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93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跟着人过去,果然在餐厅看到燕禽兽正脚搁在桌子上吃东西,身边站着个端托盘的美人,盘子里放着空着的杯子和剩下的食物。明明是酒店里的自助餐厅,结果那丫还要人侍候。

    看到展小怜进去,燕回对着她举爪招招:“哟肥妞,这动作可真够慢的,不知道爷等你半天了?过来吃东西,把这个吃了。”

    展小怜拿起小药瓶子一看,原来是避孕药,她顺手倒出两颗,直接扔嘴里嚼了,然后把瓶子塞自己口袋:“给了我吧?反正您老人家吃了也不避孕。”

    燕回把最后一口食物吃了,那美人立刻被他递上毛巾,燕回一边擦手,一边问:“肥妞,脚上纹的东西看到了?爷挑的,不错吧?”

    展小怜找了个离燕回最远的位置,把包放下,然后去拿东西吃,把挑的菜往桌子上放,结果,等她拿了酸奶回来以后,发现已经有人把她的食物端到了燕回旁边,没办法,展小怜只好自己挪窝坐过去。

    燕回吃完了,也吃饱了,展小怜在他眼皮底下吃东西,他就想欺负,一会踢她一下,一会拉下她的头发,展小怜的脸都黑成木炭了,有这样欺负人吗?展小怜艰难的吃完早餐,站起来就走人,结果刚跨出一步,就被燕回捏住几根头发给拉了回来,展小怜恨的,真相拿把刀捅死他。

    燕回搂着展小怜,压的展小怜差点喘不过气,展小怜拼命想把他给掀下去,不过都以失败而告终,展小怜无奈的说:“爷,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您老一直这样压,我什么时候才能长高啊?骨骼都被压畸形了!”

    结果,燕回那丫直接说了句:“爷不嫌弃你。”

    展小怜真心觉得她还是不要跟这东西沟通的好,气都能气死。

    回到房间,展小怜跟燕回商量:“爷,虽说大学上课准不准时什么不重要,不过我下午那节课一定得上,我们老师要点名的,不去的话这学期我的学分就没了。”

    “这样?”燕回捏捏展小怜的脸:“爷下午走,爷走了,你就可以回去了。对了,”燕回把死气沉沉往沙发走的展小怜拉回来,“每个星期去一次青城,别让爷等太久。”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燕回:“爷,不是吧?一个星期去一次?那我不回家了?我妈要是长时间看不到我,她能杀到学校来找我,要是让我妈发现我……”展小怜想了想用词,才说:“要是发现我在外头跟一个社会上的男人周期性睡觉,还不拿刀砍死我?”

    燕回往沙发上一坐,“啪啪”两下,脚翘到了桌子上,两条长腿晃啊晃的,“肥妞,你确定要爷帮你解决你的家庭问题?”

    “尼玛……”展小怜忍了忍,才说:“行了行了,爷,我怕了您成了吧?每周一次是吧?我去,我去还不成吗?不过,这总的有个期限吧?打个比方吧,我总不能考试的时候也去吧?我总不能过年的时候也去吧?还有个就是我总有有事的时候吧?暑假我爸要带我出去玩,我跟我同学去旅行,我不能一点自由都没有吧?”展小怜说着,往燕回旁边一坐,伸出小手,抱着燕回的胳膊,还挪了挪屁股往他身边靠了靠,其实就是讨好燕回的表示:“爷,我知道您老人家对女人特别温柔特别体贴,其实我也舍不得爷您啊,只是人总有不得已的时候,您说是不是啊?”

