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28章 饭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瞳儿觉得安里木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他自己,他现在什么情况啊?他的脚许他充英雄吗?小怜小怜,任何时候,他脑子里想到的就是展小怜。瞳儿看着安里木,目光移到他的脚上:“小怜她又不是笨蛋,要是真有什么麻烦,她肯定会找人帮忙,你的脚刚刚有起色,能不能想着点你自己?”

    安里木没有多说话,而是低着头径直走,一步一步的,走的很慢,只是在经过瞳儿身边的时候,瞳儿伸手从后面抱住安里木的腰:“求你了,别去……她不是离了你就不能活的……能帮她的人不是只有你……”

    安里木不懂,瞳儿懂,展小怜要是真有麻烦,一个燕回顶的上全世界,如果连燕回都摆不平,那这世上就没有人能摆得平。瞳儿恨展小怜,她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他?她所希望的因为展小怜的存在全成了空想,她没有办法不恨。容貌,金钱,女人有的瞳儿都有,哪怕是陪过的男人都是同一个,如果说脏,她们都是脏的,凭什么展小怜可以得到安里木的青睐她却不行?

    瞳儿喜欢安里木正人君子的风范,却在此时也讨厌,如果安里木是普通男人,如果安里木是和那些男人一样,她就不会到现在都没能走进安里木的心里。

    安里木低着头,慢慢的拉开瞳儿的手臂,淡淡的说道:“对不起,我答应过小怜,她当我妹妹,我不能看着妹妹遇到麻烦却躲在家里。所以,抱歉……”

    瞳儿站在原地,回头看着他的背影,良久未发一言。门外,安爸安妈拉着安里木不让他走,安里木正轻声安抚,瞳儿站了半响,然后一跺脚,抬脚走了出去,她追上安里木,伸手拉住他,低头说了一句:“这地方偏,不好打车,我带你过去。”

    安里木没有多说什么,瞳儿把车开过了,安里木坐上车的时候说了一句:“瞳儿,我想我暂时还没法做到对小怜置之不理。你不懂,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那种感情……就算没有了爱情,我对她也有亲情,希望你能理解。”

    瞳儿不知道安里木这话说的是真是假,她也无从分辨,没有爱情也有亲情,她没有遇到过,也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更没有人对她有过这种感情,所以她理解不了。

    跑车极速奔驰在马路上,车里一片静谧,两人都没有说话。车在酒店附近的一个街道上停下,安里木要下车,瞳儿拉住她说了声:“我去看下吧,如果门口有人看着,你我过去都一样,肯定进不去还打草惊蛇。”

    瞳儿下车,怕安里木乱走还故意把车钥匙放在车上,安里木看了瞳儿一眼,沉默了一下,道:“小心点。”

    瞳儿对他笑了笑,然后下车关门。

    安里木掏出还在继续的手机,放到耳边听里面的动静,手机里传来展小怜跟一个女人的对话,听对话内容小怜好像在化妆,安里木不敢出声,生怕那边人发现小怜的手机是一直开通的。

    展小怜确实在化妆,潘小姐有请专门的化妆师给酒店的女孩化妆,展小怜去的晚,是最后一个,化妆师也挺尽心的,画完了展小怜还挺满意:“挺好看,还不错。”

    化完了妆展小怜被人喊出去,包括穆曦在内的七八个女孩等在一个房间,见人来齐了纷纷站起来,在酒店工作人员的招呼下排好队,一人端着一份菜按高矮的顺序排好,展小怜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猪大肠,又回头看了穆曦小心翼翼捧着的猪耳朵,表示很惆怅。正想着呢,前面的人已经走动,展小怜抬头才发现排在第一个的女孩已经推门进去了,后面的陆续跟了进去,展小怜本来就好奇,进门就往桌子上看,这一看不打紧,差点把把她手里端着的猪大肠给打翻了。

    燕回竟然位列其中,而且,还是坐在主座上的!

