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28节外生枝篇你想要什么?

番28节外生枝篇你想要什么?

    展小怜抬脚朝前走路,越过站在原地的卿犬,走到了酒店外面。

    深夜的海风大的吓人,发出尖锐的唿哨声,有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卿犬走到门口,对她的背影提醒:“这边。”

    展小怜回头,卿犬伸手把自己身上的外套搭在她身上,她显然不知道海岛的夜里有种寒凉入骨的渗人冷意,只穿了睡衣就敢跑出来,“在酒店后面。”

    走了两步,卿犬又回头,伸手拉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身后,“晚上的草丛里会有些虫子,别吓到你。”

    她安静的跟在他身后,只看得到他的后脑勺,手里不知道拿了一只手电筒,惊吓着草丛里的虫子,“爷怕死,命又大,不会有事。要是真出来找你,怕也是找错了地方,毕竟西溏这一片的海岛多,再者适合休闲度假的海岛比比皆是。怕只怕他老人家不愿屈尊往小海岛跑,只知道挑最好最大最适合享受的地方找……”

    展小怜在他身后听的“哧”一下就笑了,“你倒是了解他。”

    “在他身边混过的,能有手有脚活到现在的,没有几个不了解的。不了解没眼色的那些人,不是少了这个就是少了那个,也待不了多少时间。”卿犬依旧带着她朝前走:“雷震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当初雷震跟着爷的时候,没几个人觉得他能待多久,都觉得是人高马大的假大个,结果呢?他比别人想象的聪明多了,即便是为了钱,他也是真心实意的待在爷身边,他知道挑什么样的主子才能保护好雷过客那个废物,所以他能好好的活到现在……”

    展小怜补充了一句:“长的跟大黑塔似得,竟然还娶了雪姬,真不知道上辈子他做了什么好事。八成是拯救了银河系。”

    卿犬沉默了一会,才说:“我上辈子一定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坏事,所以这辈子只能看着爱上的女人替别的男人担惊受怕……”

    展小怜被他牵着的手往后缩了下,卿犬站住脚,回头看她,岛上昏暗的夜灯让他漆黑的眼眸愈发的亮,然后他看着她突然笑了下:“你别自恋的以外我的女人是你吧?”

    展小怜疑惑的看着他的眼睛,说:“我还是这样的想的。”

    卿犬嗤笑,脸上的表情甚是不屑:“你这自恋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展小怜被说的一头火,“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别跟我说忘了!难不成我是被狗啃过?”

    卿犬别开头,眯着眼看着远方,嘴里说了句:“我不是跟你说过,人总有鬼迷心窍的时候?总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鬼迷心窍。”

    展小怜依旧眼带怀疑的看着他:“你当我傻?”

    “你傻?不是南塘镇有名的神童?我要是当你傻,我自己就是个蠢货。你觉得呢?”卿犬伸手一拽她的手腕:“还去不去?”

    “去啊,怎么不去?”展小怜主动抬脚,只是看卿犬的眼神不是那么正常。

    卿犬直接开口:“你要是再这样看我,我不介意再多鬼迷心窍一次。”

    展小怜翻着白眼“哈”了一声,倒也没说别的话。

    酒店背靠海岛上的一座山,下面有个山洞,显然是装修过,因为有两扇大铁门挡在洞口。卿犬伸手按了下门边的门禁,指纹锁被打开,他拉着展小怜推门而入。

    山洞里有电梯,再乘电梯到了上面一个空阔的空间,出电梯就看到先进的设备整齐排放在周围,四五个工作人员正守在机器面前,看到卿犬进来,一个个扭头跟卿犬打招呼:“卿先生。”

    展小怜看了卿犬一眼,卿犬开口:“这两天海岛附近有没有可疑物,比如飞机和船之类的,有这些东西靠近吗?”

    一个女工作人员开口:“除了昨天的物资运送船外,雷达没有扫描到任何其他可疑物体。卿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卿犬没说别的,只是回头看了眼展小怜,又对他们说了句:“如果这两天发现有飞机或者船靠近海岛,你们记得立刻通知我,别忘了也交接给白天班的人。”

    那几个人一头:“好的卿先生。”

    展小怜伸手按着太阳穴,沉默了一下,又问:“犬,你能联系你们家其他海岛的人,问问燕回有没有过去吗?”

    卿犬点头:“可以,不过我不确定能不能联系上。”看了眼她的脸色,又说:“你先回去休息,我去信号塔那边,让人联系试试,晚上海风大,手机怕是联系不了,去信号塔那边,信号可能会好一点。”

    展小怜摇摇头:“我没事,我回去也睡不着,让我陪你一起行吗?”

