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88章 和解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一脸认命表情的躺着,眼睛还是红通通的,燕回的手从她毛衣下巴往里伸的时候,她还伸手想把毛衣脱下来,燕回邪笑,捏着她的下巴问:“妞,就这么想跟爷做?”

    展小怜脱毛衣的手顿了下,一脸茫然的看着他问:“爷您老人家现在不是要破处的?”

    燕回趴在她胸前笑,然后抬头看着她,摸一把她的脸,“现在?”燕回坐起来,直接把受伤的腿抬到床上,指着他的腿问:“妞,你是不是觉得爷你砍的不够重,爷伤成这样还有能耐跟女人上床?”

    展小怜一听,立刻把毛衣往下拉:“那最好了,我的腿也疼,都快疼死了,爷,能不能麻烦您老人家找个人给我倒杯水,我再吃几颗止疼药。”

    听到“止疼药”三个字,燕回本来打算下床的动作顿时缩了回来,伸手把展小怜拉的坐了起来,“肥妞,你的那瓶止疼药看来早有准备嘛,怎么?早就想好打算献条腿给爷了?”

    展小怜吸了吸鼻子:“瞧爷说的话,哪能呢?我妈有偏头痛,我给我妈买的止疼药。”笑话,说什么也不能说是专门买的止疼药,谁知道这渣炸毛会是啥样的。

    其实燕回走后,展小怜在被人包扎的时候有过短暂的清醒,那个喜欢穿红衣的妖女红莲跟展小怜说过一句话:“展小姐,您呢是不了解我们爷,我要是您呐,我肯定不会废自己的腿。不知道吗?别说是腿,就算展小姐把命送了,我们爷要是不愿意,您的床也只能我们爷上,我们爷可是不介意死的活的……”

    展小怜瞬间就想明白了,她跟那些想方设法刺杀燕回的杀手不一样,那些人在燕回眼中,就是个生物,他随心所欲的用他喜欢的法子折磨他们,而她则是燕回正感兴趣和好奇的女人,燕回就像个找到新玩具的孩子,就算把玩具划破不能玩了,也不可能把尸骨留给别的孩子,他只会想方设法的翻找毁坏玩具的周围事物,企图找出其他让他同样有兴趣的玩具。

    简单的沟通后,两人似乎达成了不错的和解,燕回心情愉悦的走出房间,展小怜表情凶狠的瞪着那混蛋的背影,在他走到门边回头的时候,展小怜送给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晚上十点的时候,展小怜给展爸打了个电话,她现在的样子也不能回去,跟展爸说她在老姑家,老姑住的小区电话线整修,家里电话不能用,老姑的手机也恰好出了点问题,正在维修,让展爸有什么事直接跟她联系就行。

    展爸本来打了好几次展英的电话都不通,展小怜的电话通了也没人接,正急的半死,刚好展小怜电话回去,展爸这下总算知道了原因,跟展妈说了一声说小怜没事,又叮嘱展小怜几句就挂了电话。

    展小怜换了房间,这房子也不知道原来是什么人的,反正结构跟之前的那个不一样,之前的那房间听说在换地毯,她就暂时住这房间,一跳一跳的蹦到外面的沙发上,自己倒了点水,又蹦去找止疼药,结果在她的背包里找来找去都没找到,展小怜奇怪的要死,她明明是记得放到包里的。

    那腿太疼了,差点让展小怜以为她的骨头也是断的,没一会有人敲门,展小怜扯着喉咙喊了声:“进。”

    一个冷飕飕的黑色皮风衣美人走了进来,埃及艳后般黑色的长直发,精致的五官和冷漠的表情,身材苗条修长,走路的时候两条长腿比模特走台步还要优雅,身后跟着还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提着药箱的医生。

    展小怜腿上还放着包,抬头看着他们:“那个有事?”

    黑衣美人启唇,声音和她的外观一样冷漠:“爷说你疼,我带人过来看看。”

    展小怜立刻把包拿到一边,把脚往前送了送:“姐,真的疼死了,给点止疼药吧。再这么疼下去,我就要直接断气了。”

    黑衣美人回头示意医生,那医生点点头,上前,在展小怜腿边蹲下,看了看她包扎的伤口,“伤口包扎的很好,展小姐也不用太担心,是皮外伤,顶多十天半个月就好了。止痛药不能多吃,吃多了伤身。”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药放到桌子上:“这个药药性大,一天只能吃一片,展小姐记的别吃多了。”

    展小怜“哦哦”了两声,对着两人道谢:“真是太感谢二位了,我这就吃一颗。”

