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04章 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

第104章 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第一次进这种场所,与其说她兴奋还不如说她好奇,尽往人多的地方钻,就想着盼着能在赌场遇到个赌神一样的人物,电影上都是这么演的嘛。

    龙湛对于自己把展小怜带过来,而她表现的又那么高兴表示无比的欣慰,而龙湛的到来也让整个场子的人都放下手里的赌局,过来跟他套近乎。刚进来的时候因为龙湛一直捂着鼻子,虽然有人疑疑惑惑的看,但是一直没人敢确认,直到后来展小怜自己满场子跑了,龙湛放下捂着鼻子的毛巾,原本那些疑惑的人才发现那人确实是龙湛。

    龙湛的气质跟整个周围的环境都融合的恰到好处,少了那块带着血迹的毛巾,整个人完全是为这样的场合而生,他悠然自得的周游在众多赌客之间,丝毫不逊色任何跟他打招呼的人。

    展小怜找了一圈,看起来有钱的人确实多,不过让她觉得是赌神级别的一个没发现,赌场设施好的让人吃惊,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入眼的地方。原本展小怜以为场子里的人已经是富豪级别的了,结果发现她看到的不过是大厅,属于普通赌客,真正的顶级豪客,有专门的豪赌包厢,只有进入包厢的那些才是顶级富豪赌客。

    一圈看下来,展小怜直咂舌,玩的都真的呀。

    正对着一堆人探头探脑看呢,冷不丁龙湛站在了展小怜身后:“小怜,想不想玩两局?”

    展小怜回头看了他一眼,赶紧摇头:“不玩,不会啊,万一输钱我就惨了,把我买了我也没钱。”

    龙湛手里捏着毛巾,随时随地防止自己流鼻血,伸手拍拍面前一个人的肩膀,那人回头一看龙湛,急忙让开了路:“龙先生您坐。”

    龙湛拉着展小怜坐过去,伸手捂着鼻子,对展小怜说:“我们玩个最简单的,赌大小好不好?不玩钱。”

    展小怜觉得赌大小是靠运气,她运气一向不好,摇头:“不玩。没意思,现在玩的是什么?”

    对面穿着兔女郎性感服装的美人对着龙湛抛媚眼,嘴里却麻利的回答展小怜:“二十一点。”

    龙湛立刻问:“小怜,你有兴趣吗?我们就玩意一把,不算钱。”

    赌桌周围围了*个人,有男有女,看到龙湛纷纷跟他打招呼,龙湛捂着鼻子,抬抬下巴,“陪我妹妹玩一局,小孩子第一次来,什么都不会,让着点。”

    展小怜心里也有点好奇,闷头闷脑的坐下,兔女郎开始发牌,龙湛挨着展小怜坐,庄家发牌的时候龙湛就跟展小怜讲规则,一圈下来展小怜啥都明白了,简单点说就是算二十一。

    *个人,本来就是看龙湛的面子陪展小怜的,龙湛下了赌注,输赢算他的,就是让小怜找个乐子,如果她能喜欢那是最好不过了。结果一圈下来大家都傻眼了,别说赌客,就连龙湛都有点傻,小怜这学的是不是太快了?

    展小怜看了龙湛玩一把后就能独当一面了,没办法,她记得住牌,每个赌局的小牌出了多少,大牌出了多少,她一清二楚,记住出了多少牌,估着剩下多少牌,一猜一个准,本来龙湛是为了哄她开心的,结果倒好,她玩一把赢一把,玩到最后展小怜觉得太无聊了,一推牌,嘴里说了句:“这样有什么好玩的呀?就跟算数似的。”

    众赌客:“……”人家拼死拼活的赢上一把就不得了了,她倒好,一圈下来学会了不说,还次次都赢,这不是打击这些职业赌徒吗?

