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80章 燕爷也会感冒

第080章 燕爷也会感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才是炸毛的母鸡!”展小怜四爪并用的爬起来,气的小心肝跟着跳,然后把她身上的羽绒服拉链使劲拉到头:“爷,实话跟你说,伤自尊了,您老爱咋咋地,走了。”说着,展小怜抬脚就走。

    结果,燕回手一伸,拽着她的包把她给拉了回来,嘴里还说了句:“这小包不大,分量到不轻。”

    展小怜一把扯下自己的小背包,气恨恨的说了句:“装了斧头砍你的。”

    燕回邪气的一笑:“成啊,那爷等着了。”

    展小怜气的喘粗气:“那你丫就等着!”

    燕回伸手一勾,长臂绕过展小怜的脖子耷拉到她肩膀的另一边,压着她往门外走,展小怜愤怒:“爷,您老的骨头哪去了?你这么大的个趴我身上,我这小身板能受得了吗?麻烦好好走路成不成?”

    燕回不要脸的凑到展小怜耳边:“爷压你一夜都受得了,就这几步就受不了了?”

    展小怜扭头白了他一眼,流氓级别明显高于燕回:“那没可比性好不好?首先这受力面积就不一样,再说了,压一夜做运动的人又不是我。我现在是背着你还用两条腿站着,能比吗?”

    燕回一脸受不了的伸手捏她的脸:“妞,爷怎么觉得你是女流氓中的佼佼者?”

    展小怜一脸“懒的理你”的表情:“你自己走,别赖着我,让人看到还以为我是你什么什么人,到时候你仇家杀不死你找我报仇泄愤,那就好看了。”

    燕回“哈”了一声,嘴里还说:“爷觉得这注意不错啊,肥妞,你觉得呢?”

    展小怜瞪大眼:“爷,难不成你还真打了这心思?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玩我?”

    燕回伸手比划了一个绳子样的拉长手势,邪笑着说:“肥妞,有没有种你跟爷是一跟绳上蚂蚱的感觉?”

    展小怜的小圆脸上满是气愤的表情,头顶就差冒烟了,她一脸愤慨的说:“完全没有,倒是有种被人拉上贼船的感觉!”

    燕回顿时发出一阵变态的笑,一边踢了下门,一边捏展小怜的脸:“哟肥妞,小脸都吓白了?你以为谁都能被列入被追杀名单的?”

    门外的人听到踢门声赶紧把门打开,燕回压着走路踉踉跄跄的展小怜出门,展小怜鼓着嘴:“爷,有您老这话我就放心了,可别让我死的不明不白的,我还年轻呢,现在可不想死。”

    燕回嗤笑:“肥妞,要是真有你被人追杀的一天,那就说明你值得一死了,否则,杀你没任何意思。你以为杀个人那么容易?一颗人头得多贵?没意义的人头谁要?刚刚说自己聪明?爷怎么着瞅着,这妞就是长着一脸蠢妞脸呢?”

    展小怜握拳:“爷,您老人家要是不想白挨拳,最好离我远点!”

    燕回坏笑:“爷等着欣赏女人手做成的标本。”

    展小怜一听,乖乖把她的小拳头放下了,“爷,我也等着欣赏呢,爷的眼光绝对不会差。”

    “哟肥妞,真懂事。”燕回歪头,强行凑到展小怜脸上,“吧唧”亲了一口,一边走一边问:“对了肥妞,洗脸没?”

    展小怜立刻回答:“洗过啊,还是84消过毒的呢,爷您就放心大胆的多亲几口吧。”

    这一男一女你一言我一语走出夜宫的大门,坐上等在外面的车,回燕回的常住酒店。

    展小怜自动自觉的跟着燕回进了他的套房,第一件事跑去开空调,然后盘腿坐沙发上看电视,燕回第一件事是去洗澡,撇了她一眼,“妞,你还挺自觉的。”

    展小怜正眼没瞧一下,压根懒的搭理,继续看她的棒子国青春狗血小言剧,被漠视的燕大爷表示很不高兴,走过去踢她的腿,“肥妞,你给爷去放洗澡水去。”

    展小怜把腿往后缩了缩,坐着不动:“谁洗谁放。”

    燕大爷往沙发上一坐,脱了鞋使劲踹她:“赶紧去,不然爷剁你的脚做标本。”

    展小怜抿着嘴,气鼓鼓的哼了一声,踩着一次性拖鞋去卫生间给燕大爷放洗澡水,开了暖气,然后放水,等那个超级大的浴缸水放满了,她站在门口喊了声:“爷,水满了。”出来之前还顺手把淋浴爷给开了。

    燕回去洗澡,展小怜继续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看还一边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结果燕回进去没一分钟,里面传出一声怒吼:“肥妞!你给爷死进来!”

