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84章 一样了行不行?

第084章 一样了行不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回家一天往安里木家门口看了十几次,后来干脆坐在阳台上不动,就盯着安家的大门看有没有动静。这可把展妈给愁坏了,赶紧推推展爸,小声说:“她爸,你看看咱们小怜,就跟魔怔了似的,你好歹也想想法子啊。”

    展爸其实跟展妈一样,在观察阶段,他也发现自打小怜回来以后,就有点心神不宁的,一直往安里木家跑,不过安家没人,她也没其他反应,就是看着像在等的样子。问她在姑姑家玩的怎么样也不说,展爸还想着不是在青城的时候碰到什么事了,特地给展英打电话,结果展英的电话是关机状态,要不是展小怜现在站在他们面前,展爸都怀疑她在青城的时候是不是出事了。

    展小怜在阳台上走来走去,掏出手机看了看,开始拨安里木的手机号,打了两三次,最后一次总算有人接了,展小怜抱着电话蹦起来:“木头哥哥!你现在在哪呢?”

    安里木在那边沉默了一下才说:“我在回家的路上,跟我爸妈一起,小怜你有什么事?”

    展小怜一听安里木说是在回家的路上,立刻从家里跑出去,嘴里跟安里木说:“木头哥哥,你是不是快到家了?我在你家楼下等你呢。你快点回来哈。”说着,展小怜“咔嚓”挂了电话,从自己家里搬了个小板凳,就坐安里木家门口等。

    展爸展妈齐齐眨了眨眼睛,夫妻俩小孩似得扒在自家大门口往外头看,展小怜捧着本小说,乖乖坐在小凳子上看,压根不管来往的邻居看到她是什么反应。展爸在家里转了个来回,抬头跟展妈说:“要不,开学就让她去湘江。”

    展爸跟展妈商量,本来是打算等展小怜大一念完,大二去湘江读的,这会展爸坐不住了,想着还是提前送过去。展妈担心的探头看了外头一眼:“关键是咱们小怜愿意吗?”

    展爸挥挥手,“她一个小丫头有什么发言权?不去也得去,由得了她去不去?”

    展妈白了展爸一样,当她不知道是吧?这人就是个女儿奴,看他到时候能这样把闺女弄出去了。

    展小怜一边看书一边等安里木,这一等就等了两个多小时,她都快等睡着了安里木还没回来,展小怜刚把电话掏出来打算打电话问问,就听到安婶的大嗓门在嚷嚷:“那是谁坐我们家门口了?小怜?坐这干啥呢?”

    展小怜急忙提着她屁股下面的小凳子站起来,朝安婶身后的安里木看,安里木本来是自己走的,一听说展小怜在前面,直接站在不走了,安爸爸知道他是不想让展小怜看到他现在走路的样子,急忙把自行车往后倒了倒,让安里木坐在上面。

    安里木看到展小怜也不跟她说话,展小怜撅着小嘴,眼巴巴的看着安里木从她面前过去,安婶拿钥匙开了大门,院子里的狗立刻对着展小怜叫个不停,展小怜拿凳子做出要砸它的样子,狗一下子躲到了大门后头,也没人请展小怜进去,展小怜直接抱着她自己家的小凳子跟着进了安家的大门。

    俺爸把车停下,安里木从车上下来,光站着也不走路,半响才冷着脸看她:“小怜,你又来干什么?”

    展小怜继续撅嘴,然后跑屋里搬了个高凳子过来放到安里木身后,又把自己手里的小凳子放在安里木对面,坐下,抬头看着磨磨唧唧不走的安爸爸,说:“安叔,我能不能单独跟我木头哥哥说句话?就一会,说完了我就走了。”

    安爸偷偷看了安里木一眼,清了清喉咙:“木头,要不要爸带你进去?”