    龙湛知道小怜记性好,想着应该跟老二差不多,结果小怜的脑子跟老二比,记忆力还是更加深远的,她的记忆可以延伸到更远的时间,而且,龙湛觉得小怜除了记性好,脑子也是活的,换句话说,就是人家常说的聪明。

    展小怜的新鲜劲过去了,就闹着要回去,“大哥,我都看过了,没意思,我爸也不让我赌钱,我不想玩了,回去呗。”

    龙湛就想着法子想让她多玩一会,追着她问:“那小怜,带你去购物好不好?你好容易来一次,不多买点东西多亏,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怎么着也是女孩子,而且还爱漂亮,一听说可以购物,立马就同意了。

    其实展小怜觉得挺奇怪,她跟龙家的几个兄弟在一块,她就有种肆无忌惮可以耍赖的心里,就算是她无理取闹他们也会应着,换句话说,展小怜觉得她对龙家兄弟没一点生疏感,本来她自己心里还是有的,但是那几个人对她的态度就跟他们和她特别熟似的,感觉就跟是从小到大陪着她一起长大似的,而且,这种陪着一起长大还不是她跟安里木的那种青梅竹马,展小怜自己也说不上来,反正她感觉就是这样。

    龙湛带着展小怜去逛大商场,结果展小怜啥东西都没买,龙湛追问,展小怜火冒三丈,从她的屁股口袋掏出展爸给她的三百块钱在龙湛面前晃了晃:“大哥,我就三百块钱,这个商场里头眼屎大一点的耳钉就要好几千,我怎么买啊?”

    龙湛一脸委屈:“大哥给你买……”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我干嘛让你买?我还是明天让我爸带我去便宜点的地方,我来就是为了讨便宜货的,这么多高级货,我现在不能用,我还上学呢。”

    龙湛回头看了看商场,语气带着点讨好的说:“小怜,要不大哥把这个商场买下来,你要什么只管拿,一毛钱都不花,这样不就不用花钱了是不是?”

    展小怜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龙湛,歪着小脸凑到龙湛面前,眨了眨毛茸茸的眼睛,抿着小嘴对着他看,龙湛的鼻血“啪嗒”一点往下滴,他慌忙伸手捂住后退一步,“小,小怜,怎么了?”

    龙湛后退一步,展小怜跟着就上前一步,继续盯着龙湛看,龙湛被她盯的发毛,满头是汗:“小怜……”

    展小怜半眯着眼,露出一脸暧昧的笑,突然问:“大哥,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想娶我当老婆?”

    龙湛先是一愣,跟着那脸转眼就红的像布,额头满是汗,捂着鼻子低头哼哼哧哧就是不说话。

    展小怜往他面走了一步,龙湛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展小怜追着他问:“大哥,真让我说对了?我看电影小说里头都会这样演,大哥,你不会跟我有娃娃亲吧?”

    龙湛猛的抬头,睁大眼睛:“啊?”

    展小怜伸手摸下巴,一脸福尔摩斯的自得:“我之前跟我木头哥哥谈恋爱,我爸千方百计的给破坏了,难不成就是为了这门娃娃亲……”

    龙湛的眼忽的闪出点精光,突然开口:“木头哥哥?谈恋爱?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木头是谁?同学?朋友?他是干什么的?多大年纪了?有正当职业没有?家里什么背景……”

    展小怜仰着小脸歪着小脑袋看他:“大哥,你还真当是我哥啊?就算是我哥,我谈个恋爱什么的也有自由吧?问这么。”

    龙湛不跟她吵,而是走到一边,直接拿电话出来给展爸打电话:“展叔,我龙湛,小怜刚刚跟我说,她跟一个叫木头的人谈恋爱,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展小怜隔着老远看着龙湛打电话,心里的疑惑更大了,不会真是她爸给她定的什么娃娃亲吧?要不然怎么一脸吃醋憋屈外加愤怒的表情呢?看他刚刚打电话开口两个字的口型应该喊的“展叔”,给她爸打电话是责问还是怎么着?她怎么感觉这么怪呢?

    龙湛打完电话,脸色缓和的走了过来,路边等候多时的车被人拉开,龙湛让展小怜坐进去,自己在她旁边坐下,死死的捂住鼻子,说话都闷声闷气的,“小怜,你还小,要听展叔的话,展叔不让你谈恋爱,你就不能谈,知不知道?展叔肯定是为你好的,要听话。”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我很听话啊,我爸让我分手了,我就分手了啊。”

    龙湛一脸满意的表情:“我们小怜是世上最好的姑娘,凡夫俗子肯定配不上我们小怜,小怜,大哥觉得三十岁之前出嫁都不对,我们小怜最起码要三十岁……不对,要三十五岁以后再结婚……”

    展小怜目瞪口呆:“拜托,我又不是天仙美人,别说三十五岁,三十岁就嫁不出去了好不好?谢天谢地,幸好大哥不是我爸,要不然我肯定当一辈子老女人。”

    龙湛努力的强调:“小怜,大哥这是为你好。女人早嫁不好,一点都不好,早嫁的……离婚多……”

    展小怜:“……”这是哪门子道理啊?默默的往车门靠了靠,努力跟这人拉开距离,展小怜真心觉得,她碰到的人,都挺奇葩,她早嫁不早嫁跟他有毛关系?

