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27节外生枝篇信号不佳

番27节外生枝篇信号不佳

    贴着卿家标签的岛屿还挺多,一下子调出十几个,这每个岛屿之间相隔的距离也远,结果到了燕回手上,燕回阴沉着脸:“就给爷这么个东西?五个岛哪个是爷燕大宝待的地方都不知道?爷要你们干什么?一群废物!”

    谁敢吭声?燕大爷正在气头上,谁说话谁欠揍。不过,这事说来也怪,卿少爷家的船,怎么就会有同时有四五个卿少爷乘四五艘船分别发往不同的岛屿呢?这事说起来还真是玄幻,卿家少爷出海很正常,但是得到的信息真真假假参杂在一起,让人压根分不清,就像有人在故意误导似得。

    等燕大爷的怒火消下去一点后,才有人战战兢兢把这事跟燕回说了,燕回抬着下巴,垂着眼眸,轻轻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慢悠悠的问了句:“你是说,有人故意混淆这些消息来源,让人摸不清真假?”然后他嗤笑一声:“还用想是谁?肯定是那条死狗。”

    “爷,既然您老人家知道了,还是别去了,万一卿少爷要是有什么二心……”真是想到了这一点,一起卿犬明显就比别人聪明,他自己不声不响的出去几年,就捧了一堆学历回来,他说的那些话,看的那些书都是别人不懂的,如今又有卿家当后盾,谁知道他有没有升出别的心思?

    燕回笑的张狂:“你们当爷是死人?就凭他?就算他有胆吃到肚子里,也会被撑死收场。既然有胆玩花样,爷要是不陪着过两招,不是对不起他一番心思?”

    “爷,那毕竟是西溏,好歹也是卿家的地盘……”忠言逆耳啊,话还没说完呢,燕大爷已经一脚把人给踹了出去:“再啰嗦一句爷就割了你的舌头。走!”

    只能乖乖闭嘴,要不然舌头就真没了。

    最新的动向不断到了卿犬手里,他看着正悠然自得坐在海边沙滩上晒日光浴的母女俩,删了手机里的信息,抬脚走了过去,“大宝。”

    燕大宝就短短两天可喜欢卿犬叔叔了,立刻滑下来对着他跑过去:“叔叔!”

    小胖妞穿着粉色的花边搂着小泳衣,露出白嫩嫩的小肚皮,小胖脸上不是沙子就是汗珠,一看刚刚就玩的特别疯。

    卿犬俯身把她抱到怀里,擦了擦她脸上的沙子:“这里好玩吗?”

    燕大宝搂着卿犬的脖子,小脸笑成了花:“好玩!”

    “大宝喜欢这里吗?”卿犬又问。

    燕大宝点头:“喜欢。”

    卿犬抱着她朝展小怜走去:“那大宝愿不愿意和妈咪一直跟叔叔在一起?”

    燕大宝立马点头:“愿意。”不过小丫头说完又想了想,说:“爸爸和哥哥也要来。”

    卿犬笑着摇头:“爸爸和哥哥他们有事要忙,没办法过来要怎么办?”

    燕大宝听了,顿时狞着小眉头,撇着小嘴说:“那大宝不高兴。大宝要爸爸和哥哥,还有妈咪,还有叔叔一直在一起。”

    卿犬脸上带了丝嘲讽的笑,摇了摇头:“小白眼狼。”

    燕大宝听不懂,“大宝是大宝。”

    他走过去,把燕大宝放下来,燕大宝立刻躺在躺椅上,小太爷似得躺着。

    展小怜取下眼睛上盖着的毛巾,睁开眼看了眼卿犬,又重新把毛巾盖在眼睛上,

    卿犬在她旁边坐下,伸手取下她眼睛上的毛巾,拿在手里擦了擦,又给她搁上,展小怜嫌弃的拽下来扔地上,“你一天不惹我会死吗?”

    卿犬在旁边的沙滩椅上躺下来,“我的乐趣就在于此,你迁就我一点不就行了?”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翻了个身,背对他,继续闭眼休息,躺了一会突然想起什么似得说:“对了,我刚刚发现岛上的信号突然断了,这个得找谁啊?这对外都断了联系,万一岛上缺资少粮的不是都没人知道?”

    卿犬笑笑:“怎么会?信号塔就在最高的山上,有问题早有人发现了。”

    展小怜拿着手机看,嘴里嘀咕:“哎?又有信号了?”然后试着登录,结果发现怎么也登录不是,“怪了,看着信号挺好,怎么就是发不出信息呢?”

