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10章 哄爷高兴的法子

第110章 哄爷高兴的法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跟穆曦两人的晚饭吃的很憋屈,展小怜真想把菜盘子直接扣燕回的脑门上,就没见过他那么贱的男人,一桌子的菜全是他自己喜欢的,展小怜还好,她不挑食,穆曦就惨了,看看这个她不喜欢瞅瞅那个她不吃,等她嘀咕完了,发现展小怜都吃了一半了。

    展小怜埋头苦吃,现成的东西不吃白不吃,要是出去买着吃,还得她自己花钱呢。

    燕回挑了一桌的菜,自己压根没吃几口,尽在饭桌上挑展小怜的刺,穆曦气的小脸都扭曲了,她哥怎么尽欺负胶带啊?!

    展小怜吃的专心,速度也就快了,放下筷子就往边上挪,等穆曦一吃完,展小怜拉着她到一边提醒:“胶带,来之前我们可是说好的马上就回的,这都吃完饭了,是不是该走了?”

    穆曦点头,赶紧跑去跟燕回说要回去,结果,人燕大爷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妹子,你这是不是太不懂事了?哥还没吃完呢,你就跟哥说要走,这像话吗?”

    穆曦一听,漂亮的小脸上一脸的囧像,半响跑去跟展小怜商量,能不能等她哥吃完了再走,说不礼貌。

    展小怜挖耳朵,擦,那丫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他要是知道什么是礼貌,这全世界的人都是绅士淑女了。

    两人凑一块嘀咕,好不容易等燕回吃完了,穆曦又跑去跟燕回说要回去,燕回指了指周围的环境,说:“妹子,你这是嫌弃哥没好地方让你住是不是?还是觉得哥会亏待了你跟你同学?哥这么大的酒店能找不出一间房子让你住?”

    穆曦傻眼了,急忙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是我同学不习惯,她想回去,我又没办法啊。”

    穆曦的本意是拿展小怜昂借口,毕竟她同学跟燕回不熟,这样说燕回不能怪她啊。

    燕回“哈”了一声,用眼角斜了眼不远处低头踩着地面的展小怜,问穆曦:“妹子是说妹子是愿意的,那肥妞不愿意住?”

    穆曦“嗯嗯”点头,“哥,我同学胆子真的小,而且我们习惯住那种小店,哥你们家的酒店太大了,我们住着可不自在了,感觉干啥都要钱。”

    穆曦跟燕回在磨叽,展小怜在旁边掏出手机玩游戏,老半天了穆曦还在磨叽,展小怜抬头看了一眼,看着穆曦正晃着燕回的胳膊求着呢,展小怜不耐烦的喊了一声:“傻妞!”

    穆曦赶紧松手跑过去:“胶带!我哥不同意怎么办啊?”

    展小怜懒的看她:“那你就住下吧,去把我的东西要回来,我先回去了,反正我不住。”

    穆曦肯定不会让她一个人啊,胶带可是陪她出来看她妈的,怎么可能让她一个人回去住?

    两人嘀咕半天,这下燕回不耐烦了,“肥妞!就那个妞,你给爷过来!”

    穆曦睁着眼睛,看看燕回又看看展小怜,赶紧推推她:“胶带,我哥好像是在喊你。”

    展小怜斜了燕回一眼,然后磨磨蹭蹭的走过去,也不说话,在离燕回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他问:“燕爷什么事啊?”

    燕回瞄了瞄两人之间的距离,对她勾勾手指:“靠近点,爷又不会吃了你。”

    展小怜撇撇嘴,小声嘀咕了句:“难说……”然后又往他跟前挪了挪,停了下来:“爷,有事您说呗,我听得到。”

    燕回慢条斯理的拿出手机,一边翻一边说:“爷记得爷手里有些特别照片,妞,你说爷要是把哪些照片发给人家报纸杂志社网络的什么,某个小肥妞会不会一夜成名?”

    展小怜:“……”

    “啊,”燕回看着手机,干巴巴的发出一声类似惊讶的声,“爷存的照片不在了……”展小怜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那丫突然又说了:“不过没关系,爷还有更多精彩的……”

    展小怜:“……”

    穆曦在那边又开始喊展小怜,展小怜气势汹汹的走过去:“干嘛?”

