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06章 般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红莲想把手边的药箱往小胖妞的脑袋上砸,这是红莲见过的最不要脸最无耻的女人,胆大包天肆无忌惮,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对燕爷下黑手了,燕爷饶了她一次又一次,但是这胖妞就是不吸取教训。

    燕回把红莲叫过来以后,红莲没少叽歪,其实就是说展小怜坏话,还是当着展小怜的面说的,就说她不懂事,不心疼燕爷之类的,反正展小怜听着,就觉得这女人跟古代皇帝后宫里头的皇后训皇帝不听话的小老婆似的,怎么听怎么膈应。

    红莲对展小怜的意见那可是大了去了,是谁给燕爷找到台阶下的?这个台阶对别人不重要,对燕爷那可是顶顶重要的东西,要不是她,展小怜的心上人安里木不定什么样子呢。红莲觉得展小怜不懂事,不单单是指对燕回,也是指对她,但凡有点心眼的,就该知道瞳儿被红莲弄去摆宴以后,展小怜就应该跟红莲套近乎,这叫眼力见。可惜,红莲觉得展小怜没这眼力见,不但没去哈着她找靠山,还尽给她添堵。

    燕爷的美人们也是分帮结派的,像红莲跟瞳儿就不对盘,各自都想把对方踢走,结果是红莲赢了一局。别以为这是两个女人的战争,其实这是N个女人的战争,要知道,青城乃至周边各地,皆有因为美人斗败北的美人身影,瞳儿和红莲以及暂时留在燕爷身边的这些美人,没有哪个会是长久的赢家,就跟君王的后宫一样,这位进了冷宫,那位速度的成为帝王新宠,只要有专宠,就会有战争,这样,又一轮争斗就会兴起。

    红莲眼中,展小怜是她见过的燕爷美人里头,长的最不咋地的一个,偏偏不咋地的这个,还这么不懂事,长的歪瓜裂枣的,还不乖乖找靠山,尽给自己竖敌,红莲觉得展小怜要么年纪小,要么是不知死活,等着看吧,红莲早就把有关展小怜的消息放出去了,燕爷最近特别喜欢的那位新宠迟早对小肥妞下手,红莲现在就等着看着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肥妞怎么死了。

    展小怜是不知道红莲大姑心里这么想的,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一巴掌就把这妖女给扇死了。她现在纯粹是因为红莲大姑当面说她坏话听着烦,就想给她添添堵。展小怜忌惮燕回,可是她不忌惮燕回以为的人啊,只要燕大爷没打算砍她手剁她脚的,她就没什么好怕的。

    展小怜死皮赖脸的往燕回身上凑,就跟小猫蹭主人似的,湿漉漉的毛脑袋贴着燕回的腰,伸着胳膊搂着燕回的腰,从燕回胳膊下往上爬。

    红莲还在奇怪她刚刚还问自己说什么情趣的内幕,结果啥都不说,就顾着扒着燕爷了。红莲看到那小胖妞往燕爷身上爬就一肚子气,差点咬碎一口银牙,这个满身是肉的狐狸精!

    展小怜爬到燕回身上,伸手扯燕回腰上的浴巾,搂着他的脖子笑眯眯的看着红莲,说:“姑,绝密情趣内幕,绝版现场直播,你要不要找个摄像机拍下来?”

    燕回听了这才知道这小胖妞是打算拿他当活道具,表演给红莲看的,红莲的也是刚刚明白,这死丫头要跟爷做给她看,气的脸都白了,指着展小怜尖叫:“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骂完,一扭水蛇腰,踩着尖细的高跟鞋泪奔而去。

    展小怜成功打击走了八婆,心情很好的坐在燕回腿上问:“爷,咱俩现在都没穿衣服,干点什么真方便,您说要不要……”她挑着两根漂亮的小眉毛,语气暧昧表情猥琐的说:“不干白不干啊,爷您说是不是啊?”

    “这都脱光了送上门了,爷要是放过了不是太亏了?”燕回被她勾的,直接伸手把她从水里拖出来,白嫩嫩圆滚滚的身子,上头还挂着水珠,就这样被燕回给抱了出去。

    最后,展小怜死狗样的趴在床上咬被角,恨的咬牙切齿。她都这么乖了,燕回这丫总不会还跟她计较把他摁浴缸淹死的事了吧?

    还别说,估计快活了心情好也就忘了,燕回在她身上折腾完,心满意足以后,往她伸手要东西:“拿来!”

