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24章 展妈的心思(补齐)

第124章 展妈的心思(补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今天对龙湛特别温柔,以致龙湛的鼻血又开始飚了,他不得不捏着鼻子回房间洗脸,展小怜赶紧往燕回那边跑,跟正在全面护手消毒的燕大爷说了老半天好话,马屁拍完了就跟燕回说要回去,燕大爷表示很不高兴。

    燕回坐在单人沙发上,周围围着一圈的美人,有给他按肩的有给他按腿的,还有两个正捧着工艺品似的捧着燕回的手在擦,也不知道涂了什么东西,还小心的吹了吹,看的展小怜一阵恶寒。

    燕回慢条斯理的开口:“哟,妞,这是带个野男人跟爷显摆示威完了就打算溜之大吉?”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大毛眼,“爷,您老这话说的多冤枉人啊?我都说了那是我哥了,什么野男人啊?”

    燕回一把推过左手边的女人,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叠纸对着展小怜丢了过去,然后慢悠悠的靠到沙发上,说:“爷就没听说你有过什么大哥,他是哪来的?你爸还是你妈的私生子?别告诉爷那是你家里的亲戚,爷有那么好忽悠?”

    展小怜伸手从头上拿下一张纸,结果发现都是自己父母双方的所有亲属关系表,就连展小怜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列的清清楚楚,很多人的名字展小怜自己都不知道,还有什么时候有个小时候被送人的姑奶奶都在上头,展小怜觉得神奇死了,还赶紧把地上的都捡了起来看,头也不抬的对燕回说了句:“爷,您老哪弄来的这些啊?这个姑奶奶我记得我小时候我爸那头就到处托人找呢,一直没找到,您老是怎么找到的?!”

    燕回:“……”他是让她关注这个的?他是让她看看她家里从来就没有一个叫龙湛的大哥!“肥妞,你那眼睛是不打算要了是不是?爷让你看的这个?”

    展小怜把几张纸整理对对齐,对着燕回笑的小花朵似的:“爷,您老太厉害了,崇拜您!这个东西对我可有用了,我爸知道了肯定很高兴。”

    燕回:“……”这妞是傻的吧?当他的话是耳旁风?

    展小怜麻利的把纸折起来塞到口袋里,然后笑嘻嘻的凑到燕回旁边,“吧唧”一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爷,我答应我爸今天带我大哥回去的,我先走了,下次我肯定乖乖洗白白爬到爷床上。”

    燕回:“……”当他是宠物?哄哄就好了是吧?

    “爷,您老多担待哈,我走了,拜拜。”说着,展小怜直起腰,对着燕回飞吻,小兔子似的跑了出去。

    燕回:“……”当他是死的是吧?就这样走了?

    展小怜去拿了自己的包,又跑到六楼去找龙湛,麻利的把龙湛的东西装起来,拉着他火速离开帝都酒店,龙湛的鼻孔里还塞着东西,展小怜从牵着他的手开始,龙湛的鼻血就开始玩下流,等到准备结账的时候,那鼻血都不能看,展小怜默默的往柜台要了纸巾,把他推卫生间去了清洗了。

    回摆宴的路上,展小怜坚决不跟龙湛坐一辆车,说是怕龙湛血流成河,其实她是怕龙湛问她问题时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刻意避开,龙湛表示很忧伤。

    两人回南塘镇家里时,展爸展妈正跟龙美优说话呢,展小怜一进门就看到龙美优公主似的坐在沙发上,身后站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姆,龙美优手里端着一只一看就不属于展家的杯子,正捧着水杯微微仰头喝着水,那种让她跟展家客厅格格不入的感觉让进门的展小怜很不爽。

    旁边,展妈眼巴巴的看着龙美优,小心的看她的表情,问她今天中午想吃什么东西,她去买回来做给龙美优吃。展爸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坐在一旁没说话。

    展小怜扫了眼龙美优,换了鞋就扯着嗓子喊:“爸,妈,我们回来了!”

    展爸立刻站了起来:“小怜,龙湛,都回来了?累不累?切了西瓜,过来吃两片凉快凉快。”

    龙湛跟展小怜相继进了洗手间洗脸,展小怜“啪”一下坐到沙发上,龙美优下意识的往边上让了让,展小怜撇撇嘴,燕回那种有严重洁癖的家伙都没怎样,她能比燕回还变态?展小怜直接脱了鞋,光着脚盘腿坐到沙发上,龙美优的脸都变了颜色,一是嫌弃,二是替展小怜尴尬,女人哪有这样粗鲁的活着的?

    展爸展妈都看出来龙美优对这里的嫌弃,如果不是龙湛带着她,龙美优肯定不会来这里,说不定一刻都待不下去,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陈旧和落后的,和经济发达条件一流的湘江龙家比,展家可谓生活在贫民窟。这里水没有消过毒,有一个浓浓的泥浆味,这里的卫生间上沾满了水垢,看着就肮脏不堪。展家的电视是那种大头的,笨重且画质不好,沙发上面还套了一个布套,上面有俗气的野花,看着就跟好多年没有洗过似的……反正,展家所有的一切在龙美优眼里都是最低等的。

    展小怜不知道展妈为什么伤心,可是她看出来龙美优的态度很轻易的影响到了自己父母,她默默的注视了一会,在晚上的时候找了个事件敲开展爸展妈的门,绷着小脸,看着莫名其妙的展爸展妈问:“爸,妈,龙美优是谁啊?”

