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98章 封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安里木回到宿舍,打开门,走到床边坐下,然后伸手拍拍床面,看着那张硬板床半响,继而默默的扭头看着窗外。

    三月的天带着些许寒冬的冷意,安里木伸手推开窗户,空荡荡的小房间瞬间被冷风灌入,吹的桌子上的一叠白纸“沙沙”作响。安里木没有去拿饭盒,而是走到桌边,沾湿了毛笔,浸墨,一个字一个字的写着,旁边放着一个练习书法用的帖子。年轻的身体苍老的心,他知道,自己需要痊愈。

    正如那位资料库的老刑警所说,“这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他会想着念着缅怀着,然后忘记。

    瞳儿回到酒店,刷卡开门,随手关门,踢掉脚上的高跟鞋,直接扑到床上趴着,即便到现在,她都无法控制她心脏剧烈的跳动,她伸手捂住脸,她会死的,她会死的!她不确定她究竟怎么了,只是看着那个人的脸,她都会有种难以言喻的激动。那颗呼之欲出的心强烈的做出反应,瞳儿伸手按住心脏的位置,在跳,真的在跳,只要想到,就会一刻不停的以平时两倍的速度在跳。

    瞳儿伸手掏出枕头底下的照片,趴在床上一张一张的翻开,真的,她发现这些照片真的拍的太丑了,她从来不知道她的摄影技术这么差,明明本人那样的俊朗,怎么她拍出来以后会这么难看?手一扬,那叠照片顺着她涂满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呈雪花状四处散落在床上,她再次倒在床上,闭上眼睛跟自己说:“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想……不要想……”

    展小怜回宿舍,展爸已经来了两三次了,宿舍的另一个女生看到展小怜回去,赶紧跟她说了声:“小怜,你爸来找你好几次了,你赶紧去找他吧。”

    展小怜淡淡的“哦”了一声,“知道了。谢谢哈,我马上就过去。”

    女生点头,推了推眼镜,继续低头看书。

    展小怜小手揣口袋蹦蹦跳跳跑去找展爸,展爸正戴着眼镜在宿舍备课,听到敲门声就出来开门,展小怜笑眯眯的站在门口:“爸,我同学说你找我?是不是我妈又跟你唠叨我没回家的事?”

    展爸点点头,“你妈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已经好几个星期没回去了,她不念叨才怪。对了,你那同学的摄影拍完了没啊?下周总能回去吧?”

    展小怜立刻瞪大眼睛:“没啊,哪里拍完了?不过也快了,在做收尾工作呢。下周估计还回不了,下下周才能回去。”

    展爸伸手摘下眼镜,戳戳展小怜的脑门:“你呀你,玩野了是不是?你跟爸说实话,你是不是背着我们谈朋友了?”

    展小怜眨了眨圆溜溜毛茸茸的大眼睛:“没有啊。”

    “真的假的?”展爸追问:“就是从这学期开始,你就三天两头不回家,到底怎么回事?小怜,乖闺女,你就跟爸爸说实话,是不是谈男朋友了?现在大学生谈男朋友很正常,你年纪也到了,爸爸不会怪你,你就跟爸爸说实话。”

    展小怜坚定的摇头:“没有,真的没有,你不信问我宿舍的同学,或者是辅导员,人家约会我看书,我可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你说你跟我妈看那么紧,我哪敢啊?我多喜欢木头哥哥啊,结果你们还给破坏了。”

    一听到安里木,展爸的表情就有点不自然,讪笑着看着展小怜:“小怜,还因为你木头哥哥的事怪爸爸呢?你那时候多小?爸爸是为你好。”

    “谁知道……法西斯,独裁者……”展小怜不满的嘀咕一声,展爸有愧在先,也不敢说什么了,半响才邀功似的从桌子底下掏出一袋吃的:“对了小怜,这是爸爸带给你的……”

    话没说完,展小怜直接说了句:“是我妈让你带的吧?我会跟我妈说我收到的。”

    展爸:“……”这是恨上了?都直接绕开他了。

    展小怜翻了翻袋子,翻出只桔子开始剥皮,展爸赶紧殷勤的把垃圾桶塞到她脚边:“小怜,这有垃圾桶。”

    抬了抬眼皮,展小怜老佛爷似的从鼻孔眼发出“嗯”一声,继续剥皮,剥完了,她掰成两半,这半吃一片那半吃一片,就是不给展爸,这要是以前,她肯定会麻利是给展爸塞两片到他嘴里,展爸的这个心啊,觉得就跟闺女手里的桔子瓣似的,被他小闺女给划拉开了。

