咪担心了,他站起来朝着屋里走去,然后拉拉展小怜的手,看着她说:“妈咪,不担心,小宝看着妹妹了。”

    展小怜低下头,在他的小脑门上亲了一下,“谢谢妈咪的大宝贝,妈咪刚吓坏了,现在不担心了。”

    费小宝点点头,然后又转身去看着妹妹。

    费小宝真的是个让人不费心的孩子,只是他自己本身也不过是个孩子,所以说展小怜一点不担心那肯定是骗人的。

    孩子找着了那脸色就放松下来,穆曦被吓的,赶紧把几个小家伙都拉到身边,防止跑丢。

    燕回刚刚看到个美人,跑去调戏美人,结果被展小怜抓个正着,只不过她现在没心思管他,先把燕大宝带回来再说。

    燕大爷表示很惆怅,刚刚就是摸了下屁股,就被看到了,怎么能这样呢?

    展小怜出去的时候,就看到燕大宝跟个小大人似得,踢腾着小胖腿,在跟卿犬聊天。

    卿犬低着头,眼里含着笑意,正和蔼可亲的跟燕大宝说着什么,燕大宝发出一阵奶声奶气的笑声,一看就被卿犬哄的很高兴。

    “大宝!”展小怜走过去对她喊了一声,燕大宝回身立刻要爬起来,几个小腿悬空,爬不起来,卿犬伸手把她抱到地上,自己也跟着站了起来。

    “妈咪!”燕大宝朝着展小怜跑过来,邀功似得说:“大宝在和叔叔聊天,大宝要和叔叔当好朋友。”

    展小怜弯腰,捧着小丫头的小脸使劲亲了一下,“好呀,我们家大宝真棒,都交了好多朋友了。”

    燕大宝笑的大眼都眯成缝缝,看看卿犬,又看看展小怜,小脸笑成了一朵花。

    “担心了?”卿犬看她一眼,“不知道她出来你们不知道。”

    展小怜摇摇头:“没事,是我没看紧,被吓到了。”她指指屋里,“我先带她进去了。”

    “多说一句话都不行了?”卿犬突然开口,“这多人,我能干什么?你没必要吓成这样。”

    展小怜无语的回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被吓的要走的?”摇着头牵着燕大宝就走:“我明明是要带燕大宝进屋去的。”

    卿犬站在原地,嘴里说了句:“不是就好。我以为你是打算以后都不理我了。”

    展小怜回头看他一眼:“咱俩又没什么深仇大恨,好好的怎么会不理你?就算有,那也扯平了不是?这可是当初我们说好的。”

    卿犬点头,笑:“对,是我们当初说好的。”

    展小怜又看了他一眼,然后牵着燕大宝的手进屋,进门就看到燕回堵在门口,微微掀着眼眸,问:“在说什么?”

    展小怜推推燕大宝,“大宝,跟哥哥玩去。”

    燕大宝果然撒开小胖腿,朝着费小宝跑过去:“哥哥。”

    等孩子走了,燕回又问:“爷问你跟他说什么呢?”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然后上前一步,踮起脚尖,伸手搂着他的脖子,抱着他,说:“没说什么,说了些闲话。”

    “真的?”燕回问:“就闲话?”

    “嗯,就是闲话。”展小怜松开手,拉着他的手往屋里走,“走吧,刚好我们来谈谈刚刚你那只犯贱的手到底都干了什么。”

    燕回:“……”

    龙家当家人的生日宴顺顺利利热热闹闹的过去,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来宾都陆陆续续返程。展小怜和穆曦两个人带着四五个小兔崽子开始逛湘江。把能逛的东西都给逛了个遍,穆曦买东西那就是大包小包的买,本来她就喜欢花花绿绿的东西,看到什么都想买,跟展小怜凑一块以后,还一边买一边研究。

    饭团看着小馒头,费小宝牵着燕大宝,身后跟了一波大人看着,外面人多,怕孩子走丢,要随时随地跟着才行。

    燕回百无聊赖的走在燕大宝后面,对于前面那俩女人疯狂购物的态度表示鄙视,哪里没有卖的?就这破地方卖的香还是怎么着?不像话!