    展小怜想喷出一口血,这丫为什么也在?当然,下一秒展小怜的手就往面前按,她必须马上挂断电话,有燕回在,傻妞肯定就不会有事,而她,从之前的情况看,燕回肯定不可能让她去陪其他男人睡觉的,展小怜这一想加行动,脚下的动作就不由自主慢了下来,她的手刚摸到衣服下的手机变异,那边燕回突然对着门口喊道:“唉唉,那美人,就那个端猪耳朵的,过来过来,爷最喜欢吃猪耳朵,让爷尝尝,看这的味道怎么样……”

    展小怜回头一看,发现穆曦缩着脖子,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正打算往门外跑,她赶紧挪到一边,躲到其他女孩的后面,伸手一推穆曦,“赶紧过去!”

    看着这屋里的情形,走肯定走不了,展小怜就一心想把穆曦推给燕回,燕回再喜欢美人,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跟李晋扬为敌,这点展小怜还是看的很清楚的。穆曦这小模样,是这群女孩里最漂亮的一个,按照座位的主次分,展小怜觉得最漂亮的这个应该是分给燕回旁边的那个面容冷清严肃的男人的,这会刚好燕回喊,展小怜就赶紧让穆曦过去。

    穆曦哭丧着脸走过去,笨手笨脚的把猪耳朵放在燕回面前,可怜巴巴的站着。

    其他女孩早已熟门熟路的分散开来,走到自己要陪的客人后面,放下冷场盘子然后顺势在他们旁边坐下,展小怜也慢吞吞的走过去,在最后一个没女孩坐的中年男人后面坐了下来。

    燕回轻轻抬眸,深冷的目光扫了展小怜一眼,那眼神阴测测冷飕飕的,跟燕回素来邪笑的形象有点不符,展小怜的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她没想到,真没想到,她要是知道燕回也在她肯定不会趟这浑水,更不会把木头哥哥拉进来,展小怜现在别的不担心,就担心她脖子下还在连接的手机被燕回发现。

    燕回收回目光,扭头看着穆曦,开始阴阳怪气说风凉话,穆曦低着头不敢吭,从过来开始就尽被燕回欺负,那脸被燕回捏的都快肿了,漂亮的大眼里包着两泡眼泪,吸着鼻子对燕回喊哥,哭哭啼啼的说错了。

    展小怜坐在中年男人身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座位上其他女孩都已经靠着身边的男人坐的很近了,甚至有的人的手都摸到了女孩的大腿或者是腰上,唯有展小怜身边这个中年男人正襟危坐,动都不敢动一下。展小怜表示很吐血,她就丑成这样了?就连这么个猥琐大叔都看不上她?

    旁边的中年男人其实也很吐血,不为别的,主要是刚刚燕爷那一眼太具杀伤力了,那眼神阴深深的,看过来的时候他后脊梁都是凉的,冷汗一阵一阵的往外冒,老半天了都没缓过来,别说身后的这小妞长什么模样,就算长的跟天仙似的他也不敢回头看一眼啊。

    燕回那边欺负穆曦很过瘾,到穆曦哭出声了他还没停手。展小怜正百无聊赖,燕回旁边的那个男人突然开口:“燕爷这是不满意?那换,”说着,他伸手指着自己身旁的女孩,“你过去。”

    展小怜抬头一看,穆曦一个人蹲在地上,可怜巴巴的掏出手机,展小怜估计她是被燕回欺负的厉害打电话给李晋扬了,展小怜叹气,她早点想到帅哥大叔不就行了?非得被人欺负了才想起来找帅哥大叔。

    燕回那边装模作样的摆手,非要自己挑个顺眼的,展小怜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麻烦来了,她的手放在桌子下,身体往桌子面前倾,手试了好几次想把手机给按了,都因为她坐的离桌子远没成功。果然,燕回伸手指着她说话了:“就那个妞,爷说的就是你,来,过来陪爷喝两杯。”

    中年男人不敢有任何意义,展小怜心里骂了一句慢吞吞的走过去,燕回歪坐着,一手托腮一手放在椅子背上,斜眼看着展小怜,骚包的说:“哎哟,瞧爷这眼挫的,走近了爷才发现爷竟然挑了个最丑的……”

    展小怜对燕回这些破话早就有了免疫,他说什么她都放这丫是在放屁,抬头看天啥话都不说,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她脖子下的手机,这手机怎么就找不到机会挂断呢?木头哥哥也是个实诚的,要是他主动挂断多好。

    燕回显然没打算这么容易的放过展小怜,拉着展小怜坐在自己腿上,展小怜的假笑笑的脸都僵了,手臂下意识的往胸前,其实就是想挡着,不让燕回碰到的。燕回的手就绕在展小怜的腰上,也不是单纯的搁着的,他还一会捏一下一会捏一下,捏的展小怜想骂娘。丫贱爪子不想要了是吧?剁手!

