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23节外生枝篇生个孩子

番23节外生枝篇生个孩子

    为了认字这事,两人又吵了一架,燕大爷哼哼唧唧不服气,不就念错额一个字吗?多大的事?也值得拿出来说。女人就是麻烦,小心眼!

    展小怜真是懒的跟他多说话,跟燕大宝好一通叮嘱:“大宝,以后要是有不认识的字,来问妈咪,如果妈咪不在,去问哥哥或者是问哥哥的先生,知道吗?”

    燕大宝点头:“爸爸教错了,笨!”

    展小怜一听,这样也不行啊,当爸爸的人被女儿说笨,说不过去呀,只好又说:“宝贝,爸爸不是笨,而是爸爸擅长的不是这个,知道吗?其实爸爸很聪明的,非常聪明,你看爸爸打拳是不是打的很好?”

    燕大宝又点头:“爸爸会打人。”

    展小怜:“……”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燕回到底把她宝贝女儿带成啥样了呀?

    晚上睡觉的时候燕大爷还在生气,展小怜进来以后他还故意哼了一声,那样子要多孩子气有多孩子气,李晋扬算上他老婆总共是养了四个孩子,她是连带着燕回养了三个。

    洗漱完了躺倒他旁边,燕大爷给她看后背,不搭理。展小怜伸手推推他:“生气了?小心眼,不就说了你一句吗?不会就不会,别误导孩子就行,我也没说你什么呀。真是……”

    燕回继续哼一声,展小怜又笑着说:“小气!我这也是为你好,你说大宝是你闺女,这以后走出去,一开口就是别字,人家怎么说你这当爸爸的?现在教对了,以后大宝要是被人夸,也给你长脸是不是?人家一问,这谁家的姑娘啊,真聪明,别人说,是青城燕爷家的……多有面子!”

    燕回动了动身体,虽然嘴里冷哼一声,不过身体倒是转过来了。展小怜往他怀里窝,“别小心眼嘛,我是女人,唠叨一点也是应该的,你还跟我一般见识?”

    燕大爷的面子上来,心里也开始爽了,直接翻个身,抱着老婆滚床单。

    因为合作一事,卿犬出入青城的次数明显在增加,虽说每次来都没什么大事,不过他以前就这样,来来回回的也没什么人注意。他当然也怕死,不过比起燕回,他的单子出奇的大。

    当然,跟着燕回的时候他做也是善后的活,很少跟人正面起冲突,相对的那种一定要他命的仇家还真没几个,再一个,卿犬素来是个善于运用高科技的人,被他送到监狱里的人,他那边都有资料,那些人正在服刑,那些人刑满出狱,他都有详细的跟踪。

    而这些人,每个人身后都有人长时间盯着,直到确定对方放弃为止。没打算再报复什么的那些人,大多都是吸取教训娶妻生子,这种有了明显把柄的人,一般都是那种安分过日子不想惹事的,反之亦然,那就是重点盯梢对象。

    或许是跟燕回待的时间久了,习惯了那种小心翼翼关注周围一切动静的谨慎,只是他的脑子决定了他更加擅于简洁高效,而不是像燕回那样一棍子打死,看谁都不是好东西,只有弄的彻底没了威胁才放心。

    每次跟着卿犬一起来的人,除了随行的保镖,还有钟意。

    展小怜不喜欢钟意不是因为她这个人,实在是因为她的身份和所处的位置,即便知道她其实是无辜的,不过这人心没法控制,只能尽量对着友善一点。对于卿犬,那就是完全不待见了,以前看着挺好的一小伙子,压根看不出来身上还有燕回似得渣男潜质,结果现在原形毕露,就算遇到真爱了也不能这样吧?

    不喜欢人家,早说嘛,干嘛还娶回去?娶回去了又不善待,还是人吗?展小怜就觉得,她要是霍盈盈,非一刀捅死卿犬这个小渣货不可。

    因为钟意一直跟着卿犬,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卿犬很喜欢钟意,否则不会到哪都带着。

    霍盈盈后来自然知道了钟意,也见过钟意的人,其实比起相貌,霍盈盈要更甚一筹,除此以外,她还胜在气质好,可偏偏卿犬就是不喜欢她。霍盈盈自己私底下也哭过,她原本一直认为要和自己共度一生的男人,胳膊里却挽着别的女人,她能不伤心吗?

