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17章 突如其来的结婚证

第117章 突如其来的结婚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能说什么呀,啥话没说,坐好了就不说话。

    果然,等燕回的车一上路,瞬间从四面八方的胡同街头里跟出十几辆车紧随其后,展小怜回头看了一眼,“爷,您老这么不方便出行,就别亲自出来了呗,打个电话不就行了?我要是没什么事,肯定会过去的呀。”

    燕回嗤笑:“爷都说爷闲的慌,你以为爷是刻意为你到摆宴来?肥妞,有点自知之明行不行?”

    展小怜叹口气,语气诚恳的说:“爷,我错了,您老想去哪就去哪,哪是我能比的?您说是不?”

    燕回扭头望了她一眼,“哟,妞,今天怎么这么具有承认错误的精神?”

    展小怜手托腮,精神萎靡的说了句:“我一直都这么具有勇于承认错误的精神,爷不过没发现罢了。哎,没办法,爷的美人太多,哪会记得我这样的呢?真是羡慕爷那帮美人呀。”说完,展小怜认认真真打了个呵欠,然后眼巴巴的看着燕回:“爷,我能眯会眼吗?您老看我,黑眼圈都出来了。”

    燕回一边开车一边随口说了句:“别是晚上想爷想的太厉害,睡不着了?”

    展小怜再次打了个呵欠,焉呆呆的说:“可不是?我对爷那可是日思夜想的……”说着,又打了个呵欠。

    燕回一脚踢了过来:“不许睡,你要是敢睡了,爷就把你扔沟里去。”

    展小怜睡不成,百无聊赖,这边翻翻那边翻翻,想翻本书出来看,书还真有,不过都是些跟世界豪车有关的图片杂志,拿手里翻了翻,一边翻展小怜一边自语:“这些车得多少钱啊?买得起的应该也没几个人吧?估计大部分人连听都没听说过了。”

    燕回斜了她一眼,展小怜没注意,继续翻着看,一本书十几页,一会就看完了,扔回车上,展小怜又这边看看那边摸摸,把车上有字的书都看了一遍,展小怜伸懒腰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还放个小本,她伸手拿了过来,那小本是深红色的,小本破破烂烂的,还脏兮兮的,上面都是都是被烟烫过的烟洞,看着很膈应人,那残缺不全的字展小怜还是能认得的,上面写着“结婚证”三字,展小怜挺好奇,燕大爷的车上发现结婚证还是挺稀奇的,她伸手打开一看,内页的纸张和色彩看着特别新,一看就是很少打开过。

    视线下移,展小怜的视线落在结婚照上,一眼认出上面的人是燕回和一个漂亮女人,那个漂亮女人展小怜没见过,单从照片上看就特别漂亮,而照片上的燕回则是笑的邪气,也没看镜头,而是微微偏着头似乎打算咬那女人脖子的架势。人虽然是燕回,不过结婚证上的名字不是燕回,而是燕子归,女人叫金羽希,展小怜看了下日期,结婚证的办理日期是五年前。

    五年前,如果展小怜没记错,这个日期是她第二次见到燕回的前几天,这样一想展小怜就突然明白了,那天周边的人说教堂里有个大人物结婚,周围警戒不让人随便进教堂,肯定就是因为燕回在结婚。现在想想,展小怜心里还是挺同情燕回老婆的,要知道,燕回跟那女人结婚当天,燕回就在他们举办婚礼教堂的外面,跟一个女人在打野战。

    展小怜默不作声的把那小本随手扔回去,歪着身子伸到后面,在燕回座位的背面摸,然后摸了好几本书出来,挨本看。这次书厚实,车到青城她还没看完两本。

    燕回在酒店门口停车,展小怜自觉乖巧的下车,等燕回下来,她腻腻歪歪的伸手抱着燕回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笑眯眯的看着燕回:“爷,您老辛苦了。”

    燕回扭头看她,伸手一推她脑门:“妞,你吃错药了?”

    展小怜握拳,想一拳把他打死过去,忍了忍,继续黏糊到他身上:“爷,我这不是学着做贤妻良母嘛?这可是您老人家要求的,我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人家贤惠女人,这不开始学了嘛。”

    闻言,燕回斜眼看她:“哟,肥妞这是玩真的了?那就让爷看看你学到什么程度了。”

    展小怜抱着燕回的胳膊玩酒店里拖:“我这不是在表现吗?没什么难的,只要对着爷温柔就行。”

    还别说,这一晚展小怜都特别温柔,不管燕回怎么打击刺激她,她都不生气不发怒,哪怕是小拳头握成了棒槌,这小棒槌也绝对不会落到燕大爷身上,暴走打人什么的更加不会没有出现,燕回这丫个欠虐的,展小怜不跟他作对,他还挺不习惯,展小怜越老实,他就越撩拨她生气,偏偏人展姑娘这次是铁了心的温柔,燕回说什么她都点头称是。燕大爷犯贱的觉得,这妞学做贤妻良母以后,就变的索然无味一点都不可爱。

