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29节外生枝篇成全

番29节外生枝篇成全

    燕大宝自己玩了一会,站起来看看周围,找不到妈妈,不高兴。

    走到阿姨身边,仰着小脸问:“阿姨,大宝想找妈咪,要去哪里找妈咪呀?”

    阿姨是得了展小怜吩咐,虽然不知道女主人干嘛了,不过她的任务就是和另一个阿姨带着小小姐玩,燕大宝来问她,阿姨就只能哄,“小小姐,妈咪说今天让我们带着你玩,妈咪今天有事呢。”

    燕大宝不高兴:“可是大宝要和妈咪一起玩,大宝喜欢妈咪。”

    “知道你喜欢妈咪,可是妈咪今天忙,有事啊。”阿姨耐心的解释。

    可燕大宝却不领情,蹦跶,“不要!就要妈咪!”

    在展小怜面前听话乖巧不代表在别人面前也听话乖巧啊,也不想想她爹是谁,真闹腾人起来,绝对不会比燕回的破坏力低,燕大宝睁蹦跶呢,扭头就看到妈妈突然走了出来,顿时兴高采烈的朝着妈妈跑去:“妈咪!”

    展小怜伸手把她抱起来走了两步:“怎么了宝贝?是不是不乖了?”

    燕大宝撅起小嘴巴:“大宝找不到妈咪,大宝不高兴。”

    展小怜在她的小胖脸上亲了一下:“妈咪不是在这里吗?早上谁答应妈咪要当个听话的乖宝宝的?”

    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燕大宝耷拉下小脑袋:“大宝不对。道歉!”

    燕大宝这招都用烂了,不过百试不灵。

    小丫头就是找妈咪,又没有犯错,点点她的小鼻子,又赶紧放下来,太重了,抱不动,“好了,妈咪现在回来了,我们家大宝乖乖玩吧。”

    燕大宝手里举着小铲子,“大宝要堆一个大大的城堡!”

    展小怜在旁边陪着她一起堆沙堆,心里却惦记卿犬那边,电话就带在身上,生怕打电话过来她接不到,音量都是调的最大的。

    燕大宝一个沙堆一直堆到中午,展小怜就陪到中午,手机还是没有动静,心里又开始有点慌,有心想打卿犬电话问问,又怕他接电话不方便,反而害了他。她现在就只能在这个小岛上干等。

    午饭燕大宝又吃的很多,展小怜看着小丫头吃的香喷喷的样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要是现在像燕大宝这么大就好了,什么事都不用操心,也不需要考虑这样那样的关系,只需要乖乖当个幸福的小孩就行。

    电视上上那些穿越的情节怎么就没落她头上呢?展小怜表示很惆怅,要是落她头上,她一定不认识燕回,更不要认识他身边那堆二的不能再二的二货们。估计那时候八成她会在湘江定居,然后找个湘江那边的什么青年才俊过日子,又或者,她死皮赖脸赖在木头哥哥身上,生米多煮几次熟饭,展爸展妈反对都不行,再或者,跟边痕去国外定居也成……

    展小怜伸出拳头打了自己几下,毛病,还穿越,还以为是生在童话里呢,竟想些有的没的,燕回要是知道了,八成得闹腾死,肯定会指着她的鼻子骂水性杨花什么的。

    “妈咪,你怎么不吃饭饭呀?”燕大宝察言观色,发现妈咪情绪不高:“你有心事吗?”