    燕回的身体被展小怜推的晃来晃去,脸上挂着一抹邪笑,目光落在展小怜的脸上,表情因为笑而显得难以莫测。展小怜故意鼓着小嘴,瞪圆眼睛,娃娃脸喜感十足的在燕回面前摇来摇去,嘴里还配合的嚷:“爷,爷,您看我,看我看我……”

    半响,燕回嗤笑一声:“肥妞,卖萌是可耻的。”

    展小怜额头冒出十字青筋,“尼玛!”书上说男人喜欢女人撒娇,喜欢女人偶尔装下可爱,怎么到他这就不管用了?她不是白装可爱半天了吗!展小怜刚刚还可爱嘟嘟的小脸,瞬间就耷拉下来,气鼓鼓的坐着,本来抱着燕回的手也放了下来,那小脸一看就是很不高兴。

    燕回微微抬了抬眼眸,睨了她一眼,然后漫不经心的说了句:“也不是不可以。”

    展小怜立刻精神抖擞:“真的?我就知道爷最好了。”

    结果,燕回又加了一句:“要看你每次怎么哄了爷高兴。”

    展小怜瞪大眼睛:“每次?”

    燕回睨了她一眼,“这次爷高兴了,下次爷就许你有事,但是别得寸进尺。”

    展小怜对着燕回竖大拇指,“爷,您老的境界可高了,您这是求质量不求数量,佩服佩服。”

    燕回伸手,直接把展小怜按在自己的腹部,“知道就好了,所以肥妞,记得以后侍候爷尽心点,爷高兴了,你也高兴,爷要是不高兴,爷让你也高兴不起来。别让爷亲自去找你,要是那样……”

    展小怜被燕回按着抬不起头,就举起一只手,一副保证发誓的架势:“绝对不会!爷,您老人家就放一百个宽心好了,爷这样的绝代美男,遇上了那可是我的福气,要是没特殊情况,我肯定不会找理由不去跟爷会合。”

    燕回很满意,松了手,刚想开口说话,突然发现那小肥妞在解他的裤子,燕回目瞪口呆:“肥妞,你干什么?”

    展小怜解了一半停手了,抬头看着燕回,理所当然的说:“哄爷高兴啊,我爸跟我说了,下周家里有个重要的客人过去,人家还是特地从湘江去我们家的,我爸让我回家呢,我这次把爷哄高兴了,我下周得回家啊。”

    燕回:“……”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在浴室里的时候,这丫头满脸兴奋眼神猥琐的蹲在他面前看半天,然后说丑的话了,再次这会小肥妞的脸,咬着下嘴唇,皱着小眉头,脸上还带着一股想笑又使劲忍着不笑出来的怪表情,燕回顿时感到一阵恶寒,伸手按住展小怜的手,一把甩开她的小胖爪子,说:“你给爷死一边去!”说着,伸手把裤子拉链给拉上了,还象征性的往边上挪了挪,一副要和展小怜拉开距离的架势。

    展小怜眨了眨眼睛,“咦”了一声,猛的扑过去缠着燕回问:“那爷,您老这次高兴不高兴啊?”

    她越问,燕回就越嫌弃,燕回越嫌弃,展小怜就越问,结果问着问着,燕大爷的性致就来了,一眨眼,展小怜被燕回压在沙发上。

    天气转暖,但是棉衣还是必不可少的物件,特别是像展小怜这样身体不好的,展爸是不许她多脱一件衣服,隔着厚厚的棉衣,展小怜倒也不觉得有多难受,只是对于燕回这种随时随地发情发疯的行为深表鄙视,他是畜生是够吗?

    燕回大早上的也不知道又发什么疯,动作又急又粗鲁,两人就在沙发上办的事,展小怜真是疼的要死,不管怎么说,昨晚上刚被破了第二次处,这身体还没来得及复原就遭受了第二波,展小怜在动作中把燕回的肩膀上咬的鲜血淋漓。

    等风停雨歇之后,展小怜仰面躺在沙发上干喘气,燕回完事了就起来,直接去卫生间冲洗,展小怜慢吞吞的坐起来,觉得这下完了,她八成是连路都走不了了。

    沙发遭了殃,展小怜直接把燕回扔在地上的衬衫拿起来擦沙发,擦完了继续扔地上,燕回从卫生间出来,倒是穿了条裤子,没穿上衣,头上盖着一条大毛巾,慢吞吞的走到沙发对面坐下,展小怜立刻先发制人:“爷,我疼死了,您老可千万别让我给您擦头发,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燕回自己边动手揉着头发,边回了句:“爷嫌你脏。”

    展小怜翻了个白眼:“刚刚你怎么没嫌我脏了?趴我身上折腾个屁啊?”