    展小怜蹭蹭冲过去,毫不犹豫的拧开门伸头看,嘴里还配合着问了句:“爷,肿么了?”

    燕回腰上围着浴巾,淋浴被关了,正指着浴缸里的水问:“你给爷放的什么水?能洗澡吗?你打算冻死爷是不是?啊啾——”

    展小怜一脸无辜的走进去,装模作样的伸手试试水:“啊?爷,我错了,第一次用这么高级玩意,我不懂来着,知道爷怕细菌,所以没敢伸手试水温,爷,不知者不罪,您老人家就饶了我吧。”

    燕回刚要开口,跟着又打了个喷嚏,展小怜二话不说,冲出去拿了条毛毯进来,“爷,您老人家赶紧先裹着这个,我琢磨下再给您放水。对了爷,这浴巾都沾水了,您给脱了吧……”

    展小怜话没说完,燕回一把拍掉她企图撤掉自己浴巾的手:“把你的贱爪子给爷拿开,别以为……啊啾!……别以为爷不知道你的龌龊心思……啊啾!”

    展小怜讪讪的缩回手:“不让看就算了,我还不稀罕呢。”

    燕回走到门边,指着展小怜说:“你给爷赶紧出来……爷看到你就眼疼……去找个女人来,随便找个都行,你给爷离卫生间远点!”

    展小怜探头在门口吼了一声:“燕爷找女人,快点送个漂亮的过来!”

    燕回伸手按着太阳穴,一边打喷嚏一边揉啊揉,使劲吼了一声:“肥妞你给爷死进来!”

    展小怜只好进来了,燕回伸手拨了电话:“让瞳儿过来。”

    瞳儿过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男医生,最终的结果是,燕大爷感冒了!从来不生病,从来不吃药的燕大爷因为展小怜放了冷水,刚把腿放进去两秒钟就拿了出来,晾在卫生间一分钟左右,就感冒了。

    瞳儿差点拿刀宰了展小怜:“你到底是怎么侍候爷?你还是女人嘛?爷喜欢热水泡澡你都不知道?你竟然让爷生病了?!”

    展小怜夹着尾巴做人,低头不吭声,医生给燕回拿了药,“爷体质好,就是一时受凉了,临睡觉之前记得让爷把这药给吃了。”顿了顿,男医生低着头叮嘱了句:“今天晚上爷就早点睡,其他事等身体好了再做。”

    燕回摊在沙发上,指着展小怜说:“你给爷等着……啊啾!”

    展小怜默默的递过去一张纸,歪头看向一边:“爷,麻烦您老人家擦擦鼻涕先,都过江了。”

    “你死远点!”燕回伸手揪了鼻子,把纸团揉了砸展小怜,声音都有点变了:“爷看到你眼疼。”

    展小怜继续默默的换了个位置,坐到另一边,“那我换个位置坐。”

    男医生也不敢说话,把药分好放在桌子上又叮嘱展小怜:“展小姐,千万记得让爷吃,没有意外的话,明天就差不多了。”

    瞳儿觉得展小怜太不靠谱,不放心:“爷,要不晚上换个人吧。”

    燕回恶狠狠的指着展小怜:“爷就要她!”

    瞳儿没办法,只好跟男医生走了。等那两人走没影了,展小怜赶紧去倒了杯水,跟着燕回后面说:“爷,先吃药吧。医生都说了,这个时候吃一点,夜里的时候再起来吃一顿……”

    结果,燕回直接站起来进卧室,临关门前,对着展小怜骄傲的仰头抛了三个字出来:“爷不吃!”

    展小怜一手捧着药,一手端着杯子被他关在卧室外头。

    展小怜托腮看着桌子上的药,回头看了一眼卧室,试探着去拧门,结果门还真开了。燕回躺在床上,身上还裹着毯子浴巾,展小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挪正盖上被子,跪在床上看着他说:“燕大爷,您要是再不吃药,我可就要动手灌了。我小时候不吃药我爸都是灌我吃的,那滋味可痛苦了,捏着鼻子往嘴里倒,您老现在很难受吧?您还是乖乖吃了吧,夜里还有一顿呢。”

    燕回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不吃……”

    展小怜不屑的切了一声:“一个大老爷们还怕吃药,还不如我老姨家的小菲。”

    展小怜走出去拿药,看着手心的药丸,是那种胶囊似的,她咬了咬唇,回头看了眼卧室,拿着药和水走到卫生间,快速的把其中一个胶囊的外壳掰开,然后倒出一大半的药在水池里,又把另一半胶囊药粉倒在碗里,这就等于这颗药的药效少了一大半,她跟着又把其他的药都倒了一半,其他的冲兑在一起,伸手拧开水龙头把药粉冲了,把药水和过嘴的水一起端进了屋:“爷,水都凉了一茬换了一茬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您老明天早上还有事吧?要是因为这个做不成,那可得不偿失了。”