    不过屁大点的小丫头,竟然想到心事这两个字,着实让展小怜乐了半天:“谢谢宝贝关心,妈咪没有心事,妈咪就是在想,怎么妈咪的大宝这么棒呢?哥哥要是知道大宝在外面一直照顾妈咪,肯定会觉得大宝长大了,能像哥哥一样照顾妈咪了。”

    燕大宝扭了扭小屁股,挺起小胸膛,说:“大宝早就长大了,比小馒头哥哥长的还大。”

    展小怜笑,摸摸小丫头的小脸:“真棒,吃饭吧。我们吃的多,身体棒棒。”

    母女俩埋头吃东西,展小怜的眼睛时不时瞟着放在手边的手机,只盼着能来个好消息。可惜从卿犬离开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接到任何消息。

    吃晚午饭,展小怜哄燕大宝睡午觉,等她睡着了轻手轻脚的离开,外面的阳光真好,确实是个适合度假的地方,只是如果燕回没突然发神经的话,她现在应该是和燕大宝一样难得惬意的享受三天。

    果然燕大爷是处处给她惊喜,时时给她制造惊险,顶着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到处招摇,让她提心吊胆,生怕她家燕大宝没了爹。她多少年才有一次的度假就这样让他给弄成了现在的局面。

    正坐在海边的椅子上发呆,然后就听到手机突然响了,展小怜手一哆嗦,赶紧拿起来一看,发现是青城打过来的,呼出一口气,放到耳边:“喂?”

    “展小姐,”苏堤是燕回身边新一轮接任雷震的人,相较于雷震木讷的外表,他显得精明强干的多,“刚刚在近海附近发现了一架小型直升机的残骸,已经确认是我们的飞机其中一架……”

    展小怜猛的站起来:“燕回呢?他在飞机上?”

    “暂时还没找到飞机特征,不确定是不是燕爷乘坐的那架……”苏堤就站在礁石上,救援船正在打捞,风大浪大,把能冲散击打的残骸都大打散,必然给打捞工作造成一定的影响。

    展小怜伸手按住胸口,然后问:“卿少爷在不在那边?”

    苏堤说:“已经通知卿少爷,不过卿少爷说要剩余的两架飞机更重要……”

    展小怜点头:“我明白了。”

    对,找剩余的两架飞机更重要,飞了那么久,会不会没有油停在什么地方,会不会故障落在哪个荒岛?为什么一定要认准那架失事的就是?

    展小怜把头埋在膝盖上,然后她伸手拿出电话通知青城,“燕爷找到了,现在跟我在一起,过两天就回去,青城那边的搜索可以结束了。”

    这个消息一传出,青城那边原本异常紧张的气氛瞬间松弛,那些原本伺机而动蛰伏多年的锋芒挨个缩了回去。

    燕回在青城就像一个标志,哪怕他再怎么游手好闲,可只要他在,就没有人敢动,展小怜的电话,不过就是给那些星星之火浇上一桶水。

    她冷静了一下,然后又给苏堤打电话:“苏堤,你先回青城,那里交给山猫。”

    苏堤了然,点头:“好的展小姐。”顿了顿,又说:“对不起展小姐,我没有保护好燕爷……”

    展小怜呼出一口气:“这不怪你,爷那个人做事向来随心所欲,不是你能判断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平安找到人,稳住青城的局面。”

    苏堤应答:“是。”

    挂了电话,展小怜直接把电话又拨给远在青城的雷震,雷震即便现在围着老婆转,可燕回失踪这事他还是操碎了心,他跟了燕回这么多年没出事,就这点时间就出事了,苏堤是干什么吃的?

    再一个,燕回要是真出点什么事,那他们这些人的好日子差不多全到头了,展小怜会挨个考虑他们?肯定不可能,展小怜最先操心的肯定是她两个孩子,然后再是其他身外之物。

    所以,青城这帮元老级人物,才是找千方百计找燕回的主力军,他们老了,逐渐退出了青城的舞台,可年轻时造的孽不会因为年老就没了,谁能护他们到善终?只有燕回。

    哪怕这个燕回只是一个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木偶,他也能镇得住三省七十二市的神神鬼鬼,也能让他们在青城某个角落陪着家里的老婆孩子孙子安享天伦。

    “雷震,我是展小怜。”她说,“我让苏堤回去了,麻烦你这两天辛苦点,苏堤毕竟年轻,有些东西考虑不到,还要你提点下才行。”

