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22节外生枝篇别字先生

番22节外生枝篇别字先生

    这是钟意第一次这样清晰的见到展小怜,看到以后钟意才知道,其实她没有传说中那样绝色,充其量只能算是清秀佳人,但是她有双很灵动的眼,那双眼睛会让人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被吸引,睫毛弯弯长长,眼眸漆黑晶亮,配上她不容易让人看出年纪的脸,即便她比钟意年长了不少,却没让她发出美人迟暮的感慨,倒是生出些苍天不公的叹息。

    钟意知道自己的身份,她安静的坐在卿犬身侧,努力当一个缩影。见到这个传说中的女人以后,她才知道,原来不是空有美貌才会吸引人注意的。

    她下意识的偷瞄了卿犬一眼,卿犬垂着眼眸,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手里拿着的餐具在他自己都不自知的情况下紧了紧。

    如果不是钟意听过他喊过那个名字,她会一起卿犬的心里不会有对面那个女人的位置,可偏偏她听过,所以此刻卿犬的所有细微动作对于她来说都是隐忍克制的表现。他如此善于伪装,伪装的让人觉得他对眼前的女人不过是不屑一顾,或许只有他自己心里才知道,对面那个女人在他的心里,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展小怜只是扫了钟意一眼,对她没什么好感,小笨跟她八卦了,卿犬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才跟他老婆离婚的,这算什么玩意?眼前这对狗男女没一个好东西,她一个都不喜欢。

    燕大爷正抖着腿,一脸不爽又带着得意的表情,不爽是这女人突然跑过来了,得意也是因为这女人突然跑过来了,死狗的女人丑的跟狗似得,就算燕大宝不来,这母老虎跟那丑女一对比,也能把那女人比下去。

    燕大爷往里面做了做,燕大宝挪着小屁股努力给妈咪挪位置:“妈咪,你坐到大宝身边来。”

    燕回还真给她让位置,很明显就是让她进去。展小怜没好气的看他一眼,倒是没说别的,本来是打算捉奸的,没想到今天冤枉他了,就是带燕大宝来吃饭的。看了眼小丫头头上扎的小辫子,一脸嫌弃,可真是惨不忍睹呀,歪成这样也不知道给正正。

    她随身包里带了梳子,燕大宝吃饭的时候,她受不了的拿出梳子给燕大宝梳小辫子,燕大爷斜着眼睛瞅了一眼,一脸愤愤不平:“爷梳的哪里不好?”

    钟意差点喷出嘴里的茶水,这么居家的话没想到是从那个不可一世的青城燕爷嘴里说出来的,而她对面的女人也不是传说中仙气飘飘的神仙姐姐,不过和天下所有结了婚的女人一样,带孩子做家务,就是个普通女人。

    卿犬的话很少,除了他毫不退让的和燕回斗气,跟展小怜的话特别少,只是因为她只顾着和燕大宝说话,而不搭理钟意的时候看了她一眼。

    吃了一半,燕大宝眨着大眼睛说了句:“妈咪,大宝要嘘嘘。”

    展小怜带她去找卫生间,卿犬顺手一指前方,“这来一直往前走,左拐弯就到了。”

    展小怜点点头:“嗯。”

    燕大宝奶声奶气的喊:“谢谢叔叔。”

    卿犬对小丫头笑了笑:“不谢。快去吧。”

    钟意看了卿犬一眼,放下手里的餐巾,小声说了句:“我也想去。”

    卿犬点头:“那跟她们一起去。”

    钟意站起来,跟在展小怜和燕大宝身后,前面的母女手牵手,小姑娘蹦蹦跳跳,妈妈走的优雅,她默默的跟在后面,一句话没有说。

    找到卫生间以后,燕大宝原本的嘘嘘变成了便便,展小怜在外面等,钟意在洗手,安静的垂着头,细心的洗着手。然后展小怜开口:“你叫什么?”

    钟意下意识的抬头,发现展小怜是在跟她说话,“钟意。时钟的钟,意思的意。”

    展小怜点头:“名字挺好听。”

    燕大宝在卫生间里喊了一句:“大宝的名字也好听。爸爸说大宝是绝世好大宝!”

    这就是燕大爷给自己闺女的自信,满地都是的大宝,到了她这里就是绝世好大宝了。

    展小怜出声:“嗯,我们家大宝就是好大宝,宝贝便便的时候要安静,不要说话。”

    燕大宝消停了,在妈咪面前,燕大宝一直都在努力当个让妈咪喜欢的乖宝宝,因为爸爸说了,如果大宝不乖,妈咪就带着哥哥去国外,不回来了,以后大宝就没有妈咪了,所以,燕大宝小盆友被坑闺女的老爹给完全教歪,偏偏这些展小怜还不知道。

    燕大爷说了,这是他和燕大宝之间的父女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燕大宝是个乖宝宝,为了不让自己没有妈妈,她完全遵守和爸爸的秘密要保密这一条。

    钟意洗完手也没走,而是和展小怜一起站在外面等燕大宝,展小怜也没赶她走,又开口跟她说话:“你认识卿犬多长时间?”

