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17章 逆反的结果

第117章 逆反的结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近来很不高兴,弄的周围的人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惹了燕爷,偏偏展小姐这一阵特别听话,也不跟燕爷吵架,更不会一副逼急了就弄死燕爷的架势,她一听话,燕大爷就找不到她的错,发脾气的对象就只能对着他周围的人了。

    展小怜就是听话,燕回喜欢她什么她就改什么,燕回喜欢她不听话是吧?她偏听话。燕回喜欢她素面朝天,她偏要自以为聪明的化个小妆,要么是眼影,要么的唇蜜,要么是粉底,反正非得在脸上摸点什么,有次燕大爷都拿东西要挖她眼睛了,结果展小怜哭的跟被人偷了五百万似的,伤心的不得了,还把鼻涕眼泪往燕大爷身上擦,燕大爷只顾着去换衣服,就忘了要挖她眼睛了。

    展小怜是真打算让燕回主动踢她了,她现在不能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情,她必须主动出击了。她之前到处打听是为了什么呀?不就是为了了解燕大爷究竟是喜欢她什么的?不就是为了知道燕大爷曾经的那些女人为什么只能跟燕大爷一夜情?

    展小怜总结出的原因只有两个字:犯贱。

    当然,这个犯贱指的是燕回。

    这应该是男人的通病,太容易得到了,所以就不会珍惜,她让燕回有兴趣,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燕回知道她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安里木,这让燕回觉得不爽,也让他至高无上的男性尊严受得了严重打击,燕回和安里木,燕大爷的眼里心里完全没把安里木当人看,他觉得这世上没几个人能跟他比,更加觉得这青城内外甚至是全天下的女人就该围着他打转。

    展小怜为了燕回的那帮女人,还专门做了笔记,本来还想记录更多,不过现在没那么多时间,展小怜实在受不了自己顶个三的名头。她要做的,就是避开自己之前一直不知道的表现,燕回喜欢她不做作的表现,喜欢她为了活命时应急反应,她就避开这些,还不能太突兀。突兀了,燕回肯定一眼就看出她是在装的,她要让燕回知道她不是装的,她要让燕大爷知道,她不过是慢慢的走进了他布下的情网。

    因为在意所以纠缠,女人都是一样,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就会希望在他面前表现自己的完美,展小怜偷偷摸摸的化妆如此,她开始在意燕回之前女人也是如此。

    很显然,展小怜的表现还是很成功的,她的表现就像燕回曾经希望的,乖乖的,听话,不会突然炸毛,更加不会拿刀就对着燕大爷刺。她胆子还是大,可这种不像是她早先那种无所畏惧的胆大,而是因为她知道燕回对她不一样,知道燕回身边的人都因为燕回的态度所以怕她,她甚至有的趾高气扬,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但是她用一种“我是燕回的女人”的姿态面对那些人,甚至每周去青城都特别积极。

    展小怜的成功就意味着燕回现在的不爽,他知道那妞胆大包天,他之前喜欢的就是她的胆大包天,可现在,她的这份让燕回觉得可爱的胆大有点变了味。燕回有次生气,直接拽着展小怜的头发进卫生间,拿起淋浴头对着她的脸就冲,恨不得把她脸上抹的那些玩意洗的一干二净。他倒是真有弄死展小怜的念头,可是每次拿起家伙的时候就犹豫。

    犹豫,这是举世无双的燕大爷这一生里最不可能出现的词,燕大爷在决定做什么事的时候,何时犹豫过?

    燕回连着两周都没有让人接展小怜,展小怜第一周没去,第二周没让人接,展小怜就一副心急火燎的语气给燕回打电话:“爷,我这周在学校也没什么事,您老那边有没有可乐的事?”其实就是告诉燕回,她很闲,想过去青城。

    结果燕回直接回了句:“爷烦你,这一阵看你眼疼,你给爷消停点。”

    展小怜以一副怨妇的口吻撒娇:“爷,上周您老就没招我侍寝了,这周翻下我牌子呗?要不然我这都被您老给打入冷宫了,我觉得我这一阵没惹您老人家生气啊……”

    燕回啥话没说,“咔嚓”挂了电话。

    展小怜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撇了撇嘴,然后掏出笔记本记录下燕回的反应,她这叫全方位分析,除了要看周围的人反应,最重要的是要分析燕回的心里。燕回现在肯定是抓肝挠肺的烦,又厌恶又恨又舍不得,所以燕大爷就在纠结,想冷一阵子,看看是不是过一阵就没事了。