    在和卿犬结婚之前,霍盈盈几乎很少在外面露面,更加没有接触到异性,除了霍岩,卿犬是她接触的第二个异性,又有一副好皮囊,霍盈盈这样单纯的性子,不动心是不可能的,哪怕卿犬日日不归家,她也没生过其他的心思,真是一门心思的等,可即便这样,她都没能留住自己想要的。

    霍岩为了让妹妹从离婚的阴影里走出来,没少费心思。带着她去国外旅行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人的精神确实好了一点,可还是不能提卿犬那一茬,更别说再介绍其他男性给她认识,霍家夫妇最后和霍岩商量,暂时不提对象的事,等以后她慢慢恢复了再说也不迟。

    霍岩的心里把卿犬恨的要死,可即便这样他也不能轻举妄动对卿犬下手做什么,一是他怕盈盈知道了更怨他,二是卿犬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真派人去了,如果失误,恐怕整个卿家都会反扑,更别提卿犬个人会怎么做了。除了恨卿犬,他还无比厌恶他身边的女人,一个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的女人,也配和盈盈争。

    钟意的心里对霍盈盈真是无比同情,多少也存了愧疚,只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掌握她生杀大权的人是卿犬,而不是霍盈盈。她不想回到夜宫那个连灯光都充满暧昧暗示的地方,她不想每天接触不同的男人,任由他们占尽便宜。所以她只能遵循游戏规则,尽心尽力的跟在卿犬的身后,在他需要或者有兴致的时候竭尽所能的让他满意。

    卿犬会很流氓,但是不会折磨她,他给了钟意太多的幻想,最起码在两人单独相对的时候,他也没有摘下他和善的面具,一如既往的温柔以待。

    他频繁的带她前往青城,频繁的和青城燕爷的家眷接触,钟意知道展小怜不喜欢她,那是一种直觉,换着是她,她也不会喜欢自己,因为她的立场和身份决定了她必然会被两家妇女厌恶。可卿犬就像不知道一样,依旧把她往展小怜面前带。

    展小怜是怎么想的?她是不喜欢钟意,也不待见卿犬,可卿犬不是别人。

    他曾经千里迢迢去解救她还被她利用,他曾经巴巴跟在她身后被她当小跟班使唤,他曾经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她面前即便被他一巴掌打走,也借他人的名义帮她……

    展小怜的心里,卿犬是个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存在,哪怕她再不待见,可他遇到麻烦遇到危险的时候,她依然会去解救会娶帮忙,就像当初帮她那样,这是她欠他的,而她欠的这些债,一直没机会还给卿犬,因为现在,她所拥有的,卿犬一样拥有,他不需要。

    她不喜欢也会因为他是卿犬而善待钟意,给她不热络的笑,和说着无关痛痒的八卦,因为卿犬喜欢这个女孩。年轻漂亮,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展小怜以前不知道原来卿犬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按照她对卿犬的理解,他应该喜欢盈盈那种的漂亮有风情又身段妖娆诱人,偏偏钟意不是,她看起来更像初入风尘略显生涩的良家妇女。

    展小怜伸手把手里的茶壶倾倒向钟意的杯子:“女人多喝水对皮肤好。”

    钟意拘谨的把杯子送到她面前:“谢谢展小姐。”

    展小怜帮她倒满水,又在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点:“谢什么?不过是倒杯水,又累不死人。以前会有朋友经常过来陪我喝茶聊天说些八卦,不过现在有了家庭孩子,时间就少了。”

    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看她一眼,说:“难得卿犬愿意带个姑娘过来,实在是难得。”

    钟意小心的端着杯子喝水,放下杯子后她低着头,小声问:“展小姐是不是觉得我很讨厌?”

    展小怜抬头,“你也知道我不喜欢你?”

    钟意点点头:“嗯。换我,我也不会喜欢我这样的角色。”

    展小怜倒是一下子笑了:“对,要是哪天燕回敢搂个小妖精让我看到,我绝对会亲手阉了他……”

    正跟卿犬打架的燕大爷突然后背一凉,一个愣神就被卿犬给掀倒,燕回大怒:“死狗你想死?!”

    卿犬哪里知道这次就得逞了,啥话没说,转身撒腿就跑。燕回跟着后面就追:“看爷怎么卸了你的狗腿!”