    正伤心着呢,展小怜看到她爸的脸,偷偷一笑,然后伸手把剩下的桔子一股脑塞到展爸嘴里:“喏,分你一半。”

    展爸顿时眉开眼笑,这才是他的好闺女嘛,别说龙氏三兄弟,其实他这当老爹的也挺容易满足的。

    展小怜吃桔子,展爸在旁边备课,正认真的写着最新的教案,展爸的手机突然想起来,展小怜一听声音到处摸,最后在她屁股下面摸了出来,看了眼上面的人名,展小怜伸手递给展爸:“爸,一个叫老虫哥的人给你的打电话。”

    展爸一听,立刻顿了下,然后拿起电话按通,一边说了声“喂”一边伸手拉开门,“老虫哥……”

    展小怜撇撇嘴,她又不会偷听什么,干嘛还出去打电话,也不嫌外面的风吹着冷。

    展爸走到楼下,在下面才开始:“老虫哥,我请您帮忙的事怎么样?”

    老虫哥在那边笑呵呵的:“你家闺女还是学生吧?能有什么事?什么都没查出来,您就放心吧,不过你妹妹展英出国了,听说江哲海出事了,现在已经被弄去了,腿也废了,所以展英很聪明的跑路了……”

    展爸愣了下,下意识的问:“什么时候的事?”

    老虫哥含含糊糊说了句:“就年前的事……哎哟……展卫,我还有事,忙着呢,要是没别的事我挂了呀。”说着,不等展爸道谢,直接挂了电话。

    展爸看着挂断的电话,心里对展小怜在青城的时候没什么事松了口气,不过对展英的事又开始挂心了,之前因为小怜他一直打电话,可是电话一直没打通,小怜开始说是手机坏了电话线在整改,他都信了,可现在怎么回事?展英突然出国,还跟他连招呼都没打,到底怎么回事?

    展爸回宿舍,展小怜躺在床上,头上枕着展爸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看到展爸进屋就看了她一眼,继续一边哼哼唧唧的哼着歌一边吃着桔子。展爸进屋坐下,问了句:“小怜,你上次去你老姑家的时候,你老姑在家?”

    展小怜点点头:“在啊,而且我姑父也在呢,对了爸,我怎么感觉我姑父阴深深的?看着像个阴谋家。”

    关于江哲海人那人,展小怜说这话展爸相信,他也见过江哲海一次,那人留给他的印象也是一肚子见不得人事的感觉,如果小怜没见过,肯定不会下这样的结论,再对比下老虫哥的话,展爸总算暂时安下了心。

    老虫哥打电话的时候太阳穴被人抵了把枪,挂了电话就被人用枪托砸的头破血流,他扭着肥胖的身体,唯唯诺诺的对着眼前不可一世的青城帝王磕头:“爷,我之前真还没打过电话,真是没有,刚刚说的保证是第一次的话,我我我什么人啊?绝对不敢欺骗您老人家啊……”

    燕回坐在宽大的沙发椅上,伸出食指挠了几下额角,“本来这种小事爷不想过问,不过呢,爷最近闲的无聊,难得亲自审一次,如果不想死,你就实话实说,如果跟爷玩心眼,爷就让你生不如死,听明白了?”

    老虫哥急忙点头:“听明白了。”

    “很好,”燕回假仁假义的拍手赞赏,问:“那个叫展卫的跟你什么关系?”

    老虫哥想了想,半响说了句:“这个,什么关系都没有……”燕回挑眉,脸上带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老虫哥急忙说:“爷,您老等等等我说完,就是这个展卫他好像跟谁都认识,我这也是顺手帮忙,他虽然不是道上的,不过他认识的人特别多,我之前有个亲戚出了点事,那亲戚住在摆宴,所以这次是为还展卫的人情来着,爷,我真没想查您老人家……”

    燕回微微抬起头,“啊”了一声,扭头问:“上次爷记得谁说这个叫展卫的人家世背景清白,没有不良案底和前科,是吧?既然这样,凭什么人家要给一个教书匠面子?爷最近太闲,突然想搞清了,去查。”

    有人领命出去,老虫哥看看周围阴深深的环境,心里发毛小腿哆嗦,“爷……爷……”

    燕回邪笑:“别说叫爷爷,就是叫祖宗也晚了。在青城,爷还不知道竟然有人胆肥查到爷的头上。怎么?对你查到的消息很得意是不是?”

