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79章 戏猫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摇摇晃晃走到展小怜身边,伸手勾住她的肩膀,往怀里一搂,压着她的身体往前走:“爷也是良民,大大的良民,良民跟良民,能做什么坏事?爷不就是指着你记性好帮爷看几个人吗?就算是坏事光看人这事,也坏不到哪去吧?”

    “可是爷……”展小怜被燕回压着往前走,一脸疑疑惑惑的。

    燕回直接回了一句:“再说一个字爷就拔了你的舌头。”

    展小怜乖乖闭嘴。

    走到一扇两边各站一美人的大门旁边,燕回一脚踹开一扇门,对着满屋子的人吊儿郎当的抬手打招呼:“哟,牛乖乖好久不见,今儿怎么想到爷了?唉哟,你这死鬼真是没良心,爷想你的时候你就是不理人家,爷都快把你忘了,你倒是来了……”

    展小怜进门之前瞄了眼两个美人,虽然浓妆艳抹,不过展小怜还是认出来了,一个瞳儿一个是她没见过,两人打扮的那胸就快爆出来似的,让展小怜很是担心。进门就听到燕回的话,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太变态了,实在是太变态了,她就没见过比他更变态的东西。

    其实不单是展小怜,房间里那帮满身肃杀之气的大老爷们都齐刷刷的打了个寒颤,被燕回喊着牛乖乖的肌肉男,更是很明显的打了个哆嗦,只不过哆嗦完了他不得不忍着全身的鸡皮疙瘩对燕回低头:“爷!”

    燕回松开展小怜,一路晃到肌肉男面前,翘着兰花指,轻轻一戳抵在肌肉男的胸肌位置,“爷对你的礼物一点都不满意,怎么着,今儿个是打算把你自个献给爷了?”

    肌肉男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燕回的手悬在半空,动了动手指,说:“哎呀,这可怎么办?爷怕脏!牛乖乖,你来之前洗澡没?”

    肌肉男扯了扯嘴:“洗,洗了……”

    “啊,”燕回邪里邪气的应了一声,慢悠悠的回头看着展小怜,举着他的手,“眼睛瞎了?没看到爷满手细菌?”

    展小怜“哈”了一声,立刻扯着脖子对门外吼了一声:“燕爷要消毒!”

    然后,门被推开,一溜的美人进来,手里皆举着托盘,盘子里放着一个白色的碟子,碟子里躺着一块还冒着热气的白毛巾,展小怜一数,足足有六个美人和六块毛巾。

    燕回歪头看着展小怜:“爷看你那对黑眼珠是不想要了。”

    展小怜立刻卷袖子过来,戴上手套,拿起毛巾给燕禽兽擦手,擦完,干干净净的白毛巾被她扔在地上,第二块擦完继续扔,第三块、第四块……擦完了,展小怜端详了下燕回的手,说:“爷,虽然擦了足足六遍,不过,还是建议您老人家待会回去以后做个全身消毒,以防细菌传染。”

    燕回看了看自己的手,漫不经心的应了句:“说的有道理,不过爷现在还有贵客要迎,且忍着了。”然后,燕回抬头看向那个肌肉男,男人的脸上混合着受辱后的愤怒和陷入绝境的恐惧,他重重的咽了下口水:“爷,我下次一定记得洗干净。”

    “哈!”燕回仰头,笑的比春日的花还要娇媚三分,他慢吞吞的走到主座,无比惬意的歪坐下来,“下次?爷这次要是不彻底帮你洗洗,下次爷说不定就被细菌侵蚀,毒死了。”顿了顿,燕回突然问了句:“妞,什么消毒水最管用?”