    本来人家女人购物不要跟着,结果燕大爷借口要保护燕大宝,非要跟着,谁都拦不住,只能让他跟着了。

    潘弦是向导,怕孩子看不住,家里那几只都没带,龙呜呜兄弟俩在家里嚎的撕心裂肺都没用。因为潘弦这是为了可爱的小怜,所以龙湛啥话没说,把龙呜呜和龙看看拖过来打了一顿屁股,总算把他们打消停了。

    等两人觉得东西买的差不多了,才准备回去,穆曦还是老习惯,把她认得的觉得关系好的、自己喜欢的人都买了一堆礼物,打算回去挨个送给人家。

    展小怜看了都觉得眼疼:“就你心眼实诚,人家出去有人记得你嘛?”

    穆曦鼓着嘴不说话,埋头收拾东西,被展小怜喷急了,就反驳:“那他们没出去过,就没办法买东西,自然就没办法给我买礼物了。”又笑嘻嘻的问展小怜:“胶带,你想要什么呀?”

    展小怜瞪她:“我都买了,啥都不要。”

    穆曦只好把自己买的东西收起来装好,饭团在旁边帮妈妈的忙。

    展小怜突然问饭团:“饭团,今天是不是有陌生人跟你搭讪啊?”

    饭团抬头,漂亮的小脸上满是茫然:“没有呀。”

    展小怜说:“肯定有,姨姨都看到了。就是一个长的挺周正的小伙子,他跟你说什么了?”

    饭团眨巴了两下像极了妈妈的小妖精似得眼睛,说:“哦,那个人问我名字,还要我电话。”

    穆曦立马抬头,“你给了?”

    饭团说:“爸爸说了,要是有人往我要电话,就让我把他的电话给别人,这样他就能帮我挑商演活动,然后我给了他爸爸的电话。”

    穆曦、展小怜:“……”那可怜的小伙子,自求多福吧。

    李晋扬护闺女的程度跟燕回不相上下,怎么说呢,这就是当父亲的心情,儿子是要娶媳妇的,怎么都没关系,但是女儿是要嫁出去的,给别人家的,这种心情……李晋扬每每看到亭亭玉立的饭团时,心绞痛的感觉就会出来,饭团要是长的慢一点多好,小姑娘家家的,好好的长那么快干什么?

    在湘江待了差不多一周,总算要回去了,不回去没办法,穆曦那边李晋扬差不多是一天几个电话的问,穆曦在展小怜面前抱怨过好几次,说李晋扬一直催,这种催法不回去都不行。当然,还有一个就是孩子太多,到处都是乱糟糟的,

    小馒头和龙呜呜都打了好几架了,每次不是这个被打的嗷嗷哭,就是那个被打的嗷嗷哭,反正打架的最后结果就是其中有一个肯定是要被打的嗷嗷哭的。

    燕回每次都抱着燕大宝坐在旁边看,小馒头要是打输了,他就一个劲的欺负小馒头,龙呜呜要是打输了,他就幸灾乐祸,连带着把龙呜呜他爹龙湛都一起骂成废物。

    开始穆曦和潘弦还会紧张,打到最后,大人们经过都很淡定从容了。小家伙们的小拳头也没多大力气,只要不打伤人就没事。

    把买的东西都收拾好打包,准备打道回府,燕回是什么都不关心,整天揪跟在燕大宝身后,费小宝要是敢不跟燕大宝玩,他就会收拾费小宝,结果小家伙压根不给他收拾的机会,只要燕大宝一声喊,费小宝绝对会放下手里正在进行的事,过去陪燕大宝玩。

    在青城的时候因为安享小镇过来的先生们要教授,所以费小宝没有办法随时随地陪妹妹,如今难得外出,费小宝就抓紧时间满足妹妹的所有愿望。

    展小怜在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龙谷敲敲门进去:“小怜,在收拾东西?”

    箱子装的满满的,都是花了钱买回来的,一样都舍不得丢,“二哥?你自己坐,我马上就好。”

    伸手拉了椅子,龙谷坐下来,展小怜也差不多收拾好了,把头发扎成马尾,累的靠在沙发上休息。龙谷笑着说:“让你放在这还不愿意,到时候二哥给你一起寄过去多好?”