    老虫哥拼命摇头:“爷,其实我什么都没查到,我真的什么都没查到……”

    老虫哥有多背,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本来查展英那边很顺利,包括展卫家的闺女也被牵扯其中,结果刚查到跟燕爷有关在画舫池的关系,就被人捉到了,老虫哥干了一辈子传话筒的工作,这是第一次失手,唯一的原因就算他查的人是燕回,而画舫池事件,还是燕回这辈子最不愿意被人提起或者说起的事,死胖子还拼命去查,什么意思?

    别说老虫哥查到了画舫池这块,就算没查到,燕回也不可能放过他,想了想,翘着的二郎腿抬脚拿下,燕回站起来拍了拍手,临走的时候说了句:“割了他的舌头,爷最讨厌小喇叭什么的……”说着,燕回抬脚,悠然自得慢条斯理的走了出去,身后是老虫哥拼命求饶和呼喊的声音,最终被掩在门后。

    “对了,”燕回走了几步,突然站住,扭头看了眼身后跟着大批保镖,说:“以后如果再有人查爷,还有那妞的事,什么消息都没有,爷最讨厌被人翻旧账。”

    燕回这是封杀了所有关于他跟展小怜的消息,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不过毫无疑问,这是燕大爷玩女人生涯中仅有的一次,燕大爷素来都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换了个新美人的主,如今,或许是为了掩盖他愈发低下的品味,也或许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有那么一个宝儿,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燕大爷是封锁所有有关这事的消息,换句话说,展爸再怎么请人查,也查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展小怜提着她的一袋子吃的回宿舍了,宿舍里只有彭玉一人在,见到展小怜进来只是淡淡的抬了抬眼皮,继续凑到镜子面前刷她的眼睫毛。展小怜对彭玉的印象差不多就是这个刷睫毛的动作了。

    展小怜顺手把袋子扔到床上,鞋一脱盘腿坐上去,从袋子里拿出一根火腿肠,对彭玉扬了扬:“吃不吃?”

    彭玉刚摸完口红,正在抿嘴以图唇色自然,她看了展小怜一眼,摇摇头:“谢谢,不吃。”

    展小怜一边歪头啃着火腿,一边说了句:“彭玉,我怎么觉得这两天你更漂亮了?”

    女人谁都希望被人夸漂亮,彭玉打扮就是为了让人看被人夸,一听展小怜夸她,女人的虚荣心立马就出来了,睁着眼问:“真的?”

    展小怜点点头,一边吃东西一边说:“是啊,我看着是女人味出来,交男朋友了吧?”

    彭玉的脸上立场露出一抹羞涩的笑,站起来提着包说了句:“不跟你说了,我出去了。”

    展小怜对她摆摆手:“拜拜。”然后继续认真吃东西。

    吃完了,展小怜也开始照镜子,左看看右看看,胖了,真的是胖了,看了看旁边的一堆零食,从里面挑出几样肉类的单独拿开分到小袋子里,然后提着小袋子踩着拖鞋出门找穆曦。

    结果穆曦不在宿舍,展小怜给她打电话,穆曦立刻就接了,在电话嚷嚷:“胶带胶带你在哪啊?”

    “我在你宿舍呢,给你送点吃的,你哪呢?赶紧回来。”展小怜说着挂了电话,穆曦的宿舍跟展小怜一样,也是四人宿舍,不过如今房间里是三个人。展小怜坐在下铺的床上,对面坐着一个文静的女生,展小怜知道那女生叫陈棉,就把自己袋子里的东西掏出一袋撕开,推倒桌子中间,自来熟的打了个招呼:“大棉,吃东西,给傻妞的,她不来就便宜你了。”

    陈棉抬头,对展小怜友好的笑了笑,伸手捏起一根小薯条塞到嘴里:“谢谢,待会穆曦来了肯定要跟你急,说你借花献佛了。”

    展小怜嘎嘎笑着挥手:“我还没交接到她手里呢,所有权还是我。”

    两人一边吃一边说话,一会功夫就听到歪头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展小怜不用看就知道是傻妞跑回来了,穆曦推开门,一阵风似的跑进来:“胶带,我的吃的呢?”