    卿犬头也没抬的说了句:“因为这里毕竟是个海岛,信号不稳定。”

    展小怜只好把手机放下了,嘴里嘀咕了一句:“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了。”

    “觉得这地方怎么样?”卿犬突然问。

    展小怜斜眼看他:“怎么?我要觉得不错,卿少爷是不是就财大气粗的打算送给我了?”

    卿犬笑:“我可送不起这个,这些岛大部分是租的,你以为是买的?财大气粗。”

    展小怜瞪眼:“正着说反着说的都是你!”伸手掀开身上的浴毯,光着脚站起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难得到海边休闲几天,我去游泳,你帮我看着大宝。”

    卿犬刚要开口说话,抬头看到她只穿着泳衣站在门前,一身洁白的皮肤在蓝色泳衣的存托下,显得尤为耀眼,露出她美好的后背和均称的四肢。

    他到口的话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他清了清喉咙掩饰他的失态和入眼所见带来的慌乱:“别去丢人现眼了,也不看看满沙滩的女人身材有多好,你这一身肥膘能不能别出去晃?”

    原本挺好的心情被他损的头顶冒烟,展小怜只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拿起旁边的游泳圈,燕大宝正睡的香,展小怜正好趁着这机会去游泳。

    卿犬坐在原地,等她走远才敢再次看去。其实她的身材真算不上绝佳的,毕竟是生过两个孩子的人,不过她胜在有一身白嫩的皮肤,以致让她很容易吸引来别人的目光。他的视线扫过那些人,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阴冷,或许,他不悦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身材方面,展小怜真不觉得自己比谁差了多少,她年纪毕竟摆在这,又不是从事模特之类对身材高要求的职业,能保持到现在这样她可是很满意的。对于卿犬的话,她真心觉得只要当那是只小狗叫就行,不用放在心上。

    不是太差又不算好,走出去不丢人也不用太引人注目,普通人不就行了吗?展小怜把游泳圈套到身上,只在浅水区扑腾,只会一点,不淹死的技术罢了,她这人比谁都惜命,所以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这种地方有人搭讪是肯定的,特别是她独自一人的时候,长了一张讨喜又显小的脸,自然会吸引一些自以为成功又有条件艳遇的成功人士。

    卿犬坐在沙滩上,眼睛盯着海里的那个人影,一直坐着没动,直到他看到她身边多了一个男人。

    卿犬忽的站起来,头也没回的跟身边的人说了句:“看着孩子。”

    然后抬脚朝着那个方向走,走了两步又回头,伸手拽过沙滩椅上的毛毯,再次朝着那里走去。

    展小怜正跟人说话,其实也就是说些无关痛痒的话,人家跟她搭讪,她肯定不会不搭理,本来就是个脑子灵光的人,人家说什么她都能轻而易举的挡回去,压根没想到其他方面去。

    那人缠着她说话,也让她有点烦,正要开口打发了,不妨没多远的地方有人喊她的名字:“展小怜!”

    展小怜循声看去,发现卿犬踩着水朝他走过来,她皱了皱眉头,然后对那人笑笑:“不好意思,我朋友喊我了。”

    那人一看是卿家的少爷,立马识相的另寻其他目标去了。

    展小怜走过去,“干嘛?有事?大宝醒了?”

    卿犬冷着脸,手里拿着的浴巾毯直接打开,直接从伸手把她的身体给裹了起来,“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有什么?也好意思出来显?是谁说自己是有夫之妇的?路边随便拖个阿猫阿狗你都理?……”

    展小怜斜眼:“怎么说话呢?我理谁了?”

    觉得热,她伸手把浴巾毯给推下去,抬脚就往沙滩上走。卿犬气急败坏,手里张着浴巾非要给她披上,“你这身材你也好意思露?你的自知之明呢?你给我披上!”

    展小怜站住脚,掐着腰,对着卿犬抬头挺胸,朝着他走过去,在他勉强停下来,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说:“我的身材怎么样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我爱怎么露就怎么露,你管得着吗?你这就是典型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知不知道?”

    卿犬不由自主的后腿了两步,展小怜瞪着他,转身往前走,心里越想越气,猛的站住脚,又转身,卿犬顿时戒备的后退一步:“干嘛?”

    展小怜斜眼继续瞪:“我身材好不好碍着你的眼了?又没让你看,你着急个什么劲?你再敢多看一眼,小心我戳瞎你的眼!”

