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97章 瞳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但凡上学的学生,最喜欢的就是双休日,不过对展小怜来说,双休日就是她的末日,她得去青城给燕大爷侍寝。

    展小怜现在每次都在为想着怎么跟展爸说借口,燕回才不管这些,他只管自己高兴,身边的美人一个接一个的换,展小怜觉得那丫真有种马气质,不愧是兽中之王。

    因为展小怜要睡懒觉,本来说好是周六上午过去,展小怜第一次的时候到中午才过去,燕大爷表示很不高兴,后来燕大爷为了不让亏损那一个晚上,直接让人在周五晚上就把展小怜给带过去,展小怜头疼的要死,这样下去几次,她妈绝对要发飙。只不过搞不定燕回那边,她就没法回家。

    房间里弥漫着**的气息,一夜的颠鸾倒凤,累的展小怜动都不想动,天蒙蒙亮的时候,展小怜从床上爬起来,开了床头灯,靠在床头发呆,扭头看到床头柜旁边放了一盒烟,展小怜对烟不感冒,不过她记得那烟牌子是个国外的,一看就不是便宜货。展小怜捡起地上的厚厚睡袍系上。伸手拿了一根烟出来,捏着打火机,走到窗户口的椅子上,抱着膝盖坐下,试着用打火机点燃,吸了第一口,结果被呛的咳嗽半死。

    燕回的闷笑声从被窝里传来,展小怜看都没看,嘴里含着一口烟研究吞进去吐出来,嘴里瞬间涌出大量的烟体,有点难受,最起码在展小怜看起来,烟对她没什么吸引力。除了烟草味就是烟草味,这就是第一印象,对展小怜来说,第一印象决定一切,就如安里木。在展小怜心里,安里木永远都是那个在她放声大哭的以后,总会第一个跑回来哄她的少年。

    燕回欠身拿烟,对展小怜抬抬下巴:“火。”

    展小怜坐在阴影里,燕回只看到红色的烟头和白色是睡袍,完全看不清她的脸,燕回慢慢的坐起来,“啪”一声,火光跃,一阵浓烈的香烟味散出,展小怜低下头,伸手在椅把手上掐灭烟,没办法啊,不感冒就是不感冒。

    燕回吸了一口烟,抬头,对展小怜勾勾手:“过来。”

    展小怜从椅子上下来,一边抓着头发一边过去往床上爬,钻进被窝以后抬头问了一句:“干嘛?”

    燕回低低的笑,笑声慵懒:“没干嘛,刚干完你,你当爷是铁打的?”

    展小怜嗤笑:“深有所感。”

    燕回扭头,含着嘴里的一口烟雾扭头对着展小怜喷过去,展小怜厌恶的挥手扇散,“爷,您老这就欺负人了……”

    燕回悠闲的翻过身,靠着床沿吞云吐雾。

    黑暗中,展小怜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道:“爷,给个刑期吧。”

    身旁的人身体纹丝未动,半响才听他懒洋洋的回答:“什么刑期?”

    慢吞吞的翻个身,展小怜睁着眼,目光所及是燕回的腰侧位置,她淡淡的说:“就是这炮友生涯结束的日子,您老不会打算跟我当一辈子炮友吧?我这以后,可是要嫁人的。”

    “嫁人?”燕回低笑一声:“爷上过的女人,哪个男人敢要?”

    展小怜翻个身,“爷睡过的女人这青城内外得多少?要是您老人家一个个都不放过,那这整个城的天空都该怨气冲天了,那么多女活守寡,青城干脆改叫寡妇城算了。”

    “啊,说的也是,”燕回伸手掐灭烟,往下躺了躺,翻身,伸手拉着展小怜的肩膀把她掰的侧身躺着,跟自己面对面,说:“刚刚那话别跟爷说第二次,爷腻了,没新鲜感了再说。”

    展小怜只好看着他说:“总的有个期限吧?”

