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02章 湘江龙氏

第102章 湘江龙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爸带展小怜去湘江是放假之前就计划好的,展小怜为这事还谋划了很久,听说湘江那边有些东西很便宜,她还摩拳擦掌的打算跟展爸要钱买些好东西回来呢。所以当燕回一脸不高兴的说不行的时候,展小怜脸上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而是直接抱着他的胳膊撒娇:“爷,燕大爷,我知道您老人家不缺女人,您就是不高兴我往歪头跑嘛。我知道,不过我又不是去玩,我是去看眼睛的嘛。您说我要是出去玩那是不像话,我这不是有正事要办吗?爷,您老就开开恩嘛,我回来给你带礼物呀。”

    展小怜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手不麻的,燕大爷表示不高兴的扭头不看她,展小怜就主动往他面前凑,“爷,您就别生气了呗。我都在这样了,您老就对我笑笑嘛。不然我觉得撒娇撒的可失败了。要不爷,我给您老唱首歌吧?保证你喜欢听……”

    燕回总算回头看了她一眼,手一拉往怀里一按,邪笑道:“相比唱歌,爷更愿意听你叫几声……”

    展小怜伸手就勾着他的脖子,流氓的说:“爷,您就放心吧,我叫的保证比你刚刚带回来的女人叫的好听。”

    燕回“哧”一声笑出来,把她往自己身上按了按:“爷说,你这妞怎么就这么流氓呢?”

    展小怜立刻答道:“这样才配得上爷尊贵无比的大流氓身份嘛。”

    也不知道是展小怜的话取悦了燕回还是她服软的态度让他满意,反正燕回之后就没再提不让她走的话,只是一整天到哪,展小怜都被他高大的身躯压的走路陪着他逛。晚上展小怜跟他商量要回老姨家,结果燕回直接让人封了门:“当爷傻?你走了谁陪爷?爷刚把爷那些美人撵了,你要是敢走爷就打断你的腿。”

    展小怜:“……”默了默,才说:“可是爷,我要怎么跟我老姨讲?我才放假第一天,我答应我老姨在她家住三天的,然后要去湘江……”

    燕回斜眼看她,“那爷帮你打电话说一声……”

    展小怜一听,默默的自觉拿起电话给老姨打了,要燕大爷打电话?算了,她还想多活两年呢。

    青城三天,展小怜就是糊弄过去的,这边说好话那边说谎话,在燕大爷面前当了三天龟孙子,回老姨家老姨对她不着家的行为很不高兴,还挨了老姨白眼,展小怜觉得世上最苦逼的人就是她了。所幸苦日子没多久,展爸在家打电话让她提前回去收拾东西。

    以前展小怜年纪小,展爸怕她有什么不良反应,不敢带她坐飞机,如今她都这么大了,身体跟小时候比强壮了不少,所以为了不在路上遭罪,展爸跟展小怜说好两人这次要坐飞机。展小怜第一次坐飞机很紧张,不过她知道飞机失事率低,比汽车安全多了,所以紧张归紧张,还是敢坐的。

    路上展爸跟展小怜说了,这次除了检查下看看能不能摘眼镜,还有个事就是去龙家,展小怜眨了眨眼睛问:“爸,龙家是哪家?”

    展爸解释:“上次去我们家做客的那三个哥哥还记不记得?”

    展小怜一听,不由撇了撇嘴:“原来是他们家啊。去就取呗,反正又不是常住,我没问题。”

    展爸看着她的反应不由笑了:“不是跟几个哥哥处的挺好?怎么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对了小怜,去了可不能像在家里一样随便,我们这次可是客人。”

    展小怜翻白眼:“放心吧爸,我看着就那么不靠谱?做客之道我还是懂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展小怜看到前去接机的龙湛时,还是做了个不靠谱的表情,斜视撇嘴一脸不屑。其实一点都不怪展小怜这副表情,实在是龙湛让她无语,她爸说龙湛在摆宴流鼻血是因为水土不符,怎么他都回湘江这么长时间了,这水土不服的毛病还没好?

