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76章 姨妈驾到

第076章 姨妈驾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径直走过来,伸手拿起展小怜放在椅子上的毛巾擦汗,顺手弹了下展小怜的脑门:“肥妞,别跟爷说,你是被吓傻的。”

    展小怜小心的咽了下口水:“爷,您老人家真相了,我还以为您是养尊处优温房里的花朵,今天才发现原来爷是猛虎。”

    燕回嗤笑:“你以为爷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在这行里混,唯一能相信的人就是自己,太容易相信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顿了下,斜眼看着展小怜,突然说:“肥妞,你给爷听好了,要是哪天你敢背叛爷,爷就亲手弄死你。”

    展小怜呼吸一窒,随即“嘿嘿”一笑,翻了翻,把手机翻出来,按了几下,然后抬头对燕回说:“爷,背叛什么的说的太正式了,顶多是哪天我砍你两斧头解解恨,报我被爷欺负过的仇。”

    燕回换条毛巾,漫不经心的应了句:“成啊,只要你有这个本事。”

    展小怜对燕回做了个握拳加油的手势:“有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空口无凭录音为证,爷你可不能反悔。”说着,展小怜把刚录的话保存下来。

    那边燕回在擦汗的时候胳膊一抬觉得有点不对劲,袖子一撸发现有道抓痕,应该是刚刚打斗的时候被谁不小心抓到了,他抬眸,看了眼在玩手机的展小怜,伸出长腿碰了碰:“妞,爷受伤了。”

    展小怜嘴里应了一声“来了”,然后收起手机过去看,几道抓痕的印子还挺深,展小怜抬头往四周一看,发现这里医药用品什么都有,自己跑过去把药箱提过来,拿了消毒液就要往燕回的胳膊上抹,结果,燕大爷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的瞪着她,“妞,你是不是忘了一个步骤?”

    “哈?”展小怜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看燕回受伤的胳膊,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棉花球,茫然的说:“不都是这样的吗?”

    燕大爷的表情可以用义愤填膺来形容,他指着自己的胳膊怒道:“还想忽悠爷?明明是忘了一个步骤!你当爷是人傻好欺负?”

    展小怜想骂娘,忍了忍,终于忍不住问道:“爷,求提醒。”

    燕回冷着脸,伸手一按展小怜的头,展小怜红艳艳的小嘴巴一下子被按在了燕回的受伤的胳膊上,差点把她的小牙牙撞掉几颗,当然,展小怜也立马想起来缺了哪一步了。燕回这是要她吹几下呢。

    展小怜被燕回的这个认知雷的全身打了个哆嗦,擦,燕禽兽该不会是觉得每个伤口都需要吹那几下吧?展小怜抬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燕回,一脸求知欲的问:“爷,您老人家以前受伤是怎么处理的?”

    燕回一脸鄙视的看着她:“你以为爷受过几次伤?”不等展小怜开口,他指着自己的伤口抗议:“你给爷速度点。”说着,燕回垂着眼眸看着面前的小肥妞,一言不发。

    “没问题,速度点,”展小怜鼓着小嘴,对着那几道抓痕吹了几下,嘴里自然的跟着顺出一句:“哦,乖,姐姐吹吹就不疼啰……”

    一个训练场的人都被恶寒的全身一哆嗦,个个低头做自己的事十分忙碌,生怕被燕大爷发现他们忍笑忍的很辛苦。整个训练场最理所当然的人就是燕大爷,展小怜表示翻白眼。

    擦完酒精,展小怜扭了扭脖子,拍拍手站起来:“爷,好了,天气太热就别包扎了,容易焖坏。”展小怜站起来伸个懒腰,打着呵欠说:“爷,我能不能回去了?”

    燕回挑眉:“回去?”

    展小怜扭了几下腰,“我明天还得上课呢,当然要回去了。”

    燕回跷二郎腿,“你以为爷找不到人侍候?做完了才能走。”

    展小怜一听,顿时一脸奸笑:“爷,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今天肯定不行。”

    燕大爷就是不容拒绝的主,邪笑:“不行也得行。”

    展小怜一脸无奈的摊手:“爷,姨妈来了,大姨妈驾到,我必须回去。”

    燕回对展小怜勾勾手指,展小怜走近,燕回伸手勾着她的脖子拉到自己面前:“肥妞,爷管你大姨妈还是小姨妈,爷就是要。”

    展小怜泪流满面的问:“爷,您老人家再重口也不至于浴血奋战吧?这个……您老人家也不怕不吉利?”

    “……?”燕回总算觉得小肥妞的大姨妈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位了,“你姨妈是干什么的?”

    展小怜无语的看着他:“爷,俺的大姨妈是女人每个月那几天的老朋友,您老以为……是哪位?”