    两人正对峙,在赌场里头分开的龙谷突然拉开车门上车,“哟,小怜怎么这脸色?吵架了这是?”

    龙湛立刻跟龙谷说了有关展小怜嫁人的事,结果,龙谷马上站到了龙湛的一边:“小怜,现在不流行早嫁人,我们小怜这么可爱,就算五十岁都有人抢着要……”

    展小怜扭头看着窗外,当着自己什么都没听到,这两非人类啊,完全没有办法沟通的。

    回到龙宅,当展小怜站到楼上往下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一趟出行的排场有多大。

    因为是晚上,车队都开着灯,一辆接着一辆的往后面的车库开,那阵势完全媲美皇家公主出行,偏偏出去的时候展小怜还没发现,以为只有他们坐的那一辆车,现在看看,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展小怜在窗口站了一会,抿了抿唇,穿着拖鞋,拉开门走了出去,伸手去敲展爸的房门:“爸,你睡了没啊?”

    展爸还没开门,展爸斜对面的一扇门突然被人打开,展小怜扭头看过去,看到龙美优面无表情的站在房门口看着她,展小怜没打招呼,而是继续伸手敲门:“老爸!是我呀,开下门嘛。”

    不多时,展爸过来开门,手里拿着毛巾:“小怜回来了?晚上跟大哥二哥出去玩的高不高兴?”

    展小怜嘟嘴,一边往里走一边不满的说:“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我都敲半天门了。”

    展爸把门关上:“爸爸在卫生间洗脸没听见嘛。怎么拉着个小脸?今天出去碰到不高兴的事了?”

    展小怜有气无力的摇头:“没有。”

    展爸把毛巾挂回去,过去伸手摸展小怜的额头,奇怪的问:“那我们小怜这是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啊。”

    展小怜抬头看着展爸,问:“爸,你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跟龙湛定过娃娃亲啊?”

    展爸睁大眼睛:“哈?没有的事,怎么突然这么问?”

    扭头看了眼门,展小怜嘟嘴,说出自己的疑惑:“我老早就奇怪了,龙湛第一次看到我就流鼻血,你还骗我说是水土不服,可这都到湘江了,怎么还流鼻血,而且都是对着我的时候,他跟别人说话都没有,就是跟我说话的时候是这样的。我就想着是不是龙湛喜欢我,所以看到我就流鼻血,不然我都想不通。而且,爸,你说我们家跟他们家到底什么关系啊?你听到没?他们动不动要把什么房子买下来送给我,刚才还说把那个什么商场买下来送给我,我觉得把他们的话当笑话吧,可是他们的条件又摆在这了,如果当着是真话吧,那我也太奇怪了,凭什么啊?那要是一块钱两块钱的东西我还不奇怪,他给了我就要,可是那些地方我觉得肯定要几百上千万,不定还是多少个亿的钱,怎么就舍得随便说送人呢?他们就不怕我当真说要啊?开玩笑不带这样开的啊,爸你说是不是?……”

    展爸一直低着头,听展小怜巴拉巴拉说着,等她说完了,展爸才笑着抬头,伸手摸了摸展小怜的头:“小怜,你大哥二哥都是有钱人,他们相互之间送个房子什么都很正常。所以说送你商场房子说的不是玩笑话,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们就当听个笑话,别忘心里去就行。你也看到了,你大哥老是流鼻血,其实那也是有原因的……具体的原因我们不去打听,反正你就听话就行,我们又不在湘江常住,只不过这次又这么个机会是不是?”

    展小怜听展爸说的欲言又止,顿时一脸凝重的问:“爸,不会是龙湛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我记得有本书上说,有种血液病就是经常不定期流鼻血。”

    展爸一脸囧样,半响艰难的点点头:“这个……具体爸爸也不知道,小怜,别老戳你大哥的伤心事,所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能吵架也不能没礼貌,知不知道?”