    燕回的手顺着她的胳肢窝往下一路摸去,“期限?爷怎么知道?可能是三五天,也可能是三五个月,说不定还能是个三五年,总之爷腻了再说。”

    展小怜翻着白眼:“爷您老人家太狡诈了。”

    燕回按着她的身体往自己身上一贴,“你要是只乖乖兔子,爷不定早早就放过你了,一次就腻了,可惜爷这次捉到的是只九尾狐,一条尾巴一个大心眼,尾巴上的毛一根一个小心眼,实在是对了爷的胃口……”

    展小怜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燕回就这样跟展小怜侧着身子面对面的折腾,展小怜真是服了他那么多花招了,他得玩多少女人才能练出这样的功力啊。

    燕回捏着她的下巴,笑问:“刚刚叫的那么大声,这会怎么哑巴了?”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被窝里两条光溜溜的腿往他腰上一搭,伸出胳膊搂着他的脖子,阴测测的说了句:“因为我想留着叫的力气……咬死你!”说完,抬头一口对着燕回的喉结就咬了过去,一口就见血。

    展小怜胳膊一动,下面跟着就动,位置也有了变动,燕回现在的感觉就是欲生欲死。展小怜就跟小狗似的,咬住了就不撒口,燕回唯一能折腾的就是身体,比谁的耐力更强久。展小怜最终松口,因为鼻孔刚好堵在燕回的脖子上,呼吸跟不上,松嘴以后就带着一股报复过的坏笑,大口大口的喘气。

    燕回伸手一摸,血糊糊的一手,低头看了她一眼,“你想死?”

    展小怜无所谓的看着他,“情趣吧,我看爷花招那么多,还以为爷喜欢呢,顶多下次不玩这个了。”

    “情趣?”燕回看着一手血,伸手再摸,血还在持续,这情趣明摆着玩大发了,“这狗都没你咬的狠,还跟爷说情趣?”

    “可不是?”展小怜斜眼看去,“人家还有玩这个玩出人命的,我们不过是玩见血了。”

    燕回被手上的血弄的完全没了半分性质,展小怜跟着爬起来,跑去卫生间拿了块毛巾给他:“爷,您老先将就擦擦,我去喊人过来给你包扎下。”

    曹康过来的时候看到燕回脖子上的伤吓了一跳,“爷,这是怎么回事?三更半夜的怎么好好的……”说没说完,燕回就抬头瞪了眼旁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展小怜,说:“问她。”

    展小怜立刻答道:“我跟爷的情趣之一,曹医生你确定要知道?”

    曹康一听,屁都不敢问了,刚刚他就是奇怪燕大爷脖子上的伤口,看着像是牙印,不过这牙印也太深了点,就跟吸血鬼吸人血留下的牙印似的。一听展小怜说是情趣之一,他哪还敢说话啊,只不过心里头想着,这两人的胃口也太重了,这样咬几次,万一太兴奋控制不住力道,不能就能咬死人。

    临走的时候,曹康提着药箱走到门口,小心的提醒了一句:“爷,您跟展小怜……小玩怡情大玩伤身损命呐……爷,您老跟展小怜都,都都都节制点……”说完,曹康擦着汗走,可怜他规规矩矩一私人诊所的小医生,愣是被燕大爷给弄来玩命了。

    展小怜“扑哧”一声笑出来,乐颠颠的跑去关门,燕回阴着脸,摸了摸脖子上缠着的纱布,展小怜回过身已经不笑了,一本正经的去扶燕大爷,“爷,您老小心着点,咱们还是遵医嘱……”

    燕回瞪了她一眼:“你还敢说?”

    展小怜不吭了,反正遭罪的又不是自己。

    第二天,燕回不知哪去了,展小怜起来以后就到处找人拉呱,不拉呱别的,专门问人家燕大爷之前喜欢的女人都是什么样,然后又是怎么被甩的,其实就是取经,只不过有的女人取经是怎么抓男人,展小怜这是反着的,她取经是为了让燕大爷甩人的。

    展小怜算看明白了,燕回真的是个怪胎,绝对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跟他说话,指望他们俩能和平谈分手根本不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让燕大爷真的觉得他腻了,想寻找下一个新鲜的玩具了,才有可能甩开她。青城摆宴,差不多就是燕回的天下,展小怜觉得除非他们家举家搬走,要不然就别指望燕大爷会让她有好日子过,现在燕回是没有跟她撕破脸,要是真哪天撕破脸了,展小怜不知道他会怎么对付他们家。展爸展妈就是老师,展小怜可不觉得展爸展妈有扛过燕回的能力。

    不过一番问完了以后,展小怜觉得难度挺大,因为燕回之前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美艳,一个比一个身材火爆,反正每次展小怜问对方她跟那些女人比,差距多大的时候,被采访的对象都一脸为难不知该怎么形容的表情,这让展小怜郁闷无比,擦,知道她长的不咋地,可也没必要这样瞧不起人吧?

