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92章 共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对展小怜勾了勾手指头:“过来。”

    展小怜斜眼看他,然后慢吞吞的走过去:“爷,能不能有事说事,您老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可真是怕死了,我胆子可小了。”

    燕回伸脚,勾着展小怜的腿,把不情不愿磨磨蹭蹭的展小怜拉到自己面前,跟她说:“爷今天心情不好。”

    展小怜很配合的问了句:“为什么呀?”

    燕回把她拉到自己旁边坐下,指了指对面的空沙发,说:“半小时之前,对面这位置上坐的人白白讹了爷一百二十万。”

    一听一百二十万,展小怜咂咂嘴:“这损失可大了。一百二十万啊,我做梦都没敢梦到过这么多钱,我什么时候才能赚到这么多钱啊?”

    斜眼看着展小怜,燕回伸手捏着她肉肉的脸蛋转向自己:“现在你可以开始盘算下多长时间才能赚到这些钱了”

    展小怜睁大眼睛:“咦?!”

    燕回理所当然的说:“爷这一百二十万是因为你才花的,你不赔谁赔?”

    展小怜:“……”几秒钟后,展小怜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爷,不能啊!跟我有毛关系啊?爷,不带这样玩我的呀!”

    燕回把姜大周的照片拿出来:“来来来,过来看看,这人记得吧?就是因为你让人阉了他,所以现在麻烦了。你不赔谁赔?”

    展小怜本来在学生里还是个富婆,要是真加上这债,估计把她家买了也凑不齐一百二十万,展小怜说什么也不可能认这笔账,“爷,您是不是想反了?我把他给阉了,其实是帮了您老人家啊!”

    燕回眨了眨眼:“帮?”

    小脑袋点的小鸡啄米似的,展小怜立刻解释道:“可不是?爷,您老想想啊,他因为什么被爷关在哪了?肯定是做了坏事啊,做了坏事的人爷这种专门伸张正义为民除害的大英雄能就这样放了他?不可能吧?受点惩罚是必须的。那,爷,您想啊,如果那个死胖子当时割的不是那玩意,割的是鼻子或者舌头,您觉得会怎么样?”

    燕回又眨巴了两下眼睛:“不怎么样。”

    展小怜“呼”一下,举起手指头打断燕回的话,“爷,您老这就是想岔了。要是当时割的是鼻子或者是舌头,能隔了这么久才起来闹腾?先别说人家自家人什么反应,那外面的人看到了肯定也会问,这多明摆的事啊,这是人身伤害,肯定当时就闹大了,那可是要定性伤残的。心理学研究证明,事情发生的越近,人情绪里积累的火气就越大,再加上人言可畏,那个时候要是闹起来,爷,您以为是这一百二十万能解决的吗?”

    燕回捏展小怜的脸:“尽给爷胡扯。”

    展小怜努力把自己的脸挣脱出来,瞪大眼睛辩解:“怎么胡扯了?而且,照着我的说,这一百二十万是爷愿意给的,要是换我有爷现在这实力,我还不给呢。”

    “哦?”燕回伸手把睁着圆溜溜大眼盯着他看的展小怜拉到自己腿上,“怎么说?”

    展小怜把乌黑的眼睛瞪的更圆:“爷,我能问问那死胖子是以什么理由来告你的吗?”

    燕回想了想,说:“敢说爷是恶霸黑社会流氓,爷明明是合法公民。”

    展小怜暗自翻了个白眼,其实她觉得死胖子一点都没说错,不过这会展小怜的小嘴真是滔滔不绝的说着:“可不是?爷本来就是合法良民,爷,您老人家发现没?死胖子告你的这些名头,其实跟他身上的伤,没多大关系是不?”

    燕回“哈”了一声,“这样?”

    展小怜顿时一拍手,说:“爷,您老人家也想通了吧?就是您老想的那样,死胖子身上的伤,其实是男人的难言之隐,他根本就没办法跟人家说他到底伤在哪了,这事就算闹起来,警方要求验伤,死胖子也绝对不会主动露他那半截小鸟给人家看,这可是男人的面子问题。除非这死胖子打算工作也不要了,脸也不要了,甚至不打算在青城待了,要不然他肯定不会说自己受了什么伤,您说他愿意让人家指着他说他是太监?爷您老说是不是这么个理?他用这么个名头来告您老人家,其实就是不想让警方去给他验伤……”

    燕回抬眸,看着面前的小肥妞红粉粉的小嘴一字一句的往外蹦,“所以说,爷,您这花出去的一百二十万真是多余了,只要能证明您老人家在青城是个合法规矩的良民,您还怕什么呢?”

    燕回微抬下巴,一手抚在展小怜的腰上,一手随意的搁在沙发上,一下一下的拍着沙发面,“那爷这一百二十万是白花了?”

    “当然是白花了!”展小怜看了他一眼,“这钱要是我在场,我说可以给了,那爷把这钱算我头上,我认了,可现在这个钱花的我完全不知情,爷却让我来赔,哪有这个道理啊?”黑溜溜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展小怜换个口气说:“不过爷,其实您老人家故意的吧?爷可是聪明绝顶的,我才不信爷是赔了钱心情不好呢。我听说人家合作做生意都会付些什么订金啊,尾款啊什么的,别当我不知道就讹我的钱,爷,这您可就不厚道了,明明是为了自己生意花出去的钱,还让我这个可怜的穷人来承担,这是不对的。”

    燕回垂眸,突然伸手按下展小怜的头,偏头在她的下巴上啃了一口,展小怜疼死了,赶紧伸手捂住:“爷,您老干嘛老是咬人啊?很疼的。”

    燕回邪笑:“爷高兴,怎么着?”