    燕回理所当然的说了句:“就是折腾完了才嫌脏。”

    展小怜知道了,这是嫌弃她办完事没洗澡,死变态,他先跑去占了卫生间,她怎么洗?再说了,疼都疼死了,她根本就不想动。展小怜磨蹭了一会,想着去学校洗澡也麻烦,还是在这洗完了再走,慢吞吞的站起来,朝卫生间挪。

    燕回抬头看了她一眼,突然开口:“肥妞,你那是在练猪走路?”

    展小怜懒的搭理他:“还不是爷天赋异禀体能惊人造成的?要有多几次这样的,爷直接砍我一只脚好了。”

    燕回听明白了,难怪刚刚发现有血。

    卫生间的门“咔嚓”被展小怜撞上,她在里面站了半天然后才开始洗,等洗好了出来一看,燕回已经不在屋里,不过桌子放了一支药膏,展小怜伸手拿起来看看,嗤笑一声,伸手扔进了垃圾桶,神经病,弄伤了再买支药膏,当她傻X女人哄哄就行了是吧?再说了,这玩意要是真拿宿舍被宿舍的人发现,再让她爸知道,她的好日子恐怕就真到头了。

    换好衣服,拿了自己带过来的包,展小怜走出房门,这次外面没人拦着,展小怜跟门边的人说了声:“你们爷要是问了,就说我先回去了,我下午还有有课,就不等了。”

    守在门边的人等展小怜走了,立刻去找燕回,跟燕回说展小怜已经走了的话,燕回挥挥手:“爷知道了,让她走。”

    瞳儿站在燕回对面,已经换了一身装束,衣服不再是跟随在燕回身边时那种暴露妖艳的风格,而是像如今街头巷尾那些打扮时髦的年轻少女,牛仔裤长筒靴,合理的搭配个性的配饰,如果那时那张脸太过惊艳,走在街上,看着就像邻家漂亮姑娘。

    燕回上了打量了着瞳儿,顿时拍手邪笑:“瞳儿果然是美人,怎么看都是美人,爷喜欢。”

    “瞳儿还以为爷会不喜欢,”瞳儿的笑容少了点勾魂的妖艳,多了份温婉,就像被人训练过一样,什么样的服装配什么样的表情和什么样的动作,她走到燕回身边,“爷下午就要回青城了,爷可别有了新美人就忘了瞳儿,爷可要等瞳儿的好消息。”

    燕回伸手捏捏她的脸,随意一笑:“那是当然。都准备好了?”

    瞳儿点头:“爷尽管放心,都准备好了,就等男主角出场。”

    瞳儿是个对自己美貌极为自信的女人,在燕回周围,确实还没有出现比瞳儿漂亮的女人,燕回有一阵到哪都喜欢带着瞳儿,对瞳儿跟其他几个女保镖比又显得十分不同,这也是红莲几个不喜欢瞳儿的原因,大多时候,红莲跟另外的几个女人都是联合起来对付瞳儿,所有人都以为瞳儿对燕回会是个特别的存在,可如今,就连跟随燕回多年的雷震都没想到,燕回竟然会舍得把瞳儿推向别的男人。

    瞳儿被挡棋子推了出去是铁板钉钉的事,瞳儿自己也知道,燕回就没有做过后悔的事,他决定了,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挡不住,所以,这也是瞳儿坦然接受的原因。

    燕回在下午的时候秘密回了青城,瞳儿留在摆宴,旁晚的时候瞳儿开车出了酒店,在安里木上班附近停下,查看安里木的作息时间。

    安里木在年后就回了单位,不回不行了,再不回,单位只怕就没有他立足的地方,单位每年都会进去几个新人,而且这些新人的后台一个比一个强悍,一个萝卜一个坑,安里木原来的位置以及被人顶替,他现在回去,做的是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做的文职,就一个快退休等着拿退休工资的老干警一起,整理和归纳以前的案底,平时也没什么事,大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没有什么大的重要的案子做。在这个岗位上,作为安里木这样的大男人,就跟废了没什么区别。

