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25章 嚼舌根的报应

第025章 嚼舌根的报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坐在地上仰视着居高临下看着她的人,小心肝一颤一颤的,她果然就是个杯具啊,怕什么来什么,为毛男妖精就是无处不在呢?

    展小怜跟男妖精对视,哆哆嗦嗦的准备再说两句马屁话,结果大炸雷突然冲了过来,“爷!您没事吧?”

    男妖精慢慢的抬头看向雷震,弹了弹手里的烟:“爷能有什么事?倒是这肥妞傻不愣登的,脑子撞坏了?精神科在哪边?送过去吧。”

    雷震看了眼一脸惨白可怜巴巴看着他的展小怜,顿了顿开口道:“爷,她是过客的女朋友,刚刚也是太紧张过客才会不小心冲撞了您,爷您大人大量不必跟她计较。”

    展小怜的小爪子也在地上摸啊摸,她就是摸她的眼镜的,哪知道还没摸到,就听咔嚓一声,展小怜顺声看去,在男妖精蹭蹭亮的皮鞋下,展小怜看到了她眼镜的残骸。

    男妖精慢条斯理的抬起脚,笑的邪气十足,道:“什么东西硌了爷的脚?”

    展小怜圆溜溜的大眼睛都快着火了,这人得多变态才会想的起来把人家眼镜给故意踩碎了?他什么心眼啊?上辈子肯定是暴君,所以这辈子还这么变态,她瞪着男妖精,男妖精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然后,展小怜灰溜溜的败下阵来,从男妖精的皮鞋旁边小心的把自己眼镜拿出来,镜架断了一条腿,玻璃都快碎成沫了,展小怜敢怒不敢言,心里骂着太变态了太变态,嘴上还得道歉:“爷,我说这眼镜咋不长眼睛呢?竟往爷的脚底下跑,铬了爷的脚可真是我的罪过,爷您千万开心点,别因为一个破眼镜生气哈。”

    男妖精摇摇晃晃的走了,自然地上留下的是他擦完手后扔下来的白毛巾,展小怜坐在地上回头狠狠的瞪了眼男妖精的背影,“尼玛……”

    因为碰到了男妖精,展小怜再想走根本不可能,她夹着尾巴缩在墙角,现在没了眼镜,生怕男妖精把注意力放到她身上。没了眼镜的展小怜她自己都觉得怪,展小怜就算不戴眼镜看东西很清楚,她本来就不近视,展爸给她配的眼镜到底是治什么的展小怜也没关心过,展爸让她戴她就乖乖的戴上,虽然不影响,不过展小怜还是不适应,老是不由自主伸手去扶鼻子上的位置。

    到现在展小怜也看明白了,她一心想从网恋发展成现实恋爱的对象,是个混黑的小混混,男妖精是老流氓头子,大炸雷是过客的哥哥,至于她,就是个炮灰。

    展小怜被过客的哥哥安上了过客女朋友的名头,展小怜不敢否认,因为很明显,男妖精因为她是过客的女朋友才没把她送精神病院去呀,她有点犯愁,要是过客是个帅哥,她也认了,关键是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过客长什么样,万一是个丑八怪,她岂不是亏死了?

    大炸雷跟男妖精在说话,展小怜抱着墙角抠数蚂蚁,总算是等到了手术结束,几个护士推着病人出来,主刀医生摘下口罩战战兢兢的走到男妖精面前:“燕爷,手术很成功,病人半个小时左右就能醒,请问您还有什么指示?”

    大炸雷对着主刀医生挥挥手,主刀医生小心的看了眼男妖精,赶紧走人。展小怜算是看出来了,跟男妖精说得上话的,不是人人都有资格的,那禽兽看不上眼的,他连眼皮子都没抬。

    人一推出来,男妖精就直接走人,估计过客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男妖精能过来看一眼算是给了过客天大的面子。当然,展小怜走不了,周围一大帮子男人围着,她能去哪呀?刚才展小怜以为大炸雷是押着她来的,现在看看其实不是,大炸雷其实是在对她好,因为大炸雷跟男妖精的谈话展小怜听到了呀,过客是被人砍伤的,也就是说过客跟人家有仇,大炸雷的理解里,作为过客的女朋友,他肯定是有义务保护弟媳的。

    洁白的病床上,躺着个脸色苍白顶着一头黄毛的年轻人,年轻人说俊不俊说丑也不丑,皮肤有点黑,不过因为年轻,看着倒也过得去,展小怜被大炸雷安排在床边,她看随手翻了翻过客的病例,发现病例上写着姓名雷过客,年龄二十一,展小怜就是喜欢年纪比她大三、四岁的,雷过客的年纪她正好喜欢,虽然她希望再大几岁,不过展小怜自己也知道再大了可能真有代沟,所以她就把年龄要求降低。

    半个小时以后,雷过客还真醒了,睁开眼睛盯着展小怜看了几秒,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嘴里惊喜的叫道:“小米!我终于见到你了……哎哟!”

    展小怜立刻决定了,行,就他了,她喜欢“小米”这个名字,展小怜的网名叫怜爱爆米花,结果过客就挑中了中间的那个“米”字,每次上网都是“小米小米”的叫,现在听到现场版的,展小怜立刻就动心了,当然,不是因为看到过客,而是因为过客嘴里的“小米”。

    展小怜的第一次恋爱对象是安里木,展小怜挑安里木是因为她挑的是安里木的人,而现在,她的第二次恋爱是她挑了男友喊她的名字。

    因为在网上聊的太熟了,展小怜跟雷过客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网上那种熟悉到了现实里,竟也十分的默契,两人都不拘束,还是网上的相处模式,就连说话都不用避讳什么,彼此的德性对方都知道,所以气氛十分融洽。

    周六周末两天,展小怜全往这家医院跑,回家跟她老姨说是她一个同学出车祸住院了,老姨听说跟展小怜关系好,还特地买了点大骨头炖汤,让展小怜送过去呢。展小怜这贤惠女友当的挺有样子,雷过客更是享尽了女友的福,羡慕死了其他小混混。

    周末晚上,展小怜要回摆宴上学,雷过客不想让她走,就拉着她的手装可怜:“小米,你看我多可怜?我就一个人,你明天早上回去行不行?我晚上肯定会想你的……”

    展小怜一巴掌拍回去:“我爸要是知道我不去上学,肯定会扒了我的皮,你忍心看我被我爸打?再说,我的眼镜都被你家变态老大给踩坏了,我还得想办法圆谎呢。”

    雷过客急忙伸手捂住展小怜的嘴巴:“小米,这话你别乱说,万一燕老大听到,我们俩都完了,连我哥都保不住。”

    展小怜翻了个白眼,“我就说说,谁听到了?你不说谁能听到?姐就不信那死变态长了顺风耳?”

    雷过客都无奈了,最后只好说:“小米,我们老大有名字,你别死变态死变态的叫行不行?会死人的。”

    展小怜嗤笑,“一个死变态的名字谁想知道?稀罕呢。”

    展小怜说完提了包就准备走人,结果门一脚被人踢开了,展小怜一扭头,石化当场,顿时想起一句话来,背后嚼人舌根会遭报应的!

    ------题外话------

    爷打酱油回来了,没什么意外,应该会正常更新。摸下巴略一思考,点头,确实如此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