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29章 阴晴不定渣大爷

第129章 阴晴不定渣大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顺利冲出酒店大门,出了大门她快速的用手机给安里木的号码发了个短信:木头哥哥,虚惊一场,没什么事了,O(∩_∩)O。

    安里木那边正震惊手机被按断,他当时忍着没让自己回拨过去,他不知道小怜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怕自己冒然打过去反而害了小怜,所以安里木在电话挂断以后就立刻下车,一步一步朝着酒店的正门挪,恰好那时候瞳儿匆匆赶了回来,一看到安里木不在车上掉头就追。

    瞳儿也没有忽悠安里木,她确实去酒店了,只不过,在她敏感的发现燕回的人遍布在四周的时候,她立刻折回身,她知道,燕回在,根本轮不到安里木关心展小怜会怎么样。

    安里木的行走毕竟不方便,瞳儿很快就追到了他,拉着他不让前进,“木头,听我一句,别过去,你进不去的!”

    瞳儿说的是实话,安里木进不去的,燕回在的地方,不可能让陌生人随便闯入,这是燕回素来的规矩,谁放过了燕回会削了谁,要想不被燕回削,那只有他们来削闯入者。安里木现在的情况等于是送上去让人削的。

    安里木心里急的像火,他一心想着如果不是小怜出了什么事,怎么会无缘无故挂断电话?

    瞳儿这会就是不会看着安里木过去,别说是安里木,就算是她也不可能过得去,两人为过不过去僵持了好一会,就在瞳儿打算动手打晕安里木,把他强行拉回去的时候,安里木的手机接到了展小怜的短信。

    安里木看着那条短信,抬头跟瞳儿说了声:“小怜说没事了。”

    瞳儿闻言,重重的松了口气,然后她顿了下,问:“你要等她出来吗?”

    安里木看了眼瞳儿身后酒店的背影,沉默了一下,继而摇了摇头:“不了,我们回去吧。”说着,他一步一步的往会走,瞳儿回身,看了眼灯火通明的远方,抬脚跟上了安里木,伸手挽上他的胳膊,安里木下意识的想推,愣了一下后,便任由瞳儿抱着自己的胳膊。

    展小怜发完短信,又直接把记录给删了,手机往兜兜里一揣,小跑着往宿舍的方向走,结果刚跑到拐弯的地方,冷不丁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展小怜,麻烦您稍等片刻,爷马上就过来。”

    展小怜“哈”了一声,回头看了眼酒店正门,抱胸看着这人:“我能不能不等?我还有事,我要回学校呢。你们爷现在没空,他正忙着呢,一帮大人物围着他老人家转,怎么会想起我?”

    燕回的人显然个个谨慎,燕大爷的话就是圣旨,话传到了,展小怜想走肯定是没可能的,展小怜的感觉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任她怎么说,这家伙就是一言不发,她要是走,他就动手把她拉回来,轮嘴皮子肯定是展小怜赢,可是轮体力展小怜肯定没这些专门靠拳头吃饭的人强了。

    展小怜正蹲地上骂娘,蹲的脚都麻了,托腮发呆的时候面前就多了双皮鞋,展小怜看着那双皮鞋撇嘴,畜生还穿人类的衣服,这世界可真是反了天了。

    因为脚麻了,展小怜没站起来,燕回那臭脚丫子直接抬起来,在展小怜的肩膀上踹了一脚:“妞,这是腿断了还是怎么着?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爷的事所以心虚呢?这爷还没说要怎么着你就站不起来,爷要是说给你点教训是不是你就装死了?”

    展小怜伸手把燕回的脚推下去,没好气的说了声:“爷,您老是不是会错意了?我这是脚麻了,要是能站起来,我老早就跑了,还轮到您老来欺负我?”

