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05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005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奶奶是劳动一辈子的,那手劲多大?这一下扯,展小怜的脖子跟半个身子都给往下拉了,展爸背着闺女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可展妈看到了呀,婆媳关系本来就不好,这下展妈可真是一脑门子的火,扔掉手里的东西冲过去:“妈!你这是想弄死小怜是不是?!”

    展小怜本来是迷迷糊糊的,现在是彻底醒了,就觉得自己跟只小狗似得脖子上套了个东西被人扯来扯去,那脖子就别提多疼了,被展奶奶拽的嗷嗷叫,为了不让脖子更疼,也从展爸的背上滑了下来,展爸这才看到自己妈手里好像拽着小怜脖子里的什么东西,闺女的脑袋被他妈拽的左摇右晃的。

    展奶奶嘴里还念叨呢:“这什么玩意这么结实,怎么还不断呢?”

    展小怜觉得自己要是再这么下去,她就要断气了,发现她奶在扯的是她脖子下的项链,为了保命,赶紧自己喊着:“奶你别拽了……咳咳,我要死了……咳咳,我拿给你……”

    展奶奶拿到项链,连看都没看展小怜一眼,就颠颠的拿着那链子给旁边等着的大孙子:“大刚,你的了。”

    展奶奶这动作麻利的跟什么似的,周围的人都没反应过来,也就展妈看到了展奶奶是在抢闺女的项链,见展小怜蹲在地上不停的咳嗽,赶紧过去看:“小怜!小怜!让妈看看,你别吓妈呀。”

    展小怜有很严重的起床气,本身睡得好她就有脾气,何况这种睡不好的?本来她就不愿意回来,结果她奶还给了她这么大一个见面礼,什么话都没说,展小怜一边咳嗽,一边揉着脖子,站起来抬脚就走,今天她就是爬也要爬回家。

    展爸回过神来,几步追上展小怜,拉开她的衣领一看脖子,青一条红一条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展小怜用什么细绳子上吊过呢,展爸的脸当时就变了,再一看她脖子下的那个项链不见了,这才反应过来刚刚他妈死拽活拽的是什么东西。

    展爸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把展小怜的衣领扣好,牵着她的手直接拉到展奶奶面前,展奶奶正跟展爸的大哥展兵说话,因为生的儿子,连带着大儿媳妇都受宠,其他媳妇在厨房理菜洗碗做饭,大儿媳妇坐在客厅嗑瓜子。

    展爸脸色铁青,直接问展奶奶:“妈,你刚刚对小怜干什么了?”

    展小怜咳的小脸通红,手抚着脖子还在咳呢,展奶奶抬抬眼皮子斜了展爸一眼:“你大侄子说喜欢他小怜姐姐脖子上的一条项链,我就拿给大刚玩了,一条链子罢了,她当姐姐的让着弟弟可是应该的,怎么?这个也有问题?”

    展爸把展小怜往展奶奶面前一推,指着她的脖子怒道:“你那是拿吗?妈,你看看小怜的脖子成什么样了?她身体一直不好你不知道吗?”

    展兵夫妻俩跟没听到似的,一个个都不说话,展奶奶那可是为了他们儿子,傻子才帮展卫说话,说了就等于是得罪自己老娘的。展奶奶意思意思的看了一眼:“我到多大的事,不就几条印子吗?老三不是我说你,小怜你就不能太娇惯,你看看你把她惯成什么样了?还敢瞪我?”

