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22章 爷,您老太没有爱了!

第122章 爷,您老太没有爱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身体一僵,跟着微眯起眼,脸上挂着抹邪笑,伸手一推:“滚!”

    本来好端端的坐着呢,展小怜冷不丁被燕回一推给推的坐地上了,屁股疼,她气鼓鼓的爬起来揉屁股,“不是就不是嘛,干嘛推我?”站起来就往门走,走到半路又回头把自己掉在沙发旁边的包给捡起来,捧着包对着燕回的头顶砸了下就跑,“砸不死你!”

    燕回在展小怜身后暴喝:“展小怜!”

    展小怜撒腿就跑,二话不说冲进电梯,急吼吼的按下一楼,结果,电梯在行到六楼的时候停了,跟着电梯里的灯也停了,这还不算,那电梯还跟抽风似的一会上去一会下来,展小怜吓的脸都白了,扯着嗓子喊:“救命!救命啊!”

    外头一点动静都没有,展小怜觉得自己是不是死定了?

    老半天以后,电梯外面突然想起有人用手指敲电梯的声音,“嘚嘚嘚”三下,展小怜正站在墙角等死呢,一听有人一骨碌爬起来:“外面有人没?我被困电梯里头了,来个人救我呀!”

    燕回站在电梯门口,一只手擦在口袋里,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敲着电梯门,“哟肥妞,这巧的,爷说着电梯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原来是被你压的,不是跟爷说减肥的吗?”

    展小怜顿时黑了脸,外头那混蛋最好别告诉她是他在捣鬼,刚刚是谁让她麻麻利利滚的?

    于是,展小怜憋死不吭声,那丫要是想弄死她,她怎么求他都会弄死,那丫要是打算放过她,她屁都不放一个他还会救。

    燕回在外面听了好一会,结果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燕回耳朵贴在门上认真听了听,还是没人回应,对身后勾勾手指,立刻有人捧着一个电脑过来,电脑连接着电梯里的监控,可以看到里面的全景,监控里面,展小怜正抱着膝盖脑袋搁在膝盖上,可怜巴巴的坐在角落里呢。

    电梯里没有灯,不过因为两边是透明的,所以有外面的灯光照进去,燕回看不到展小怜的表情,燕回看着监控,伸手砸电梯门:“肥妞,别装死,给爷说句话。”

    结果,监控里的展小怜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

    燕回站到一边,抬抬手指:“升起来,打开。”

    监控室内的人立刻按动开门,电梯里的灯瞬间亮了,展小怜抬头看了下,电梯突然晃了几下,然后开始上升,“叮”一下停了下来,展小怜急忙退到角落,跟着电梯门开了,燕回站在电梯门口。

    展小怜啥话没说,一个箭步冲出去,直接扑到燕回怀里,他堵门口不扑他怀里扑哪去啊?展小怜抱着燕回的腰,抬头委委屈屈可怜巴巴的说:“爷,我刚刚快吓死了。我以为我肯定掉地上摔死了,你们这什么破电梯啊?多少年没检修了吧?怎么说停就停呢?”

    燕回低头垂眸,看着她没说话,既没说电梯是碰巧坏了还是他故意让人弄坏的,反正就是盯着她看。

    展小怜脸上还是那样子,不过这心里头是直发毛,这丫什么眼神?他不会打算把她再推进去然后让人做出电梯失事的事故来吧?

    燕回伸手一抓她头发,展小怜“哎哟哎哟”的叫:“爷,爷您老人家这是干什么……”

    燕回邪笑:“肥妞,爷是让你滚出房间,你这是去哪?这要是摔死了,可真是便宜了你。”

    “那不是您老没说清吗?”展小怜从燕回的手里解救自己的头发,“爷,科学证明,容易生气的人短寿,您老这动不动就生气可不好。”好不容易掰开燕回的手,展小怜揉着被扯疼的头皮抱怨:“我不就是问一句话嘛?您老至于突然发那么脾气?没有就没有呗,我就是好奇问问而已,多大的事啊?真是……”

    燕回嗤笑,捏捏展小怜的脸蛋:“爷就没见过比你更自恋的,爱上你?等下辈子你长的能见人以后再说。”

    展小怜原地鼓着嘴,“我觉得我现在长的也挺好看,挺能见人的,要不然爷怎么就挑上我这么个见不得人的?”说着,展小怜踮起脚尖,努力拉平她跟燕回直接的身高差距,歪着头装出可爱的表情:“爷,我觉得你还是喜欢我的,要不然怎么会找我当炮友?您说是不是?停!您老别急着否认,解释就是掩饰!”

    燕回斜眼看她:“肥妞,爷觉得厚颜无耻说的就是你,你去整个容,爷就爱你。”

    展小怜气鼓鼓的说了句:“爷,您老满足下我小女人的虚荣心会死啊?爷,您这大叔太没爱了!”

    闻言,燕回居高临下的斜视着她,然后吊儿郎当的朝展小怜靠了一步,伸出一只胳膊搭在她肩膀上,圈向她脖子,低头俯首凑到展小怜面前,说:“妞,爷就是爱上你了。”

    展小怜:“哈?!”

