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87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电锯的声音刺耳而恐惧,展小怜趴在床上,怀里抱着一只枕头,牙齿咬着被角,眼睛死死的闭着,盼着自己不要被活生生的割肉断骨而疼的哀嚎惨叫,虽然知道不出声的几率很小很小。她满脸眼泪鼻涕的抽泣,心里默念着木头哥哥,我这罪就是为你遭的,我们一样了你就不能嫌弃我了,嫌弃我了你就真对不起我,你要是敢对不起我我就要反过来弄死你……

    燕回伸手,慢吞吞的撩起展小怜的裤脚,还往上推了推,伸手拍拍展小怜的屁股:“肥妞,那爷可就动手了,这次可不许喊停。”

    展小怜眼泪正噼里啪啦掉的眼泪,嘴里只“嗯”了一声,燕回身体微微后仰,歪头看了她一眼,往边上一趟,倒在展小怜旁边,他伸手一抬展小怜的下巴,“哈”了一声,继而邪笑:“哟肥妞,爷还当你女超人女金刚呢,怎么哭成这样?”

    展小怜一边抹眼泪一边偏过头,压根就没打算跟他说话,燕回再次伸手,把展小怜的脸捏着转向自己:“肥妞,爷有怜香惜玉的心,虽说你算不得香也不是块玉,不过好歹也有胸,要是哄了爷开心,爷可以考虑暂时原谅你。”

    展小怜垂着眼一言不发,看也不看他一眼。燕回脸上带着邪气的笑,等着她回应,结果等了半天,小肥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捏着她下巴的手猛然加重力气,展小怜疼的抬起眼,恶狠狠的瞪着他。

    燕回拉着她的头靠近自己,瞟了眼手里的电锯,重复的提醒:“妞,爷心善,给你机会,哄了爷高兴,爷就留下你这只小猪蹄。”

    展小怜满眼泪的冷眼看他,突然一骨碌爬起来,燕回手里的电锯下意识的一让,跟着也坐了起来,他腿上有伤,行动不方便,起来以后也只是坐着没动,展小怜伸手抹了把眼泪,头发乱七八糟,一脸的眼泪鼻涕,她吸了下鼻涕,跟燕回说了句:“爷,我要是没记错,你上次对付那些人的时候,就是让他们断胳膊断腿就放过了,爷肯定没后来又去找他们麻烦,是不是?”

    燕回摊手:“最有意思的都过去了,爷没兴趣找麻烦。”

    展小怜点头,“那就好,那今天我也主动留下这只脚,爷以后应该也不会找我麻烦了,是吧?”

    燕回微微抬起下巴,似乎明白了展小怜的意思:“哟,爷要是没听错,肥妞这是主动献给爷了?”

    展小怜看了燕回一眼:“爷明白就好。”说着,突然伸手对着燕回手里还在转的电锯就抢,燕回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只是他往后让的动作只是手臂在动,而展小怜整个人都是灵活的,准确的抱着燕回的手,直接伸出右腿,按着燕回的胳膊,照着电锯锯齿的方向就往自己的腿上切,跟着血腥味就冒出,原本洁白的床单上快速被血染红。

    燕回活动不便,还因为那只手举着电锯时间长也有点累,一只胳膊根本顶不过她整个人力量,不过他身高体长,手脚也长,快速的腾出的另一只胳膊,一手抓着她的两只抱着自己的胳膊往后扯,电锯瞬间被他抬起,燕回抬头,对着一屋子早已呆住的人喝道:“都瞎了?”

    离了的最近的红莲扑过去,一抬手臂,直接砍在展小怜的后劲,刚刚还跟小老虎母狮子似的发疯的展小怜,瞬间力量全无的倒在床上,那只她伸出去一门心思想要切掉的腿上,血顺着她的脚后跟快速的往下掉,迅速染红了地毯。

    燕回喘着气,伸手关了电锯,阴着脸,阴郁的目光狠狠的落在那张圆圆的小脸上,然后慢吞吞的站起来,脚腕处被包扎过的地方,伤口绽开,红色的血透过白色的纱布,浸染出来。他站在地上,以正常的姿态走了两步,猛然把手中拿着的电锯砸向靠墙装设出摆放各种名贵器皿的琉璃台,鸦雀无声的房间内,顿时响起一阵玻璃被砸碎往下掉落的声音。

    燕回慢吞吞的回头,看了眼毫无知觉的展小怜,然后阴邪的笑了笑,抬脚,慢慢的走了出去。

    红莲站在床边,看着展小怜脚腕上的血还在往下滴,蹲下来脱去展小怜的袜子,抬起她的脚平放,拿了毛巾就裹住伤口,头也没回的说了声:“还愣着干什么?等着爷剁你们的脚是不是?还不快去让曹康安排给外科过来?”

    屋子里的人,立刻集体飞奔而去。

    燕回沉着脸坐在沙发上,一条腿搁在特制的板凳上,手边放了一叠图片资料,一个黑衣美女正低头给他重新包扎腿伤,面前站着一个人正跟他汇报画舫池事件最新的进展:“江哲海现在被警方控制,在医院救治,伤的很严重,医生介绍他的脚筋被砍断,估计那只脚不废也差不多。展英在事情发生的当天逃到了国外,她跟江哲海的三个小孩跟她在一起,这个女人似乎很早就有准备,半年前她把一笔三百万的款移到了她大儿子的账户上,三天前她又把一笔五百万的款打到了二女儿的户头上。从调查来看,这次袭击江哲海设计了很长时间,展英八月份的时候被我们关过一次,就是跟展小姐一起来的那次,后来被江哲海列入计划之一,另外,我们有查到展英利用姑姑的身份找过展小姐,从情况看,展小姐的加入应该是临时起意。虽然展英跟展小姐有过亲戚关系,不过两人来往也就是最近几个月,之前展小姐根本不知道展英的存在……”