    钟意不敢像在西溏那样编,老老实实的说:“快三个月了……”

    展小怜愣了下:“你之前还有别的女人?”

    钟意摇头:“我不知道……不过,卿先生让我跟外面的说是一直跟着……”

    视线在她身上打量一眼,展小怜:“那怀孕呢?”

    钟意紧张的说:“我没怀孕……”

    展小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压根没想到会是这样,卿犬什么意思啊?这不是就是坑他老婆的?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人家姑娘都自杀了,他还有脸带小情人出来吃喝。真不是个好东西。

    那边燕大宝也在嚷嚷便便好了,展小怜进去收拾,完了带着她洗手,三个人一起去的,又一起回来,这边两个男人的斗气还没结束,只是这会不动手了,改成动嘴。

    比口才肯定是卿犬更甚一筹,可比不要脸和胡搅蛮缠,那肯定是燕爷举世无双,这样的两个人在一块斗嘴,竟然也斗了平手。卿犬那样眼高于顶的人,和燕回小孩子似得吵架吵了半天。

    燕大宝回来以后继续吃,钟意在她对面忍不住夸了一句:“小姑娘吃的真多,吃多了好呀,身体棒棒。”

    燕大宝立刻抬头对她笑:“大宝吃的多,最漂亮。”

    展小怜:“……”一只小猪有什么漂亮不漂亮的?哪里看得出来?

    卿犬扭头,看了钟意一眼,然后伸手,搂在她腰上,笑着说:“那你是不是也得多吃点?太瘦了不好。”

    燕回擦嘴:“还是爷的燕大宝好。”

    展小怜真是不待见的看了眼卿犬,心里直接把他定义为渣男。主要是先入为主了,霍盈盈她见过,虽然算不上特别聪明,不过贵在心思单纯,展小怜不喜欢心计太多的人,她自己就是这样的人,自己也知道跟这样的人相处起来太累,所以她喜欢穆曦,因为她知道只要和那傻妞在一起,她什么都不用考虑,只需要用最单纯的心思跟她用心相处就行。

    所以霍盈盈她还是挺喜欢的,再者,好歹也算是卿犬明媒正娶的老婆,眼前的这个女人算什么玩意?好吧,其实展小怜也知道这事和这小姑娘关系不大,一看就是个被动的承受者,因为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她只能安于现状。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眼前这个人模狗样的死东西。

    看到卿犬就眼疼,展小怜真是没朝他多看,注意放在燕大宝身上,而燕大爷对于自己老婆没跟死狗说一句话表示很满意,就这样就对了,一眼都不许看,看了挖眼珠子做戒指。

    吃晚饭,燕回搂着老婆抱着燕大宝回家,卿犬带着钟意回酒店。进了房间,钟意在洗手,他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问:“和展小姐说什么了?”

    钟意老实的回答:“她问了我名字。”

    “还有呢?”

    钟意就把展小怜跟她的对话说了一遍,然后她小心的抬头,问:“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卿犬上前,伸手把她抱到洗手台上,笑:“没说错,就这样就很好,省了我很多麻烦。”

    钟意一脸不解:“你不怪我跟她说实话?”

    卿犬伸手滑进她的衣服里,嘴里说:“不怪,她真想知道,一查就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所以跟她说实话最好。”

    钟意咬着唇,乖巧的配合他的动作,卿犬按着她顺着自己的心意摆布。

    他似乎心情很好,完了以后抱着她回卧室,再次攻城略地,等她累的昏昏欲睡的时候,他伏在她身上慢慢的磨蹭,要到不到的动作让她神志模糊,他说:“让她喜欢你,她喜欢你,我才会喜欢你……”

    钟意努力想睁开眼,却因为身体太疲惫陷入沉睡,就连他什么时候消停的都不知道。

    次日醒来,钟意就觉得自己跟做了一场梦似得,梦里卿犬隐约说了什么,她记得不清晰。身侧已经没了人影,一个人在床上坐了很久才慢慢起身。

    卿犬一天没回,她就只能一个人坐在屋里,卿犬没说让她出去的话,她就乖乖的坐在屋里,她知道,他给她再多的宠爱那也是假象,恃宠而骄的结局只会让她再次低落到尘埃,所以分寸依旧是她的法宝。

    展小怜在指挥阿姨收拾东西,早上穆曦打来电话,活小馒头死活要都青城找费小宝玩,穆曦就打算把小包子和小馒头带过去,展小怜问:“那饭团呢?”