    展小怜奇怪的问:“什么东西啊?”

    燕大爷理所当然的说:“礼物,爷记得你说会给爷买礼物的。”

    展小怜软绵绵的抬起小手,一指沙发上的包包:“就在包里头,爷自己拿。”

    燕回听了,还真过去拿包,拿了包就坐在沙发上掏里面的东西,结果掏了好几样没开封的小包装,一个个的拿起来看,“妞,哪个是爷的?”

    展小怜有气无力的说了句:“爷,您老喜欢哪个挑一个就行,这些都是正品呢。”

    燕回拿东西的手顿了下,抬头看了眼展小怜,确认似的的问道:“挑?”把那三个东西排开,问:“妞,爷问你还有是给谁的?”

    展小怜挣扎着想爬起来,爬不动,只好躺着翻了个身,“哦,没给谁的,反正可着爷挑嘛。”

    没说剩下的是给谁的,展小怜是怕燕回这丫的发飙,故意没说,她拿了三样,其实还有两样是给雷氏兄弟的,她之前碰到些麻烦,雷氏兄弟没少明着暗着帮忙,雷震会无形中说好话,雷过客虽然没脑子,不过对展小怜真是没什么坏心,而且因为不靠谱的憨憨个性,也没少被展小怜忽悠。

    展小怜起来以后跟燕回商量能不能回老姨家,结果燕回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来人,给爷送把电锯过来。”

    展小怜:“……”她就知道!然后低头,乖乖给展爸打电话,“爸。”

    燕回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低头拆选中的礼物,展小怜抱着电话对电话说好听话:“老爸最好了,我最喜欢老爸了……知道了知道了……放心吧……啊?哦哦,没死呢,腿断了,就是不能走路,哎哟,别提了,看着特别惨!嗯嗯,我就是这么想的啊,要不然我干嘛不回家啊,知道啦知道啦,有人过来接手我就回去,知道了哟。嗯嗯,我爱死老爸了,嘿嘿,拜拜。”

    展小怜挂了电话,抬头就看到燕回站在她面前盯着她看,展小怜歪着脑袋回视,奇怪的问:“爷,您老这是什么表情啊?”

    燕回邪笑:“啊,爷就是看看水性杨花的女人究竟长什么德性。”

    展小怜擦汗:“爷,我是跟我爸打的电话,水性杨花什么的,跟我绝对不沾边。而且,爷,您老看看,我们都炮了这么久了,我是什么样的人您老不早就知道了?”

    展小怜觉得燕回又开始抽风了,因为一晚上的都在挑她的刺,就连吃东西那丫看她都不顺眼,嫌弃她吃的声音太响,展小怜嘴里含着半根面条,瞪着燕回:“爷,您老到底什么意思啊?不就吃你几根面条吗?谁吃面条一点声音都没有啊?我不吸溜着,面条能往嘴里吃跑吗?”

    燕回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哦,爷听着不爽,要是再敢那么大声,爷就割了你的舌头。”

    展小怜:“……”趴在桌子边哼哧半天,才把面条给吃完,擦,这日子是越来越没法过了,吃东西的自由都被限制了,这青城内外,还有比她更苦逼的女人吗?被人免费嫖就算了,还尽给她摆脸子看。

    吃完了,展小怜气鼓鼓的放下筷子,站起来就要走,结果,燕回头也没抬的说了句:“坐下。”

    展小怜瞪着他:“爷,我吃完了。”

    燕回听了,抬头对着她露出一脸邪气又欠扁的笑:“爷没吃完。”

    展小怜站在原地晾了半天,只好坐了下去,小手托腮,一脸的不高兴。好不容易等到燕大爷用完晚餐,结果燕大爷说他吃多了,要去消消神,展小怜又看了那家伙练了一个晚上的拳,最后回房间,还把展小怜吓了一跳,因为房间里有几个男人,正拿着锤子把那个大浴缸给砸的稀巴烂。展小怜目瞪口呆,指着那几个大男人问燕回:“爷,我能不能问一句,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呀?”

    燕回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脖子,压着她走过去,下巴就在展小怜的小肩窝里磨蹭,邪笑着说:“肥妞,眼睛看不到?”

    展小怜蹦跶:“那上厕所洗澡怎么办?”