    燕回貌似动了动,展小怜看他没挣扎起来,过去把他拉起来,伸手拍拍他的脸:“爷,您老现在这样看着可滑稽了,半死不活的。赶紧喝药,喝完了您解放了我也解放了不是?来来来,我刚兑了半天,您老直接张嘴喝下去就行,不用吞药丸了,我小时候吃药就是这样的,来试试,温度保证刚刚好。”

    燕回闭着眼张嘴,展小怜本来还指望他自己端碗喝,看样子是指望她了,把药放他嘴边,喂他喝下去,又让他喝了水,等燕回躺下了才松口气:“侍候人可真不是我干的活,累死我了。”

    展小怜在外面看电视看得十二点,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又把第二顿药拿去卫生间,把里面的药粉倒了一半,让燕回吃了第二顿药,直接从柜子里抱了成床被子,直接扔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睡觉,电视开了一夜,她也睡的昏天暗地。

    第二天早上,展小怜睁开眼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她心一凉,想着燕回可别是已经走了,走的门边一看,发现那丫的鞋还在,她慢吞吞的走到卧室旁边,手一拧,门开了,卧室床上的被子里鼓出一块,里面很明显还躺着一坨东西。

    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展小怜伸手拉被子:“爷?!”

    不想刚刚还一点动静都没有的人突然被子一掀一把抓住展小怜的手,“谁?!”

    展小怜被他那一下拽的胳膊根的地方“咔嚓”一声,展小怜“嗷”一声惨叫差点把屋顶给掀了。燕回一看到是展小怜,手一松,直接栽倒在床上,鼻子发出浓重的鼻音,伸手按着太阳穴:“妞,平时嗓门不是挺大?突然偷偷摸摸的跟变态似的,我还以为是杀手……”

    展小怜抱着胳膊哭的鼻子眼泪往下掉:“你自己是变态还好意思说我是变态?我不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醒了吗?我那是蹑手蹑脚,成语怎么学的?什么偷偷摸摸……疼死我了,我胳膊断了……”

    燕回坐起来,对展小怜勾勾手指:“靠过来。”

    展小怜一边哭一边抱着胳膊过去,燕回伸手,摸着她的肩膀,然后拉着她的胳膊猛的一拉一推,展小怜再次惨叫出声:“嗷——!”然后哭喊:“燕回!你丫想搞死我直接说!我要是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燕回朝后一躺,拉上被子捂住耳朵,闷声闷气的说了句:“再嚎一声爷就割了你的舌头。”

    展小怜趴在床上,软绵绵的,她微颤颤的爬起来,结果姿势没可控制好,差点摔下去,她下意识的伸手抓被子,等站稳了,她才发现那胳膊虽然还疼,但是能动了,刚刚那胳膊来回晃,都是不是她自己的了,展小怜摸摸鼻子,讪讪的说了句:“那个……我去跟人说,爷今天生病了,哪都不去……”

    燕回“呼”的伸出一只胳膊阻止,“爷今天有事。”

    展小怜心里一跳,嘴里说道:“可是爷,都病了。”

    燕回坐起来,觉得太阳穴要炸了,他一边揉着嘴里一边念着:“爷要弄死曹康,那个庸医……”

    展小怜幸灾乐祸:“就是就是,我夜里等到一点钟,等爷吃了药才睡呢,那个庸医,害惨我了。爷你现在是不是太阳穴特别疼,鼻子还不通气,嗓子也疼?按照我从小到大的感冒经验,这就是从着凉到重感冒,那个曹康真是庸医啊庸医,太不像话了……”

    吃早饭的时候曹康急急忙忙赶来,额头的汗一滴跟着一滴往下掉,又是给燕回量体温又是询问展小怜吃药情况,展小怜理直气壮:“吃了昨天夜里吃了两顿,一顿都没拉,你看我们爷病成啥样了?整个一瘟鸡,这都是你害的,爷说待会还有事,你怎么负责?”

    燕瘟鸡阴测测的看了展小怜一眼:“你想死?”

    展小怜清了清嗓子,假装没听到,抬头看天,啥话也不说了。

    曹康是没想到竟然加重了,他觉得不应该,可是燕回现在的状况就是严重了。

    燕回面前放了一堆药,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桌面,曹康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小心翼翼的看了燕回一眼:“爷,您老人家要是吃了这些药,再休息一下,到中午就能好一点……”

    燕回伸脚踢了他一下:“耳朵聋了?爷今天有事,怎么休息?你等着爷回来收拾你。”

    曹康被吓的脸色苍白,腿都开始打哆嗦:“爷……”

    展小怜过去踹了曹康一脚:“你丫二缺吧?还不去研究研究怎么尽快让爷康复?还真打算等爷回来收拾你?”

    曹康一听,急忙“哦哦”两声,连滚带爬的跑了,跑了几步又回头叮嘱:“药,一定要按时吃!”