    展小怜笑嘻嘻的说:“不成,我一起回去新鲜,要是寄回去,感觉就不是我买的了。对了二哥,我爸我妈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龙谷摇摇头,“刚刚商量过了,晚几天再回去,来时候美优有点累着了,保险起见多养两天。”顿了顿又说:“其实你也可以带着孩子多住几天,让他们先回去就行。”

    展小怜撇嘴:“那王八蛋要是愿意就好了。”

    “吵架了?”龙谷一看燕回那随时随地就跟看贼似得架势就能猜到一点。

    “也不算吵。他不就那样嘛,气人,现在没事了。”这好歹算是家务事,展小怜懒的跟她哥多说,要是让燕回知道了,八成又得蹦跶半天。

    龙谷笑笑:“至少不无聊。还行吗?燕回要是敢欺负你,记得跟我们说。”

    展小怜点头:“放心吧,要是敢欺负我,我收拾收拾东西来湘江投奔我哥呗。”

    燕回靠在门口,小脸拉的老长,站半天没人发现他,怒了:“你刚刚在说什么?”

    兄妹俩抬头看他一眼,展小怜开口:“我哥关心我呢,怕你欺负我,我跟我哥说了,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带着小宝和大宝来投奔我哥,回娘家。”

    展爸展妈那边都快成燕回的娘家了,有时候想想还真无语,也不知道那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燕大爷的话噎在喉咙口,又觉得她说的好像也是那么回事,只是听在他耳朵里怎么听都不爽,什么叫欺负她了就投奔他哥?

    燕回出现在屋里,不过并没有影响兄妹俩继续聊天,两人说着轻松的话,中间燕回插了句嘴,结果龙谷立马改成了英语,展小怜顺势就用英语呱呱聊起来,燕大爷被排挤了。

    最后龙谷站起身:“小怜,那你先慢慢收拾,下午送你们去机场。”

    展小怜点点头:“行,二哥你去忙吧。”

    送走龙谷,燕回那张脸还是拉着的,看了展小怜一眼,往她旁边一挤,嘴里说:“爷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明明都是你欺负爷的!”

    展小怜扭头看他:“我跟二哥说的是假设。再一个,你没欺负我?”她正了正身体,嘴里说:“你怎么没欺负我?来湘江之前你还欺负我了呢,你是不是不让我来的?你是不是还跟我发脾气了?”

    燕回瞪眼,“都过去那么长时间的事了,你还翻旧账了?那你以前还打爷了,还用枕头砸在爷脑袋上,还用鞋砸到爷的脑袋上了。”

    展小怜立马伸手指他:“你看你看,你现在又对我凶了吧?我就说嘛!”

    燕回冲过去关门,不让龙家人听到屋里的动静,万一他们诬赖他欺负死肥妞,满身嘴都说不清:“怎么凶了?哪里凶了?爷明明什么都没说!收拾收拾,赶紧收拾东西,收拾好了马上就走!”

    两人在屋里围绕这个问题吵半天,最后燕大爷开始说软话:“改!以后要改!保证改!爷保证不发脾气,保证不乱打人……”

    展小怜抱着胳膊剔指甲,垂着眼眸不说话。

    燕回见她不相信,举着手说:“写!写保证书总行了吧?”

    展小怜立马开口:“这可是你说的,是你主动说的,我可没有逼你。写!”

    拿了纸笔往他面前一放,燕回真趴下了写字:保证书,从今以后保证不乱发脾气,不乱打人,不随便欺负小孩,不乱扔垃圾……最后签名是燕回。

    展小怜看着这份惨不忍睹的保证书,关键还错别字连天,好歹签名没写错,暂且忍了吧,要是跟他说错别字,不定又让他发脾气。

    折起来,点头:“行了,你都保证过了,要是你以后再犯,我就把你写的登报公布出去。原封不动的发布出去!”

    燕回大怒:“你敢!”

    “保证书!”展小怜立马把手里的纸展开,在他面前晃了晃,燕大爷爆发的脾气瞬间被压了下去。

    然后所有人就发现燕大爷这一天非常消停,就是时不时拿眼去戳展小怜。

    龙湛和龙谷去机场送他们,行李有人帮着运,不要他们操心,安检之前燕大宝把两个舅舅都抱了一遍,“大宝以后来看舅舅。”

    小丫头把两个舅舅给哄的,那小心肝都是冒泡泡的。没办法龙家都是男孩,好容易有个小丫头,那自然是心肝宝贝一样的疼,特别是小丫头长的可爱,又会说好听话,真是人见人爱。

    当然,如果小丫头的那个爹要是不出来晃悠的话,那是更好的。

    其实燕大爷实在是觉得自己家的燕大宝让那两个臭男人抱不爽,那是自己的燕大宝,凭什么让他们抱,不过心里又有点高兴,因为燕大宝是自己的闺女,闺女被人夸,当爹的自然高兴。

