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27章 木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简单收拾了下自己,穿上鞋拿了手机就往冲,走了两步才想起宿舍的门没锁,回头锁门,下楼的时候熟练的按了一个手机号,电话响了几声后有人接起来,展小怜一手扶着腰,一手拿着电话,尽自己努力的往外跑:“喂?木头哥哥?!”

    安里木一愣,“小怜?!”

    展小怜是算过日子的,之前瞳儿说国庆节后做手术,这个时间展小怜想着肯定已经做过手术,而且疗养的也差不多了的,展小怜对着电话问了句:“木头哥哥,红旗哥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

    安里木顿住,半响,他才哑着嗓子问:“小怜,你找红旗什么事?”

    展小怜一点一点一边快步走一边回了句:“唔,也没什么大事,木头哥哥你知道他手机号码不知道啊?我没记过,所以也不知道,”展小怜说了一半,手机突然有了个提示音,展小怜一听就头疼了,不由自主嘀咕了一句:“完了,没话费了……”跟着通话就断了。

    安里木一看挂了,急忙对着电话喂了两声音,展小怜的号显示停机。

    展小怜设想的是安里木在国庆节后就做的手术,可实际上主刀医生医生因为时间关系延期了,一直延后了大半个月才做手术,安里木手术前后,期间最辛苦的人就是瞳儿,因为是出国手术,安爸安妈跟着了,可是因为语言不通,所有对外的沟通都是瞳儿在,本来几个人的事全加瞳儿身上,不辛苦才怪。

    瞳儿先期一直担心安里木不配合,没想到安里木很配合,而且,还很认真的跟瞳儿说过感谢的话。两人的情侣关系是对外的,只是私底下,安里木对瞳儿却始终没有亲昵的举动,如果瞳儿对他稍稍主动,安里木肯定会下意识的挡住她进一步的行动,然后低低一声“抱歉”立刻现场。对此,瞳儿黯然神伤却无可奈何。

    手术前医生就说过,手术的成功率是百分之五十,安爸安妈两人别的帮不上忙,除了照顾安里木就是对着从国内带来的一尊观音像拜了又拜。

    手术很成功,安爸安妈泪如雨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当医生宣布手术顺利完成以后,瞳儿跌坐在旁边手术室外的长椅子上,伸手捂住了脸。

    安里木自己说不上是什么心理,手术成功,脚好了,他跟小怜还能继续吗?在国外休养了一周,安里木就坚持回国,主要是费用太高,用国内的钱在国外花,那自然承受不起,何况还有安爸安妈都过来了,这些钱,安里木肯定会还,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还完。

    瞳儿是希望安里木住两个月再回去,毕竟国外的设施好,可是安里木坚持,他已经借了瞳儿六十多万,不可能再借了。

    瞳儿拗不过安里木的坚持,只能集体回国内疗养,安里木请的假只有一个月,他是真不敢多请,就这一个月领导就有意见了,所以一个月以后,安里木就去上班了。安爸安妈在安里木宿舍的没多远的一家民房里租了一个小单间,放了一张床两张被子,老夫妻俩住在里面,还把家里的煤气灶锅之类的东西都搬了过来,专门照顾安里木。

    安里木下班,安爸骑着自行车去接,回去的时候就推着车,父子俩一路说着话,前期脚不能着地,毕竟是动过刀的,不能剧烈运动不能过分蹦跳奔跑,反正注意事项很多,安爸安妈也小心,做的吃的全是为了安里木的伤口,每天的骨头汤喝的安里木都想吐了,可是看着父母的眼神,他还是硬着头皮喝了。

    瞳儿也三天两头的过去,她现在跟安爸安妈的关系特别好,安爸安妈那是拿瞳儿真当儿媳妇看的,现在谁会拿出那么多钱给治病?这样的姑娘安爸安妈打心眼里喜欢。安里木对瞳儿的态度也有变化,只是这个变化在瞳儿看来只会让她更加绝望,安里木看着她的眼里没有爱情,只有恩情。