    展小怜一听,郑重的点了点头:“知道了爸,我心里有数了。我估摸着他有可能是时日不多,就想散财了。对了……这样的话,爸,你说我要是大公无私陪他几天,或者是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扮演深情款款的女朋友,他会不会真的送我一个房子?”

    展爸:“……”半响,有点无语的指指门:“小怜,天不早了,赶紧回房间洗洗澡睡觉,明天一早爸带你去看眼。”

    展小怜“嗯”了一声,起身就走,走到门边又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展爸问:“对了爸,你跟那个叫龙美优的感情很好啊?”

    展爸一愣,跟着点点头:“爸爸每次来湘江,都会过来看看龙小姐。”

    展小怜伸手托下巴摸了摸,“这样啊,可是我怎么觉得龙小姐冷兜兜的呢,而且对我敌意很重,看我跟她哥哥在一块一脸的不高兴,我跟我爸在一块,她还是不高兴……爸,她是不是觉得我抢了她哥哥才不高兴的啊?”

    展爸走过去,戳戳展小怜的脑门,笑着说:“就你想的多,没有的事,美优小姐是很好的姑娘。”

    展小怜不屑的撇嘴:“爸,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女人之间的战争是没有理由的,她跟我生气抢了她哥哥我还能理解,不过,我跟我爸一块她生气个毛线啊。”然后展小怜举了举拳头,恶狠狠的说:“她最好别当面挑衅我,不然我非打的她满地找牙不可,就她那小身板,两个都不是我的对手……”

    展爸一巴掌拍在展小怜脑袋上:“胡说什么呢?不许跟美优小姐打架,她身体不好,不能打架。赶紧回去洗洗睡觉,再胡闹我回去跟你妈告状。”

    展小怜一听,赶紧拉开门出去,嘴里跟展爸说声:“爸你偏心眼,我也身体不好。嘿嘿,爸我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哈。我帮你关门了。”

    展小怜拉上门,抬头就看到龙美优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龙美优穿着一身白色的纱质睡裙,披散长发,脸色苍白的站在门口,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展小怜抚了抚心口,转身就走,嘴里嘀咕了一句:“擦,整的跟个西方的女鬼似的,吓死我了。”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展小怜深切的感受到了,明明是只说过一句话的的两个人,可两人一碰面,展小怜就只感觉到对方满满的敌意。

    次日,展小怜抱着被子呼的正香的时候被展爸喊了起来,展小怜揉着眼睛去洗脸,伸手把大黑框眼镜拿起来戴上,她真心觉得戴不戴都一样,她看东西的时候并没有因为眼镜儿变的清楚,只不过展爸跟医生都跟她说过,眼镜不能取,那是保护眼睛的,取了以后不定就能瞎了,这让展小怜害怕,所以她就一直待在,除了睡觉,平时压根不敢取下来,生怕因为她的疏忽成瞎子。

    展小怜还以为就她跟展爸一起呢,结果发现龙家两兄弟都跟着去,说是陪着一起,展小怜留心一看,还真发现龙氏兄弟的保镖全数出动了,她看着,就跟在青城看到燕回到哪的排场似的。

    还是去的那家私人医院,展小怜还是小豆丁的时候是其中一个医生看病的,如今展小怜长大了,那个医生还在这里工作,而且,也老了,他拿下展小怜的眼镜,拿着特制的手电筒照着检查了一番,然后微笑着点点头说:“不错,小怜的眼睛没有任何的损伤,看来小怜平时很听话,都没有取眼镜。”

    展小怜伸手摸了摸眼睛,“那医生,我的眼镜是不是可以不用戴了?”

    老医生呵呵笑着点头,看了眼门口站着的龙氏兄弟,说:“嗯,不用戴了,小怜十八岁了吧?眼睛恢复的也不错,可以不戴了。不过一下子取了可能有点不习惯,所以,这个眼镜可以循序渐进的摘,就是你觉得不戴不舒服的时候就戴着,不想带了就不戴。”

    展小怜习惯性的把伸手推眼镜,结果发现眼镜拿了,果然,摘眼镜只能循序渐进,要不然肯定不习惯,这十几年推眼镜的动作一时半会也改不了啊。

    得到医生的首肯,展小怜对自己以后不用戴眼镜表示十分满意,一马当先的冲出医院,在大门口又蹦又跳:“爸,爸,我终于从四眼田鸡的行列解放出来了,我以后就可以戴美瞳画眼影了,我终于可以变成美少女了,嘎嘎嘎……”