    燕回压着她往外走:“换个房间。”

    展小怜:“……”默默的跑回去拿了自己的包,跟着燕回走了,她都不记得这是燕大爷换的第几个房间了,反正每次有点啥事,房间肯定是要换的,不但换房间,还会换楼层。

    新楼层在十五楼,展小怜回去拿包的空档晚了几步,还是雷震告诉她哪个房间的,她抱着包走在走廊上,一边走一边骂:“变态啊变态,绝对的变态!心理阴暗内心扭曲,不然谁会像他这样?啊啊,世间少有的奇葩,绝世葩少……”

    走廊上铺着质量上佳的地毯,迎面走来一个打扮时尚俏丽的女人,展小怜等她走过去以后,才想起来那脸看着怎么那么像瞳儿?展小怜回头看了她一眼,有点不确定,瞳儿是什么人啊?那燕大爷的头号美人,展小怜只要看到瞳儿,她肯定都是一副性感的打扮,身上任何一件衣服的存在都是为了凸显她妖娆傲人的身材,燕大爷对他的瞳美人可是十二分的喜欢,瞳儿怎么可能会把她的胸给遮住了?

    展小怜是真没敢认,她怎么都想不到瞳儿会那样打扮,看着就跟良家妇女似的。

    瞳儿跟展小怜擦肩而过的时候,其实心里慌的厉害。她知道,因为安里木的关系,她有种在抢展小怜所有物的罪恶感,而这种罪恶感其实不是来自展小怜,而是安里木。

    瞳儿跟安里木的关系在她的努力下确实有了改善,可是安里木是瞳儿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有原则的男人,他的这种坚持不带任何目的,蒋笙曾经也拒绝过瞳儿以及燕回安排下去的众多美人的亲近,可蒋笙的拒绝是因为他身居要职,他不能也不愿给任何人捏下把柄,所以,他必须坚守底线。而安里木的这种拒绝却是纯粹的,他淡淡的笑着告诉她,他心里有自己喜欢的女孩,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其他的女孩。

    瞳儿每个月都会回来青城一次,跟燕回汇报自己最新的进展,安里木是瞳儿从未见过的铁板,就算他是带着笑跟她说话,可瞳儿也能感觉到他身上那种淡淡的疏离。瞳儿从心底里羡慕展小怜,因为那样一个男人对其他女人拒绝,就算因为展小怜,哪怕展小怜现在是躺在燕回的怀里。

    瞳儿的三十万让安爸安妈对瞳儿很好,他们需要钱,需要更多的钱来给儿子治疗脚伤,而瞳儿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他们需要这样一位千金小姐来帮助儿子渡过难关。

    安爸安妈凑齐的五十万其实只是手术费,等他们满心以为儿子的脚有希望以后,医院告诉展爸展妈,后续的药物治疗还需要更多的钱,五十万根本不够。安爸安妈傻眼了。

    瞳儿得到消息后,再次给安爸安妈送了三十万,面对着宛如天上掉下来的巨款,安爸安妈完全站到了瞳儿的一边,极力劝说安里木接受瞳儿。

    因为安爸安妈瞒的紧,安里木并不知道瞳儿给了那么多钱,而且,安爸安妈开始跟安里木说,有企业听说安里木的事以后,愿意赞助些钱给他们家。安里木觉得不太可能,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安爸安妈哪里知道什么企业赞助,这些都是瞳儿教的。

    本来,安爸安妈以为只要凑齐了钱,儿子的脚就有希望,可是根本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因为动手术的是外国专家,普通老百姓根本见不得人家本人,上次安爸安妈能见到那位老专家,根本就是机缘巧合,正常情况下,根本没人请得起那样的人。原本充满希望的安家父母,顿时觉得人生没有了半分希望。

    安里木对瞳儿的态度就是那种对邻家妹妹的态度,看着瞳儿的目光也是那种淡淡的,根本看不到半分热切和激情,对瞳儿的时候总是笑容淡淡的模样。

    瞳儿的频繁主动,让安里木的同事都知道安里木身边有一位超级大美人在追求他,很多男人明面上都不屑一顾,可心里都是酸溜溜的。而同单位的女人则是半酸不酸的说安里木命好,竟然有个长成那样的女人看上,要是之前,他们可能还会说安里木不错,可现在的安里木算什么呀?工作没人家的好,家庭差的要死,关键是他本人还是个瘸子,什么女人会看上他?那些长的丑或者是农村来的差不多。

