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63章 扑了才是硬道理

第063章 扑了才是硬道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丁到了适婚年纪,她心里中意的对象就是安里木,家里跟她催过几次,要不然就安排相亲,小丁自然不愿意,可是她多番主动安里木都没有回应,就连过年值班那么好的机会两人的关系都没能进一步,小丁不得不怀疑安里木是不是有女朋友了,要不然,他一个单身大男人怎么就没说找个女朋友呢?倒是整天跟自己的妹妹混一块,这个也太不正常了。

    展小怜再找安里木,小丁的耳朵就伸的老长,想探听点消息。听同事说安里木那妹妹又来了,小丁为了掩人耳目,特地下楼买了一兜水果去找安里木,到了安里木宿舍门口就开始轻手轻脚的,小心的贴在门上偷听里面的动静。

    安里木宿舍的门是那种普通的木门,又不是什么一室一厅的那种小套房,就一普通的宿舍房,门关起来以后底部和地面有一段空隙,这会阳光正好,里面的亮度差还是挺大的,如果外面站了人,仔细点看的话是完全可以看出外面有两条腿的阴影立在那里。

    展小怜正抱着安里木撒娇晃荡呢,安里木想让她下来,展小怜不下来,安里木就叹口气,刚要说话,无意中看到门口的影子了,不由愣了下,赶紧让展小怜下来,他以为肯定会有人敲门啊,结果等半天都没人敲门,但是影子还在,安里木就觉得不对劲了。他推推展小怜,展小怜开始还以为让她下去,赖着不动,结果发现安里木指着门不说话,她立刻从安里木身上下来,撸撸袖子,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猛的拉开门,笑嘻嘻的说:“小丁姐姐,您这是干什么呢?这都让我想起了一个成语来着,隔墙有耳还是什么的?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小丁根本没想到门会被突然拉开,还保持着一副偷听的姿势,听展小怜这样一说,顿时尴尬无比,急忙把手里的水果往展小怜手里送:“那个……我听同事说你过来找木头,给你拿点水果过来。我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所以就听听动静……”说完,小丁就火急火燎的走了。

    展小怜低头看看手里的水果,回头看安里木:“木头哥哥,那八婆绝对是偷听。”

    安里木探头左右看了看,然后把门打开,说:“小怜别瞎说,不是给你送水果来了吗?”

    安里木人又不傻,他嘴上不让展小怜乱说,可心里却也是那么想的,刚刚发现有人的可是他,想来想去,觉得肯定是小丁怀疑展小怜跟自己的关系了。想到这个安里木有点头疼,小怜今年才十七岁,这才多长时间身边就有同事怀疑了,剩下的三年要怎么做才能不被自己和小怜的父母发现?

    安里木这边想这些问题,展小怜那边摩拳擦掌挽袖子,嚷嚷着要去把小丁打的满地找牙,安里木当然不可能让她去啊,好不容易把展小怜这小魔头安抚好,安里木又开始愁以后怎么办了,要是再被展爸发现,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展爸,当初他是答应好展爸不缠着小怜的,结果他还是没忍住去找了她。

    展小怜是被安里木哄走的,她一次嘀咕说是小丁在觊觎木头哥哥,想跟她抢,所以一定要去找小丁决斗,安里木很无奈,决什么斗啊?她那小胳膊小腿能干啥啊?打小身体就不好,还打架呢,架打她还差不多。

    展小怜回学校也没别的事,一口气跑到租书的地方租了十几本小说,教室也不去了,整天窝在宿舍床上看书,安里木期间过来几次,听展小怜说她是在宿舍看书的,也不敢多打扰,深怕影响了展小怜复习。

    高考在所有高三生和家长的紧张的等待中到来,展妈一直说要过来照顾展小怜,展小怜死活不让,高考还是中考对她来说真是没多大区别,展小怜不想不自在。展爸这一阵一直在学车,他对自己闺女信心十足,早就跟展小怜说好了,她考上大学家里就买车的。

    展小怜头上戴了顶遮掩阳,跟一大帮子学生站在外面等着进考场,时不时的打个呵欠,她可是真是太困了,都怪昨晚那本书太好看了,要不她今天咋会这么困。正发呆呢,就听到有人喊她名字,扭头一看安里木正提着保温桶一路小跑过来,“小怜,早饭吃了没?”

