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24节外生枝篇大房子

番24节外生枝篇大房子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卿犬已经再次开口:“下车。”

    她转身去解燕大宝身上的安全带,不妨卿犬又出声:“年纪大耳朵聋了?让下车没听到?”

    展小怜无语的白了他一下,然后从车上下来。

    卿犬瞟了她一眼,然后他弯腰,探头到车里,伸手去解燕大宝的安全带,然后把她抱了下来:“大宝路上累不累?”

    燕大宝揉揉迷糊的大眼睛,奶声奶气的回答:“累。”

    卿犬把她抱在怀里:“那大宝乖乖睡觉,叔叔抱着大宝。”

    “怎么在这地方停了?”展小怜皱了皱眉眉头,抬头打量了下周围,很偏僻的位置。

    卿犬抱着趴在他肩膀上的燕大宝,径直朝前走:“不想留你可以回去。”

    展小怜:“……”回他妹啊,把大宝抱走了她回毛线啊。

    “爷一上午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我要是再不来接怕电话被他打爆。好歹到了我的地盘,你和大宝的安全我负责,真出个什么问题,我怕燕爷真灭了我。”卿犬抱着燕大宝重新上了前面的车,进去以后往里坐了坐。

    车门没关,展小怜看了他一眼,跟着坐了上去,外面有人把门关上。

    燕大宝在卿犬怀里睡着了,小丫头什么都不懂,睡的跟小猪似得。

    卿犬伸手戳戳燕大宝的小胖脸,笑着说:“这长的,跟她妈以前一样,都是个胖丫头。”

    展小怜斜眼:“有本事你在燕回面前说,你看他会不会拿刀砍死你。胖怎么了?胖是福气。有本事你这辈子别发胖!我看你过了四十岁的时候不长肉了。”

    大部分男人过三十五就开始有发福的迹象,而女人因为天生爱美,自己平时也很注意,发胖的情况有,但是毕竟少。

    卿犬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又不要你抱着睡,我的胖瘦也不关你事。”

    “你!”展小怜的手差点戳到他眼睛里,这话多少带了点调戏的意思,“犬,你可真是……”看眼他怀里的安安稳稳睡大觉的燕大宝,翻个白眼懒的搭理。果然是跟过燕回的人,真是没一个正常的。

    钟意有点受宠若惊,看到展小怜的时候她整个站都不知道怎么站,太拘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表现才自然:“展小姐,真是很意外……”

    展小怜对她摆摆手:“你坐着别动,双身自己可要注意,你现在还不满三个月,正是养胎的时候,小心点。”

    钟意点头:“嗯,谢谢展小姐,我会注意的。”

    燕大宝被送去睡觉了,展小怜在中意的房间和她说话,“这算是卿犬的第一个孩子,前往得养好了,当妈妈的养好了,孩子才会健康。”

    钟意伸手摸了摸还不明显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没什么感觉,但是他非要让我到这里来养胎,说这里环境好。”

    打量了眼周围,依山旁水的,环境确实很好,展小怜点点头:“这地方确实适合养胎,他是为你好,也是为孩子。”

    钟意点点头:“我知道的……”

    “孩子现在月份小,等大了你就有感觉了,不定什么时候踢你一脚,小手小脚会印在肚皮上,很可爱。”展小怜说的当初怀燕大宝时的印象,如今小丫头都长那么大了,上小学了,不过回忆起来还是会觉得很幸福。

    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钟意不由自主笑了笑,“展小姐当初怀孕的时候一定很小心。”

    “那是,”展小怜点头:“我怀孕不容易,所以怀上了就会全心全意的护着,怕出意外,最严重的几个月,我是一直都躺在床上,如果出门也是坐轮椅。等真到了那个程度,你就知道了。”

    围绕着孩子的话题,两个女人还是有话说的。估计是最近伙食太好,钟意的脸圆润了一圈,她自己也知道,在屋里也只敢穿平底鞋,作为一个年轻的未婚小姑娘,她在这方面还真比一般女人更注意。两人闲聊着,能想到的都会说两句,自然,作为两人认识纽带的卿犬也会被提到。