    要知道,瞳儿那样的美人真的很少见,就算是穿着普通的衣服,也挡不住她骨子里的那种妩媚劲,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就能把男人的魂给勾了。见过瞳儿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做梦都梦到过她。

    封红旗第一次见瞳儿就被惊艳到,整个人看着瞳儿的时候都没打招呼,脸色涨的通红,半天没说一句话,就是盯着瞳儿直愣愣的看。

    安里木是觉得,如果红旗没女朋友,他把瞳儿介绍给他也不错,可问题的关键是,封红旗有女朋友,虽说是相亲相到的,不过两人谈了有大半年,前一阵听说都快结婚了,他要是真把瞳儿介绍给封红旗,瞳儿成什么了?他自己又成了什么?所以,当封红旗求安里木的时候,安里木没答应:“红旗,你自己都有女朋友,就别惦记瞳儿了,你现在要是单身,我肯定毫不犹豫就给你介绍。”

    封红旗立刻指天对地的发誓:“木头,我回去就分手,真的,我一定分手。你别跟瞳儿介绍对象,你等着我回来找你!”

    安里木觉得封红旗这话说的恁不靠谱,就因为遇见一个喜欢的女孩,就要跟自己的女友分手,那红旗的女朋友跟他算怎么回事?安里木心里想是这么想的,不过嘴上没说,现在整个单位里,跟安里木关系最好的就是封红旗,平时真是没少照顾安里木,安里木又不是那种白眼狼,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封红旗是想的美,可是分手哪里那么容易,而且还是无缘无故的,好歹处了大半年,女人一旦动了感情就不容易改变,男友突然说分手,封红旗的女友当然不同意,分手也要说原因啊,可封红旗没有任何原因,就是要分手。别说女孩不同意,就连封红旗的父母都不答应。

    分手闹了好这一阵都分不了,而单位还有其他同事跟安里木商量,想认识瞳儿,封红旗刚好看到了,顿时急的不行,生怕被别人抢了先,赶紧拉着安里木到一边,直接跟他说已经分手了,他现在就是单身。

    安里木见过封红旗的女友,心里觉得那姑娘对封红旗挺认真,心里还挺奇怪怎么这么利索就分手了,是他太死脑筋还是现在的姑娘太浮躁了?

    封红旗是使劲了浑身解数去追美人,送花送钻送巧克力,他对付其他女孩的招数都用上了,可惜美人正眼都没看过他一眼,这让封红旗十分沮丧,因为瞳儿对安里木明显不同其他人,封红旗心里十分不舒服,有时候跟安里木说话的时候,就忍不住刺上一句,其实就是迁怒,自己喜欢的女人中意的是一个整体条件都不如自己的男人,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朋友,封红旗心里不难受才怪。

    落日的余晖洒在街面上,安里木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跟老刑警打了个招呼出门,走到拐弯的地方就看到瞳儿等在那里,安里木叹口气,瞳儿已经跑到他面前了,也不说话,低头往他手里塞了一瓶红茶。

    安里木低头看了看红茶,真心觉得无奈:“凌小姐……”

    瞳儿抬头看了安里木一眼,妩媚的眼里闪着若有似无的泪光,纠正似的说了一声:“叫我瞳儿。”

    “凌小姐……”安里木还没来得及开口,瞳儿已经再次出声:“叫我瞳儿。”

    安里木不说话了,把红茶放在旁边的花台上,抬脚就走,瞳儿在后面一跺脚,拿起红茶追上去,硬塞到安里木的手里,语带委屈的说:“我又没妨碍你什么,明明前一阵挺好的,怎么突然我就成了你阶级敌人了?”

    安里木停下脚步:“凌小姐,我真的有喜欢的女孩,而且我现在这样……我们不适合,你好好找个好男人,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瞳儿不知道安里木是怎么想的,展小怜跟他绝对不可能,别说燕回现在对展小怜那么上心,就算不上心,燕回只要有心,他们也成不了。可瞳儿又不能跟安里木说这些,燕回交给她的任务一天没做完,她就回不来青城,如果长期完不成,燕回可能就会抛弃她这颗棋子,一旦她被燕回放弃,瞳儿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很惨,或许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娱乐场所,她会是那些等待恩客宠幸的女妓之一。