    龙湛兄弟对视一眼,各自扭开头不说话,展爸看着闺女的样子只是淡笑着摇头:“小怜,别嚷嚷了,人家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

    展小怜现在对龙湛很客气,确切的说是很照顾,干什么都要询问下龙湛的感受,这让龙湛受宠若惊,那鼻血飙的一次比一次壮观,龙谷现在的动作就是手撑脑袋,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他哥真是太丢人了。

    展小怜以为自己眼睛看过了,展爸就会带着她回去,结果,在龙家住了三天以后,展爸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展小怜看着自己的手机,上面一个电话短信都没有,她真是太伤心了,她同学不搭理她就算了,怎么她妈也不搭理她呢?

    开始展小怜还以为自己停机了,后来才知道她的手机在湘江不能用,要开通什么国际功能才能用,不过开通了,费用肯定也就高了,展小怜想来想去没舍得。

    展小怜主要是想展妈了,而且她心里还有点愧疚,觉得自己跟老爸在外头吃香的喝辣的,可展妈一个人在家里吃粗茶淡饭,中午吃饭的时候,展小怜就说了:“爸,我们什么时候回摆宴啊?我都想我妈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急死了,我出来到现在都没给她打电话,我手机也收不到短信……”

    坐在展小怜左边的龙湛愣了下,然后抬头看了展爸一样,展爸一脸无奈,“小怜以前在学校就算不回家,肯定也会给她妈打电话,这次隔的远,她就不踏实。”

    龙家兄弟赶紧把自己的手机送到展小怜面前:“小怜,你怎么不早说呢?”

    展小怜翻着白眼,不理,看了展爸一眼:“爸,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回去吧?”

    龙湛听了,犹豫了一下,然后放下手里的筷子,认真的看着展小怜问:“小怜,你不喜欢这里吗?在这里生活,会有一个跟摆宴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如果在这边上学读书,发展肯定会更好,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用筷子戳着盘子里的拌面,嘴里说了句:“我爸我妈又不在这里,我来干什么?而且,这里人说话很难懂,我听的费劲。我还是喜欢摆宴……”

    展小怜说的是实话,她是喜欢摆宴,那里什么都是熟悉的,治安也不错,也习惯了摆宴的生活节奏,再者,展爸展妈肯定舍不得她离开,当初她填大学志愿的时候,展爸展妈说什么也不愿意让她离开摆宴,虽然当时是选了湘江和摆宴的两个地方,不过很明显,展爸展妈心里是偏向摆大的,湘江的选择不过是以防万一的选择,因为展爸当时说了,万一她考的不好,就直接去湘江读书,那边有关系,不用考,人过去就行,后来她考上摆大了,湘江什么的当然就不用考虑。

    虽说期间展爸为了分开她的和安里木,也提过让她去湘江,展小怜当时就是说不走,哪里都不走,她明知道展爸展妈舍不得,肯定不会走的。

    一桌子的人都看着展小怜,展小怜一脸不高兴的重复:“我本来就喜欢摆宴,那里是我家。”顿了顿,展小怜没好气的对展爸说:“爸,你要是把我丢在湘江念书,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我也不养你老,我就养我妈的老……我是说真的,你要是这样我就不管你……”

    展爸安静的看着她,一句话没说,半响,突然抬起手摸着展小怜的头,哑着声音说:“怎么会?爸爸哪里舍得丢下你?不愿意就算了,爸爸是想着你龙湛大哥这边有关系,如果你能过来念书肯定比较好,既然你不愿意,爸爸肯定不会逼你,爸爸肯定会把小怜带回家的,要不然……以后谁来养爸爸的老?”