    “我跟卿犬认识的早,我跟他认识那会我正在上大学,都还小着呢,那时候你估计刚上小学,更小。他脾气真差,两句话不说就要踹人,这点绝对是因为燕回带坏的,看人的时候都是用眼皮子看,好像别人在他们眼里都是大便似得……”展小怜说的轻松,钟意听的直发笑:“怎么会?人和大便可不一样。”

    展小怜笑:“对啊,就是不一样,不过他们看人的眼神,就会给人这种感觉。”然后她凑到钟意耳边,偷偷说了句:“卿犬还被打过屁股,那一阵他看到人都不敢抬头……”

    这就等于是卿犬的丑事糗事展小怜都拿笑话讲给钟意听了,钟意听的一脸不敢置信,怎么也想不出来卿犬被人脱裤子挨打屁股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展小怜笑笑说:“反正他丢人现眼的事我都看过,我现在要是跟他说他能跳脚,肯定觉得丢人。”顿了顿又感慨似得说,“不过,一转眼都这么多年过去来了,我儿子都那么大了,他儿子也快来了。”

    钟意不好意思的说:“还早着呢。再说,不一定是儿子,万一是女儿我也没办法。”

    展小怜点头:“那是,是男是女这个没办法,不过他那种家庭还是要个儿子才行。”这算是善意的提醒,如果真想待的更久,生个儿子是最好的,只是这事真不好说,不是女人说了算。

    卿犬跟燕回的情况又不一样,燕回其实从来都没有子氏的压力,蒋老头就算在世也管不了了他,那人发狠的时候,是真说得出做得到,蒋老头完全不是对手。

    可卿犬不一样,那样的家庭没有儿子,就意味着权利将会旁落,这样的话问题就大了,一旦实权旁落,卿犬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毕竟谁都有老的时候,一旦他玩不动了,那么其他更年轻的人就会把他踢下卿家权势的舞台。

    钟意低着头,心里也隐隐有点担心,“我也希望是个儿子,只是……算了,就看命了。”

    展小怜笑笑:“这样想就对了。希望是这希望,如果希望实现不了,那就接受。”

    “嗯,”钟意再次点头:“谢谢展小姐,我觉得每次跟你说话,都能学到东西。”默了默,她低下头,小声说:“虽然你不太喜欢我……”

    展小怜不由笑出来:“你别多想,其实我是不待见卿犬,至于你,完全是迁怒。所以和你本人没有关系,你不要有心理压力。再说了,我就算不待见他又能这样?他在我心里,跟弟弟差不多,真有什么事,我说什么也要伸手的,所以我再不待见,那也断不了关系……”

    话没说完,原本虚掩的门被人猛的踢开,卿犬直接从外面走了进来,冷飕飕的看了展小怜一眼,“我可没有你这么丑的姐姐。我也不记得我那死鬼妈妈生了你这么个丑女儿。”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展小怜被气的直翻白眼,真想一巴掌忽下去打的他找不着南北,“你不损我几句会死啊?知道你长的帅,但是能不能别打击我这没有美貌的老女人呢?”

    卿犬直接在钟意旁边坐下:“不会死,心情不爽是一定的,所以损两句心情好。”

    展小怜指他,然后跟钟意说:“看到了吧?他就是这样气我的!”

    卿犬伸手把她的手指给打下去:“乱指什么?信不信把你那根手指砍下来红烧了?”

    “你烧给我看看!”展小怜把手伸到他面前,“你红烧呀?”

    卿犬看着她那只手,他曾经看到的那双肉肉的小手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皮肤光洁手指袖长,就连上面的纹理都无比细腻,指甲被修剪的圆润光滑,整齐的月牙干净异常,渡了一层淡淡的粉。

    他的行动大于理智,不过转念之间,他便握住了那只伸到他面前的手,然后他低头,把那只手拉倒自己唇边,然后轻轻咬了一口。

    展小怜大怒:“犬,你真以为自己名字是犬就当自己是狗?你还敢咬人?!”