    那边打的不亦乐乎,这边两个女人就安静的喝茶。钟意的脸上勉强笑了笑:“我也希望我以后的丈夫,不会带着外面的女人要跟我离婚……”

    展小怜看了她一眼,“他有跟你提到结婚的事?”

    钟意摇摇头:“展小姐,您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我从来没敢想过。我有自知之明,我这样的身份,给卿先生提鞋都不配,现在,卿先生不过是一时新鲜。”

    展小怜点点头:“有自知之明这点我还是挺喜欢的。说的是实在话。”别人家的家务事,八卦一下可以,其他的就不要搀和,“还想吃点什么?这都到了中午,有点饿。”

    费小宝和燕大宝都不需要她操心,时间她还真多的是,要不然也不会有闲情逸致到这里来喝茶。

    两个女人正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外面冲进来一个人影,卿犬看到她们,直接来了个急刹车,“展小怜!你他妈要不要管管你男人?像个疯子一样要杀人。”

    说话间,燕回已经冲过来了,手里的刀拿起来就要往卿犬身上招呼,展小怜急忙大喊一声:“燕回!”

    燕回回头,手里刚刚还明晃晃的的刀一眨眼就塞到袖子里了,然后他回头,捏着展小怜的下巴,低头在她嘴上啃了一口,“爷今天心情好,就饶了你这个狗东西!”

    其实是他老人家写了保证书,保证不乱砍人的,最起码当着这女人的面不行。

    展小怜一看到他就各种嫌弃,这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乖?整天不是干了这坏事就是干了那坏事,回头跟她说还编一堆漏洞百出的理由,她要拆穿他又恼羞成怒,要是不拆穿她被那些漏洞都给笑醒了。

    展小怜斜眼看他,燕回伸手搂着她的肩膀,对卿犬拍拍肩膀,像模像样的说:“偶尔切磋一下有利于提高技巧。”然后抬脚踹了卿犬一脚:“该说不上爷现在就卸了你的腿。”

    卿犬一脸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点头:“嗯。”

    展小怜:“……”假到姥姥家了好吧?

    钟意就低着头站在卿犬身侧,半响她伸出手,挽住卿犬的胳膊。卿犬回头看了她一眼,抽出胳膊转而搂住她的腰,问:“吃饱了?”

    钟意乖巧的点点头:“嗯。展小姐很会点东西,她点的几样都很好吃。”

    卿犬笑:“那记得以后也要请她,总吃别人的怎么行?”

    展小怜直接说:“不过一壶茶一点小点心,不值多少钱。犬,你可真是越财大气粗越小气吧啦的。”

    燕回附议:“就是!”

    卿犬还是笑,看着她的目光很淡:“礼尚往来,这是美德,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

    钟意在旁边小声说:“展小姐,哪天要是得空,欢迎您到西溏做客,西溏的美景很多,虽然我不是西溏的人,不过在那边发现很多好吃好玩好看的地方,到时候我给您当导游。”

    不等展小怜开口,燕回已经一口打断:“不去!哪里不能看?去什么西溏?满地的狗尿味。”

    钟意退到卿犬身后,卿犬笑着开口:“爷,知道你老人家怕死,倒是不知道怕成这样。女人间相邀做客都不让走,爷是打算把这女人养成金丝雀?本来就够丑的,再养成猪,还能见人?”

    展小怜大怒:“犬你这张臭嘴什么时候能改说人话?你眼睛长天花板上还是张脚底板上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胖了?要不要去称称看谁更重?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扭头对着燕回又骂:“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你老婆被人欺负你就当木头人是不是?”

    燕回拔刀,大怒:“死狗你想死是不是?”

    一看他拔刀了,展小怜又炸毛:“你行了!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你非得见血才行是不是?”对钟意笑笑,声音温柔:“以后有时间,一定过去。”

    这变脸的速度,看的燕回和卿犬目瞪口呆:“这女人可以当演员不培训了!”

    展小怜冷哼:“我过两天就去进娱乐圈,行了吧?”

    燕回怒视:“你敢?”

    展小怜拍拍他的背:“行了行了,不去不去!骗你玩的,满意了?”

