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12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送走穆曦,展小怜跟车又绕回去,小脸上戴了个大墨镜,一副小人得志趾高气昂的架势,去找燕回的时候就是踢门进去的,燕回正大腿翘着二郎腿坐没坐相的歪在沙发上看肥皂剧,旁边沙发扶手上坐着一个冷面美人,正一勺一勺的喂燕回吃冰淇淋呢。

    展小怜看了眼电视上的内容,挺稀奇的走过去:“哟,爷,没想到您老还有颗小清新的心,看的这是什么,啧啧啧,爷,这美人够美啊,怎么着,爷这是打算搞这妞?”

    燕回伸手拍拍旁边的位置:“过来,陪爷看电视。”

    展小怜踢腾着脚上的凉鞋,光着脚丫子踩着地板走过去,往沙发的另一头一坐,脚缩到沙发上,舒舒服服的看电视,一边看一边还跟燕回讨论剧情:“爷,您说这只会哭哭啼啼的丫头有什么好的?”

    燕回鄙视的看了展小怜一眼,指着那个正抱着一只被养死的兔子哭的跟死了爹妈似的女猪蹄说:“妞,人家这是善良。”

    展小怜一脸踩到大便的样子,对着燕回竖了竖大拇指:“爷,您老可真是能怜香惜玉!”

    燕回扭头,对展小怜招手:“过来。”

    展小怜专心看电视,假装没看到,燕大爷有点不高兴:“肥妞,爷让你坐过来!”

    “爷,您老有事直接说不就行了?坐不坐过去还不一样?”展小怜没好气的嚷道:“整天肥妞肥妞的,肥你妹啊!”

    燕回一伸手就抓住展小怜,展小怜就这样被他拖了过去,本来是曲着的腿,都被他拖的展开了,燕回把她拖着往自己身上一靠,然后就这样展小怜靠着他,他靠着沙发,看电视。

    展小怜觉得世上最诡异的事某过于现在了。

    仰头,展小怜眼里的燕回是倒着的,她小心的往旁边挪,结果燕回冷不丁说了声:“躺着。”

    展小怜乖乖躺着,然后翻了个身,看电视不说话。

    燕回伸手推开雪姬送到他嘴边的勺子,自己把勺子拿过来,对雪姬挥挥手,冰美人婷婷娆娆的走了,展小怜正打算跟燕回评论两句电视,冷不丁嘴里被塞了一勺冰,因为她是歪着躺的,那冰沙有一点掉到了脖子里,展小怜顿时被冰的跳起来:“爷,您这是打算冻死我啊?”

    燕回手里的第二勺玩意,也因为展小怜电击似的动作而顺利的落在地毯上,燕回扭头看着一点一点化成水的的冰,脸冷飕飕的,然后伸手,把手里盒子里剩下的冰沙直接扣展小怜的头上:“爷就是想冰死你!”站起来的时候伸手推了展小怜一把,展小怜一边拨拉着头上的冰,一边跌跌撞撞爬起来,还没站稳,就被他推的再次跌坐在沙发上了。

    门被咔嚓关上了,展小怜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回头看着被关起来的门,抓了抓头顶湿乎乎的头发,气的嗷嗷叫,“变态啊!”

    整理好了头发,展小怜气鼓鼓的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结果看了有两分钟,停电了,灯也灭了,电视也关了。

    展小怜:“……”

    本来展小怜以为就是停电的,结果跑出去一看,其他房间都有电,就她待的这间没有。

    展小怜:“……”

    不用想,肯定是燕回那个弱智儿搞的鬼,他就是见不得她过的舒坦。

    展小怜赶紧拿了包出去,问了一圈燕大爷去哪了,好不容易才找到,燕大爷正在享受美人恩,那个红衣妖精红莲正挂在燕回的身上发骚呢。

    展小怜一边往里走一边捂着鼻子说:“怪了,这屋里怎么一股子骚味?是不是有什么的禽啊兽的在发骚啊?”

    红莲挂在燕回的脖子上,气狠狠的瞪了展小怜一眼,然后委委屈屈的跟燕回告状:“爷,您看她,说人家发骚,说的那么难听……”

    燕回扭头,“哟,肥妞,不是一个人玩的挺好?过来干什么?”

    展小怜赶紧走过去,往燕回身上挨了挨,“爷,您老都不在了,还有什么意思啊?您说是不是?咱俩在一块才有意思嘛。对吧,爷?”说着,眯着她毛茸茸的大眼,笑眯眯的看着燕回,一脸的讨好之意。

    那边红莲不甘被冷落,还挂在燕回身上撒娇:“爷~”

    燕回搂着红莲的腰,邪笑着说:“她说的没错,你就是在发骚。”说着,捏着红莲的下颚抬起,偏头在她的下颚咬了一口,然后拍拍红莲的屁股,“心肝,出去吧,晚上爷让人找你过来。”

    红莲一听,立刻心满意足的站起来,扭着水蛇腰,踩着高跟鞋出去了。

    展小怜翻着白眼,挑拨离间的说:“爷,您要仔细您老的品味,品味呀!这种满身骚味的狐狸精,爷,您老也看得上啊?”