    安里木的到来对展小怜来说真是意外的惊喜,她对着安里木冒星星眼,“木头哥哥你怎么来了?”

    安里木把保温桶打开,拿出里面的肉包子和牛奶递给展小怜:“今天我有值勤,就在那边边上,顺便给你带点吃的。”安里木就知道展小怜肯定不会吃早饭,她喜欢睡懒觉,绝对不会牺牲睡懒觉的时间买东西吃的,安里木时常会犯愁,这丫头要是没有他可怎么办呀。

    展小怜乐滋滋的一边吃一边跟安里木说话:“木头哥哥你真是天底下最最最好的男人,我就知道你对我是最好的。”

    安里木懒的理她,把保温桶收拾收拾就要回去值勤,来的学生家长越来越多,他要过去协助其他同事维持秩序:“小怜,待会进考场不要跟人家挤,要是人太多你就等别人差不多都进去你再进去,反正时间来得及,别着急,知不知道?”

    展小怜对安里木咧嘴笑:“知道啰。”

    安里木不大放心的回头看了她好几眼才走。

    学校的大门打开,所有考生进考场,展小怜很听话的在大家进去差不多的时候才进去,铃声响,老师发卷,开考,一切都是那么井井有条按部就班。

    考场内是埋头做试卷的学生,考场外是焦急等待的考生家长,每年一次的高考总会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

    第一场考语文,展小怜做完其他题,看了看作文,撇撇嘴,然后举手,监考老师过来问:“什么事?”

    展小怜抬头看着老师问:“老师,能不能交卷了?”

    监考老师立刻跟另一个主监老师对望一眼,主监老师过来看了下展小怜的卷子,指着作文说:“你作文没写。”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不想写。老师,我现在能交卷不能?”

    监考老师看了看手表,只得说:“再等二十分钟吧,不能交的太早。”

    于是,展小怜的考场上,其他学生写的热火朝天,展小怜趴在课桌上睡的口水直流,差点把试卷给打湿了,本来想提前出考场的,结果因为睡觉睡过了,一直睡到老师把她推醒拿走了试卷。

    展小怜走出考场,一边走一边打呵欠,眼角挂着两颗眼屎,就跟吸了大烟似的,老远看到前面的穆曦,立刻扯着脖子喊:“傻妞!傻妞!”

    穆曦听到声音站住等她一起走,看她的样子穆曦忍不住问:“胶带,你不会是睡了一上午吧?卷子做了没啊?”

    展小怜努力睁着眼,打个呵欠才说:“做了啊,我要是敢交白卷,我妈肯定要削我,我作文没写,反正能上摆宴大学就行,我懒的费那脑子。”

    穆曦翻白眼咂舌:“作文30分你都不要啊……你困成这样,不会是昨天晚上看言情小说了吧?”

    展小怜一听,立刻精神抖擞的想跟穆曦再交流交流,结果故事刚开了个头,穆曦就捂着耳朵快步跑开了,下午还要考试,人家根本不听。

    展小怜不满的哼了声,伸手拿下帽子对着自己扇风,穆曦一扭头就看到展小怜被剪短了的头发,惊奇的说:“胶带你剪头发了?”

    “怎么样?好看吧?”展小怜立刻摆了个妩媚的造型,伸手撩了撩头发来显摆自己的新发型,至于为什么剪头发,原因只有展小怜自己知道。

    下午的数学考,展小怜半个小时以后就出来了,那东西跟文科不一样,可以快速的写完。老师本来不让交卷的,结果展小怜早打听过了,开考半个小时后就可以交卷,跟老师一说,老师只好让她出了考场。

    展小怜考完就去找安里木显摆,安里木看看时间,伸手扶额,“小怜,你得认真对待考试,这是高考。”

    展小怜抱着安里木给她买的奶茶,乖乖的坐在路边喝,很无辜的回答:“我有认真对待啊。”

    那边相隔不远的地方是小丁值勤的路段,一看那两人凑一块,就伸长脖子看,展小怜一眼看过去,对着小丁喊了一声:“小丁姐,你快变成长颈鹿啦!”