    燕回慢悠悠的把脚放下来,弯腰伸手把展小怜提起来,展小怜顿时吸气,“尼玛……我说我脚麻了你耳朵聋了?啊,啊……别拖我呀,我脚就跟针扎似的,太难受了……”

    展小怜真是被燕回拖着走的,脚麻的滋味太痛苦,展小怜这还是最厉害的时候,她有点气急败坏的推燕回,这动作有点急,也没个准,展小怜那手一不小心,“啪”一巴掌挥了过去,不偏不倚,正打在燕回的脸上,这一声之后,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之前展小怜也打过燕回,可以前打的要么是肩膀手,最严重的也就是头发,这次不一样,这次她打的可是脸。展小怜自己打完也有点傻,她又不是傻子,能不知道这一下的严重性,燕回是谁啊?燕回本人就像皇帝一样的存在,别说是燕回,就是普通男人被人打了脸也要发火,何况是燕回?

    展小怜打了手也缩了回来,她自己都觉得该剁手了。

    周围的人都傻眼了,展小怜都害怕了,她倒不是有意打他的,她真是无心的,巴掌也不重,可这个耳光不是重不重的问题,而是面子,或者说是尊严问题,展小怜能不知道打人耳光差不多等于是侮辱人的?她这无心的结果就是燕回暴怒。

    燕回当时就回身,伸手掐住展小怜的脖子,直接抵在酒店的墙面上,一脸暴露之色,“贱人,爷给你点脸子,你就当爷什么都纵着你?是不是要爷一定砍了你的手,你才知道爷不过是拿你当玩具?”

    展小怜比燕回矮了不少,他这一掐展小怜的脚都快悬空了,这种类似上吊的姿势让展小怜呼吸困难,她拼命垫着脚尖,让自己的呼吸能通畅一点,刚刚一落手就知道这丫会生气,她也没指望别的,就盼着今晚上别被砍手。展小怜闭着眼,啥话不说,生怕自己嘴欠说了什么让他更生气的话。

    燕回冷着脸,昏暗的路边等让人看不清他面部表情,周围的空气都结了冰,跟在燕回身边的人没人敢吭声,空气中只听到展小怜由于呼吸困难从喉咙里艰难发出的声音。

    展小怜觉得自己快被掐死了,只要是燕回的个子高,他手臂举起的高度肯定跟他自己是身高协调,展小怜就痛苦了,正想着会不会被掐死,冷不丁展小怜身上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短信的声音在冷凝的气氛下显得特别清晰。也正是这条短信让燕回本是死死掐住展小怜的手有所放松,他伸出另一手,直接进展小怜的口袋掏手机,翻开短信,短信是一个数字号码发过来的,正是之前那个号码,短信只有几个字:小怜,没事了早点回宿舍,别乱逛。

    燕回看着这个短信,忽的嗤笑一声,缩回掐着展小怜脖子的手,直接把电话拨回去。

    展小怜顿时滑到地上,双手护着脖子拼命大口呼吸,一边咳嗽一边喘气,眼泪都被咳了出来,她瘫坐在地上,也顾不上燕回在干什么,她都快死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呀?

    燕回手里握着展小怜的电话,放在耳边,不多时,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男人温润干净的声音:“小怜?没什么事吗?早点回去知不知道?……”

    燕回“哈”了一声,微微抬着头,却垂着眸,表情讥讽而又冷酷,他拿着电话,弯腰下蹲到展小怜面前,把手里的手机送到展小怜面前,说:“旧情人的电话,要不要说几句情话?还是爷亲自告诉他,他的旧情人现在是在爷的身下婉转呻吟?”

    展小怜一边咳嗽一边伸手拿过电话,压抑着咳嗽对着电话说了句:“木头哥哥,我没事,你跟安叔安婶说一声,我下周回家过去看他们,就这样,先挂了哈。”不顾安里木在那边急切的追问,展小怜伸手挂了电话塞进口袋,跟着又开始咳嗽,嗓子太难受,不咳出来不舒服。倒是腿麻因着这一闹自己好了。

    燕回蹲在她对面,脸色阴沉的看着她,半响,展小怜慢吞吞的爬起来,一边揉着脖子一边随口问了句:“爷,晚上有什么安排?要是没我什么事,我得先回去,您老刚刚那一下,可是伤了我的元气了。我不过就是不小心碰到您老了,您老这火气可吓死人了不是?要不您老先回去冷静冷静?不让我怕您老人家剁了我的手。”

    燕回看着她,忽的一笑,伸手搂住展小怜的肩膀,带着她的身体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邪笑着说:“肥妞,你这是真傻还是假傻?知道爷不高兴不赶着道歉还想溜?来来来,跟爷来,剁不剁你这两只小手,就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现,表现的不好,爷就连你的头发也一起拔了,表现的好,爷就考虑饶了你。”

    展小怜被他压的都走不稳了,也没反驳,沉默着跟着燕回走。

    很显然,燕回不愿意自己唱独角戏,他压在展小怜的肩膀上,还要逼着她开口,搭在展小怜另一只胳膊上的手直接捏着她的下巴,吐出两个字:“说话!”