    雷震直接应了:“展小姐您放心,青城这边我会帮您和爷看住,您只管放心在那边度假。”

    展小怜笑笑,“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只是感觉对不起你和雪姬……”

    “别,展小姐您别说这么客气的话,我和雪姬吃的燕爷和您的饭,这些都是应该的。”既是漂亮恭维话,也是大实话,没有燕回和展小怜,就不会有他们的今天。

    展小怜继续捧着电话,看了一会,手指滑到卿犬的名字上,正想着,卿犬的名字突然在她手下跳动,她明明还没拨过去,然后她意识到这是卿犬打给她的,展小怜手一抖,差点掉了电话,她接通放到耳边,“犬!”

    “嗯,”卿犬的声音冷静的传来,“我找到爷了,人挺好,还有力气发脾气……”

    话没说完,展小怜突然听到手机里传来滴里当啷的声音,没有挂断,就是一阵一阵的打斗的声音,展小怜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对着电话问:“喂?犬?喂?!”

    不知道隔了多久,卿犬声音再次传来,“没事,我晚点打给你。”然后他挂了电话。

    展小怜的心跳加剧,怎么了?怎么了这是?不是说人找到了,什么都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出了事了呢?

    卿犬挂了电话,手里的电话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就被人一把拉到了礁石后面,“卿少爷,你不要命啦?电话丢了再买,都这时候了你还顾着电话干什么?”

    卿犬默默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把手机塞到了口袋里,说话的人眨巴了两下眼睛,见他这架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爷呢?”卿犬看了他身后,刚刚还半死不活躺在那的燕回不见了,那人指了指礁石底下藏着的船,“爷说他老人家命值钱,先上船了,万一在有人冒出来,他要先去找展小姐和小小姐……”

    卿犬:“……”见过忘恩负义的,没见过这么忘恩负义的,他冒死过来找他老人家,人家可好,啥话没说,就打算把他给扔下找老婆孩子了。

    扫视了一眼周围,半天没听到动静,对身边的人吩咐一声:“你先到船上去。”

    “那你呢?”

    卿犬瞄了他一眼,“附近我熟,这个小岛我都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了,上了我的岛脏了我的地方,我让他们有来无回。”说着,直接从礁石后面躲到另一块礁石后面,朝着对方逼近。

    “卿少爷,万一对方人还有很多……”

    卿犬回头答了句:“还有三个,你要是不想死就去船上。”

    这些人对他来说没有帮助,陆地和海岛是完全两个概念。

    燕大爷躺在船上,手里抱着水壶不撒手,跟身边的人说:“把刀给爷。”

    “爷,您老人家要刀干什么?”

    燕大爷眯着眼盯着卿犬暴露在他眼前的背影,说:“爷要从这个角度把死狗解决在这里,让他暴死荒岛,看看他以后还有没有狗胆跟爷斗。”

    身边几个人急忙说好话,“爷,卿少爷刚刚冒死过来帮了我们,他是好人啊!展小姐说了,法制社会,要当个良民来着……”

    燕大爷继续抱住水壶喝水,抖腿,跟燕大宝一样不高兴的表现:“爷就是看他不顺眼。刀呢?”

    谁都不想给,可谁都不敢不给,燕大爷伸出的手没等到刀,抬脚就要踹人,不等他老人家把他尊贵的脚抬起来,那几个人纷纷把刀递了过去,“爷,卿少爷现在正在帮我们解决危机,这岛上他最在行,要是被解决了,那我们几个是不是也是被解决的命啊?”

