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05章 情趣的内幕

第105章 情趣的内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家里姓展的姑娘不就是展小怜一个么?展妈疑疑惑惑的看了黄毛青年一眼:“请问您是……?”

    黄毛青年站的笔直,跟个木偶似的,面无表情的说:“我找展小姐。请展小姐出来一趟。”

    展妈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像什么好人,心里挺担心,就磨叽着不想喊,正打算跟这人说没这个人呢,展小怜跟展爸在屋里见展妈还没进来,就跟着出来了,展小怜一看到黄毛,小脸直抽抽,对着展妈笑眯眯的喊了一句:“妈,怎么了呢?”

    展妈一看展小怜出来,伸手把门关上,压低声音说:“小怜,外面有个染了黄头发的,一看就不像好人,说是找展小姐的,小怜,别真是找你的吧?”

    展小怜笑嘻嘻的往门边走:“妈,你还真说对了,就是找我的。他的头发不染的,他是天生的,不能歧视人家。”说着展小怜就往门外走,走到门边回头又对一脸疑惑看着她的展爸展妈摆手:“放心吧,他不是二流子。”

    展小怜把门关上,摇摇晃晃走到黄毛面前:“干嘛?你不会是帮你们家爷做坏事的吧?”

    黄毛还是那副冷飕飕的表情:“我们爷说了,展小姐一回来就必须过去。”

    展小怜拔毛,“大哥,我刚刚回家!凭什么必须过去?好歹也让我喘口气吧?而且,我们可是说好的,我去湘江可是爷答应的。”

    黄毛眨巴了两下眼睛,半响才说:“我们爷说了,没让你去那么长时间,我们爷很不高兴。”

    展小怜翻白眼,不高兴他怎么不去死?“我要是不去,你是不是又要扒我衣裳?”

    这次黄毛倒是摇头了,不过说出的话让展小怜更崩溃:“爷说你要是敢不去,就砍断你的腿。”说着,黄毛的一只手就往怀里掏。

    “停停!”展小怜立刻大喊,“我又没说不去!”

    结果,黄毛看了她一眼,淡定的从怀里掏出把小梳子,当着展小怜的面在他自己的头上梳了几下。

    展小怜:“……”然后垂头丧气的往家里走。

    展爸展妈正纳闷呢,看展小怜回来了就松了口气,“小怜,找错人了吧?”

    展小怜摊手:“没找错,就是找我的。”展小怜“哒哒哒”的跑上楼,在自己买的那一大堆东西里翻了翻,最后翻了个几样东西出来塞到包里跑下楼:“爸,妈,我一个朋友刚刚出车祸,他没爹没妈的,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我过去看看,万一就这样死了,连个伤心的人都没有,这也太可怜了是不是?我就去看看,尽快很快就回来哈。”

    展爸展妈看她一脸严肃的样子,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展爸跟着后头结结巴巴的问:“小怜,你同学还是朋友啊?”

    展小怜立刻理直气壮的回到:“我初中时候的同学,高中的校友,大学他是念的大专,你不认识的。放心吧老爸,我很快回来,不过,要是他太严重了,我可能会也稍微晚两天回来。”

    展爸:“小怜,在哪个医院?要不要爸爸开车送你去?”

    展小怜一边跑一边摆手:“不用,我自己走,不是很远。”

    展小怜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外面黄毛还在等,看到她出来,就转身带路。

    车停在镇头,展小怜上车以后,往车上一摊,“我真是太苦逼了,刚到家,凳子还没捂热就要去侍候你们爷了,太没天理了……”

    黄毛坐在副驾驶座上,和司机两个人都一声不吭,展小怜怎么抱怨嘀咕都当没听到。

    本来坐车回家就累了,如今还要坐两个小时的车,展小怜最后昏昏欲睡,直接倒在后面睡,等车到了青城,她还没醒。后来醒了,还是被燕大爷那只猪蹄给踹醒的。

    展小怜迷迷糊糊的从后座上爬起来,赶紧把小胖腿往后缩了缩,迷蒙着声音跟燕回打招呼:“哟,爷,好久不见呀。”

    燕回冷着脸,一手扶在车门上,正伸着一条长腿在车里,对着她的小胖腿踢,看到她醒了,把脚缩回去,低着头斜眼看她:“给爷下车!”

