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48章 理想这件小事

第048章 理想这件小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高三对绝大部分高三学生来说,那就是黑色地狱,不过对展小怜来说,高三初三和幼儿园的区别都不大,唯一的不一样就是她看言情小说的地点换了。

    展小怜是班主任的心头大患,主要是班主任抓不住展小怜的心情,她有时候能门门满分,有时候她又能给他清一色的白卷,班主任头上的那几根白头发,绝对是因为愁展小怜给愁出来的。他不能不管,又不能管的太多,要是考上了,可是他今年的升学率啊。

    展小怜又被班主任喊出去谈心,班主任问展小怜的理想,展小怜听了伸出手指,对着天空一指,说:“造原子弹。”

    班主任:“啊!”推了推脸上的眼镜,班主任艰难的问:“你是说你的理想是造原子弹?”

    展小怜一握拳,重重的点头:“嗯。”

    班主任开始擦汗:“小怜,那个,要是真打算造原子弹,那你得认真学习才行啊,考不上大学,原子弹什么的不就是成了空想?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仰着小脸看着班主任,“我一直都很认真啊。”

    班主任泪流满面,你那是认真看言情小说好不好?那也算认真?班主任默默的擦掉嘴角的血,“那小怜,要继续保持,考试要考满分才行。”

    展小怜对着班主任比划了个“V”字,干巴巴的“耶”了一声,又开口说:“老湿,我会继续努力的。”说完,转身“吧嗒吧嗒”走了两步,然后掏出她的言情小说,边走边看。

    班主任脸上两行宽面条泪,这孩子咋就是不听话呢?

    展小怜其实近来考试上还是挺乖的,不是因为她想认真学习,而是因为安里木,安里木让她认真学习,展小怜就听话,唯一能让安里木知道她认真学习的办法就是拿成绩单给他看,所以展小怜大考小考都参加。主要是班主任怕这孩子抽风,突然又给他来个心情不好犯懒不做题,所以就想跟她谈谈天,然后就是这结果。

    穆曦最近也不知道抽什么风,整天趴在教室不理人,展小怜问了两次,啥也没问出来,她一门心思都在安里木身上呢,谁要管傻妞?而且,展小怜用手指甲想都知道,肯定是傻妞跟帅哥大叔闹别扭了,那妞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主,人帅哥大叔都没意见,她有啥意见?

    最近老师有提过填自愿的事,展小怜跑去跟安里木说她以后要造原子弹,安里木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小怜,那原子弹可是整个世界的秘密,你觉得有哪个国家造原子弹是让人知道的?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一是禁止制造,二就是造了也是偷偷摸摸的,那些研究的科学家都是科学怪人之类的,根本不敢让人知道世上还有他们那号人存在,你要是真去造原子弹了,小怜,那你就与世隔绝了你知不知道?咱俩,明明都活的好好的,可到时候就跟生离死别似的,你还想当科学家造原子弹?”

    展小怜眼睛“吧嗒吧嗒”眨了两下,然后“哦”了,又吧嗒了两下眼睛,说:“那算了。我还是去人家外企当前台吧。”

    这下轮到安里木发傻了,“小怜,这造原子弹和外企前台差的是不是有点远啊?”本来安里木还想着,要是当不成造原子弹的科学家,那造卫星造火箭什么的也靠谱啊,虽说也是保密机构,不过那好歹也算是大家都知道的活,怎么突然就降到前台了呢?

    展小怜挥挥小手:“本来觉得造原子弹很牛掰,既然这活不好干,那就换个轻松的,当前台最轻松了。”

    安里木觉得她就是年纪小,想一阵是一阵的,也不跟她争,不定哪天这理想又被她换了也说不定。

    安里木从同事那边借来去年的高考招生简册,提前帮展小怜参考,看了半天,安里木抬头问展小怜:“小怜,我现在这工作肯定是在摆宴,我考的就是这里的公务员,而且也没什么关系,估计想挪窝动也不了,你要是考了外地的大学,我以后没办法照顾你怎么办?”

    展小怜一听,这问题很严重啊,这样说她要是去外地了肯定就见不到木头哥哥了呀,展小怜一想到跟木头哥哥分开,就一万个不愿意。展爸之前跟她说过,她的志愿只能填两个地方,一个是湘江,一个是摆宴本地,因为展爸自己在摆宴,家离的也近,方便照顾她,而湘江那边展爸说有他的朋友,有什么事说一声就行,而且进湘江那边的大学也容易,因为有关系,就算展小怜没参加考试也能把她弄进去。

    展小怜现在正式决定,她大学哪里都不去,她就要在摆宴,摆宴不就是有个大学吗?她就进摆大,这样跟木头哥哥就没法分开,她爸她妈也不会在她耳朵边叽歪了。

    展小怜班上的学生快学死了,特别是女生,白天昼夜的看书背书,就连晚上睡觉,那几个女生也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书,好多都开始吃药了,听说都是因为神经衰弱,就连穆曦现在跟展小怜一起说话的时间都少了,穆曦的小脑瓜子一直很好使,她有时候也嚷着太阳穴疼,展小怜真是佩服死了,都神经衰弱了还不放松放松,那么拼命干什么呀?

    展小怜来大姨妈,心情不好,一个人半死不活的趴在桌子上,穆曦瞅到了很担心:“胶带你没事吧?要不要请假啊?”

    展小怜半睁着瞌睡眼,下巴一动一动的说:“死不了,我就是听着耳边嗡嗡的心里烦,大中午的不去吃饭睡觉,竟然背书,吵死我了。”

    穆曦摸摸鼻子坐回去,她在做习题呢。展小怜趴一会,慢吞吞的扭头看着穆曦:“傻妞,请我吃米线吧,我心情不好。”

    穆曦睁大眼睛:“凭什么呀?一碗米线三块钱呢,不请。”

    展小怜怒道:“三块钱又不是你的命,请了会少块肉?再说了,你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的米线都是我请的,我大姨妈造访心情不好你还好意思不请?”

    穆曦用她妖精样的大眼睛看着展小怜,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好吧,我们先说好,只请米线哦,要是你想吃汽水和烤肠那得自己花钱。”

    展小怜一边气呼呼的合起书本,一边嘀咕:“傻妞你就小气吧,死抠门……”

    穆曦不理她,只要能省钱,她听到了也当没听到。

    总体来说,展小怜和穆曦的友谊大多是建立在吵架和相互挖苦的基础上,除此以外,让谁请客吃饭也重要的沟通方式,虽然大部分都是展小怜吃亏。这个倒不是因为展小怜好欺负或者是软柿子,而是穆曦现在确实需要钱,穆曦的妈妈在青城最大的医院治病,听穆曦说很严重,很需要钱,所以穆曦平时都是省吃俭用,生怕她妈需要用钱的时候拿不出来。

    一顿米线吃的不是很高兴,因为穆曦遇到了她前情敌,展小怜真是气死了穆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模样,指着那女生的鼻子把人骂个狗血淋头,再加上那女生交了个损友,展小怜就猜估计下午差不多就能让那女生名扬摆宴多所大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