    展小怜后腿的站在燕回后面给他按摩肩膀,没敢用多大力,冷不丁听到燕回问她,立刻伸手比划了一下八和四,嘴里还说了句:“我们家用的是84,牌子最老,价格便宜,可好用了。”

    燕回闻言,一拍手:“好,那就用这个消毒水。”

    话音刚落,刚端盘子的那几个美人把托盘递到最后一个美人的手里,其他几个扭着腰走到肌肉男面前,娇娇柔柔的说:“牛先生,我们爷说请您过去消消毒,请吧,您放心,来者都是客,我们姐妹几个……一定会很温柔的……牛先生可要怜惜啊。”

    美人这话说的极具暗示性,听的屋里本来鸦雀无声的人群发出一阵暧昧的笑声,展小怜斜眼看着那几个美人,最后一个正是瞳儿,展小怜暗自撇撇嘴,怎么她的感觉中,有瞳儿那狐狸精在场,就不会有好事呢?

    屋里的男人目送一群美人簇拥着那个男人出门,屋里瞬间恢复了安静。燕回翘着二郎腿,估计是抖累了,“啪”一下搁在了面前的咖啡色茶几上,慢悠悠的开口:“爷的美人多的事,看中哪个爷可以打包送到大家的床上。”分散四处的男人们眼中露出蠢蠢欲动的光芒,燕回邪气的笑了笑,然后站起来,来屋里走了个来回:“不过呢……有件事爷要强调一下,五天前接走路的时候,有种阴沟里的老鼠不小心碰了爷的车,爷心里就膈应的慌,爷最讨厌满是细菌的东西,所以,爷就把那只老鼠的一只爪子给剁了。来来来,大家过来看看,爷找人把那只鼠抓做成了标本,欢迎来参观。”

    燕回说着,鞋尖一挑,桌子上原本放着的黑色盒子的盖子一下子被挑开。那盒子一直都放着桌子上,不过因为外端刻有精致的花纹,看起来特别像装饰品,所以一直没人注意,如今被燕回挑开,众人的目光一下子看了过来,顿时个个脸色苍白,额头冷汗直冒,盒子里的标本是形状优美的男性手,断到手腕处,手腕上有个底座,托住那手稳稳当当的放着,中指上带着一枚黑宝石戒指,虎口处还有一处极为明显的鹰眼纹身。

    就是这枚戒指和纹身,让很多人当场认出这只手的主人是谁:“鹰眼阻击手黑煞!”

    燕回“啪”一下拍手:“啊,原来叫黑煞!爷就中意这只手,所以,爷就把这只手做成了标本,这样爷就能永久保存,不枉爷喜欢一回。”

    周围的人脸色大变,展小怜看了一圈,也好奇的凑近看看,本来还以为是模型或者塑料什么的,结果发现竟然是真的人手标本,顿时对着旁边开始干呕,燕回伸手推了她的脑袋一下:“离爷远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怀孕了。”

    展小怜懒得开口,换个地方离燕回远一点的地方开始呕,太恶心了,世上怎么还有种这种变态嗜好的人啊,人手标本……呕!

    燕回往后一靠,悠然自得的看着一屋子人的反应,然后慢条斯理的戴上旁边放着手套,把标本从盒子里拿出来,举到高处,显摆似的说:“看看,是不是特别的好看?爷就喜欢有个性的东西,现在想想爷还缺一样东西。”

    屋里的人个个夹腚缩菊花,半响有个胆大的小心的问:“不知爷还缺了什么东西,我们能不能帮上忙。”

    燕回摆弄着手里的标本,说:“脚。”保护宝贝似的放下手里的东西,随口道:“不过爷不知道什么人的脚比较好看,太丑了爷瞧不上……啊!对了,要是有下次机会,爷就请大家泡温泉,怎么样?”

    展小怜翻白眼,擦,这丫不是明摆着告诉这帮人,他要挨个看他们的脚长的好不好看嘛?好看的估计要被他留下去做人脚标本了。

    这帮人也不说笨蛋,一听燕回说要请他们泡温泉,一个个吓的直冒冷汗,七嘴八舌的开始说话:“爷,泡温泉什么的太浪费您老人家的时间,您老人家的时间可是特别宝贵的,一分一秒都是进账,我们哪敢用您老人家的时间?”

    还有一人立刻表态:“燕爷,知道您老人家不喜欢细菌多的东西,我们这次都是消过毒的,老牛那家伙眼皮子浅不识相,到现在还不知道您老人家的喜好,是该被消消毒。爷,您老放心,入青城必过青山,我老黑以后一定替燕爷把一关,减少这种不干净满身细菌的老鼠什么的脏了您老人家的眼!”