    卿犬抬头,脸上满是嫌弃的表情:“你这猪蹄能红烧吗?多长时间没洗手了?你每次上厕所都不洗手的是不是?”

    展小怜被蛇咬了似得使劲摔手,“哎唷,你还真咬?恶心死我了,你刷牙没啊?太恶心了!”然后一脸嫌弃的跑去找洗手间:“洗手间在哪?我一定要多打两遍肥皂,要不然真得打狂犬疫苗了……”

    等她跑走,他还是那个动作坐在原地,半响,他沉默的站起来,抬脚径直走了出去。

    钟意低着头坐在原地,抿了抿唇,却什么话都没说。她知道,他真正想要的,不过是利用她来达成他的某种目的,哪怕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只是他的一颗棋子。

    展小怜拿肥皂洗了两次,一边洗一边嘀咕:“越大越不懂事啊,还真咬啊,下得了嘴……”一抬头,看到镜子里的人影顿时被吓的尖叫一声:“你吓死我了!”

    拍着胸口转身气急败坏的说:“你走路都没声音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卿犬原本没有表情的脸忽的就笑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做什么亏心事了?”

    展小怜一边走出去一边没好气的说:“我杀你全家算不算?”

    卿犬慢悠悠的跟在她:“明天我出海,要不要带大宝去海上看看?大宝晕船吗?”

    展小怜随口说:“大宝不晕……西溏这边的海雾气大吗?我怕她受凉咳嗽。”

    “不大,”他说:“早上大,不过早上等我们到了海上,也接近中午,太阳出来的时候海上最漂亮,有多远能看到多远。”

    展小怜点头:“那行啊,那明天就出去转转吧,好不容易才把燕回说同意了让过来。”她抬头对他笑着说:“那就看看西溏是不是你说的那么好看,要是敢骗我,以后再也不来了。”

    卿犬点头:“行,还不是你一句话的问题?”

    展小怜走了两步又回头问:“唉,大宝在哪睡觉?我过去看看她。”

    “这里,我带你去。”卿犬转身踏上台阶,朝着上面走路。展小怜小跑几步跟上:“犬,我得说这别墅的位置真好,风景也好,早上能看海还能看日出,该有的都有……”

    卿犬扭头看她一眼:“你喜欢?”

    展小怜点头:“当然喜欢啊,这么好的地方,谁不喜欢?”

    卿犬又说:“我送给你。”

    展小怜:“噗——”擦汗:“犬,财大气粗不是这么个玩法的,要是个小玩意你送我我要,这么个别墅你送我,我能要吗?”

    “怎么不能要?”卿犬看着她的眼睛说:“对我来说,这就是小玩意。”

    展小怜翻个白眼,指着他说了句:“幼稚!”

    卿犬的眼里闪过一丝懊恼,伸手狠狠的抓住她的手指:“展小怜,你再敢乱指,我真给你剁下来炖了!”

    这点威胁展小怜还真不怕,伸手把手拽回来,回头骂了他一句:“不剁你就是狗崽子!”转身往楼上跑去。

    卿犬跟在身后,半响,无声的叹了口气,对,他就是狗崽子,要是真剁,也不至于三番几次的说出来吓唬她,看着她的背影,抬脚跟了上去,“这边。”

    推开门,燕大宝四肢朝天睡的呼呼的,展小怜过去,伸手把被她蹬掉的被子给她盖上,嘴里说了句:“睡觉怎么就不老实呢?还是小姑娘呢。”

    燕大宝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突然“咯咯”笑了一下,展小怜无语的看着她:“好好的高兴什么呀?做梦都笑醒了。”

    “或许是到了新的地方,觉得高兴。”卿犬站在后面,看她的侧脸,问:“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