    瞳儿每天都会等在安里木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有时候给他拿一杯奶茶,有时候给他一包栗子,也不管安里木会不会接受,安里木不跟她说话,瞳儿就跟在他后面跟着,安里木进宿舍,她就在宿舍外面等到天黑,第二天回来继续。安里木不知瞳儿想干什么,他真是该说都说了,可这姑娘还是跟着,整天看着也没什么事,大把的时间耗在他身上了,安里木真是无奈至极。

    瞳儿对于自己一出手就是五十万的钱没有丝毫的犹豫,她知道她的钱不少给安家父母,而是给安里木的,别说五十万,就算是五百万,只要她有,她也愿意给。无意中听到安家父母说有钱也没用的时候,她忍不住问了句,这才知道安里木的爸爸妈妈只知道筹钱,联系医生之类的事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做。瞳儿想了很久,决定冒一次险,成功了,可能安里木的脚就会好,失败了,她将面临最悲惨的命运。

    展小怜刚被接回的时候瞳儿就在酒店看到了,只是她没敢露面,那是一种莫名的心虚,除了心虚,更多的是羡慕和嫉妒,就是那样一个女孩,让那个叫安里木的男人对她死心塌地,即使分开,都对她念念不忘。

    其实瞳儿有一个跟展小怜碰面的绝佳机会,燕回让人砸了他原有房间的卫生间,展小怜是在外面走廊上的厕所,那个时候瞳儿就在卫生间靠里面的隔间里,她想跟展小怜说句话,想告诉她安里木需要她的帮助。但是,当展小怜拧开水龙头洗手的时候,瞳儿突然改变了主意,她私心里,希望自己是帮到了安里木的那个人,她希望安里木的康复,是她一个人努力出来的成功,她想要那份成就感,她希望她的付出可以让那个男人像所有健康人一样。

    瞳儿在对燕回开口之前设想了很多可能,也极力想了个让燕回信服的说辞,而燕回,给了瞳儿一个最让她害怕的表情,似笑非笑似怒非怒,最后只轻轻“哦”了一声,却没有给出她最终的决定。瞳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表现的太迫切,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心虚的表情让燕回怀疑,总之,瞳儿没有从燕回的口中听出自己想要的结果。她惶恐不安,甚至有点后悔没有跟展小怜直接求助,她回头,捂着咚咚跳的心,看着展小怜漫不经心的用脚踢开门,摇摇晃晃的走了门去。

    展小怜进门就把包扔在门后,这都是她的习惯性动作了,燕回高高的翘着腿,手里在翻着一份什么资料,见展小怜抓着头发走过去,伸手把那份资料扔到了抽屉里,“哟,肥妞,这是什么表情?自己也觉得丑的要死饿了吧?要不要帮你把你那几根毛给拔了?”

    展小怜在原地走了两个来回,然后跟燕回商量:“爷,我明天去趟我老姨家可以吧?不然我爸那边我不好交待啊。”

    燕回对展小怜勾勾手指,展小怜赶忙狗腿的跑过去,象征性的在他腿上锤了两下:“爷,有事您说话。”

    燕回挑着眼角勾了展小怜一眼,放下腿,拉着展小怜坐在他腿上,展小怜立刻扭着身子往他身上靠,其实就是讨好巴结希望达成所愿的。燕回勾着她的小下巴,左右看了看:“展英是你……姑姑?”

    展小怜立刻挺直了腰背,“爷,您老人家是不是知道她的下落了?”

    燕回“啊”了一声,然后点点头:“爷想找一个人还不容易?”

    展小怜立刻搂着燕回的脖子,又伸手把眼镜给摘了,特意把刘海拨到一边,然后对着燕回眨眼抛媚眼,扭着身子说:“爷,您老打算怎么对付我姑?”

    燕回很自在的享受美人恩,手从展小怜的衣服下摆伸进去,“对付女人还不容易?她在乎什么就搞什么,比如当着她的面折磨她的儿子,搞了她女儿……”

    展小怜“啧啧”两声,竖起食指摇了摇:“爷,您老人家这点子虽然打击到她了,不过她也就伤心一阵就没事,想搞一个人,那得长久才行。”

    燕回立刻兴致勃勃的问,“肥妞,说来听听。”

    “能不能别叫我肥妞?!我哪肥了?说了多少次了我这是富态,我这是贵妃像!”展小怜忍无可忍的先咆哮一蹲,跟着就温柔的说:“对付我姑那种人,搞她孩没意思,反而树立了直接敌人,所以只管搞我姑一个人就行,这样她的孩不会切身体会到我姑的痛苦,但是呢又能长期的折磨他们。再说了,爷,您说您老什么身份啊?还真打算把她当个人物看?专程想着搞她,还不如就丢在一边不管来的好。”

    燕回摸下巴:“不管她?”