    黑衣美人一直站在后面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冰冷的落在展小怜身上,展小怜吃了药,那两人才一起离开。

    展小怜这腿在青城一养三天,第三天的时候她的脚还是不敢落地走路,偏偏燕回还有事没事的往她面前跑,对比着两人的腿谁会先走路。展小怜不说话,就算说话了也是敷衍,她现在看到燕回就眼黑,可是不理又不行,就这样煎熬着了。

    第五天的时候展爸急了,打电话催展小怜回去,说再过几天就过年了。展小怜总不能在青城过年,展小怜看看自己的腿,只好硬着头皮回家。

    展小怜背着包要往车站,燕回就跟着后面幸灾乐祸:“肥妞,你说你就这样走的车站,腿要是废了算谁的?先说好,爷可不喜欢有缺陷的女人,爷跟你上床已经降低档次了,可别让爷再降。”

    展小怜站住脚,想了想,回头看着燕回问:“爷,您老人家的车那么多,人也那么多,您老能不能找个空置的车和空闲的人送我一程?我这个可也是为了爷的品味和档次着想是不是?”

    燕回捏捏展小怜的脸蛋:“真乖,爷最近胃口可真是多变啊,看来看去还是觉得乖巧的比较对爷味口。”

    展小怜摸摸脸蛋,等着燕回回复,燕禽兽想了想,点头:“爷心善,就依了你。”

    展小怜干巴巴的道谢:“那就多谢爷鸿恩了。”

    “对了,”展小怜刚走两句,身后燕回突然又开口,展小怜回头看他,“什么事啊爷?”

    燕回嗤笑一声,转身,对着展小怜摆摆手,直接走了,展小怜撇嘴看着他的背影,冷哼一声:“神经病。”

    展小怜本来是打算让燕回找个人送她去车站的,结果开车的司机可实诚了,直接把展小怜送回南塘镇了,展小怜在家门口下车,那司机什么话没说,开了车就走了,展小怜揉了揉腿,腿上的药刚换过的,现在已经没有前三天疼,只是还不能走路。

    展小怜单脚着地站着,然后慢腾腾的单腿跳到墙边,正准备进屋,安里木突然从他家大门里冲了出来,其实速度也不快,只是相对他受伤的腿,速度确实是挺快的,他站在展小怜面前,展小怜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木头哥哥……”

    安里木看着她的眼睛,目光慢慢的落大她微微抬起悬空的右脚,问:“小怜,你的脚怎么了?”

    安里木知道这几天展小怜不在家,听说是去青城她老姑家,安里木就知道展小怜有个小姨,还第一次听说她有老姑,这几天一直坐在门口等她回来。他的心里一直就不踏实,确切说是从展小怜跟问是不是她的腿跟他一样他要不要她的算起,安里木太了解展小怜了,她真是想什么就做什么的主,安里木想了很多种可能,其中最让他觉得可能发生的就是展小怜会不会故意去找个车祸,让她的腿也被撞一下。结果就在刚才,安里木眼睁睁的看着她从车上下来后,走路的姿势是一瘸一拐,只走了两步,她就蹦到了墙边。

    安里木的心瞬间就凉了,还用说吗?小怜的腿伤了。

    就算意外,对安里木来说也是太巧了,就在她问过他那些话以后,她的腿就伤了。

    安里木哆嗦着手脚,指着展小怜腿问:“小怜,你说话,你的腿到底怎么了?”

    展小怜一抬眸,嘟着嘴,一脸不耐烦的说:“你不是看到了吗?就这样了,怎么,你有问题啊?关你什么事啊?”说着,展小怜一扭身就往家门里走。

    安里木伸手拉住她:“小怜,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往人家车上故意撞了,所以才伤了腿?是不是?你别急着走,说了实话才能走。”

    展小怜的小脸鼓着,一挣就推开了安里木,“我又没那么傻,怎么可能玩人家车上撞啊?我这比较倒霉,摔伤的。木头哥哥你别拉我,我要回家了。”

    安里木都快疯了,她肯定是做傻事了,不用说就是,正要跟展小怜再说话,展爸展妈听到动静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看两人架势,展爸就开始护犊子了:“木头你在我们家门口拉着我们小怜干什么呢?”

    安里木指着展小怜的腿跟展爸说了句:“叔你看小怜的腿,你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伤的。”

    展爸一看,才发现闺女的脚腕地方确实是伤了,就跟天塌下来似的:“小怜?!你跟爸爸说,你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

    展小怜抿了抿唇,说:“爸,你别大惊小怪的,我就是被狗咬了一口。”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