    穆曦看了饭团一眼,说:“她呀?她跟几个同学约好了要出去逛街呢,就不过去了。”

    燕大宝一听饭团姐姐不过来,那小脑袋直接就耷拉下来了,怎么能这样呢?饭团姐姐怎么能不来跟大宝当好朋友呢?

    展小怜受不了的说了句:“知道了,燕大宝就跟霜打的茄子似得。”

    穆曦“咯咯”笑,“跟大宝说,饭团姐姐现在是大姑娘,有自己的好朋友啦,下次去找大宝再带饭团姐姐一起去。”

    李晋扬那护饭团护的跟什么的,饭团出去跟同学逛街,他都安排了几个人跟在后面,为了不让宝贝闺女反感,说都没说,就怕他家的绝色小美人在外头被人欺负占便宜什么的,没办法,谁让饭团现在是个大姑娘了呢?走在路上,那些不长眼的东西就跟苍蝇似得前赴后继,回回气的李晋扬肝疼。

    穆曦就是典型的有老公万事足的人,家里几个小东西李晋扬比她上心的多,她几乎不过问,反正她不管,李晋扬也会管的,这就是完全被宠出来的主,真的是老公负责赚钱带孩子养家,她就负责貌美如花。

    展小怜觉得自己苦命,因为她觉得他们家是完全反过来的,燕大爷负责貌美如花,剩下的她事事要操心,抹把伤心泪,这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小馒头要去找费小宝,很兴奋,这死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喜欢跟费小宝玩,他在外面跟谁玩都打架,打到最后就没朋友了。

    就这小馒头自己还不承认,美其名曰:“小爷没朋友,是因为小爷帅。他们就是妒忌小爷长的帅!”然后像模像样的感慨:“小爷这就是帅的没朋友!”

    穆曦第一次听他这样说的时候,可想揍他屁股了,他觉得自己帅的自信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呀?

    要论正常人的眼光,小包子的那张小脸才是真的帅,还是那种冷冷酷酷的帅,他脸上也吸取了妈妈漂亮的部分,所以他的五官比爸爸更精致也更经得住推敲,小家伙不笑的表情和李晋扬严肃时的模样有七分相像,人家啥都不问,一看他和李晋扬的脸,就知道肯定是父子俩,只是儿子长的更好看一点。

    至于小馒头……穆曦摇摇头,不提也罢。

    其实小馒头小奶娃的时候被穆曦养的白了一点,不过后来小家伙贪玩,会走路以后就跟皮球似得到处疯跑,拉都拉不住,好不容易被养白的小脸又给晒黑了,李晋扬对于男孩子白还是黑的没什么想法,看穆曦急成那样就说了句:“男孩黑就黑点,没事,又不是小姑娘,李司空就这样挺好。”

    安抚了好多次,才打消穆曦要把小馒头绑在家里养白白的计划。

    穆曦带着两儿子出现在展小怜家,小馒头轻车熟路的往楼上跑:“宝!”

    穆曦拉都没拉住。

    展小怜摆摆手:“来就来了,让他们玩会。”

    因为费小宝的原因,穆曦带小馒头过来的次数也少了,她也知道展小怜宝贝费小宝,怕耽误孩子学习,这是打了电话通了气,得了展小怜答应才过来的,要不然肯定不会带孩子过来。

    小包子也上楼,但是小家伙知道分寸,即便上楼也是悄声无息,怕冒然过去打扰了小宝弟弟。

    很快楼上传来了小馒头高兴的笑声,玩上了。

    燕大宝挪动小短腿,扶着楼梯扶手往楼上爬:“大宝也要和哥哥玩。”

    展小怜关照一声:“大宝小心点爬楼梯,别着急。”

    燕大宝不吭声的使劲爬楼梯。

    穆曦和展小怜在楼下聊天,两人隔一阵不见面都会相互打电话约约,这个真没办法,一个在摆宴一个在青城,不是抬步就到的距离,表面上看来了就来了,可李晋扬肯定是不放心自己老婆孩子就这样上楼,那私底下不定要怎么也布置人手才安心呢。

    燕大宝现在上学,燕回还往她前后左右拼命塞人。没办法,燕大爷缺德严重,得罪的人多,恨他的人也多,那想找他老人家麻烦的人自然也就多,他都把燕大宝捧手心里长大的,能不喜欢嘛。

    两人凑一块就讲八卦,穆曦给展小怜讲娱乐圈那点破事,今天谁谁钓到了金龟,前天演了哪部电视剧的男主角睡了演了那个配角的小女星……展小怜听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追问:“后来呢?有狗仔发现吗?狗仔都没发现,你怎么知道的?”