    展小怜的大眼镜还卡在脸上,一时半会她还真不习惯拿了,就先戴着了,听了展爸的话,眼圈都红了,小脸上露出点笑容,吸了吸鼻子,喊了声:“最喜欢老爸了,老爸万岁!”扭头对龙湛笑的眉眼弯弯:“大哥,谢谢你的好心,以后有机会肯定还会有事找大哥帮忙,到时候千万别拒绝,先谢过大哥了。”说着,展小怜对着龙湛抱拳道谢。

    龙湛没说话,只是看了眼展爸,脸上表情说不出来的感觉,龙谷看着龙湛,若有似无的摇了摇头,龙湛沉默了一阵后,叹口气,点头说:“我知道了。”

    龙美优垂眸看着面前的食物,沉默的像个木偶。展小怜的心情无比的好,她之前就觉得展爸一直有让她来湘江念书的想法,如今放下了,她也就没压力了,展小怜都想好了的,如果展爸非要让她在湘江念书,那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反正就是要逼她爸妥协,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她爸比她想的更容易心软。

    展爸对展小怜,估计是世上少有的父亲对女儿的好,从小到大都捧在手心里,家里吃的任何东西,肯定都是可着展小怜来,展小怜要是生病了,展爸就是爬也会背着展小怜爬到医院去,啥时都不会让她受委屈,就算在老家面对展奶奶的刁难,展爸也会护着闺女,这份感情,任何人都替代不了,展爸舍不得闺女离开摆宴是真的,养了这么多年的闺女突然离家远行,他肯定受不了。

    同样的,展小怜对展爸的感情也深,小孩子的心也很细腻,爸爸对自己有多好展小怜从小就知道,身边的人谁不知道展爸养闺女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的?有时候展妈想不到的,展爸都能想到,展小怜的初潮就是展爸发现的,东西也是展爸去买的,展妈还是展爸说了才发现。展小怜觉得,她爸这样的爸,估计世上是再找不到第二个了。跟同龄人比,展小怜知道,自己就是在蜜罐里长大的。

    龙湛看看展爸,又看看展小怜,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小怜跟展叔的感情可真好,看的我都妒忌了。”

    展小怜立刻对着龙湛说:“那是我爸,我跟我爸感情不好跟谁感情好?人家都说了,闺女是老爸老妈的小棉袄,我就是啊。大哥,等你以后娶了老婆就生个闺女,你就有小棉袄了。”

    龙湛点头,“说的没错,我们小怜就是展叔的小棉袄,要是我再劝展叔把小怜转到湘江读书,我都感觉我是在破坏你们父女感情了。行,这事就到此为止,听我们小怜的,跟爸爸妈妈幸福在一个城市读书,等以后了再说。”

    展小怜嘿嘿一笑,“那是,有老爸老妈的地方,才是好地方嘛。”

    龙谷跟着说了句:“这样的话小怜以后就没多少时间来湘江,难得来一次,小怜就多住几天,二哥带小怜去玩几天,湘江可是旅行购物的好地方,我知道什么地方有小怜喜欢的东西,东西好而且价格还不贵,小怜肯定喜欢。”

    展小怜一听,顿时两眼放光,“真的?上次大哥带我去商城,里面的东西贵死人啊。”

    龙湛默默的低头,龙谷在旁边继续接话:“二哥带你去的地方,你肯定喜欢。”

    展小怜摩拳擦掌:“爸,我们稍微微晚半天回去吧,我得去买点东西,难得来一次,我还打算买礼物送人的。”

    展爸没意见:“行,反正爸爸也没什么事,只要你高兴就行了。”

    一直一言不发的龙美优放下手里的刀叉,淡淡的说了句:“我吃饱了。大家请慢用。”说着,行了个礼,身后跟着两个保姆,径直离开。

    展爸回头看了眼她的背影,扭过头,张嘴吃东西。

    龙谷说话算话,果真带着展小怜去了价格便宜东西也不错的地方,而且,他们去过的地方,全部都在搞促销,价格比平时打过折的还要便宜,这让展小怜激动个半死,看吧看吧,她运气就是好,到哪都打折,看了这样想买看了那样还想买,最后身上的钱用完了,还跟龙谷借钱买,反正最后还钱的是展爸,她就不管了。

    展小怜这一玩就是多玩了十天,龙谷明显比龙湛有法子,他能想得出各种各样的东西留住展小怜一会一个新主意的脑子,当然,要说龙湛有什么变化,那就是他现在跟展小怜呆一块的时候,流鼻血的次数明显在减少,展小怜觉得这可能是龙湛心态好的缘故,那对龙湛那就更友善了。

    展爸也不催她,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只不过展妈开始打电话过来了,当然不是打到展小怜的手机上,而是打到龙家的客厅。不过展小怜就接到过一次,她问了展妈打电话的时间,然后就有意识的守着,结果有天晚上,她发现展妈打电话的那个点,电话被龙美优占了,也就是说展妈如果这会打电话过来,肯定是占线。

    展小怜怎么也是在人家做客,当面没说什么,转个身就去跟展爸嘀咕,说龙家的那个小姐估计谈恋爱了,一直抱着电话说英语。展爸就用自己的电话给展妈拨过去,展小怜在展爸屋里跟展妈说话,等展小怜挂了展妈的电话出去,龙美优也挂了电话,漂亮的小脸仰的高高的,用眼角斜了展小怜一眼,然后女神一样的回了房间。

    展小怜瞪着她的背影,直接比划了一个中指:“擦!”