    展小怜这会正蹲在垃圾桶旁边,用水果刀正正儿八经的给燕大爷削饭后苹果,然后捧着自己削好的苹果往燕大爷面前送:“爷,您吃苹果,这是我削了好一会才削好的呢,您尝尝是不是特别香?这可是我亲手削的哟。”

    燕回伸手拿起苹果,终于从这只苹果身上找到了一点展小妞可爱的影子,一只特别好看特别大的苹果,只剩下三分之二的果肉,剩下的三分之一,正连着皮静静的躺在垃圾桶。燕回举着那只苹果问展小怜:“妞,你这是削苹果片还是削苹果肉?爷记得刚刚你拿的时候这玩意可是好大一只,怎么少了一层皮这个头也小了这么多?”

    展小怜抿嘴,憋了好一会才憋出一句:“爷,这苹果减肥了。”

    燕回一听,苹果也不吃了,倒沙发上大笑,他就知道这妞装不了多久,能坚持这一会功夫就不错了,燕回开始伸抓蹂躏展小怜,捏着她的脸问:“妞,爷不要你学贤妻良母了,装的假死了,丑是丑了点,好歹胜在可爱,这一装,唯一的优点就没了。”

    展小怜毛茸茸的大眼从黑框眼镜后面抬了抬:“爷不喜欢我学贤妻良母啊?可是是爷喜欢的我才学的……”

    燕回一抬她的下巴:“爷现在不喜欢了,所以得改。”

    展小怜立刻做出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爷,您老人家太有爱了,我就知道您肯定温柔体贴,能解救我于危难。这可是您说的,那我就不学了。”说完,展小怜往燕回的腿上坐,腻腻歪歪的样子,羞怯怯的抬头看他:“爷,我之前跟您外面的那些人说话的时候,他们都告诉我我是您老人家对着的最特别的女人,爷,我一直不知道您对我特别在哪,您能不能告诉我一下啊?”

    燕回脸上带着邪笑,看着展小怜歪着脑袋盯着他看,然后燕大爷开口了:“真的想知道?”

    展小怜伸手摘了眼镜,圆溜溜的大眼睛上长长的睫毛对着燕回闪了两下,“想啊,当然想,爷,您就告诉我呗,满足我小小的虚荣心嘛。爷!”

    燕回嗤笑,伸手把她从腿上推了下去:“妞,你现在这样爷就不喜欢,明知招爷喜欢,还问什么问?非得犯贱的让爷觉得你跟那些贱人没什么两样?肥妞,爷要的是个不一样的聪明女人,别让爷觉得你被爷迷的神魂颠倒不知所谓了……”

    展小怜脸上的笑顿时僵住,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半响才对着燕回说了句:“爷,您爱说不说,我就随便问问,干什么生气啊?爷不会就因为我这几句话,就觉得我不聪明了吧?当初爷可是亲口夸过我聪明了呢。”

    燕回一看心情就不好,冷飕飕的盯着展小怜看,展小怜缩了缩脖子,眼睛看向别的方向,一言不发,冷不丁燕回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转向自己,突然问了句:“你什么时候开始化妆了?”

    展小怜还真化妆了,本来就毛茸茸的大眼和长长的睫毛,画了眼线和睫毛膏以后,那双眼睛就跟被温泉水泡过似的,显得特别大还特别亮,可是燕大爷不喜欢。展小怜眨了眨眼睛,努力的对着燕回讨好:“爷,好看吧?”

    燕回的脸色更冷了,指着卫生间:“给爷洗了!再让爷看到你画的跟女鬼似的,爷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展小怜低头朝卫生间走去,进去以后还锁了门,在马桶盖上坐了一会,然后站起来走到洗手池旁边,抬头看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一会,低头放水洗脸。

    看了那张结婚证,展小怜就知道自己肯定不能再这样被动的跟燕回当炮友,燕回是结过婚的,虽然没见过燕回的老婆,虽然猜也猜得到燕大爷跟他家那位正宫娘娘关系肯定不好,可是他们的婚姻合法这是事实,不知道的时候她可以坦然,可是知道了她还怎么忍怎么继续?现在,她究竟成什么了?当初穆曦跟她的小男友周少棠之间多出来的章宝贝,是展小怜最不喜欢的人物,现在呢,展小怜知道章宝贝跟周少棠,最起码她插足的没有结婚的情侣,不算第三者,而她却是正儿八经的第三者。

    燕回有过很多女人不假,可是像她这样长期跟回保持炮友关系的却只有她一人,那些女人跟燕回顶多算是一夜情,她却是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