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08章 现场版真人秀……野战

第008章 现场版真人秀……野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老姨家在青城靠郊区的地方贷款买了房子,面积挺大的,虽然郊区,不过因为通车方便,所以去市中心还是很近的,坐公车二十分钟就到,展小怜嗷嗷叫着要去逛街,老姨怀孕四个月,要给肚子里的孩子提前买点衣服什么的,虽然老姨夫不敢让她出门,不过因为展妈跟着老姨夫也没拦。

    因为展妈没来,展小怜就跟脱缰的野马似的到处疯,手里乱七八糟的小玩意买了一方便袋子,什么头花啊,耳环呀,戒指啊,反正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她就是喜欢,展妈拦都拦不住,不让买,展小怜拿了东西就跑,指着展妈跟营业员说那是她妈,她妈会付钱,展妈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中午逛累了,展小怜坐在街边的凳子上赖着不走,“老姨,我走不动了,我饿了,我快累死了。”

    老姨也知道展小怜身体不好,走了一上午不累才怪,而且她怀孕了,身子也重,也逛不动了,三人就找了家店进去吃饭,展小怜靠着玻璃门坐着,看着菜单咂舌:“老姨,你现在是不是发财了?这家店的东西好贵呀。”

    老姨平时节省的要死,但是对展小怜一家还真是挺大方的,家里刚买了房,条件也没那么好,可就是舍得给自己姐姐的人花钱,看着展小怜的样子戳戳她的脑袋:“贵什么贵?难得来一次,不吃点好的吃什么?这家店的分量还算不错的,这位置这个价格还过得去,你看到对面那个大酒店没?那家店里的东西才叫贵呢。我们园长家儿子结婚就是去的那酒店,我当时也去了,哎哟那价格,吓人了……”

    展小怜趴在玻璃上,透过玻璃看过去,“老姨,这里不都是些黑社会老流氓的才去的酒店吗?你们园长家儿子真不怕死,还敢去这种地方结婚啊。”

    老姨有点无奈了:“这酒店开了就是为赚钱的呀,要是没人去他们开了干什么?只是开酒店的是有那种背景的,只要有钱,不管谁去他们肯定都欢迎嘛……”

    展妈赶紧拉着老姨:“你跟她说着这些干什么,咱平头百姓过自己日子就行。对了,孩子有没有查查是男是女……”

    展妈跟老姨开始谈论孩子的事,展小怜一个人趴在玻璃上看,进进出出的还都是开汽车的,现在的汽车多稀奇啊,等菜的时候展小怜就趴在那看来来去去的汽车,然后一辆黑色的汽车就开到了正门口,展小怜一看那车牌号就想起来,这就是去年暑假的时候那辆把人撞飞都没停的车吗?

    接着,展小怜就看到一只花孔雀下车了,那花孔雀就跟神经病似的,下车以后旁边有个女的,展小怜就看着明明不是一起的,结果那花孔雀伸手就搂着那女的腰,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一会功夫那两人就结伴进酒店了。

    展小怜撇撇嘴,表示不懂。

    吃晚饭,老姨又带着展妈和展小怜去逛闹市,一下午展小怜是真累了,天色也晚了,展妈急着回去给展小怜煎药,就催着回去,结果一扭脸发现展小怜不知道跑哪了,晚上闹市人多,展妈跟老姨这给急的,展妈让老姨呆在那别动,她去找找,刚刚还在的,就一扭脸的功夫就没了,肯定是被什么吸引过去的。

    展小怜第一次看的教堂,镇上信基督教的人都是些老头老太太,没到周六就聚在一块依依呀呀的唱赞美诗,不过都没个像样的地方,听说某个地方有个小教堂,不过展小怜一次没去过,她刚刚就是看到有好多小孩往这跑看热闹,她也跑过来的,结果走近了才知道今天晚上有人在这里结婚,听旁边的大人说进去的小孩每个人都有红包拿。

    展小怜一听,红包啊?这个时候,展小怜觉得自己也是小孩,她也应该免费得个红包才行。

    展小怜想着,跟着其他的小孩就往里跑,结果到了门口就被人赶出来了,说里面在举行婚礼,不让进,展小怜鼻子都气歪了,骗人的?她探头往里看了一眼发现教堂可真漂亮,灯火通明的,还有红色的地毯延伸到尽头,教堂最尽头的地方有很多人坐着。

    正门进不去,展小怜就往边上看看,发现有小巷子,似乎又偏门,她愣头愣脑的就往小巷子里走,结果走了一半听到奇怪的声音传来,一下一下挺有规律的声音,似乎还有压抑的喘息声,展小怜充满猥琐的小脑袋里立刻想到了一个充满激情急需和谐的画面,有人在打野战!肯定的。

    真人版的!还是现场版的!

    展小怜很激动,也很兴奋,不是每个人的一生都有机会看到这种让人激情澎湃的画面的,只有像她这种外表淳朴思想猥琐内心强大的好孩子才有这样的机会观摩到现场版真人秀激情场面的。

    展小怜很有公德心,一点想打断野鸳鸯的想法都没有,她怕自己太兴奋叫出来,提前捂住自己的嘴,然后小心的往前走,就在教堂侧门旁边,被突出来的门台阶挡住了,所以一般人在巷子口也看不到,展小怜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悄悄的探头过去看,很好很强大,好像是两个女人?

    哦,不对,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只不过,这个男人穿衣服有点花里胡哨的,而女人被夹在墙面和男人中间,穿着条红色的裙子,整个人挂在那男人身上,嘴里依依呀呀的叫着,一只脚腕还挂着条黑色的小内裤,随着男人的动作在晃,展小怜看的眼花,都想过去帮她拿下来先放到一边,可又怕吓倒他们,想了想,展小怜干脆往旁边一蹲,就在那看,然后开始研究为啥那个男的衣服都没脱两个人都就能搞一块了,难不成她每次就要脱木头哥哥的裤子是个错误?难道不应该脱衣服?可是不脱衣服怎么能行?这个有点奇怪吧?要不要问问这个人是怎么做到的?他万一不好意思怎么办?……

    那两人估计太投入了,一点都没发觉多了个参观和研究的第三人,直到那女人因为男人换了个动作,也顺势把脸从男人那边肩膀换到这边,眼角一扫看到半个蝴蝶结露在台阶上,再仔细一看,竟然看到了两只黑溜溜的大眼睛,女人顿时“啊”的尖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