    安里木看了展小怜一眼,然后对他爸摇摇头,说:“爸,我没事,你先进去歇会吧。”

    安爸进去以后,展小怜立刻拽着她屁股底下的小凳子,两只脚跟着小凳子一起动,使劲往安里木面前凑了凑,她的凳子矮,跟安里木说话要仰视,她抬头看着安里木问:“木头哥哥,假如……我是说假如,我跟你一样,少了一只脚的话,你是不是就会要我了?”

    安里木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不过听了她的话以后心里就一咕咚,立刻看了她的脚一眼,然后俯身伸手去抓她的脚,展小怜“唉唉”两声,一只脚被安里木抓在手里,裤脚被他拉上去,发现什么问题都没有,放下以后又抓起另一只脚看,发现还是没有问题,这才松口气。不过脸上还是很冷淡,问了一句:“瞎说什么话?好好的怎么会少一只脚?”

    展小怜因为刚刚安里木急切抓她脚腕检查的动作窃喜,嘟着小嘴:“我就是问问,我就想着你突然不要我了,是不是因为你脚伤了,怕连累我,所以要这样的,那要是这样,我跟你一样了,是不是你就不会觉得连累我了?”

    安里木一听,有点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指着展小怜怒气冲冲的说:“展小怜我告诉你,你要是真弄的跟我一样,我看都不带看你一眼的,你以为你是谁?你赶紧给我滚,越远越好!”

    展小怜看着他,“木头哥哥我就是说说,谁没事跑去故意把自己弄没了脚啊?我就是好奇问问而已。我都说是假如,是打个比方。”

    安里木直接回了她一句:“比方也不行,你赶紧回家去,没事没过来。”顿了顿,安里木垂眸看着地面说道:“而且你那天不是看到了?我有女朋友了,要是让她知道了不好,我不希望她生气。我爸妈对她很满意,人长的好家里条件也好,关键是不嫌弃我,小怜你就别耽误我了。以前算我对不起你,不过现在请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我们已经没关系了,完全没关系了。”

    展小怜看着他,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木头哥哥你故意气我的是不是?”她伸手抹了把眼泪:“我好好的你说不连累我不要我,我就想要是跟你一样就好了……怎么说说就不行了?”她弯腰拿起小板凳,抱在怀里往外走,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他一眼,抽噎了一下说:“木头哥哥你等着!”

    安里木闭目叹口气,也没说话,然后站起来,扶着门框,一瘸一拐的进了家门。

    展小怜红着眼圈回家,展妈跟在她后面问:“小怜?小怜你这是怎么了这是?是不是安家的人欺负你了?妈给你报仇去行不行啊?”

    展小怜把小凳子扔下,然后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哇”一声哭出来,展爸展妈吓的跟在后面追问发生什么事了,结果展小怜进门就把门给关了起来,展爸展妈面面相觑,最后一起去安家问怎么欺负小怜了。安里木抬头看着展爸,说了句:“展叔,我就是让小怜以后别来找我了。”

    展爸一听,什么话都没说,拉着展妈回家。

    展小怜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哭了半天,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响的,号码显示是个陌生号码,展小怜放到耳边,带着浓重的鼻音问了一声:“谁啊?”

    “展小怜?我们爷找你,为了省的麻烦,我劝你最好是自己乖乖来青城请罪,这样我们爷好歹还能给你留具全尸,千万别让我们爷派人出去带你回来,那样可就不好看了,相信我,我们爷会有一万种手段让你生不如死。”对方一开口,展小怜就知道是谁了,瞳儿那个小狐狸精。

    展小怜吸了鼻涕,直接说了句:“知道了。明天早上九点,我在青城汽车站下车,你记得让人在车站等我。不然我会多花两块钱。”说着,展小怜直接挂了电话。

    瞳儿把手机拿到面前看了看,气的半天没说出话。那死丫头还真以为这次能跑的了?瞳儿扬了扬手里的一叠有关安里木的资料,旁边的桌子上放的是江哲海和展英的生平记录,瞳儿随手翻了几页安里木的资料,包括他所有看病的病历记录和所拍的片子,细长的手指弹了弹安里木的照片,自语一句:“还挺帅的。那丫头自己不怎么样,挑男人的眼光倒是不错。不过,为了这么个男人跟我们爷作对,这次,我看你怎么逃脱!”说着,瞳儿把资料扔到了桌子上,扭着水蛇腰走出了房间。