    展小怜笑眯眯的看着燕回,点头:“值得爷管吗?”然后,展小怜继续说:“我姑孩都比我大了,但是我姑爱美,拉过皮整过容,女人嘛,不都这样?我有时候看到爷身边的美人我就自卑,等我以后有钱了,我肯定也去整容……”

    伸手一捏展小怜的脸,燕回摇了摇,提醒:“整什么容?给爷说重点!”

    展小怜赶紧推开燕回的手:“啊,扯远了,所以啊,爷,我觉得拿刀在她脸上划上一刀,最好呢写个字,比划多一点少一点没所谓,让她整容也没法整最好,再然后砍她一只脚,不要砍断了,砍断的话她装个假肢不定就正常走了,最好是砍的她不能装假肢,又治不好,只能拐着腿走路……”

    燕回眯了眯眼,微微抬头,突然问:“哪只脚?”

    展小怜立刻恶狠狠的说了两个字:“右脚!”

    燕回的目光缓慢的落在展小怜带着凶光的脸上,表情极为阴冷,冷不丁的把展小怜从腿上给推了下去:“给爷滚下去!”

    展小怜一屁股坐在地上,顿时大怒:“爷,咱们俩不是说的好好的嘛?难得有聊聊天的时候,怎么突然又生气了?”

    燕回慢条斯理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展小怜旁边,展小怜坐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睁着水汪汪的大毛眼瞪着他,燕回从拖鞋里拿出脚,在展小怜软绵绵的肚子上开始蹂躏:“爷生什么气?什么眼神?爷这是情趣,情趣都不懂?”

    展小怜被他踩的哇哇叫:“哪有情趣是用脚踩人家肚子和咪咪的?你丫赶紧把你的臭脚丫子拿开,我生气了,我真的生气了!”好不容易从燕回的脚丫子下脱身,展小怜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对着燕回蹦跶:“爷,你太不厚道了,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燕回对着展小怜邪笑:“妞,爷决定了,就按你说的,砍了你姑的的右脚,挑了她的脚筋,毁了她的容,让她这辈子都治不好。怎么样?这下是不是满意了?”

    展小怜本来还满是气愤的小脸上,顿时换了张脸,对着燕回扑过去:“爷,爷您老人家真是阿波罗再世啊,我就知道您老人家会同意,爷,我今天看着你简直帅呆了。”然后展小怜勾着燕回的脖子,“吧唧”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爷,我可真是爱死你了!”

    燕回猛的抬眼,盯着眼前这张兴奋的小脸看,结果,展小怜说完缩回手,伸臂一握拳,说:“我今天刚发现人生太美好了!”然后“哒哒哒”的往门边跑,回头燕回说了声:“爷,我出去下,速度就回来。”然后弯腰拿去门后边的包,掏了什么东西就跑出去。

    燕回:“……”有时候,他其实挺想弄死肥妞的,弄死了,一了百了。

    展小怜本来拿包进来就是打算跟燕回说一声的,她刚刚看到雷震了,她带了好几样东西打算拿给雷震跟雷过客的,也算是点意思,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用到人家啊?

    燕回慢吞吞的坐下,伸手从抽屉里拿出刚刚看的那份资料,那是一份关于安里木腿伤的资料,瞳儿回来给他说,要治好安里木的腿,因为现在的安里木对他的腿伤十分自卑,别说是瞳儿,就算是随便一个女人他都不敢接触。

    燕回伸手按下内线,说了一句:“让瞳儿过来,爷有事找她。”

    瞳儿带着忐忑的心情去见燕回,燕回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之前跟爷说的,爷准了。”

    瞳儿按着快速跳动的心,压抑自己过于激动的心情:“谢谢爷,那我回去就联系。”

    燕回站起来,慢慢的走到瞳儿身边,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至今没有得手,也就是说,那个姓安的还没碰过爷的瞳美人?”