    要不是因为她爸,展小怜其实是想伸手把她奶拍屋后的茅坑里的,这死老太婆每年都会来这么一出,明明是回家过年的,结果年年都让人气个半死。展小怜到不在意那什么链子,只是生气展奶奶不拿人当人看。

    展爸咬着牙,放弃跟展奶奶说话,而是直接走到展大刚面前:“大刚,把你脖子上的链子还给小怜姐姐,三叔下次给你买其他的,这条链子是小怜姐姐的。”

    展大刚舍不得,觉得这是奶奶给自己的,现在就是自己的了,可是他知道家里三叔是最有本事,是大学老师,他现在还在上学,成绩也不好,最怕的就是老师,展爸跟他伸手要,就算不愿意也不敢说不给,犹犹豫豫的把项链拿下来递给展爸。

    展奶奶那边冲了过来,伸手抢过项链,用力打在展爸身上:“作死的,你跟孩子抢什么东西?你不害臊啊你?一条链子你也抢……”

    展小怜逮住机会一把拿过展奶奶手里的项链,往自己脖子下一挂,塞到了衣服里,说:“奶,你也知道跟小孩子抢东西害臊?你刚刚不要命从我脖子下抢的时候,怎么不问问你自己?”

    展奶奶被气的脸色发白,抖着手指着展小怜:“你们看看她,你们看看她,反了反了,竟然敢教训她奶了!”

    展小怜才不敢,她刚才的起床气延后发作,走到展大刚面前,一巴掌打在展大刚头上:“让你眼馋!让你抢别人的东西,让你当强盗,这是我爸给我买的,你没爸还是没妈?你什么人都有凭什么抢别人家的东西?……”

    那边展大刚的父母一看自己宝贝儿子挨打,急忙就冲了过来,展妈什么都不管立刻冲过去把展小怜护在怀里,谁知道展兵夫妻会不会假装拉架趁机打小怜?

    展大刚的妈妈尖着嗓子喊:“哎呀,这打人了呀,小怜还是姐姐,打什么人呀,不就一条链子吗?我们当大人的都没在意,弟妹不是我说,照着你们小怜这样的,这以后还不得成女流氓呀,两句话不说就动手打人……”

    展妈是当老师的,人不大说话,可不说话不代表不会说,也不代表就会任由人家欺负,当然不会让人这样说自己闺女,把展小怜护在怀里淡淡说:“嫂子,我们小怜这行为在法律上可是自我防护,就算上法庭打官司那也是必胜无疑,倒是随便抢人家东西,这可是抢劫,这抢的东西价值少了拘留几天也就算了,可这要是值钱的东西,那可是要坐牢的。嫂子回去可要好好跟大刚说说,不是别人的东西自己喜欢就能拿去的,那也得靠本事,别二话不说动手就抢,抢去了那也不是自己的。这是自家人不见外的,换个人告到派出所,那就是铁板钉钉的抢劫罪,这可是这么多人看到的……”

    展小怜躲在展妈的怀里偷笑,她妈真是太牛了,说的哪靠谱啊,还自我防护呢。其实展妈就是仗着这村子里么多少懂才信口开河,她是当老师的,别的不行,说这些吓唬人的肯定没问题。

    展大刚的妈妈小学没毕业就嫁给了展兵,懂什么法律?两句话就被唬住了,又不想让人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被展妈比下去,就清了清嗓子说:“那小怜作为姐姐也不能打人……”

    展奶奶刚刚也是被展妈的话给唬住了,不过看到大孙子一脸委屈的样子,又开始蹦跶起来:“去派出所又能怎样?我是她奶奶,家里我说了算,别说是一条项链,就是块金条,我也乐意给我大孙子。整个家都是我的,她爸还是我生的,什么东西不是我的?”

    展爸苦笑了下,然后一边弯腰收拾地上的东西,一边说道:“妈,你有什么东西你爱给谁给谁,我不管也管不着,但是我女儿的东西,谁都不能抢,谁抢,我跟谁急。行了,我是看透了,我们一家回来就是找不痛快的,这饭我们也不吃了,我们回去了。”

    这么一闹,展爸知道他们要是不走,他闺女肯定是会自己一个人抬脚就走,谁都拦不住,就算关屋里她也会想办法跳窗出去。展爸自己也真是被气个半死,以前他妈跟他说这样那样,他都忍了,可这次太过了,看看小怜的脖子,真是没当小怜是自己孙女啊。展爸气的全身发抖,可是那是他妈,他也只能干生气,难不成要动手打她?