    安爸安妈是一门心思想把儿子的脚治好,可安里木知道,自己的工作如果丢了,就什么都完了。他现在这样,如果丢了公务员的工作,想找一份其他稳定的工作,根本不可能。所以,他在年后就拖着伤脚回了单位,哪怕是看着一个空荡荡的档案库,好歹每个月还有固定的工资拿,如果他现在丢了工作回家养伤,那才是真正的凄凉。

    年前安里木跟父母去青城,确实找到了那个著名的国外骨科医生,因为专家是过来给某个病人专门会诊的,所以像那里面这样几乎是安爸爸安妈妈赖上去求医的病人,会诊时间都很短,那个专家看了安里木拍的片子,说病人年轻,而且之前的手术都很成功,所以,如果进行第三次手术的话,成功的几率应该有百分之五十,被专家请出来的时候,安妈妈急忙追问了一句:“医生,要是做这个手术的话,要多少钱?”

    专家身后的翻译见他们可怜,就帮忙把这句话翻译给专家听,专家随口回了句:“差不多要四五十万这样。”

    回家路上安爸爸和安妈妈都在高兴的说可以治,就算砸锅卖铁也要给儿子的把脚治好,只是安里木心里知道,他们家根本拿不出那么一笔钱,别说砸锅卖铁,就算是他们家的房子买了,也顶多是几万块钱,根本卖不出钱。谁都不想残疾,都想自己好好的,只是安里木觉得为了治他的脚让父母连家都没了,不值得,他残疾了好歹还能走路,何况,那百分之五十的机率如果失败了,那他们家就彻底完了。

    安里木回单位上班,日子也着实不好过,领导对他请假那么多天不上班很有意见,而且安里木的脚伤事件最后定性是车祸,不算工伤,单位就更不满他的表现。更不巧的是新来的新人里有一位是所长的亲戚,本来是打算去档案科的,结果安里木突然回单位,那这亲戚就只能去做接线登记员,这个是二十小时的,需要三班倒,跟档案科比很辛苦,亲戚不满意所长也不高兴,再加上以前关系都不错的同事看到他都有点尴尬,安里木心情本就抑郁,如今愈发沉默。

    瞳儿接连调查了一周,发现那个叫安里木的人每天进了单位以后,就很少出来,人家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他不出来,等大部分人吃的差不多了,他才一瘸一拐的去吃饭。

    放下相机,瞳儿翻开着相机里面的照片,都是远景,人也看不太清,不过看他走路的姿势和背影,瞳儿就觉得有股悲凉的气息弥漫在他周围。瞳儿比谁都知道,安里木,不过是燕爷在游戏过程中出现的牺牲品之一,就因为他有一个叫展小怜的女朋友,所以,他就成了最无辜的游戏道具。

    展小怜回学校,刚好赶上下午的课,进教室屁股挨座没一分钟,老师开始点名了,展小怜“呼”的松了口气,课间的时候出教室就直接回宿舍,反正已经点过名了。

    回宿舍躺下,展小怜觉得身体还在疼,绝对是坑死人的痛苦,没法说没法看,展小怜心里把燕回骂了一万遍,然后躺床上睡觉。再醒了,纯粹是被穆曦砸门砸醒的:“胶带!胶带!你在不在啊?”

    展小怜挣扎着下去开门,“傻妞你叫魂了是不是啊?”

    穆小妖精睁着她的妖精眼一本正经的说:“没有啊,咳咳……胶带,我是跟你说交换生的事的……”

    ↓

    ↓

    可能还会补,不确定,汗!

    ------题外话------

    嫌弃爷龟速的妞还有谁?谁?谁?出来!出来!

    嫌爷龟速,那爷来推荐只更新无压力美妞的作品,简思最新连载作品:《重生一老夫少妻》,心肝大战老白菜帮,其实就是小女人老男人互虐互咬互坑互缠的狗血爱情故事。

    简小妞的经典完结作品是《囄婚》,爷读过的有《孽婚——门当户对》、《兽婚》、《结婚十年—枕边人》,妞们,惯性思维不好,别看收藏看内容,爷心里,简小妞就是大神。等妞们看完这些了,爷表示爷家的小肥妞会胖的。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