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08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只是,想法很美好,实施起来却是很困难,原因无他,而是安里木不配合。

    安里木确实不配合,他也没有办法配合,他爸他妈是什么人安里木比谁都清楚,安家父母不过就是普通的平头百姓,他们从哪来弄来那么多钱?哪家企业抽风了给两个老人赞助?现在的赞助是那么好赞助的?要么为名要么为利,能有哪家企业会无偿送钱?

    安爸安妈信誓旦旦的让安里木不要担心手术费,说他们凑齐了,可安里木能不担心吗?安里木别的不怕,就怕他爸他妈去借高利贷,这也是安里木觉得他父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安里木不同意,安爸安妈就急,他们拼死拼活为的是什么呀?好不容易遇到了贵人,他还不愿意。安爸安妈真的是把瞳儿当贵人看的,她要是不出现,他们上哪去筹那么多钱?

    安爸安妈为这事三天两头跑摆宴,因为第一次去安里木的单位,安爸安妈觉得给儿子惹了大麻烦,他们不敢去他的单位,就在安里木回宿舍的必经之路等着,这样一等,自然就会和瞳儿碰头。安爸安妈一看,对瞳儿更加满意了,这姑娘对他们儿子可是真心实意的,要不然谁闲着没事会专门等?

    安里木对自己的父母真是没辙了,他追问了很多次,可安爸安妈都不说,安里木还特地联系几个跟局里有长期往来关系的线人,就是想打听安爸安妈是不是借了高利贷,虽然没查出来,但是安里木心里还是担心,生怕他爸妈一时糊涂做了什么坏事。

    安爸安妈真是心急如焚,安妈嘴里起了一嘴的泡,就为了安里木的事。

    瞳儿陪着安爸安妈坐在路边的花园旁边,试探着引导:“大叔大妈,木头哥哥平时有特别的好的朋友或者是亲戚吗?就是那种人家说话,他会听的。”

    安爸安妈两人对望一眼,半响,安妈小心的看了安爸一样,才跟瞳儿说了句:“有到有一个,就是我们家的一个邻居,从小说话木头就听,不过……不过那孩子现在不在家……”

    瞳儿低头没有在说话,安爸在原地走了两圈,突然回头跟安妈说了声:“你现在就回去,小怜还没开学,肯定还在家,你去找小怜,就当求,也求她跟木头说句话。木头那孩子心眼死,别人说了没用。”

    瞳儿始终低着头,放在面前的手慢慢的握在一起,没有再开口。

    安里木如往常一样下班,走到路口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父亲和瞳儿坐在一起,一个抽住旱烟袋,一个捧着手里奶茶低头吸着,安里木急忙走过去:“爸,怎么您一个人?我妈了?”

    安爸站起来,“你妈有点事,先回家去了。”

    瞳儿也跟着站起来,看着安里木,安里木直接过去跟扶着安爸:“爸,我不是跟你们说过很多次了吗?要是还是那事,就不用了,你们赶紧把钱还给人家……”

    安爸也不说话,瞳儿跟在他们父子俩身后,抬头默默的看着安里木的背影,一言不发。

    展小怜正在家里吃饭,一家三口围着饭桌吃饭,和和乐乐的,看着气氛就特别好,安妈一赶回南塘镇连家门都没进,就直接敲展家的门,展妈开了门就看到气喘吁吁的安妈妈,一脸奇怪的看着她:“她婶?怎么累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展妈这是没敢说是谁出了事,平时安爸安妈都是同进同出,这会就看到安妈一个人,展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会不会安爸出了什么事。

    安妈妈站在门口,急切的问了一句:“那个小怜在不在啊?”

    展小怜咬着筷子探头看:“婶,我在呢,怎么了?”

    安妈妈一看到展小怜,就跟看到救星似的,“小怜,小怜,婶的好孩子,你帮帮婶吧,现在除了你,没人能帮得上忙了……”

    安妈的话展小怜一家吓个半死,赶紧拉着她坐下来追问怎么了,安妈一说,大家才松口气,不是人出事就行啊。

    展小怜听安妈妈说完,追问了一句:“婶,我能不能问问木头哥哥的手术费是怎么凑齐的?”

    不怪展小怜奇怪啊,那么多钱啊,要怎么才能凑的起来?