    展小怜一听那丫声音不善,赶紧揉了揉眼睛下车哄祖宗:“爷,什么事您老吩咐就行。您看您看,我这刚到家就赶过来了,我在外头这段时间,可真是想死爷了。”

    燕回回头,脸上挂上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想死爷了?爷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想爷?”

    展小怜赶紧跟上去,手在伸手擦了两把,死皮赖脸的就去抱燕大爷的胳膊:“爷,您老也知道我是个穷人,到了湘江那边,手机啊电话啊什么的,打一次死贵死贵的,我哪打得起啊?您老说是不是?对了爷,您老想我没啊?要是没想我,那可真是白瞎了我对您老人家的一番思念之情了。”

    燕回停下脚步,回头看她的脸,展小怜立刻睁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着他眨了眨,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爷,我可喜欢您老人家了。”

    伸手,捏着她圆润润的小下巴,仔细看了看她的脸,燕回突然开口:“爷从你的脸上,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想念的感觉?而且,爷觉得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又胖了,爷怎么没觉得你有你说的那么喜欢爷?”

    展小怜擦手,这丫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她就随口说说的话怎么这么较真呢?展小怜继续抱着他的胳膊:“爷,您老这就不知道了吧?有的人,越有事越瘦,最后都瘦的人干了。有的人呢……比如我这样的,就是反过来的,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化思念为食欲,想的越厉害,饿的就越厉害,吃的就越多,那我肯定就胖了呀。”

    展小嘴里说的麻利,心里把燕回骂个半死,你才胖,你全家都是死胖子,死变态!

    燕回冷飕飕的盯着她的脸,展小怜严阵以待,最后,燕回突然低头,恶狠狠的在展小怜的嘴巴上咬了一口,展小怜觉得自己的嘴当时就肿了,她伸手一摸,还看到手上有血迹,顿时炸毛:“爷,您老是属狗的吗?干嘛动不动就咬人一口?你看你看,都见血了!吸——”

    燕回当没听到,跟着又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展小怜被咬的嗷嗷叫,燕回不耐烦的说了句:“你信不信你再鬼叫一句,爷就在这上了你?”

    展小怜直接回了一句:“上你妹!有种你让我也咬一口,看你疼不疼!”

    然后,展小怜就看到燕回把脸凑到她面前,说:“可以。”

    展小怜“吧嗒吧嗒”了两下眼睛,“哈?!”

    “给爷咬。”燕回抬起展小怜的下巴,两人四目相对,各自眨了两下。

    展小怜的视线从燕回的眼睛上移到他的嘴巴上,其实展小怜觉得燕回长的真的好,她是很老实的承认燕回长的好看,那张脸上的任何一个部位分开都算得上艺术品,就跟被修整过似的,找不出一点瑕疵,在长相上,展小怜觉得老天对燕回肯定偏爱的。男色时代,其实根本不怪那些女人往上凑,毕竟长成这样好看的男人实在很少见。

    只是,看着眼前这张脸,展小怜心里总觉的有点怪怪的,这要是换个地方,展小怜肯定一口就咬出血了,可是这位置不对。嘴巴,通常情况下,人的嘴巴除了吃饭是第一功能外,剩下来作用恐怕就是接吻。

    接吻在展小怜的心里头,她只接受她跟安里木的相处,换句话说,展小怜心里其排斥也厌恶跟安里木以外的男人接吻,用燕大爷的话说,展小怜其实也是嫌脏。展小怜小心的咽了下口水,老半天以后,愣是没下口,换个地方她会毫不犹豫,至于燕大爷的嘴巴,哪怕是这张嘴性感的要死,她也没兴趣。

    展小怜小心的后退一步,讪讪的笑了笑:“爷,我怕我一口咬下去,您老会宰了我……”

    燕回慢慢的直起腰,脸上挂着一抹邪笑,眼神却冰块似的看了展小怜一眼,伸手抓住展小怜的头发,一字一句的说:“你给爷等着!”