    燕回摸着下巴,“啊”了一声,“这样啊?那爷看来的换个口味了。”

    “可不是?”展小怜指着肥皂剧里的女主角说:“爷,就换这种的吧……不过人家是明星,而且还不是咱这地的,爷您说万一人家不配合怎么办?”

    燕回藐视的看了展小怜一眼,“信不信爷明天就让她出现在你面前?”

    展小怜咽了咽口水:“爷,我信,我怎么不信啊?我们爷是什么人啊,神通广大,别说一个小明星,就是个大明星,爷也照样能弄来。”

    燕回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肩膀往自己身上靠了靠:“妞,爷问你个问题。”

    展小怜点头:“什么问题?”等了好一会,展小怜都没等到燕回的问题,奇怪抬头看了他一眼:“爷?不是有问题吗?我还等着你问呢……”

    燕回“嗯”了一声,还清了清嗓子,说:“安里木……”

    展小怜全身猛的一动,抬头警惕的盯着燕回,“爷,您想说什么?”

    燕回轻飘飘的看着她满是戒备的小脸,半响,嗤笑一声:“你以为?爷什么都没想说。”

    展小怜也觉得自己反应过激了,对着燕回“嘿嘿”一笑,“爷,不能怪我害怕,主要是您老人家的老是吓唬人,您老别生气啊,”说着,还用手顺着燕回的后背:“来来,我给您老摸摸消消气哈。您多大的胸襟啊,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哈。”

    燕回斜眼看她,展小怜陪着笑,赶紧岔开话题:“爷,继续继续,您老刚刚说有个问题的。”

    闻言,燕回往沙发上一歪,搁在地上的腿放到展小怜的腿上,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腿,说:“按摩。”

    “行,没问题,”展小怜伸出两只手这里按按那里捏捏,边按边说:“拽洋文这就叫马杀鸡,爷,你老可真懂得享受,果然是富贵命啊!”

    燕回歪在沙发上,看着展小怜的小嘴翻着,慢吞吞的说了句:“妞,你跟你的旧情人现在还见面?”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我们两家是邻居,总归会碰上的,不过木头哥哥有工作,不在家,所以没法碰到。”

    燕回换了条腿,继续问:“看你对你旧情人念念不忘的,爷就好奇你的旧情人有多好,给你买吃的?用的?给你钱花?”

    展小怜眼神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随口说了句:“木头哥哥没钱的。”

    燕回“啊”了一声,“哟,那他手段不错,连钱都没有还能泡到女人。”

    展小怜懒的跟他这种解释,自顾低头按着燕回的腿,没接话,燕回等半天没等到她继续说,腿动了动,提醒她说话,展小怜还是动手不动口,燕大爷表示很不高兴:“妞,说话。”

    展小怜抬头:“可是爷,您老让我说啥啊?”展小怜可不觉得燕大爷喜欢听她讲关于安里木的事,她又不是傻子,干嘛往他的枪口上撞?

    燕回闭着眼,一脸其惬意的表情,从喉咙里发出声:“说……你跟你旧情人的事。”

    展小怜停下手里的动作,疑惑的看着他:“爷,您老怎么突然问这个?我能不能问一句,您老人家是不是又想搞我木头哥哥了?”

    结果,燕回直接踹了展小怜一脚,展小怜从沙发上爬起来,怒了:“爷,您老人老这样是不是太欺负人了?怎么两句话不说就动手动脚的?君子动口不动手的道理您到底懂不懂啊?”

    燕回睁开眼睛看着那张气愤的小脸:“妞,你就是这么哄爷高兴的?爷就奇怪了,你旧情人怎么会要你这种要长相没长相,要温柔没温柔的妞?他眼挫吧?爷的女人随便拉出一个都比你美,你怎么就没一点自知之明?”

    展小怜气鼓鼓的往下一坐:“我当然有!我这是内在美……”

    燕回一听,当时就趴在沙发上笑,笑完了开始损:“就你这样还内在美?爷就没看出来你内在哪美了。”

    展小怜暗自撇嘴,然后斜了燕回一眼,厚颜无耻的说:“可不是?我内在美着呢,要不然爷能放下身边那一堆美人姐姐专挑我这样一个要相貌没相貌,要气质没气质的?不就是因为我的内在美爷才喜欢的吗?”然后展小怜对着燕回竖大拇指:“爷,您老真有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