    卿犬继续无语,然后他看着展小怜拉着脸,气势汹汹的回到岸上。

    燕大宝还在睡,小丫头对睡觉情有独钟,每天下午雷打不通的睡午觉,到时间她就犯迷糊,睡饱了自己就好醒。展小怜重新躺在沙滩椅上,卿犬过来,直接把手里的浴巾毯扔到她身上。

    展小怜直接把浴巾毯扯开,把自己从头盖到尾。

    卿犬突然明白人家常说的那句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感觉了。不管他说的多难听,多想打击她,可他自己心里知道,他唯一在意的,不过是不想便宜了那些不要脸的男人,包括他自己。

    身侧的女人满身上下都写着别惹我,卿犬也确实没打算再惹她,他留给她的印象几乎就是惹她不高兴,他也根本不在意再坏这么一点,可现在不行,他不想再惹她不高兴,最起码今天不行。

    傍晚时分,展小怜牵着睡醒的燕大宝的小手准备去吃饭,燕大宝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左右看看,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卿犬,一脸的同情。

    经过长时间的磨练,燕大宝小盆友能一眼看出妈咪是在不高兴,因为每次爸爸惹妈咪生气的时候,妈咪都是这个表情,卿犬叔叔跟在后面大气都不敢喘,肯定是叔叔惹妈咪生气了。

    展小怜一下午都没理他,这人真是太过分了,还以为他是谁啊?管的是不是有点多了?要是燕回这么叽歪她肯定没这么生气,卿犬算怎么回事?

    展小怜跟燕大宝进了岛上那座雄伟壮观的酒店,卿犬慢悠悠的跟在后面,看着全身弥漫生人勿近的气息,又有发笑,果然还是女人,他就说了句身材不好就记到现在。

    母女俩吃饭的时候很安静,燕大宝偷偷看了卿犬叔叔一眼,然后乖乖低头吃东西,不能在妈咪的面前跟叔叔说话,妈咪会不高兴。

    卿犬看了眼对面坐着的人,伸手把切好的肉分成两份,一份送到燕大宝的碗里,一份送到展小怜面前,展小怜直接伸手挡着,“不用!”

    卿犬笑:“别这么小气,我道歉!我这不是替爷护着?万一碰到那些不长眼的,不是给爷添堵吗?”趁着她抬头斜眼审视他的时候,重新把肉放到她面前,“来,吃点肉,味道不错。”

    展小怜勉强搭理了他一句,燕大宝还是低头吃东西,可乖了。

    晚上展小怜睡的早,其实也不困,就是还没完全消气,给卿犬脸色看,让他下次注意点,别没大没小的。

    燕大宝还不困呢,不过小丫头长大了,知道妈咪不高兴,也不闹人,就在房间里趴桌子上画画,都是跟费小宝学的,画的自然没有哥哥好,不过也算像样。

    少了外面热闹的声音和美丽夜色的参照,燕大宝还以为很晚了,画完画,乖乖往床上爬,要跟妈咪一起睡。

    展小怜睡着没多长时间,突然从梦里惊醒,直接坐了起来大口喘气,耳边是夜晚的海浪扑打港口礁石的声音,一浪掀过一浪的高,她伸手摸了床头开关,然后坐了起来,身侧的燕大宝睡的很沉,她翻身下床,伸手拿了手机过来,信号格还是满格,她伸手拨了燕回的电话,电话那边显示不在通信区。

    她低头看着手机,不确定是自己的手机问题还是燕回的电话有问题,回头看了眼燕大宝,拉开门出去,喊了阿姨过来看着孩子,自己去找卿犬。

    即便她跟卿犬闹了别扭,在这个岛上,能帮到她的人而她又信任的,恐怕只有卿犬。

    她伸手敲门,敲了几下以后,卿犬的房间门开了,他穿的很休闲,踩着拖鞋,脸上还戴着眼镜,看到展小怜站在门口愣了一下,“这么晚了,怎么不睡觉?”

    展小怜把自己的手机拿给他看了一眼,“你手机借我用一下。”

    卿犬拧着眉头问:“手机坏了?”

    展小怜看着手里的手机,嘴里说了句:“我不知道,我打不通燕回的电话。”

    按道理不应该,那人是什么德性她太知道了,那两张照片发出去以后竟然没有任何反应,这就不对劲,按照燕回的个性,肯定会大刺刺得意洋洋夸一句他的燕大宝绝世无双的,结果短信发出去以后,燕回没有半点反应,而她的手机也没有再接到他的电话。

    卿犬拉开门,“进来。”

    展小怜左右看了看,走廊上安安静静没有一个人,怕自己站在门口说话的声音打扰到别的房间的人,抬脚走了进去。

    房间里开了工作台的台灯,桌子上放了开着的电脑,对面是整齐的、厚厚的书籍,床铺很平坦,即便这么晚卿犬也没有休息,而是在工作。

    展小怜坐在沙发上,接过卿犬递过来的手机,直接输入燕回的手机号,放到耳边等着,电话的反应和之前的一样,展小怜茫然的看着电话,然后看着卿犬问:“犬,如果对方显示不在服务区,这说明他是不是在什么旮旯角落里?所以才没信号?”