    展爸展妈都愣了:“小怜,怎么突然这么问?美优小姐是你龙湛大哥的妹妹啊。”

    展小怜还是绷着小脸,很不高兴的说:“别骗我了,龙美优是不是我姐姐或者妹妹?她是不是小时候被你们送人的,所以你们对她有愧疚?”

    展爸展妈两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在展小怜以为自己蒙对的时候,冷不丁展妈一巴掌打在她肩膀上:“你这死孩子,小说电视看多了吧?就说让你少看点少看点一直不听,你当自己是些小说的编剧呢?”

    展小怜把展妈的大力金刚掌拍的往前冲了两步,她苦着小脸,可怜巴巴的看着展妈:“妈,说错就说错了呗?干嘛打我呀?不疼啊?真是的……我就是瞎猜的嘛。不是我姐姐或者妹妹,你跟我爸干嘛对那假公主那么上心啊?看看她鼻孔翘上天的样子,我真想在她鼻孔里塞两根筷子!”

    展妈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就你能?你去塞给我看看,美优到我们家做客,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的,我们是主人家,当然要上上心。要不然人家回去怎么说我们?还懂一点待客之道吗?”

    展妈理直气壮的说了一通,展爸跟着唱白脸:“你这孩子就爱想些有的没的,乖乖回去睡觉,路上肯定也累了,我跟你妈也要睡觉了,赶紧睡觉去吧。”

    展小怜撇嘴小嘴,哼哼唧唧的出门,还帮展爸展妈把门给关了起来,打了个呵气抓着头发往楼上走,她就是说说嘛,她妈干嘛那么凶啊?太不像话了。

    其实展小怜真是觉得展爸展妈对龙美优的态度很奇怪,当然也可能是龙美优第一次登门的缘故,反正展小怜觉得展爸展妈,展爸还好,一直都是淡淡的,不过展妈的很明显,对龙美优特别的讨好,什么都可着她来,就连忌口的东西也是特别记录下来。看着龙美优的目光迫切又带着希望,被龙美优客气的拒绝后会露出异常伤心难过的表情,这让展小怜看了非常不舒服。

    不过展小怜找过展爸展妈以后,展小怜就明显发现展爸展妈对龙美优的关注度下降了,虽然还是会注意龙美优的忌口东西,不过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了。他们的重心快速的转移到展小怜身上,这让展小怜总算心里平衡了点。

    展小怜觉得龙美优也挺奇怪的,说难听点就是犯贱的挺厉害,展爸展妈对她好的时候,她都是一副我是女神我是公主我高高在上的表情动作神态,不过当展爸展妈对她冷淡下来以后,龙美优反倒主动凑上去跟展爸展妈说话。

    展小怜无语的抬头看天,这什么人啊?果然是贱骨头啊!

    展小怜跟龙湛两人在玩纸牌,一边玩一把聊天,说的很随意,也没刻意往上面扯,反正就是无意中说到了,展小怜跟龙湛都没觉得突兀,声音不大不过彼此都能听到。

    龙湛走了一张牌,随口问了句:“小怜,那个燕爷我让人查了下,在青城是个数一数二的人物,不过脾气怪异行为乖张,说难听点就是心理扭曲有厌恶女人憎恨社会的情绪,你以后别过去找他,那种人的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小怜,你千万别喜欢那种人,知不知道?要是你长大了,真想嫁人了,大哥给你介绍好的,保证是湘江的排的上号的青年才俊……对五!”

    展小怜“嗯”了一声,“我本来还以为我是大哥的童养媳呢,原来不是啊,对了大哥,你打算给我介绍什么样的人啊?我觉得我要真去找青年才俊的话,我肯定得先整整容才行,要不然谁看上我啊?”

    龙湛抬头看了看展小怜,展小怜脸上还卡着大眼镜,他伸手把展小怜脸上的研究拿了下来:“我们家小怜又漂亮又可爱,还健康,整什么容?他们能有机会见的我们家小怜,那可是他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展小怜“咯咯”笑了两声,反驳了一句:“谁是你们家小怜啊?我是我爸我妈的小怜,说的我好像你们家人似的。”

    龙湛对展小怜一笑,说:“大哥喜欢小怜,就喜欢这样说。展叔小时候带你去湘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不过你不喜欢陌生人抱,大哥可伤心了。你每年去湘江,大哥都会过去看你,小怜你记不记得了?”

    展小怜摊摊手,“我爸说我小时候人见人爱十分可爱,喜欢抱我的人多着呢,至于大哥嘛……大哥,你是不是老了很多?我记得我小豆丁时候是有个帅哥抱过我,不过跟你有点不一样啊。你老多了……”

    龙湛心脏中刀,摸了摸自己的脸,忧伤无比的问:“小怜,大哥真那么老?”顿了顿又自言自语道:“看来有必要去整整容了,不然要被小怜嫌弃了……”

    展小怜:“……”她明摆着是开玩笑的啊,竟然还当真了。

    展小怜不得不再次叹气,怎么碰到的人尽是怪胎啊?