    估计是展小怜脸上的表情太明显,燕回突然凑到展小怜耳边说:“肥妞,想剁爷的手是吧?觉得爷还会给你这机会?”

    展小怜缩了缩脖子,死活不开口,这地不是开口的地方,她这要是开口了,肯定得气死燕回,燕大爷的面子一旦掉了,估计她也活到头了。

    再说了,木头哥哥还在那边听,展小怜就不会出声了。

    燕回的手在继续耍流氓,他的手除了捏,还来回摩挲,展小怜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眼看着他的手样胸下面的位置进军了,展小怜一把按住,燕回“哈”了一声,展小怜一听就知道不好,这丫变态的逆反心理上来了,她不让的事,他就偏要。

    果然,燕回的手继续明目张胆的往前摸,然后碰到了悬挂在她面前的手机。

    展小怜僵着身体没动,按着燕回的手也跟着松开,燕回“啧啧啧”两声,然后把目光放在展小怜的脖子上,那串用玻璃珠串起来的长手机挂链被他勾起来,往上一拉,手机被燕回拉了出来,燕回直接把手机拿到手里,看了看上面显示的电话号码,只是一串数字,没有名字,燕回盯着那个号码看了好一会,然后伸手按断,又慢条斯理的把手机塞进展小怜的脖子里。

    展小怜一言不发,低着头谁都没看,不过她知道,周围这帮人肯定胆战心惊了。都是官,谁不怕有人玩窃听这一套?这种饭局一看就是玩的,一旦被人窃听了,这些人的官位也算是做到了头。

    展小怜后面穆曦还蹲在地上抽泣,展小怜还听到她哭哭啼啼的对着电话说话,估计要不了几分钟李晋扬就会过来。燕回手里抱着展小怜的腰,嘴里还在说话:“这一圈的美人里头,爷觉得就你最胖,怎么就不知道减肥呢?瞧瞧这肥的,爷的腿都快被你压断了。”

    展小怜忍,随便他怎么说,反正不吭声就对了。

    周围的人,除了燕回旁边的这个男人,其他人都是陪衬,完全是看燕回的脸色行事,这会燕大爷抱着怀里的美人又亲又摸的,饭桌上的气氛也跟着放松下来,还有胆大的过来敬酒呢。

    展小怜被燕回强行按在腿上,整个饭桌上属她跟燕回最劲爆,其他人都是摸摸手摸摸腿,只有她是坐在燕回腿上,而且还是有现场表演的嫌疑的。

    饭桌上的和谐气氛没持续多久,因为李晋扬突然驾临。

    李晋扬是强行闯入的,所以场面瞬间混乱起来,穆曦一看到李晋扬到了,立马生龙活虎起来,一头扑到李晋扬怀里哭的特别伤心,展小怜开始翻白眼。

    燕回推开展小怜,拉着身边的男人去跟李晋扬打招呼,展小怜啥话没说,趁着这个机会就往门边跑,跑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铁塔似的男人站在门口,就跟门神似的一动不动,展小怜立马对着门神点头哈腰的说:“大叔,我是曦宝的同学,危机解除了我也先闪了哈,曦宝要是问起我就说我先学校了。拜拜!”说着,不等人家反应,撒丫子就跑。

    展小怜身上的衣服也不能直接穿学校,她跑出来后就直接跑去换衣服,现在酒店特别混乱,压根没人注意她,外面的服务人员都在窃窃私语的说什么被查了。展小怜才顾不上,换了衣服就往外跑,从脖子下把手机拿出来,快速的删了里面的通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