    卿犬看了她一眼:“也可能是抠了电池,这要看手机操作人是怎么设置的。”

    展小怜坐在原地,眼睛盯着前方,然后她问卿犬:“犬,你说燕回会不会一生气过来找我和大宝了?白天堆的那个沙堆城堡拍了照片过去,他就没理我,我想着他是不是生气了。”这世上最了解燕回的人只有她,也只有她能想到燕回到底是怎么想的,哪怕他生个闷气她都知道她只要问了过程都能猜到原因,不管燕大爷生气的原因有多幼稚刁钻,她从来没猜错过。

    卿犬笑:“按照爷的性格,可能呀,他老人家的心眼针尖大,不是很正常吗?”

    展小怜点点头,就是这样,所以她在想燕回八成是因为生气要来找她,所以才会电话联系不上,本来她这边信号就不好,如果他那边信号再不好,这样相互之间难联系上就正常了,只是,燕回那么讨厌水啊海啊这些东西,他要乘船来?那船的开的肯定蜗牛似得慢,不符合燕大爷的做事风格,展小怜能想到的就是飞机,也只有他才有能力闹腾的人家给他当时就找到飞机,再怎么着,那蒋笙差不多是任由他任性胡闹的,替他搞架飞机还是能办到。

    展小怜先是雷震去了电话,雷震接到电话的时候正跟老婆滚床单呢,他老人家如今别的事没有,每天干的就是接送老婆和老婆这两件事,趁着现在身体还有能力就多亲热亲热,等以后那老腰真动不了了,老婆跑了他也不遗憾。

    雷震爬起来靠在床头,问:“早上还看到爷了,怎么会联系不上?”

    雪姬听到燕回的名号,跟着爬了起来,嘴里说了句:“让展小姐稍等,我让人先在酒店和夜宫看看爷在不在。”

    展小怜听到雪姬说夜宫两个字额头的青筋就蹦出来了,“如果在夜宫找到了燕爷,让雪姬找人先把那王八蛋给我阉了,其他等我回去再说。”

    雷震听的伸手就扯被子盖自己的重点部位,隐隐作痛,心里祈祷燕爷前往别是在夜宫,要不然他老人家这辈子就只能当人妖了,还是地球人最美貌的人妖,没有之一。

    雷震的祈祷起了作用,燕回没有在夜宫出现过,蔡美人那边当时就给了回话,说没去。雷震又让猴子那帮人分头查,最后给了展小怜一个准确的信息,燕爷他老人家乘直升机去找老婆孩子了。

    展小怜让雷震夫妻俩派人追后续,她现在在岛上别的事做不了,只能让远在青城的人查动向,心里也把燕回骂个半死,心眼咋就这么小呢?屁大点的事业值得他劳师动众的往外跑,害的她现在担心不已。

    知道燕回惜命又怕死,可就是因为知道,展小怜才更担心,他那么怕死怕水的一个人,怎么就非要飞出来呢?

    卿犬一直站在她旁边,看着不停的打电话,不停的远程遥控远在青城让她信得过人的查她想要的消息,等她挂了电话,卿犬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怎么说?”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他过来找我们了……”说了一半,她抬头看了卿犬一眼,问:“岛上有雷达吗?”

    卿犬点头:“有。”

    展小怜站起来看着他,说:“犬,带我过去吧。”

    卿犬什么话没有,只是伸手拿起外套穿上,“我带你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展小怜又说了句:“大宝还在房间,我让人看着了。”

    卿犬点头:“放心,我的岛,没人敢胡来。”

    卿犬在前面带路,展小怜跟在后面走,她看着卿犬的后脑勺,突然出声:“犬。”

    “嗯?”卿犬应了一声,“怎么?”

    展小怜问他:“你说燕回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卿犬头也没回的笑了笑,说:“放心,不是都说祸害遗千年?他老人家哪有那么容易就死的?”

    展小怜又问:“可是,要是命数到了呢?”

    卿犬的声音带了点笑意:“这么多年,那么多人想杀他,没有一个成功的。他的命数没那么短。”

    展小怜没说话,半响她才说了一句:“那么多人没有成功,凡事总有第一个,谁知道燕回的第一个劫数是不是到了。”

    卿犬站住脚,然后他慢慢转身,看向展小怜,对她笑了一下,说:“展小怜,如果燕回的劫数到了,他的时代也不会结束。”顿了顿,才继续说:“因为还有你。”

    展小怜垂着眼眸,然后她摇摇头,低声说了句:“我不是燕回,他要是死了,便是死了,没有人会延续燕回的时代,不过是有人创造了另一个新的时代而已。”她抬头看向卿犬的眼睛,说:“走吧。”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