    展家人口众多,那时候生多也没人管,能养活了就算本事,展奶奶和展爷爷有四儿二女,两个女儿嫁在外村,四个儿子有两个在外地打工,展爸在镇上当老师,最小的兄弟就在村子里种地,一家子人常年不碰面,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凑到一块,展爸一家要是走了,就等于了少了三口人。

    展爸当时就把带来的礼物给散了,人手一份,他是真被伤了心,看着闺女伤痕累累的脖子,动手打人的心都有。

    一家三口相互牵着手要走的时候,展爷爷突然从屋子里出来:“站住!大过年的走什么走?展卫你好歹还是大学老师,跟你妈一般见识干什么?回都回来了,就这样走了人家怎么看我们家?你妈年纪大了,你们当儿子媳妇的就担待一点,别一生气就要走,留下吃中饭……”

    展小怜低头踢着脚下的土,当什么都没听到,反正她要回家,她都想木头哥哥了,她宁肯一整天都对着木头哥哥的脸,也不愿意看到这帮人的嘴脸。展妈生怕展小怜扭头就跑,拉着她的手,她也不想丈夫跟家里的关系弄的太僵,丈夫孝顺还重情义,要是真跟家里闹翻了,以后肯定要后悔。

    展爷爷都出来说话了,其他兄弟姐妹也赶紧出来说话,刚刚那事展奶奶确实做的不靠谱,就算真想要什么东西,最起码也得说一声问一问吧?结果她是直接上手抢的,完全不顾别人的想法。

    一大家子都出来挽留,展爸要是还走那肯定就不行,展小怜也不说话,挣脱展妈的手掉头就走,她要回家,回去找木头哥哥玩去。

    展爸就跟了出去,展小怜站在院子外面,指着地上的一个土坑恶狠狠的说:“奶要是站我面前,我肯定是一巴掌把她拍这个坑里,让起都起不来!”

    估计这世上也就展小怜敢当着爸爸的面要把奶奶给拍死了,展爸也不生气,就哄着她:“小怜,爸爸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是那是爸爸的妈妈,以后你别理她,要是她再抢你东西,你就来告诉爸爸,爸爸帮你抢回来,行不?”

    展小怜翻白眼:“爸,我想回家,我不想呆在这里。我讨厌这里的人,我也讨厌这个破地方,我最讨厌我奶。”

    展爸不让她说,“小怜,就当是为了爸爸,我们一年才回来一次是不是?就忍一个下午就行。”

    展小怜真是为了她爸才留下的,吃了顿中饭,完了以后她就死活要回家,都快困死了也不睡觉,反正就是闹,还说展爸要是再不走,她就自己走。

    展奶奶在旁边就骂展小怜,说她不孝不懂事什么的,展小怜当没听到,反正就是要回家,谁说话都不管用。

    展爸本来是想带着她住一晚的,结果展小怜闹死人都不愿意,展妈其实也不愿意,只是她不好说,刚好展小怜这样闹,她也不劝,展爸一见,只好不住了,回家吧。

    走到半路展小怜就睡着了,做了三轮车一直到家门口,展爸把展小怜背到家里,晚上的时候安里木过来敲门,展小怜也刚好醒了一会,展妈给她端了热汤喝了几口,展小怜也清醒了。

    展小怜把安里木拖到自己屋里,就把这事讲给安里木听,安里木听了很无语,这是什么奶奶呀,他的奶奶对他别提多好了,展小怜气鼓鼓的说:“那是因为你是男的!我奶就是喜欢男孩,觉得可以传宗接代,不就是男的多了个长鼻子么,我最讨厌男人了,哼!”

    安里木拉着她的手,小心的说:“小怜,咱能不能不把家庭矛盾升华到男人和女人的矛盾?我这不是挺好的吗?再说了,这种家庭矛盾挺多的,我们家我奶奶虽然对我好,可是她就是不喜欢我妈,今天我们提前回来也是因为我奶跟我妈的事,这种事,肯定是家家都有的,也不是你们一家,咱不纠结这个行不行?你看,过完年没几天我就要回学校了,我们还是说点高兴的事吧。”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