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26章 花骨朵展小米

第026章 花骨朵展小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踢门的人一边走进来,一边扭动着脖子,今天穿的没那么骚包,看着挺休闲,额头上还有些汗,似乎刚刚锻炼过,嘴里还说:“爷似乎听到有人在骂爷?这舌头可真长,这么长的舌头,还是拔了吧。”

    展小怜刚刚说的可欢脱了,这下好了,就跟木雕似的站在病房中间,手里还提着她那粉红色的小背包,打算背了去车站坐车。她半张着嘴,傻呆呆的看着来人,半天没说话。

    然后,跟在后面的雷震就看到一个粉红色的小书包,在半空打了个转,然后“吧嗒”掉在了地上,而小书包的主人,那个小疯婆子突然哭嚎着往地上一蹲,伸手抱住他老大的大腿,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掉:“爷!偶像!”

    一屋子的人全呆住了。

    展小怜扔了小书包,哭的昏天暗地,“爷,您就是俺的偶像,大明星一样的存在,俺就是因为太羞射了,所以一直不好意思问您老人家的名字,爷,俺这是少女的羞射啊,爷……”

    一大帮人被她恶寒的都无语了,那个被她抱着大腿的人更是气急败坏,因为有洁癖,一切他看不上的东西他都不愿伸手碰,生怕污了他高贵的双手,他高举着手不愿动手扯开,足足愣了半秒钟才吼道:“还不快给爷把她拉开?!”

    几个大老爷们过来,轻而易举的把展小怜给拉开了,她的手还伸在半空,看着可煽情了:“爷,您就告诉俺一声您尊贵的大名吧!俺真的是把您老人家当偶像啊。”

    被拉开的男妖精一脸的嫌弃,看着展小怜的眼光比看坨大便好不了多少。按理男人都该有的虚荣心,被女人爱慕总是件值得骄傲的事,可被这么搓的一个肥妞爱慕,那不是骄傲而是丢脸,这就一个小疯子啊!

    男妖精嚷着要消毒,立刻离开病房,自然,展小怜想离开的想法也成了泡影,病房门口一排的人,把她看的牢牢的,展小怜泪流满面,这就是铜墙铁壁啊,她就是变成苍蝇也飞不出去,她怎么就这么背呢?是不是扫把星转世啊?

    屋子里就趁雷过客和展小怜,雷过客目瞪口呆的看着展小怜一骨碌爬起来,一摸脸上的鼻涕眼泪,急切的问他:“快说,我的舌头到底怎么样才能保住?”

    雷过客指了指展小怜的脸,愣愣的说:“小米,你刚刚是假哭的?”

    展小怜豪迈的一挥手:“废话少说,快说重点。”

    雷过客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你要是现在能出去求我哥就好了,我哥跟着老大时间特别长,而且也很少求他什么事,他要是开口,肯定能行。”

    展小怜叹口气,她现在明摆着出不去啊,她看了雷过客一眼,往他床边一坐,哭丧着脸说:“过儿呀,你可得想办法保住你女朋友的舌头呀,我就随口说说,谁知道那变态……”

    雷过客立刻捂她的嘴:“你还说?!”

    展小怜急忙“呸呸”了两声:“我就随口说说,谁知道你家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老大就听到了?他肯定真的要拔我舌头的,我刚刚那一闹,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忘了拔舌头的事了,我现在可担心了。”

    雷过客这下明白了,刚刚小米那声,就是故意让他家老大分心,别一直想着拔她舌头的。雷过客脑子里都是浆糊,他闷头想半天然后才开口:“小米,你要是被拔了舌头,那我也拔了我的的舌头,这样,咱们俩就都没舌头,你说好不好?”