    更有人接话:“爷,以后要是再有这种东西出来,您老人家直接丢给我,我帮您老人家把他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鞭尸!”

    ……

    展小怜听的直叹气,忍不住的嘀咕一句:“果然是一群大老粗,怎么就说不到点子上了呢?”

    燕回立刻回头问:“妞,跟爷说句到点子上的话让爷高兴高兴。”

    燕回一开口,其他人都住口,顿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展小怜身上,展小怜立刻一副星星眼的表情看着燕回说:“爷,俺给你当家猫行不行?专门给您抓老鼠!”

    燕回二话没说,“啪啪”拍手,邪笑道:“妞果然深懂爷心!”

    话音刚落,屋中人再次变了脸色,顿时鸦雀无声。

    展小怜进门时在发愣,还以为燕回在开黑帮会议,不过,牛乖乖被请出去以后展小怜就发现了,这些人对燕回十分忌惮但不是下属的态度,服装各异风格不同,完全不是燕回统领下的风格。展小怜那脑子连弯都没转就知道了,这些人应该是跟燕回一样都是个各大势力的首脑,只是,这是“各大势力”都太小,在同样是老大的燕回面前,他们既要维持自己自身作为当家老大的风度又要让燕回觉得他们没有威胁力,这样燕回才会允许他们同存。

    燕回进门就拿牛乖乖杀鸡儆猴,震慑住这群燕回眼中的乌合之众。展小怜也看出了燕回的目的,他唯我独尊的个性完全不允许有违逆他的异类存在,所以,他要这些人完全俯首称臣。

    此时此刻,屋里人心中各人想法各异,纷纷都在想着最好的处理方式。

    鹰眼阻击手黑煞的那只标本手让他们力持镇定外表下露出惊恐,本就是在道上混的,刀枪砍杀谁都经历过,只是像燕回这样变态到把喜欢的一部分拿来当标本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黑煞是老牛联合另外一人花了大价钱从国外请回来的白人阻击手,在道上赫赫有名,从来都是一枪毙命,百发百中,素有鹰眼之称,他来青城的目标是燕回,可他失败了,他素来引起为傲用枪让人闻风丧胆的手就在燕回面前,成了一个看着就会让人心生寒意的标本。

    展小怜的一句话,一个看似毫无份量的话,却捅破了这些人纷纷回避的现实问题,燕回真正要的,是他们的臣服。

    门外有敲门声,瞳儿的声音轻轻柔柔的传来:“爷,牛先生消毒完毕。”

    燕回打了个响指:“进来。”

    瞳儿开门,跟着被推进来的是穿着白色睡袍的老牛,老牛躬着腰,抱着手腕,额头上满是汗,进来的时候还是踉踉跄跄的,走到燕回面前,半跪在地,抬头看到桌子上的那只手,顿时脸色大变,噗通一下两只脚全跪了下来,开口就是:“燕爷,您老人家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就鬼迷心窍,真的是鬼迷心窍……我只是被大唐忽悠了,他说的,真的是他说的……”

    燕回两腿叠加翘在桌子上颠啊颠的,摆摆手若无其事的事:“唉哟,牛乖乖怎么突然这么乖?是不是爷的美人没侍候好?”放下腿,伸手拿了桌子上的纸巾,在老牛的额头擦了擦:“这是怎么了,怎么满头的汗?这样子爷看了可真是心疼。”

    扔下手里的纸,燕回装模作样的对着门喊:“都给爷进来,一个个的都干什么了?爷让你们去侍候下牛乖乖,你们怎么着人家了?”