    各自回去,进了酒店的房间卿犬抬脚把门撞上,转身就把钟意抵在门背后直奔主题,钟意双脚悬空被挤在门和他之间,只剩下喘息的力气:“卿……卿先生……”

    卿犬没有丝毫的停顿,一看就知道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等他尽兴,转而直接抱着她往床上走,她神智昏迷,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犹如溺水的人抓住的稻草。

    钟意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那么兴奋,只能配合他所有的动作,直到他彻底满足消停为止。

    等钟意醒来,他也靠在床头抽烟,脸上看不出疲惫的神色,只是瞟了她一眼,“累到你了?”

    钟意瞬间红了脸,她在夜宫学的东西,全都用在了他身上,每次他满意了都会夸上一句,可这夸的不是地方,只会让她脸红心跳。钟意无数次的想过,这样一个男人,哪个女人能不动心?

    卿犬搂着她的身体,说:“过两天回西溏,带你上船玩。”

    “上船?”钟意不明白。

    “嗯。”卿犬说:“让你看看大海。”

    钟意有点意外:“是要到海上去嘛?”

    卿犬见她感兴趣,不由笑道:“对,都海上去。你晕船吗?”

    钟意摇摇头:“我没做个船,不知道晕不晕船。”

    卿犬伸手把她拖到自己胸口:“晕也没事,待上十天半个月,习惯了就不晕了。”

    钟意:“……”然后小心的看他一眼:“去一次要这么久?”

    卿犬笑笑说:“这不算久,船员出海长的三五年,短的三五月,要看去的地方和做什么事。十天半月不过是度假的时间,还嫌长?”

    钟意羞涩的低头:“我又不知道……”

    摸着她光滑的肌肤,卿犬低头在她肩头啃了一口,说:“以后就慢慢就知道了。”

    这话让钟意平静的心起了波澜,他说以后就知道了,是不是意味着她以后会一直跟着他?她什么都不奢望,哪怕只是远远的跟着,她也愿意。

    “想什么呢?”卿犬晃晃她的下巴,钟意羞怯怯的摇摇头,然后乖乖巧巧的趴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平稳的心跳,慢慢的闭上眼睛。

    卿犬言而有信,回到西溏以后,还真带着钟意上了船。船不是码头停的那些货船,而是邮轮,这让钟意想到了那艘著名的海难船。踏上甲板的时候她心里还打了个哆嗦,卿犬回头:“害怕?”

    钟意摇摇头:“不怕。”

    卿犬笑:“还不怕?腿都软了。”

    钟意偷偷瞄他一眼,嘀咕了一句:“这还不都怪你……”

    卿犬听到了,也听明白了,凑近:“怪我?怪我还又哭又闹不让停?”

    钟意没想到他能听到,她就放在喉咙口咕隆了一句,他竟然听到了,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子,头也不敢抬一下,更别说看他的眼。

    卿犬对于她偶尔的犯迷糊还喜欢,最起码不会让他觉得像霍盈盈那样无趣,就连床上都是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弄的像他强要一样。而钟意受过训练,她羞涩但是更大胆,而且很有技巧,也愿意满足他的任何要求,这点就让他觉得满意,再加上她安分也懂分寸,换个女人不一定会有她这么有眼色。

    卿犬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句:“明天早上你会骂我。”然后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径直朝前走去,就像刚刚那句下流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钟意咬着唇,脸上的红晕压根就没机会消退下去,然后低着头,抬脚跟了上去。

    晚上海浪大的吓人,钟意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声音,心里有点恐惧。卿犬在和船上的客人寒暄,见她觉得累就让她先回来休息。

    豪华游轮的内部装饰和她之前在陆地上的所见没有多大的区别,竭尽所能的往奢华里整,如果不是船因为风浪太大轻轻晃动,她都感觉不出是在船上。

    不过,意外的她没有晕船,这让卿犬也很意外,只是胆子小,有点害怕,其他确实比大部分第一次上船进海的女人要强的多,似乎很能适应海上生活。

    她迷迷糊糊睡着了以后才发现身上压了人,身体的异样让她知道是谁,伴随着晃动的游轮,他掐着她的腰,极尽所能的让她哭喊出声,似乎为他白天的话正名,让她早上起来骂人。

    钟意早上起来没有骂,倒是哭的眼睛通红,身上是他留下的痕迹,可怜巴巴的窝在房间不出去,身体酸痛,一步都不想走。卿犬进来的时候她就抱着膝盖低着头,披头散发的,一句话也不说。

    卿犬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还不想吃饭?不吃饭怎么有力气应付晚上?”