    龙美优身后一个长年累月跟着的保姆刚好出来看到,瞪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双手插口袋里,吹着口哨昂首挺胸的上楼了,气的那个保姆直瞪眼。

    暑假六十天,展小怜在湘江最起码待了四十天,最后该逛的地方都逛完了,她就闹着要回家:“爸,我妈在电话里都急了,说我要是再不回去,就要削我脑袋了。”

    展爸被逼的没法子,只好点头答应:“那行,收拾收拾我妈准备回家。”

    龙氏兄弟一脸的失落:“再玩几天玩到开学不是挺好吗?小怜,你昨天抽奖还中了个手机还没领呢。”

    展小怜扒饭,“没事,我今天去领回来,明天就回家,爸,我们的飞机票怎么买了没啊?”

    龙湛赶紧说了句:“小怜这个你就别担心了,我让人送过来就行。”

    展小怜立刻对着龙湛竖了竖大拇指:“大哥威武。”

    龙谷手托腮看着展小怜,忍不住感慨:“我们小怜真是又活泼又聪明又可爱呀,看着就很健康,真是让人觉得欣慰呀。”

    展小怜翻白眼,话都懒得说了。

    展爸带着展小怜乘飞机回摆宴,一下飞机,展小怜就看到自己的手机被接二连三的短信给爆了,有的是提醒有人某日某时打电话的短信,有的是就是短信,展小怜点开一看,头皮一阵发麻,她不是都跟燕回说过她去湘江的嘛?怎么还跟追命鬼似的问在哪呢?

    展小怜看了眼展爸,歪了歪身子,默默的把所有的短信都给删了,她就假装没看到。不知者不罪,那丫总不能让她把手机给吃了吧?

    展爸把行李房到客车上,坐到展小怜身边:“小怜,是不是很多同学的短信?还是把功能开通,一个月也花不了多少钱是不是?”

    展小怜讪笑:“以后再说呗,反正都回家了嘛。”说着,心虚的对着窗外看了看,深怕神通广大的燕大爷知道她这会正在回摆宴的路上。

    回到家,展小怜小狗似的围着展妈哄,还掏出一堆化妆品:“妈,你看我对你多好,都是买给你的……”

    展妈没好气的说了句:“嫌我老了,让我抹的是吧?”

    展小怜立刻举爪发誓:“绝对没有的事,天地良心,我这是为了让我亲爱的老妈青春永驻,我妈可是十里八村的美人,谁敢嫌弃?”

    展妈白了展小怜一眼,“你赶紧给我洗脸去,整天油嘴滑舌的,就知道贫。”

    展小怜嘿嘿一笑,跑去洗脸了。

    等展小怜走了,展妈看了展爸一眼,问了句:“有没有照片?”

    展爸点点头:“拍了挺多的,我待会拿去洗出来。放心,跟我们小怜一样健康漂亮。”

    展小怜抹了把脸就跑出来了,“对了妈,我抽奖抽了个手机,你要不要换个新手机啊?”

    “新手机你就留着用,妈都这么大年纪了,要好的有什么用?你自己用,妈的手机好着呢,用不上。”展妈伸手扒了扒展小怜的头发:“这是新剪的发型?挺好看的。”

    展小怜得瑟的摆了个poss,“可不是,妈,我以后肯定是美少女了,我的眼镜可以摘掉了。”说着,展小怜把眼镜摘了,眨着一对毛茸茸黑漆漆的大眼睛对着展妈眨巴,“妈,你看,好看吧?”

    展妈看着她就跟耍宝似的,又好气又好笑:“这孩子……”

    一家三口正闹着呢,外面有人按门铃,展妈走出去开门,拉开门看着一个黄头发的冷面青年,奇怪的问:“小伙子,你找谁呢?”

    黄毛青年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展小姐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