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04章 过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安里木当场喷了一口血。

    展小怜把手放到水龙头下想冲冲,展妈赶紧过来把她的手拉出来,一张卫生纸一把撸过去,“你这孩子,水那么凉,你还敢放下面冲?你木头哥哥又不是小孩子,你帮他擦什么鼻涕?也不嫌脏。”

    展妈肯定不嫌弃展小怜的鼻涕,可安里木那是邻居,她当然嫌弃了,一边说,一边戳戳展小怜的脑袋:“你可别欺负你木头哥哥。”

    展小怜吐舌头,任她妈擦手,展妈又打了热水让展小怜加肥皂洗,完了才让她走。

    展小怜进了屋安里木的脸都快成斗牛的红布了,看到她进去安里木就瞪她,展小怜关门,过去又往他身上跳,安里木刚刚受了惊吓,这会哪里还敢让她撩,“小怜,别闹了……”

    展小怜要是听他的就不是展小怜了,就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嘴巴里还在故意念着:“长鼻子哥哥,长鼻子哥哥……”

    安里木羞的想死。

    展小怜跟安里木闹了一通,就跟他显摆她带回来的礼物,“木头哥哥,这是给你的,这是给婶婶的,这是个大伯的……”

    正说着,展妈在外面敲门:“小怜,木头,出来吃饭。”

    安里木在展小怜家吃饭也不是一次两次,展小怜去安里木家蹭饭吃的次数可是更多的,不过这次安里木从头到尾头都不敢抬,主要是心虚,展小怜还跟他说话:“木头哥哥,你怎么不吃这个啊?是不是不好吃呀?”

    上面说话下面展小怜就在踢安里木,结果一脚踹到了展妈腿上,展妈对展小怜瞪眼:“又欺负你木头哥哥了是不是?你还踢?”

    展小怜翻白眼,安里木低头憋笑,一顿饭吃的可真是暗潮涌动,完饭后展爸展妈要出去串门,展小怜信誓旦旦的说她看门,还不让安里木走,结果两人躲在展小怜家里亲亲我我闹腾了一下午,几次差点擦枪走火,刹车的都是安里木。安里木现在都怕了她,别看她年纪小,可那真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啊,有些招安里木都第一次知道,结果展小怜什么都懂,还教他呢。

    安里木赶紧把展小怜的衣服穿好,小丫头还小,没开始发育,可她的脑子……安里木觉得吧,展小怜的大脑里估计住着个四十岁的猥琐大叔,要不然,她看人的眼神咋就猥琐的那么自然呢?

    安里木手忙脚乱的给展小怜穿衣服,展小怜还一边求他:“木头哥哥,你就让我看看你的长鼻子吧,就一眼……”

    安里木想把她拍到墙上当装饰画,她还说等价交换,她脱了让他看,他的也让她看,哪凉快拍她去哪,这要是展叔展婶知道了,非得扒了他的皮。

    放寒假以来,展小怜过的很快活,跟在安里木后头,到哪都跟着,安里木的同学聚会她也去凑热闹,自己偷偷喝酒,醉了,最后还是安里木把她背回来的,送回去的时候展爸的脸都绿了,差点拿棍子把安里木的腿给打断,展小怜能喝酒吗?

    安里木什么话也没说,他就跟以前的同桌多聊了几句,回头就看到展小怜跟几个男同学在喝酒,他是没看住,所以挨骂他也不吭声。

    所幸展小怜的身体没什么事,酒醒了啥都好了,只是下次安里木要出去干嘛,展爸说什么也不让展小怜去,生怕再有什么意外。

    大年三十晚上,安里木敲展小怜家的门:“小怜,小怜!”

    展爸开门,展小怜探个头出来:“木头哥哥,我看相声呢,你不看晚会的?”

    安里木指指二楼阳台:“小怜,你上楼,在阳台上等着。”说完安里木就跑了。

    展小怜赶紧往阳台上跑,展爸在后面跟着喊:“小怜,跑慢点,别摔了!”

    展小怜气喘吁吁的站在阳台上,看到安里木站在阳台前的空地上,地上放了一排烟花,他伸手划亮一根火柴,跳跃的火焰瞬间照亮了安里木的脸,火光中,安里木抬头看了展小怜一眼,朗眉星目的英俊少年对着她笑的眉眼弯弯,展小怜愣了下,有些恍惚,然后她咧嘴对着安里木笑。

    安里木挨个点燃烟火,然后他后腿两步,静静的等着,五秒钟后,被点燃的烟火瞬间照亮了展小怜家的屋顶上空,五彩斑斓的烟火一个接一个的射出,在房顶开出绚烂的花朵。

    展小怜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然后在阳台上又蹦又跳,安里木站在楼下地面上,透过时不时升空的烟火,在烟雾缭绕中抬头看着展小怜笑。

    展爸展妈被展小怜的声音引过来,展妈看着下面的动静也跟着笑,“这孩子,还挺会哄小怜高兴的。”

    这天晚上,展小怜睡觉的时候都是笑着睡的。

    展爸展妈带着展小怜去奶奶家拜年,顺便也准备了不少红包,过年都这样,你给我我给你,人情往来都要走,展小怜被裹的圆滚滚的,走过安里木家,她赶紧跑到门口吼了声:“木头哥哥新年好,大伯婶子新年好!”

