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71章 拍果照什么的最恐怖了

第071章 拍果照什么的最恐怖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很明显,燕回的这些小情人都是有备而来,虽然一个个都不待见展小怜,不过她扯着嗓子喊了以后燕爷没反对啊,所以一个个还真站起来把自己带的那些东西捧到手里。

    第一个给的美人心不甘情不愿,好像她的礼物经了展小怜的手就会掉价似的。展小怜一把拽过来,当着人面就开始扯包装,在送礼美人委屈的注视下,展小怜翻出了一个领带夹,那玩意一看就是精品,估计要花不钱。展小怜把领带夹往燕回面前晃了下:“爷,这礼送的不好!”然后看着那美人开始训:“你说说你这小美人,怎么光长个子不长脑子?送领带夹为啥不配西装?你看看我们爷现在这身衣服适合带领带吗?你有眼色吗?没发现我们爷走的是飘逸路线,他老人家是那种穿西装打领带四眼田鸡型的男人吗?爷不怕损了我们爷的魅力。”

    小美人顿时看向燕回,泪眼朦胧委屈无比:“爷。”

    结果,燕大爷拍拍展小怜的肩膀:“肥妞说的有道理。”

    小美人顿时泪奔而去,**一度一举成名的机会就这样失之交臂。

    展小怜连着拆了好几个礼物,结果每一个都被她批的狗血淋头,轮到第七个的时候,那刚刚崭露头角的小演员正准备递给展小怜,忽然又缩了回来,仰着头看着展小怜:“那你的呢?看了我们的都说不好,你的拿出来。”

    展小怜一听,伸手把包拿过来,开始翻腾:“拿就拿,我可是有备而来,绝对配得上我们爷的高贵气质。”

    然后,在剩下的美人们的注视下,展小怜从一个小破袋子里把那个手机挂链提了出来,还大刺刺的挨个送到人家眼前旋了一圈:“看到了吧?看看它,谁敢说跟我们爷不搭?”

    众人见鬼似的看着那玩意,一个个露出嫌弃的表情,展小怜不管,提着那玩意送到燕回面前,问:“爷,您觉不觉得很眼熟?”然后她往燕回身边又凑了凑,说:“爷,您再仔细看看,像不像您老人家睡着的时候?”

    燕回漫不经心的眼神一顿,然后又把视线聚集在那个小玩意上,很小,白色的,头很大,尾巴很小,看着像是笑的样子,总体看像个虫子,燕回仔细看了看,指着那虫子问:“你说爷睡着的时候像这只虫子?”

    展小怜:“哈?”赶紧把那挂链又往燕回面前送了送,解释:“爷,您老人家看清楚了呀,这哪是虫子啊?这分明是一只小海豚啊。这是卡通版的,所以就是这样的。你看你看,您老人家睡着的时候跟它可像了。”

    燕回伸手,把那东西拿到手里看了看,皱皱眉,那小虫子画着两条弯弯的线代替眼睛,整个脑袋看着就是脸,看着就是笑眯眯的,“爷睡着的时候就是这样?”

    展小怜随口应了声:“可不是?爷是没看过自己睡着时候的样子吧?我再看看今天晚上谁侍寝,让她给爷您老人家拍张睡美男图,您看成不成?”

    燕回捏着那个挂链,没接话,而是问:“这个东西要干什么用?”

    展小怜立刻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然后把那东西扣在自己的手机扣上,在燕回面前晃了晃:“手机链啊,您看,挺搭的吧?”

    燕回斜了展小怜一眼,一把抓过展小怜的手机,开始在桌子又敲又磕,还使劲扯那小链子,展小怜嗷嗷的过去抢手机:“爷,您老人家这是干什么呀?我手机坏了你给我买新的啊?”

    燕回指着那链子说:“你给爷拿下来,不然爷把你手机砸了。”

    展小怜气的小脸圆鼓鼓的,虽然本来是打算赖走的,结果这丫竟然还要,一个破手机链而已,什么值钱的玩意,稀罕。展小怜把小挂链解下来,赶紧把自己手机揣兜里,省的被他敲坏了,死变态。

    燕回把自己手机拿出来,展小怜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想把手机链给挂上,结果燕回拿着手机从上看到下,愣是没找到可以挂的小孔。燕回皱着眉,又从头到尾找了一遍,还是没找到,脸顿时阴了下来。

    展小怜在旁边瞪眼看着,半天没憋住,扭头捂着嘴,开始“吃吃”偷笑。

    燕回阴测测的抬眸看了她一眼,展小怜立刻一本正经的开始继续接收美人的礼物,那边燕回第三遍没找到,一伸手,直接把手机砸在了对面墙上,吓的一屋子的小美人抱头尖叫,不知什么原因燕爷突然生气,一个个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展小怜假装没看到,反正不是她惹的,继续接收礼物。结果,刚拆开一个盒子,燕回突然伸脚一踹面前的桌子,冷森森的说了一个字:“滚!”