    费小宝身后至始至终都有个礼仪老师,所以他的言行举止无时不刻都透着贵族气息,跟两个舅舅告别的时候,更是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小小少年仰着可爱的小脸,“舅舅,小宝会保护妈咪和妹妹,你们请放心。”

    龙湛像对待男人一样拍拍小家伙的肩膀:“舅舅知道我们家小宝肯定会做的最好,加油。”

    龙谷对他笑了笑,点头:“那是,妈咪和大宝都交给小宝了,舅舅相信小宝肯定能完成任务。”

    小家伙对着两个舅舅笑的礼貌,然后默默的退到一边。

    穆曦带着三个孩子过来:“龙大哥龙二哥,这次我们母子三人来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多谢照顾,我们玩的很高兴。”

    饭团嘴甜的说:“龙舅舅,以后你们到青城,一定要来我们家,让我们好好招待你。”

    龙湛家里有三个捣蛋鬼,就是喜欢女孩,看着这漂亮的跟画里小人似得小姑娘,笑着说:“行,龙舅舅以后要是去摆宴,一定去你们家做客,可记得不能忘了龙舅舅呀。”

    饭团摆着小手:“不会的。一定记得。”

    小包子跟着一头:“欢迎两位龙舅舅去我们家做客。”

    龙湛伸手揉了小包子的小脸,挪开手小帅哥的发型就全乱了,小家伙默不作声的自己耙头发,乖乖站好。

    小馒头冲过来,对着龙湛说:“呜呜爸爸,你以后来,要把龙呜呜带过来,小爷我要打的他满地找牙!”

    谁愿意儿子被人打的满地找牙啊,龙湛的表情脸上当时就不好了,这人让护短护的很明显,拉了拉袖子,就打算把小馒头提起来打一顿,哥哥姐姐又可爱又漂亮,这小黑球咋这么欠揍呢?

    燕回立马过来看热闹,跟小馒头新学了成语,立马用上:“打,打的这小黑蛋满地找牙。”

    小馒头被提起来,拳打脚踢,结果啥都没碰到,被气的嗷嗷叫:“呜呜爸爸,你这是欺负小爷我是不是?”

    龙湛提着小家伙,点头:“就是欺负你怎么了?”

    小馒头立马扭头看向穆曦:“妈妈!救命!”

    “龙大哥,我来教训他!”穆曦赶紧过来把小馒头抱下来,小馒头大了,她也抱不住,放地上就揪耳朵:“你怎么跟龙舅舅说话的?舅舅是长辈,你算老几啊?还小爷?就你这样能当谁的小爷啊?”

    小馒头护耳朵:“妈!疼!疼疼疼!姐姐,救命啊!哥,救我!”

    饭团和小包子齐齐不出声,穆曦气的喘粗气,越来越不像话了!

    小馒头好容易把耳朵解救出来,捂着耳朵往饭团身后躲,姐姐最疼小馒头,还是姐姐最好。

    穆曦那边跟龙家兄弟道歉呢,死小子,回去这的要好好打一顿才行。

    饭团帮小馒头揉耳朵:“谁让你不听话?没礼貌,看回去爸爸不收拾你。”

    小馒头可怜巴巴的问:“姐姐,我耳朵红了吗?肿了吗?流血了吗?”不等饭团回答,小馒头扭头对穆曦喊:“后妈!我耳朵都肿了!小爷我这么帅,耳朵肿了还能看吗?后妈!我毁容了,小爷我娶不到媳妇了!”

    穆曦气的又要过来揪他耳朵,展小怜赶紧拉着:“你回去告诉李晋扬,让你老公收拾他就行。”

    小馒头听到了,顿时吓的缩起了脑袋,妈妈凶是凶,但是妈妈不可怕,顶多挨打屁股揪耳朵。家里真正可怕的其实是爸爸,或许这就是气场问题,李晋扬什么话不说,只是看一眼,小家伙们都害怕,饭团是家里最幸福的人,因为爸爸从来不会绷着脸跟她说话,她长大了以后爸爸跟她说话就更温柔。

    李晋扬心里的想法很简答,闺女就要精着养,要不然他一凶,小丫头受不了了,出去早恋怎么办?再一个,当爸爸的太凶,万一她看到温柔的男人就想早早嫁了怎么办?