    展小怜“哎哟哎哟”的抱着脑袋叫唤:“爷,您老别生气啊,我真是关心您老人家来着……您说你老长的这么好看,我要是来这么一口,万一让您老破相了,那您老人家那些姐姐妹妹还不得把我砍成十八段啊!”

    燕回抓着展小怜的头发一路往里走,展小怜头皮疼死了,拼命的喊:“爷,爷,我的新发型,新发型啊……”

    燕回猛的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展小怜:“哟,爷刚发现还确实搞了个新发型。怎么,这是搞给谁看呢?爷怎么看着这么碍眼?人都死哪去了?给爷拿把剪刀来……”

    展小怜一听,就知道这丫发神经要破坏她的新发型,急忙跳起来往燕回的脖子上搂:“爷,爷您老生什么气啊?我这可是湘江的名设计师设计的发型,我这可是特地为您老人家剪的,您看您看,多好看啊。我妈都夸我了呢。”

    燕回垂眸看着她不说话,展小怜捧着小圆脸对他讨好的龇牙笑,“嘿嘿嘿……”

    燕回看着她耍宝的样子,“嗤”一声笑出来,一捏她的脸,“傻样。”

    展小怜的脸被捏的都变形了:“……”你全家都傻样!

    发型被破坏的危机总算解除,展小怜真心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她长这么大明明跟燕回没有半毛钱关系,凭什么她要被这丫欺负?

    燕回走了两步回头,展小怜赶紧跑了过去,“爷,您老人家这么长时间都干什么了呀?唉,我开始还以为我手机坏了呢,结果发现我是没法收到短信,对了爷,您老有没有给我发短信啊?我就收到几条傻妞的,其他人的一个都没收到,我可伤心了……”

    燕回斜着眼看了她一下,长臂一拉,把她半搂半压在怀里,“肥妞,爷要是告诉你,爷打电话了也发信息了,你会怎么样?”

    展小怜立刻瞪大眼睛,一脸惊喜的说:“真的?爷,那我太感动了,我太高兴了。”

    这会刚好电梯停了下来,燕回挟着展小怜直接进了电梯,展小怜刚想伸手按下开关,冷不丁被燕回按在电梯内壁,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拦腰抗了起来,展小怜悬在半空哇哇大叫:“救命啊!救命啊!爷,有话好好说啊……我血倒冲了,真的倒冲了……往脑袋里冲了……哎哟,我肚子被您老的肩膀硌的好疼呀……”

    “叮”一声电梯停了,燕回直接扛着她出去,听着展小怜的乱嚷,扔出一句:“当爷不知道?你肚子上那么多肉,疼什么疼?”展小怜窒了一下,然后又开始乱踢腾:“我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自己长了腿了,爷,爷我真的可以自己走……”

    燕回踢开门,直接把她扔到了床上,展小怜手脚并用的往另一边爬:“爷,您老人家太不温柔了……怜香惜玉啊怜香惜玉,爷,俺就算是朵喇叭花那好歹也有个花字灌头啊……哎哟……”还没爬到床边上,身后的人直接拉着她的脚脖子,玩下一拖,展小怜一个狗啃死,爬床上了,两条小胖腿乱踢,“爷您太不可爱了,一点都不温柔……”

    燕回当没听到,整个人从后面压上去就开始乱扯展小怜的衣服,展小怜“嗷嗷嗷”的叫,结果挣了两把没力气了,开始装死,呼呼喘气,她就知道,来了肯定是这待遇,这丫就是故意给她脸色看,故意给他自己找乐子呢。