    这话带了点威胁,钟意小心的摇摇头:“我不饿……”

    卿犬在床沿坐下,笑:“你不饿我饿,你确定不吃?”他的手滑到被子下,满意的觉察到她的身体绷的笔直:“你不吃,我可要开动了。”

    钟意立刻抬头伸手拉住他的手,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求他:“我饿了!我饿了!”

    卿犬愣了下,然后他缩回手,笑:“这才听话。”

    吃的也不多,不过总比不吃要好。本来就是胖瘦适中的身材,也不需要减肥,当然要按时吃东西。

    钟意偷眼看了卿犬一眼,总觉得他和在陆地上的时候有点不一样,陆地上的时候他再疯,也并不会像昨晚上那样,就跟换了一个人似得。

    卿犬瞬间捕捉到她的视线,问:“怎么了?”

    钟意急忙摇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没什么。很好吃。”

    卿犬点头:“那就多吃一点。”

    下午还是被他拖出了船舱,哪有到了还是一个劲的窝屋里的?来看的不就是大海的波浪壮阔?

    海风吹的人很舒服,略微带着点凉意,钟意忍不住说了句:“真舒服。”

    卿犬笑笑:“那是。不过吹多了,小心你这小脸变黑脸。”

    钟意:“……”女人都是爱美的她也不例外,不然她也不会经常背着卿犬做面膜保养脸了。

    卿犬看她伸手捂脸的紧张样,再次笑:“偶尔吹一下不会有事。”

    船沿周围都是人,卿犬上前一步走到她面前,在她耳边轻声说:“今天晚上在这里试试?”

    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钟意的眼睛瞬间睁的老大,下意识的抗拒:“这怎么行?都是人……”

    卿犬依旧低声说:“怎么不行?我可以说今天晚上有风浪,禁止出舱,就我们两个人。”

    钟意的脸涨的通红,“万一掉下去……”

    卿犬笑,“怎么会掉下去,我拉着你,就算真掉下去,我也会拉你上来。”

    钟意无语了半天,才小声问:“为什么一定要在外面?”

    卿犬说了两个字:“刺激。”

    西溏临海,西溏的卿家世代吃的是海,赚的也是海的钱,卿家子弟的骨子里流着大海的血液,卿犬也不例外。

    毫无疑问,他在海上时的精力比常人要更充沛,若说脚下的是一片海,那么于他而言,他是海里的鱼,大海是吞噬世间万物的魔鬼,却是他打造海上卿氏家族的工具。

    早上的时候,钟意根本起不来,身体上下没有不疼的,夜里的风比白天的凉意更重,海浪扑打着甲板,卿犬如愿以偿的同时她却感冒了,奄奄的坐在床上起不来。

    卿犬站在床头,皱着眉,似乎有点不满,“这种程度就感冒了?”

    钟意的心里无比委屈,抬头看了他一眼,小声说:“我也不想的……”吸了吸鼻子,“对不起……”

    卿犬忽一下就笑了,“算了,这也不怪你。不过你这身体得好好养养。”

    钟意急忙点头:“嗯。”其实她身体真算好的,以前上学的时候成绩不好,但是学校运动会的时候她都会被推荐参加。只是他这样说,钟意就只能应了:“知道了。”

    卿犬转身出去:“一会我让人给你送点吃的,吃完把药吃了。”

    钟意不敢说别的,只能继续乖乖点头。

    七天的海上生活,如果不是钟意感冒了五天,抵抗力下降,发展到上吐下泻,还算是和圆满。当然,钟意感冒这事,真怨起来,还得怨卿犬,如果不是他追求刺激非要深更半夜在甲板上亲热,她也不会被海风吹感冒。

    脚落到地面的时候钟意总算活了过来,毕竟是在陆地长大的,适应能力再强生了病以后心里也会改变。卿犬后来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过来看她的次数不多,看着一会半会好不了的架势,就干脆不过来了。至于他在外面干什么有没有别的女人,钟意就算难受也没有办法,她自己本来就没立场,如今身体不争气能怎么办?