    到现在李晋扬都还记得,当年他的小娇妻有多讨厌回叶家,就因为她比任何人都讨厌叶平楠那个不负责任的爸爸。李晋扬这是从穆曦身上吸取的教训呢,一定要把小闺女哄的好好的,这样她就喜欢爸爸,不缺父爱就不会早恋了。

    燕大爷是把小闺女以后的男朋友或者老公怎么死的办法想了n个出来,李晋扬是到现在都没想好要怎么才能把企图勾搭饭团那些人弄的生不如死。有闺女当爹的心情,没当过爹的人是不会理解的。

    过了安检,龙家兄弟目送他们进去以后才离开。

    卿犬兄弟提前回了西溏,卿辰回家,卿犬直接在外面的酒店住了下来,压根没回去的意思。

    躺在酒店的床上,他拿了手机给青城夜宫的蔡美人打了个电话,“蔡姐,猜猜我是谁?”

    蔡美人笑,“还用猜吗?不是卿少爷是谁?今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卿少爷怎么想起给我这个老婆子打电话了?”

    卿犬嬉皮笑脸道:“蔡姐要是老婆子,那我是不是也就说我老了?蔡姐明明风华绝代,谁敢说这话,我打的他爹妈都认不得他。”

    蔡美人直接笑出声:“就你嘴贫。说吧,什么事?”

    卿犬还是笑:“也没什么事,就是觉得想蔡姐了,就给蔡姐打个电话问候一声。”

    这话蔡美人才不信,无事不登三宝殿,这话算卿犬头上就是无事不会打电话,故意说:“这问候也问候过了,卿少爷要是没什么事,那我可挂了。我这可忙着呢!”

    “别啊!”卿犬果然开口:“蔡姐这是耍着我玩呢?有件事请蔡姐帮忙。”

    蔡美人说:“哟,真不知道我能帮上卿少爷什么忙,说说看,能帮的我决不推辞。”

    “对蔡姐来说小事一桩,”卿犬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说:“蔡姐长长眼,帮我挑个美人,干净点的最好,让她来西溏。”

    “卿少爷还需要我帮忙找?”蔡美人当稀罕事:“我看着,只要是没瞎眼的,往卿少爷身上扑的女孩应该比比皆是才对呀。”

    卿犬呵呵一笑:“蔡姐,这您就甭管,帮我挑个人就对了。”

    蔡美人不打听人家**,点头:“那成,人我帮卿少爷挑,多挑几个,卿少爷过目,觉得那个顺眼就说,我让她过去就行。”

    卿犬答应:“那就多谢蔡姐。”

    挂了电话,卿犬把手机扔到床上,继续看天花板。

    卿辰照常回家,陈爽一如既往的关心他的动向,拉着他追问细节,卿辰就照常回答,陈爽关心的事说完,卿辰一边吃东西一边跟陈爽说了句:“对了妈,我这次出去,发现大哥一个秘密。”

    只要事关卿犬的,陈爽就没有不重视,立马竖起耳朵:“什么事?”

    卿辰看看左右,压低声音凑到陈爽面前,说:“你知道我哥为什么对我嫂子不冷不热的,还经常不回家吗?”

    陈爽说:“还能有什么?还不是太忙了?”

    卿辰撇嘴,一脸神秘,继续压低声音说:“我哥再忙,也不会忙到这个程度的。其实我哥外面有人了。”

    陈爽一脸震惊:“真的?”

    卿辰点头:“嗯,我还能骗你?要不然我哥一个风华正茂的帅哥怎么就不碰我嫂子呢?他是心里有了别人,才会放着我大嫂一个大美人无动于衷的。”

    陈爽压根不敢相信,愣了半响才说:“真的假的?不可能吧?”凑到卿辰面前,问:“是谁啊?长的什么样?”

    卿辰摊摊手,继续吃东西:“我要知道就好了。霍家查了那么久都查不到,我怎么可能知道?”摸着下巴思索:“不过话说回来,这足以证明我哥保密工作做的好,霍家那么费心思查都查不出来,那就是说在幕后探查这活上,我哥最优先。”

    陈爽一巴掌打过去:“你这傻小子,他优秀你得意个什么劲?又不是你优秀,你赶紧跟着学学,以后你用得上啊!”

    卿辰不在意的摸摸胳膊,“我哥那是拿命豁出去换回来的,我怎么学?难不成你让我去送命?”

    陈爽一愣,卿犬的经历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有的,说他是拿命换的,那还真是差不多,毕竟跟着青城燕回的人,能一路坚持下来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坚持下来的,挪个窝都能独霸一方。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