    晚上燕回来,也知道哪个狗腿跟他通风报信了,反正燕大爷问起了这事:“肥妞你过来,跟爷说说你打听那些干什么?”

    其实也不怪燕回提防,他差点死这小肥妞手里,都说不叫的狗会咬人,得,这话到了小肥妞那就不作数了。无数顶级杀手都没能近身伤一根头发的燕大爷,愣是被一个肥嘟嘟胖敦敦整天嚷着要砍他几斧头、长着一双大毛眼小圆脸的小肥妞打个半死。

    这事是燕大爷心里永远的痛,他这辈子都不会承认他是被小肥妞给打晕的,装晕,绝对是装晕,就像红莲美人说的那样,他燕回是为了哄小肥妞高兴,故意让她近身的,要不然,凭着小肥妞,怎么可能会伤到燕爷的一根寒毛?

    燕回脚腕上的伤疤愈合了,不过伤口还在,身边的美人们都劝他把脚腕上的疤痕给去了,燕回偏留着,留着了就能提醒他,要随时随地注意那只小狐狸的阴谋诡计。

    听完燕回的问话,展小怜坐在桌子上踢腾小腿,低着头,声音极小的说了句:“没什么啊,就是问问呗。奇怪爷之前都是什么品位,好奇打听下而已……”

    闻言,燕回立刻好奇的问:“是不是很自卑?觉得自己连人家一个手指头比不上?”

    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咕哝出一句:“打听来打听去,我觉得爷也就最近一阵的品味最高。”

    燕回朝着沙发一倒,大笑:“你也好意思说这话?爷就没见过比你还自恋的女人了。”

    “可不是?”展小怜不以为意,“彼此彼此。”

    燕回伸出长腿踹踹展小怜的屁股,展小怜自觉的身体一挪,挪到了燕回旁边,“爷,您老有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燕回邪气的一笑:“爷是突然觉得……除了肉多了点外,这小模样细看也没那么丑。”抬着展小怜的下巴左右转转,又说:“赶紧给爷减肥,爷怎么觉得你一星期比一星期胖,千万别让爷哪天看到只球滚爷床上。爷喜欢美人,瘦美人。”

    小脖子一扭,展小怜一脸不高兴的说:“既然爷喜欢瘦美人,那还是去找爷的那帮瘦美人妥了,干嘛要我这只胖的?”

    捏着展小怜下巴的手松开,燕回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看着她问:“哟,小肥妞这是生气了?所以爷才让你减肥。”

    展小怜抬着圆润的小下巴:“我就这样了,爷要么受着,要么另请其他瘦美人,我还不伺候了呢。不过我得先跟爷讲,你老以后可找不着我这样多功能全才型的炮友了。”

    燕回低笑:“爷现在就喜欢过功能全才型的,其他的美人看多都一个样,爷腻歪了,偶尔换个口味也未尝不可,肥妞,让爷再看看,你还有什么潜能是爷不知道的,爷喜欢你身上这股狠劲,也喜欢你这种千变万化的小脸,每次看着这张小脸上出现的那么多表情,爷就觉得特别爽。”

    展小怜心里骂了句“心理变态”,嘴上巴拉巴拉说道:“那是爷慧眼识珠,我这些还不都是爷开发出来的?歌里怎么唱的?为你哭为你笑为你哭笑不得咒你死翘翘,说的不就是我这样的?人家歌星小天后还追求千变造型呢,我这比她们自然多了,她们那是刻意打造,我这是纯天然表情,爷您说是不是?”

    “这张小嘴怎么就说出来这么多逗人的话呢?”燕回捏着展小怜的下巴拉下来,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展小怜抿了抿唇,忍着伸手擦嘴的冲动,淡定的没动。

    燕回看着一本正经的小脸,终于满意的松手,展小怜立刻满怀期望的问:“对了爷,您老人家这周满意不?”