    展小怜摇摇头:“不用,我现在要是睡了,晚上肯定就睡不着了。”站起来伸个懒腰,朝着窗口走去,嘴里还说忍不住感慨:“哎唷,这房子……”

    卿犬走到她身边,“送给你你说我幼稚,那我就留着一直让你羡慕吧。”

    回头瞅他一眼,然后她伸手拍拍卿犬的肩膀:“你就留着吧,我以后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过来看看你老婆孩子,多好?要是真变成我自己的,不定我就不想过来了呢。”

    沉默了半响,他才开口:“我没老婆孩子。”

    提到这个话茬,展小怜忍不住问:“之前的那个霍家小姐不是挺好的?怎么非要跟人家离呢?算了,男人的心也不好琢磨,既然你喜欢现在这个,那就好好待人家,别再让人伤心。”

    卿犬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霍盈盈不适合卿家,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哪天被人吃的骨头不剩都没人知道。再说,我不喜欢她那张脸,要是以后生了孩子还是长她那样,我怕我到时候忍不住掐死。既然孩子一定要生,还不如找个自己看着顺眼的,生出的孩子再怎么长,也不会像她那样。”

    要说霍盈盈的脸长的像什么样,那就是典型的美人脸,还是时下很流行的锥子脸,其实很多女星都是整出来的,而霍盈盈是天生的,按理,霍盈盈温文淑雅的淑女品性和她的脸不搭,偏偏她就长成了这样。

    卿犬不喜欢那种脸型的女人,这会让他想起燕回身边的那帮女人,几乎个个都是这种脸型的妖娆美人,光可能起来就觉得风情万种,可风尘气息太浓,所以他一直不喜欢。又或者,那时候他身边挨着他最近的那个女孩,恰好长着一张不同与她们的脸型,反而是她那双极为毛绒的大眼睛像烙在他眼里一样,让他眼里再看不下其他女人。

    展小怜撇了撇嘴,表示不屑,尽找些虚假的借口,移情别恋就说移情别恋,不要脸就说不要脸,还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听到燕大宝哼哼了两声,她转身打算过去,身体顿时往后仰了一下,瞪着眼看着卿犬:“你突然挨这么近干什么?吓死我了!”

    卿犬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你当我稀罕挨你那么近?是你自己突然凑上来怨得了谁?”然后他扭头看了眼揉着眼睛爬起来,迷迷糊糊喊妈咪的燕大宝,“大宝醒了。”

    展小怜急忙走过去,“大宝,你醒了吗?”

    燕大宝来的时候睡了一路,算起来睡的挺久的,起床气不是很严重,不过还是会闹一会人,伸出小手搂着展小怜的脖子,往她身上挂,“妈咪……”

    燕大宝现在可是大孩子,那体重摆在这呢,展小怜抱她是能抱,但是肯定没法像小时候那样抱,很吃力的抱了一会就抱不住,燕大宝可不管妈咪能不能抱住,觉得自己往下滑了,还伸出四个小爪子使劲抓妈咪的衣服:“妈咪,大宝掉下来了。”

    展小怜脑门上全是汗,使劲抱着她左右看看,打算移到沙发上坐下,结果一只手没抱住小胖妞肉嘟嘟的小肉屁股,又往下掉。

    卿犬伸手托了一把,然后掐着燕大宝的胳肢窝,放到了沙发上,展小怜自己跟了过来,把她重新抱到怀里。

    卿犬忍不住说了句:“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宠?”