    龙湛的鼻血流的他白色的衬衫上全是,看着血腥暴力又恐怖,展小怜扭头看着展爸,这下连展爸自己都不好说什么了,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看着闺女小声的解释:“这个可能是天热上火了……”

    接机的是龙湛,除此之外他后面还跟着一个车队似的摆场,展小怜一下飞机还没反应,就被眼前的阵势给吓到。飞机两边站了两排人,服装整齐动作一致,一看到展小怜就齐刷刷的九十度角鞠躬:“欢迎展小姐……”

    展爸擦汗,展小怜无语。

    列队的尽头站着龙湛,身后站着的是龙谷还有一堆展小怜都没见过的男男女女,等展爸跟展小怜走近,竟然还有人献花。对于眼前夸张的一幕,展小怜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她倒是想靠谱一点,可这些玩意到底是哪个不靠谱的人整出来的?

    “小怜!”龙湛的手里拿着块毛巾,正捂着鼻子闷声闷气的喊,如果不是嘴巴被毛巾挡了下,展小怜绝对能听出其实龙湛的语气里是带着巨大的惊喜的,“路上顺利吗?还好吗?”

    展小怜抬头看天不开口,展爸知道小闺女不高兴了,只得代替展小怜开口:“龙湛,小怜第一次坐飞机,累坏了,先回去歇着再说。”

    龙湛急忙点头,一伸手拨开身后的人,想殷勤的拉展小怜以示亲热,手刚伸出来就觉得鼻血喷涌,只得赶紧离的远一点,这下便宜了龙谷,推了推眼镜,虚虚搂着展小怜的肩膀,把她带到停在旁边静候的一辆加长车上,“小怜,小心碰头,路上累了,我们先回家休息下。”

    展小怜回头看着展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眼睛啊?”

    展爸走在后面,正屈身礼貌的跟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说话:“龙小姐别来无恙,看到小姐这样精神,真是让人放心。”

    “谢展叔惦记,是哥哥们照顾的好。”女孩面容姣好气质超群,穿着一身洁白的带着蕾丝花边的长裙,长至臂弯的宽袖下两只洁白细长的手臂优雅的放置身前,头发长而卷,一直拖到腰下,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平底小皮鞋,那气质神情以及衣着打扮,看着就跟古代希腊神话里的女神,一看就是出身高贵的千金小姐。跟展爸说话的时候语气淡淡,说不上是怠慢但也不算是晚辈对长辈的态度,反正展小怜看着自己老爸那样跟那女孩说话,可对方爱理不理的态度让展小怜很不高兴。

    展小怜回头:“爸,你走那么慢干什么呀?能不能走快点啊?”

    展爸抬头对展小怜挥挥手:“马上就来。”

    展小怜直接坐到车上,龙谷在她旁边坐下,展小怜扭头看到展爸往后面的车上走,顿时要推开下车:“二哥,我去跟我爸坐一辆车……”

    龙谷一把拉住她:“小怜,一样的,反正一会就到了。”

    展小怜冷着脸看着龙谷:“不一样,这车明摆着比后面那些车好,你当我不知道?我爸都不能坐我凭什么要坐?二哥,你跟大哥坐吧,我坐后面去。”

    正拉扯着,另一边的车门一开,龙湛捂着鼻子坐进来:“小怜,怎么了这是?”

    展小怜的小脸冷飕飕的,她是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现在这情况明摆着他们没把她爸放在眼里,别说展小怜跟展爸的感情那么好,就算不好,展小怜也不可能让外人怠慢了自己老爸啊。她推推龙湛,“大哥,你让让,我去跟我爸坐一块……”

    龙湛看了龙谷一眼,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拉住展小怜:“没事,小怜你坐下,我刚刚叫了,不过美优跟展叔的感情好,缠着展叔说话,所以过不来。”

    展小怜微微抬下巴:“美优?”

