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86章 惩罚的方式

第086章 惩罚的方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微抬下巴,“哈”了一声,然后邪笑着捏着红莲腰,玩笑似的追问一句:“那么红莲以为要怎么做才最好?”

    红莲媚眼儿轻飘,飞了燕回一眼,“咯咯”笑道:“爷想知道?不过,就怕爷舍不得鱼饵呢。”说着,红莲的目光落在瞳儿的身上,瞳儿顿时有股不妙的预感,警惕的看着红莲。

    燕回的手无意识的来回摸着红莲玲珑有致的身段,警告似的捏了把:“说。”

    红莲柔柔的拉燕回的手送到自己唇边,虔诚的俯首,送上一吻,羽扇般的长睫微抬起,眼中一抹笑,轻轻吐出四个字:“美人计啊。”她蛇一样的扭动身体,紧挨着燕回的胸脯,涂了鲜红指甲的细长手指爬过燕回的黑色的衬衫,摸进他的脖子里,拉开衣服凑过去轻轻一舔,然后娇笑着说:“爷,别逗红莲了,您这么聪明,能不知道是什么?求而不得最让人不舍,展小姐现在不过是心有不甘。如果有人能告诉展小姐,她的初恋情人不过就是个普通男人,离开她转身就跟别的女人上床,您说,她还会对那个姓安的有什么好感?”

    燕回由着红莲的动作,半响微微一笑,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红莲可别告诉爷,你打算自荐勾引那个姓安的?”

    红莲当即抛了个媚眼给燕回,身子又往上游了游,撒娇似的看着燕回:“为爷效劳红莲自当肝脑涂地,只是,瞳儿姐姐常说,红莲在几个姐妹里姿容算不得上乘,就连狐媚子劲也不及其他几位姐姐,就连爷喜欢瞳儿姐姐也比红莲更多些,红莲哪敢邀这个功?再者,爷的风姿无人能及,红莲虽然不得爷心,不过,红莲最喜欢的男人,还是爷啦。”

    燕回伸手一捏她的脸:“爷爱听这话。那红莲有觉得合适的人选?”

    红莲嘟嘴,哀怨的看了燕回一眼,那双画了浓重眼线的勾魂眼,又朝瞳儿看了眼:“红莲刚刚说了,只怕爷舍不得呢。”

    燕回一看她的眼神,顿时明白了:“红莲觉得瞳儿更合适?”

    红莲立刻抢在瞳儿反驳前开口:“都说爷聪明绝顶,果然不假,可不就是瞳儿姐姐最合适?瞳儿姐姐的容貌,可是几位姐姐里最貌美的,见过瞳儿姐姐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为她神魂颠倒呢?而且瞳儿姐姐不像红莲这么愚笨,应急能力又是十全十美,爷不是也这样夸过瞳儿姐姐?所以红莲就想着,如果瞳儿姐姐出马,肯定是事半功倍。哎呀爷,红莲不该这么酸酸的羡慕,瞳儿姐姐哪里是红莲可以比的?爷您就当红莲跟您撒个娇,闹着玩的,瞳儿姐姐您也别生气呀,红莲给您赔罪。”

    瞳儿的脸都白了,想跟燕回说不行,结果发现燕回翻身压住红莲,衣服已经被扯下一半,“爷觉得今天红莲特别会说话,怎么这么会讨爷欢心?”

    红莲从燕回的肩膀露出半个头,眼中带着一抹诡计得逞的笑,故意叫出声音:“啊,爷您好坏……”

    瞳儿掐着手,狠狠瞪了她一眼,对周围眼观鼻鼻观心的保镖一挥手,众人纷纷低头走出香艳刺激的病房。

    展小怜被人关在燕回的房间,关她的人其实也不确定到底要把她关在哪,燕回说的时候就是说送楼上关起来,这楼上的房间多着呢,到底关哪自然没人敢问,最后想来想去,似乎关燕爷房里最合适,毕竟爷收拾女人的方式,肯定不是剁手剁脚那么简单。

    展小怜也没想到她会被关到燕回的房间里,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直接把门反锁起来,还搬了张椅子抵在门后面,然后走到窗口往下看了看,决定放弃跳窗,三十层楼她跳下去以后,估计就是一块肉饼。折腾这么一遭,展小怜也累了,她到处找刀,结果发现燕回的房间里东西特别多,各种珍奇稀有的宝贝装饰品不少,但是武器之类的东西她竟然一个没发现,展小怜就觉得奇怪了,那丫那么怕死,不该是房间各个地方都是放着防身用具的吗?她找了一圈竟然一个没发现。

    展小怜最后张着胳膊,直接往那张大的吓人的床上一躺,两条腿踢腾了几下,把脚上的鞋给踢掉了,往床中间游了游,翻个身,趴着不动,一会功夫就有了睡意。

    睡着了,展小怜也就忘了乱七八糟的事,还甜滋滋的做了个梦,梦里头展小怜回到了南塘镇,前面有个少年的人影在走,展小怜跟着后面,发现是安里木,她就迈开小腿去追,安里木回头,弯腰看着她,温柔的说:“小怜,怎么一个人哭鼻子?没人跟你玩吗?”