    燕大爷可不听,捏着刀尖,摇摇晃晃站起来,对着卿犬的背影比划,眼看着就要投出去了,那几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拼命对着卿犬的背影使眼色,盼着卿少爷赶紧回头看到燕大爷打算对他做坏事的动作。

    脚下的船被海浪掀的一起一伏,燕大爷瞄准了半天,举起胳膊抬高,没来得及投出去,已经一个前倾扎了过去,急忙被人手忙脚乱的扶住:“爷,您老人家本来就受了伤,您就歇着吧……”

    燕回惨白脸,眼圈发红,然后打了个嗝,跟着又打了一个,没等周围那几个人反应过来,他已经扑在船舷上,探着脑袋开始吐起来,“呕——”

    然后燕大爷被自己的呕吐物恶心的再次呕吐,“呕——”

    周围的人手忙脚乱的去扶:“爷,您老人家没事吧?”

    燕回头也没抬,只见他老人家微颤颤的举起一只胳膊,颤颤抖抖的说:“爷……八成是有了……呕——”

    众人:“……”有什么有啊?您老人家没那功能啊……

    吐了一阵以后,燕大爷再也受不了摇晃的小船,挣扎着往礁石上爬:“什么破玩意,头晕……呕——”

    这下他们都知道为什么当初小小姐要划船看鸭子,燕大爷破天荒舍得让小小姐哭的撕心裂肺,也不愿意抱着她划船了,这不是一般的晕船啊,这是一定级别的晕吧?

    船还没开呢,就是停在这里任水晃了几晃就吐成这样,这要是船开出去了,他老人家得吐成什么样?

    燕大爷被人给拉了回来,他们现在真是处于劣势,带的家伙都在飞机上,偏偏飞机掉到了海里,直升机本来就做不了几个人,燕大爷又一意孤行非要来,如今他们几个能撑到现在活下来,那真是奇迹,如果不是卿少爷及时赶到,估计他们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燕爷还在因为晕船发脾气,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老人家回岛上去,真回去了,恐怕就回不来了。

    卿少爷刚刚还在这里,结果这会人也不见了,海风海浪这么大,又听不到动静。

    燕回吐的头晕眼花,死活要往岛上爬,被拉回去几次,就这还不消停,只要小船一晃,他就开始吐,还拼命说自己是有了,有有有,有他妹啊!见过男人怀孕的?常识呢?常识啊爷!

    燕回站起来,眼前发花,摇摇晃晃抬头看着小岛,都是重影的,卿犬的身影一闪而过,燕回摇摇头,翻江倒海的感觉又涌了上来,手里还捏着两把刀,又开始对着卿犬的方向比划。

    下面这几个人真是无比苦逼,卿少爷,我们对不起你,碰到一个神经病的主子,就只能对不住卿少爷了,是他老人家非要拿您当瞄准的准头,劝都劝不住,跟他们没关系,真的!

    那神经病还在一边吐一边瞄准,看的那几个人真是急死了。这个人倒是不晕船,只是这毕竟站在一个摇晃的东西上,不习惯的话为了维持平衡就要花心思,跟别说做别的事了,这几个就是赖坐在船上拉着燕大爷的,生怕他老人家想不开一头扎海里,更怕他瞄的准,一刀扎卿少爷后心。

    卿犬正在追踪最后一个闯入者,他刚要挪个位置,忽然觉得背后有刀风刮了过来,跟着有个什么东西掠过他的耳垂,直接扎入他正面对两块岩石的缝隙,跟着他就听到一声惨叫,他快速的过去一看,仰面朝天躺着的那个人喉咙见正在咕咕冒着血,那本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的刀卡在岩石中间,刀尖上还在滴血。

    卿犬回头,就看到燕大爷还在对着他瞄准,只是还没瞄齐,就噗的吐了出来,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卿犬扶额,重重的叹了口气,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回到船上,本来想直接出发的,结果一看燕大爷的造型,比死狗还死狗,卿犬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让人把燕回抬到船上,燕大爷又把水壶抓到了手里,抱着就不撒手,谁要都不给。

    卿犬也懒的跟他多啰嗦,撕下衣服下摆一层,开始裹他身上的伤,燕回斜眼看过去,骂:“没出息的废物,几个人就能让你伤成这样?废物。”

    卿犬还是懒的跟他说话,燕回到了岸上就慢慢缓过劲了,抱着水壶又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喝饱了,也不给别人喝,直接把水壶里最后一点清水给倒海里,他老人家不喝,也不给别人占便宜。

    卿犬默默的扭过头,真是多看一眼都眼疼。

    燕回开始说话:“狗鼻子挺灵的,怎么找到这里的?”