    穆曦小心的劝展小怜能不能住一晚上,穆曦是真觉得她哥是流氓,而且有的变态,生怕展小怜跟燕回对上,到时候她也帮不了展小怜,吃亏的肯定是展小怜啊。

    燕回摇摇晃晃走过来,两小姑娘立刻警惕的看着他,燕回不找穆曦麻烦,专撩拨展小怜,把展小怜撩拨的再次炸毛,眼看着胶带就要冲上去掐死燕回了,穆曦赶紧拉着展小怜到一边说话:“胶带,胶带,冷静冷静!我们一定要冷静,胶带,你忘了?我们现在是敌强我弱,不能硬碰硬啊!”

    展小怜吼道:“这是硬碰硬的事嘛?那丫是专门找我茬没发现?我太阳他祖宗十八代的,真是气死姑奶奶了!”

    穆曦对着展小怜好话歹话说了一箩筐,最后展小怜总算点头了,穆曦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去跟燕回说了旅馆的名称,燕回直接让人把她们俩的东西拿过来,又给她们安排了房间。展小怜是死活要跟穆曦一个房间的,美其名曰是节省一个空房,结果燕大爷很豪迈很大方,愣是安排了两间房,说既然住都住了,就要住的舒服点,展小怜赖在穆曦房间不出去,燕大爷亲自动手拖着展小怜出门,穆曦赶紧跟出去,发现展小怜的房间就在自己隔壁,展小怜被燕回直接丢进了她旁边的房间。

    穆曦松口气,跑去跟展小怜说:“胶带我还以为我们隔的老远呢,你看就挨着,你要是有什么事,喊一声我就听到了呢。我要上网哟,这个房间只有一根网线,所以我觉得分开也挺好的,这样你也可以上网了呀。”

    展小怜看着穆曦一脸二货样,翻个白眼,当着穆曦的面,直接把门给撞上了,隔着门吼了一声:“傻妞你给姐姐上网去,看你就眼疼。”

    穆曦很委屈的揉着被撞到的鼻子上网去了。

    展小怜伸手揉着头发“嗷嗷”叫了两声,然后往床上一躺,真是流年不利啊!

    晚上上网,穆曦果然在高中群里蹦跶,展小怜懒的理那二货妞,直接隐身没消息,自己浏览了下新闻,主要是怕燕回那死变态会不定时抽风,真的发了,展小怜别的不怕,就怕她爸她妈看到了被气死了。

    上了一会网,展小怜洗澡的时候听到敲门声,关了水龙头问了一句:“谁啊?”

    没人吭声,继续敲门,展小怜随便冲掉头上的泡沫,拿了大浴巾裹住,从猫眼里往外看,然后骂了一句,轻手轻脚的往床边走,假装自己已经睡着,结果就听到燕回突然出声:“肥妞,你敢装死爷就砸了这门。赶紧给爷开门!”

    展小怜生怕穆曦被惊动跑出来,叹口气,拿了挂锁开门,刚拉开门,燕回就站在门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看到展小怜裹着浴巾还愣了下,然后露出一脸邪笑,直接推门朝着展小怜过来,展小怜一看他的架势,就赶紧往后退:“爷……”

    燕回反脚踹门,在玄关的地方按着展小怜抵到墙上,伸手扯了展小怜身上的浴巾,展小怜嚷着:“头发……头发……爷,我头发还是湿的……”

    燕回跟没听到似的,剥完了展小怜就伸手拉拉链,展小怜咬着牙,双脚悬空被压在墙上,心里怎么样都不踏实,只是死死的抓着燕回的头发,燕回闷着声音回了句:“爷不介意……”

    展小怜就来得及“擦”了一声,然后被折腾的半点声音发不出来,她伸出微颤颤的手,指着床上拼命说:“爷,腰……腰受不住……去,去床上……”

    燕回根本就是由着性子来的,按着她在玄关折腾了好一阵,尽兴了才抱着展小怜到床上躺下,展小怜张着嘴,只有出的气了,燕回也是气喘吁吁,半响抓起她的手往自己面前看了看,发现她的指甲缝里血迹斑斑的,难怪他觉得背上火辣辣的疼,燕回伸手捏她的脸:“以后再敢对着爷乱抓,爷就剁了你这小爪子。”

    展小怜不理她,昏昏欲睡,燕回使劲捏她的脸:“你给爷睁开眼!”