    其实展小怜还真不宠燕大宝,对燕大宝她其实算是个慈母,因为小胖妞被爸爸教的太歪,所以她一直都是致力于扭正的工作。看了他一眼,“我们家大宝可是听话的好孩子,偶尔撒撒娇罢了,没有那么宠。”

    卿犬在她旁边坐下,伸手刮了下燕大宝的小鼻子,“羞羞脸,这么大人还要妈咪抱。”

    燕大宝顶着一头睡的乱糟糟的头发,迷迷瞪瞪的反驳:“妈咪爱大宝。”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听到没?等你以后儿子生出来你就知道了,到时候你会巴不得把他捧在手心里,干什么都带着他……”

    卿犬直接说了句:“我没你那么闲。”

    等燕大宝醒神了,展小怜给她换了新的小裙子,编了两个小辫子,一张白嫩嫩的小脸怎么看怎么可爱。展小怜带着她去看钟意,小胖妞还是伸出小手摸了摸钟意的肚子:“姐姐,你肚子里是有小娃娃吗?”

    钟意点头:“对啊,有个小娃娃呀。”

    燕大宝又问:“那姐姐肚子里的是弟弟还是妹妹呀?”

    钟意笑着摇头:“这个姐姐不知道。”

    然后燕大宝扭头,看向卿犬:“叔叔,你知道姐姐肚子里的是弟弟还是妹妹吗?”

    卿犬摇摇头:“不知道。”

    展小怜听着燕大宝的称呼,真是一头黑线,喊钟意姐姐,喊卿犬叔叔,这辈分乱的,“大宝,要喊钟阿姨知道吗?”

    钟意低头,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小姑娘哪里知道那些啊。再说,被小丫头喊姐姐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女人的本能,就希望自己看起来更年轻。

    卿犬倒是不在意,“没事,大宝想怎么喊就怎么喊,本来叔叔就跟妈咪一样大。”

    燕大宝咔吧了两下眼睛,抓着小辫子,半响才说:“叔叔和妈咪一样大吗?那是不是很大了?可是妈咪一点都不大。”

    卿犬笑:“对,妈咪不大。”

    展小怜去拿包里的手机,掏出来一看顿时一头黑线,燕回就跟疯了似得打了几十个电话,她在路上的时候怕吵醒燕大宝,所以手机调了静音拿在了手里,卿犬来了以后就顺手塞包里了,顾着跟钟意说话聊天,忘了手机的事,估计那人又要炸毛。

    她赶紧回拨过去,电话就响了一下就被人接了起来,果然燕大爷很生气:“死女人!”

    展小怜赶紧把手机拿的离自己远一点,不让那吼声震到耳膜,“知不知道爷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耳朵聋了还是眼睛瞎了?怎么不知道接电话?……”

    展小怜拧着眉头听他炸毛的声音,等他说完说累了,才解释:“找你家燕大宝去,要不是她一路睡的跟小猪似得,我能调静音?到了地方总得陪孕妇说说话吧?又不是故意的,生这么大气干什么呀?”

    燕大爷的脾气来的快也的也快,听说是燕大宝的问题,打死不提这茬,他家燕大宝完美无缺,一点缺点都没有,谁都不能说燕大宝的坏话:“爷的燕大宝没错!那死狗有没有欺负你跟燕大宝?安保做的怎么样?那边有没有什么可以的动静?……”

    一问问一堆,展小怜擦汗,看了眼正看着她的卿犬,说:“犬是那样的人吗?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得不要脸?……行了行了,我错了,你最要脸,一张脸顶人家五张脸,行了吧?……他亲自来接的我们,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遇到劫匪了呢。”

    燕大爷满意的点头:“这就对了,看完了赶紧回来,一个怀孕的女人有什么好看的?回来回来!”

    展小怜无语:“你见过刚到人家就回去的?犬说明天带我和大宝出海看日出,我们晚两天回去……”

    燕回大怒:“什么?还要晚两天?说,那死狗是不是安排了一堆男人陪了?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一天没看住,又开始水性杨花了……”

    “水性杨花不是这么用的!”展小怜想撞墙。

    “那就……招蜂引蝶?”

    “你去死!”展小怜气的半死,真是一会不气她就不舒服啊,隔这么远还打电话过来专门气人,“没别的事我挂了!”

    “你敢!”燕回大怒:“信不信爷现在就过去把你抓回来?”