    展小怜觉得安里木太高了,就使劲踮着脚尖想跟他一样,安里木伸手把她抱在怀里,笨笨的抱着说:“小怜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十八岁,就跟我一样高了。对了,不许尿在我身上啊。小怜,哥哥去捉只知了给你玩,你等着呀。”

    跟着展小怜听到知了在不停的“知了知了”叫的声音,有一只还冲着她猛的飞了过来,展小怜一惊,醒了。

    醒了以后她就听到门外的电机启动的声音,展小怜迷糊的睁开眼,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那电机的声音太吵,她半睁着眼,感觉自己肯定睡不着了。

    展小怜睁着瞌睡眼,门外的那个声音突然变的大起来,似乎是电机在加大功率工作似的,展小怜觉得那声音耳熟,等她迷迷瞪瞪的光着脚走到客厅看是什么声音的时候,就看到被她反锁着的大门上,一个电锯在“嗡嗡嗡”的运行,那电锯的头已经从外面伸了进来,正以门锁位置为重心画着不规则的半圆,展小怜一个激灵,转身冲进卧室再次把门反锁,左右看看,直接把床头的那个大沙发拼了小命的堵住卧室的门,在卧室的地毯上站了一会,偷听外面的动静,外面的人显然已经破了第一道门进来了,展小怜听到燕回那丫的说话声:“……去洗手间看看在不在?那妞鬼心眼多,别自讨苦吃……”

    卧室的门被人拧了拧,那个叫红莲的女人娇娇柔柔的声音传来:“爷,这里也被锁住了,看来展小怜就在您卧室等您呢。”

    燕回伸手把手里的烟含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两个字:“闪开。”然后他直接用电锯把卧室的门给锯开了。

    展小怜往床上一趴,手捂着脸,呈人字形装死。

    卧室的门被人强行打开,沙发被推到一边,电锯被关了电源,燕回手里举着电锯,旁边扶着他的正是一脸媚色的红莲,她把燕回扶到床边,燕回捏下嘴里的烟,红莲接过去,放在自己嘴里抽了几口才掐灭扔了出去。

    床的一角塌陷下去,展小怜知道燕回坐了下来,她全身紧绷,肌肉紧张,一动都不敢动。

    燕回伸手,一把拉住展小怜的右脚,往自己面前拉了拉,展小怜被他拉的整个人往下滑了滑,还是不敢动。燕回伸手,把她的裤管往上拉了拉,手里的电锯突然开个电源,展小怜一听,顿时电击似的一骨碌爬起来,迅速的冲向了床的另一头,猫腰蹲在床上,用一种极警惕和紧张的眼神瞪着燕回。

    “哈哈哈,”燕回张狂的大笑,伸手关了电源,戏猫似的看着展小怜说:“不装了?”然后脱了鞋爬上床,膝盖跪在床上,慢吞吞的朝着展小怜挪过去,“不是说砍手砍脚准备好了吗?来来,爷亲自动手切个美人脚,标本做就要做的完美的,割痕要齐整,这样看起来才有美感,妞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嘴里骂了句:“你丫死变态,我太阳你祖宗……”在燕回对她伸手抓她的时候光着脚跳到地上,躲开燕回的猪蹄。

    燕回对着门口的人挥挥手,门口等着的人立刻走进去要去捉展小怜的架势,展小怜被逼到床边,只能再次爬到床上,这回被燕回伸手抓住了脚腕:“跑?爷看你这下还怎么跑!”

    展小怜面朝天躺在床上,那脚有点气急败坏的使劲又挣又踢,“放开,你丫给我放开!我擦!”

    燕回伸手一拖,展小怜再次被他拖到面前,燕回伸手按着她的腿,手里的电锯电源一开,那“嗡嗡嗡嗡”的电锯声音立刻响起,燕回把手里电锯往展小怜腿上一横就要切下去,展小怜顿时踢的更慌,嘴里急忙喊着:“停!停停停!”

    燕回真的停了,举起急速旋转的电锯扭头看着她,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怎么说?”

    展小怜咽了咽口水:“爷,我就伤了你一只右脚,你要锯我两只,这不是不对头嘛。”

    燕回听了,点点头:“有理。”然后松开展小怜那只左脚,按住右脚,启动电锯,对着她的右脚就要锯下去。

    展小怜眼看着那丫的锯子就要落下来,再次大喊:“爷!爷……停停停!”

    燕回再次停下来,邪笑做问:“这次又怎么了?”

    展小怜额头都是汗,小心缩回脚,说:“爷,让我吃两颗药行不行?”

    燕回好奇:“药?什么药?”

    展小怜小心翼翼的往后缩了缩脚:“那个……我买的止痛药……”

    燕回抬眸,微微眯了眼,看着她确认似的重复:“止痛药?”

    展小怜点点头,在众人的注视下,把地上的背包捡起来,从里面拿出一瓶药,先是倒了两颗出来,想了想又倒了三颗,扔嘴里咔嚓咔嚓咬了吞下去,然后主动往床上一趴,把一只脚伸给燕回,嘴里说了句:“锯吧!”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