    陈棉忍不住大笑:“我就知道她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吃的。”

    穆曦嘟嘴,看着展小怜跟陈棉两人笑个半死,嫉妒个半死:“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还联合起来欺负我一个人。”

    展小怜龇牙笑:“谁让好欺负啊?”拍拍手边的袋子:“喏,给你的。刚刚被我们吃了一袋薯条。”

    穆曦蹦跶:“胶带你怎么能吃给我的东西呢?你对我一点都不好。”

    展小怜懒的理她,站起来穿拖鞋:“那你找个对你好的,我要先回去了。”

    穆曦只顾着她的好吃点,压根不理展小怜,展小怜自己翻着白眼走了。

    穆曦前一阵帮大四学长拍的照片出来了,大四学长说话算话,为了答谢穆曦,真的送了一整套装裱好的照片集给她,拍的时候她喊着不乐意,不过拍完了看到照片好看就得瑟了,捧着照片跟展小怜显摆,展小怜想一巴掌拍飞她。

    照片被展出,展小怜拉着穆曦一起看,看的展小怜妒忌的要死,怎么同样是人,这差距就这么大呢?看看这小妖精的这些照片,真是一张比一张勾人,那些男生看的口水都往下掉了,穆曦看的有人偷拍,气的小脸都绿了:“胶带,他们怎么这样啊?都说不让拍照还拍……”

    展小怜不理她,跟着人流一路看下去,走出展馆的时候还叹口气,她要是长傻妞那样一张脸,她睡着了都能笑出声,回头看了眼撅嘴委屈生闷气的穆曦,这张祸害脸,要不是有李晋扬护着,不知能惹出多少事呢。

    展小怜心里这想法其实本来就是感慨下,结果几天以后,穆曦突然哭着跑来找她,说学校有个老师摸她,还亲她,展小怜有点傻眼,赶紧拉着她坐下来:“是谁啊?你知道名字不?”

    穆曦一边哭着抹眼泪,一边说:“赵,赵敏生……说,说可以推荐我当交换生……然后就,就……呜呜呜……”

    展小怜跺了下脚,原地骂了句:“擦!我猜就是那人渣!”

    赵敏生家有亲戚在省教育局,听说后台挺硬,这种事也不说一次两次,而且,这人也聪明,专门挑那种家里条件不好,容易拿钱搞定的女生下手,大多女生都会碍于他的身份的背景吃闷亏。

    听完展小怜的话,穆曦哭的更伤心了:“怎么办啊?他那么坏,会不会以后还找我麻烦?”

    美人哭了都好看,展小怜赶紧拿毛巾给她擦脸:“你以后别理他就行了。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

    穆曦一直,就是担心她赵敏生使坏她出不了国怎么办,展小怜最后答应她去找她爸问问,不过展小怜也不敢保证,毕竟展爸是历史系的,跟商学院是两个院系,也只能是试试运气罢了。穆曦这才先擦干眼泪不哭。

    展小怜就知道穆曦那张脸就是祸害,没有人护着,这丫头以后肯定还会被人家欺负,现在禽兽这么多,她的长又那么好看,而且人还有点傻兮兮的,以后不知道还会碰上多少禽兽呢。

    穆曦坐在展小怜床上抽噎,展小怜又给她擦擦眼泪,试探着跟她说话:“对了傻妞,现在帅哥大叔还跟你联系吗?”

    穆曦挤出一滴眼泪,伸手擦了,点点头:“嗯,李晋扬说是我朋友,有时候会联系。”

    展小怜想了想,找了个不让穆曦反感的说法:“还不错哇,我也有几个男性朋友,跟女生朋友在一块的时候,都购物,跟男性朋友在一块那就是花他们的钱理所当然,谁让我是女生呢?对了,男性朋友还有个最重要的作用你知道是什么?”

    穆曦红着眼睛看着展小怜,实诚的摇摇头:“不知道。”

    展小怜对她一笑,说:“安全感啊。碰到伤心事跟女性朋友讲,比如现在,不过傻妞,如果你碰到危险事记得要跟男性朋友讲,因为男人有保护你的力气,你说是不是?”

    穆曦委屈的看着她:“那我要是遇到危险了你不保护我?你自己跑掉?”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我当然要先跑路了,你说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怎么保护你?”

    穆曦嚷嚷:“可是,可是好朋友不应该是有难同当吗?”