    这事还是信他的,展小怜只好说软话:“知道了知道了,有注意事项你说呗,我再跟犬转诉就行啊。”

    好容易得了他老人家的首肯挂了电话,展小怜也松了口气,这都什么人啊,她都这么老了,小女儿都这么大了,哪里就有那么多帅哥围着她转呢?她到是想呢,可惜有哪个男人比燕回长的好的?这就是个完全没自信的老神经病。

    钟意偷偷看了卿犬一眼,卿犬只是垂着眼眸,看着地面,脸上没有半分其他表情。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能把自己的表情和情绪控制的这样完美,完美的让人根本看不出他躁动的内心和压抑的情感。

    燕大宝这个小破孩依旧沉浸在新的环境里,好奇的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这些和家里不一样的东西每个她都好奇,非要伸出小胖手摸两下才满意,抱着一个陶瓷福娃摸啊摸的,然后问卿犬:“叔叔,我能把这个搬回家吗?”

    卿犬笑:“如果你喜欢,当然可以。不过,要看妈咪愿不愿意帮你运回家。”

    燕大宝扭头看向展小怜,展小怜见是个小福娃,还是红色的,难怪燕大宝喜欢,胖嘟嘟的跟她长的挺像,点头:“可以啊,叔叔愿意给你,那你就搬回家。”

    燕大宝顿时兴高采烈的把福娃抱回自己刚刚睡觉的房间。跟着小丫头又看到了一个大娃娃,要求抱回家,看到了一个漂亮的球,又要求带回家……

    展小怜:“……”把她挑的东西都摆回去:“燕大宝!你怎么不说把叔叔家的房子一起搬回家?”

    燕大宝无辜的说:“大宝搬不动房子。”敢情这要是能搬得动,她还真打算搬回家了?

    卿犬走到燕大宝面前蹲下,伸手碰碰她的小胖脸,说:“大宝要是喜欢房子,叔叔就送给你,好不好?”

    燕大宝哪里懂那么多,房子的概念在她心里就跟一个娃娃差不多,就是一个比较大一个比较小好拿,听说卿犬送给她,顿时拍着小手高兴:“好!大宝喜欢大房子!”跟家里一样大,但是长的又不一样。

    卿犬抬头看了眼发傻的展小怜一眼,扭头跟身后说了句:“让人去跟青城燕爷拿她的身份信息,去办过户手续。”

    展小怜猛的跳起来:“喂——”

    卿犬直接打断:“我送的是大宝,不是你,你别那么激动。对不对大宝?叔叔送给你,你喜欢是不是?”

    燕大宝点头:“喜欢!”

    “大宝,你过来……”展小怜站起来朝着她走过去。

    卿犬直接对燕大宝招招手:“大宝到叔叔这里来,叔叔带你参观你的新房子,里面有很多好玩的东西。”

    燕大宝直接朝着卿犬飞奔过去,卿犬牵起她的手,一高一矮一大一小手牵手,直接当着展小怜的面走了过去。

    展小怜被气的直哆嗦,这是人吗?这是人吗?这人脑子是浆糊做的吗?一个这么大的房子,送给一个孩子?这孩子才几岁,人家能给未成年人办过户?这神经病!真是神经病!跟过燕回的人都是神经病,就是专门来气她的!

    关键是,展小怜知道燕回肯定会要,他就恨不得从卿犬身上咬下一块狗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放过呢。

    展小怜头疼无比,这都什么人啊?脑回路是并不是都是跟燕回一样,反着长的呀?