    “啊~”燕回摸下巴想了下,然后把视线落在展小怜的脸上,邪气的一笑,说:“爷满不满意,那要看你今晚的表现。”

    展小怜一听,立刻翻身,往他腿上一坐,两人面对面的一起坐在沙发上,展小怜低头伸手就解他的扣子。

    第二天下午,展小怜在回摆宴的路上无比惆怅,这样比应召女郎还悲催的日子啥时才能结束啊?人应召女郎好歹还有钱拿,她这可是免费的啊,而且,还得自己承担来回车费,还有比她更坑爹的吗?

    展小怜回到学校,那小腰连疼了两天,穆曦那死丫头还跑来跟她抱怨,说这几天老有人跟踪她,展小怜一听还紧张,“有没有发现是什么人啊?”

    穆曦不高兴的说:“是两个大四的学长。”

    展小怜:“哈?难道想追你?”那还是趁早让他们打消这不切实际的念头,帅哥大叔会把他们当中蚂蚁似的捏死。

    穆曦小手托腮,很无辜的说:“不是呀,他们找我拍照片,要我当模特,说是什么山花什么的,我不感兴趣,然后他们就整天跟着我。”

    展小怜一听,立刻蹦跶起来:“大四的学长找你拍他们的毕业照?怎么不去啊,去啊!就当帮忙了呗,而且还是周六周末,也不占用你平时上课的时间,最关键的是,有好看衣服穿啊!”

    穆曦眨着大眼:“我要学英语,我很忙的。”

    展小怜一巴掌拍过去:“我给你捧着收音机,一边拍一边听英语,多两全其美啊。那么多好看的衣服,免费照相……哎呀呀,我想都想不到这样的好事啊!”

    展小怜极力怂恿着穆曦去拍照片,穆曦都无奈了:“胶带,你是不是把学校周围的言情小说都看完了?要不然你咋舍得你看小说的时间要去拍照片啊?”

    “啊哟傻妞,咱俩谁跟谁啊?我是为你着想,”展小怜说着掐腰哈哈大笑,“这是好事,绝对是好事。哈哈哈……”

    穆曦觉得胶带疯了,被她说的没办法,只好说了句:“那我回去考虑考虑,反正我不愿意去。”

    接下来几天展小怜有事没事就去找穆曦唠叨这事,穆曦终于被她唠叨烦了,最后确认的问:“胶带,你陪着我一起不能反悔哦。”

    展小怜立刻点头:“我不是说了没问题吗?我闲的很呢。”

    结果,穆曦还真答应了,接下来的几个周末,展小怜直接跟燕回说,她答应陪着穆曦去拍照片了,暂时过不去,怕燕回不信,还把电话拿着送到正在按照摄影师要求摆造型的穆曦耳边,推推她说:“对着电话说句话,告诉电话你是不是跟我在外头拍照片。”

    穆曦傻呆呆的乖乖说了句:“我跟胶带在外面拍照片呀。”

    展小怜一推她,“行了,你去拍吧。”穆曦踉踉跄跄的提着长裙跑去拍了,展小怜拿着电话走开:“爷,这会信了吧?实在不行就派个人过来看着我也行,你也知道傻妞长的好看,你说着荒郊野外的,要是出点啥事那不是麻烦了?……哪能呢?爷这么位人才,我哪找第二个?爷,您老就担待一点,我知道您老人家大度的要死……您忙您忙,下周保证过去!”

    挂了电话,展小怜“擦”骂了一句,那丫是不是太闲了?怎么就知道整天盯着她呢?身边不是有一窝绝色美人吗?那个叫瞳儿的,可是他的心肝宝贝,两人看着就登对,多合拍的一对啊?

    展小怜是不知道,她要是知道的话估计能跟燕回拼命。因为燕回的心肝瞳儿宝贝如今正在青城,打算勾引展小怜安里木,顺便拍下他们亲热的过程,虽然暂时还没有什么进展,不过瞳儿觉得按照自己的样貌,只要安里木不是柳下惠,只要他喜欢女人,她就没可能拿不下。

    其实瞳儿跟安里木在上周的时候有个一面之缘的交集,只不过安里木完全没有注意到擦身而过的那位大美人,他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走的慢却稳,根本不像有些男人那样在走路的时候还不忘看看周围,顺便多看几眼路过的养眼美女。