    到了陆地上养了两天慢慢好起来,她小心翼翼的问了阿姨卿犬在什么地方,阿姨给她倒了杯水:“卿先生去了青城,去了有两天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让你好好养身体呢。”

    钟意应了一声:“谢谢你阿姨,我知道了。”

    她有点心慌,生怕自己因为生病让卿犬觉得她是累赘,他现在去了青城,她有种自己很快就会被抛弃的感觉。她自己在想,是不是当初霍盈盈也是她现在这种感觉?无助、恐惧,那种抓不住的绝望紧紧的包围着她。

    一个人坐在房间,窝在椅子上抱着膝盖哭,怕阿姨听到动静,自己很小声的抽噎,眼里打湿膝盖,她伸手抹了一把眼泪,压抑着情绪,想到反正现在他也不在,哭一回可以抵她好几年不委屈,直接就放声哭了出来。

    正哭的畅快淋漓的时候,门突然被人推开,钟意的哭声戛然而止,她带着满脸的眼泪扭头,诧异的看着门口站着的人,楞在原地。

    卿犬皱着眉头:“这是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钟意恐慌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袖子使劲擦了两下眼泪,“你回来了……”

    卿犬走近,眯着眼,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哭什么?”

    钟意咬着下唇不说话,只是偶尔抽噎一下。卿犬开口:“说吧,怎么了?哭成这样?”

    钟意低着头,半响小声说:“我以为你不想要我了……”

    卿犬哧的笑出声,“你要是再生不出孩子,我还真不打算要你了。”然后他顺手扯了手边的纸,在她脸上擦了两下,“避孕的药别吃了,再生不出来我就换个女人试试。”

    钟意的眼猛的睁大,结结巴巴的说:“卿先生……”

    卿犬依旧笑,晃晃她的下巴,调侃似得说:“卿什么先生?我先生不了,只能你生。”

    钟意急忙点头,“好……”

    因为卿犬的话,钟意特地去了医院,问了一堆医生的话,安全期生理期和排卵期分的一清二楚,还专门去订了备孕餐,专门为备孕的女人准备的饮食,虽然味道清淡了点,但是营养肯定丰富。

    而当初霍盈盈就想不到这点,哪怕是霍母提醒了,她也傻傻的分不清。卿犬本来对她就没有感情,他要子氏,她不主动算日子用这个由头抓紧机会,平白错过了机会。要是她有钟意一分用心,现在怕是孩子都生出来了。

    当初卿犬提离婚的时候说的是外面的女人怀了孕,卿家自然要追,结果霍岩帮了大忙,直接帮卿犬把莫须有的孩子去除了,倒是省了卿犬不少事,如今卿家又开始计较起来,说白了还是催着他再娶,至于他外面养的那个,身份摆在那了,肯定是不能娶,不过卿犬要是喜欢自己留着,别打了正妻的脸就行。

    说起来卿犬年纪也不小,他也就比展小怜小一个月,费小宝都是个小少年了,他怀里连个暖手的奶娃都没有,既然这样那就生,总比一个没有。

    也不知是年轻还是身体素质确实好,钟意不过在三周后就怀上了,她算日子很细心,自己感觉肯定有了,不敢声张,偷偷摸摸去买了验孕棒,结果显示还真是有了,那时候的心情她不知道怎么形容,有种老天其实是在帮她的庆幸感。

    晚上卿犬回来,她羞羞怯怯的跟他说了,卿犬当时是愣了下,然后点点头:“好,明天我让人送你去个适宜养胎的地方。”

    他没有表现出预期的兴奋,多少让钟意有点失望,不过孩子是他要的,她肯定会生下来。

    展小怜听说钟意怀孕了以后,原本就毛茸茸的大眼瞪的更大,“犬,你禽兽啊?人家小姑娘才多大?你让人家那么早生孩子干什么呀?”

    “女人成年了生孩子不天经地义?她比你小多少就比我小多少。怎么?妒忌她比你年轻?有本事你返老返童去。”卿犬悠然自得的跷着腿,坐在展小怜家的客厅里。

    燕回虎视眈眈在旁边瞪着,站到老婆这边,指着卿犬骂:“禽兽!无耻败类!”

    卿犬瞅了燕回一眼,“我要是没记错,你身边这女人当初还是个乳臭味干的黄毛丫头的时候……”

    燕回不要脸的说:“爷就喜欢嫩的……”

    展小怜一抱枕砸的燕大爷眼冒金星,“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卿犬快速的脱离战场,“你们慢打,我先走一步!”

    展小怜从战况中脱离,问:“钟意现在在哪?”

