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30章 湘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穆曦的猪蹄养了好几个月,展小怜也借机免费看了这么长时间的帅哥大叔,每看一次展小怜的心都滴几桶血,她滴血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穆曦。穆曦可是有男朋友的呀,她跟周少棠闹了一阵别扭之后,又和好了,两人一下子好的跟蜜糖似的,这样一来帅哥大叔就显得多余了。

    展小怜心疼帅哥大叔,她还不能说,就只能心里默默的流泪,她总不能跑去跟穆曦说让她喜欢帅哥大叔甩了周少棠吧?

    这种纠结的心情,展小怜觉得没人会懂,她希望穆曦赶紧投入帅哥大叔的怀抱,这样她心里会替帅哥大叔好受点,可又希望穆曦能甩开帅哥大叔,这样自己就有幻想的余地,想来想去,又觉得都不行,最终她自己都快痛苦死了。

    展小怜就在这种超纠结的心情里迎来的期中考试,她端端正正的在姓名处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人家做题目的时候她在试卷上画猪头,画了一只一只又一只,大猪头小猪头,公猪头母猪头,愣是没做一题,监考老师看她的眼光就跟看怪物似的,满卷子的猪头啊!

    展小怜最爱的寒假总算来了,这次展小怜门门零蛋,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考的差点不去老姨家,展小怜觉得自己今年一年都背运,她要控制住今年不去青城,要不然,她很怀疑自己会不会突然有一天没了舌头,所以,她要坚持住,绝对不去青城。

    班主任都快哭了,人家考的差点是一百分降到九十九分,九十分降到八十分,展小怜直接从满分降到零分,这不是要人命吗?展小怜交的根本就是白卷啊。

    穆曦伸着脖子看着展小怜的成绩单,咂咂嘴:“胶带,你怎么又交白卷?小心你爸回去打你屁股。”

    展小怜毫不在乎的翻白眼,“我爸惩罚我的方法是不让我去老姨家。”

    展爸知道展小怜喜欢她老姨,每年哄她考试的办法就是考好去就带她去老姨家,这下好了,展小怜偏偏就是为了不去老姨家故意考了零蛋。

    展小怜拿过穆曦的成绩单一看:“傻妞考的不错嘛。”

    穆曦乐滋滋的把成绩单折好,小心的塞到口袋里,一边整理书包一边说:“我今年要回泉水镇过年,这是拿给我妈看的,我考的好了,她肯定很高兴。”

    展小怜理解不了穆曦是怎么想,不就是回家一趟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呀,看把她高兴的,她每个星期都回家呢,她妈整天唠叨她,展小怜听都听烦了。

    展爸看到展小怜的成绩单,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谁要是跟他说他闺女在学校学习不认真还专门气老师,展爸信,可要是有人跟展爸说他闺女不聪明,展爸当时就能给人家一大耳刮子,他闺女是远近闻名的神童,怎么可能笨?全科都是大零蛋,展爸一看就知道他闺女犯懒交了白卷。老师的评语是一串省略号,展爸看的心酸死了,不由抹了把辛酸累,他手里要是有个他闺女一样的学生,他肯定每天饭都省了,气都气饱了。

    展爸联合展妈开家庭会议,展小怜老老实实的坐在父母对面,没了眼镜的小脸看着滑溜溜的,皮肤特别好,还是那种水嫩水嫩的,迄今为止,展小怜对自己身上唯一满意的就是皮肤,人家吃药的人面黄肌瘦的,就她是个特例。

    展爸清了清喉咙,开始问话:“小怜,你跟爸爸说实话,怎么好好的又不愿意考试了?不想去你老姨家了?你老姨还说今年要给你做红烧肉吃呢,你不是最喜欢吃你老姨做的红烧肉?”

    展小怜吧嗒了两下眼睛,说:“我减肥。”

    展爸默了默,展妈跟着说话了:“小怜,那你过年不想要压岁钱了?去年我们可是说好的,考的不好不给压岁钱。”

    展小怜鼓着小嘴,半响说道:“我都长大了,不要压岁钱了。”

    展爸跟展妈对展小怜磨叽了很长时间,展小怜就是那样,展爸展妈又舍不得打,这给两人愁的,赶紧凑一块研究,“孩子是不是到了叛逆期了?”