    展小怜撇嘴:“不怎么着,我就问问呗。”心里还是担心这钱燕回要赖自己头上:“爷,那这钱跟我可没关系了,我觉得帅哥大叔人可好了,要不您去跟帅哥大叔谈谈,看能不能把钱要回来?”

    燕回两只手一手捏一半她肉嘟嘟的脸蛋:“妞,爷觉得怎么过了一个年,你又胖了?每天都吃多少东西?看看这肉。”

    展小怜的脸当时就黑了:“你才胖了呢!我哪胖了?我这是国内喜庆的好不好?”

    燕回摇着手,展小怜的脑袋跟着他的手转,疼是龇牙咧嘴:“爷,您老再不撒手,我的脸就不是胖,是肿了。”

    燕回总算松手了,展小怜捧着脸哼哼,气个半死:“爷,您老要是老这样,我可就生气了!”

    “哦?”燕回挑眉邪笑:“肥妞,你生气的后果很严重?”

    展小怜小心的揉脸,赶紧说:“没,不严重,我就是说说。”

    燕回“哧”一声笑出声,“有小肥妞在果然不一样。”

    展小怜翻白眼:“可不是?我就是爷您老人家的开心果。”

    燕回盯着她的眼睛,展小怜被他看的心里直发毛,还没来的说点什么,燕回突然站起来,伸手一举展小怜,把她像抗麻袋一样的往肩膀上一扛,展小怜顿时双脚离地,双手乱挥“嗷嗷嗷”的叫:“爷,爷!您老人家大人大量,换个死法行不行?千万别摔死我……”

    燕回扛着展小怜一路往浴室走:“摔死你多没意思?陪爷洗个澡。”

    展小怜一听,顿时兴奋的嗷嗷的,“爷,您老说真的?不会反悔吧?”

    燕回邪笑:“不会,一会让你看个够。”说着,踹开卫生间的门,直接扛着展小怜走了进去,反脚一踹,卫生间的门跟着被关上了。

    过了好一会,卫生间里传来展小怜满是不屑的声音,“爷,不是我说,您这玩意……长的也太丑了!”

    寂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卫生间里传来燕回的暴喝:“死丫头你想死?!”

    展小怜据理力争的声音传来:“本来就是啊,还没我在老姨家楼下小区里看到的那些鼻涕虫的好看……唉哟……爷,哪有这样的……”

    “噗通”一声,展小怜被燕回扔进水里,扑腾几下,展小怜在那个大的离谱的浴缸里伸出湿漉漉的脑袋:“你丫的,打算淹死我啊?咋这么没气量呢?连句实话都不让人说!”

    燕回阴着脸,一步跨进水里,找了舒服的姿势躺下,一把拉过展小怜,“别闲着,给爷擦擦。”

    “哗啦”一声,展小怜从水里站起来,拿起浴缸旁边的毛巾,坐在矮一层的池边上,有一下每一下的在燕回身上擦:“爷,我没给人擦过背,也不知道怎么擦,您老人家就将就着点吧。”

    就擦了几下,燕回突然一伸手把展小怜的趴在自己身上,被水打湿的睫毛似乎愈加明显,目光慢吞吞的从展小怜光溜溜的身体上飘过,然后伸手,摸向展小怜的胸一直向下,又抓又捏,“肥妞,爷觉得你身上最让爷满意的地方,一是皮肤,第二个就是这个。”说着,捏了捏展小怜的胸。

    展小怜被他抓的疼死了,没好气的说道:“爷,您老能不能别这么用力气?唯二的两样您满意的。都抓伤了我还能见爷吗?”

    燕回点头:“说的是,爷手脚没轻没重,看来要温柔。”

    嘴上说温柔,可展小怜觉得这变态还不如不要说了,因为燕回这死变态把她全身咬的都是牙印,疼个半死,展小怜气急败坏的说:“爷,我这都出血了,您说我是不是得去打一针狂犬疫苗?”

    燕回听了,差点把展小怜掐死在水里。展小怜扑腾扑腾的挥着手:“错了错了……我错了……咳咳……”

    燕回总算松手了,展小怜“咕噜”喝了一口水,扒着浴缸边趴着喘气,这丫实在太不是东西了。燕回出浴缸伸手拿了浴巾围在腰上,展小怜哈着眼看他,气喘吁吁:“爷,看都看过了,您老还挡什么呀?”

    燕回恶狠狠的回头瞪了她一眼:“挡你这个女流氓!”走出门边回头:“别装死,赶紧给爷出来。”

    “马上来。”展小怜在燕回的眼皮子底下挣扎了一下,等他出去了,她用一个特别舒服的姿势躺浴缸继续泡,如果这水不是那死变态用过,她会更高兴。

    不多时,燕回过来踹门:“肥妞,别告诉爷,你死里面了。”

    展小怜赶紧探头:“哪能呢?马上来!”↓

    ↓

    ↓好吧,还有会补全,明天早上看吧

    ------题外话------

    妞们,谁能告诉爷,你们究竟把你们的月票藏哪了?爷默默的抬头看天……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