    展小怜给安里木打电话的这一阵,是安里木上班一个半月的时候,这一阵正在遵照医生的嘱咐,开始联系走路,虽然走的很慢,不过安里木确实可以走路了,除了速度比较慢,姿势看起来完全正常,瞳儿跟着后面看了,知道这是手术完全成功了,养好伤,安里木就是一个正常人了。

    安里木正在安爸安妈住的地方吃饭,瞳儿在外头院子里跟安妈在说话,安里木本来是一个人坐着的,展小怜话说了一半,手机停机以后,他顿时急了,这么点,是不是小怜在外头出了什么事?肯定是小怜知道他不方便,所以才找封红旗的,要不然她怎么不联系班里的同学老师,偏偏要联系当警察的封红旗?

    安里木心里很急,确切的说特别心急如焚,他急急忙忙站起来,因为想尽可能快的往外走,所以那条做了手术的腿就完全不得劲,就跟拖着那条腿似的,瞳儿一抬头就看到安里木的姿势,吓的差点尖叫出声,急忙冲过去拉住他:“木头,木头你干什么?你现在的脚还不能这个速度走,医生关照了又关照了,你怎么忘了呀?”

    安里木有点急,推开瞳儿的手:“没事,我心里有数,我出去有点事,马上就回来……”

    瞳儿说什么也不让他出去,那边安爸听到动静出来:“木头,你有什么事跟爸说,我正闲着呢,刚好出去活动活动。”

    安爸安妈现在对瞳儿特别信任,知道瞳儿肯定是为了儿子好的,瞳儿人说什么他们就听说什么,瞳儿不让安里木出去,他们马上就站到了瞳儿一边,安里木没办法,伸手从口袋掏了一百块钱,“爸,麻烦你去前门拐弯的地方帮这个手机号码冲一百钱。”

    瞳儿的眼睛扫了眼,只瞄到最后三位数,她觉得眼熟,假装看时间的掏出手机一翻,果然发现跟展小怜的手机末尾三位数一致,她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安爸接过来看了下,挺奇怪的问这个手机号码是谁的,安里木笑了笑说:“一个朋友的,刚刚打了一半的电话停机了,我怕有什么急事。”

    安爸往外头走:“我这就去,等着哈。这大点事还自己去……”

    安里木也没进去,就站在门口等,估计时间安爸该冲完了,他赶紧拨打展小怜的手机,第一次还是停机状态,第二次再拨电话就通了,他一边慢慢的走回屋一边说话:“喂,小怜?”

    展小怜这会快到酒店了,路上收到一条冲了话费的手机提醒短信,不多时手机就响了:“木头哥哥?”

    安里木的语气有点急:“小怜,你跟我说,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才找红旗的?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发生什么事了?”

    展小怜顿了会,然后小心的问:“木头哥哥,你的脚怎么样了?有做过手术嘛?”

    安里木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然后点头:“嗯,做过了,这都养了两个多月了,快好了。小怜,你现在在哪?”

    展小怜听了安里木的话,心里跟着也松了口气,这样就好,这样真的就好,她立刻笑嘻嘻的对着安里木说:“我能有什么事啊?什么事也没有。木头哥哥,其实我是想知道你的情况转着弯问呢,这不是不好意思吗?不过现在这样问出来我就觉得舒服多了。木头哥哥,你以后脚好了要好好保护自己呀。”

    安里木心里有点疑惑,“小怜,真没事?也不找红旗了?”

    展小怜笑嘻嘻的说:“不找了,真不找了。我本来就没找他,我就是故意想问他要联系方式问你的情况的,嘿嘿嘿。”展小怜干巴巴的笑了几声,急巴巴的说了句:“木头哥哥,知道你没事我真是太高兴了,那我先挂了哈,我要去找我爸吃饭了。”安里木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就是有点不踏实,总觉得小怜没跟她说实话,她怎么会无缘无故找封红旗?要是真想知道他的情况又不想让他知道,展叔展婶打电话问他父母这是最好的方式,小怜那脑子那么聪明,她做事什都是今天做的事三个月的情况就考虑过的人,怎么可能用这么笨的法子?