    展小怜勉强睁开眼,“爷,做过都做过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燕回突然捧着她的脸,强行往上拉:“爷让你睁开眼睛!”

    展小怜要不然累的不行,绝对会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欺负人到家了是吧?使劲推开燕回的手,怒了:“爷,您老究竟想干什么呀?”

    燕回自己不睡,也不让展小怜睡:“起来,爷不想睡,跟爷说话!”

    展小怜气都气死了,“爷,您老觉得咱俩有什么话好说的?”他们凑一块,绝对是做的比说的多,他们是正儿八经的炮友。

    燕回开始抽风,非得让展小怜坐起来,他靠着软乎乎的床头垫,愣是把展小怜也拖成跟自己并排的,展小怜觉得坑爹坑到家了,眯眼都不让,她想死。展小怜翻个身,四爪扒在燕回身上,往燕回怀里一靠,可怜巴巴的说:“爷,您老能不能开开恩,让我眯会眼?”

    服个软装个小展小怜还是会的,就是有时候她不愿意,看到燕回的脸就想抓花,哄他个毛线啊?

    燕回抬着她的下巴,问:“妞,你刚刚是说,你跟爷没什么话好说?”

    展小怜一看生气了,赶紧往他身上蹭,讨好:“爷,我这意思不是说咱俩和谐吗?做的比说的多呗,再说了,爷勇猛无比雄风不倒,我这也不是没机会说话?”借着床头月白的灯光,展小怜看到燕回直直的注视着她,那目光看的展小怜莫名的紧张:“爷,您老这是什么眼神?”

    燕回还是看着她,突然说:“爷在想,究竟是直接弄死你好,还是留着慢慢玩的好。”

    展小怜“哈”了一声,也不觉得累了,一骨碌爬起来:“爷,您老可要想清楚了,弄死我了,您说您以后还有什么乐趣?大猫玩小老鼠,都是玩活的,死了再怎么玩,小老鼠也不知道呀,您老说是不是?千万别弄死我,爷,您看您看,我多听话呀!爷,爷您老千万别想不开啊,我还指望活到一百岁呢……”

    展小怜苦口婆心的劝着,生怕燕回突然改了主意真打算弄死她。

    燕回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在她的腰上,盯着展小怜的眼睛说:“说的没错,可惜爷倒现在也没发现你值得爷留着你,妞,爷要你做点让爷值得留你的事!爷不缺上床的女人,等着爷上的女人都在排队,个个都比你漂亮,比你懂事,比你会讨爷欢心,爷凭什么留着一个尽给爷添堵的?”

    展小怜苦着脸:“爷,我有这么差吗?我给您老添过几回堵啊?我又聪明又可爱又懂事又会讨爷欢心,爷,您老说句良心话,我哪差了?”

    燕回嗤笑:“妞,你跟爷说这话的时候怎么就不脸红?”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爷,我说的是事实我干嘛脸红啊?”

    燕回一翻身,压在展小怜身上,展小怜紧张的看着他,嘟着小嘴不说话,燕回悬在她上空,手指理了理她乱七八糟挂在脸上的头发,邪笑着说:“妞,说你聪明可爱爷信,不过说你懂事又会讨爷欢心……爷可不信,爷怎么就没觉得你有讨过爷欢心的时候?女人就该乖乖巧巧的听话,会哄男人高兴,妞,你这方便是不是该学着点?非得让爷提醒你是不是?”

    展小怜眨了眨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爷这是让我以后多讨讨爷欢心?”

    燕回嗤笑,摇头:“爷可没这么说。”

    展小怜撇嘴:“明明就是这个意思……”

    燕回捏着展小怜的手举起来,展小怜立刻闭紧嘴巴不说话,当她什么都没说。

    燕回压在展小怜身上,展小怜被压的难受,就开口问了句:“爷,要继续吗?我瞌睡虫跑了,不困了……”

    展小怜觉得自己这是讨好燕回的,他最喜欢不就是这事?结果她话还没说完,燕回就变了脸,一脸恨不得直接掐死展小怜的表情:“除了跟爷上床,你还能不能想点别的?”

    展小怜:“哈?”

    燕回伸手点着她的脑门,没找出话说,伸手一推展小怜的脑袋:“睡你的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