    燕回:“……”指着展小怜怒:“你赶紧给爷滚回去,爷看你眼疼!”

    展小怜就这样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小斧头又带宿舍去了,她盘腿坐着床上,呆呆的看着那把小斧头,先别说燕禽兽那帮驴高马大的保镖,就单单燕禽兽一个人就特别难对付,想砍断他的脚脖子,别说是她一个女人,就算是跟燕回一样身高的大男人,也根本做不到。展小怜觉得自己之前想的太简单,看来她要重新想下怎么做。

    其实展小怜不是没想到展英,只是她有意的忽略了她。展小怜不想跟展英在这件事上有牵连,燕回到底有多强,背景有多深厚,这点展小怜确实不知道,可她不是傻子,她有自己最基本的判断,她知道,在青城这块地皮上,燕回可以为所欲为,上官下民,没有人可以奈何得了他。

    安里木是废了脚,展小怜现在只想一报还一报,也要砍断燕回一只脚,她不要燕回的命,而展英给了展小怜一种她迫切想要杀了燕回的感觉。

    杀人?展小怜还不打算杀人,燕回还没有把她逼上杀人的路,她现在只是要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而现在,现实让展小怜不得不暂时把自己打算单独行动的想法放下。

    安里木来摆宴复查,展小怜是拉着展爸一起去的,展爸什么话都没说就带着展小怜去了,展小怜站在门外听医生的叮嘱,她的手脚凉凉的。

    安里木还要进行二次手术,原本固定在脚腕里的钢筋因为第二次的跌倒出现扭曲的现象,医生必须把扭曲的那根钢筋取出来重新装进新的钢筋,而那又需要好几万的手术费。展小怜低着头,抱着自己的膝盖一动不动,直到安叔安婶推着安里木出来,安里木一直想去上班,他已经休假了好几个月,这样下去他的工作位置就又被人新人代替的危险,安里木还不想失去工作,可医生又叮嘱一定要多休息,这让安里木十分的苦恼。

    坐在椅子上的展小怜一看到安里木被推出来,就一骨碌站起来,“木头哥哥。”

    安里木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刚刚医生的话他听的比谁明白,相信展小怜也听到了,而之前在展小怜不知道的时候,展爸跟安里木提了要把展小怜送到湘江念大学的事,安里木知道展爸的意思,他当时只是点点头,什么话都没说。

    现在看到展小怜,安里木依然不想说话,看小怜的样子,她肯定还不知道展爸要把她送湘江的事,安里木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他声音闷闷的说了句:“小怜,谢谢你来看我,我先回去了。”

    展小怜傻傻的站在原地,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展爸走过来伸手搂了搂她的肩膀:“小怜,木头现在心情不好,我们就不烦他了行不行?”

    使劲吸了下鼻涕,展小怜抹着眼泪说:“我没烦他,我是看到木头哥哥现在这样伤心……爸,你说木头哥哥的脚到底还能不能站起来了?”

    现在这话谁敢说啊?展爸只能暗自叹气,嘴里说着宽她心的话:“没事,你木头哥哥年轻,身体又好,恢复的肯定会比别人好,你就别担心了。要不然你木头哥哥知道你这样,肯定更闹心。”

    展小怜吸了下鼻涕,“嗯”了声,然后乖乖跟着展爸往外走。走的外面的时候展小怜看到安里木跟苏纳在说话,小脸顿时冷嗖嗖的,她抿了抿嘴,站在门口不动。那边苏纳抬头看到展小怜,还对着展小怜笑了笑,安里木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慢慢的转过头去。

    气氛有点冷凝,最后还是展小怜自己先走的,展爸回头看了眼安里木,也跟着展小怜身后走了。

    安里木看着展小怜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

    苏纳走的安里木的轮椅后面,伸手推着轮椅,一边走一边说:“因为展小怜,我都不知道被你拒绝多少次了,可惜你为她着想,她似乎看不到你的苦心。木头,你自己说这样值得吗?不是我妒忌她说她坏话,展小怜她还是个小姑娘,年纪太小了,你这样也她不会明白的。”

    安里木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明白就行。本来就是我配不上她,这样也好。只是,又让你当了回坏人,我实在是有点过意不去。”

    苏纳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随即说道:“能有什么办法?在学校的时候很多人都说我跟你般配,可是你对我就是不感冒,我看着展小怜觉得就是一普通小女孩,可是你就是喜欢,这就是人家常说的奇妙。你也不用觉得过意不去,就像你对她一样,我也是自愿的,这种事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自己。”

    安里木没接话,只是再次看了展小怜立刻的方向,一脸的无奈。

    ------题外话------

    爷表示生病的人伤不起,持续生病ing,流鼻涕,咳嗽,太阳穴疼。今天的更新暂时就这些,等爷生病好了,就努力多更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