    燕回偏头对着她的鼻子咬了一口,展小怜“哎哟”一声捂着鼻子,怒:“干什么要咬人家鼻子?”

    燕回邪笑:“爷满足了你小女人的虚荣心没?”

    展小怜翻白眼,对他晃了晃大拇指:“爷,您老厉害。完全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燕回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肩膀往电梯里走,展小怜有点害怕,赖着屁股往后缩,最后是被燕回硬拖进去的,“来来来,既然爷满足了你,现在该轮到你满足爷了……”

    展小怜:“……”

    两人挣着扭着电梯,电梯门慢慢的关上。龙湛半转着身体,疑疑惑惑的想了想,刚刚他是不是看岔了?怎么他觉得他看到了小怜?可是小怜明明是说她去她同学家的,总不会她同学是住酒店的吧?龙湛走到电梯门口,看着电梯显示是停在十九楼,他伸手按了旁边的电梯,等到了走进去,直接按了十九楼。

    龙湛出了电梯,一边走一边左右看,他记得小怜穿的衣服,心里想着应该是巧合,不过还是想着说不定就是小怜,他走在走廊里,有服务人员过来拦住他:“对不起先生,这里往后是私人重地,客人不能前往,很抱歉。”

    龙湛对服务人员笑了笑,做了个对不起的手势:“sorry,我找人,不过貌似迷路了,对不起。”

    明显有别于青城本地人的语言发音让龙湛很容易化解矛盾,他极具教养的言行让人对他的话深信不疑,龙湛对服务人员比划了下展小怜的外貌和服装,服务人员笑着问了句:“您找的这位小姐是您什么人?”

    龙湛回答:“妹妹,叔叔家的妹妹。”

    服务人员了解的点头:“原来是亲戚,不好意思我是新来的,不过我可以帮您留意,客人请问您住哪个房间?”

    龙湛伸出修长的手指对着脚下指了指:“六楼,我只是看到一个眼熟的,不比费心,谢谢您。再见!”

    服务人员带着龙湛进了电梯,然后上了十九楼,拿起衣领下的对讲机汇报:“十九楼,有位误闯的客人,入住六楼,入住房间已查清六零二六房,已送回原楼层,请彻查,完毕。”

    有位说着外地口音的男人找类似展小怜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燕回耳里,燕回捏着展小怜的脸蛋问:“别告诉爷那人找的就是你,爷怎么觉得他说的那个人就是你?”

    展小怜想了想,反问了一句:“爷,我能不能问一句,那人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一个个子挺高,超外地口音,就是湘江那边的口音,长的人模狗样的男人?”

    “哟,你还挺了解?看来真认识?”燕回笑的冷飕飕的,“来来来,爷让人把那小子找过来,让妞跟他拉个牛郎织女大相会。”

    展小怜嗤笑:“爷,瞧您这话酸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吃醋了呢。还牛郎织女大相会,您老怎么不说是梁山伯找祝英台呢?”

    燕回黑脸:“你还真敢说?看来你还欠压……”

    展小怜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一脸贱样,“嗷嗷嗷”尖叫:“来吧,压吧,一天不压老娘就不爽。”

    结果,话题没岔开,因为燕大爷又开始问了:“别跟爷打哈哈,那男人是谁?别让爷什么时候戴顶绿帽子,看爷弄不死你。”

    展小怜伸出白嫩嫩的小脚丫子蹂躏燕回的肚子,“爷,放心吧,我就算找男人,也会找个正大光明能结婚的,那时候您老早就腻我了,绿帽子什么的肯定谈不上……”

    燕回挑起一眉,邪笑:“结婚?”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可不是?我总不能跟爷鬼混一辈子吧?我以后肯定是要结婚的,我爸还指望我嫁个豪门当少奶奶呢。”然后她笑嘻嘻的看着燕回:“不过爷这种级别的,我不敢高攀了,爷值得更好的,对吧?”

    燕回慢条斯理的抓起展小怜的脚腕,顺着她的脚脖子一路往上摸去,摸的漫不经心的,嘴里跟着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结婚啊,那爷就等着看,哪个男人敢要你了。”

    展小怜翻白眼:“我以后不定还能出国呢,爷,您真打算跟我当一辈子炮友?这玩笑开大发了……”

    燕回冷不丁一甩手,展小怜的小胖腿就“嘭”一下摔在床上,展小怜疼死了,发飙:“爷,您怎么老这样啊?您这脾气就跟小孩似得,阴晴不定的,烦不烦人啊?我怎么觉得我咋侍候不成?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展小怜一骨碌爬起来揉脚,气鼓鼓的,燕回伸手指了指她,展小怜斜眼挑衅的看他,“又想弄死我了是不是?您老能不能换个招数?老这一招有什么意思?太欺负了。”

    燕回缩回手,破天荒的没回嘴,这让展小怜胆战心惊了一晚上,那丫不该是说些狠话吓唬她吗?怎么一副高深莫测一脸心思的模样?这反应太恐怕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