    展小怜很应景的说了:“嗯。”

    燕回停下脚步,展小怜只好跟着也停下,一脸奇怪的看着他问:“爷,怎么不走了?”

    燕回凑到展小怜面前,说:“爷让你说话!”

    展小怜一脸无辜的摊手:“我说了呀。”

    燕回问:“你说什么了?”

    展小怜:“我说:嗯。这不是说了吗?”见燕回斜眼看她,展小怜又加了一句:“爷,您老放心吧,我今天肯定会好好表现的,包您满意。”然后,展小怜主动把燕回的手搭自己的肩膀上,“爷,咱走吧,也这么晚了,得抓紧呢。”

    之后的路程展小怜一言不发,主要是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她觉得自己有时候就是嘴欠,看到那丫就想骂,展小怜想着这丫这会正不高兴,她就少说两句了,要不然,她肯定没刚好的运气再来一次侥幸逃脱了。刚刚要不是木头哥哥的短信,展小怜都不确定自己这会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

    展小怜真心觉得自己没话好说,可是燕大爷很不高兴,“肥妞,你这是敷衍爷?”

    展小怜努力眨着自己的大眼睛,一脸真诚的说:“没啊,我说的真话呀。”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展小怜开始大段大段的发表言论,说了一堆的话,总结出来的结果就是燕爷英俊潇洒威武霸气,说白了就是拍马屁的空话。

    展小怜伸手抹了把小嘴,把自己嘴上喷出的口水给擦了,继续说:“爷,您老真是我见过那么多男人里头最男人也是最帅的一个,您老忘了?去年您去我们学校,我们学校的女生都轰动了不是?都说您老是哪里来的电影明星呢……”

    这会轮到燕回一言不发,那边展小怜还没完,到了燕回专门的下榻酒店展小怜还没打算停口,燕回直接抛出一句:“闭嘴!”

    于是,展小怜乖乖的住口了。

    一进酒店房间,燕回直接把展小怜撵进卫生间洗澡,她刚刚坐在地上,一身的灰尘泥,连带着燕回身上都沾了灰。展小怜进卫生间,听到里面淋浴开了以后,燕回走到内室,直接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瞳儿接到电话的时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最近一段时间燕回似乎把她忘了,瞳儿自己都差点以为自己是解放的,突然接到燕回的电话,瞳儿的心瞬间就跌倒了冰冷的谷底,她努力镇定了下情绪,才敢接电话:“爷,您老有什么吩咐?”

    燕回走到窗边,嘴里叼着一根刚刚点燃的烟,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爷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周内,爷要拿到录像带,拿不到你也别再碍爷的眼,我不要废物!”说完这句话,燕回直接挂断,伸手拿下嘴里叼着的烟,他颠颠手里的手机,自嘲似的笑了笑,转身朝门走去,走了两步,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转身,猛的把手里的手机往窗玻璃上砸了过去,砸了人也朝后面的床上一躺,只管喘粗气,然后在浓重的喘气声中憋出两个字:“贱人……”

    外面,是浴室里淋浴打在地上淅淅沥沥声,燕回仰面在床上躺了好一会,然后爬起来,朝浴室走去,到了门口停下脚步,踢门:“开门!”

    展小怜正开着淋浴坐马桶盖上发呆,听到燕回踢门,伸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站到花洒下面冲湿了才去开门:“爷,您老是不是要洗鸳鸯浴?”

    燕回什么话都没说,展小怜一开门他就直接走了进去,径直把展小怜推到花洒后面的墙面上,脸对脸看着她说了一句话:“爷真想……直接弄死你算了!”