    小丁脖子一缩,假装没听到,安里木站在那边笑个半死。

    昨天展小怜回去以后,小丁就来找安里木,问他展小怜到底是他什么妹妹,安里木的回答是家里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

    小丁站起来冷笑:“你干脆说是你女朋友得了,还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

    安里木淡淡的回了句:“现在就是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至于她成年以后,我会娶她当妻子。”

    小丁又恨又嫉的看着安里木,说:“木头,我是你同事,关系还不错才跟你说,你那青梅竹马的对象还是个高中生,你多大?人家家长现在是不知道,知道的话你这就是诱拐未成年人少女!”其实小丁这话也是试探,她就是想知道女孩子家里是什么态度,如果女孩子家里不同意,他们是偷偷摸摸的,那他们以后肯定成不了。

    安里木站起来,走到门边扶着门,说:“她家里知道,我们是邻居,至于其他的事,我自己会解决,谢谢你提醒。”

    安里木这动作就是告诉小丁他现在生气了,请小丁出去。安里木这人就是什么时候都给人家面子,啥时态度都是那样,就算生气也不可能对人恶言恶语,能让他做出主动赶人的行为,小丁也是第一个。

    安里木是怎么想的?安里木就是讨厌别人以一副什么都懂什么都是为自己着想的姿态对他和展小怜的关系说三道四。他觉得他喜欢展小怜,小怜也喜欢他,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至于家长那边的问题,他们肯定能解决。他们现在正努力朝着他们计划好的方向发展,结果小丁无缘无故过来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这让安里木觉得他们本就小心翼翼的恋情蒙上了一层阴影。

    小丁当时是怒气冲冲的离开的,她在单位一直都是受人追捧的对象,毕竟有一个有公权力的父亲就是不一样。人家都说当官的不如当管的,她爸好歹也是摆宴市的警局的一把手,等于是直接管辖到摆宴市其他片区,再加上小丁单身大家都知道,一个个挤破头了都往她身上靠,希望能成为丁局的乘龙快婿,结果,小丁就看上了外貌俊朗性格温和的安里木,偏偏安里木还没半分回应。

    安里木当然知道小丁是什么意思,也知道小丁父亲的影响力,只是他不想像电视小说里那些最能反应真实社会的情景落在自己身上,好歹,他也要让自己相信,这世上总会有比金钱权势更重要的感情。

    收回思绪,安里木把目光落在展小怜身上,展小怜嘴里含着吸管,抬头看他,嘟囔着说:“木头哥哥,怎么了?”

    安里木对她笑笑:“没什么,要是觉得无聊,你就先去宿舍,我还要等到学生都放学了才能带你去吃饭。”

    展小怜巴不得整天都能看到安里木就坐在学校操场栏杆的外围墙,一边喝奶茶一边看着安里木,坚决不回宿舍,光看着人就高兴。

    于是,带着考完孩子去吃饭的家长路过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胖嘟嘟的姑娘捧着奶茶杯,冒着星星眼,对一个穿制服帅气男人流口水。

    高考三天在家长们的殷殷期盼中转眼即逝,展小怜一考完就彻底解放,展爸展妈不管她,她就跟猛虎出笼似的,借着去找同学玩的借口,整天往摆宴跑,其实是去找安里木约会。

    展小怜的高考分数还是安里木告诉她的,展爸展妈在她分数出来的凌晨以后就查过,不过那时候展小怜睡的跟猪似的,根本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她打扮的跟小妖精似的跑出去了,展爸展妈跟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安里木是记下了展小怜的准考证证号,也是当天晚上查的,展小怜一去找他,他就很高兴的告诉展小怜的高考分数,六百五十三分,安里木一看这分数就是知道高分,如果没有意外,应该能进市前三名。

    只不过安里木看到展小怜身上的超短裙时脸黑了一半:“小怜,怎么穿这么短的裙子?这都能挡住啥?”

    展小怜在安里木面前转了一个圈,美滋滋的问:“木头哥哥,好看吧?”

