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51章 被惦记的猫爪子

第051章 被惦记的猫爪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看着她捧着脏兮兮手掌心的指甲盖,又抬头看看展小怜,然后扭头看向离的最近的雷震:“爷刚刚说是让她剪指甲?”

    雷震摇头:“没有。”顿了顿,又说:“但是爷也没说削手指头。”

    展小怜立刻看着燕回说话了:“爷,那没什么事,俺先走了。”说完,展小怜把手里捧着的指甲盖放到燕回脚下,转身,兔子逃命一样的一眨眼跑了没影。

    燕回回过头,指着自己的脸说:“爷这是被那肥妞白抓了?”

    雷震抬头看天,心里送了句话给燕回,这不是爷自找的结果吗?然后低头提醒:“对了爷,您要全身消毒吗?”

    燕回一听,不由全身一震,伸手脱了身上的衣服扔到地上,脸上露出一副自己满身都是细菌的表情:“车呢?一个个还愣着干什么?要爷自己开车?”

    众人一听,啊?燕爷后知后觉的想起要全身消毒了,刚刚欺负小肥妞的时候好像忘了他自己是有洁癖的,现在才想起来,顿时集体忙碌,一辆加长车开过来,雷震拉开车门,“爷,车来了。”

    燕回一屁股坐了进去,车门关上,那车发出一阵咆哮,疾驰而去,似乎走慢了一秒,那细菌就会侵占全身似的。

    展小怜拼出吃奶的力气跑走了,刚到站台就有辆去老姨家的公交车已经发车,展小怜跟在车后面扯着脖子喊:“师傅,师傅等一下……我也要坐车啊!”估计是平安符保佑她的结果,那公交车开了两步以后还真停了,车门一开,展小怜就赶紧爬上去,气喘吁吁的感谢:“谢,谢谢师……师傅……累死我了!”

    找个位置坐下,展小怜回头看了眼车下,没发现有人跟着,不由大大的松了口气。

    大晚上的敲老姨家的门,把老姨跟老姨夫吓个半死,老姨的脚被扭了,打了石膏,老姨夫忙前忙后累个半死,老姨坐在沙发上陪孩子玩呢,看到展小怜满身满脸血的站在门口,就跟拍恐怖片似的,差点吓死。

    夫妻俩什么事都不做了,就盯着展小怜问:“这是怎么了这是?啊?这血是怎么回事?哪里受伤了?还是路上怎么了?”

    展小怜现在是大姑娘啊,这大晚上的在路上要是被人家怎么怎么了,这个一说不准啊,老姨跟老姨夫心里都怕,只是不敢说而已。

    展小怜一看老姨跟老姨夫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想歪了,赶紧挥挥手打断他们接下来的问话,指着自己的鼻子喊:“老姨,这是我鼻血,没受伤,我今天可背了,走人家门前走的,刚好有人出来,我被门给撞的流鼻血了。”展小怜低头掏出一百块钱,“喏,那个人也吓坏了,赔了我一百块呢。”

    老姨拉着她看了看,鼻孔里确实还有血块,看着不像说谎,才松了口气:“你这孩子怎么越大越不让人省心呢?你说你大晚上的乱跑什么?你要是想来,明天一大早来不就行了?这都几点了?你一个小姑娘,你也不怕碰到坏人?”

    展小怜一声不吭,抱着老姨给她的睡衣去洗澡,她就是这样,装,一到家长大人面前那就是世上最听话的姑娘,一旦没人看着了,她就是泼猴转世。

    洗完澡出来老姨正跟展妈打电话呢,把展小怜这边的样子给描述了一遍,展小怜听老姨的口气就知道展妈那边快抓狂了。老姨喊展小怜接电话,展小怜赶紧跑房间关着门,不接,老姨喊了三遍,她才垂头丧气的开门拿起电话:“喂。”

    “展小怜!”展妈的吼声差点把展小怜耳膜给震破了,展小怜赶紧把电话拿的离自己远远的,隐约听到展妈在电话里气急败坏的叽里呱啦的说话,反正都是训展小怜的话,展小怜拿着电话也不放耳朵边,等听到电话里传来展妈“喂喂”的声音后,她才放到耳边:“妈,我知道错了,你别吼了行不行?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展妈一听又吼了:“你哪次都说知道了,哪次都说不敢了,你下次还犯……你等着,我告诉你爸,让你爸回来削你!”

    展小怜缩着脖子,嘀咕了一句:“我总不能说不知道,以后还这样吧?”

    老姨在后面拍了展小怜一下,给了她一个还敢瞎说的眼色,然后拿过电话跟展妈说宽心话,那两人又叽叽咕咕说了半天,展小怜这边已经跟小菲玩起来了,老姨夫怕老姨,老姨发脾气的时候他都是抱着闺女躲的,展小怜跟老姨夫抱怨,老姨夫啥话不敢说。

    展小怜怨念无比,找老公找老姨夫这样的也不错,打不还手骂不开口,不过想来想去,展小怜还是觉得她的木头哥哥比较好。

    老姨的腿伤了,做事确实不方便,洗澡都要人扶着进去,关键是小菲太小了,还要有人带,展小怜过来这两天也算帮了大忙,展小怜是那种生活自理没问题,但是到家不做事的主,再说展妈那样的能让她做什么事啊?所以展小怜过来这两天都是帮忙跑腿,最起码小菲不要老姨费心了。

    老姨夫要加班,展小怜带小菲,老姨就坐在卫生间的凳子上洗衣服,洗完了展小怜哄着小菲自己玩,她去晾衣服,都是简单的小事,做饭的话展小怜最拿手的是煮泡面,不过有老姨在,老姨在旁边说,展小怜往里扔东西,好歹煮了一锅粥,晚上老姨夫回家动手做饭,了一家子才吃上正经饭。就这样,也把展小怜累的不轻,果然家庭主妇都不是好当的呀。

    展小怜有空坐下来一伸手,就看到了她光秃秃的手指甲,回来的当天晚上她就用老姨家的指甲剪把手指甲修了一遍,本来留了那么长时间的指甲突然短了,展小怜觉得自己手指都短了一截,干啥都不顺手了,心里不由自主的叹口气,太坑爹了。不过木头哥哥看到了肯定会夸她,因为木头之前就说让她剪了的,想起燕禽兽那种被噎住的脸,展小怜心里还是觉得挺爽,活该死变态,还真以为她会乖乖剪了自己的手指呢,偏不!

    不过展小怜心里也有点怕怕的,燕禽兽那个小心眼,会不会记这个仇啊?还有,不是洁癖吗?这次连手都没机会擦几次,不会把他自己送消毒箱消毒吧?

    燕回会不会记仇展小怜猜不到,不过燕回全身消毒倒是千真万确的,回头想想那小肥妞脏兮兮的模样,燕回不由自主就打了个哆嗦,实在是被恶心的。鼻涕眼泪还有满身都是的鼻血,燕回就没见过那么脏的人,那是女人嘛?那分明就是一只流浪的野猫。

    燕回从浴室出来,一照镜子,脸上那几道抓痕愈发显眼了,用手一碰,还挺疼,“猫爪子还挺厉,看爷不慢慢拔了你的爪子!”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