    卿犬垂眸说道:“周边岛屿都卿家的,想查,总归会查到。”

    燕回拿脚踹了他一下,“看到爷的燕大宝羡慕妒忌恨?”

    卿犬依旧垂眸,“没有。”

    “嗤”,燕回嗤笑一声,突然伸手抓起一直放在手边的刀,翻身抬脚一踢,直接把卿犬掀翻在地,手里的刀尖直接抵在卿犬的喉咙口,尖端部分直接戳了进去,血珠快速的往外渗透。

    原本因为岛上威胁消失而无比放松的几人顿时傻眼,“爷,您老还惦记着卿少爷呢?”

    卿犬大口的喘着气,盯着燕回的眼睛,开口:“爷想杀我?”

    “你当爷是傻子?跟爷玩这招?爷跟人玩的时候,你他妈毛还没长齐!”燕回邪笑,“跟那妞玩的挺高兴?你当爷真是废物?”

    卿犬拧着眉头,动都不敢动一下,“没,只是碰巧带了展小姐和大宝到了那岛上……”

    说了一半的话因为燕回压迫的动作不得不住口,燕回看了眼刀和他皮肤相挨的地方,笑:“你说,爷是一刀划破你的喉咙好,还是慢慢的看着你流干血再死好?又或者,爷把你剥光了皮放在那大石头晒着,到时候制成皮衣穿着身上,是不是特别威风?”

    卿犬闭了闭眼,努力的平息剧烈的喘息,缓解喉咙处的不适,“爷想杀我还不容易,怎么死还不是爷说了算。只是,也确定要杀我?你不会后悔?”

    燕回嗤笑,“后悔?别说杀一个你,就算是杀了你全家,爷他妈也没后悔的说法。”

    卿犬睁开眼睛,说:“爷不怕再多一个爱德华公爵跟你抢女人?”

    燕回猛的把手里的刀往下按,他邪笑,看着卿犬脖子下顿时鲜血横流,微微眯了眯眼:“抢?你死了,谁他妈还敢惦记爷的女人?抢?你拿什么抢?你这条马上就要消失的狗命?”

    卿犬笑:“她……我答应她会找到爷,也答应她一定会带爷回去。如果我死了,她会知道我是为了救爷死的,她会一辈子记着我的好,如果她知道我是被爷杀的,她更会对我愧疚一辈子,顺便,也会在爷和她之前划下一道裂痕……或许爷不在意,可她一定会在意,她会把我放在心里,就像她从来都把爱德华公爵放在心里一样……”

    燕回握刀的手愈发的紧,他死死的瞪着因为失血而脸色发白的卿犬,半响,他拿开刀,松开手,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卿犬伸手捂住流血的脖子,鲜血从他的指缝滑出,他卷缩在地,不让自己因为失血过多陷入昏迷。

    燕回伸手把手里的刀扔到海里,抬脚对着他就是一顿暴踢,踢完也踢累了,他抬抬下巴,对旁边的人说了句:“给他止血,别让他死了。”

    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典范在这时候出现了,一边把人打的半死,一边又要救人不让死了,爷他老人家到底是什么心思怎么想的啊?他把唯一懂海上生活的人给折腾的昏迷不醒,还把最后一点淡水给折腾没了,他们这是要死在这小岛上的节奏啊。

    当然,他们也没苦多长时间,因为十几分钟后,救援船队和直升机陆续赶到,燕回直接率先上了飞机,等卿犬被人抬上去以后,他大刺刺的看了眼身侧躺着的人,踢了一脚,“死狗,死了没?”