    安里木黑着脸,嘴里嘀嘀咕咕的不满,不过穿都穿了,总不能让她脱了吧,他这边也没她能穿的衣服,只能暂时压下心里的不快,忍着不说。

    展小怜一点都不关心分数,不过因为木头哥哥高兴她才跟着高兴,一点都没有自己是分数缔造者的自觉。为了奖励展小怜考的好,安里木还特地请了一天假,专门陪展小怜出去玩,把摆宴的所有能玩的地方都玩了一遍。

    两人一直玩到下午三四点,展小怜嚷嚷着腿酸,安里木就带着她回宿舍,后来还是他背着的,同事看到了都说安里木把妹妹当女朋友宠,安里木光笑也不说话,就这样背着展小怜回宿舍。

    躺在床,展小怜一再的提醒安里木:“木头哥哥,我十七岁了,很快就十八了!”

    安里木给她倒水喝:“我比你记得清楚,你就别嚷嚷了。”

    展小怜不服气,一边接过安里木手里的杯子一边嘟囔:“木头哥哥,我是说我马上就要成年了!可以交男朋友也可以做那些成年女人做的事了。”然后展小怜坐直身体,对着安里木眨眼睛,其实就是抛媚眼:“木头哥哥,你想不想试试?”

    安里木知道了,这丫头的老毛病又犯了,过去往床边一坐,伸手摸摸她的头:“想也不行!”

    展小怜往他怀里一扑,说:“肯定不会怀孕的,木头哥哥你看,我药都买好了!”说着,展小怜还真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医生说了,这个药副作用小,保证不会怀孕,木头哥哥,我们就做一次吧?就一次!”

    安里木额头的青筋直蹦,差点把她踢出去,“小怜!我们之前是怎么说的?”

    展小怜才不管之前是怎么说的,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反正夏天天气热,穿的也少,她拉起安里木的手就往自己身上摸,在安里木没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坐到安里木身上,开始扒他衣服:“木头哥哥你就别忍了,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啊?以前你说我小,可是现在我都快十八岁了还笑什么啊?再说了,我现在都是大学生了,人家大学生同居的不知道多少呢,为什么我就不行啊?”

    展小怜不要脸也不是一天两天,扒不下安里木的衣服她就直接从他T恤的下摆钻进去,这里亲到那里,安里木抓着床沿,咬着牙,竟然发现动都动不了,半响艰难的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小怜,别……”

    展小怜为这天预谋良久,连药她都买好了,她不是下定决定是为了什么呀?要是听了才怪,听到了也当没听到,摸索着解安里木腰上的皮带,小手顺着他的肚子就摸了进去,从安里木的衣服里探出头,一脸兴奋的问:“木头哥哥,舒服吧?”

    安里木咬着牙,满脸通红,根本说不出话,只有喘气的份,本是抓着床沿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展小怜身上,展小怜伸手把自己的上衣脱了,直接往地上一扔,嘴里念叨着:“木头哥哥你今天肯定是跑不了了,要是不把你扑了,那我就太冤了,我考那么高分是为了什么呀……”

    展小怜为了这事都不知道研究多久了,各种体位各种姿势,她能想到的都想了一遍,反正就是想着法子让木头哥哥没机会思考。以前她为什么失败啊?不就是因为她不够努力以致木头哥哥有机会清醒吗?展小怜想好了,除非木头哥哥那地方有问题,要不然就没可能能守到底,她是谁啊?她是展小怜呀,是木头哥哥喜欢的人,她就不信木头哥哥真的是木头人,展小怜这可是下了血本。

    当然,展小怜研究的那些和谐姿势里,她最中意的是她上木头哥哥下,这种姿势明显很具有女王范。她一门心思的让木头哥哥拜倒在她的超短裙下,虽然木头哥哥对她身上的超短裙颇有微词,不过她自己喜欢嘛,压倒木头哥哥,让他永世不得不翻身,让他心里眼里只有她一个,其他女人什么的,全部退散。

    不过,体力始终是个问题,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本来是骑在安里木身上的展小怜在几分钟以后就被安里木压在了下面,展小怜心里偷笑,虽然没有女王范了,不过看看,看看,木头哥哥也是可以变成狼的呀。