    说话的人一边说着一边翻开下一页:“江哲海的武器都是几年前的过时货,他最近几年资金锐减,画舫池被我们拿下后他投入的资金就等于被卡死,动不得拿不出,展英虽说一直不为人知,不过现在看,展英也不说一般人,她后三年里,已经不下十次转移钱物,看样子也是早有算计的……”

    燕回抬手,止住了那人还欲开口的打算:“行了,爷知道了,先放着,江哲海那边,尽管往死里整,至于他的女人,查清位置,给她点教训,让她知道就算是逃到海里,爷也有法子把她钓上来。”

    “爷,我这就去安排。”那人立刻合上手里的资料,恭敬的放到一边:“对了爷,展小姐的父亲虽然是摆大的教授,不过,他好像认识不少摆宴道上的人,展先生家世清白,没有不良案底和前科,平时也从来不惹事,不过,记录显示,摆宴周围大大小小混黑的,都会给他几分薄面,这个跟展先生的背景似乎有点不符。”

    燕回抬眸,然后嗤笑一声:“别告诉爷,你是想说那肥妞的老爹明着是个教书匠,暗着是个混事的,所以让爷悠着点?”

    说话的人立刻额头冒汗,紧张的连连否认:“爷是青城周边地区的爷,怎么可能会惧一个小小的教书先生?我的意思是说,展小姐的父亲有点可疑,要不要深查?”

    燕回挥挥手:“既然知道就是个教书先生,就别唧唧歪歪的,爷今天一天耳朵里都是那肥妞的名字,都给爷消停点,赶紧出去。”

    半跪在地给燕回处理伤口的美人站起来,脸上是冷冷的表情,包扎后,小心的放下燕回的腿,声音不带一丝波澜的说道:“爷,好了。”

    燕回抬起腿,动了动,然后伸手拉着那黑衣美人的手往自己身上拽:“来来,雪姬给爷笑一个,爷最喜欢看雪姬笑起来的模样。”

    结果,冰美人依旧还是一张冷脸,半分笑意都没有,乖乖轻轻的被燕回拉的坐在他的腿上,“爷,雪姬见血才会笑,爷确定要雪姬笑?”

    燕回的手直接按着雪姬的头压向自己,在她下巴上伸舌一舔,邪笑着说:“那爷下次就专门给雪姬找乐子。”

    雪姬冷冰冰的脸上依旧没有半分表情,语气认真的应了一声:“雪姬谢过爷。”

    时间晃晃到了晚上,展小怜觉得腿疼脖子疼全身上下哪里都疼,她恍恍惚惚的睁开眼,结果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燕回的脸,她“吓”一声,猛的坐起来往后一缩,动作牵动到了腿,顿时疼倒吸一口凉气,不由自主的骂了一声:“我擦!”

    燕回侧躺在她旁边,一手托腮,一副贵妃小憩的模样,“哟肥妞,这是什么表情?”

    展小怜瞪着他,然后手往自己的右脚一摸,脸白了一半,“爷,您老这是什么意思?”

    燕回托腮的手拿开,直接倒在软软的床榻上,伸手摸向展小怜的胸,邪笑着说:“爷忘了,补都补了,要是不破了,岂不是便宜了你的小情人?”他身体往上一扑,展小怜被他扑的仰面倒在床上,燕回压着她,手指从她的脸划到她的喉咙,掐住,往上一抬,一口咬了上去,展小怜开始咳嗽,差点咳嗽的背过气,燕回低低的笑声从喉咙深处传出,脸上的笑依旧是那种带着邪气的味道,微微松了手:“肥妞,你说,爷要是锯了你一只脚,成全了你和你的小情人,爷是不是很亏?”

    展小怜的脸彻底白了,半响憋出三个字:“尼玛的……”

    燕回一脸兴趣盎然的看着她的表情:“啊,看来爷说对了。牺牲掉一只脚,换你跟你的小情人成双成对,下半辈子快活?肥妞,爷该夸你精神可嘉还是该说你把爷当猴耍呢?”

    展小怜抿着唇,垂眸不说话,手摸到自己的脚腕处,那里被缠了厚厚的纱布。她也不知道被锯了多少,反正现在特别疼,疼的恨不得直接死过去算了。

    燕回脸上笑容更甚,伸手捏了捏展小怜的脸,使劲,逼着她看向自己,“肥妞,爷这么着跟你说吧,别说你砍下一只脚,就算你砍下四肢,只要爷说不行,你跟你的小情人这辈子都成不了,”燕回笑着伸手,拽着展小怜的头发,强迫她整张脸都看着自己:“他敢碰你一根头发,爷就砍下他一根手指,你信不信爷把他看成棍子不让他死还管泡酒?肥妞,知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求舍不得求死不能?你不信,爷就做给你看。”

    展小怜死死的咬着唇,狠狠的瞪着他,恨不得现在就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

    燕回伸手,直接扯开她外套的扣子,慢吞吞的压了上去:“本来爷可以把你锯成长的,不过爷想想要是跟一个没有手脚的女人上床,那也太没意思了,所以爷决定暂时留下来。肥妞,你给爷记着,爷要砍你手脚的那天,就是你的小情人生不如死的那天。”

    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展小怜暗暗咽了下堵在喉咙口的气,在开口说话的时候眼泪露珠似的从眼角往下滚,“我现在……我现在不想没有右脚……爷您老人家大人大量,就先放了我吧……”

    ------题外话------

    差几百字,大家明天早上回来这张看,先更新再说……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