    燕回踹他屁股一脚:“滚!”

    展小怜把药拿到燕回面前:“爷,吃了吧,吃了不定到中午就好了。”

    燕回盯着那堆颜色各异的药丸,脸上的表情极为恐怖,憋了半天才说:“不吃!”

    展小怜放下杯子,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结果燕大爷就是不吃,展小怜叹口气,无奈的说:“爷,您已经过了撒娇不吃药的年纪了,您这样,我感觉就跟哄我儿子吃药似的,可别扭了。”

    燕回伸手揪着展小怜的几根头发,展小怜疼死了,使劲往回拉,燕回连打两个喷嚏,然后说:“爷就是不吃!你能怎么样?”

    展小怜简直是怒了,一看时间,都快十点了,再拖下去肯定不行,她直接拿了碗,把那几颗药的药粉倒进碗里,兑了水揉碎,端到燕回面前,“爷,这样您老直接喝了就行,就当喝水。”

    于是,燕回端水喝药,展小怜瞪圆眼睛看明白了,这货不喜欢吃药,不过兑成水的愿意吃。

    侍候完这祖宗,燕回带着一大帮子人出门,展小怜知道,这是要去画舫池那边的工地,展小怜站在门口踩着脚问:“爷,要是没什么事,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燕回慢吞吞的走回来,伸手捏她的脸摇了摇,“爷昨天说的话忘了?陪着爷一起去。”

    展小怜走到角落把她扔在地上的小背包拿起来背在身上,一边换鞋一边说:“知道了知道了,我要是不去你又要说砍了我的脚做标本了。”

    从酒店到那个别墅群开车过去有半个小时,展小怜扫了眼燕回带的人,估计是在青城本地,带的人不如他去摆宴的人多,一共五辆车,一辆车上连司机有四个,这样算起来差不多有二十个人,雷震的车一直跟在燕回的车后面,看样子是主要保护人,那个黄毛的车是开道的,燕回刚好在中间。

    燕回就算生病也是压榨人的主,车开了他就四肢张开,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展小怜都快自己趴车玻璃上当招贴画了,逼急了吼了声:“爷,好歹我也是圆的,您再挤,我就成扁的了!有这么欺负人的嘛?”

    燕回睁开眼,本来摊在车座上的胳膊一拉,展小怜被他拉到他旁边,展小怜还没反应过来,结果燕回头一歪,大脑袋直接埋到了展小怜领口微开的羽绒服里,展小怜觉得自己的咪咪被他压的疼死了,发育,她正在发育的胸啊!

    “爷……”展小怜刚开了个头,就听燕回从她胸前出声了:“肥妞,爷病了,是你害的,要是再敢叽歪一句,爷割了你的胸油炸下酒……”

    展小怜立刻自动自觉的闭嘴。

    车到目的地,展小怜跟着下车,四处一打量,画舫池面积特别大,已经好的一期工程最靠近路边,环境很好,树木花草绿化什么的布置的都不错,就连别墅区的门卫室都特别上档次,看着很正规,一看就是高档别墅区。展小怜一路走一路看,前面被打扫过,看着很干净,后面出来一群人,看到燕回就很恭敬的打招呼,说一期落成庆典就布置在假山花园那边,他们过来请燕爷过去。

    展小怜跟着燕回后面,时不时给他递毛巾,其实就是让他擦鼻涕用的,别看燕回看着跟不是人似的,不过生病感冒了该掉鼻涕还是掉鼻涕,掉鼻涕的样子跟普通人一样搓,平时那种神仙哥哥似的感觉因为他擦鼻涕的动作全没了。展小怜心里都不知道幸灾乐祸了多少回,让你丫一直装十三,好了吧,你再装感冒了也得吃药吧?掉鼻涕了也得擦吧?还以为这丫有本事掉鼻涕都比人家有范呢,结果还不是要拿东西擦?

    一帮子人走到一半,有个人跑过来跟燕回点头哈腰的说话,用的还是带着浓浓方言的北方话:“爷,俺是一期的工头,那个今天大部分工都休息,俺们一期的都在那边等庆典,能不能请您老人家的人帮个忙?那边有个仪器过来,十来个人都搬不动几步,特别的重,能借几个强壮点的小伙子搭把手不?”

    展小怜的眼珠子在转了一圈,翻着白眼答了句:“咱们爷又不是搞慈善的,你们搬不动自己想办法,爷的人可不是好借的。一期二期的,关我们爷什么事啊?”

    燕回手里的毛巾捂着鼻子,挥了挥手:“肥妞一边去,雷震你带几个人过去搭把手,今天这里所有的东西都要完善……”

    雷震犹豫了一下,然后随手点了几个人:“你们几个过来。”

    展小怜一数人数,少了七个,还剩十三个。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