    展小怜在家里躺了一晚上,当天晚上用手机拍了无数张她双脚的照片,第二天早上早早爬起来洗脸刷牙,这对于喜欢冬天夏天都睡懒觉的展小怜来说极度不正常,展妈问她去哪,展小怜回头跟展妈说了句:“我跟我同学约好去青城玩了,要是太晚我就不回来了,去找我姑姑就行。”

    展妈跟在后面喊:“你去找你小姨也行啊,你小姨都昨天早上给打电话还说你好多天都没去了呢。”

    展小怜跟展妈摆摆手:“知道了。”

    出了家门,展小怜走过安里木家的时候还扭头看了一眼,他家的那条贱狗又趴门口对着展小怜叫唤,展小怜这次没有踹门吓狗,直接走了。

    赶上了早班车,展小怜坐在车上看着外头发了一路的呆,到了青城下车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药店买了一瓶止疼药塞包里,然后在车站门口等,不多时就看到有辆车停在车站门口,后座摇下去以后,露出瞳儿那张浓妆艳抹的脸。

    展小怜背着包走过去,“哟婶,今天这张脸画的可精彩了,五颜六色的就跟调料盒似的,看着心情不错啊。”

    瞳儿看着她不屑的笑了声:“为了防止你耍心眼,我可是亲自过来接你的,上车吧。”

    展小怜拉开车门坐上去,翘着二郎腿,摆出一副我很肥胖的架势,成功把瞳儿挤到了边边角落,“婶,你就放心吧,我这人最心善,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对了,你们爷醒了是不是?我能不能多嘴问一句,他的伤碍不碍事?”

    瞳儿眼角撇了她一眼,“我们爷可是青城的天,就算是把天下最好的医生抓来给,也要治的完美无缺。不过,我很好奇,我们爷最近一阵子对你可是不错,这在他所有的女人里算是最特别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做了什么事让我们爷那样大动肝火?醒过来第一件事就要找你算账?”

    展小怜一脸遗憾的靠在座椅上,嘴里喃喃念了一句:“真是太可惜了……”木头哥哥的脚残废,可是那种人的脚被她砍成那样,还能修复到完美,这不是不公平是什么?不但可惜,还可恨。

    瞳儿见她压根没打算说,嗤笑一声:“算了,你说不说都一样,我等着看你的下场。”

    展小怜跟没听到一样,只是木然的看着外面,身体随着车在轻轻的晃动,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车在一家装修豪华的私立医院门口停下,展小怜不等瞳儿开口让她下车,已经自己打开车门下去,她抬头看了眼医院的牌子,发现就是上次那家替她做补膜手术的医院。展小怜手擦在口袋里,慢吞吞的跟在瞳儿后面进去,瞳儿在前面带路,展小怜跟在后面,看着瞳儿的扭来扭去的腰忍不住问了句:“婶,你走路的时候腰这样扭来扭去,屁股疼不疼?”

    瞳儿猛的回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能不能闭嘴?”

    展小怜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总算走在前面不用被晃的眼花了。

    整个医院静悄悄的,几乎没病人,倒是走几步就看到几个燕回的保镖,展小怜知道了,肯定是被燕回包场了。

    瞳儿带她到了一扇门前,让展小怜等在外面,她自己走了进去,不多时探头跟展小怜说:“我们爷刚好醒,你进来吧。”

    展小怜深呼吸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燕回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脚也被抱了起来,不过没有打石膏,展小怜知道了,因为她本身力气就不够大,那天她的胳膊还使不上力气,再加上燕回的那双鞋替他挡了刀,所以燕回的脚只是伤了皮肉,根本没砍断骨头,所以,连石膏都不用打。展小怜冷着脸,狠狠的盯着燕回的那只脚,木头哥哥受了那么多苦,可他只受了点皮肉的伤,太不公平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