    卿犬被人做了急救,脖子被包地重重叠叠,身上的伤都得到了包扎,他只是动了动身体,表示自己还活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燕大爷到了飞机上,太爷样就重新恢复了,除了点皮外伤,他老人家什么问题都没有,倒是卿犬被他打的遍体鳞伤半死不活,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卿犬突然睁开眼,开口说了句:“送我海岸。”

    燕大爷大手一挥,“海岸。”

    到那把人丢下,逼着飞行员往小岛上飞。

    卿犬被人送到医院急救去了,燕回自己直接去找老婆孩子。

    展小怜等了一下午,没有再次等到卿犬的电话,却等到了一架在附近盘旋两圈后落在沙滩上的直升飞机。

    燕大宝因为直升机带起的风害怕,扑到展小怜怀里,睁着大眼睛看着,大声问:“妈咪,飞机上是坏人吗?”

    展小怜盯着飞机上的人影,半响,飞机发动机停下,有人从飞机上下来,然后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那颗始终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踏踏实实的放了下去。

    燕回在飞机上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两个女人,下了飞机以后直接朝着展小怜和燕大宝走来,燕大宝一看是爸爸,顿时松开展小怜,迈开小胖腿,朝着燕回跑过去:“爸爸!”

    燕回几个大步走过去,弯腰把冲过来的燕大宝抱了起来,有点嫌弃的看了看,勉强搂到怀里,“燕大宝,怎么这么脏?”

    燕大宝指着燕回的衣服说:“爸爸也脏。”

    燕回大怒:“燕大宝,爸爸这是没办法!”

    燕大宝反驳:“大宝也没办法。”

    父女俩刚一见面就拌嘴,燕大宝喜滋滋的搂着爸爸的脖子,非要带他去看自己堆的沙堆。

    展小怜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安静的看着父女俩吵嘴,眼泪也不知什么时候就涌了出来,她抿了抿唇,别过头,不让自己去看那两人,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脸上的表情。

    燕回被燕大宝缠着,真跟她去了沙堆,看着那堆不知道什么玩意的东西,竖起大拇指,盲目的夸奖:“爷的燕大宝最厉害!”全世界就他的燕大宝堆出的东西最好看。

    燕大宝挨个指给他看:“这个是城堡的大门,这个是爸爸睡觉的房间,这个是妈咪睡觉的房间,这个是大宝的房间,这个是哥哥的房间……这个是叔叔的房间……”

    燕回立马问:“叔叔?哪个叔叔?什么叔叔?他为什么要住在燕大宝的城堡里?”

    燕大宝睁着大眼睛说:“就是小狗叔叔。”

    燕回顿时大怒,刚刚还是打的轻了,应该再多打半小时!跟燕大宝纠正:“那个叔叔自己有家,回家住去。只有爸爸妈咪和大宝。”

    “还有哥哥。”

    “行行,还有哥哥,其他人都不要。”燕大爷很不情愿,就好像要真分房间似得,“还有爸爸和妈咪要住一个房间,不能分开。”

    燕大宝眨巴了两下眼睛,说:“可是大宝的城堡有很多房间,为什么要分开?爸爸一个大房子,妈咪一个大房子。不吵架!”

    燕大爷更不高兴了,“要一个房间。”还拿了铲子在燕大宝的沙堆粒划了划,直接原本的两个沙堆混合成一个,“现在变成一个房间了。”

    因为爸爸破坏了燕大宝的城堡,燕大宝被气的哇哇哭:“爸爸坏!妈咪——”

    展小怜走过来,看了燕回一眼,蹲在燕大宝面前,整理小丫头乱糟糟的头发:“大宝怎么了?看到爸爸不是很高兴吗?”

    燕大宝告状:“爸爸弄坏了大宝的城堡!”竖起小手比划:“这里是爸爸的房间,这里是妈咪的房间,被弄坏了。”

    展小怜听明白了,拍拍小丫头的小脸,“既然坏了,就要废物利用,改装成一个房间啊,这样多好,爸爸和妈咪相亲相爱,不吵架,大宝和哥哥长大了,都有大房间,我们都很高兴对不对?”