    展小怜一伸手把穆曦凑近自己的脸推开:“谁跟你有难同当?保护女人是男人的事,我还等着人来保护我呢。真碰到危险了,别想着其他的,先想着怎么保护自己,你保护了自己才能保护别人,自己都挂了,你还怎么保护别人?不定你都妨碍了其他有能力帮忙的人呢。”

    穆曦眨了眨眼:“那怎么办啊?”

    展小怜说了句:“刚刚不是说了吗?找男人解决啊,欺软怕硬,谁不知道很多这种人?”

    穆曦低着头不说话,半响闷闷的“哦”了一声,展小怜推推她:“要是那个姓赵的再找你麻烦,你记得跟李晋扬说一声啊。”

    穆曦还是低着头,展小怜见她不吭声,估计她心里又在犯二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她这会正伤心,万一适得其反就不划算了。

    陪着穆曦一起去她宿舍,展小怜自己跑去展爸的宿舍问赵敏生的事,结果展爸听了直皱眉:“又是他?这人可真是屡教不改,上次欺负了一个女学生,风头刚过就旧病复发了。”

    展小怜围着展爸问:“爸,我那个朋友担心出不了国呢,你能不能帮着说说?”

    展爸摘下眼镜,捏捏太阳穴,“赵敏生直接取消人家出国的名额打不可能,顶多会把他选中的人推上去占一个名额,他的影响还没大到可以直接取消人家出国的机会。这个放心吧,要是到时候真那样,爸爸就帮着去问问。”

    展小怜立刻蹦起来:“爸,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能反悔的啊。我同学出国的机会就指靠你了哈。”说着,展小怜一阵风似的跑了。

    展爸愣住原地,抓抓头,纳闷的自语道:“我只说帮着问问,怎么到了她嘴里就指靠我了呢?”

    展小怜因为把穆曦的问题抛给了展爸,自己乐滋滋的回宿舍了。

    这事过后几天某天晚上,从外面回来的拿饭盒的一个同学语带惊讶的跟展小怜说了句:“小怜,不得了了,咱学校估计来大人物了,我刚刚看到我们校长都出动了呢。”

    展小怜完全没兴趣的“哦”了一声,每次上面来检查都是白天,这次挑晚上?脑子秀逗了吧?

    第二天展小怜才知道,昨晚上来的人果然不是领导,不过也不低于领导的层次了,因为来的人是李晋扬,赵敏生又找穆曦麻烦,穆曦被逼的打算退学,结果把狼给招来了。

    这事还是穆曦自己跟她说的,反正说的时候心情很好的样子,展小怜一猜就是帅哥大叔把事情摆平了,最起码展小怜认为事情是平了,不过半个月以后,展小怜才知道,之前的事没平,因为她从燕回那回学校以后,很多学校都在传,说赵敏生那玩意昨晚上被人割了,这消息听的大快人心,人渣总算有了人渣的报应,到这为止这事才算真正完。

    说到人渣,展小怜觉得除了赵敏生,燕回也算得上人渣里的人渣,展小怜想起来就恶心,这周去青城,结果好死不死,展小怜竟然看到了彭玉。

    彭玉是把燕回当着财神金主,她一直留着燕回当初散出去的那张名片,开始不好意思,后来觉得自己以后肯定再也碰不到长成那样的男人,所以厚着脸皮鼓着勇气给燕回打电话,美人主动送上门投怀送抱,燕大爷怎么可能会拒绝?直接大方的接纳,不过对于彭玉的长相,燕大爷很不满意,浓妆艳抹以后才美的女人自然没有瞳儿那种天然妖的风情,也不可能有红莲那样入骨骚的媚劲,要说冷艳美人燕大爷身边还有位见血倾城笑的雪姬……怎么也轮不到彭玉这种的占噱头。不过,彭玉也算有点本事,因为她不但成功侍候好了燕回,还让他第二次召见。

    就是这第二次,让展小怜给碰上了,展小怜真心觉得太膈应了,他什么女人不好找,为啥非得找个她同班同宿舍的同学?那彭玉要是个绝世美人展小怜也能谅解,偏偏彭玉在燕大爷的那堆美人里,排末尾都是抬举她的,展小怜觉得燕回这绝对是故意恶心她?而且,这周侍寝完以后,燕大爷很不高兴的说了句:“不满意。”

    展小怜真想送他一句,太阳你全家不解释。

    ------题外话------

    爷被今天月票感动到了,所以在病中依然力所能及的爬字,妞们,感动吧?感动继续拿票哄爷高兴~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