    燕回直接压在她身后伸手解裤子,对着她的身上就开始啃,展小怜被咬的疼死了,还完全没反手的余地,一番折腾下来,展小怜想死。

    屋里还没开冷气,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酸酸的味道,展小怜觉得自己身上都臭了,本来赶路就累个半死,结果那丫还折腾他,展小怜哼哼唧唧的爬起来要去洗澡,结果还刚动了下,燕回睁眼了,直直的盯着她,展小怜小心的往他面前凑了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下,试探着喊了一声:“爷?”

    燕回手一搭,展小怜“扑通”下又趴下了,燕回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去哪?”

    展小怜脸歪在手背上,认命的说:“爷,您老觉不觉得热啊?我去洗个澡开个空调行不行?”

    燕回摸小狗似的摸摸展小怜的脑袋:“不行,爷就是想热死你。”

    展小怜:“……”这心里得多扭曲啊,热死她了他有什么好处?翻个身,展小怜觉得身上黏糊糊的,恶心又难受,主动往燕回身上凑了凑,换了个说话:“爷,想不想洗鸳鸯浴?咱俩一起呗。我给您老人家搓背,保证舒服。”

    于是,燕大爷懒洋洋的爬了起来,展小怜这才有机会爬起来,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头发,打了个呵欠,去洗澡。

    洗澡是个体力活,特别是还有个心情不大好脸色有点阴,动不动就想用眼神杀死人的燕大爷。

    展小怜累的小胳膊都抬不起来了,睁着瞌睡眼给燕大爷搓背,硬邦邦的背,展小怜搓半天也没搓下东西,无语的看了看自己手里拧了水的毛巾,忍不住说了句:“爷,您老这身板太结实了,我搓不动怎么办?”

    燕大爷纹丝不动的坐着:“刚刚谁说要帮爷搓背的?搓不动也得搓。”

    展小怜抿了抿唇,眼神凶狠的瞪着他的肩膀,恨不得在他肩膀上瞪两个洞出来,又抬着胳膊搓了两下,太累了,展小怜真是怒了,轻手轻脚的把毛巾展开,折成放开,擦了擦大浴缸的边缘,把上面的水擦干了,麻利的爬出来,伸手一推,把燕回直接推到浴缸里,跟着整个人往浴缸里扑,刚从水里探了个头的燕回跟着又被她又扑到了水里。

    “咳咳……”燕回这下被呛了水,就觉得那小肥妞就跟小疯子似的把他往水里按,他摸到的地方全是光溜溜滑腻腻的身体,“你想死……咳咳……”

    两光溜溜的鸭子在水里打架,“扑腾扑腾”,还时不时传来展小怜的惊叫。

    等扑腾结束了,展小怜就可怜巴巴的蹲在水里趴在,小脑袋搁在浴缸边缘,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睁着水汪汪乌溜溜的毛茸大眼睛,看着燕回委屈的说:“爷,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的,哪里敢真打您老人家啊?我真是开玩笑的,爷,您老就相信我呗。”

    燕回脸色阴沉,裹着浴巾站在旁边,耳朵里进了水,红莲正用专业的吸水棉在帮他吸耳朵里的水,似乎嫌红莲的动作太轻,一把推过去自己拿过吸水棉摁了摁,然后往水池边一坐,开始蹂躏展小怜的脸蛋:“肥妞,你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想淹死爷也得找个大点的地方,爷要是真死这了,爷的脸往哪搁?”

    展小怜忽闪了两下眼睛:“爷,冤枉。”

    “别跟爷装可爱!”燕回一推她的脸,展小怜的脑袋被推的离了浴缸台,她赶紧自己缩回来又重新搁上面,“爷,情趣,这是情趣!”展小怜抬头看着一脸嫉恨的红莲,问:“姑,你想不想知道我跟爷情趣的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