    展小怜二话没说,随手放下手里的包装盒,拿起自己的包就往门口冲,她一冲,其他美人一个个跟着放下手里的礼品,赶紧拿了东西跟着走了出去。

    展小怜走出门长出一口气,跟禽兽打交道可真是考验心脏承受力啊,她看看时间,都快十点了,看来要么住酒店要么去老姨家了,不过去了老姨家再想去姑姑家估计就困难了,老姨要是知道她是去姑姑家顺便在她家住一晚,肯定不高兴。

    展小怜揉揉太阳穴,她怎么就这么苦逼呢?正琢磨着挑个小旅店将就一晚上呢,结果今天去摆大接她的那辆车在她旁边停下,司机大叔下车喊:“展小姐,您这是去哪?爷还在等着您呢。”

    展小怜瞪大眼,“哈?”不是刚刚把大家都赶出来了吗?怎么突然又改主意了?原地翻个白眼,展小怜转身上了车,眼看着车开过了刚刚那家酒吧,展小怜急忙问:“大叔,这是要去哪?”

    司机大叔一边开车一边说:“爷说让他要去削人手指头,说给了他一个破手机,连个洞都没有。”

    展小怜:“……”果然变态的思维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明明是手机的类型不适合挂手机链的好不好?像她这种小女生的手机挂着可爱,那丫一个大老爷们挂什么挂啊,她去买手机链的时候想的就是这个,满心以为她能给自己买个手机链,结果燕禽兽闹抽风了。

    展小怜过去的时候,燕禽兽正大闹某手机品牌店,把人家桌子凳子柜台都砸了,燕回手里握着一根沾满血迹的棍子,地上跪了一排的店员,店长更是被打的鼻青脸肿,那脑袋就跟一猪头似的,正小心翼翼的跟燕回说好话:“爷,我帮您老人家换一部吧,刚好我们厂家新出的款,保,保证有孔的……”

    展小怜扶额,燕禽兽除了这招就找不到别的了,她伸出食指开始揉太阳穴,在专卖店里唯一一个还是直立的凳子上坐下来,一手托腮,歪着脑袋看戏。

    燕回抓个身,伸手扔掉手里的棍子,立刻有人给他递过白色毛巾,他一边慢条斯理的擦手一边开口说:“敢耍爷,爷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店长可怜巴巴的求饶:“爷,再也不敢了,这次是我们考虑不周,没想到爷会有这种需求……”

    燕回转身踹了一脚,“爷看你还没找女人的需求,是不是要爷帮你阉了?”

    店长直接被踹的打了个滚,一骨碌爬起来又接着跪,哭的眼泪鼻涕往下掉:“爷,您就饶了我们这一回吧……”

    展小怜看着佩服死了,好歹也三四十岁的人了,怎么就跟龟孙子似的给一个看起来比他年轻的人下跪呢?展小怜囧着一张小圆脸,燕回后脑勺就跟长眼似的,没回头就知道她已经来了,过来踢踢踏她的腿:“起来。”

    展小怜站起来,燕回直接坐在了那个凳子上,一脚踏在倒在地上的桌子腿上,不耐烦的说:“都死了?怎么连喘气的都没有?赶紧拿出来,是不是要爷亲自动手去拿?”

    店长估计被打蒙了,直挺挺的跪在地上发愣,燕回伸手就把手里的毛巾扔过去,展小怜受不了的翻白眼,然后踢踢旁边的桌子:“不想被剁手脚的就赶紧搭把手,我们爷等着看新款呢,桌子摆上摆上!”

    哪几个跪着的店员一听,连滚带爬的起来,眨眼之间就把燕回坐着的地方收拾的干干净净妥妥当当,店长也火速的从仓库抱来十来个新款手机,一一摆到了燕回面前:“爷,您看看这些怎么样?”

    展小怜嫌弃的看了眼店长,脑袋像猪头就算了,面前还有血什么的,到处都是,她往后站了站,忍不住问:“老板,你们家有没有长的好看一点的小妹?你这样我们爷看了心里得多膈应?”