    安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着:“小怜,大哥大嫂,我们家这是遇到贵人了,要不然这钱也凑不全啊,一个特别漂亮的姑娘,因为被人车撞了,木头刚好下班就搭了把手,反正那姑娘很喜欢我们家木头……”安妈说完了,才想起来不该说这个,小心的看了展小怜一眼:“小怜,婶没别的意思……”

    展小怜到没别的表情,就是追问了一句:“是不是木头哥哥的手术费,是这姑娘出的?”

    安妈点点头,展小怜愣了下,“是三十万?”

    安妈摇头:“不止,先是三十万,后来听说不够,就又给了三十万……”

    展小怜眨了眨眼睛,又问了句:“那,这个姑娘是打算让木头哥哥去他们家当上门女婿?”

    安妈一愣,急忙摇头:“没有啊,我们家只有木头一个,怎么能去当上门女婿啊?那我们老安家可怎么办?”

    展小怜很奇怪,看着安妈问:“那这个姑娘……婶,我不是骂人,我是问真的,这姑娘这里,”展小怜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问:“正不正常?”

    安妈有点急,要不是展小怜提前说了不是骂人,估计都生气了:“人家姑娘正常着呢,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展小怜更加奇怪了,“婶,你想过没啊?一个年轻的姑娘,一出手就是三十万六十万的,那她家得多有钱?她有大把的时间浪费,不上班不工作,没有生活压力,开着豪华的跑车,没人管她,这样看八成是独生女,这样一个家庭的独生女,如果木头哥哥不当人家的上门女婿,就算这姑娘愿意,她家里父母也不会同意啊?这么有钱的人家,不会找公务员,而是找门当户对的公子哥,要不然,凭什么找你?婶,你不觉得奇怪啊?”

    要不是安婶不是那种靠不住的,展小怜压根不相信她说的话,如果这事是真的,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这姑娘是哪家精神病院出来的,要么就是她钱多烧手,这不是六十六百,而是六十万啊。

    展小怜这样一说,展爸在旁边也觉得不对,想了想问了句:“对了,这姑娘姓什么?”

    安婶急忙说:“姓凌……也不知道还是林,反正就是这个音。”

    展爸想了想:“摆宴姓林的大户人家……还真没几个特别财大的。”

    展爸在南塘镇还是有点影响力的,因为是大学教授,镇上的人都会敬他三分,安婶这种不识几个字的,更是对文化人有点敬畏之心,如今一听展爸也这样说,安婶心里也有点慌,可是让她把钱还给瞳儿,安婶现在肯定做不到,她肯定不会还回去的,那是她儿子未来的希望,哪怕现在有人告诉她那些钱是人家偷来,她也不会还回去了。安婶愣了好一会,才说:“我现在也没法子,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木头这辈子就这样毁了。”

    安婶虽然觉得展小怜说的对,但是她心里存着逃避的想法,不想再提这个话题:“小怜,现在钱也有了,医生也联系上了,可你木头哥哥不同意,小怜你能不能帮着劝劝你木头哥哥?从小到大,你木头哥哥就听你的话,你就当帮帮婶吧。”

    展小怜知道不是安里木不同意,而是安里木没那么笨,他肯定是觉得钱来源不对,怕安叔安婶想了外法子,不敢让他爸妈动那笔钱。展小怜低着头,抱着膝盖说道:“其实不用我开口的。”她抬头看了安妈一样,说:“婶,你只要告诉木头哥哥手术费的一个合理的来源,他就会同意。你们跟木头哥哥说的借口,木头哥哥不会相信的。连我都不信,何况是木头哥哥?”

    安婶愣住:“小怜,你是说木头他……”

    展小怜点点头:“现在谁这么傻啊?无缘无故给人家送五六十万的钱啊?婶,我就问你,有个你不认识的人,或者是只见过一次的人手受伤了,如果不治病不会有生命危险,挺多是以后拿不起重物,手术费是五千元钱,刚好你家里又五千块钱,你会直接送给人家吗?妈,你会吗?”

    展妈睁着眼睛说:“要说有生命危险我说不定会犹豫,要是就受点伤,我当然不会给,我又不是钱多的没处花的。”

    安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小怜说的话确实有道理,她不能不考虑,可是她根本想不出来该找什么样的理由来让安里木相信,原本瞳儿教他们的话,因为安爸跟安妈不懂什么企业里的事,又心虚,被安里木几句话一追问就露馅了,她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展小怜问了句:“木头哥哥在家?”

    安婶急忙摇头:“不在。他现在上班呢,没时间回来,要是做手术,肯定是要请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