    瞳儿婷婷娆娆的走进来,那小腰扭的人眼花,手里还端着一个精致的托盘,里面放着一个圆形的扁罐子,在燕回面前把罐子放下来,“爷,刚刚我们姐妹几个给这位牛先生消毒,手脚重了点,您看,把牛先生身上的皮都给洗了下来,爷,要是责罚您老人家就责罚我吧,都是我的错。不过,牛先生的伤已经给处理过,也止血了。爷都是瞳儿不好,您就饶过瞳儿这一回吧。”

    燕回勾勾手指,瞳儿伸手揭开盖子,展小怜知道肯定不是好东西,没敢看,不过光看周围这些人的表情和吸气声,展小怜就觉得那绝对是个血淋淋的东西。

    燕回一手托腮,慢悠悠的看着老牛:“牛啊,你说你运气也实在不好,碰上瞳儿不懂事,这么漂亮的美人,爷也舍不得打脸,要不就罚她陪你一夜怎么样?”

    瞳儿媚眼儿一飞,对着燕回娇嗔一句:“爷,您老好坏。”

    老牛一听,魂飞魄散:“爷,千万别,瞳儿小姐实在不是我能消受得起的,爷您老人家就饶了我吧……”

    展小怜在旁边打呵欠,主要她也是累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就忍不住说了句:“对了爷,我隔壁姥爷家后花园鼠患成灾,您老人家前几天说送新年礼物什么的,要不您老就送我两只猫吧,帮我捉老实成不成?用完了我保证还你。”

    燕回“啊哈”了一声,然后一击掌,说:“成,怎么不成?爷现在缺的就是猫!”他站起来,对屋里的人一挥手,“大家散了吧,外面的美人随便挑,尽兴而归。”

    众人赶紧起身对着燕回行礼,虽然七零八落,不过跟刚刚进门时的态度完全不一样,那个叫老牛的,最后是被人扶出去的,疼的发晕,路都不能走。

    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燕回对身后的展小怜勾勾手指:“肥妞,过来坐。”

    展小怜探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些东西都被收走了才走过去,指了指摄像头:“爷,您老人家都有这些玩意的,不比我好使的多?”

    燕回伸手按了遥控器,正面的大电视上顿时出现一个刚刚的画面,展小怜知道了,死角太多,摄像头是固定的,不能移动,而不少人都有躲开摄像头的经验,始终面向一个方向一动不动,可以错开摄像头的位置。

    画面切换成一个人的照片,展小怜一眼认出这就是刚刚那屋里人的其中一个,燕回指着这个人问:“妞,这个人怎么样?”

    展小怜看了一眼,随口说了几个字:“随大众,看态度应该势力一般,已成雏形,但是没见过大世面,不是主导,不用担心会出幺蛾子。”

    燕回再次切换画面,又换了个人头,“这个呢?”

    展小怜看了看:“看着像有勇无谋的主,不过现在反应和他的外形不成比例,撑得住场子沉得住气,应该算是个人物吧。”

    燕回什么话没说,又切了个,展小怜认真看了看,愣了一会才说:“这人有一双聪明的眼,周围好几个人都看他的眼色行事,我觉得这个人值得注意,他应该是这些人里最需要小心的人。”

    燕回伸手把遥控器扔到一边,整个人一扑,直接压到展小怜身上,展小怜瞪着眼看着他:“爷,不是认人的嘛?怎么突然来了这兴致?”燕回伸手就顺着她的衣服摸下去,展小怜打了个激灵,“爷,你的手太凉了,冻死我了……喂!你当我是免费暖手宝啊?!”

    “你有意见?”燕回调整了下姿势,一手伸在展小怜的衣服里,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对着她下巴就咬了上去,展小怜的两条小腿踢腾踢腾,“你丫干什么干什么呢?”

    燕回抬头,自言自语似问非问的说了一句:“明明长着一张蠢妞的脸,怎么就这么聪明呢?”

    “哈?”展小怜怒了:“爷你眼挫了吧?我明明长着一张聪明人的脸,我这哪是蠢妞的脸了?你起来,我都快被你压断气了。尼玛的,敢我说是蠢妞脸……”展小怜耿耿于怀,她可是一直说穆曦是傻妞的,竟然她也被燕禽兽落个蠢妞脸,气死。

    燕回压在她身上,哧笑出声,一边爬起来一边捏捏展小怜的脸:“炸毛的母鸡,说的就是你吧?”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