    店长一脸的可怜相,回身看了看自己个个胆战心惊的店员,默默的低下头。

    燕回伸手一拉展小怜,“肥妞,爷就看你顺眼了,就你来吧。”

    展小怜跟穆曦不一样,穆曦是对电器笨的要死,展小怜则相反,到手的东西摸一遍就差不多了,小时后在家里没事,她能把家里能摸的动的东西都拆一遍然后在原封不动的装起来,展爸展妈还发现不了。

    燕回让她挑手机,她直接找了个角落有孔的手机,说:“爷,这个就不错啊,黑色,配爷冷艳高贵的气质多合适,而且黑色也不过时,这个就不错,最关键的是,这里有孔。要不爷,我帮您装上?”

    燕回理都没理她,自己拿过来看了看,总算开恩了:“就换这个。”

    店长什么意见都没有,就巴不得他赶紧走:“燕爷您慢走……”

    说是换的,其实燕禽兽还是大摇大摆的把他原来的手机也拿走了,等于是强行抢了人家的一只新手机。

    展小怜跟着燕回身后,一边走一边感慨:“这法制社会啊!唉,我怎么瞅着就是爷您嘴里的法制社会呢?”

    燕回看着展小怜斜目邪笑:“哟肥妞,这是抱不平?”

    展小怜虚情假意的对着他一抱拳:“哪敢呢,我这是感慨燕爷势力。”

    燕回等她走到自己面前,伸手搭上她的肩膀:“知道就乖乖的,别跟爷耍什么心眼子。”说着,直接拉开车门,一推她,“上车。”

    展小怜扯了扯嘴角,乖乖坐了进去,燕回从另一边上车,长胳膊长腿的往外一伸张,展小怜就被挤到了角落,“爷,您这是欺负我四肢短小是不是啊?我都快被你挤成肉饼了。”

    燕回伸出胳膊一勾,展小怜直接被他拉到了旁边,燕回抬起她的下巴,照着她的下颚就啃了过去,啃了一会似乎觉得不过瘾,那贱爪子就开始往展小怜的裙子下摸,然后他抬头,一边把展小怜的裙子往上推,一边扯她的小内裤,展小怜低头看着他的手在乱扯,忍不住开口问:“爷这是打算跟我车震呢?”

    燕回一伸手已经把展小怜整个人抱到自己腿上骑坐着,看着她问:“有意见?”

    展小怜一脸的理所当然,脆生生的回答:“当然没有,我做梦都梦着这个呢,只是一直没那狗胆,没想到爷倒是帮我圆梦了。”

    燕回眼一眯,刚要继续动手,展小怜又开口了:“不过,这样的话是不是就不能帮爷拍张睡美男图了?还是爷已经找好了其他美人帮忙?”

    燕回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四目相对,展小怜努力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突然鼓起小嘴,圆嘟嘟的小脸蛋两边就跟塞了两只鸡蛋似的,整个小脸都变形了,燕回看着她半响,突然“哧”一下笑出声,那只摸到展小怜大腿里的手慢慢抽了出来,然后在司机的座位上踢了两脚:“开车,回去。”

    展小怜嘴里鼓起的气被她自己吐出来,小脸恢复原样,低头伸手把自己被推上去的小裙子往下拽了拽,把上身的T恤往下拉了拉,爬到旁边坐好,坚决不说话。

    燕回整个人霸占了三分之二的后座,两只手摊在车座椅的顶部,眼神直愣愣的盯着前方,难得的没找展小怜的茬。

    两个本该一碰面就闹的鸡飞狗跳的人,突然互不干涉的和谐相处,这让开车的司机和同车的保镖十分的不适应,燕爷不该是专抓那小姑娘的小辫子,然后威逼利诱的看她怎么应付的吗?怎么这次双方各自偃旗息鼓了呢?

    车到目的地,展小怜自动自觉的推门下车,燕回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声音沉沉的开口:“肥妞,你说,爷要是有一天为了女人茶饭不思要死要活的,别人会怎么看爷?”

    展小怜一条腿落在地上,见鬼似的看着燕回:“燕爷您老人家这是在开玩笑的吧?”他为女人茶饭不思要死要活?除非女娲娘娘重新造人了,要不然就别想着看到那时候。

    燕回自己也嗤笑一声,“爷突然想起一人。”

    展小怜下车关门,嘴里说了一句:“爷说的这个人是叫李晋扬吧?”

    燕回下车的动作顿了下,扭头看着正绕过来的展小怜:“哟妞,这个你都知道?”

    展小怜没所谓的撇撇嘴:“我怎么就不知道了?穆曦是我初中的好朋友,初中的时候帅哥大叔就表现的一副狼样,傻妞傻不拉几的,什么话都跟我说,我当然知道。”展小怜一边往门里走,一边说:“爷还记得爷买让我买的那堆零食不记得?有一半进了我肚子,傻妞巴巴往我手里送的,我当然知道了。”

    燕回随后撞上门,跟着展小怜身后,调高声调强调一个名词:“帅哥大叔?”

