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11章 总有见光死的时候

第011章 总有见光死的时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妈心里一直顾忌着,只是无凭无据的,她就是怀疑,也不好跟别人说,就只能埋在心里,只是下意识就去关注。也不能怪展妈多想,她家的可是闺女啊,要真是有什么吃亏的肯定是姑娘,她能不担心吗?

    人家家里有考生的家庭都是人仰马翻的,一家子围着考生转,展小怜去参加考试的早上还是展妈给拖起来的,顶着鸡窝头,迷迷糊糊的坐着发呆,展妈忙着给她编辫子,展小怜自己就顾着打呵欠,展爸跟展妈要送她,展小怜还不愿意,一边刷牙一边探头跟展爸说:“木头哥哥待会送我去,爸,你忙你的去,我不要你管。”

    吃完饭展小怜就拿了一个笔袋就走了,展爸跟展妈想送都送不成。安里木骑着自行车在外头等着呢,看她出来赶紧招呼:“小怜快点,今天路上堵车,可别迟到了。”

    展小怜跳到后车座上,搂着安里木的腰打瞌睡,安里木低头看到她手里的笔袋,伸手拿下来检查文具,结果发现笔袋里只有一根圆珠笔,其他啥都没有,安里木都不知道说啥好了,人家谁考试不是带好几只笔备用?而且尺子圆规什么的都不离身,生怕啥时用到,她倒好,就一支笔,万一考场上没水了,哭吧。赶紧回去跟展爸多要了几根备用,展爸听安里木说展小怜就带了一根笔,直叹气,这孩子咋这么愁人呢?

    展小怜是提前交卷的,因为知道安里木在外头等着呢,进去五十分钟就出来,这是考的语文,她做试题还算是慢的,要是考数学之类的不定三十分钟就出来了,安里木老远就看到展小怜一路小跑的出了大门,“木头哥哥!”

    安里木赶紧迎过去:“小怜,考的咋样?”

    展小怜笑嘻嘻的,一点都不谦虚的说:“挺好啊。”

    周围等孩子的家长纷纷撇嘴,中考的卷子提前交卷,还敢吹牛。

    安里木又问:“作文写没?可别告诉我没写!”

    展小怜偷偷翻白眼,“写了一半。”

    安里木一听就知道了,满格子的量,她只写了半格子,也不苛求,写了总比一个字不写强,展小怜每次考试扣分都是因为不写作文,所以安里木才在考试前叮嘱又叮嘱。展爸要是这样说展小怜肯定嫌她爸啰嗦,结果是安里木说,展小怜就笑嘻嘻的听了。展爸这是不知道他闺女的心思,要是知道了估计能哭死,她到底是谁的闺女啊?

    中考两天眨眼就过去了,最后一门出考场的时候展小怜是直接蹦到了安里木的身上,周围的家长一个个侧目看过来,安里木羞的满脸通红,展小怜高兴的咯咯笑:“木头哥哥,我解放啦!”

    安里木怎么跟她说都不下来,他只好赶紧抱着她放到自行车后座上,麻利的带着她骑车走了。

    展小怜从后面搂着安里木的腰,一个劲的跟他说话:“木头哥哥,我十五岁了,我马上就要是高中生了。木头哥哥,你有没有看过报纸?报纸上说高中生有生孩子当妈妈的事……”

    安里木一听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太了解了,看着可单纯一小丫头,天知道她的小脑袋瓜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玩意,简直就是放在猥琐液体浸泡过的,“小怜,在你成年之前你别想有的没的,你现在还小呢。”

    展小怜就知道她的木头哥哥就是块木头,死脑筋,她都十五岁了,都是大姑娘了好不好?

    没有了考试的压力,两个人都十分放松,一直腻在一起,有时候是躲在展小怜的房间,有时候是跑出去,反正什么时候看到,两人都是一起手拉手的。这要是以前,谁看了都会说展小怜跟她木头哥哥感情好,处的就跟亲兄妹似的,可现在年纪大了呀,再跟小时候那样形影不离就不对头了。外人看着没什么,可展妈看了就别扭,现在的孩子不都是小时候关系好,长大了有了男女意识之后慢慢拉开距离了吗?怎么到了小怜和木头这里就不成了呢?再说了,以前玩的好也不止这两孩子,镇上好几个孩子呢,结果其他女孩子一个个不跟安里木走的近了,就小怜跟他比小时候还好,这是不是不对头啊?

    中考没多久,学校放假,展妈在家里收拾,她抬头看了看楼上展小怜的房间,房门紧闭,小怜和安里木已经进去一上午了,除了中间展小怜出来找水果洗了拿进去以外,两人就没出来过。

    展妈想了想,就是觉得有点怪,轻手轻脚的上楼,结果就听到里面的声音有点不对,喘息很急促,很压抑,偏偏,还没一点说话的声音,展妈自己是过来人啊,一听那声音当时就变了脸,立刻伸手敲门:“小怜!木头!”

    门是展小怜开的,也没耽误多长时间,但是也不是马上就开的,展妈假装随意的瞄了一眼,发现安里木坐着地上,抱着一条腿在哼哼,展妈一愣,赶紧过去问:“木头这是怎么了?”

    安里木还没来得及说话,展小怜就坏笑着走过去,光着小脚丫子在安里木腿上踢了一下,结果安里木叫的更大声,声音还是那种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感觉,一脸痛苦加无奈的跟展妈告状:“婶,我腿都快麻死了,小怜还故意踹我……哎哟……”

    展小怜又要去踢,展妈赶紧挡下来了,心里也松了口气,“木头你把腿伸直了,这样曲着更难受,伸直了一会就好了。”然后展妈站戳戳展小怜的脑门:“小怜别尽欺负你木头哥哥,你还踢?!”

    展小怜吐吐舌头,然后拿着一本图画书在安里木旁边坐下,两人低头看书。展妈把展小怜房间要洗的衣服都拿出去,只不过出来以后就不让展小怜关门,“小怜,这天气这么闷,关什么门?赶紧打开透透气,不许关门。”

    展妈其实还是起了怀疑,刚刚进去看着是一切正常,可床上乱的厉害,床单皱的不像样子,枕头也掉在了地上,不知道两人刚刚怎么闹的,展妈又不好问,只是起了警惕心,不让关门。

    展妈临走之前伸手拉了下床单的动作让安里木一身冷汗,刚刚展小怜闹的过火,要不是展妈突然敲门,两人还不知道会弄成什么样子,幸亏反应都及时,要不然肯定被发现。

    只是经过这一遭,两个人都更加小心,在家的时候绝对不敢闹。家里不敢呆,那肯定就得出去啊,去哪约会成了安里木和展小怜的心头大患。最终,地下工作的地点定在东头那边政府有改造成公园打算的小树林。

    不过这世上还真没有啥是保险的,总有见光死的时候。他们挑的地方还是很靠里面的,今天照常窝一块磨叽的时候就听到后面有动静,展小怜正坐安里木的腿上靠着他睡觉呢,一下子就被后面的响声给惊动了,她脖子一缩,下意识的问了声:“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