    展小怜看傻子一样看着雷过客,真是笨,笨到家了,一看就是没脑子的家伙,不想办法保舌头,尽想些有的没的,没了舌头那就是残疾人,她还小呢,怎么都不能没了舌头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雷过客就是个最底层的小混混,不过他唯一幸运的地方就是有个雷震那样的哥哥,雷氏兄弟父母早逝,雷过客是雷震一手带大的,雷震一直不希望雷过客也进来混他这行,可雷过客从小成绩就不好,指望他努力学习上大学什么的根本不可能。雷震给足了雷过客钱,自然,也养成了他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让他老老实实去打工一个月赚几个小钱肯定也不现实,结果现在,雷震只能顺着雷过客的性子来。

    两人正抱头犯愁,门又被打开了,燕大爷换了一身衣服摇摇摆摆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人还抬了把座椅进来,椅子放好以后进来个蓝衣美人,拿块白布把座椅从头到尾擦了一遍,擦完又换了一块重点擦椅面,完了以后才敢让那禽兽坐上去。接着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美人手里端着盘子走了进来,盘子里放着好几个漂亮的杯子,透过透明的玻璃杯,阴影可以看到里面有石头一样的东西,展小怜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看样子不像是拔舌头的工具。

    展小怜胆战心惊的看着,就差跟雷过客抱成一团发抖了,正提心吊胆不知所措,就看到刚刚给死变态擦凳子的蓝衣美人戴着一副消过毒的无菌手套,拿着镊子把玻璃杯里的东西挑了一个出来,展小怜偷眼一看,是个戒指,那蓝衣美人用戴着手套的手把戒指拿住,小心翼翼的戴在死变态的小指上,接着又挑出一个戴上,就这样慢条斯理的,在变态燕大爷的十个手指头上,戴了八个戒指,那些戒指的样子绝对是风格各异造型迥异,一看就不是凡品。

    展小怜觉得自己的脸就快抽风了,变态的生活品味都变态的不同凡响啊。

    燕大爷戴完了戒指,就来收拾展小怜了:“那肥妞,别装死,爷喊的就是你,过来。”

    展小怜跟雷过客使眼色,雷过客吓的头都不敢抬,展小怜翻白眼,这小子是男人吗?胆比芝麻还小。展小怜小心的挪过去,对着燕大爷冒星星眼:“爷,您老的生活品味可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青城一绝啊。爷,您这是存心让俺更加的爱慕您呀。”

    燕大爷歪歪斜斜的躺在座椅上,两条长腿拖的老长,展小怜停在他脚的位置不往前走了,生怕她再走一步他就会一脚踹过去把她踹飞出去,这变态禽兽一不高兴就踹人的事展小怜可比谁都清楚。

    展小怜站那不走,燕大爷不乐意了,对着她勾手指:“爷又不会吃了你,过来。”

    展小怜回头看了眼雷过客,雷过客抬头看天继续装死,展小怜心里骂了句,过儿这小子太渣了太不够意思了,她现在可是他女朋友啊,竟然就这样见死不救,她低头看了看面前的两条长腿,终于绕到旁边,跟个小丫鬟似的在他旁边站了下来,反正还是那副小疯子的样子,要不是小脸白嫩嫩粉嘟嘟的,整个人都不能看了。

    燕大爷伸手摸着他高贵的下巴,打量着展小怜,然后开了尊口:“爷要是没记错,你不止一次出现在爷的面前。来来来,告诉爷,叫什么?几岁了?”

    燕大爷那满手的戒指晃的展小怜眼花,不过她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爷,您老的记性可真是大大的好呀,您看这猿粪多臭?几次三番碰到……俺叫展小……米,”然后她表示羞射的摸了摸脸蛋,连连眨着睫毛说:“俺现在还是祖国的花骨朵,俺十五岁。其实俺第一次看到爷,就像知道一件事,俺可想知道爷的名字了,爷,您能满足俺这么一个卑微可怜的愿望吗?”

    燕大爷斜眼看她,顺带着燕大爷身后的护士制服诱的美人,以及蓝衣美人都带着很重的敌意看着展小怜,她们的情绪完全是受了燕大爷的影响,个个都是察言观色的好色,一看燕大爷的脸上出现不高兴的表情,那架势看着就要动手了,燕大爷高兴了,她们就是面无表情。

    展小怜心里在数一二三,她就盼着这死变态能说句人话,能看在她一副十分诚心的份上正正经经回复她一句话,当然,展小怜从这变态的言行中也得到了一个信息,死变态很少跟人说话,也就是说他看得上眼的人很少,可是刚刚,他问她话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没打算把她直接弄死或者干嘛,虽然展小怜很鄙视雷过客,不过雷过客带给她的女朋友身份多少还是起了点作用。

    “燕回。”

    展小怜一愣,一脸茫然,然后她就看到那个男妖精大拇指一指他自己,慵慵懒懒的说:“爷的名字,叫燕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