    展小怜站住脚,转身点头,“是啊,就是李晋扬,初中的时候他经常去学校找穆曦,我们学校的女生都这样喊,说起来,我暗恋了他好长一段时间呢,不过考虑到朋友夫不可欺,所以我就忍痛放弃了。唉!”

    燕回慢吞吞的走到展小怜面前,满脸邪笑的凑到她面前:“爷没听错的话……暗恋?”

    展小怜看白痴一样的看了他一眼,“是啊,当时迷恋的要死,他在我们学校可是引起轰动的,不知道有多少女生的白马王子就是帅哥大叔那样的……”

    燕回笑容更甚,笑的春暖花开的说了三个字:“你等着!”

    展小怜住口,无辜的看着燕回,“爷,我没说什么吧?”

    燕回高高在上的斜了她一眼,展小怜缩了缩脖子,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这丫觉得帅哥大叔有人暗恋,所以羡慕妒忌恨了?

    两人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偏偏专用电梯一直停在上面,也不知道谁乘了,燕回突然上前,对着电梯门“嘭嘭”踹了两脚,“谁在里面?爷要砍了他的脚!”

    展小怜一脸鄙视的看着燕禽兽发神经,真正的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啊。有的人笑就是笑,生气就是生气,有点笑是生气,冷脸是高兴,偏偏这丫跟人不一样,他笑的时候可能是高兴也可能是不高兴,根本没人能摸准他的脾气,就这样的变态,谁被他玩上了谁倒霉,比如现在的她。

    电梯飞快的下降,一看就有人为在操控,一会功夫一个经理模样的人跑过来:“爷,电梯在定期检修……”

    燕回什么话没说,直接走了进去,然后转身直愣愣的看着还站在外面的展小怜,轻描淡写的说:“肥妞,你要是再不进来你就爬上二十楼。”

    展小怜“嗷”一声冲进去。

    电梯到了目的地停下,展小怜觉得自己就是来跟燕禽兽做那事的,从摆宴到青城,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这事,她怎么觉得她就跟应召女郎似的呢?随叫随到,关键是人家那样做有钱,她这可是白干。

    进了房间,展小怜往沙发上一躺,抱着后脑勺看着天花板,燕回踢上门,跟过来直接压到她身上,展小怜都没准备好,燕禽兽已经长驱直入,展小怜疼的差点叫出声。

    燕回喘着粗气,一手托起她的臀部死命按着贴到自己身体上,一手抓着她的头发逼问:“说,爷跟李晋扬,谁更让你舒服?”

    展小怜咬着下唇,一时说不出话来,半响缓过劲了,才微颤颤的伸手勾住燕回的脖子,“爷这说的什么话,您现在不是正让我舒服着吗?李晋扬?李晋扬是谁啊?爷……”说着,展小怜抬起一条腿,主动搭上燕回的腰。

    燕回盯着她的眼睛,本就漆黑的眸愈发显得如墨,抓着展小怜头发的手一使劲,展小怜吃痛的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咬着下唇回视,燕回依旧盯着她,两人用这种极端诡异的方式对视,对视,依然是对视。

    展小怜没有移开眼睛,而是主动把双腿全数搭上,燕回的身体不由自主下沉,然后,他嘴里吐出两个字:“贱人!”

    展小怜伸手拉下他的脖子,一口咬在他喉结上,回了一句:“你也好不到哪去……”

    这两人每次的床事比仇人打架还要凶残激烈,本来好歹还是在沙发上,结果不知道怎么搞的,直接滚到了地上,展小怜被摔的头昏脑涨,偏偏那禽兽的禽兽行为还没停,展小怜被逼急了开始乱咬,结果咬了也不管用,完全没有反应,这下展小怜打开咬戒,一口下去不除血不松口。

    等完事了,两人也累的半死,展小怜爬到床上,拉上床单睡觉,结果燕禽兽洗完澡过来,一脚把展小怜踢下床:“给爷洗澡去!”

    展小怜知道那丫的变态洁癖不定期来了,拖着身体去冲了把,然后狗一样的趴到床上不起来,半夜的时候她醒了一次,回头看了眼燕禽兽,还真睡着了,拿起手机对着他的脸咔嚓一下,扔到桌上继续睡,拍的好不好不管,反正能交差就行了。

    第二天醒了,展小怜没睁开眼睛就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一睁眼,发现燕禽兽正拿着相机对着她拍,展小怜伸手一摸,擦,燕禽兽在拍的是她的裸照!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