    展小怜的分析笔记中,燕回对她的上心和在意最主要的原因是兴趣和征服欲,而她要做的,就是要一点一点的消磨掉燕回对她的征服欲,最好的办法就是满足他,让她没有秘密,以一副臣服的姿态出现在燕回面前。

    合上笔记本,展小怜就换衣穿鞋,背起背包去青城。

    最后是在夜宫找到燕回,酸溜溜的看着他身边的女人,假装不在意的在燕回旁边坐下,看了好几眼那个女人,跟燕回说了句:“爷,您老这次的女人怎么这副德性?您老找她陪,还不如找我呢。”

    燕回斜了她一眼,“爷要是没记错,爷告诉过你爷看你眼疼吧?不是让你别过来?又过来干什么?”

    展小怜大腿翘着二郎腿,嬉皮笑脸的说:“爷,我这不是想让爷看看我,省的忘了我是什么样的吗?”

    燕回邪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哟,肥妞,爷怎么觉得这一阵你这小嘴特别会说话了?”

    展小怜对着他做了个妩媚的造型,一抬下巴,伸手一推抱着燕回胳膊的另一个女人,抱着燕回的胳膊仰着头说:“还不是爷调教的好?”

    燕回低着头,手指敲在桌子上,似乎在想着什么,展小怜偏头想观察他的表情,冷不丁燕回突然抬头问了句:“肥妞,你这是跟爷玩真的?”

    展小怜:“哈?!”燕回这反应,不在展小怜的算计范围之内,她有点茫然的愣了一会,迅速的反应过来:“爷,我一直都是认真的呀。”

    燕回伸手,一把拖她坐到自己腿上,盯着她的眼睛说:“妞,你最好给爷记住你刚刚的话!”

    展小怜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爷,您这突然的……吓我一跳……”

    燕回一按她的后脑勺,展小怜的头直接被他压的往下,碰上了燕回的嘴,展小怜刚想躲,一想不对,主动印了上去。

    展小怜真心觉得燕回真是个阴晴不定难侍候的主,他之前表现的不是完完全全对她如今很厌恶很讨厌的吗?怎么突然又变回原样了?

    其实不怪展小怜奇怪,燕大爷前几天的表现多明显,一脸恨不得弄死她的表情,展小怜自然而然的认为那是燕回恶心她各种表现的缘故,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燕回在夜宫没多呆,说完那句话就搂着展小怜出去,回酒店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爬床,压在展小怜身上一副直接做死她的架势,展小怜被折腾的“嗷嗷”叫:“爷,温柔……温柔一点……”后来也嗷不出声了,偶尔还能催几声快点慢点的。

    展小怜趴床上咬被角,恨的牙都痒痒,不是应该讨厌的要死,碰都不碰一下的嘛?怎么突然又一副打算把前几周没做的一起补上的样子?展小怜翻身,背对燕回,扯着被角往后扯,差点把挂在被角上的小牙给拽下来。

    燕回在后面往她身上贴,手脚并用的把展小怜扣在怀里,声音带着欢愉后的慵懒和迷蒙:“妞,以后爷的人你可以随便指使,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不过不能过问爷其他的女人……爷不喜欢女人对爷指手画脚……”

    展小怜忽的睁开眼睛,不喜欢女人对他指手画脚的是吧?这算是他主动提供的消息。展小怜慢悠悠的在燕回的胳膊下翻身,面对燕回躺好:“爷,我没对您老人家的女人指手画脚的吧?我是担心您老的品味下降了……”

    燕回懒洋洋的笑,低头舔着她的脖子,无意中舔到她脖子下的串着玉的细绳上:“这是什么?怎么还挂着首饰?”

    展小怜把垂在一边的玉拿出来晃了晃:“哪呢,是玉,我爸让我戴的,说是辟邪用的,不许我拿呢。我一直都戴着,是爷之前没注意。”

    燕回伸手拿起来,接着床头灯看了眼,“这玩意还值点钱了……”

    展小怜一听,立刻兴致满满的问:“真的?爷您老知道值多少钱不知道?”

    燕回手一松丢开那玩意,捧着展小怜的身体低头舔过去,含含糊糊的说了句:“……爷对那玩意不感兴趣,爷感兴趣的是这里……”

    展小怜这次青城之行燕回的反应完全脱离了她的预想,以致展小怜回到摆宴以后垂头丧气的,一点都没想到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

    想来想去,展小怜决定去找瞳儿,一是打探下那妖精接近木头哥哥的目的,二是了解下燕回这变态到底是怎么回事,瞳儿跟着燕回那么久,肯定比其他人都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