    这样一想,展爸觉得还真是吧,小怜今年都十五岁了,应该是刚刚进入叛逆期了,看着女儿那张没有眼镜的小脸,展爸最后决定先把其他事放下,赶紧带着她去配副眼镜是正经。

    展小怜过年的时候还看到安里木了,安里木就带了一次他的女友回家,后来展小怜就没看到过他带回来,猜着肯定是被她的牛粪熏走了。安里木想跟展小怜说话,结果展小怜一扭头就跑了。

    过完年展爸还真的带展小怜去了湘江,说是配眼镜的。

    湘江是现今国内最为繁华的国际化大都市,跟内陆的各大城市比,各个方面都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是国内过著名三大经融中心之一。

    展小怜对湘江太熟了,主要是她来的次数多,对那边的地址很清楚,似乎每隔三年展爸都会带着展小怜去一次,有时候一年也能去好几次,反正,展小怜就是个小药罐子,展爸动不动就要带她去看病。自打展小怜上学以来,中间隔了几年没来,再来展小怜觉得湘江又变了个样,更加繁华了,随处可见外国人,展小怜看着可稀奇,很遗憾没能近距离看到。

    展小怜觉得展爸真牛,因为到了湘江以后,有人去车站接站,展爸跟接他的人很熟,但是那关系看着又怪,像朋友又不像朋友,像亲戚她爸又没跟她说,甚至没让她叫人,这要以前她爸肯定会训她的。

    过来接站的是个跟展爸差不多大年级的人,以前湘江也有人接,这位跟之前的都不是一个人,要是一个人展小怜的记性肯定能记住,展小怜被展爸拉着手,一边走她一边外头问:“爸,这个路不是去配眼镜的路啊?”

    展爸就笑笑跟她说:“换地方了,我们换个地方配。”

    结果去的地方是个医院,展小怜的脸都气歪了:“爸,你当我还是小孩子呢?这分明就是医院,我是来配眼镜又不是来看病的。我先申明,我不打针,也不吃药的。”

    展爸对她笑笑:“我们就去找检查下复诊,不打针也不吃药。”

    展小怜怀疑的看了她爸一样:“真的?”

    展爸点头:“爸什么时候骗过你?好好走路,别乱看。”

    展爸带展小怜去了一个满是仪器的房间,她被医生指使坐着在,一个仪器戴在她脑袋上,她的对面是个镜子,她就跟看白痴的看着镜子里那个大仪器罩在她头上,然后又稀里糊涂的被带了出来,展小怜摸摸头,问:“爸,这给我做的什么检查呀?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展爸拿给她一副眼镜让她戴上:“就是复查,爸都说其他什么都不做了,还骗你?眼镜戴上,已经配好了。”

    展小怜一边惊奇一边把眼镜戴上:“这都不要人去的?我还没去眼镜就配好了?”

    展爸把她往外领,笑着说:“嗯,人家都有记录的,什么时候该配什么眼镜,人家比你专业,眼镜戴到你十八岁就可以摘了。”

    展小怜高兴的比划了个“V”字手势:“老爸万岁,我终于有机会摘掉这该死的眼镜了,对了爸,我肯定不是近视眼,因为我发现我戴不戴这眼睛都一样,我看东西可清楚了。”

    眼镜配好以后,展爸就带着展小怜回家,路上展小怜感叹了一声:“我怎么觉得我这次来就买个眼镜呢?早知道这样,爸你就该请人帮我们把眼镜寄回家,这样多省钱啊?这么远的路,又是坐车又是坐船的,车费都不知道花了多少。”

    展爸愣了下,然后摸着展小怜的头笑了笑说:“不浪费,这不是看到了这个城市吗?你以前来过,觉得一点都不陌生是不是?每隔三年都让你看一眼,多好呀?湘江现在可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城市,比青城发展的还快,多少内陆人都挤破头了往这里挤,我们有机会过来旅行看看,多好的事?你说是不是?好歹,看一眼,心里也踏实……”

    展小怜撅嘴不屑:“爸,不是我说,有什么好看的呀?看着跟青城的市中心没什么两样,到处都是高楼商场,到处都是人……哦,除了外国人多了点。”

    展爸笑着说:“要是你能一眼看出不一样的地方,那你就成神仙了。”

    父女俩一路就这样说着下车,到港口通关的时候展爸把两人的通关证件拿出去,通过了又带着展小怜上了轮船,两个小时以后上岸,坐上了回摆宴的火车。

    展小怜因为从小看病,展爸带着她跑了不少地方,最远最勤的地方就是湘江,按照展小怜跟展爸的话说,那就是她看到太多了,就跟看到青城似的,所以她一点都没觉得湘江有多好看有多神秘。

    展爸每次听到她这样说就笑,然后摸摸她的头说:“小怜,这个爸爸没办法,不喜欢你也得来,不来怎么给你看病?不看,怎么能好呢?没事,看多了就当看家里,说不定,你以后找的结婚对象就是这边,还要嫁过去生活呢。”

    展小怜哼了声,脱了鞋往火车上一盘腿,嘀咕了一声:“我傻了才往这么远的地方嫁呢……”

    展爸也没说话,只是笑了笑,把她的头放到自己腿上,身上盖了他的大衣,“以后事以后再说,先睡吧。”

    火车咣当咣当一路朝着家奔去,展小怜一会功夫就睡着了,远处,傍晚的湘江一片灯火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