    燕大宝点头:“对。”又补充一句:“大宝爱妈咪。”然后也不理燕回,自己快快乐乐的跑去雕琢她的小城堡。

    燕大爷:“……”明明是一样的,怎么燕大宝不听他的话?

    瞅了展小怜一眼,又瞅了一眼,突然发现她眼圈有点红,凑过来,歪着头问:“干嘛?有人欺负你?死狗那东西是干什么吃的?怎么会让人欺负你?……”

    话还没说完,展小怜已经举起拳头对着他就打,打的燕大爷本就狼狈的造型愈发不成样子,燕回大怒:“你这疯女人怎么回事?爷还不是找你找的?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还打人?”

    展小怜低着头,两只胳膊被他单手抓着,燕大爷还在扒拉自己的头发呢,“干嘛干嘛?爷就说你这女人疯了?……”然后他停住,试探得看她的脸,“喂?生气了?”

    展小怜依旧低着头,只是声音有些哑的出声:“你出来了的时候,是不是什么都没想,就随着自己的心意来的?你离开青城的时候,是不是根本就没在意过我们,就觉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混蛋!”她抬头,满脸的泪水,“你就是混蛋!你根本没想过我会不会担心,根本没想过万一你有个什么好歹,我跟孩子怎么办……”

    燕回愣了下,抓着她两只拳头的手慢慢松开,眼睛开始朝天上看,“爷能有什么事?”

    “那架坠毁的直升机是怎么回事?突然消失了两天一夜是怎么回事?”展小怜就知道这人嘴里没一句实话,“两个多小时之前犬给我大段话,突然被人打断又是怎么回事?”

    燕回继续看天,“这不是没事?”

    展小怜抬脚对着他的膝盖就是一踢,燕回顿时抱着膝盖蹲下来,大怒:“你这女人就是个疯子!”

    展小怜伸手一抹眼泪,“我是疯子也是你逼的。”说着转身就走。燕回顿时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追过去,伸手拉住:“错了!”

    他把人先拉回来,嘴里反省检讨:“爷错了!以后保证不犯!保证!”

    展小怜吸了吸鼻子,别过脸不看他,燕回有点急:“喂?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都说错了!”

    见展小怜还是不理他,燕回更急,拉着她的手腕不放:“那你说要怎么样?”

    展小怜总算正视他,“那你发誓,别用你妈来发誓,我不信那个。”

    燕回大怒:“你这恶毒的女人!”

    “你发不发?”

    燕大爷开始发誓:“爷发誓不犯了。”

    展小怜补充:“要是你说话不算话,就让你女儿燕大宝十三岁早恋,十八岁订婚,满二十岁就嫁人。”

    燕回勃然大怒:“你这恶毒的女人!”

    展小怜掉头就走,燕回跟在后面追:“换一个!换一个!”

    展小怜继续走,燕回追上了,拉住:“发誓!发誓!发!要是爷说话不算话,就让燕大宝早恋!”

    展小怜提醒:“还有呢?”

    “十八岁订婚,二十岁嫁人!行了吧?”燕回怒气冲冲的说完,然后去找燕大宝,警惕防范她身边的所有与雄性生物。

    展小怜看着那又凑一块的父女俩,扭头看了眼周围,发现飞机就来了一架,燕回身后只跟了三个人,而卿犬不在其中,她四处看了一圈,也没发现有船过来,她皱了皱眉眉头,“燕回!”

    燕回抬头,展小怜:“犬没跟你一起回来?”