    有没有经验先别说,有些东西是天性,就像男人对性的无师自通,再温文尔雅的男人,一旦被点了火,想收住就不容易,更何况展小怜的火都烧到了安里木心里。

    为了防止安里木突然清醒,展小怜就没停过手,能摸的能亲的能咬的,她全都用上了,反正只要木头哥哥能乱性,怎么着都行。

    安里木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可慢慢的,他的脑子根本不受行为控制,而心里那个声音则是越来越弱,他艰难的从温柔乡里抬头,看着展小怜的眼睛,这是两人从刚刚开始第一次眼神接触,展小怜心里一颤,啊?不会木头哥哥清醒了吧?结果安里木看着她的眼睛,嘶哑着声音问:“小怜……你是认真的……”

    展小怜忍不住翻个白眼,她都脱光了往他怀里送了,这还有假吗?二话不说,用行动证明她是认真的,光溜溜的四爪一张,八爪鱼似的缠上了安里木的身体。

    于是,安里木素来清醒的脑子里,最后一丝理智就这样被展小怜那一抱冲击的无影无踪……

    风停雨歇,宛如一切如常。

    悄悄的睁开眼,展小怜翻个身背对安里木偷笑,这就是做坏事得手后的心情,身后,侧躺的安里木正打算把他自己掐死,这种心情就是稀里糊涂做了坏事以后的心情,他懊悔的想死,小怜才十七岁啊!

    展小怜忽的翻个身,跟安里木面对面侧躺,睁着眼睛看着安里木,安里木压根不敢看她,展小怜凑到他眼睛下方,笑嘻嘻的喊:“木头哥哥?你醒了?”

    安里木微微抬眸,羞的满脸通红,从喉咙口“嗯”了一声。

    展小怜用手捧起安里木的脸,然后对他竖了竖大拇指,说:“木头哥哥,你真厉害,我刚刚还以为我会成为史上第一个做这个做死的人呢。”

    安里木好不容易恢复的脸色“轰”一下就成了红布,“小怜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这么……”直白露骨啊!

    展小怜伸手抱住安里木的脖子,笑嘻嘻的在他胸膛上亲了一口,说:“木头哥哥,我们饭回锅了,你还害羞什么呀?”

    安里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刚刚心里还在想掐死自己,现在他倒是想掐死这死丫头。他伸手摸过闹钟一看,顿时一惊,这都快六点了,小怜早该回去了。

    搂着怀里赖着他不撒手的展小怜,安里木一骨碌坐起来,拉着床单盖住展小怜跟自己的身体,推推她:“小怜,六点了,你要回家。”

    展小怜嘟嘴翻白眼:“木头哥哥,我能不能不走?我们都这样了,怎么还能回家啊?”然后她指了指被单下的身体,说:“木头哥哥,我还疼着呢。”

    顿时,安里木的脸红到了耳朵根,眼神都不知道往哪放了,拿着床单的手哆哆嗦嗦的围在展小怜身上,背对着展小怜,把自己伸手就拿到的衣服都拉过来,慌慌张张的往身上套。

    展小怜抱着床单笑倒在床上,“木头哥哥,你裤子穿反了。”

    安里木红着脸,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又站起来手忙脚乱的给她穿,假装怒气冲冲的吼:“你赶紧了,再晚回去展叔肯定要跟你急……”顿了顿,又低着头说:“我一会骑车送你回去,不让你走路……”

    展小怜不情不愿穿上衣服下床,自己主动拿了药吃下去,对低着头找废旧衣服的安里木说:“木头哥哥,我吃过药哟。”

    安里木手里的动作顿了下,然后无声的叹口气,又想抽死自己了。

    安里木在自行车后面垫了件他的衣服,让展小怜坐到车后面,送到镇头的时候展小怜自己下来了,安里木不放心,推着车跟着后面:“小怜,你要不要紧?还疼不疼?”

    展小怜一脸坏笑的停下脚步,问:“木头哥哥,我说疼了你就帮我揉揉?”