    卿犬站在原地,背对展小怜,然后他说:“西溏,我把她安排在郊区的别墅养胎。也省了家里那些人惦记她肚子里的孩子。”

    展小怜说了句:“那我什么时候过去看看她。”

    别的不看,好歹看在卿犬的面子上,冲着卿犬对钟意的在乎程度,也得过去一趟。

    还别说,展小怜虽然不喜欢钟意,不过钟意的存在多少让展小怜和燕回对卿犬放松了警惕。

    燕回不待见卿犬主要还是因为他老人家一直记着那王八蛋惦记过展小怜,而且,这女人还当着他的面啃了死狗一口,燕回想卿犬死的时候,他老人家是真的派人去了,那会要不是卿犬命大,怕是现在就没舌头了。

    如今卿犬总算开窍,连自己老婆都不要了,宁肯损失几片海域也要离婚,然后把钟意拴在身边,还怀了孩子,好歹让燕大爷知道死狗总算有女人爱,不用惦记他老人家的老婆。肥妞都成黄脸婆了,有什么好惦记的?燕大爷摸把心酸泪,还是个凶悍的黄脸婆,除了燕大爷不嫌弃她又老又凶,谁还想要她呀?

    这也是卿犬为什么有机会来燕大爷家里的原因。

    卿犬站在门口,依旧背对展小怜,半响,他抬起手,对着展小怜摆了摆手:“想去就去,不想去就算,不过是个女人,不勉强。”

    展小怜:“……”什么话呀?什么叫不过是个女人啊?女人怀孕是大事好吧。摆摆手:“你赶紧走!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管钟意什么样的人,她为卿犬怀了孩子是真的,不冲别的,孩子总是无辜的。

    卿犬真抬脚走了出去,展小怜鄙视的要死,燕大爷刚刚脱离抱枕攻势,快速的蹿过展小怜身边冲了出去:“爷忙!”

    懒的搭理他,展小怜回头把刚刚弄乱的地方重新收拾了一下。

    燕回跟卿犬前后上车,燕大爷斜眼看卿犬:“死狗,你说你女人要是生个不带把的,给李晋扬家那两个小兔崽子当童养媳怎样?你一点都不亏……”

    卿犬看他一眼:“爷这么关心干什么?别不是你怕他们哪个惦记了燕大宝吧?”

    燕大爷猛的“呸”了一声:“他们敢?爷割了他们那玩意!”

    其实卿犬说的一点都没错,燕大爷就是想转移注意力,别惦记他的燕大宝,死开死开!想想都不行。

    卿犬真是无语了,嘴里说了句:“年龄相差太大,不成。”

    燕大爷大怒:“怎么不成?你那女人还是个小的呢。”

    卿犬回他:“爷不是也老牛吃嫩草?大宝跟李晋扬家的几个小兔崽子,好歹差的般配……”

    话还没说完,燕回已经拔刀冲过来对着他:“砍死你这条死狗!”

    傻子才傻乎乎的坐着让他砍,燕回当即跳起来,直接打开车门,从疾驰的车上翻了下去,还是保命要紧。

    燕回探头对着卿犬大骂:“你敢上来爷就砍死你!”

    卿犬对着他喊了一句:“爷别光说不练,有种您老人家下来!”

    燕大爷挽挽袖子,真的打算下去,被人赶紧给拉住了:“冷静!冷静啊爷!这跳下去都是灰尘泥土,脏!”

    洁癖是病,得治。

    不过燕大爷这病一直没治好,还把燕大宝同学传染了一半,这会人好容易被拉了回去,还在车上对着卿犬拳打脚踢的比划了一顿次解恨。

    后面的车在卿犬旁边停下,“卿先生,请上车。”

    他拍拍腿上的灰尘,拉开车门上车,完全被练出来了,压根没有因为刚刚惊魂一跳有一点情绪上的波动,抱着胳膊闭目养神。

    钟意怀孕,展小怜真的带着燕大宝去了西溏,去之前给卿犬打了个招呼,卿犬带了人在进入西溏的地界处等。

    燕大宝坐在旁边的儿童座椅上,展小怜正低头翻带过来的书,这点也没变,捧的是本言情,正看的津津有味,车突然陆续停了,她抬头:“怎么了?”

    司机的声音有点紧张:“展小姐,请你稍等下。”

    已经有人去询问对方来路,不多时一个人影走来,卿犬伸手拉开门,“下车。”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