    瞳儿镇定的点头,抬头对着燕回款款一笑:“爷,您别急,瞳儿一旦得手,就会跟爷汇报最新进展,您就放十万个心在肚子里。”

    燕回伸手,捏着瞳儿的下巴抬起,低头在她纤细洁白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爷可真是舍不得瞳儿……瞳儿,给爷记着,别起不该起的心思,爷现在依着你,是要尽快拿到东西,别跟爷玩花枪。”说着,燕回的手顺在瞳儿的衣摆探了进去。

    “爷,您还不了解瞳儿?瞳儿的心里头,可是只有爷一个男人的……”瞳儿在燕回看不到的位置咬着下唇,之前,她千方百计的跟红莲,跟燕回身边所有的女人争宠,可如今,她突然不再稀罕燕回的亲近,他的每一下抚摸都让她排斥,她忍着推开的冲动,不让自己成为燕回发怒的对象。

    燕回对她做的每一个动作,都让瞳儿想到她跟安里木的差距,她这样肮脏,怎么可能配上安里木那样干净的男子?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她的奢望罢了,只是这份奢望,依旧让她无比的向往。

    天色晚了,雷震正在布置安保,展小怜小兔子似的蹦到他面前:“大叔,好久不见啊。”

    雷震看了她一眼,点了个头算是打了招呼,不管展小怜算什么,燕爷上心雷震就会跟着恭敬,说白了就是雷震见风使舵的本领非常高,雷震看着五大三粗的模样,可心细如发啊,跟雷过客完全是两个极端。雷过客要不是雷震,十个都被人给搞了。

    展小怜拿着一个手枪形状的打火机送到雷震面前:“叔,我在湘江的时候特地为你挑的,你跟过客一人一个,你的是这个,我给他挑的是美人腰,这个是给你的。大叔你就别推辞了,别看是大牌子,不过我买的时候真的没花多少钱,我命好,都碰上折上折呢。对了叔,过客哪去了啊?”

    雷震有点受宠若惊,第一反应是左右看看燕爷来了没,一看没人才松口气,展小怜往手里塞的架势压根没打算收回来,雷震只得接过来说了句:“谢谢展小姐。过客跟他朋友出去吃饭了,有一会了,应该就脚前脚后的时间就会回来。”

    展小怜往电梯口看了眼,电梯正在上升,停在这个楼层,打开,雷过客一眼就看到了展小怜,一阵风似的跑过来,兴奋的问:“小米,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找我的呀?”

    展小怜把东西塞到他手里:“我找你给你这个呢。知道你喜欢美人,看看,看看,大胸大屁股,喜欢吧?”

    雷过客喜滋滋的打开一看,哭了:“小米,我哪有喜欢美人啊?我是良家妇男啊。”

    展小怜翻白眼,对着两人挥手:“走了,你们爷还等着我去侍候呢。”

    雷过客听了,放下手里的打火机,扭头看着雷震:“哥,你说我们爷是认真的吗?小米以后会不会哭啊?”顿了顿,又问:“哥,小米被我们爷欺负,是不是我的错?如果我早先没跟小米一块,爷肯定就看不到小米,也不会被他欺负了……”

    雷震一巴掌拍在雷过客头上:“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嘴里的小米又是什么绝世美人能让我们爷对她一见钟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情圣大仙呢。对了你手里的东西万一有人问,你就说自己买的,如果是爷问,你就更要说是自己买的,知道不知道?”

    雷过客揉着后脑勺,一脸的不解:“为什么呀?我跟小米是好朋友,我们都说好是好朋友了,小米送我的东西我还不能说,凭什么呀?”

    雷震指着雷过客的脑子,“用点脑子行不行?你跟我们爷的女人交朋友?你还嫌没被爷整死?”

    雷过客有点明白了,顿时坚定的点头:“哥,我终于知道了,爷是吃醋了,为了我的小命,我坚决不说这是小米送我的东西!”

    展小怜又一路小跑的回屋,门半掩着,展小怜伸手推门进去,一看里面抱着的两个人,不由自主骂了一句:“我擦!”然后麻利的往外冲:“你们继续,我待会回来哈。”

    燕回从瞳儿的胸前抬头,伸手推开衣衫不整的瞳儿,出声:“进来!”

    瞳儿暗暗松了口气,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展小怜被燕回喊进来以后,瞳儿甚至不敢看展小怜的眼睛,“爷,您跟展小姐先忙,我先出去了,明儿一早还有事忙。”

    燕回随便的对她松了松手,瞳儿头也没抬的走了出去,展小怜回头,眨着眼睛看着燕回:“爷,您这刚刚不是高兴着了吗?什么事啊?”

    燕回依靠着桌子,对她勾勾手指:“没什么事,爷就是想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