    燕回的眼睛眯了下,然后他慢悠悠的站起来,“啊”了一声,半响又说:“回家找老婆了。”

    展小怜没多问,只是点点头,然后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拿出手机拨打卿犬的电话,电话被人接通,不过接电话的人不是卿犬,而是他的弟弟卿辰,“喂?是展小姐吗?我是卿犬的弟弟,我叫卿辰。”

    展小怜应了:“你大哥呢?这是他的手机号吧?卿犬他……怎么了?”

    卿辰嘿嘿一笑,“他?他好着呢,本来打算跟燕爷一起去那岛上的,不过钟意那边的阿姨给他去了电话,说钟意说肚子疼,他就赶回来了……”

    展小怜默了默,才说:“他没事就好。”

    卿辰还是笑哈哈的,“对了,我哥让我跟你说一声,你们从岛上回来直接回青城就行,他怕之后分不出心思关照你们,担心他儿子的安危呢。”

    “还是个胚胎,什么他儿子?”展小怜被卿辰说的心情倒是放松不少,“那行,我们到时候就直接回去,以后我再跟他联系。麻烦你了。”

    “麻烦什么呀?就一句话的事,我把手机还给他的时候,我转达哈。再见展小姐。”卿辰当着卿犬的面,挂了电话,然后小心的把手机递到他手里,“你都听到了?好像也挺关心你的……”

    “闭嘴!”卿犬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对于一个刚刚从抢救室出来的人来说,他这状态实在不适合说太多的话。卿辰不敢多说别的,只是吸了吸鼻子,“那我就不管了……对了,钟意那边……”

    “有人照顾,不用管。”卿犬低声说了句,依旧闭着眼睛没有睁开。

    卿犬在昏昏欲睡的时候也问过自己,他后不后悔?

    一点点,只差了一点点,他就成功了。可就是因为这个一点点,前功尽弃。

    他只需要迟一步,再迟一步赶到,或许看到的就是一片血岛,可他偏偏赶到了。

    她说她最怕有人盯着燕回,在海上借东风,而他借的,正是这个。

    让他直面燕回,或许他这辈子都下不了手,没有燕回就不会有今天的卿犬,没有燕回也不会有如今卿家的卿犬,没有燕回,就不会有站着说话的卿犬。燕回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个人,从一开始他就给了一个卿犬的人特别的对待,他给了那个叫卿犬的人一个可以随意发挥的空间和天地,让他成长为今天拥有一切的卿犬。

    他复杂的情感里夹杂着不是人人都有的忠诚,这份忠诚让他可以为了燕回的天下动手杀人,不惜让自己成为目标也要杀死他认为可以左右燕回成为他弱点的人,可在忠诚里,又夹带了属于他的私心,在他和展小怜初见的时候,就决定了这个女人是燕回是劫,却也是他的劫。

    他原本可以兵不刃血的达成所愿,原本他只需要借刀杀人坐享其成,只要扮演属于他的英雄角色就行。

    可她那样敏锐,敏锐的让他心虚,让他胆寒,让他不敢看她那双让他怦然心动的眼睛。他和她都懂,这场摆好得生死局,不过是他们两个人地较量。

    后悔吗?卿犬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一辈子,他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他从燕回身边脱离的时候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看那吞噬他心智的心魔时时刻刻折磨着他,他无数次的想,如果没有了燕回,是不是他也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芳心?是不是他也可以做到为了她不顾一切?

    事实证明,他做不到。

    他爱她,甚至不惜算计,不惜利用任何能利用的人和物,可他却舍不得看她落泪。

    那时候他就明白,还没有起步,他已经输的彻底。

    他的爱情不够纯粹,他的情感夹杂了太多的顾虑,他怕她哭,怕她伤心,怕她因自己身败名裂,怕她知道真相以后看他的眼神会带着恨……

    他怕的东西太多,他顾虑的东西太多,多的让他不敢面对现实的残酷。他不能像燕回那样为了她孤注一掷。所以,不顾一切不论生死都要得到她的人,只能是燕回,世间只此一人。

    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他眼前,可那个再也不会有的一点点,最终成全了他的忠诚,却也成全了他的爱情。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