    安里木脸又成红番茄,展小怜一边得瑟的往家方向走,一边偷笑,小的就跟偷到了油的小老鼠似的,要说今年夏天展小怜最得瑟的事情是什么,绝对不是考上摆宴大学,而是她拿下了安里木。

    展小怜回家就有大惊喜等她,作为对展小怜考了高分的奖励,展爸给她配了台新电脑,崭崭新的,为了这台电脑,展爸还特地从楼下网吧接了根线,每年给点钱给人家,反正都是熟人,意思意思就行,总比自己拉根线来的划算。对于展小怜晚回家,展小怜不等展爸发飙就自觉自动的承认错误,说跟同学逛街回来晚了,弄的展爸想训两句都没机会。

    展小怜吃完饭洗完澡,在网上看了一本小说才想起来登录小企鹅,她一上线小企鹅都快被消息塞的爆掉了,同学群里已经翻了天,一堆的人都在谈高考分数,展小怜一露脸,群里就轰动了,一个个刷屏刷的特别凶,说她是今年摆宴的高考状元,在省里是第几还不知道,不过那分数摆宴肯定不会有几人有。

    穆曦也在线,展小怜跟穆曦说话,穆曦的语气特别兴奋,说展小怜的分高,展小怜问她考了多少,穆曦打了个一百一十分过来,展小怜想了想,这分数的话貌似傻妞可以上军校,这下估计她得意了。

    两人聊了一会天,展小怜就想到了她刚刚看的小说剧情,偏要讲给穆曦听到,结果穆曦也不知道是掉线了还是怎么着,死活没回复,把展小怜气个半死,这死丫头故意的吧?

    展小怜的录取通知书应该是摆宴二中最早的一个,因为是展爸直接拿回家的,展爸就是摆大历史系的副教授,干什么都方便。展小怜一拿到录取通知书,就揣怀里出门了,展爸跟在后面喊不让她乱拿都不听,她拿着录取通知书直奔目的地,安里木看到她的时候吓一跳,“小怜!”

    展小怜把录取通知书举到安里木面前蹦跶:“木头哥哥!木头哥哥!你看你看,我的录取通知书哟!”

    安里木拿过来一看,还真是,一脸惊喜的说:“小怜,这么早就拿到通知书了?”

    展小怜得瑟:“那是,我是摆宴市的第一名嘛,当然要第一个拿到。”

    旁边刚好有安里木的同事经过,听到展小怜的话顿时惊了下:“木头,原来你妹妹就是摆宴市的第一名啊?我们家那边这一阵一直在说这事,我大姑家的孩子今年也高考,刚过本一线。小妹妹你是第一啊,是不是考了六百五十三分?厉害厉害!上的是摆大?这分数上摆大太亏了,应该填个更好的学校。”

    安里木在旁边笑,真是比自己考上大学还高兴,展小怜笑嘻嘻的跟安里木的同事打招呼,看着可讨人喜欢。

    展小怜又跑在派出所对面的小花园里等安里木,等安里木进了办公室里面的人都起哄让安里木请客,说他妹妹考上大学了,还是摆宴第一。安里木赶紧摆手:“又不是我考上了,请什么客呀。想都别想!”

    大热的天,一大帮子大男人闲来无事,好不容易逮到个冤大头,最后宰了安里木两个大西瓜。

    安里木要下班的时候把西瓜送过去,自己就赶紧溜了。展小怜一看到他就抱怨:“木头哥哥,我等的花都开了好几茬了你才来。”

    安里木把她从花台上拉起来:“对不起小怜,我刚刚那个同事大嘴巴,结果他们让我请客,我好不容易才用两只西瓜打发他们,刚才去买西瓜了,所以耽误了点时间。”

    展小怜听了这才消停,安里木要带她去吃饭,结果展小怜不去,死活要去安里木宿舍,说外面太热了,她要去吹电风扇,安里木只好从食堂打饭拿到宿舍。

    安里木一进宿舍,门就被撞上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展小怜正把门的暗锁给扣上呢,安里木一边把饭盒放到桌子上一边喊她:“小怜,把门打开透透气,先吃点饭……”

    展小怜拿通知书过来的目的可不是吃饭,而是安里木,锁了门就冲过去往安里木身上跳:“木头哥哥!”