    钟意还是那样笑眯眯的样子,努力让自己当个合格的棋子。展小怜扭头看到她,一脸无奈的表情:“不好意思,孩子小不懂事。”

    钟意还是笑了笑,“大宝很可爱,要是我能生一个像她那样的,就算是女孩我也高兴。”

    自己闺女被人夸奖,当妈妈的肯定高兴,“小丫头还是调皮,比她哥哥皮多了。”

    钟意确实听说展小怜还有个儿子,只是这个儿子的来路似乎没人说得清,有人说燕回的,也有人说是展小怜领养,还有说是她和前夫的儿子,总之没人敢说自己说的是事实。而这是她第一次从当事人嘴里听到她确实有个儿子的事实。

    卿犬牵着燕大宝参观房间,小家伙很高兴,这里摸啊摸,那里摸啊摸,好奇的问东问西:“叔叔,这个大房子里的东西,都是新的吗?”

    卿犬点头:“对,都是新的。”

    燕大宝又问:“那大宝就有新东西了是不是?”

    卿犬再次点头:“是的,大宝有了一个新的大房子,可以让哥哥过来玩。”

    小家伙高兴的大眼睛都眯成缝缝了,有新东西总归是让人高兴的,燕大宝也不例外。

    果然,燕大爷一听是死狗送了个房子给燕大宝,啥话没说,通知青城的律师带着燕大宝的各种资料去办过户,白给的不要是傻子,关于捞钱捞东西这方面,燕大爷从来都不客气。

    貌似因为房子问题惆怅的只有展小怜一个人,无功不受禄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肿么那对父女就这样大刺刺的接受了呢?

    等展小怜晚上说通燕大宝不能接受别人那么大礼物以后,燕大宝第二天早上主动找卿犬叔叔说不要的时候,那手续已经办完,燕大宝现在是个小富婆,因为她名下有卿犬叔叔送的一个大房子。

    早起出海,展小怜看都卿犬的时候没给好脸色,倒是燕大宝蹦蹦跳跳的很高兴,虽然妈咪说不能要别人的大房子,但是知道那大房子已经是自己的以后,燕大宝小盆友还是很高兴。

    卿犬只是看了她一眼,能给这脸色给他看就不错了,他还以为她会拿刀追着他砍呢。

    卿犬抱着燕大宝上夹板,展小怜跟在后面,嘴里忍不住说了句:“我可怕坐船了……”

    “怕什么?”卿犬把燕大宝放到床上,小家伙瞬间高兴,张着小胳膊到处跑,反正后面有人一直跟着,倒也不怕别的。

    展小怜在船上转了一圈,忍不住咂嘴,“这就是土豪,只有土豪才买得起游轮。”

    卿犬一直慢悠悠的跟在她身后,闻言笑了笑:“卿家吃的就是海上的饭。游轮和航运,包括渔业,少了这些,卿家也就垮了。”

    展小怜点头:“这有钱人赚钱的法子真是越想越多。犬,你是做海上的生意的,怎么不做码头生意?”

    卿犬看了她一眼,说:“原本有,不过西溏这片的码头卖给了霍家。”又看了她一眼,说:“霍家提的离婚条件。”

    展小怜:“……”这人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她不由自主摇摇头:“霍家的小姐被你害惨了。”

    卿犬扯了扯唇角,其实他的心里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这话她不止提了一次,倒是让他没有反驳的意思,只是半响淡淡说了句:“是吗。”

    身后一个小肉弹嗷嗷冲过来,燕大宝一下子抱住展小怜的腿:“妈咪,大宝交到好朋友了!”

    身后跟着一个小姑娘,瘦瘦的,长发,头上戴了个蝴蝶结头箍,穿着高端品牌的连衣裙和红色的小皮鞋,让个子小小的小姑娘显得十分成熟优雅。对比燕大宝的小辫子,燕大宝这种的才叫小孩,那个小姑娘真的是个小淑女。

    燕大宝真的是个擅于交朋友的人,每到一个地方她都能认识人,卿犬看了眼小姑娘,弯腰:“andy,爸爸在哪里?”

    能上船的,都是卿犬认识的才会邀请,否则不会让到穿上来,所以船上的人,哪怕是船员他都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

    andy小姑娘指指身后,声音细小温柔:“在屋里。叔叔,我们要开船了吗?”