    卿犬愣了一下,然后他点头,低声说了句:“求之不得……”

    两人离开山洞,去了山的另一侧,那边同样有个门,那个高耸入云的信号塔下面就设有一个工作室,专门用来紧急联络用的。卿犬让人联系卿家所有的海岛,然后两人在旁边等,听着沙沙的声音后一直传来一切正常的对话,展小怜的心跳就越来越剧烈。

    现在唯一确定的就是燕回在昨天中午左右就出来要找她和燕大宝,可青城到西溏怎么能飞这么长时间还没到?她们开车开的再慢,也不过几个小时就到,何况燕回乘的还是飞机?

    双目失神的看着远方,半响展小怜突然问:“犬,我明天能离开海岛吗?我想先回岸上去。”这边消息太闭塞,让她犹如耳目被人捂住一样,完全没有让她找人的条件。

    卿犬答:“可以,但是离开真的好吗?你若在这里,他要找,迟早会找到,你要是离开,他来找,可你偏偏不在,这不是又错过?”

    展小怜抬头看向他的眼睛,“他要是来不了呢?难不成我还要在这个小海岛待一辈子?”她站起来,摇着头:“燕回的身边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关注,他离开青城,就等于是离开了他最牢固的保护圈,肯定会有人想趁此机会对付他……”

    卿犬回视她的眼睛,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中,蓄满了盈盈的泪水,她拧着眉,努力不让眼泪滑出眼眶,却在她下一个动作的时候滚落下两颗晶莹的泪珠,然后她说:“我怕他死了。”

    卿犬垂下眼眸,半响,他问:“如果他真的死了呢?”

    眼泪一滴滴往下落,展小怜盯着他的脸,抿了抿唇,抿下滑到脸颊的泪水,说:“他要死了,我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安享小镇,他名下所有的产业物业我都捐出去……”

    卿犬慢慢的抬头,定定的看着她,海风带着咸味一阵阵的吹过,吹进眼里,让眼睛有种酸涩感,似乎要被吹出泪来。他忽的笑了下,“看你那傻样,不知道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的这个说法?有你这样当人老婆的?不定人在哪好好的,你就这边哭的稀里哗啦,好像爷真死了一样,他要知道了,还不气死?”

    展小怜伸手抹了下脸上眼泪,吸了吸鼻子:“我也不想……可是这里太闭塞,我连找个人帮忙的人都没有……”

    卿犬走到她面前,伸手捏着她的下巴晃了晃,拧着眉头问:“那我是谁?是谁巴巴跑到我房门口可怜巴巴要我带她来雷达室的?我不是人?你当我摆设?”

    展小怜别开脸,嘴里嘀咕了一句:“不是没帮上忙?”

    卿犬被她气笑了:“你当我是神仙是不是?出马就立马把燕爷他老人家给送到你面前?爷是个大活人,长了腿的,他要是棵人参娃娃,有十个我也送你面前了。”顿了顿,他又说:“如果你乖乖回去睡觉,我想我的效率会高的多。”

    “我又没碍着你的事。”展小怜抽噎了一下。

    “是没碍着我,不过,”卿犬看了她一眼,说:“会影响会我心情。”

    展小怜在原地愣了一下,然后她抬脚,朝着刚刚的来路走回去,卿犬跟在她后面,把她送到房间门口才放心,展小怜关门的时候,他开口:“你安心睡觉,我帮你找到他。”

    她站在门口,看了卿犬一眼,然后轻轻点点头:“嗯。”然后她伸手把门关上。

    卿犬在门外站了一会,直到看到她房间的灯被重新关掉,才慢慢转身离开。

    即便回来睡觉,展小怜睡的也不踏实,一时联系不是人,她就没办法放心,断断续续也睡了几个小时,只是心里压了事,天不亮就醒了。燕大宝哪里知道那么多,依旧睡的跟小猪似得,展小怜哄了燕大宝,让两个阿姨和几个保镖陪着她,自己掉头就去找卿犬。

    就跟知道她会来似得,展小怜找到卿犬的时候卿犬正在吃早餐,他对面还摆放了另一份早餐,卿犬头也没抬的指指那份早餐,说:“你把这个吃了,我告诉你关于燕爷的消息。”

    展小怜眼睛一亮,“你先说。”

    卿犬抬抬下巴,这个动作做地和燕回有八分相似:“你吃了我再告诉你。”

    展小怜快速的坐到卿犬对面,拿起那份早餐快速的吃了起来,卿犬慢条斯理用早餐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他放下手里的餐具,突然问了句:“他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

    “他是我男人,是大宝的爸爸,当然重要。”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吃了两口,她又不放心的追问:“他死了吗?”

    卿犬只是问:“为什么重要?只是因为他是你孩子的父亲?我要是没记错,你曾经不是千方百计的想要摆脱他,为什么现在又这样在意?”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只说了一句:“因为他是燕回。”

    卿犬伸手扯了餐巾擦了擦嘴,嘴里说了句:“昨天晚上,有人在近海发现三架直升机。”

    “为什么会在哪里?你又怎么知道那是不是燕回的飞机?”展小怜追问:“还是因为那里又卿家的岛?”