    瞳儿的初试就是在安里木近乎正步的行走过悄声无息的失败,瞳儿回到酒店,歪头看着安里木的照片,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的有展小怜喜欢的资本,安里木的眼神告诉瞳儿,他心里满满的都是事情,很多很多,压的他没有也不想去关心外面的事情。他每天行走在单位和宿舍之间,过着两点一线清心寡欲的生活,瞳儿突然很想知道,这个看似冷清的男人在跟展小怜私下相处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

    展小怜为了他差点杀了燕回,瞳儿不信展小怜不知道燕回的身份地位,可她毫不犹豫的动手了,燕回脚上的伤她看过,展小怜对她自己下手的那股狠劲她也见识过,那个激发起燕爷无限兴趣的女孩,为了这个叫安里木的男人,甚至做好了锯掉自己双脚的打算。瞳儿知道,他的那股不顾一切的决心,是被逼至绝境的人才有产生的勇气。

    瞳儿举着照片仰面躺在床上,然后对着照片一笑,低低自语:“等着,我绝对会拿下你。”

    这是瞳儿的任务,也是她的决心,只不过很快,瞳儿就发现自己高估了她的信心。安里木根本就是百毒不侵,他跟任何人在一起,都保持着一种淡淡的疏离,他拒绝外人的亲近,就像个把自己困在自己圈子里的人。而且安里木的工作完全不对外,只跟内部人合作,瞳儿只能在外面接触。

    人和车都到位,瞳儿等在路口,安里木如往常一样走过来,瞳儿对着拐角打个暗示,一辆深红色的跑车快速的拐了出来,一阵紧急的急刹车外,还伴随着大声的提醒:“小心!”

    瞳儿跌坐在地上,深红色的轿车也停了下来,跟着出来一个惊慌失措的男人:“小姐,没撞到你吧?”

    “你怎么开车的?差点撞到人你知不知道?”瞳儿一扭头,看到穿着警服的安里木大声呼喊:“警察同志快来帮忙!”

    安里木下班以后身上还穿着警服,他刚刚看到了那个场景,其实安里木刚才没敢上前,他现在对车祸现场都有种恐惧心理,所以他看到行人没事,就停在原地。听到那女人的喊,他才试着往前靠近。

    安里木协调了下,司机赔了五百块钱,说是给瞳儿买点补品压惊的,然后一边道歉一边开车走了,瞳儿一脸惊恐的站起来,拉着安里木语无伦次的说:“谢谢你警察同志,谢谢你……”

    安里木抽回手,温和的对她笑了笑:“以后路边尽量往安全的地方走,别老以为司机就一定会知道怎么开车,有些新手司机根本控制不住,好在没事,以后千万小心点。”

    瞳儿愣了下,她看了无数张照片,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安里木,瞳儿觉得安里木可能是那种不太上相的人,看到本人她才知道哪些照片拍的有多丑,似乎每一张都变形,而眼前活生生的人才是真正的安里木。

    安里木疑惑的看着她,“小姐?你没事吧?要我帮你家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吗?”

    瞳儿回过神,立刻报给他一个手机号码,安里木用安抚的口气说道:“你稍等下,我这就给你家人打电话,不用担心,已经没事了。”

    结果安里木拨打的那个电话一直没人接听,瞳儿对他摇摇头:“我哥应该没带手机,我没事,我歇一会就会回去,警察同志今天真是谢谢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耽误你时间了,你先回去吧……”

    安里木看看天还亮着,路上人来人往的也没什么不安全,对着瞳儿有礼的说了声:“再见。”然后慢慢的走了。

    瞳儿扭头,看着安里木离去的背影,伸手按住“咚咚”跳的心脏,刚刚,她以为她的心脏会跳出胸膛,她从来不知道,会有这样一个男人,跟她曾经接触过的所有男人都不同,他温文尔雅文质彬彬,有着一颗正义的心和君子的胸怀,不会因为她暴露的胸脯而多看一眼,也不会因为她修长雪白的大腿露出任何淫邪的目光,他的目光暖暖的,笑起来的样子像个大男孩,温和而亲切,他像看着一个邻家妹妹一样看着她,笑容浅浅的说“再见”。

    ------题外话------

    爷病了一天,今天上来一看,今天的月票只有三张,爷的心拔凉拔凉的……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