    卿犬摸摸她的头:“对,要开船了。你准备好航海了吗?”

    andy点头,紧张的说:“准备好了!”

    燕大宝在旁边嗷嗷叫:“大宝也准备好了!”然后她突然张开小胳膊,对着卿犬说:“叔叔,大宝要看大海,你能抱大宝吗?”

    卿犬忍不住笑,弯腰把她抱到怀里,“好看吗?”

    燕大宝发出一阵感慨:“哇!好大啊!”扭头问展小怜:“妈咪,我们下次能把哥哥带过来一起看大海吗?”

    展小怜点头:“当然可以啊,哥哥肯定很喜欢。”

    燕大宝一阵兴奋的尖叫,“大宝喜欢!”

    旁边的andy一脸羡慕的看着燕大宝,然后踮起脚尖扒着栏杆透过缝隙往外看,展小怜过来,从她身后拦腰把小姑娘往上抱了抱:“这样能看到吗?”

    andy使劲点头:“能!”小手扒着栏杆,扭头看着展小怜,说:“阿姨,你真漂亮!”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直接说她长的漂亮,展小怜真是心花怒放,她自己倒是有自知之明,真不觉得自己是个美女,不过被一个小女孩这样夸,她还是很高兴:“谢谢宝贝,你也是个漂亮的小淑女。”

    andy低头羞涩的笑了笑,挣扎着下来站稳,转身看着展小怜,问:“阿姨,你能当我妈妈吗?我不喜欢我现在的妈妈,我想换一个妈妈。”

    展小怜诧异,下意识的抬头看了卿犬一眼,卿犬皱着眉头,开口:“andy,这样太失礼了。现在回屋找爸爸去。”

    小姑娘红了眼圈,委屈的吸了吸鼻子,低着头走了。

    卿犬开口:“andy的妈妈是她爸新娶的后妈。”

    展小怜了然,原来如此,难怪小姑娘不想要现在的妈妈,不过是孩子对外界不喜欢自己的人的本能反应。想到刚刚的小姑娘,再看看燕大宝,她突然庆幸自己和燕回双方的妥协。

    如果她真的带着小宝回安享小镇,是不是她的燕大宝也会是那个小姑娘现在的处境?是不是连家里请的帮工佣人都不会善待没有妈妈的小姑娘?

    想到这里,她伸手在燕大宝的小脸上捏了一下,燕大宝被卿犬抱着,推开妈咪的手,说:“妈咪,不要捏大宝的脸。咦?三弟呢?”

    明明是andy,燕大宝的发音多少还带着点孩子气,把人家喊成了三弟。

    展小怜笑笑,说:“她找爸爸去了。”

    燕大宝问:“那我能找她当好朋友吗?”

    展小怜点头:“当然可以。”

    燕大宝很高兴,踢腾了两下小腿:“叔叔我要下来!”

    卿犬把她放下来,小丫头一转脸又跑没影了,展小怜问:“没事吧?”

    卿犬用一副“你有病”的鄙视眼神看着她,压根懒的搭理。

    展小怜无语的吸吸鼻子:“好吧,我蠢了。”

    她像掉头再走一圈,不妨卿犬突然伸手搂着她的腰,往后一带,展小怜顺着他的力气转身,对于他突然动手动脚真是一脑门子的火,没好气的问:“干嘛呀?”

    一抬头然后她愣住,东方水平线的地方,一轮红日露出半张脸,映的那一片海域通红如霞,粼粼波光闪闪烁烁,分外耀眼壮观。

    拦在她腰上的手自动移开,展小怜看着东方忘了发火,嘴里不由发出一阵感慨,“真漂亮!”

    甲板上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很多人都出来看日出,燕大宝被人抱着送了过来,“妈咪!”

    知道她抱也抱不了多久,卿犬伸手把孩子接了过来抱在自己怀里,三个人站在最有利的位置,从背后看俨然一家三口,对着东方看红日缓缓升起。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