    龙湛“啊”了一声,解释道:“忘了跟小怜介绍了,待会我让她来见你好不好?”说着,龙湛吩咐司机:“开车。”不等展小怜说话,他继续说:“展叔以前过来的时候都会给美优带礼物,不过这几年来的少,美优一直在念叨,所以这次看到了自然就有话说。”

    展小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扒在座位上往后面看,透过灰色的后车玻璃,她看到后面的车一直都在后面跟着,龙谷拉着她:“小怜,坐好了,展叔就在后面的车上,别担心,不会丢了展叔的。”

    展小怜没好气的说了声:“我是怕我爸把我丢下好不好?从刚刚开始就打算丢下我了,等着,我回去就跟我妈告状……”

    龙氏兄弟对望一眼,各自扭开头,接着就没说话,展小怜也闷闷不乐,时不时往后看一眼。

    二十分钟后,车队终于停了下来,车停稳后有人过来拉开车门,对着龙氏兄弟恭敬的屈身:“龙先生,到了,请下车。”

    等他们俩都下车了,展小怜也从一边下车,撒腿就往后面的车跑,等展爸下车了,展小怜就对着展爸蹦跶:“爸,你怎么都不跟我坐一辆车?我还以为我被你遗弃了呢!”

    展爸一脸不知道说什么的表情:“坐哪辆车还不一样?这不是都到了嘛?”

    展小怜嚷嚷:“哪一样了?我心里害怕啊,你说你要是偷偷把我扔湘江了,我身上又没钱,我怎么回去啊?我回去肯定要跟我妈告状,爸你惨了,我妈肯定会骂你。”正说着,展小怜歪头看了眼展爸身后,隔着一辆车的距离,那个女神一样的女孩已经下车,面无表情的站在车门后,蜜色的唇彩在阳光下泛着彩色的高光,让她的脸看起来贵气又冷艳。

    龙湛龙谷跟着展小怜过来,“小怜!”

    展小怜没好气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干什么呀?”

    展爸提醒她:“小怜跟哥哥们好好说话。我们路上说好的,忘了?”

    展小怜立刻放软声音:“大哥二哥,什么事呀?”

    龙湛立刻捂着鼻子把头歪到一边,龙谷一脸替他丢脸的表情,上前一步,对车门处的女孩招手:“美优,过来。”

    那女孩立刻走过来,龙谷笑眯眯的跟展小怜说:“小怜,这是美优。”

    展小怜对龙美优摆摆手,自来熟的打招呼:“你好。”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龙美优对她欠了欠身,跟展小怜小白又通俗的打招呼方式比,龙美优的动作要显得优雅又有教养的多。

    龙湛对龙谷摆手示意带他们走,自己朝着一处假山后面奔去。

    接送的车被陆续开车,龙谷带着展小怜跟展爸抬脚往前走,一路假山林立,树木冲天,就跟走进了古代的皇家园林似的,曲曲绕绕了老远的路,才到房子里,展小怜一边走一边看,觉得挺好奇,现在还有人家是住在园林里的呀,看来龙家的还是挺有钱的。

    展小怜拉拉展爸:“爸,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有钱的朋友啊,看看他们的房子,这要弄古代,非富即贵啊。”

    展爸直叹气:“别胡说,不许乱说话知道吗?”

    展小怜点头:“知道知道,我就是感慨一下嘛。”

    龙谷听了直笑:“小怜喜不喜欢这里?你要是喜欢,二哥也送一个这样的别墅给你好不好?”

    展小怜翻白眼:“得了二哥,别说这么夸张,送我?你当送根铅笔这么容易,这得多少钱啊?这非亲非故的,你敢送我还不敢要呢。”

    龙谷呵呵笑,不接话,而是拉着展小怜的胳膊穿过一个镶满水钻的走廊,直接进入金碧辉煌的正厅,“小怜,我们到家了!”

    ------题外话------

    爷表示无限的惆怅,感冒好了,咳嗽也好了,但是,从尾牙开始,喉咙疼,开始隐隐约约不厉害,现在已经疼到咽水也困难的地步,哪位美妞能告诉爷这都是为毛?为毛?为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