    等安里木赶出来,展小怜已经走远了,安里木跟着后面喊:“小怜晚上回不回来?我找你去!”

    展小怜扭脸问展爸,“爸,我们晚上要在奶奶家住不?”

    展爸点点头:“难得过年回家一趟,就住一晚上。”

    展小怜撇撇嘴,只好扯着脖子跟安里木喊:“木头哥哥你别等我了,晚上我不回家。”

    安里木答应了一声就进屋了,他今天一天估计也不得安生,也得出去拜年,想想就头疼。

    展奶奶不喜欢展小怜的理由很多,一是展家的女孩子太多,展奶奶和展老爷子还是老一辈思想,喜欢的还是男孩,二是展小怜就是个药罐子,展爸展妈当老师的那点工资,因为她的病花的一干二净,展奶奶想捞点下来都不行。

    展爸展妈是住在镇上,展小怜的奶奶和爷爷都是住在农村,路也不好走,来回捣腾一趟要三四个小时,要不是因为过年,展爸肯定舍不得让展小怜受这份罪,所以才说要住一个晚上,要不然当天回去又得折腾三四个小时。

    一家三口上午赶到村子口,展小怜整个人都焉了,赖在地上不走:“爸爸,我走不动了,我腿疼,我想回家。”

    展爸能有什么办法,看女儿的眼睛都快合起来了,就在面前蹲下来:“小怜,到爸爸背上,爸爸背你。”

    展妈赶紧把展爸手里的东西都接过来:“小怜,快过来,爸爸背你了,东西让妈提着。”

    每次一家三口外出,展妈肯定要多带一件外套的,就是担心女儿半路困了,展爸背着她的时候可以盖个东西,不然铁定会着凉生病。

    展小怜无精打采的趴在展爸背上,展妈把大衣给她盖上,还把扣子系好了,提着买的大包小包东西,跟在展爸后面走。

    每年都是这个时候回家的,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老远看到了展爸展妈就打招呼,“哟,展卫跟展卫媳妇回家了?小怜睡着了这是?”

    展爸见谁都笑眯眯:“老叔过年好。孩子小,走累了,反正快到了,我背一会。”展妈也在后面跟人家打招呼,这夫妻俩都是教书的,跟年轻人打交道,脾气都好,见人三分笑,从来不得罪人,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展卫作为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毕业以后分配的工作是老师,那可是铁饭碗,找的媳妇也是中学老师,反正一个村的人都羡慕。

    展爸背着展小怜回去,老远就看到自己妈站在家门口,脸拉的老长,展爸背着睡着的展小怜哪里顾得过来,就想赶紧找个地方让女儿能舒舒服服的睡觉,结果展奶奶挡在门口,指着展小怜没好气的说:“这都多大的人了还要背?孩子有你们这么惯的?赶紧让她起来,这都多大了?”说着,展奶奶走过去,伸手就推展小怜:“小怜,起来了,都到了还睡什么睡?女娃子这么懒,还让你爸背,以后怎么得了?”

    展爸赶紧往后退了退:“妈你干嘛呢?小怜这一阵用的药就是容易犯困,不能怪她,早上的药吃的晚,你别吵她,她睡不好脾气不好……”

    展奶奶才不管这么多,展小怜一个丫头片子她管那么多干什么,满眼都是女娃子,看着都烦,女娃子可都是赔钱货,这个就更是赔钱货里头专烧钱的那个,她对展小怜比对其他孙女更不待见,就是因为展小怜的病。

    当然,展奶奶偏要把展小怜推醒也不是没原因,她唯一的孙子大刚一大早来的时候就念叨说,他去年就看上小怜姐姐脖子下的一条项链,挂着可酷了,可惜去年的时候小怜姐姐突然犯病被展爸给带回家,他都惦记一年了。

    展奶奶说话的时候,那手就开始往展小怜脖子下摸,天这么冷,展奶奶也不可能戴手套啊,手也是冰冷的,展小怜一激灵就醒了,这时候展奶奶的手也摸到了展小怜脖子下的链子,也不管那链子结不结实,扯下来会不会伤了孙女,反正就知道她孙子喜欢,别说一条项链,就是把展小怜当玩具,她也会给她孙子玩,伸手就使劲往下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