    软乎乎的身体一挨着安里木的后背,安里木就知道这丫头想干嘛了,他赶紧拉展小怜的胳膊:“小怜,先吃饭,待会凉了!”

    展小怜动手就扒安里木的衣服,“木头哥哥你就从了我吧,反正一次两次都一样,你就别推了,我们俩抓紧时间,不然饭凉了。”

    安里木:“……小怜!”

    展小怜绕到安里木面前,对他眨巴眼睛,然后踮起脚尖在他嘴上使劲亲了一下,得意洋洋的说:“木头哥哥,我就不信你都没想我!”

    安里木觉得,这世上他肯定找不出第二个像展小怜这样,气人又勾人的小狐狸精了。多少个晚上他都在想,那天下午小怜肯定是狐狸精上身,要不然,他怎么就把持住呢?她那样一勾,他一脚就进了天堂,她回家了,他就回了地狱,原来他好歹还是在人间啊,睁眼闭眼都是那天下午的画面。**蚀骨,形容的正是那时的感受。安里木想起来就想掐死眼前这小狐狸精,要不是她,他能那么难受吗?

    开了荤的男人比开了杀戒的男人还恐怖,简单点说就是不经撩,展小怜还在安里木面前蹦跶调戏勾搭呢,下一秒嘴被他堵的差点憋死过去。安里木又不是真的木头人,他怎么不想,他想的都打算回镇上绑人了。

    展小怜四爪齐动,努力往安里木身上爬,有点胖,爬不上去,倒是安里木的胳膊略一使劲,就把她给抱了起来,展小怜被他抱着,居高临下的伸手帮忙,把安里木的上衣给脱了。

    安里木特地从食堂打回来的饭盒,此时此刻正可怜巴巴的躺在桌子上,其中一个饭盒盖还是揭开的,开始还冒着热气,慢慢的,热气冒完,直到完全凉了都没人来吃。

    展小怜醒了以后发现安里木已经上班了,她一看闹钟时间就翻白眼,她睡了多久啊,不过展小怜自己觉得不虚此行,坐起来发现安里木把她的衣服都叠好了放在旁边的凳子上,就搁在床头的位置,桌子上留着一把钥匙和一张纸,是安里木叮嘱她吃保温桶里的饭。

    展小怜伸个懒腰爬起来,觉得小说里写的什么腰酸背痛还挺像那么回事,还真是又酸又疼啊。吃完饭去找安里木,展小怜把钥匙给他,自己坐车回家,安里木要请假送她她还不好,拍拍胸脯说:“大白天我又不是找不到,有什么好担心的?木头哥哥那我走了哈。”走了两步又回头,凑到安里木耳边调戏他:“木头哥哥厉害,我现在腰酸死了。”

    安里木“噌”一下就红了脸,一脸的无可奈何,“小怜走路的时候看车,别乱跑。”

    展小怜对他挥挥手:“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放心吧。走了哈。”说着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回家以后展爸追着她要通知书,主要是展爸怕这孩子犯浑把通知书当废纸丢了,看到展小怜把皱皱巴巴的录取通知书拿出来还给他,展爸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孩子可真是愁人了。

    展小怜考上大学展爸在镇上请客,亲朋好友什么都请来了,就连不待见展小怜的展奶奶都来了,坐在主座上,理所当然的接受人家的祝贺,那架势就跟老佛爷差不多,一听人介绍是有本事的人,就把展大刚拉出来往人家面前推,一个劲的说:“我们家大刚可比小怜聪明,老师都是说脑子好使,以后考的学校肯定比小怜好,这位领导您说我们家大刚能不能上摆宴一中……”

    要不是展爸,谁认识展奶奶啊,可走又不好走,说也没法说,而且展爸的朋友大多是讲师教授,还有就是在教育局工作的人,肯定不可能搁脸子给展奶奶看啊,不看展奶奶的面子那也得看展爸的面子不是。

    展奶奶一晚上可得瑟了,明明是展小怜考上了大学,展奶奶非要弄的跟展大刚考上大学似的,一口一个我孙子怎么样怎么样,一口一个我们家大刚怎么聪明聪明,一个劲的说展小怜以前小时候身体多不好多花钱,展妈气的差点冲出去打人,展小怜淡定的翻白眼,心里骂展奶奶的话那肯定是好听不起来的。