    安里木在原地站了会,然后拨通了封红旗的电话,封红旗听说安里木问他跟展小怜有没有联系很惊讶:“我一个上班的大叔跟她一小丫头片子联系什么呀?我还怕你误会我没安好心呢。”

    安里木直接跟封红旗说了句:“红旗,小怜不跟我说实话,你给小怜打个电话帮我问问,她肯定是碰到什么事了,要不然肯定不会打今天这个电话,她今天找的不是你和我,而是警察,我还想着她碰到的这事肯定有点弯在里面,要不然她也不会找你……”

    封红旗在电话那边笑:“木头,你是不是把你的小怜妹子想的太神了?行行,我给她打电话,你把她手机号码报给我。”

    安里木说了遍展小怜的号码,封红旗当时就给打过去了,“小怜妹子,我是你红旗哥,刚刚木头给打电话,说你可能找我有事,什么事呀?”

    展小怜正在酒店外头犹豫要不要进去呢,接到封红旗的电话就松了口气:“红旗哥,我还真有事做找你。这事有点复杂,除了找你我也想不出再找谁合适了。”

    封红旗听展小怜那边说的挺严肃,警察的职业本能也跟着上来了,“你说,看看是什么情况。”

    展小怜往偏僻的地方走了走,“红旗哥,我们学校旁边有一个特别大的酒店你知道不?”

    封红旗皱皱眉头,“知道,是个姓潘的女人开的,那家酒店有点猫腻,不过他们内部消息灵通,一直抓不到把柄。”

    展小怜立刻挺直腰杆:“一直?红旗哥,这要是曝光了,算是个大案子?”

    封红旗顺口回了句:“反正不小,估计还能扯出点重量级人物,这要成了立功了,那可是大功,不过没证据啊……”感慨了一半,封红旗突然顿住:“小怜,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展小怜顿时嘿嘿一笑:“没什么,我是今天听人说这家酒店有女学生被骗,就问问你们管不管的,因为涉及到人家*嘛,所以只能找你问了,不过没证据啊,就是干了两个月白干活,没给钱……”

    封红旗一听,就无趣了,这算什么事?她直接问木头不就行了?封红旗挂了电话还撇嘴,女人就是矫情,什么都要绕圈子。

    这边展小怜挂了电话就来回走了两圈,刚刚封红旗是说要是能找到这家酒店猫腻的证据就是立大功的吧?要是木头哥哥找到了证据,这家酒店也曝光了,论功行赏的时候,木头哥哥是不是就是功臣?工作上是不是就能有点起色?他们单位总不会让一个立了功的人始终管档案吧?这就是展小怜封红旗改口的原因,如果有机会让安里木立个功,她肯定是要把机会留给安里木而不是封红旗。

    展小怜当时就给安里木打了电话,安里木正打算给封红旗打电话问情况呢,结果接到展小怜电话了,展小怜废话没有,就直接把穆曦的情况说了一遍,安里木一听就站了起来:“小怜你呆在门口,不许进去,听到没有?我马上过去,你不许进去……”

    安里木是又哄又凶,就是想让展小怜别进去,结果展小怜直接说话了,“木头哥哥,你手机带不带录音功能?我们不挂电话,我进去,你那边录音,算是现场直播,今天晚上好像有重要的人过来,所以肯定会有点消息,就算没有也就花点电话费是不是?反正又不亏……”

    安里木这边不停的喂喂喂,电话显示也没挂,可是展小怜那边不说话了。安里木一急,就往外走,结果瞳儿站在门口挡住他问:“木头,你要去哪?”

    安里木抬头看着她说:“小怜有点麻烦,我要去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