    展小怜问什么,穆曦就回答什么,反正说的可开心了。楼上那几个小兔崽子玩的高兴,两人也不管他们,那几个小家伙,真是打架也打不起来。

    小包子是不屑跟小馒头一般见识,费小宝是压根不会跟他打架,小馒头倒是想欺负燕大宝,可是觉得妹妹太小了,欺负了没意思,万一妹妹哭了,舅舅回来看到又要削他。

    两家小孩在一块一直玩到晚上燕回回家,进门就听到屋里小兔崽子们的声音,看到穆曦跟展小怜坐在客厅就知道是李晋扬家的两个小兔崽子来了,燕回直接上楼欺负小馒头去了。

    穆曦指着燕回的背影,说:“我哥没礼貌,都不理人。”

    展小怜惊奇:“你见过神经病主动跟人礼貌打招呼的?”

    穆曦:“……”

    小馒头在楼上被燕回蹂躏的嗷嗷叫,往地上一扔就生龙活虎,燕大宝在旁边看爸爸跟小馒头哥哥玩,笑的跟小花朵似得。

    太和谐了,也没人搭理,可怜的小馒头嗷几声没人救他,就认命的灯燕大爷不想玩了才能继续跟费小宝玩。

    小包子和费小宝都习惯了,燕大宝太小,还不懂事,一直以为是爸爸和小馒头哥哥做游戏的。

    晚上李晋扬来接老婆孩子,燕回是那种看谁都不待见的人,不过李晋扬他还是给面子,毕竟他也算是燕回眼里算得上人的那种。

    燕回翘腿坐在沙发上,燕大宝靠在他身上翻小人书,小胖手还指着上面的字一个一个的认,“小火车一直往西走……爸爸,这是什么字?”

    燕回瞅了一眼,说:“哐当哐当。”

    展小怜不放心的过来瞅一眼,发现念的没错又走了,父女俩当没看到她,燕大宝继续往下念:“呜呜,小火车继续往西走,穿过高山,穿过海洋,穿过……爸爸,这是什么字?”

    燕回瞅了一眼,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阴?”

    燕大宝于是继续往下念,然后周围的人都傻了。

    展小怜立马冲过来一看,跟燕大宝纠正:“大宝,这个不是念阴,是念隧,隧道。小火车穿过高山,穿过海洋,穿过隧道,朝着太阳的家开去。”

    燕大宝大眼睛瞪着燕回,指控:“爸爸不对。”

    燕回抬头看天,嘴里说:“爷看着没多大差别……”

    展小怜炸毛:“你是不是整天就满脑子下流内容?好好的一个字让你念成什么了?什么叫没多大差别?天差地别!”

    穆曦低头,当没听到,李晋扬伸手撑额,无声的叹了口气。

    小包子捂小馒头的耳朵,他没听到,小家伙左右扭头问:“怎么了?说什么了?哥哥你捂我耳朵干什么?小爷错过好事了是不是?”

    这是小馒头没听到,他要是听到了,现在绝对是满嘴的学。

    这地不能待下去了,他儿子都被教的歪到了姥姥家,李晋扬站起来:“李一狄李司空,准备回家。”

    小馒头不敢跟爸爸叫板,再不情愿也乖乖站起来准备回家。

    展小怜带着两孩子送他们上车,小馒头从车里探头,对费小宝摆着小黑爪:“宝,下次再来找你玩。”

    费小宝慢吞吞的举手小手摆摆:“嗯。”

    燕大宝一手牵着展小怜,一手牵着哥哥,时不时把小腿翘起来省力。

    母子三人进屋,燕大爷还在晃悠着腿,举着刚刚燕大宝看的书在认真的看,嘴里还嘀咕呢:“好好的字,简单点多好,非要用那么多比划,麻烦……”

    展小怜:“……”他不认得字还有理了,到底什么人呀?

    费小宝上楼,燕大宝自己又在旁边看书,很自在的晃着小腿,一脸的幸福满足。

    展小怜在燕回旁边坐下,小声说:“下次你不认得,就说不知道,让大宝来问我……”要是再想今天这样误导孩子,她非打死他不可。

    燕大爷一脸不爽的说:“爷就念错了一个字,有这必要这样跟爷过不去?”

    展小怜真想打的他一脸血,过不去他妹啊!这不是为了大宝吗?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吗?要不然以后大宝也念错了怎么办?”

    燕大宝早就开始识字了,而且现在认识的字还挺多,不认识的肯定是那些她没见过也学过的。

    燕大爷说:“念错就念错,又死不了人。”

    展小怜:“……”

    不过,燕大宝小盆友站到了妈咪的一边:“爸爸,念错很丢人。大宝不要念错!”

    燕回:“……”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