    展爸其实也被展奶奶气个半死,他都不明白他妈是怎么想的,小怜好不好人家肯定不知道,可好不好考上大学的是小怜,他都答应展奶奶帮展大刚找关系进重点高中了,结果人家老妈不相信儿子,觉得自己是面子大,那些大领导都跟自己讲话,根本不去想大领导到底是谁请来的。

    人家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展小怜觉得说这话的人太坑了,有些老人呆在家里,不把家搅和个底朝天是不甘心的,宝?那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差不多。

    展爸带着展小怜挨个给来的客人敬酒,她喝的当然是白开水,展爸是那种饮料都不让她喝的主,展小怜也只有出去的时候才能喝上几口。一圈下来展小怜腿都疼了,请客什么的最讨厌了。

    里面的人都在吃饭喝酒说奉承话,展小怜偷偷摸摸跑出来在话吧给安里木打电话,安里木刚好在办公桌上,正准备下班呢,电话响了,接起来一说,展小怜一肚子抱怨:“我奶讨厌死了,一直说我坏话,木头哥哥你说我是不是不是她亲孙女啊?怎么从小到大就那么讨厌我呢?”

    安里木只能笑:“别瞎说,什么亲不亲的?那是你奶奶,你不喜欢她就别往她跟前凑就行了,反正展叔展婶喜欢你就行,我喜欢你就行,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一听,心里就舒坦了,还是木头哥哥的情话最能安慰人。

    酒宴过后,展奶奶为了展大刚的事又跟展爸嘀咕,说着说着就抹眼泪,反正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话,展爸开始还安慰,后来受不了装醉,他也确实喝了不少酒,本来挺高兴的事,就因为展奶奶不停的拿这个跟小怜比那个跟小怜比,说的他一头火。

    客人还没走完,大多坐在桌子上说话,展奶奶见桌上很多菜没吃完,就直接张罗服务员打包,弄的客人都不知道是继续坐着好还是告辞走人好。展爸头疼死了,他都不知道他把展奶奶一大家子喊过来是干什么的,最后还是展妈偷偷跟服务员打了招呼才没出丑,等客人都走完了,展爸直接装醉,展妈借口他醉了把他带回家休息。

    展奶奶一家当天晚上没回去,几个儿媳妇住酒店,展奶奶嫌酒店贵,硬要住到展小怜家,展小怜真是服了展奶奶了。

    第二天天没亮,展爸直接带展小怜去青城,展爸半个月前买了辆新车,驾照也拿到手了,刚好就开车走了,丢下展奶奶一家子给展妈,展爸没法对他妈说什么,他是儿子,就算展奶奶再不对也不能说,但是展妈不一样,而且展妈彪悍起来那是展家人都怕的,所以那一大家子就只能丢给展妈,农村没事,也不是收割季节,他们能住三个月都不走。

    展小怜本来还以为展爸是带他去老姨家,结果路上才知道是去她姑姑家,展小怜对这个姑姑的印象不深,确切的说是来往很少。展爸一直跟姑姑有联系,但是姑姑嫁出去以后跟展家都绝交了,至于什么原因,展小怜不知道,她还是小豆芽的时候见过姑姑一次,以后就一直没见过。

    展小怜喜欢她家的新车,这里摸摸那里看看,特别研究了下车门,展爸不让她乱动,车开的不快,三个多小时才到青城,老姑家是在青城的另一边,比去老姨家多绕半个青城的路。

    展小怜到老姑住的小区吓了一跳,她急忙扯扯展爸的衣袖,问:“爸,不是吧?这里……我怎么觉得是特别有钱人家住的地方?”

    展爸笑笑,停好车,说:“你姑姑就住这里。”顿了顿,又说:“小怜,待会看到你姑姑你别多嘴,你姑姑不喜欢人乱问话。”

    展小怜点点头,觉得有点怪,她都不知道她还有个有钱的能住的上豪华别墅的姑姑。当然,等展小怜见到姑姑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不是吧?这是我姑?!”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