    龙湛跟龙美优在展家待了五天才回去,展小怜心里直高兴说送走客人了,龙湛很忧伤的上了车,龙美优早已坐到车里,摇上车窗,给展爸展妈留了一个漂亮的侧面,面无表情的。

    展爸跟展妈的表情也是正常送客人的表情,只是展妈的眼圈有点红,等送走客人以后,展小怜在客厅偷西瓜吃的时候听到展妈躲在卫生间里哭,展小怜疑疑惑惑的走过去敲门:“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展妈在里面瓮声瓮气的说没事,展小怜不放心,赶紧去把展爸喊来:“爸,我妈一个人躲在卫生间哭,你快去看看怎么回事啊?我怕死了……”

    展爸愣了下,然后赶紧过去敲门:“怎么了这是?怎么一个人躲着哭?不就是刚刚跟你拌了两句嘴吗?至于一个人哭成这样?”

    展小怜一听,原来是老爸老妈吵嘴了,顿时对着展爸开炮:“爸,我妈是女人,你是男人应该大度,应该让着我妈,怎么能把她欺负哭呢?你这样是不对的……”

    展爸赶紧点头认错:“小怜,爸爸错了,爸爸负责把妈妈哄好,你赶紧上去别出来,你一出来你妈看到你会不好意思,那她更不愿意开门了,快上去,爸爸搞定,保证让你妈高兴起来,好不好?”

    展小怜觉得展爸说的有理,想了想,就赶紧往楼上跑,边跑边回头跟展爸打气:“老爸,加油!”

    等展小怜上了楼关了门,展爸敛了脸上的笑,赶紧伸手敲门:“老丁,丁老师,开门,孩子看到了,你这是干什么呢这是?快点开门,一会小怜又问了……”

    展妈在卫生间哭的特别伤心,压着声音说:“我哭怎么了?我还哭还不让哭了?那孩子怎么那样?我们是故意的我们?怨了恨了我们认了,我们是没那条件,嫌弃这嫌弃那的,说话都带着刺,好像我们是故意似的……我们这不是没办法?谁舍得那样?谁愿意……”

    展爸叹气,“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你别多想,你别不想,就想想我们小怜,多乖的孩子?我开始也伤心啊,可是再伤心也没有办法,总不能把小怜丢了是不是?小怜那么喜欢你,还那么懂事,我们也要对孩子负责,不能伤了孩子的心,你说是不是?好了好了,这哭也哭完了,我坏人也做了,免得孩子再问,开门出来吧,别让孩子看笑话了。”

    展妈在里头擦了擦眼泪,然后低着头走出来,白了展爸一眼:“行了,我没事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就是想起来心里不舒坦,哭完了就舒服多了。”

    展爸拍拍展妈的肩膀,叹口气,“老丁啊,想开点,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不如意的事十有**,这也正常,我们当父母的图的什么?不就是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能活着,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展妈瞬间红了眼圈,看了展爸一样,却没在说话。

    展小怜一个人在网上玩游戏,玩了一会登陆小企鹅,看到穆曦在蹦跶,点开消息一看,展小怜看到了穆曦的留言,果然跟她猜的一样,穆曦最后去找李晋扬了,展小怜这下是彻底放下心来,只要她去找李晋扬,肯定就没什么坏事。快速的打字给穆曦留言,等了一会没人回过来,展小怜就直接下了。

    国庆七天长假结束,展小怜跟展爸回摆大,学校里风平浪静的,国庆前夕因为穆曦造成的风波已经停止,跟着出来的是各大报纸的道歉信和关于穆曦那件事的采访后续澄清,展小怜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了有关展同学的发言,顿时笑的嘎嘎的。

    穆曦找过展小怜,把自己离开叶家的事跟展小怜说了下,说的时候她脸上没有半分伤心的表情,估计是早就伤心过了,很淡定,很冷静。展小怜摸摸她的脸,感慨了一句:“傻妞,我怎么觉得一夜之间长大了呢?”

    穆曦白了展小怜一眼:“我本来就是大人。我还打算去找工作呢。”

    展小怜怀疑的看了穆曦一眼:“找工作?就你?”

    穆曦很不服气的炸毛:“我怎么了?我就不能找工作啦?我下午就去找,肯定能找到了,我什么都能做。哼!”

    展小怜真是不放心啊,这小妖精出去肯定被人占便宜啊,被人占了便宜她不定还不知道,觉得那是叔叔喜欢她呢,展小怜其实不缺钱花,虽然她现在没自己的小金库,不过想也知道展爸展妈不会真让她饿着啊,展小怜也是闲的,言情小说暂时也没有新可看,看来看去都拿基本,展小怜暂时没了兴致,就想跟着穆曦一起打酱油,主要也是怕穆曦吃亏,到时候肯定又来找她哭,所以,展小怜决定跟着穆曦一起去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