    卿犬点头:“是的。那里有两个可以娱乐旅行的岛。有目击者看到上有一架飞机在岛上着落,有个男人男人的外貌描述和爷吻合……”

    燕回那外貌特征真的很显著,不用仔细描述,人家几个类似漂亮的形容词就足够让人明白那是不是燕回来过。

    “那现在人呢?”展小怜的眼睛瞪的很大,“还是在岛上?”

    卿犬摇摇头:“他带人在岛上闹了一通,没找到人,又走了,所以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展小怜猛的站起来:“那就是说下半夜到现在,他的消息又断了?”

    “近海往南还有岛,我估计他有可能往那边走。因为那个岛比较大,有可能没人看到,我已经让人排查。”卿犬看着她脸上是表情,垂下眼眸,道:“那边答应,有消息就会给我回复。”

    展小怜真是一口也吃不下去,人呢?人到底去了哪里?

    她走了两个来回,摇头:“不行,我不能这样干等,犬,你能带我去那个岛吗?”

    卿犬扭头看向远方,眯了眯眼:“你确定要过去?我不觉得你现在过去就是聪明之举,或许他查了所有的岛屿,也或许他找了不少的岛,偏偏这里是他即将要找过来的,万一你让他扑空,他不是又要重新去找你?再者,大宝你是带走还是留在这里?”

    展小怜伸手抓头,“我怕他找不到人又惹祸,我还怕他那样张扬,让那些原本就盯着他的人有机可乘……”

    卿犬别开眼,“不会那么巧,他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人得逞,否则他也不会在青城独霸一方这么多年。你放心,我已经调了人手进岛……”

    展小怜重重的坐了下来,声音疲惫的说:“其实我最担心的,不是他找不到我和大宝不高兴,也不是他在外面惹事……”她低下头,说:“我最担心的,是他被人盯上,趁着在海上,被人下手……”

    本来大海就是一口就能吞下一条船,眨眼夺取无数生命的黑洞,这些远离了正常社会,只注重权势的偏远地方,总让人觉得即便死了一两个人,也不会引起人注意。又或者,有心人只要做了手脚,就会让人觉得淹死溺死飞机失事失足落海等等各种自然界的结果。

    就是因为知道海上的特殊情况,所以她才这样担心。在青城她担心的是别人不要被燕回怎么了,可在这里,她担心是燕回会被别人怎么了。

    她抬头看向卿犬,问:“犬,其实你也是这样想的,对不对?”

    卿犬的心忽的跳了一下,他缓慢的抬眸,看向她的眼睛,然后他点头:“嗯。所以我调了人过来……”

    “如果晚了呢?”展小怜问:“如果你调的人晚了,他是不是真的会死?”

    她突然朝着他走了过去,在他面前站定,仰着头,露出一张白净却憔悴的小脸,眼眶还有点红,隐隐带着黑眼圈,满眼期待的看着他,然后她伸手,轻轻抱住卿犬的腰,把头靠在他胸前,说:“犬,我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也只有你能帮他,我只能指望你了……如果连你我都指望不上,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帮我……犬,求你了,你帮帮我,你帮帮我,行吗?”

    卿犬僵着身体,身体在隐隐发抖,他的手抬了抬,想拍在她的身上,却久久不敢落下。

    展小怜抽噎着出声:“犬,求你了……你再帮我一次,你帮我找到他,求你了……”

    卿犬垂眸,感受着她在自己怀里颤栗的身体,感受她搂在自己腰上胳膊的紧度,看着她耸动的肩膀,半响,他嘶哑着嗓子开口:“我找到他,我能得到什么?”

    展小怜缓缓抬头,脸上都是泪水,直勾勾的盯着他,问:“你想要什么?”

    他注视着她的眼睛,盯着就没有挪开,看进她的眼睛里,更想看进她的心里,他动了动唇,他想要什么?

    他知道自己要什么,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不过是想要她罢了。

    这明明是他的机会,明明她就在他眼前,明明他只要在忍一忍,他就能把她困在岛上,困在他想困住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他想。

    “你想要什么?”

    卿犬对着她扬了扬笑脸,说:“我想快点把那位不省心爷找到,回家看我老婆儿子。”

    展小怜哭着,脸上对他笑,“什么你儿子?明明还是个胚胎,你就知道是儿子?”

    卿犬的手落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说:“嗯,肯定是儿子,说是什么也不能输给爷……”然后他伸手,把她扶正,直视她的眼睛,说:“你和大宝在这等着,我会找到他,然后把他带给你。”

    展小怜盯着他的眼睛,卿犬又说:“我发誓。”

    展小怜点头:“嗯。”

    卿犬把她按在椅子上,说:“把早餐吃了。”然后他转身,抬脚走了出去。

    展小怜坐在椅子上,看着卿犬大踏步离开的背影,眼里包在眼眶里,然后她低头,拿起餐具开始吃早餐,眼泪却一滴滴落下,滑进嘴里,咸咸的。吃了一会,她嘴里含着食物,又忽的一下笑了出来,“混蛋……死狗……混蛋……”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